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歐陽靜此話一出,永樂至尊不禁露出驚駭色,這麼說來,那歐陽靜實力該有多麼強橫,連他自己都不敢說一定能斬殺得了花滿天。

“此話當真?”永樂至尊還是不敢置信,雖說歐陽靜實力極強,可是比他還要強上不少,這有點讓他難以接受了。

“千真萬確。”歐陽靜眼神堅毅道。

歐陽靜此話並不是要攬獲功勞,她不是喜歡功名利祿的人,她只是想保護好鄧楓他們罷了,還有一個原因,如果能幫助周家佔領了蓮花閣統領的地盤,那憑藉這份功勞應該能換取生死丹了吧。

永樂至尊看了看歐陽靜旁邊的幾位青年男女,他們一個個氣息薄弱,沒有一位至尊級高手。血紅因爲受了重傷實力大減,此時的她虛弱得很,此時的氣息已是不如至尊。

歐陽靜偏頭向鄧楓他們介紹道:“這位便是永樂至尊了,周家的家主,已經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實力恐怖得很。”

“周兄,不介意我這麼說你吧?”歐陽靜嬉笑着道。

“當然不介意了,如果你真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將花滿天斬殺,實力便比我強,強者爲尊,我感到很慚愧啊。”

“僥倖罷了,周兄,還請你速度出手,閃電佔領蓮花閣的勢力範圍。”歐陽靜忙轉移話題,她不願在這件事情上多費脣舌,擔心言多必失。

“好,我馬上去辦,不過花滿天已經被你斬殺了,我就不用親自去了,我會派我兒子跟你一起去,帶領周家二十位至尊高手,橫掃蓮花閣,讓他們俯首稱臣,壯大我周家氣勢,哈哈..”永樂至尊放聲大笑,好久沒有這麼開心了,如果一切順利,周家將跟劉家一樣強大,僅次於劭樺陛下的皇室,他怎能不喜。

然後永樂至尊便召喚他的兒子慶桓至尊來此,一道深青色衣袍的男子瞬間便至,此人面目和善,鶴髮童顏,臉龐冷厲的很,頗爲一番仙風道骨的味道。

“慶桓,你便跟隨歐陽靜去蓮花閣總部,此時的他們沒有花滿天鎮守,一定不堪一擊,至於原因,歐陽靜會跟你解釋的,帶領影魅他們低調殺向蓮花閣,快去吧。”

“是,父親,我這就去辦,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慶桓至尊同樣大喜,多少年了,他與父親苦心經營,爲的就是周家能夠崛起強大,成爲華夏帝國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甚至超越帝國皇室,到時候帝國便會易主,想起這些,他們父子就激動不已… “你們暫且留在周府,我去去便回,到時候再來跟永樂至尊交談,這一路辛苦,你們就歇息一天。”歐陽靜看向鄧楓他們幾個道,眼裏充滿了關切之意。

“一路小心!”鄧楓他們一一道別,憑藉歐陽靜巔峯至尊的實力,他們倒不是很擔心歐陽靜受傷。

於是歐陽靜便跟着慶桓至尊離開了此地,待召集起至尊們後,便出發前往蓮花閣了。

鄧楓看着歐陽靜他們消失的方向,面露覆雜色,歐陽靜跟他相處不久,卻是能感受到她是真心想幫助自己,是個值得交心的知己,想罷鄧楓拳頭緊握,眼神凌厲無比。

他可不需要一個女人來保護自己,那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但是現在的情況還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都怪自己太弱小了啊,要是能突破到至尊,這帝國我不懼任何人。”

“方纔歐陽靜傳音讓我好生招待你們,你們是她的朋友吧?”永樂至尊待人極好,果然如歐陽靜所說的那樣。

“我叫鄧楓,他們都是我的師兄弟,託歐陽靜長老的福,我們有幸出來見見世面,還請永樂至尊不要見怪。”鄧楓說着便一一介紹了血紅,紫萱,莫羅他們。

永樂至尊驚奇的看着鄧楓,從他的身上能感覺到他的不凡,小小年紀處事不驚,不滿二十歲便修煉至尊者境,世間少有,這份成就連永樂至尊都暗自讚許。

“日後這小子定是能成爲一方大勢力的領袖,前途無可限量,要好生拉攏他。”永樂至尊心裏暗想道。

“無妨,你們趕緊歇息去吧,我命人爲你們準備房間。”說着永樂至尊便邁步向前飛去,然後鄧楓他們趕緊跟上,雖說這是在周家府邸,可是府邸太過龐大,如果靠步行,幾個月都不能走遍,只好一路飛行,還好永樂至尊速度不是很快,他故意保持着一般尊者境的飛行速度。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後,永樂至尊便到了一處五光十色的大陸上,這片陸地在湛藍色的蒼穹下,大大小小竟有數百座殿宇,亭臺樓閣,陽光照耀之下,璀璨奪目,何等的巍峨壯觀。

