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櫻滿集呼了口氣,釋放自己的力量,通過自己的力量,返回了自己的家中

他也一直在捉摸自己的力量,不斷使用各種方法使用自己的力量

不要說,還真的讓櫻滿集發現了自己的力量一個強大的地方,除了可以把自己傳送到一些的地方以外,還有一個很強大的力量,那就是,可以召喚別人的能力

怎麼說呢?就是,你的能力是操控死靈,櫻滿集釋放自己的力量,召喚你的力量,那麼你的力量會無法使用,並不是消失,但是卻無法使用了

然後櫻滿集就可以使用你的力量,不過是新的,完全初始的,量和強度都非常的弱小,但是櫻滿集可以在接觸召喚之後再度召喚,累積獲得修鍊

相當於你的力量在櫻滿集這裡就等於安裝了一個單機遊戲,也就是你的單機遊戲被複制到了櫻滿集這個電腦裡面,櫻滿集可以打通關存檔

退出遊戲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好像是刪除遊戲了,但是實際上只是退出了遊戲,也就是從遊戲界面退出,回到了主界面,但是只要櫻滿集想,他就能再度讀檔進行闖關

闖關越多等於櫻滿集修鍊你的能力越久,然後就會越強

不過櫻滿集召喚能力的時候相對應對方的能力會如同被封印一樣這一點有一點問題,如果沒有這樣的限制的話,櫻滿集可以複製同伴的能力,不過即便有這樣的限制,不,應該是是這樣的限制即使限制也是櫻滿集的能力特殊的一種

櫻滿集的能力疑點還有很多,櫻滿集還在探索之中

而且櫻滿集的體質也不強,本來就是乖乖寶寶,加上一直在學校讀書,運動時間極少

成為非凡者的時候也是末日開始的時候

雖然非凡者因為覺醒,導致身體被強化了一些,但是被強化的方向主要是細胞恢復力和生命力

身體方面的話,是運動天賦和潛力被提高了很多,但是想要獲得足夠的強大還是需要櫻滿集自己去鍛煉

修鍊之中,猛然聽到大片的驚慌的聲音,張開眼睛,只發現里世界不斷的閃爍起奇異的光芒,一個個強大的非凡者御劍飛行,沖向中央大陸的傳送門

後來打聽之中聽說是,其他的里世界出現了一些的情況,有一些里世界附近降臨了極為可怖的怪物

過了很久,一大片帶著各種強大怪物屍體的隊伍回來了。

真正強大的非凡者都將怪物屍體裝在了儲物空間物品之中,這一些都是出去分一杯羹的驅魔師的收穫。 淺川千秋瞪着一雙紅紅的眼,像極了炸毛的傲嬌小貓咪。

“我不我不我就不!幸村精市,你居然敢這麼欺負我,我也是有尊嚴的人,不會這麼輕易投降的!”

幸村精市無奈地哄着這個不知道什麼原因一領證智商就被攔腰砍掉一大截的人,嘴角還掛着一絲促狹的微笑:

“是是是,你有尊嚴。那麼,請問有尊嚴的幸村夫人,你要做什麼呢?”

“有尊嚴的幸村夫人”默默地因爲某個稱呼紅了臉,卻還是死要面子地扭過頭去不肯承認:

“雖然結婚了,但是改名字什麼的太麻煩了,我不會主動去改的。丸川書店那邊我用的筆名對外什麼的依然還是淺川千秋,這個你沒得選!”

幸村精市也知道作爲一個好不容易積累下這麼多人氣的作家,淺川千秋若是中途改了筆名,對於一個不像他們這樣出現在熒幕屏上的人,只是改變一個名字,改變的東西就太多了。

所以雖然有點不太爽,但他還是表示理解:“好。”

特別是在淺川千秋發完脾氣鬧完“婚後恐懼症”就確切地接受她在12個小時之內不僅把自己的初夜送出去,初夜過後的第二天還和男朋友特地從東京跑到神奈川去領證,成爲一個已婚婦女的事實。

幸村精市認爲自己需要對他好不容易娶到的幸村夫人致以最大程度的理解,和此生最高的敬意。

嘛,其實“幸村夫人”的說法真的挺不錯。

海賊之無雙槍魂 “誒?”淺川千秋沒想到某人居然這麼簡單就同意了都不需要她在多費口舌,還維持着一個“你不懂,我要好好和你說說其中門道”的表情,十足喜感。

幸村精市最愛看她傻傻的表情,微笑着親了她一口,很是溫柔地詢問她的意見:“那老婆,我們可以回家了嗎?”

