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正雄被打懵了,但是這兩下也確實有用,他的臉色很快就恢復了血色。

正雄已經帶着哭腔了,他嘀咕了一句話,我問囉嗦他說什麼,囉嗦搖搖頭,嘆氣道:“他不想死。”

第一眼見到這對孿生兄弟,我根本分不出誰是誰,都穿着布魯克公司的衣服,而且長得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現在看來,他們卻有很大的區別。正英非常冷靜,眉宇中帶着一股子匪氣,而正雄的眼睛裏,時時刻刻都充滿了警惕和恐懼。

囉嗦走了過去,拍了拍正英,示意他讓開。他伸出手,把正雄拉起來,安慰了他幾句,接着回頭對我道:“我們要下去看看,不能把麥克一個人丟在這裏。樑先生,你能自己走回營地去嗎?”

我咬牙想了想,營地裏只有一個戰鬥力比我還弱的吳醫生,還有一個瘦竹竿子似的印度人。說是營地,還不是在樹林裏,危險程度跟這裏也差不多。

怎麼看,也都是跟着他們比較保險。

我又看了一眼正在發出怪異聲響的對講機,一下子血就往頭上涌,老子都它孃的走到這裏來了。這下面到底有什麼東西?是人是鬼?我還真特媽想一探究竟。

我堅決地搖頭,道:“要下一起下,要回一起回!”

囉嗦愣了愣,隨即意味深長地一笑,接着從包裏掏了一把小手槍,丟給了我,道:“注意身邊,情況不好的時候,看準目標再開槍。”

正英眼睛不敢離開正雄,推了他一把,然後兩人走到了麥克留下的繩索旁。

正英整理了一下,把身上的武器一一拿出來檢查了一遍。接着,就順着繩索往下爬去。

正雄遲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也跟着爬了下去。

再接下來就是我,囉嗦幫我們穩定住繩子,避免晃動。

這種船隻上用的雙股繩索十分的堅韌,在以前的帆船時代,桅杆的固定,都是靠這種繩索來捆綁固定的。

我不敢往下看,一步一步蹬着崖壁往下挪,不到半小時,我就滿頭大汗了。突然,只覺得身後有人扶着我的腰,再一低頭,發覺已經到底了。正英正伸手接住我。

這地縫也沒有我想象得那麼深,看我們都安全到底了,囉嗦才爬了下來。

他三下五除二地就下來了,對講機別在他的腰間,爲了節約電量,剛纔一直處於關閉狀態。

落地後,囉嗦趕緊打開了對講機,還沒來得及調整頻道。一陣刺耳的尖叫聲就從對講機裏傳了出來。

我們都沒有準備,那叫聲十分淒厲尖刻,猶如一根針狠扎入耳膜。所有人下意識地捂住了耳朵。

對講機一下從囉嗦的手裏掉了出去。摔在了一塊岩石上,咔啦一聲,塑料殼碎了一地。電池飆飛了出去老遠。

尖叫聲戛然而止。

整個地縫裏,霎時間恢復了平靜。

我被那聲音刺得頭痛不止,人都蜷縮了起來,聲音停止了,我仍然覺得頭暈腦脹。

直起身子來一看,其他人臉色也都不好看,正雄的狀況更加嚴重,開始嘔吐不止。

囉嗦沒有理會正雄,他正愣愣地看着對面的崖壁。

我走了過去,順着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就在我望過去的一瞬,囉嗦從腰間拿出了一把信號槍舉過了頭頂,隨着砰的一聲槍響,整個地下裂縫中立刻明亮如豔陽高照。

光亮照耀下,在眼前展現出來的一幕,卻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嘶,這畜生倒是頗有實力,沒想這雙狗爪子到就連斗級陣法,都能破除!」

