未分類

“橙橙,扶你師母下去休息吧!”關瞳嘆息一聲的說道。

董橙橙還算是很懂事的,聽到關瞳的話後,立刻扶着諸葛若綿就離開了。

一羣人看着水晶棺內的心臟,他們也是心情複雜。

“這個王八蛋酆都大帝,虧我們那麼相信他,他竟然就是最大的BOSS。”南宮劍忿忿不平的罵道。

關瞳馬淵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們也不知道啊,別說是他們了,就算連劉致澤都不知道,否則的話,也就不會鬧出這麼多的事情了。

“現如今道君已經開啓了陰陽兩界的通道,相信不久後趙龍和張伊也快下來了,到時候,咱們就多殺一些冥界之人爲少爺報仇吧!”關瞳望着天空說道。

“好!”三人點了點頭,就直接離去了。

第二日,酆都大帝組織的冥界大軍已經慢慢壓近了,據說已經到達梵文城了,即將進入永康城的地界了。

這一刻,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大戰的來臨,他們也知道,這場大戰是避免不了的。

同時,人間再次有人進入了冥界,爲首的,正是劉氏一族的弟子,劉純帶頭,在身後,還有諸葛家,司馬家以及夏侯家。

當劉父看到劉致澤的心臟後,差點沒有被嚇死,還好他的心大,沒有當場心肌梗塞,同時劉父也在慶幸,幸好沒有把劉父帶下來。

否則的話,還不知道她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少爺,我們來晚了。”趙龍和張伊也下冥界了,兩人來到水晶棺面前後就直接跪了下去,痛哭流淚的,看他們的樣子好像也不是裝出來的。

只是一旁的關瞳馬淵受不了這兩人哭哭啼啼的樣子,一人一腳,直接踹飛了他們。

在城主府的議事大廳內,蒼蒼道人和靈亮道人掌控着如今永康城的八百萬人與鬼,他們都是被道君安排來主持這場大戰的人。

而在下方,關瞳馬淵等人一人不差的全部都在,甚至連心塔內的數位將軍也在這裏。

他們都已經被諸葛亮釋放出來了,畢竟已經到了決戰的時候,也該開始讓他們活動一下了。

“如今敵軍壓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什麼辦法?”蒼蒼道人看着下方的數百位強者問道。

能夠站在這裏的,不是和劉致澤有關係的,就是一些無品抓鬼師甚至是極少的極品抓鬼師。

“蒼蒼道人,我們直接幹吧!”南宮劍大叫道。

“不能,據我所知,這次酆都大帝組織了一千萬的鬼兵,而去還有着數百位神品抓鬼師,如果真的打起來,恐怕我們也討不到好。”蒼蒼道人說道。

“對了,蒼蒼道人,我記得我家少爺在山水城還有着一位老丈人,我們不妨聯繫一下他,讓他突襲敵軍後方,就算消滅不了他們,至少我們也能讓他們折兵損將。”關瞳開口說道。

“那行,這方面就交給你了,其他人還有沒有意見?”蒼蒼道人繼續問道。

“會長,要不,我們和他們玩游擊戰吧!”一個道門的老人說道。

這一場議會一直開了一天一夜,都沒有停過,基本上數百人都開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而蒼蒼道人和靈亮道人也在沉思着。