“嗯。”淺川千秋在他的溫柔攻勢下條件反射地應答。

應完後纔想起某人剛剛的稱呼,頓時一顆剛摘下來的新鮮番茄出爐,支支吾吾扭扭捏捏,對上他溫柔的眼神,視線就趕緊跑掉:

“精……精市,你剛剛叫我什麼?”

“老婆啊,千秋是我的妻子,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叫老婆,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幸村精市促狹地看着她,調戲她的意味十足。

“沒有。”

淺川千秋把紅紅的臉蛋埋進他的胸膛,隱隱約約帶着喜悅的聲音悠悠地從他胸口傳來,“嗯,我們回家吧,老……老公。”

因爲第一次說這個詞,她有點害羞,也有點說不順口,但依舊還是努力地說出口,讓他的心一時暖得不行。

這是他心愛的女人對於他心意的迴應。

“好,我們回家。”

幸村精市柔和了目光,抱着懷裏剛剛冠上自己姓的老婆大人溫暖的身體,也終於放下一顆七上八下在這一天之內不停坐過山車的心。

*仁王家要戶口本的小插曲*

一到仁王家,幸村精市先是很有禮貌地和唯一在家的仁王阿姨打招呼,然後纔在仁王阿姨“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滿意”的眼光中,說出今天來的目的。

“阿姨,我想和千秋去領證,這次來不僅是因爲千秋只剩下仁王一家是家人,想要告訴你們這個好消息,也是想要和您要千秋的戶口本。”

這話一出,仁王阿姨的臉色立刻變了:“精市,我對你很滿意,也認爲千秋確實需要一個強勢一點的男朋友。千秋失去太多,所以容易患得患失,強勢一點她反而更容易接受。 重生之謀妃當道 但我不贊同你們這麼早就結婚。”

被剖析得清楚明瞭的淺川千秋在一旁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可是在場兩個人默契十足地忽視她。

這也是一定程度上說明戶口本確實在她手裏。

就知道仁王雅治那隻銀毛狐狸不會把這東西放在自己身邊,直接來神奈川仁王家找人而不是浪費時間和那貨多做糾纏最後還拿不到戶口本反而打草驚蛇真是太對了,幸村精市爲自己點了個贊。

幸村精市知道這是長輩的態度,但他確實也沒有辦法,相比於說無數的甜言蜜語山盟海誓讓長輩點頭同意,他選擇實話實說:

“我知道您擔心什麼,雖然現在大學還沒有畢業,但職網已經讓我有相當的積蓄能給千秋好的生活。然而對於我們之間的感情,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我只能說請您日後看着我對千秋好。”

這話說得仁王阿姨很滿意,她微笑着點頭表示贊同。就算幸村精市也算是她熟悉的孩子,但比起從小看着長大的淺川千秋,她當然更要在乎淺川千秋。

才二十歲就結婚,說出去簡直就是兒戲。

她不是不信任幸村精市這個人,不相信他會對千秋好,只是對於像女兒一樣長大的孩子,她總是不放心的心情更多一點,想要給女兒找一個更好的男人的想法更多一點。

幸村精市看她的神色,放心不少,“當然婚禮之後會補上,絕對不會少,這一點您放心,該有的我肯定不會少了她,我們只是先領證把身份定下來而已。到時候就算千秋不願意,我父母也絕對不會肯的。”

“我父母那邊您不需要擔心,他們都已經見過千秋,而且很喜歡她,母親很早之前就讓我把千秋娶回家了。妹妹也早就開始叫千秋嫂子,一家人都已經承認她的身份。”

幸村精市擺出這麼個事實後,緊接着又開始打另一張牌:

“說實話,我也不願意這麼早就領證,在我還沒有完全足夠的能力的時候。但千秋實在是太沒有安全感了,而且經常反悔,所以我只能用這個辦法先綁住她再說,最重要的是,她已經答應了。”

這纔是最有說服力的一點!