張狂瀾摸了摸自己的鬍子,晚上去不僅沒有生氣反倒還十分的開心。

「既然它不願意聽從你的指揮,那就不要再繼續強迫它。帶它去找張芸,隨後讓這隻天狼吃好喝好,有它在,你獲勝的把握也會增加不少。」

張狂瀾低頭看了一眼正在坑底下的天狼,一刷衣袖,也不回的走了回去。

「是,父親……」張毅連連點頭。

等到張狂瀾走之後,張毅的臉卻一下子黑了下來。

此刻天狼已經兩三下的爬上了大坑,它先是齜牙咧嘴地對在場的所有修真者怒吼了一聲,其他修真者看到它這兇惡的模樣,都不由得向後退了幾步。

隨後天狼並沒有跟他們計較,而是逐步的走出了密室。

它先是用鼻子嗅了嗅周圍的氣息,最後似乎捕捉到了什麼,繼續往前走去。

張毅就緊跟在天狼的身後,天狼雖然注意到了緊跟在自己身後的人,但是它沒有把這個人放在自己的眼裡,而是低頭在尋找著另一個目標。

嗅著嗅著,天狼來到了一個亭子前,在亭子里一位少女正坐在邊上,憑欄遠望。

天狼彷彿發現了自己的目標,緩步的走了過去。

張芸看到了天狼后非常親切的迎了上去,伸手揉了揉它的狗頭問道:「小黑,你回來了嗎?他們有沒有傷害到你?」

天狼在聽到這聲小黑的時候眼前一亮,隨後搖了搖自己的狗頭,晃動著自己的尾巴,非常親昵的用自己的頭去蹭了蹭張芸的手。

此刻躲在暗處的張毅,看到了這一幕卻是忍不住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一股憤恨之意從心中升起。

「為什麼那隻天狼會對她那麼親近!明明每一天都能夠得到我們功法的洗禮,每天都能吃到提升修為的仙丹,每天都能夠提升修為,但是卻始終不肯效忠於我們張家!」

張毅可是非常的清楚,張家在這條天狼的身上投入了不知道多少精力和心血,但是天狼似乎完全的不買賬,無論他們多努力,天狼至始至終只聽從張芸的話,就算是強迫想要與它簽訂契約,它也會以生命來撕破契約。

現在這天狼變得越來越強壯,變得越來越強大,但是卻對他們充滿了敵意。

「真tmd是只白眼狼!」

想到這裡張毅忍不住的破口大罵,隨後他一臉怨氣的走了出來,出現在了張芸的面前。

雖然他非常的氣憤,但是在看到張芸的那一刻起,心中的氣憤也就消散了不少,但是臉上的神色仍舊非常的冰冷。

可能是自己這個不太熟識的表妹出落得越發的漂亮,在得知自己的父親居然讓自己的表妹許配給馬家的人時,就連張毅都為自己的表妹感到可惜。

「表哥?晚上好,有事么?」

張芸原本在查看著天狼的身體,檢查一下它的身上有沒有傷勢,隨後就看到了自己的表哥黑著一張臉走了過來,於是立刻站了起來點頭問道。

「再過一陣子就到了家族的交流會,到了那時我需要借天狼去為我們家族助力。但是這個傢伙不聽話,你給我好好的勸一勸它。」

張毅將雙手負在自己的身後,抬起了自己的頭。

張芸聽到此言卻是露出了為難之色:「是要與其他十二位氏族進行切磋吧?這樣的話小黑會有危險的……」

張芸看了一眼天狼,雖然知道此刻的天狼實力非常的強,但也不忍它為自己的家族出戰。

「呵,你到底在想什麼?難道你又想違抗家族的命令嗎?可別忘了之前家主說的什麼!」

張毅冷笑著低頭看向了張芸。

張芸渾身一震,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搖頭說道:「請你們不要對許曜出手!我跟他真的什麼關係都沒有!我已經在這裡待了近乎大半年,在這時間裡我與他甚至沒有見過一面!」

張毅的臉上卻是出現了厭惡之情:「你以為說這些話他們會相信嗎?我們的人到江陵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他與你共處一室,若不是看在你苦苦求饒的份上,家族早就把那個未至先天的小子給除了!」

原來早在數年之前,張家在黑白兩道上的生意逐漸的變得蕭條,由於龍脈轉移的原因,他們不得不從東北轉移到了京城。

到達此地就意味著放棄以往的基業,而且張家人生地不熟,只能藉助本地的勢力與之結盟,進行強強聯合才能在這片地方紮根。

他們張家與當地的馬家已經有著近乎百年的同盟,而此刻張狂瀾為了進一步的拉近兩家之間的關係,於是決定讓兩家的後輩進行政治聯婚。

誰知馬家的少爺卻看不上張家的幾位母老虎,找了各種各樣的方法進行推遲,張狂瀾託人過去側旁敲擊的詢問過後,才知道原來是因為張家人的實力太強,馬家的少爺害怕壓不住。

思來想去之後,張狂瀾突然想起自己還有一個流落在外的外甥女,沒有修行任何的道術,於是連忙托自己的手下前去尋找,這一路就找到了江陵市。

如果沒有這出事情,張芸可能一輩子都會待在江陵市,不愁吃穿但也沒有任何家人。

然而當張家找上門的時候,發現張芸居然在跟一個男生同居。也就是當時實力剛到御物期的許曜,以張家當時的實力,捏死他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那般簡單。