陸地上更有着百花爭豔,飛瀑盤旋,珍禽異獸隨處可見,鳥語花香。宛如人間仙境般,“難道這就是永樂至尊所說的休息之所麼?這是夠誠意的。”鄧楓暗自讚歎道。

“哇,好美啊,我情願一直呆在這裏。”李思敏心性最是單純,被眼前的美景深深吸引住了。

“各位,這就是客人的休息之所了,我已經傳音讓僕人準備好了房間,你們歇息過後大概便能知道好消息了,哈哈。”永樂至尊還沒有從興奮中恢復過來。

“謝謝永樂至尊的安排,我等非常滿意。”鄧楓微笑說道。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有什麼事來論道殿找我。”說罷永樂至尊瞬間便消失在了原地,這速度令他們幾個豔羨不已。

鄧楓環顧了四周,他想隨便選擇一處地方進行悟道去了,休息對於他來說就是奢侈的東西,他的心裏只有努力修煉,參悟道法,爭取早日到達巔峯。

“你們跟隨那前輩歇息去吧,我想找個地方好好靜一靜,這周府內不用擔心我。”鄧楓指了指到來的周家僕人後對紫萱,莫羅,血紅他們說道。然後便飄然離去。

“真是個怪人..”紫萱無語,但又無可奈何,大家只好看着鄧楓自行離去,只有李思敏,林慕英,血紅三人知道鄧楓想幹什麼,這幾年來的相處她們早就清楚了鄧楓的行事風格。

只要有空鄧楓便會獨自修煉,有時候一呆便是幾個月,瘋狂努力程度世間罕見,受他的影響,李思敏,林慕英才能取得這麼快的進步。

“這裏天地靈氣濃郁的很,我想找個地方好好修煉一番。”

“我也是。”

李思敏與林慕英二女共同離開了此地,沿着鄧楓飛過的路徑,來到一處幽靜的地方,那裏風景也是極美。

“表哥!”

“楓!”

“你們怎麼來了,這麼清楚我啊?”鄧楓笑道。

“修行路上你並不孤獨,我們會一直陪你到底的。”李思敏,林慕英堅定說道。

鄧楓心裏無比的溫暖,向前一步,抱住了李思敏與林慕英,“有你們兩位紅顏陪伴,真好!我們接下來修煉五行之術吧,我看你們之前都不熟練,我來教你們真正的精髓。”

“嗯,太好了!”李思敏和林慕英二女皆是大喜,之前雖然學過一次,可是隻學了皮毛而已,還不是很懂,不然的話,他們也不至於受到危險而不施展五行之術躲避了。

她們自然知道學會五行之術意味着什麼,所以她們很努力的在學,鄧楓也不厭其煩的教給她們要領,二女悟性本就不低,相信再過段時間她們一定能有所進步。

“血紅長老,你怎麼不跟着她們一起去修煉?”紫萱好奇問道。

“我這幾日在神龍學院的時候嘗試修煉過,可惜寸無可進,只能等生死丹恢復身體了。”血紅眸子深邃,俏臉冰冷,如萬年冰山般,只有看着鄧楓時才能露出些許微笑。

“對不起。”

“沒事,我們歇息去吧。”血紅飄然離去。

紫萱銀牙輕咬,朝着鄧楓的方向飛去,她不想再被鄧楓甩開差距了,驕傲的她選擇了向鄧楓低頭,想要學到鄧楓的一些本事,相信以鄧楓的開朗性格是不會吝嗇賜教的。

莫羅、雄風見狀,相視苦笑一聲,“大概天才們的成就都是血與淚換來的吧,我們也選擇一處地方,修煉去吧。”雄風說罷便騰空離去,莫羅迅速跟上。

“紫萱,你怎麼來了?”鄧楓見紫萱到來後,好奇問道。

“怎麼,我不能來麼?”紫萱尷尬笑道,這般低頭求藝可不是她的風格。

“沒有,你不去歇息反而來我這裏,我有點驚訝罷了。”鄧楓面露會心的笑容道。

“你那天施展的祕術我很想學,不知可不可以教教我?”紫萱開門見山,厚着臉皮問道。

“當然可以了,只要你肯學,我就願意教。在這帝都,一切都只能靠我們自己,我們太弱小了,自然要多些手段。”鄧楓溫暖的話語令紫萱心裏很是激動,這麼好的祕術鄧楓居然如此大方,看來以前是誤解他了。