仁王阿姨已經被說得恨不得立刻拿出戶口本親自拉着兩個孩子去領證。夜長夢多,好男人就必須立刻綁上牀,哦不,綁上船才行啊!

可本來一直閉嘴聽着兩人你來我往的淺川千秋不滿意了,抿着嘴反駁道:“我什麼時候反悔了?”

“昨天還說要分手的人是誰啊?今天早上不願意和我去領證的人又是誰啊?新幹線上差點下車逃跑的人還是誰啊?嗯?”

幸村精市微笑着轉過頭看着“經常反悔”的淺川千秋,只把她看得無顏面對眼神閃亮的仁王阿姨,只能舉手討饒發誓自己不再插嘴。

幸村精市滿足地放過她,轉過頭卻微微收斂笑容,很是正經嚴肅地看着對面的長輩。

“千秋說戶口本是被雅治拿走的,但我想這東西肯定在您的手上。您剛剛的話也從一定程度上證明我的猜想,那麼您現在可以把戶口本給我了嗎?也可以把千秋交給我了嗎?”

仁王阿姨笑了,“我一直都知道精市你很聰明,戶口本確實在我這兒。雅治胡鬧,我卻不能任由他胡鬧,要是這東西在他手裏保管着,誰也別想再拿回來,千秋說不定什麼時候才能結婚呢。”

“東西我可以給你,不過精市,我也把話說在前頭。千秋雖然不是我親生女兒,但她現在父母過世,我們仁王一家看着她長大也算是她的孃家。如果你對她不好,不用我說,相信雅治肯定是第一個饒不了你的人。”

“我知道。”幸村精市鄭重地點頭。如果他敢讓淺川千秋受委屈,仁王雅治那貨絕對敢拿着刀來砍他。

仁王阿姨把戶口本交給幸村精市之後,對着眼巴巴還想掙扎兩下的淺川千秋敲下最後一擊,當了一回神助攻:

“千秋,我知道你擔心以後的生活,但阿姨把最真最真的話告訴你:男人不是最重要的,不是你生命裏的一切。如果他對你不好,你可以帶着孩子回仁王家,叔叔阿姨絕對養你和孩子一輩子。”

淺川千秋兩眼淚汪汪地撲進仁王阿姨的懷裏感動得直接哭出來。

還沒有結婚就被撬牆角,幸村精市幾乎以爲他對上了另一個仁王雅治。

然而當他用無奈的眼神看着正哭泣的淺川千秋想要拍拍她安慰兩句的時候,卻正好對上仁王阿姨看過來略帶得意和示威意味的眼神。

好吧,以爲成功的他還是太天真了!

能養出仁王雅治那貨的人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被他說服了!

最大可能就是仁王阿姨看不慣淺川千秋繼續單身下去感情世界一片空白,想給她找個好男人,而他恰好在這個時機碰上而已。

所以說……

以後他要對上幾個時不時搗亂勸淺川千秋一不順心就回孃家的仁王雅治啊(ノへ ̄、)

*幸村家要戶口本的小插曲*

相比仁王家,去幸村家要戶口本就簡單多了。

幸村精市牽着淺川千秋的手上門的時候,剛好也只有幸村雅子一個人在家,他只簡短地說了一句“母親,我要戶口本。”

幸村雅子頓時就眉飛色舞,以此生最快的速度衝到樓上,沒多久就拿着戶口本跑下來。短短的三十米不到的路程,她跑得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似是極其需要一個氧氣瓶救助。

淺川千秋看得非常擔心,但幸村雅子卻是激動地趕他們兩個出門:“快,精市,趕緊去!”

然後兩個人就這麼連幸村家的門都沒進,只在玄關站了一會兒就再度離開。

途中,淺川千秋依舊對幸村雅子風風火火趕他們出門領證的行爲非常無奈,卻也略好奇:“精市,阿姨是不是早就盼着你拉着我去結婚了?”

幸村精市對此的反應就是微笑再微笑:“千秋你不知道嗎?你第一次帶着小幸上門的時候,母親就想把你拉進幸村家了。”

“……”淺川千秋默默地黑線一把,再接再厲,“可是那時候我解釋過,後來也澄清我們之間沒有關係了。”

“但是不管什麼時候母親都很希望我把你娶回家。”幸村精市無情地打斷某人的妄想,“至今爲止,那隻錄音筆還被母親好好地藏着呢。”

“……”所以說幸村精市妻子的身份,她真的是衆望所歸嗎?