按理來說傳出了這麼一個醜聞,他們張家肯定要滅口,免得讓馬家的人查到許曜與張芸的關係。

然而張芸以死相逼,還發誓自己與許曜並沒有過任何關係。張家人才決定放過許曜一條命,然而也將張芸抓到了京城之中,順帶就連天狼也被他們拐了去。

接下來的後半年之中,許曜就一直在尋找著張芸的消息,最後憑藉的是基於與天狼的契約,從夢之中得知張芸沒有危險時,才算是暫時放心下來。

然而這天狼就算是到了他們的家裡,他們也沒有任何方法讓天狼屈服於他們的安排,因為天狼自始至終只聽從張芸一人的話。

若不是看在天狼是傳說中的神種,他們張家也不會對它如此執著。

「就算江陵市那小子進步再怎麼神速,我們張家想要滅了他也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想要那小子活命的話,你就好好的勸勸這條狗。」

張毅留下此話后,低沉著臉離開了此地。 在信號彈落下消失的那幾秒鐘內,我們幾個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正英一邊瞪着眼睛,一邊發出驚呼。

只見我們的對面崖壁內,赫然出現了一艘大船,它竟然是鑲嵌入山體之內的。

只有弧形船頭正面對着我們,凸顯了出來,像是正要破土而出,從崖壁向外衝來!

這艘船的頂部幾乎已經頂到了斷崖的最上端,我要把頭仰到幾乎九十度,才能看到它的桅杆上面。

船身破破爛爛,稍微有些傾斜。站在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一點點甲板,裏面不知道有沒有空間,黑黢黢的。

這艘船彷彿是古代棺材裏的屍體,蒼老幽怨,透着一股子死人般的陰冷。

我不由地打了一個寒顫。但驚訝過後,馬上冷靜下來,心說一艘這麼巨大的船怎麼可能卡在崖壁之中?它是怎麼被運送進來的?這根本不可能是人類能夠做到的工程,就算有誰有那麼多人力財力,這麼做也毫無意義!

我幾乎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真的航海用船,只是一個工藝十分考究的精美浮雕。

我跟囉嗦說了我的想法,這麼詭異的東西不自然的出現,最好不要貿然靠近。

囉嗦道:“麥克是好奇心很重的男人,他極有可能就在這裏。”

他和正英估計都是那種不信鬼神的人,也不是太在意,徑直走了過去。

只留下我和正雄,面面相覷。

我比正雄還是強一點,他已經面若死灰,小腿肚子都在顫抖。

囉嗦伸手扒拉了一些船底部的疙瘩狀物體,搓了搓,放在鼻子底下又嗅了嗅。

然後他轉頭對我道:“這不是雕刻,這是艘真船,而且曾經在海里航行了很長一段時間。”

接着他把疙瘩狀的物體遞到我的面前:“這些東西,是珊瑚和浮游生物聚集形成的,沒個幾百年,不可能變得這樣的厚。”

我道:“你的意思是,它在水裏泡了很長時間?這是一艘沉船?”

就在這時,只聽見正英大喊了一聲,我和囉嗦迅速轉頭,這才發現,他已經繞到弧形船頭的另一側去了。

我們趕緊跑過去看,就看見地上有很多踩碎了的珊瑚疙瘩。

囉嗦臉色一下就變了,他激動得說:“麥克果然爬進去了!”

我擡頭看了一眼,心裏納悶兒,這船身尼瑪有四層樓高,外面也沒個踩腳的地方,他又不是矮子…

矮子…等等!我腦子裏突然就炸了。我很快便意識到:正英和正雄只看到麥克下到了地縫中,但是他們都沒親眼看到麥克爬進船去!這只是我們先入爲主的想法,很有可能,爬進去的就是矮子他們,他們還活着!

想到這裏,我幾乎都要老淚縱橫,整個人一下就精神起來了,一個激靈,把他們推開,說,我先上!

他們看到我忽然像打了雞血一樣神勇,都覺得很驚訝,我也沒想過再編什麼謊言,心想等找到矮子和居魂,老子分分鐘就能脫離你們。

接着,我擡頭仔細一瞧,船身上的確有很多狹長的劃痕。

我剛想回頭要囉嗦幫忙,他直接抓着我的肩膀往後一推,他厲聲說:“這我不同意,你是我們重要的人,我們不能讓你去冒險。這裏暫時還是我說了算,請樑先生遵守紀律。”

我心裏暗罵這個老外真死板!這時候還說個毛線的紀律!

