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殊不知,是因爲京極真和柯南實在是餓壞了,和陽明一樣,從昨天中午到現在,兩人近二十個小時沒吃東西了,加上這兩天受到的驚嚇,沒有陽明那種體質的京極真和柯南,自然是餓狠了。

所以,即使見到書上和電視上纔會出現的妖怪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自己吃飯,兩人心裏即使非常彆扭,也敵不過身體上的自然反應,只能快速地吃飯了。

陽明用筷子夾起了一個熱騰騰的包子,小小地咬了一口,發現味道不說有多麼美味,卻絕對非常正常。

心裏暗暗地鬆了口氣,陽明還真擔心在這個妖怪窩裏會吃到什麼亂七八糟的食物呢!

用着複雜地眼神看了殺生丸一眼,陽明心裏明白,這一定是殺生丸的命令,所以自己三人才能吃到正常的早餐而不是某些妖怪身體的一部分。

一頓飯吃得悄無聲息的,陽明的動作還算優雅,殺生丸也僅僅吃了幾個水果,那一大桌子的各種食物,全都進了京極真和柯南的肚子。

當終於吃飽之後,兩人看着桌面上光光的盤子,臉上同時微微紅了一下。

早餐吃完了,三人一妖大眼瞪小眼,氣氛又尷尬下來了,有殺生丸在,氣氛能暖地起來纔怪!

“走吧。”

最後,還是殺生丸先打破沉寂,他離都沒離京極真和柯南,只是對着陽明說了這麼一句,然後就轉頭向外走去。

陽明聳了聳肩,衝着京極真和柯南苦笑了一下,示意兩人跟着一起走。

可是,在走了不遠之後,陽明的腳步就停了下來,察覺到身後陽明不動了之後,殺生丸也停了下來。

轉過身望着陽明,殺生丸顯然對於陽明突然停下來有些不滿,卻只是冷冷地注視着他,一言不發。

“躺了一下午加一晚上了,我現在不想回到牀上了。”

是的,陽明已經發現了,殺生丸所走的方向正是自己昨天晚上睡覺的臥室,他覺得自己再躺下去就要酸了,所以自然是拒絕了。

“你需要休養。”

殺生丸的聲音仍然是冷冷的,而且因爲陽明不愛惜自己身體的舉動讓他周身的氣溫也跟着降低了幾度。

“只要不戰鬥就可以,不需要非躺在牀上,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

陽明毫不妥協地回視着殺生丸,如果一直在牀上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恢復的話,還不如離開這裏,換個地方休養。

有些事情陽明可以妥協,可是有些是絕對不行的!

看着陽明和殺生丸忽然對上了,京極真的心裏一緊,腳下下意識地快走了幾步,擋在了陽明的身前。

就算知道自己對上殺生丸絕對只是一個死,在陽明有危險的時候,他也絕對不會什麼都不做地站在安全地地方!

見到京極真的動作,陽明立刻知道不好了。

果然,本來只是放冷氣的殺生丸,馬上衝着京極真飆起了妖力,如果不是陽明及時放出了靈力罩,這個世界上就已經沒有京極真這個人了。

雖然覺得京極真的舉動非常冒失了,可是看着身前那挺得直直的後背,那好像能夠撐起整個世界的後背,不得不說,陽明的心裏確實被感動了。

被一個人用着生命深愛着,只要不是石頭,都不會完全無動於衷的。

——唉……

陽明的心底暗暗嘆了口氣,不知道當知道自己的真實性別之後,自己還能不能得到這個少年一心一意的愛護?

一想到現在這個擋在自己身前的少年也許會有厭惡的眼神望着自己,莫名的,陽明的心底就升起了一股淡淡的不舒服的感覺。

明明是還沒有發生的事情!

“兩次了。”

殺生丸忽然開口道,聲音冰冷地讓聽到的人不自覺地打冷顫。

“什麼兩次?”

殺生丸莫名其妙的話讓陽明很不解。

“你爲了這個人類,兩次和我作對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殺生丸金色的眸子深了幾分,陽明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在裏面見到了“傷心”這種情緒?

因爲體內的靈力還沒有完全恢復,撐着靈力罩對抗着殺生丸的妖力,一會兒之後陽明的臉色就變得有些蒼白起來,不過他望着殺生丸的眼神卻仍然很溫和:

“我也是人類啊,殺生丸。”

陽明敘述着事實:

“而且,京極君是我的朋友,我自然不會讓人傷害他,如果有人當着我的面想要傷害你的話,我也會保護你的,殺生丸。

雖然我知道也許你並不需要。”

也許是看到了陽明那蒼白的臉色,也許是把陽明溫和的話聽進去了,總之,在陽明最後一句話說完之後,殺生丸終於把妖力收了起來,讓陽明再次大大地鬆了口氣。 最後,還是殺生丸首先退讓,沒有讓陽明非要回到牀上躺着,不過條件是他不能離開這個莊院,活動範圍只能在大門之內。

對此陽明並沒有什麼不滿,很爽快地同意了,要知道,當初爲了和十六夜幸福地生活,犬大將可是將這座行宮建立地非常寬敞華麗,一處處地慢慢欣賞,消磨個幾天時間也不是什麼難事。

殺生丸顯然對於這裏一點好感都沒有,昨天晚上寧願不睡覺也要待在陽明身邊的他這個時候卻率先離開了,只剩下陽明三人在碩大的宅子裏面閒逛着。

“那個……”

走到一個偏僻的地方,柯南突然看着陽明,張了張嘴:

“遊子……”

既然陽明已經知道自己是工藤新一了,柯南就沒有繼續叫他“遊子姐姐”。

可是,即使張開了嘴,一時之間柯南卻有些不知道該問些什麼,明明他有一肚子的問題需要陽明解答的。

“現在還接受不了自己到了戰國時期,接受不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妖怪這件事嗎?”

