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殊不知此時的許曜正打坐在床上安心修鍊,黃正平也在睡著大覺。只有黃詩秋開始忙裡忙外的開始布置起了談判的材料,以及需要做好的應對準備。

「怎麼睡了那麼久還沒起床!」黃詩秋看了一眼時間后十分憤怒的要去找許曜,而許曜早已起床換好了衣服,等到黃詩秋一開門就看到已經換好了衣服的許曜。

永夜君王 「還行,那麼跟我一起去開會吧。」

隨後黃詩秋跟著許曜以及她身後的保鏢團,一起走向了會議室。

老管家看到許曜戴著墨鏡一副十分有氣派的樣子,忍不住誇獎了一句:「許先生今天這身打扮好氣派啊!要是再叼著一根雪茄,看起來就跟電視劇上上海灘的許文強差不多了。」

「你說得對,那就給我一根雪茄。」許曜聽他說的有些道理,況且自己也沒有接觸過雪茄,就想要拿一根來玩玩。

老管家從自己的兜里拿出了一包雪茄,直接將整包雪茄給了許曜。

許曜拿出了一根雪茄叼在了嘴裡后,大搖大擺的走進了會議室里。看起來還真有那麼幾分黑老大的感覺,不僅走路的樣子十分囂張而且表情也非常的氣派和威武。

「許先生……你的雪茄叼反了……」老管家想要低聲提醒許曜,但是許曜此時已經進到了會議室里。

當許曜一眼看到白雲飛的時候,著實被嚇了一跳,還以為當初在醫療協會被坑騙之後,故意來這裡找他討債。

只見白雲飛看到許曜的第一眼,就連忙站起來對許曜鞠了一個躬。

「黃先生,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氣派。只是沒想到你看起來居然那麼年輕,意氣風發,威風凜凜實在是讓人佩服。」

白雲飛看到許曜的第一眼,立刻就被他身上的氣勢給折服,又出於自己想要儘快跟黃家,沒有多想就立刻行李。

許曜看著這個債主居然低著頭愣是沒有認出自己,於是他輕咳了兩聲捏著嗓子說道:「不好意思我並不是黃老闆,我是他的助手,不過我也姓黃,你叫我黃先生也可以。」

直到這時白雲飛才抬起頭,第一眼就看到了許曜那反向叼著的雪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警戒。 這十根圓柱看起來都是黑鐵鑄造而成,上面還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咒,這些符咒複雜無比。

這十根鐵柱上,都用鐵鏈捆綁着十隻妖魔。

這些妖魔模樣各異,不過身上磅礴的妖氣卻能清晰的感覺到。

它們最起碼都是達到綠色妖氣或者綠色煞氣的妖魔。

我臉色一凝,沒想到鎮妖塔中,竟然封印着如此多厲害的邪魔。

我走上前尋找了一下,很快便找到了江陵。

此時江陵的琵琶骨被兩根鐵釘刺進去,整個人被綁在這鐵柱上暈迷不醒,頭髮散亂,身上還有一些早就乾枯的血漬。

“江陵!”我心裏也有些不好受,原本以爲江陵被關入鎖妖塔,只是不能離開,沒想到卻是這個模樣。

如果換做以前,或許我還會生氣,怪嶗山這樣對待江陵。

可如今我卻能理解,或許是實力達到了一定層次,看到的東西更多了吧。

江陵可是紅眼殭屍,如果不用這樣的辦法,是根本困不住他的,如果不困住他,到時候死的人只怕是更多才對。

我輕聲的喊了一聲江陵後,江陵的眼皮微微動了一下,他張開雙眼,看着我,臉色虛弱的問:“張,張秀?”

“放心,我這次來是帶你離開的。”我說。

此時,另外九根封印的妖魔卻嘶吼起來。

“帶我出去!”

“人類,把我放出去,我可以給你財富,甚至能讓你當上皇帝!”

這些妖魔可不是普通的妖魔,最低都是綠色妖氣,雖然被封印住了,但依然有無數綠色的妖氣魔氣朝着我涌過來。

這些煞氣或者妖氣顯然是想控制住我,然後讓我幫他們解開封印。

要是道行稍微不夠的人,估計直接就會被他們給控制。

“給老子閉嘴!”我大吼一聲。

原本靠近過來的煞氣和妖氣,直接被我這這一聲大吼,給震得蕩然無存。

我擡起手中的三清化陽槍,指着這九隻妖魔:“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爲何被封印在此,但我明白,嶗山不會無緣無故就封印你們,你們哪一個不是作惡多端的大妖怪?如果再煩老子,信不信我把你們九個全宰了!”