他不容我質疑,從包裏拿出一個彎鉤,彎鉤後面繫着一股細繩子。他後退了幾步,像牛仔一樣,快速甩着繩子,然後用力扔了出去。 重生九零:我家悍媳超旺夫 彎鉤帶着勁兒,一下子就繞在了船的欄杆上。打了幾個圈後,就卡牢了。

囉嗦先爬了上去,他小心翼翼地翻上甲板,背對着我們,觀察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危險,他纔對我們招手了招手。

我等不及得拽着繩子爬上去,在攀爬的途中,我詫異地發現,船身上的劃痕都很深,很新,也非常雜亂。

我心裏一緊,矮子的針很細,伸出來後是像爪子一樣,在移動中的每一步,都是釘入牆面的。不會造成這樣長條型的劃痕,除非是…有什麼東西拖着他,他想固定住,力氣卻比不過對方。

霎那間,一股強烈的不安,涌了上來。

我深吸一口氣,暗暗祈禱,他們不要出事。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猛地,我腰間的畫筒自己晃了一下,裏面傳來一陣輕微地撞擊聲。

酒?它動了?

這幾次地經歷告訴我,靈獸有異動,這裏肯定有古怪。

我愈發的不安起來。

我翻上甲板後,和囉嗦一起迅速地把平山兄弟拉扯了上來。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這確實是一艘如假包換的船。甲板全是木質的,已經全都腐爛了,露出大小不一的空洞。

往裏看去,黑暗一片。

這時,囉嗦蹲了下來,好像發現了什麼。

他打起一個手電筒,這手電筒的光亮很弱,就快沒電了的感覺。

他的面色非常凝重,我和平山兄弟走了過去,在手電光微弱的照射下,我看了一眼,立刻後退了兩步,差點沒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見地上,有寫不大灘鮮血。

血液還沒完全凝固,囉嗦的眉頭都皺成了川字。

他把手電擡起來,照像前方,就看見血跡一直往船艙的方向延伸過去。

我能想象,這血液的主人,被什麼東西強行拖入黑暗中的畫面。瞬間就讓我不寒而慄。

我顧不得會不會被他們識破,大吼了一嗓子:“江之一!!!居魂!!!”

然而,我的聲音就像是被黑暗吞噬了,裏面沒有任何動靜!

四周安靜得只能聽見自己狂烈的心跳聲。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猛地,船艙裏傳來一陣響動,“嗒…嗒…嗒…嗒”

好像有什麼人,正一步一步地朝我們走來。

囉嗦和正英同時拿出獵槍,嘎嗒一聲上膛,對準了黑暗之中。

我們全都不敢動,僵在原地。

嗒…嗒…嗒…

聲音越來越靠近了!

嗒…嗒…嗒…

馬上就要走過來了!

它的速度很慢,腳步聲非常有規律。我覺得整個時間都已經凝固了。

腳步聲越來越大,我看見囉嗦嚥了口唾沫,手指緩緩地壓着扳機。

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兒,我輕聲對囉嗦道:“看清了再打,別誤傷了人…”

囉嗦沒理我,一雙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黑暗中,慢慢移動出了一個人影。

忽然,只見正英把槍放了下來,他眯着眼睛看着,向前挪了兩步,疑惑地喊了一聲:“麥克?” 此刻正處於泰山之上的最高峰,在這種重巒疊嶂之中,許曜朝著遠處望去,看到的都是飄浮在空中的雲。

他們已經借著山勢進入了雲層之中,當真是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把我帶到這裡來到底是為了什麼?在這裡真的是為了修鍊嗎?」

許曜看向了自己身後的千秋煙火。

千秋煙火說著要帶自己去進行一番講解和修鍊,隨後先假裝的將自己帶進房間里,下一秒就來到了這個地方。

「那是為了防止我們兩個正在做的事情被人偷聽,或者被別人看在眼中。」

千秋煙火一邊搖著自己手中的扇子,一邊走到了懸崖邊上。

他看著自己面前的大好風光,忍不住的感嘆道:「看啊,在這種地方進行修鍊的話,心境也會自然而然的提升不少吧。」

許曜也跟著千秋煙火來到了懸崖邊上,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又呼出了一口濁氣此刻才感受到在這泰山之上,居然有著濃厚的靈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