陽明瞭然地低頭看着小小的柯南,說出了他心底最大的糾結之處。

“當然啊,忽然被人告知自己身在幾百年前,而且還和妖怪住在了一起,正常人都沒有辦法接受吧!”

柯南苦笑着,點頭承認了陽明的猜測。

“我曾經問了一下你的朋友日暮戈薇,不過她知道的也不多,然後讓我有什麼疑問都找你,說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柯南目光灼灼地望着陽明:

“在我們離開那個世界之前遇到的敵人是什麼?我們又爲什麼會回到戰國時代?這些……你應該知道吧?”

旁邊的京極真同樣在等着陽明的回答,不過因爲曾經接觸過一部分陽明不爲人知的地方,所以他並沒有柯南那麼激動、那麼迫不及待。

“你真的想要知道嗎?即使那完全顛覆了你的世界觀?”

陽明非常鄭重地注視着柯南:

“我有辦法讓你忘記這些天的經歷,那樣你就還是那個篤信科學、堅持正義的高中生名偵探工藤新一,妖怪什麼的,穿越時空什麼的,都會從你的腦袋中消失。”

陽明決定給柯南一個選擇的機會:

“一旦你選擇了知道真相,那麼對於你今後的偵探生涯,將是一個非常大的影響,甚至讓你所有的夢想和追求都成爲泡影。”

陽明不適在開玩笑,而是非常認真地在和柯南說,如果對象不是他比較欣賞的柯南的話,恐怕陽明根本就不會和他說這些,事後直接修改他的記憶就好了。

畢竟,陽明可是把對自己表白的跡部的記憶也修改了呢!

陽明的話讓京極真不自覺地摸了摸口袋裏面那個陽明給他的,好像玩具的東西。

——修改記憶?就用這個嗎?

柯南沒有注意到京極真的表情,而是很認真地衝着陽明點了點頭:

“在和你談之前我就已經做好決定了,就算事實再怎麼難以接受,我也想要知道真相。”

柯南說得非常認真。

也是,以柯南那種爲了真相連性命都可以不要的性格,他又怎麼可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粉飾太平?

陽明再偏頭看向京極真,發現他也是以一種充滿求知慾的眼神望着自己,於是,陽明嘆了口氣,開始了敘述。

陽明告訴京極真和柯南,當初在現世傷害他們的,是破面,算是虛的一種,而虛,則是人死後的靈魂因爲某些原因變成的,它們的食物就是靈魂。

一般人是看不到虛的,而他們之所以能夠看到,是因爲受傷之下靈魂和身體分離了,如果連着身體和靈魂的鎖鏈斷了的話,人就徹底死亡了。

至於爲什麼會穿越時空來到戰國,則是因爲陽明當時握住了殺生丸給他的禮物,被殺生丸輸入了自己的妖力,在關鍵時刻能夠帶着它的主人來到殺生丸身邊的,殺生丸的牙。

陽明並沒有說得太多,畢竟他和柯南的交情還沒有到什麼事情都坦誠布公的程度。

而且,一旦仔細地解釋起來,那麼牽連的問題就太多了,知道的太多,對於普通人類的柯南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那戰國爲什麼有那麼多妖怪?我們所在的時代也有妖怪嗎?”

顯然,柯南雖然從陽明的口中瞭解了一些事情,可是並沒有完全滿足。

“這些就不是你這個小孩子該關心的問題了,你只要和往常一樣,熱衷於破案就好了,‘死神’江戶川柯南。”

億萬豪門:總裁的替身寶貝妻 陽明屈指在柯南的腦袋上彈了一下,用着哄騙小孩子一樣的語氣道。

柯南的嘴角使勁抽了抽,狠狠地瞪了陽明一眼:

“你明明知道我已經是高中生了,不要再用那種哄小孩子的語氣和我說話!

還有,不要叫我‘死神’!”

第不知道多少次的,柯南無比痛恨自己現在小孩子的身體。

不過聽到陽明這麼說的柯南心裏明白,他應該不會再告訴自己什麼了,想要知道真相,就得需要自己去尋找了。

而且,“死神”什麼的,也太過分了吧!

柯南是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走到哪裏死亡就到哪裏這種現象,比真正的死神還要厲害。

瞄了一眼忽然變得一臉堅定的柯南,陽明知道他想要幹什麼,卻並沒有阻止。

反正,即使是名偵探柯南,有些真相也是永遠都得不到的。

不過,說到死神……

注意到陽明看着自己那奇怪的眼神,柯南警惕地問道:

“又怎麼了?”

