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武士微笑道:“那不知道您有沒有攜帶面具,我這裏倒是有幾張。”

他變戲法般地掏出了一疊厚厚的面具,展開給聶鋒看。

進入黑市出售或者購買違禁品人的很多,沒有誰喜歡暴露自己的真面目,這種面具顯然是針對這樣的情況而使用的。

聶鋒笑問道:“多少錢一張?”

武士連忙說道:“二十枚金幣,您隨便挑,都是上好的貨色。”

這種面具只是遮擋面容用的,並不是那種仿真的人皮面具,製作得再精良其實也不值二十金幣,但聶鋒很爽快地掏出錢來支付給對方,換了一張面具戴上。

武士笑開了花,躬身說道:“您請。”

賺錢不易啊!

聶鋒暗暗感嘆,這位武士差不多是頂級黑鐵的修爲境界,在這裏看守門戶順帶着兜售面具,顯然也是生活所迫。

通過閘門,他走進了景山鎮。

這裏的繁華出乎了聶鋒的意料,首先映入他眼簾的是一條整潔寬闊的長街,街道的兩側全是各種各樣的店鋪,張燈結綵招牌高懸,喧譁的聲浪和旺盛的人氣撲面而來。

如果不是確定沒有來錯地方,真的很難想象這裏居然是黑市,跟浩元城的繁華街區其實沒有多大的區別。

真要說區別,那麼區別最大的無疑是那些來來往往的顧客行人了,他們大部分都佩帶着面具,而且很多面具都是一模一樣的,給人的感覺就相當詭異了。

聶鋒並不急於兜售自己帶來的物品,他沿着長街一路看一路走,一直走到了景山鎮的中心。

鎮中心是座大型的露天廣場,放眼看去全是一個個地攤,攤主們隨便拿塊布料攤在地上,然後擺上所要出售的各種物件,坐着大聲吆喝。

“來來來,快看看我這裏剛剛煉製出來的星丹,全都是頂級丹藥!”

“出售神兵,削鐵如泥的神兵!”

“能核、能礦、妖晶…”

聶鋒繞着廣場走了一圈,心裏多多少少有底了。

這裏的地攤區其實就是坑人區,這些攤主們擺的基本上全都是坑爹的貨色,也不是沒有真品,但價值一分的貨色他們當成十分來吹,百分百的不靠譜。

攤主同樣也收購東西,聶鋒試着拿出一顆妖晶向其中一位兜售,結果給出的價錢還不如直接在浩元城裏賣。

聶鋒可沒有時間和精力跟這些精明到滑不溜手的攤主鬥智鬥勇,也沒有發現什麼能夠讓自己撿到漏的貨色,所以轉過一圈之後重新回到了大街上。

他找了家看起來規模不小的店鋪走了進去。

————————– 聶鋒選擇的這家店鋪叫做“張記貨鋪”,別看名字普普通通,說不定是有上百甚至幾百年歷史的老字號,分店開遍整個帝國的那種。

說是貨鋪,大堂正廳裏面清清爽爽的,乾淨整潔裝潢典雅,看不到琳琅滿目的貨品,正對着大門的是長長的櫃檯,右側是供客人休息聊天的茶座,跟先前雜亂無章的地攤區形成極爲鮮明的對比。

鋪子裏有六七位客人在,居然一半是沒有佩戴面具的,看起來應該是這家店鋪的熟客,而每一位客人身邊都有一位店夥計陪伴。

他們有的低聲交流,有的對着左側貨架上的東西指指點點,氣氛很和諧。

“這位客人…”

聶鋒剛剛進門,立刻有一位夥計迎了上來,點頭哈腰地問道:“請問您有什麼需要,是買貨呢還是賣貨?”

店夥計很年輕很精幹的樣子,言談舉止訓練有素,看到所有的客人都有夥計陪同,聶鋒知道這家張記貨鋪的實力必然非同一般。

普通的店鋪,能養得起這麼多人?

心裏思索,表面上聶鋒不動聲色,說道:“我有幾件東西想要出售。”

這個時候剛纔花費二十枚金幣購買的面具,就顯示出了它的好處,不但遮蓋住了聶鋒的真容,而且還讓他的聲音變得低沉甚至有一點點的沙啞。

“那您這邊請…”


店夥計也沒有問聶鋒想要出售什麼東西,請他在旁邊的茶座坐下稍待片刻。

很快一位俏麗的侍女送上了香噴噴的熱茶。

聶鋒剛剛端起茶杯品了一口,一位身材幹瘦的老者走了過來,拱手行禮道:“這位客人,是您想要出售東西?”

聶鋒起身回了一禮:“是的。”

“請坐…”

乾瘦老者自我介紹道:“老朽是張記貨鋪的管事,也負責鑑定,不知道公子能否讓老朽先掌掌眼?”

“當然!”

聶鋒將隨身攜帶的包囊提起放在茶几上打開,裏面是六件星器。

在霧隱沼澤的那場殊死搏殺,他斬殺了五位世家子弟,從對方的屍體上總共繳獲了七件星器,除了一枚雷箭指環之外全都在這裏了。

那枚雷箭指環雖然只是一階星器,但蘊含的威能極爲強大,它能夠連續激發釋放出兩道犀利的雷束電箭,在有效範圍能命中對手,能夠造成麻痹傷害。

最重要的是雷束電箭的攻擊速度極快,當時如果不是聶鋒用星甲護臂抵擋了下來,恐怕現在的他已經是屍骨無存了。

所以聶鋒將雷箭指環留了下來,準備當作危急時刻的殺手鐗來使用。

真到要命的時刻,也就無所謂暴露不暴露了,命都沒了還守着祕密幹什麼?