“是的,所以千秋就不要再掙扎,乖乖地和我去領證吧。”

“……”心好累_(:3∠)_

“累的話要借我的肩膀靠嗎?o(n_n)o”

“……” 櫻滿集看著一個非凡者帶著的怪物屍體,雙眼露出興奮的光芒,召喚,它的力量

很快,一種力量出現在櫻滿集的體內

隨著修鍊,他越發的擁有強大的力量

而後,又有一些的戰鬥發生,櫻滿集不斷的去偷一些怪物的力量,然後櫻滿集自己的非凡力量就有一些五花八門了

著重修鍊本體系的一些非凡力量,他又想到了一種戰鬥方法,那就是釋放自己的非凡力量去召喚眼前生物的腦漿

櫻滿集無法在人家不同意的情況下召喚個體,但是可以召喚一些自己能想到的東西,有目標的話是能對那個目標召喚,而如果沒有目標的話,那,就會隨機召喚

不過無論怎麼說,櫻滿集還是很弱的,不斷的修鍊

時間緩緩過去。為了強化里世界的戰鬥力,一些強大的非凡者到表世界去抓了許多的怪物進來,關起來,讓一些人和凡人進行挑戰

知道現在的世界是什麼情況,每一個人都非常想要知道自己能否殺死怪物

櫻滿集也想著正面對抗這一些的怪物

挑了一個最弱的,鬼童,然後開始戰鬥,櫻滿集召喚對方的腦漿

果然,一個腦漿出現在櫻滿集的手中,櫻滿集看了看瞬間痛苦的咆哮起來的怪物,雙手一握緊,把腦漿給弄爛掉了,那個醜陋瘦小的鬼童就這麼的瞬間倒地死去了

猜想印證了

櫻滿集露出興奮的表情,而附近觀戰的覺醒者們都驚訝了,雖然觀戰的都是一些閑著無聊的覺醒者,但是魏無羨就在其中

對於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少年,他有那麼一絲的好奇,正好閑來無事那就來看看這一些新來蓮花塢的覺醒者的戰鬥

在這一方里世界之中也算是有很多非凡勢力,他們蓮花塢就是其中之一

櫻滿集他們就是蓮花塢勢力的非凡者們所救的

其他人的戰鬥要麼能力炫酷,要麼戰鬥技巧略微熟練,只有櫻滿集這裡,就單單的使用召喚能力就這麼的把人家腦子給召喚了過來,然後輕輕地一握

不過櫻滿集也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個能力消耗的有一點大,但是還有一個問題,只要櫻滿集不去碰腦漿,那個怪物竟然不會死!!!……

什麼鬼?!!……

修鍊了一個多月的能力,在召喚這個低級怪物的腦子的時候就消耗了大半,而且在後來發現,越是強大的怪物,對於櫻滿集消耗的力量就會越大……

這一種能力果然還是隨機召喚比較好

戰鬥著

一些獵魔者開始不斷的抓捕怪物來到里世界,讓櫻滿集他們去殺

漸漸地,櫻滿集他們戰鬥力提高了起來,但是覺醒者告訴他們,在外面戰鬥基本上是沒有停下來的時候,怪物們是一個個的不斷的出現不斷戰鬥,現在這一種訓練只是讓櫻滿集他們了解一些怪物的能力

櫻滿集他們殺死的怪物會在第一時間就被提取出一些有用的部位,放進東西裡面保存起來

看著他們提取,櫻滿集猛然開始提取怪物體內的東西,以他的非凡力量,完全可以做到完美的把生物體內的東西給提取出來,完全不需要剝開怪物的身體

然後櫻滿集發現一個很奇怪的事情,召喚它腦袋的時候消耗的力量很大,現在召喚它們體內器官的時候則是很容易,基本上就沒有花費什麼非凡力量,但是也相對應的,召喚怪物體內材料越是不重要,消耗越少,越是可有可無,消耗就越少……

不過內臟哪有幾個是可有可無的?怪物還和櫻滿集他們人類種族不同,櫻滿集都不清楚怪物體內到底有什麼內臟,需要去學習…… 一般來說,領證後要做什麼呢?