其實鄧楓知道紫萱心地很好,爲人善良,大家本就同出一脈,何必藏私呢,即使紫萱不來相求,他也想找個機會把這種保命之術教給大家了。

“鄧楓,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紫萱眼眸開始有了絲溼潤,那是被鄧楓感動到的淚花,這華夏帝國乃至神坤大陸都是隱藏自己絕學的人居多,哪有像鄧楓這樣無私無悔的人。

“好啦,我知道你的意思,趕緊過來,我教你法決。”

紫萱輕嗯了聲後便走了過去,於是鄧楓從頭開始把五行之術又教了一遍,紫萱悟性極高,沒過多久便掌握了精髓,甚至可以施展些許祕術了,而李思敏,林慕英二女又加深了些對五行之術的理解,也能稍微施展淺顯的遁術,比如隱身。

在周府過去了五日後,歐陽靜還沒有回來,鄧楓不免有些焦急了,按道理說蓮花閣早已元氣大傷,收拾他們只需半日吧,加上來去來回的路程,頂多兩日時間,便已凱旋歸來了。


“不對勁啊,歐陽靜肯定遇到麻煩了。”鄧楓平靜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擔憂色。

“也許還需要處理些後事吧,放心吧,以歐陽靜長老的本事,誰能阻止得了她。”紫萱安慰他道。

“安排的後事哪需要她的插手,她也不喜歡管這些事的,十有八九是遇到麻煩了。”平靜如水的鄧楓,此刻也不免心中泛起陣陣波瀾。

“鄧楓小友,還請你來論道殿一聚…”

正當大家在胡亂猜測時,天空中傳來了一道空靈的聲音,彷彿世間動人的音樂般,從腦海到胸腔一直嗡嗡的迴盪不息。

“果然,這次恐怕出大事了,你們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去?”鄧楓偏頭看向衆人道。

“嗯,我們願意去。”衆人幾乎異口同聲說道。

爾後鄧楓便帶着血紅,紫萱,莫羅,李思敏,林慕英,雄風六人往論道殿趕去,方纔便是永樂至尊千里傳音。

還不待鄧楓趕到,遠處的巍峨大殿映入眼眸,那股氣勢連鄧楓都有種暈眩之感,想必在裏面也會有些祕密吧,看到鄧楓的到來,一道青色身影早已騰空而起,面露焦灼色。

鄧楓到來後,永樂至尊便急忙說道:“鄧楓兄弟,出事了,歐陽靜命回來的人說,蓮花閣總部殊死抵抗,引起了各方勢力探子的注意,沒想到蓮花閣竟然堅持了一天之久,各大勢力也派人過來爭奪蓮花閣的領域。”

“現在已是八大勢力競爭蓮花閣的領土,歐陽靜不甘心這樣被瓜分,跟其他勢力的人對峙,情勢危急,我現在馬上趕往蓮花閣,你就呆在周府,等我的好消息。”永樂至尊說罷便欲離去。

“我跟你一起去。”鄧楓見此情景,擔心歐陽靜的安危。

“你實力太弱,去了也無濟於事,反而會受傷,放心吧,我會處理好的。”永樂至尊直言直語,此刻他嘴上這麼說,心裏卻是很焦急的,說完便撕裂虛空離開了周府。

目送着永樂至尊的離開,鄧楓他們皆面露擔憂色,心裏祈禱歐陽靜不要出事,雖說歐陽靜實力很強,但其他勢力恐怕也是精銳之師,那裏巔峯至尊不在少數,以她一個人的力量,終歸雙拳難敵四手。

“我們在這裏乾等也無濟於事,倒不如四處走走,舒緩壓力,我相信永樂至尊會處理好一切的,歐陽靜應該不會有事,放心吧。”鄧楓反而出言寬慰道。

他一轉身便看到身後巍峨龐大的論道殿,此時大門敞開,從裏面傳來了些許威壓,想必永樂至尊剛得知消息時便急急忙忙從論道殿裏出來了吧。

鄧楓目露驚駭,因爲很少有大殿能給人壓迫感,他對這論道殿越來越着迷了。“定要去探個究竟。”鄧楓暗自想道。

“我去裏面看看,”鄧楓邁步往論道殿走去.. “我們也去。”衆人跟着鄧楓一齊向論道殿走去,與其在這裏苦苦等待,還不如進大殿瞧瞧,他們也發現了論道殿的不同。

正當鄧楓要進大門時,兩道身影瞬間便出現在了門前兩側,是兩位老者模樣的守護者,他們氣息強大,比鄧楓他們任何一人都強了不知道多少。

“小友,還請你去四周玩,論道殿沒有家主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進入。”其中一位老者斬釘截鐵道。