“他手中的是三清化陽槍?”

門楣 “三清化陽槍?恨天笑的武器,但他不是恨天笑,他是誰。”

“小聲點,三清化陽槍的確能殺死我們。”

這羣妖怪竟然認出了我手中的三清化陽槍。

我冷眼看了他們九個一眼,卻也懶得繼續廢話。

說起來,它們被封印上千年,本來就可憐至極。

在被封印之前,它們應該都是稱霸一方的大妖魔,結果落得封印如此多年的下場。

我微微搖頭,拿着三清化陽槍斬斷綁住江陵身上的鐵鏈。

隨後,我又取下插進江陵琵琶骨的兩根鐵釘。

這兩根鐵釘帶着血漬,被丟到了地上。

江陵一臉虛弱的看着我,他背後有兩根碗大的血窟窿,看起來倒是恐怖至極。

不過他是紅眼殭屍,很快,背後的傷便開始癒合起來。

“你,沒想到你真的來救我了。”江陵看着我小聲的說。

我咧嘴一笑:“當然!”

沒想到,江陵長吐了一口氣,看着我的眼睛,有些無奈。

“怎麼了?算了,有什麼話出去再說吧。”我扶着江陵就準備帶着他下去。

“對不起了!”江陵輕聲的說。

緊接着,他眼珠變成血紅,露出了嘴裏的獠牙,隨後,他衝上去,竟然直接用鋒利的手指,刺斷了鎖住另外九隻妖怪的鐵鏈。

就在同時,鎮妖塔中,也傳來劇烈的顫抖。

我看着站在遠處的江陵,眉頭死死的皺起:“你做什麼?江陵?”

“對不起。”江陵站在遠處,看着我。

“什麼意思?”我皺眉起來。

“我師父是神無雙,我是他的徒弟。”江陵長吐了一口氣道:“從我接近你其實就是設的局。”

“最終的目的就是把我封印進鎮妖塔內,然後引你進來救我,最後引發鎮妖塔的淨化大陣。”江陵說着,眼神有些躲避,不敢看我。

我擡起三清化陽槍,指着江陵:“你,我一直把你當朋友!”

“我知道。”江陵微微點頭:“但是我有命令在身,所以我說對不起你,這鎮妖塔不是凡品,只要這裏面的妖怪封印被解除,就會開啓淨化大陣。”

“淨化大陣一旦開啓,鎮妖塔內三道六界內一切生靈都會被毀滅,即便是跳出三道六界的殭屍,也是一樣。”江陵緩緩說。

我捏緊拳頭:“你是殭屍,本可以長生不老,何必這樣?”

“長生不老?”江陵微微搖頭:“不要再說了,這次是我對不起你,如果你要殺我,我不還手。”

“如果有下輩子,希望能償還你。”說完,江陵閉上了眼睛。

賽克斯帝國 可根本不需要我去殺他,此時被釋放出來的九隻妖魔卻是勃然大怒起來。

要知道,他們雖然被封印在鎮妖塔內,可好歹性命還在,可如今,江陵雖然看起來是救了他們,可卻同時是害他們。

沒有人願意死吧,即便是被封印千年,俗話說,活得越長,越是惜命,便是這個道理。

此時江陵害了他們,九股強大的力量朝着江陵衝打了上去。

即便是紅眼殭屍,在這九股強大的力量下,也是瞬間把江陵撕成了碎片。

我看着這一切,卻沒有出手。

我很想出手救下江陵,但我還是忍住了,雖然我對兄弟仗義,但江陵從一開始接近我,就是抱着目的的。

我心裏此時異常難受,換誰,被自己的朋友背叛,都會不舒服吧?

我死死的捏緊三清化陽槍。

等這九隻妖魔殺死江陵後,左右觀察起鎮妖塔。

這鎮妖塔的頂層,看起來就是一個加大版本的閣樓,我拿着三清化陽槍,朝着一個窗戶跑過去。

想要跳出去,可剛靠近,就有一道結界,直接把我撞了回來,摔倒在了地上。

那九隻妖怪顯然也是異常的不安。

最後,九雙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眼睛中的殺意,絲毫沒有隱藏,那眼神,好像想把我生吞活剝了一樣。 為什麼身為黃氏總裁的助手,吸雪茄的時候要反向抽煙?