然而,就在這時,道君卻是直接把劉致澤的心臟給帶走了,道君帶着劉致澤的心臟直接回到了人間,轉而去到了崑崙山。

據說,崑崙山在數萬年前,是瑤池聖母的道長,道君把劉致澤的心臟帶到這裏來,無非就是想利用這裏的仙氣治療劉致澤。

當道君把劉致澤的心臟放入了瑤池之內後,他才離去了。

如今劉致澤還沒有與幻界正式融合,一旦兩者正式融合,估計就能夠打敗酆都大帝了。

現在道君也只有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劉致澤,因爲這是劉致澤的責任。

陰陽兩界的大戰一開,就直接打了數年,三四年的時間過去了,酆都大帝沒有消滅永康城的勢力,而永康城的勢力也沒有殺入酆都城內,兩方勢力就一直這麼耗着。

直到第五年,冥界戰場開放後,十殿閻羅正式迴歸,可是當他們迴歸後才知道,如今的冥界已經不是當初的冥界了。

這次勝者是閻羅王,原本他是應該要替補冥帝之位的,可是因爲如今冥界的格局,直接被酆都大帝鎮壓了。

其餘九殿閻羅見此,二話沒說,轉投永康城,也正是因爲如此,才讓局勢有了一邊倒的優勢。

九殿閻羅的加入,讓捅天幫的實力更強了,短短三個月的時間,捅天幫收復了十殿閻羅的地盤,現如今只剩下一座酆都城了。

捅天幫沒有遲疑,再次向着酆都城而去,正式開啓了大決戰。

八千萬鬼兵以及數百萬道門修者,同時向着酆都城而去,這是多麼壯觀的一幕啊。

就在第五年過去的第五個月後,人間崑崙山,一道身影直衝雲霄,沒入了天空消失不見了。

酆都城內,酆都大帝坐鎮在酆都殿內,他絲毫沒有因爲捅天幫的勢力打入了酆都城而着急,反而是嘴角微微的揚了起來。

“酆都大帝,出來受死。”一聲大喝響起,酆都城直接被攻破。

捅天幫的人同時把酆都殿圍的個水泄不通。 “會長,發起進攻吧!”有人向着蒼蒼道人和靈亮道人大叫了起來。

此刻酆都殿就在眼前了,只需要越過眼前的大門,就能直接向着酆都大帝而去了。

而去只要酆都大帝一死,整個冥界才能再次恢復平靜。

蒼蒼道人和靈亮道人相視一眼,他們向着灰濛濛的天空看了一眼,最終點了點頭。

大叫道“發起進攻,消滅酆都大帝。”

“好!”

這一刻,無論是鬼兵還是人間來的人,都是激動不已。

五年了,足足打了五年,總算是打入酆都殿了。

就在他們跨國酆都殿大門的時候,天空中忽然劈下了無數道閃電,直接劈死了數萬鬼兵以及數千修道者。

“這是什麼?”感受到那些閃電的強大力量後,所有的鬼兵都忍不住後退了兩步,不敢在靠近了。

畢竟誰靠近就是死。

“哼!一羣土雞瓦狗,誰給爾等自信敢進入酆都殿的?”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酆都殿內響了起來,衆人擡頭望去,就見一個巨大的人頭出現在了酆都殿的上空中。

這個人頭不是別人,正是酆都大帝。

“酆都大帝!”衆人看到酆都大帝后一個個的開始咬牙切齒。

冥界的所有事情都是酆都大帝惹出來的,從捅天幫興起,再到九殿閻羅轉投捅天幫,一直到至今。

“該死的酆都大帝,快快出來受死。”南宮劍在人羣中大叫了起來。

“就是,酆都大帝快快出來受死。”無數的修道者和鬼兵都跟着大叫了起來。

“酆都大帝,你的氣運已到盡頭,儘快投降吧!”蒼蒼道人說道。

“哼,想讓本帝投降,那也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酆都大帝大喝一聲。

就見他大手一揮,整個酆都城內颳起了一陣陣的強風。

這股強風有如龍捲風一般,直接吹在了數千萬的鬼兵之中。

“啊啊啊……”一時間,無數的鬼兵被這強風吹的魂飛魄散,連渣子都沒有剩下一絲。

穿進幽夢之中 “後撤,趕緊後撤。”蒼蒼道人和靈亮道人大叫了起來。

如果不後退的話,估計所有人都得折在這裏了。

“啊啊……”然而,還沒等那些鬼兵修道者後退,那股強風就已經開始席捲整個酆都城了。

一時間,死傷無數,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就算是幾億的鬼兵估計也承受不起這樣消耗吧!

“轟!”然而,就在這時,整個酆都城的上空落下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把整個酆都城都包裹在了其中,原本正在被強風席捲的鬼兵和修道者,這纔得到了安全。

衆人驚愕的看向了天空,這是怎麼回事呢?

然而,這時,就見一道身影慢慢的從灰濛濛的天空中走了出來,他揹負着手,冷眼望着酆都殿內。

他不是劉致澤又是誰呢?

