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殺死鬼神,會受到天譴!

那一道血色雷霆的天譴,因爲分擔到卓景寧和一幫黑城鬼身上,威力才大幅度下降。

然後之後的局勢變化,便完全脫離了兇圖他們商量好的計劃範圍。

又因爲李坤普這個“豬隊友”,讓這幫黑城鬼在害怕卓景寧繼續後,不得不交出了這一個黑城縣太爺官印。

當時,卓景寧只是虛張聲勢。

而這幫黑城鬼,只覺得卓景寧實在是強的恐怖,殺死了鬼神化身,逼得天地間出現了天譴。

也虧得卓景寧演技精湛,在知道李坤普在黑城內,是擁有詭像級實力後,表現得無比隨意淡然,甚至一絲眼神波動也沒有,纔沒有露餡。

不然,哪怕有百鬼、夜行這兩個郎將,卓景寧在這個黑城內也會非常難受。

卓景寧本身如此弱,但卻偏偏殺死了鬼神化身,那豈不是說——他身上有重寶啊!

這一點,不難猜測出來。

所以卓景寧這會兒已經是在超水平發揮演技了。

“知道了,真要殺兇圖,不用這麼麻煩,我不是黑師爺。既然你能挪移你的陰陽宅,又怕他們對你下手,那麼便搬到縣衙附近吧。”卓景寧取出官印,然後按李坤普剛纔說的,寫了一張赦令,蓋上官印後,交給他。

“多謝大老爺。”李坤普滿臉喜色道。

黑城之中的無主陰陽宅,沒有蓋上官印的赦令,有些可是無法進入的,有些更無法強行讓這座陰陽宅同意換個位置。

這些陰陽宅,沒有意識。

只遵循黑城形成後,所逐步出現的規矩。

只認官印不認人!

李坤普拿着卓景寧寫的赦令,忙不迭離去,只有搬家搬到黑城縣衙附近,他才能覺得安全,心安下來。

見他走了,卓景寧跟着鬆了口氣。

“至於嘛你?”小狐狸瞥了一眼過來,忍不住道。

“你又不是沒聽到他剛纔怎麼說的,他這個俸官,可比過去的俸官更強……”卓景寧翻了個白眼。

李坤普這幫俸官,和過去的黑城俸官有很大不同,因爲黑師爺的緣故,他們實力得到了提升,兩個俸官聯手,便能抗衡甚至壓制一個郎將。

要在過去,俸官在郎將面前,完全是被碾壓。

別說是兩個聯手,五六個聯手也沒用!

因爲這是黑城的第二條規矩——官大一級壓死人!

有了黑師爺的以下犯上,打破了黑城過去的陳規,這才黑城鬼的實力纔出現了變化,身上的桎梏也貌似少了一道。

這位黑師爺,的確是很一般。

只可惜,比較倒黴。

他若不是重傷狀態,而是受了點輕傷,便不會讓懲戒的被動完全被觸發,從而傷害翻倍,達到絕對的必殺效果!

死得簡直不是一般憋屈。

換位思考下,卓景寧也覺得黑師爺死得夠憋屈夠倒黴。

不知道圖謀準備了多少年,眼見要左司馬代上陰陽成功,實力更進一步不說,還能徹底掌握這座黑城,和鬼神平起平坐。

但就因爲撞見了卓景寧,恰好讓他聽到了不該聽的,得意忘形下泄了自己的老底,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卓景寧伸出手,放在小狐狸的肩膀上,然後給個眼神。

“去哪兒?”

“打道回府,這天都快亮了,府裏的下人們都該起來準備早飯了。”卓景寧說着,不由看了一眼這黑城縣衙,這黑城還真是非同凡響。

只可惜他憑藉這縣太爺官印,才能掌控住這座黑城縣衙,至於黑城其他的地方,他是無暇染指,只能日後想辦法,逐漸蠶食圖謀了。

不過他現在的實力還是不行,以後還是少來這黑城,等實力足夠再說。

這黑城鬼到了外面,他可以不用多在意。但在這黑城內,這幫黑城鬼的實力能叫人頭皮發麻啊! 黑城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這座鬼城出現的突然,完全是爲了給黑師爺收集活人血肉,跑過來截胡清廷的祖先鬼。

卓景寧回到縣衙,然後沒有再睡。

畢竟他才從現實世界回來。

他在想接下來的對策,隆慶王爺身爲清廷的祖先鬼,若是突然消失,恐怕會有些麻煩,他得好好想想,怎麼禍水東引。

比如栽贓黑城,這就是一個首選。

黑城鬼在黑城之中的時候,實力非常恐怖不說,黑城在哪兒,清廷都找不到。

除此外,還有昆妖王。

這個鬼怪不直接動手,反倒通過各種手段,想讓他去自我了斷去當鬼,簡直就像是狗皮膏藥似的。

翌日。

卓景寧傳令,讓狼刺帶人回來。青石村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了,不過卓景寧沒解釋,衙門自然上下選擇沉默,當然對外宣稱是查案。