正常的人是這麼想的:既然都領證了是合法夫妻做什麼都不犯法了,當然要愉快地同居happy地過過二人世界,精力旺盛地做做運動聯繫夫妻感情,順便造造小包子。

而幸村精市是這麼想的:既然已經把名分定下了,如果他身體不會再莫名其妙變回去,就把自家老婆的身份和其他人公佈一下。

淺川千秋是這麼想的:唔,反正都是住在一起,也被他吃幹抹淨了,破罐子破摔,既然註定是幸村家的人,那她還是安分守己不要出去惹事。

兩個人難得有默契,在只有仁王阿姨和幸村雅子知道他們領證是已婚人士的情況下,在小窩裏過了幾天沒人打擾的二人世界。

超市裏,淺川千秋東看西看決定不了午餐內容,“嗯,精市,你想吃什麼?”

“都可以。”幸村精市不挑食,不過爲避免老婆大人最後決定不了買一大堆東西做一桌子菜最後全部進他肚子裏,他只能努力想幾個菜,“烤魚,奶油蘑菇湯,糖醋排骨,再炒兩個素菜就夠了。”

不需要自己決定,淺川千秋高興地拉着幸村精市直接衝向目的地,“那我們先去買魚!”

“好。”因爲烤魚是他最喜歡的食物嗎?總覺得很幸福呢。

看電視的時候,淺川千秋坐在幸村精市懷裏,而茶几上全是準備好的零食。“精市,你要吃什麼?”

幸村精市一點都不客氣:“薯片,你餵我。”

她默默地吞掉原想說的“我幫你拿”,“嗨~”

坦白說,領證前和領證後的生活沒有太大變化。

唯一有變的不過是幸村精市不再變小,淺川千秋也就不需要又當保姆又當女朋友地照顧他,把談戀愛變成順便的事。

而幸村精市不僅爲身體健康着想,也是爲能夠早日回到職網賽中,開始每天雷打不動的晨跑。

鑑於淺川千秋實在性子憊懶,原本打算早起拖着她一起跑步鍛鍊身體的幸村精市也只好在某項夜晚進行的活動中折騰折騰她,讓她多做一點運動。

不過也正是因爲這項運動太過消耗體力,讓淺川千秋第二天早上根本沒有從溫暖的被窩裏爬起來的想法,可以說是一個惡性循環。

幸村精市在想明白後也沒有爲這個循環多做努力,反而有一種“既然你這麼想,我就陪你鬧”的看好戲想法在裏面,不過大概更多的是因爲他想讓某人的力氣用在適當的方面也說不定。

兩個人的生活提前進入老夫老妻模式,早上幸村精市出門晨跑回來會買早餐,然後叫醒賴牀的淺川千秋,兩個人一起愉快地吃完早飯,一個出門打球,一個進書房碼字畫畫。

也不是說沒有多少激情,只不過相對於學生們恨不得時時刻刻黏在一起的熱戀,他們更習慣這種對方已經融入你的生活,像呼吸一樣自然的方式。

不過也是因爲還沒有戀愛的時候,和確定戀愛關係之後,兩個人都是這麼生活的。既定模式感覺不錯,就沒有太多心思改變,從某種程度來說,他們兩個都是戀家的人。

在幸村精市的身體還沒有完全確定沒事的前提下,他根本不敢離開太遠,手機更是隨身攜帶,萬一有事可以及時召喚老婆大人。

索性小區因爲比較高級,這裏有專門開闢的網球場,他也就在那裏練習。

能把打網球當成職業來做,肯定是因爲本身對網球的熱愛。即使幸村精市國中時期被勝利所迷太過執念,但後來他還是找回最初打網球時的快樂。

等打職業網球的時候,他更傾向於對自身的挑戰。一個球以怎樣的力道擊打出去,以怎樣的軌道運行,以怎樣的方式彈出場地,每一點每一項都成爲他練習的項目。

這樣的練習很枯燥,很無聊,但他依然一遍遍地重複,有時候會爲了一個動作而不斷地練上幾百上千遍,就爲了尋找到最合適的契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