“澤哥(少爺)(致澤)。”所有認識劉致澤的人都大叫了起來。

沒想到這麼關鍵的時刻,劉致澤竟然出現了,簡直就如同救醒一般的存在。

“嗯?該死的螻蟻。”酆都大帝的聲音再次響起,很明顯他這話是對劉致澤說的。

劉致澤嘴角微微揚起,看着酆都殿內,開口道“不是我對號入座,而是你特麼的這樣誹謗我,我小心我去告你。”

“哼!找死。”酆都大帝冷哼一聲,一隻金色的大手從酆都城內飛了出來,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

“少爺(澤哥)。”所有人心頭一顫,這可是酆都大帝啊,法力深不可測,他的法術豈是劉致澤能夠接下的。

然而,就見劉致澤大手一揮,那隻金色的大手就直接被拍散了。

臥槽!!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驚愕的看着劉致澤。

一揮手擊散了酆都大帝的法術?劉致澤現在有這麼厲害嗎?

“什麼?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強了?”就連酆都大帝都驚叫了起來。

他也是滿臉的不敢置信之色。

“這一切都要拜你所賜,如果不是,我根本就無法融合幻界,如果不是你,我根本就無法融合心塔和八陣圖。”劉致澤冷冷的說道。

當初,他被道君丟在了崑崙山的瑤池內,經過了五年的時間,他把幻界徹底的融合在了心臟內,不僅如此,就連八陣圖和心塔都已經被他全部融合了。

“你……你融合了幻界?”酆都大帝震驚的叫道。

“是的,所以,酆都大帝,出來受死吧!”劉致澤大喝一聲,一拳打出。

“轟!”星空破碎,整座酆都殿都變成了一座廢墟。

一道身影坐在大殿的椅子上,正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他不是酆都大帝又是誰呢?

劉致澤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了酆都大帝的面前,面帶微笑,彷彿絲毫都沒有把酆都大帝放在眼中似得。

“你該退位了。”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不……我是命運,我不可能被你打敗的。”酆都大帝大吼一聲,一揮手,直接向着劉致澤打去。

劉致澤身體一側就躲過了酆都大帝的手,反手一巴掌拍了出去。

“啪!”酆都大帝直接撞在了椅子上。

“爲什麼?爲什麼你會變的這麼強?”酆都大帝滿臉的不敢置信之色。

“因爲我現在已經不屬於陰陽兩界了。”劉致澤冷笑道。

“不屬於陰陽兩界?不可能,仙界已經崩碎,你不可能進入那一層次的。”酆都大帝不敢相信的大叫道。

“哦?原來你也知道仙界已經崩碎的事情,那麼請問,你是否知道,人間崑崙山至今還有通往仙界的入口呢?”劉致澤淡淡的問道。

“什麼?通往仙界的入口?”酆都大帝臉色一變。

“酆都大帝,別裝模作樣了,說白了,你就是從仙界下來的吧!原本冥界本不可能擁有兩位至強者的,如果不是冥帝被道君打入了輪迴,你如今估計還躲藏在暗中。”

“你……你知道了什麼?”酆都大帝驚叫道。

劉致澤笑了笑,轉過身去,背對着酆都大帝,繼續開口道“命運,果然是天地人三界最強的存在,它攪的仙界破碎,從而讓你成爲了他的容器帶入了冥界,

因爲冥帝的存在,你不得不躲藏起來,因爲就算你有命運也沒用,冥帝纔是冥界正統,當發現幻界的時候,你就已經在佈局了,先是讓冥帝貪心想把幻界融入冥界,然後讓道君入冥界與冥帝爭鬥,也正是如此,你纔有機會撿死魚。” “冥帝被道君打入了輪迴,你知道,你的機會來了,所以趁機掌控了整個冥界,但是你也知道,一旦十殿閻羅同心協力,那麼你的位置就很有可能坐不穩,

所以,你開啓了所謂的戰場,讓十殿閻羅相互爭鬥,消耗十殿閻羅的力量,不得不說,你成功了,十殿閻羅如今手底下全屍殘軍敗將了。”

劉致澤嘆息一聲,他只是簡單的看了一眼就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給摸透了。

甚至連十殿閻羅都跟着少了一位,這何齊之慘啊。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酆都大帝驚叫道。

“如果我說我曾經進入過仙界,你信嗎?”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不可能,就算崑崙山有進入仙界的入口,你也不可能進去的,那地方已經被命運給永遠封禁了。”酆都大帝反駁道。

“命運?呵呵!”劉致澤笑了,看着酆都大帝就如同看着一個智障似得,繼續道“難道命運不知道幻界其實原本就是仙界的一部分嗎?”