“嗯……”

陽明摸着下巴,笑意妍妍地看着柯南:

“我知道想着以後介紹真正的死神和你認識罷了。”

看着那邊逗弄着柯南的陽明,京極真垂下視線,掩住了眼底的震驚。

破面、虛、妖怪……

死者靈魂、穿越時空……

越是和陽明接觸,京極真就越是發現他身上的祕密越多,可是也因此,他對於自己的吸引力就越大。

如果到現在還發現不了陽明不是普通人類的話,京極真真的就白活了十多年了,或者說在上次去救戈薇和手冢的時候,京極真就已經意識到了這個事實。

不過……

注視着陽明臉上明媚的笑容,京極真卻一點都不想收回自己對他的感情,不是不能,而是不想、不願意!

愛上這樣一樣特殊的少女,也是自己的榮幸,不是嗎? “真正的死神?”

驚啊驚的,柯南倒是慢慢地有些習慣了,現在他被陽明的話給吸引住了。

死神? 名門婚劫 難道除了妖怪之外,這個世界上還有死神嗎?

“啊,我沒有說過嗎?”

陽明無辜地眨了眨眼,他連虛什麼都說了,難道死神沒有說嗎?

仔細想了想,陽明回憶起來,自己確實沒有提到過關於死神的事情,不過……

“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吧。”

陽明聳了聳肩,既然剛剛自己沒提,那麼現在就不要多事了,反正柯南這一輩子也不會見到死神,讓他了解也沒有任何作用。

“你怎麼可以這樣!”

柯南急了,不帶這樣勾起自己的好奇心然後又偃旗息鼓的。

可惜,即使柯南再怎麼追問,陽明打定了注意,就是不說,弄得陽明非常鬱悶。

“呵呵……”

看着柯南鬱悶的小臉和陽明眼底的笑意,一旁的京極真的臉上不自覺地綻開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明明陽明是在逗弄着柯南,京極真卻覺得這樣的她真是可愛極了!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情人眼裏出西施”吧!

然後陽明表示,等到自己靈力恢復之後,自己就把他們倆帶回到屬於他們的世界去。

不得不說,聽到陽明這句話之後,京極真和柯南心裏真的是暗自鬆了口氣。

雖然從日暮戈薇的口中知道她自己和陽明可以在現代和戰國自由地來回穿梭,可是自己卻是例外,他們還真的有些擔心自己回不去。

現在,有了陽明的話,兩人算是把心放到肚子裏面了。

不知不覺之間,京極真和柯南已經極爲信任陽明瞭,雖然也許兩人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正在氣氛非常和諧的時候,突然,陽明和京極真兩人同時眉頭一皺,身體緊繃了起來。

“怎麼了?”

兩人的變化立刻被敏銳的柯南察覺到了,不自覺地,他的心也提了起來。

雖然在推理上屬於天才級別的人物,可是比起對於危險的感知度,比起千錘百煉的陽明和京極真來說,柯南可是差得遠了。

“好像有人在盯着我們。”

京極真一臉嚴肅,同時腳下有意識地向前走了幾步,把陽明牢牢地保護在身後。

雖然不止一次見識過陽明的力量,可是在有事情發生的時候,京極真還是下意識地選擇保護他。

不是不相信陽明,而是他的身體不由自主。

“不是好像,而是確實有人在盯着我們。”

對於京極真的保護姿態陽明沒有拒絕,而是贊同了京極真的話:

“不,更準備地說,盯着我們的是妖怪。”

林家三娘子 陽明的眼神望向某個方向,眼底一片冰冷:

“出來吧,那麼強的殺氣,只把身體隱藏起來又有什麼意義?”

京極真和柯南一起順着陽明的視線望過去,果然,隨着陽明話音落地,一個身影從一棵樹後閃了出來。

“區區一個人類罷了,竟然膽敢奢求殺生丸SAMA的寵愛,現在,我就要告訴告訴你什麼叫做本分!”

從樹後走出來的是一隻狐妖,而且是一個長相非常妖媚的女狐妖,然而此時此刻,這個狐妖漂亮的臉上,卻滿是扭曲的嫉妒和殺意,硬是把一張國色天香的臉變得醜陋嚇人。

“來找你的,遊子。”

柯南無奈地看了陽明一眼,對於她那氾濫的桃花很是佩服,竟然連一個那麼冷漠強大的犬妖都給弄成了裙下之臣,柯南覺得,這真心很強大。

“有怨氣你去找殺生丸,黑崎桑可沒有答應他任何事!”

比起柯南的平淡反應,京極真就激烈多了:

“黑崎桑是不可能選擇一個妖怪的!”

京極真的話那叫做一個篤定,不知道這到底是他真的覺得陽明不會選擇殺生丸,還是他的心裏是這麼希望的。

說心裏話,雖然對於殺生丸的強大甘拜下風,可是出於一個人類的最本質的想法,京極真確實覺得陽明應該不會選擇一個妖怪,即使陽明強的已經遠超很多妖怪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