他這是在預示著,這次的交易談判可能會事與願違?還是說這才是正確的大佬風範?

到底該不該提醒他雪茄抽反了呢?萬一他是不小心抽反了,我提醒了讓他沒了面子豈不是很糟糕?

一想到這裡白雲飛的腦子又是一轉:既然作為商業大佬,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雪茄的抽法?又怎麼可能會將雪茄抽法呢?

真相就是他故意將雪茄反著抽面對自己!

但是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為什麼呢?

白雲飛在思索了一陣后突然恍然大悟:雪茄反向抽的話味道肯定非常的苦,也就是說會非常的難抽,這也就預示著這場談判可能會十分的艱難。

而這個表現就是在預示著,讓白雲飛拿出點實際的東西,這樣一來才能讓談判好好的進行下去!

白雲飛這個已經是繃緊了神經,稍微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會緊張得不得了。許曜又怎麼知道,自己一個小失誤居然會讓他揣摩半天。

僅是看到這根煙,白雲飛立刻就繃緊了精神。整個會場也在這一刻變得嚴肅了起來,而許曜也是冷著臉,透過墨鏡死死地盯著他。

之前白雲飛跟許曜在醫療協會見面的時候,許曜帶著一副面具他只看到了許曜的眼睛。這次許曜戴上了一副墨鏡,他看不到許曜的眼睛卻看到了一張大概的臉,所以他仍舊沒有認出許曜。

許曜跟黃詩秋一坐下來,甚至還沒開始說話,白雲飛就十分主動的拿出了自己的箱子,並且拿出了一個關在鐵籠里的小白鼠。

「我知道你們黃家的意思,你們是想看看我們帶來的東西到底值不值得你們合作,那麼我將為你們展示一下我們白家的研究成果。」

許曜側頭看了一眼黃詩秋,自己還沒說什麼呢,他居然就懂得了自己的意思,這人的腦補能力還真強。

只見白雲飛伸手敲了敲這個鐵籠,跟許曜和黃詩秋說道:「黃先生黃小姐請看這個鐵籠,這個鐵籠是用合金製成的,非常的牢固,就算是子彈打在上邊也只會留下一個凹痕。」

說完白雲飛回過頭來對飛鷹傭兵團的人說道:「你們一會一定要把控住場面。」

飛鷹傭兵團的幾個人聽到命令后,便來到了台前拿著手中的衝鋒槍對準了小白鼠。

「一個小白鼠值得那麼大的場面嗎?又是架槍,又是合金籠子。」黃詩秋看到他們那麼大的動靜忍不住嘟囔一聲。

這個時候白雲飛才注意到許曜的身邊居然有一位美女,因為剛剛他被許曜的氣場給震懾到了,所以一直忽略了在許曜身邊的黃詩秋。

黃詩秋穿著一身ol服,黑色的長發披落在雙肩,一副高傲精明的樣子,讓白雲飛看著就十分心動。但此時他沒有多餘的時間來欣賞美女,如果不是在開會的話他可能已經主動上去搭訕了。

「黃小姐你這可就不知道了,既然我們白家敢提出要跟你們合作,當然是有一定的把握,這個東西就是我們的依仗。」

說著白雲飛從箱子里拿出了其中一瓶藥劑,用注射器輕輕的提取了其中一點藥劑,然後注射到白鼠的體內。

不一會安靜的小白鼠突然開始躁動了起來,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膨脹起來。許曜看著這個場景不由得陷入了沉默,整個人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他知道這種感覺,這跟他對戰的韓國選手身上所發生的變化幾乎一模一樣。

隨後那隻小白鼠猛的一口咬斷了合金籠子,巨大的力量使得他的雙爪輕而易舉的抓破了會議桌,下一秒白鼠猛的逃出了籠內,修長的尾巴一巴掌就將合金籠子給拍的粉碎!