“難怪論道殿敢這麼隨意敞開,原來是有強大守護者在此。”鄧楓不禁失望,正打算離開時,突然,一股強大的吸力從裏面傳出,將鄧楓瞬間吸了進去,兩位老者目露驚駭,其中一位老者想也沒想便飛了進去,留下另一位老者在門口守衛,老者眼神中的震撼色盡顯無疑。

“這股吸力太強大了,我竟然毫無抵抗之力,這論道殿到底什麼來路?”剛被吸入的鄧楓來到論道殿的正中央,滿臉不可置信。

須知,就算專門以吸扯之力聞名的法寶也不可能讓鄧楓毫無抵抗之力,比如坤伶鏡,五階法寶,但當日鄧楓也可以輕鬆抵擋得住。

“這論道殿到底有什麼祕密?一座殿宇能有這麼大能耐?”鄧楓環顧四周,四周除了巨大的柱石外,空空如也,擡頭一看,殿宇之上漆黑一片,其中繁星點點,宛若深夜璀璨的星空,奪目耀眼。

“這…”鄧楓難以置信的看着這一切,這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大白天的哪裏來的星空啊。

更何況他來的時候這論道殿可是有房頂的,並不是像現在看到的這樣穿透虛空,“難道論道殿的祕密在屋頂不成?”

想罷鄧楓就欲騰空而起,可是不管他怎麼使勁,始終無法飛向論道殿的空中,彷彿被人死死的摁在地上,這使得他越來越驚奇了。

“沒用的,連永樂至尊都無法飛翔,在這裏你只有步行。”深邃並且空靈的聲音響起,宛如少女靈動的悅耳之聲般,迴盪在這論道殿中間。

“你是誰?”鄧楓左顧右盼尋找發聲處,可是怎麼也找不到第二個人的身影,過了片刻,一道老者的身影便走了過來,看他氣喘吁吁,幾欲累癱倒的樣子,顯然走了不少的距離。

“你…你居然能來到正中央?”老者滿臉驚駭,不可置信道。

“怎麼了?你爲何如此驚訝?”鄧楓知道這位老者正是剛纔見過的論道殿的守護者。

“這論道殿裏有強大的壓迫之力,至尊強者都寸步難行,能走到這裏的都是實力恐怖的至尊了,我也是勉強能到達這裏,只有家主才能像你一樣面不紅,氣不喘的走到這裏。”

“哦,是嗎?”鄧楓覺得老者不像在說謊,覺得十分奇異。

“你到底是誰?來我周府意欲何爲?”老者不相信鄧楓只是來周府做客,哪有沒來幾天就打論道殿的主意的,這可是周府的至寶。

“我現在也是一頭霧水,你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如果你想出手殺了我,勸你別這樣做。”鄧楓對老者的忠誠佩服,但是僅此而已。

“好狂傲的口氣,小娃娃,從你的年紀和氣息來看,不像是至尊啊,倒是一名尊者無疑,尊者再強大,也不可能抵擋得了我一招,你無非就是有歐陽靜撐腰罷了。”老者面露不屑,想來是被鄧楓的話語氣到了。

“管你怎麼說,反正你若是出手傷人,你一定會後悔!”鄧楓目光凌厲,威脅道。

“你…”老者胸口堵塞,彷彿被一股無名的怒氣堵住了般,一時說不出話來。


鄧楓不再看他,他回想起了方纔那道聲音,自從她出聲後,便再也沒說過話,“你可知方纔那道聲音是何人發出?”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得告訴我你的來歷,不然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的。”老者目露平淡道。

“我和歐陽靜共同來自一個地方,神龍學院,她加入神龍學院比我早一千多年,我是最近才加入的,然後神龍學院被蓮花閣發難,歐陽靜回來打退了強敵,我這纔有幸跟着她來華夏帝國帝都遊玩,我不會對周家構成任何威脅。”鄧楓有些無奈道。

“我從家主那裏瞭解到一些,你說的還算是實話,可我想知道你加入神龍學院之前是哪方勢力?”老者身爲周家守護者,一切以周家爲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