“什麼?幻界是仙界的一部分?”酆都大帝驚叫了起來。

這是他最想不到的事情了,命運自從弄的仙界崩碎後,就一直附在他的身上沉睡着,直到如今,命運都還沒有醒過來。

“仙界崩碎,難怪我從未聽說過仙人傳說,原來仙人都被命運封禁在殘破的仙界了。”劉致澤搖了搖頭說道。

記得小的時候,自己是很嚮往仙人的世界,上天下地無所不能,直到自己進入了修道界行列,都曾經有想過仙人到底存不存在,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原來所謂的仙人的世界早就已經崩塌了。

“劉致澤,你不要囂張,就算我敗了,但是命運永遠不會敗的。”酆都大帝怒吼道。

如果放在以前,劉致澤還真的是這麼覺得,畢竟命運掌管着天地人三界的法則,是一種特殊的存在,直到諸葛亮創造了心塔,他纔沒有這麼覺得。

“是嗎?那就來戰吧!”劉致澤微微一笑,右手一甩,龍邪神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他全身散發着金色光芒,直接揚起龍邪神劍就向着酆都大帝的胸口刺了過去。

“啊……”酆都大帝慘叫了起來,龍邪神劍加上劉致澤的法力,足以破碎自己的肉身了。

“還不出來。”劉致澤大喝一聲,直接刺穿了酆都大帝的身體。

“砰!”酆都大帝的身體直接炸開,一道紅色的氣體沖天而起,向着灰濛濛的天空而去。

“斗轉星移,八陣圖現,天覆陣。”劉致澤大喝一聲。

ωωω_ тт kǎn_ ¢Ο

手指不停的掐着指訣,一時間,整個酆都城被一股金色的光芒所包裹在了其中,那股紅色的氣體直接撞擊在了金色光芒之上被彈了回來。

“破!”劉致澤指着那紅色的氣體大喝一聲。

“啊……”一道慘叫聲響起。

“砰!”那股紅色的氣體直接炸開,不過卻沒有直接消散,反而是依然飄在空中。

“各位,該你們上了。”劉致澤看向了地面的數百萬陰兵說道。

這些都是諸葛亮事先準備好的,劉致澤如果想以法力對抗命運,那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只有依靠心塔內的數百萬陰兵才行。

因爲這就是諸葛亮爲了破碎命運而準備的。

“是,主公。”數百萬陰兵同時跪倒在地,包括孫乾、周倉、劉封和顏良等數位鬼將。

他們在同一時間直接沖天而起,向着命運而去。

“丞相讓我等多活了數千年,值了,上吧!”顏良大叫一聲說道。

“孫乾!”劉致澤有些耿咽的叫了一聲。

孫乾轉頭看了劉致澤一眼,對着劉致澤微微一笑,道“主公,不要傷心,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有緣,咱們再相見吧!”

“砰砰砰!”數百萬的陰兵以及數位鬼將同時向着那命運而去。

當他們去到命運面前的時候,魂魄直接炸開,他們要以自己的魂力去消滅命運。

“啊……住手。”命運慘叫了起來,可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聽他的。

“主公,我們去了。”劉封也看了劉致澤一眼向着命運衝了過去。

“啊……砰!數百萬的陰兵以及數位鬼將與那命運同歸於盡,整座酆都城再次恢復了平靜。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劉致澤擡頭看去,冥界原本灰濛濛的天空在這一霎那,竟然露出了一絲陽光。

“勝利了!我們勝利了。”酆都城了數千萬的鬼兵以及修道者同時歡快的叫了起來。

是的,他們勝利了,酆都大帝已死,命運被滅,如今陰陽兩界再次恢復平靜了。

數月後!十點閻羅再次迴歸自己的封地,因爲閻羅王被酆都大帝所滅,所以,冥界還需要一位替補閻羅王之位的人。

在經過了十殿閻羅,以及和道門道君商量之後,最終,靈亮道人成爲了新一代的閻羅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