隨後飛鷹傭兵團的成員開始瘋狂的開槍對著這隻白鼠進行射擊,無數子彈傾瀉在這隻小白鼠的身上,巨大的衝擊力不斷的打得它接連後退。

「射擊!快點把這個怪物給我擊殺!不能讓它離開這裡!」白雲飛看著場面居然漸漸的開始失控,於是瘋狂地指揮他其他人對著這個白鼠進行射擊。

有幾顆子彈打在小白鼠的牙齒上時居然擦出了一陣陣火光,黃詩秋看到如此可怕的場景下意識的撲到了許曜的懷裡。而許曜也適時的伸手攬住了她的腰,一臉警惕的看著前方。

只見那隻已經變異了的大白鼠尾巴一揮,居然直接貫穿了其中一個傭兵的胸口。它的尾巴再次一揮,居然如同一條鞭子一樣,直接將另一個傭兵的頭整個拍掉。

黃詩秋哪裡見過如此血腥殘暴的場景,當時就嚇得臉色蒼白的窩在了許曜的身後。白雲飛也沒想到這藥劑的能力居然那麼強,他反應過來時,他帶來飛鷹傭兵團成員已經損失大半。

此刻那隻白鼠開始朝著地上挖起了地磚,一副準備要挖洞逃跑的樣子。要是讓這個怪物逃到了下一層樓,那麼下邊的工作人員肯定會死傷大半!

「它要逃跑了快想辦法攔住它!其他人快上去啊!不管用什麼方法都,好把它給我殺了!」

白雲飛此刻已經急得大聲呼叫,餘下的傭兵已經有些不太敢上前。因為誰也不敢面對這個可怕的怪物,誰也不想死。

許曜看著已經失控的場面眉頭一皺,輕輕一點自己手中的墨玉麒麟戒,一把長刀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是他之前就備好的武器,由於得到了玉真子的武術傳承,他完全不習慣熱兵器,還是長刀這種冷兵器比較順手。

僅是兩三秒之間白鼠已經挖開了一個大洞,白雲飛的臉變得蒼白而無力,此刻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事態朝著最糟糕的方向演變。

「全都給我退下!」

就在在所有人都束手無策的時候,許曜一馬當先沖在了前方!

他的手中拿著刀刃,一瞬間腦海之中閃過了玉真子生前所學的一個刀法。

「地動山河斬!」

許曜的身影在這一刻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下一秒,一道刀光在所有人的眼中閃過。

如同一劍劃破了黑暗,如同一刀破開了蒼穹!

一刀!

將世間萬物繫於一刀之上的斬擊,在這一刻深深的烙在了所有人的腦海之中。

刀光褪去之後,便看到那隻白鼠此刻已經被一把長刀死死的釘在了地上,早已失去了生命的跡象。

而站在白鼠旁邊的許曜,則是輕輕地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彷彿剛剛的一擊對他來說連熱身都算不上。

【PS: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下一章主角大發神威,要是喜歡的人多,我就多更爆更!因為我想要看到你們的熱情!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更新的動力!謝謝大家了!】 “怎麼?想動手?”我拿着三清化陽槍,看着這九隻強大的妖魔問。

“你們不先想辦法怎麼從這裏逃出去,我們內鬥有什麼意思?”我開口說。

此時一個妖魔聲音嘶啞的說:“淨化大陣一旦開啓,任何生靈都逃不走的,既然要死,你這小子剛纔對我們如此不敬,我們也是該給你個教訓了。”

我聽到這,冷哼一聲:“是嗎?有點道理,是該把你們九個殺光才行,不然等會我破開鎮妖塔離去,你們九個逃出去,想要一個個再找到殺死,可還真就麻煩了。”

這九個妖魔身上的氣息很恐怖。

每一個都是綠色妖氣,或者煞氣的巔峯。

像艾唐唐,雖然也同樣是綠色妖氣,可在這九個老妖怪手裏,估計一招都過不了。

我心裏也有些急躁起來。

鎮妖塔可謂是嶗山的重中之重,敢封印這麼多大妖怪,那麼剛纔江陵口中的淨化大陣,絕對不是什麼過家家的玩意,肯定就跟他說的一樣,能把塔內所有生靈煉化。

這其中自然包括我這個‘蓮藕精’。

我心裏倒沒有怎麼怪江陵,只能說是各爲其主吧,他有他的目的,談不上對錯。

只是我心裏有∞,..些惋惜。

不過這個惋惜,只持續了一小會,或許還沒有,畢竟還有大麻煩等着我呢。

大麻煩自然就是那個淨化大陣,此時也別提什麼找辦法出去,這九個妖魔也不是吃素的,此時虎視眈眈的盯着我呢。

先解決他們九個吧。

“來吧!”

我呵斥道。

這九隻妖魔朝着我就涌了過來。

太強了!

嶗山特麼封印着這麼九個強大的東西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