其它六件星器並不是很契合聶鋒的需求,所以還是在黑市裏出掉最爲保險,而且在買下那套凶宅之後,他雖然算不上一貧如洗,但積蓄也所剩不多。

窮文富武,越是高階的星武者修煉所需要消耗的資源越多,再多的錢其實也是不夠用的,能撈回多少是多少。

看着聶鋒拿出來的六件星器,乾瘦老者連眼皮動都沒有動一下,他非常熟練地拿起其中一件星器上手開始鑑定。

“嗯,這枚是荊棘指環,二階星器,品相不錯…”

“黑曜護腕,二階星器…”

“蠻熊腰帶…”

任何一件星器到了這位老者的手裏,僅僅在幾息之間就報出了名字和品階,而且語氣肯定無比,很有種大師的風範氣度。

聶鋒也是暗暗佩服,雖然說他不懂星器鑑定,但基本的辨別能力還是有的,也試着研究過幾件星器的能力,知道對方並不是在信口開河。

關鍵在於這位乾瘦老者並沒有激發星器的能力,居然就能夠鑑定出品階,而且說出星器的真名來,那就非常不簡單了。

“這位客人…”

在完成了鑑定之後,乾瘦老者問道:“您是打算質押還是出售?”

聶鋒驚訝:“貴店還能質押?”

質押通常都是典當鋪的生意,沒想到這家張記貨鋪還兼顧典當行。

乾瘦老者微微一笑道:“當然,月息七釐,質押半年,過時不贖。”

月息七釐就是一個月百分七的利息,擱在地球上妥妥的高利貸,但在這個世界算是良心價了,真不算有多高。

但聶鋒壓根就沒有質押的想法,說道:“出售吧。”

“好的。”

乾瘦老者沒有意外,扯過紙筆開始列清單計算。

片刻之後,他將墨跡未乾的紙單遞給聶鋒:“客人請看,這是小店的報價。”

他補充了一句:“不還價。”

聶鋒接過來一看,六件星器在單子上列得清清楚楚,全部加起來的總報價是兩萬三千七百金幣。

黑!真是黑啊!

聶鋒心裏感嘆,真不愧是黑市,宰起客人來是半點都不手軟。

他也曾經給這六件星器估過價,五六萬金幣應該是有的,因爲基本上都是二階星器,品相都很完好。

當時那場戰鬥真的很兇險,如果那五位世家子弟將各自的實力發揮出來,再借助星器之力,碾壓兩個聶鋒都是輕輕鬆鬆的,結果反被聶鋒殺了個片甲不留。

只能說再好的武器,也得握在懂得使用的人手裏,否則真就是廢品!


這家張記貨鋪也夠狠的,直接給了三成左右的價。

聶鋒想了想,果斷地說道:“成交!”

黑市不黑那能叫黑市嗎?人家就是賺的這份黑錢,聶鋒的這六件星器哪怕是值十萬八萬,不能光明正大地出手也就不值錢了。

既然對方說不還價,他也就不廢話了。

見到聶鋒如此痛快,乾瘦老者的眼眸裏閃過一抹驚訝之色,不過他很快就掩飾了下來,微笑道:“貴客稍等。”

他招過夥計吩咐了幾句,很快夥計就送來了一疊金票。

乾瘦老者將金票遞給聶鋒:“您點點。”

聶鋒清點了一下,看到數額沒錯就塞入了懷裏,起身說道:“告辭了。”

乾瘦老者送到了門口,說道:“貴客以後還有東西的話,都可以來小店。”

聶鋒笑笑,也沒有多說什麼。

他離開景山鎮,回到了外面等候的馬車裏。

————— 回到了浩元城,聶鋒讓馬車伕先把自己到隆武巷口。

他對聶晨說道:“你先回客棧,晚上我住這邊,明天早上你再過來。”

“少…少爺!”

聶晨驚得連說話都不利索了:“您真的打算住在兇…新家裏啊?”

他原本想說凶宅的,但想到太不吉利所以趕緊改了口,擔憂之色溢於言表。

這位忠心耿耿的少年雖然無法阻擋聶鋒買下這座凶宅,可他真心不希望聶鋒出事,否則自己跟妹妹兩人就失去依靠了。

“房子買來當然是要住人的…”

聶鋒笑着說道:“只不過現在裏面有點不大幹淨,我準備清掃一下。”

聶晨明白聶鋒所說的“不乾淨”的意思,畢竟他先前聽過不少關於這座凶宅的傳聞,儘管心裏面很害怕,還是鼓足勇氣說道:“少爺,我陪您一起打掃。”

前面的馬車伕聽得是一頭霧水,怎麼打掃宅院還主人自己動手的?


聶鋒哈哈一笑,拍了拍聶晨的肩膀說道:“這件事你幫不了忙,聽我的,回客棧裏住着,明天再過來!”

聶晨低頭:“是的,少爺。”

聶鋒滿意地點點頭,示意馬車伕可以帶人離開了。

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聶鋒感覺小聶晨的品性還是相當不錯的,人又很機靈,值得花點力氣加以培養。

有一位忠實可靠的隨從跟在身邊,無疑能夠解決不少問題,讓他可以心無旁騖地追尋武道的至高境界。

踩着地面上的月光,聶鋒來到了隆武巷的最裏面,已經屬於他的宅院門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