林班頭一家老小離奇失蹤的案子。

衙門中有人失蹤,這可是一件大案子。至於一個村子的人一夜之間消失不見了,相比之下,也就不算什麼了。

因爲後者的命不值錢。

最多充當茶餘飯後的談資罷了。

林班頭的案子沒有狼刺去查,這位惡人縣衙門的大紅人,惡人縣的人眼中卓景寧手下最忠誠的走狗,自然能猜到一些。

這是準備不了了之了。

狼刺想明白這一點,便開始琢磨着,如何請卓景寧去他家裏了。他只有這麼一個妹妹,若有第二個妹妹,他肯定不會把阿九“送給”卓景寧,而是選擇年紀小一點的妹妹。

因爲阿九的年紀太大了,和她同齡的人都已經有了自己的孩子。

雖然阿九不願意。

但這一點,現在由不得她自己做選擇。

當初隱瞞了事實,害得他們幫派落入險境,若非剛好卓景寧派人到來,給了他另一條路,他現在只怕已經灰溜溜的跑回部落寨子裏去了。

哪裏還有今天的風光?

用自己的妹妹來巴結卓景寧,狼刺一點也不覺得虧待了自己的妹妹,更不覺得是把自己妹妹推入火坑。在狼刺看來,等阿九成爲卓景寧的女人,那日子過得會是何等的好日子?

那位薛姑娘,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往日裏呼來喝去,哪個衙役不得笑容滿面的聽從吩咐。

誰敢拒絕?

誰又能拒絕?

這枕頭風吹起來,可是要命的!

黑帝纏愛偷心妻 只可惜,不知道哪個小子給他妹妹阿九灌了什麼迷魂湯,要不是他讓人一直看着阿九,這死丫頭都已經跑了。

想了想,狼刺決定今日回去,再好好勸勸他妹妹。

衙門無事,狼刺走開一陣也無妨,只需要和卓景寧說一聲就行。

卓景寧見到狼刺進來,聽到他有事回去一趟,便欣然應允,狼刺告辭,不過就在他走後,一直待在卓景寧書房內沒啥動靜的小狐狸,突然衝着他的背影冷哼了一聲。

“怎麼了?”卓景寧詫異。

“他打算把他的妹妹,送給你,真禽獸。”小狐狸轉過頭去,揚起了小臉。

卓景寧聽了一愣,旋即反應過來,哭笑不得的道:“你從他心裏讀取到的?”

“師出反常必有妖,他不好好的按時點卯,跑過來說有事要回去,我當然得好好看看他想做些什麼。”小狐狸辯解道,一副人家是爲你着想的樣子。

卓景寧心裏清楚,小狐狸多半是陪他看書無聊透頂了,見到有人進來,便順便用讀心鬼術來玩玩……

不過看破不說破,免得這小狐狸撓他一臉。

於是他問道:“狼刺怎麼有這想法?”

“還不是爲了巴結你,另外,他妹妹還挺漂亮的,應該很合你口味。”

霜寒北至 “咳咳……”卓景寧用力乾咳兩聲,然後裝作很生氣的樣子,說道:“狼刺也真是的,怎麼可以這樣,我會拒絕他的,你放心好了。”

小狐狸翻了個白眼。

要是現在有個鬼怪徘徊在附近,想用各種毒計來殺了他,卓景寧百分百不會爲美色動心,但這會兒處境安穩下來,這位卓縣令大概是又要飄了……

不過,小狐狸在念頭一轉後,忽然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露出一抹狡黠,然後她說道:“只有一個侍女給你暖牀,我覺得不夠,那就允許你再找一個好了,我看狼刺的妹妹就不錯,而且可以讓他對你更加的忠心。”

卓景寧對小狐狸這性子轉變如此快,不由心生警覺,這覺得恐怕會有個坑在前面等着他去跳。

於是,卓景寧義正言辭的道:“我卓某人,豈會爲美色動心?”

小狐狸磨了磨牙:“想想你那個被燒死的小妾。”

卓景寧嘆了口氣,小狐狸提起芸娘,還真是讓他突然心生幾分悲意,不過伊人已去,他收拾了下心情,然後老實的問道:“你怎麼突然轉念了?”

“你的那個侍女太飄了,我想讓她難受一會兒。”小狐狸很開心的道,說出心裏話。

“你這叫損人不利己……”卓景寧心中吐槽道,不過他對於小狐狸這個決定,非常贊同。

反正他不會吃虧。

“狼刺會請你去他家,你到時候帶我一起去,我想去看戲。還有,我說什麼,你必須按我說的去做才行。”小狐狸接着說道。

卓景寧看着玩心大起的小狐狸,就點了點頭。

左右不是什麼大事。

小狐狸想玩,那他就陪着玩玩好了。就是不知道狼刺的妹妹,長什麼樣子的?

“對了,有件事剛好想問問你。”卓景寧說道,“你說,清廷在發現隆慶王爺魂飛魄散後,他們會怎麼做?”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卓景寧昨晚上尋思到了天亮,想出了集中對策,不過具體用哪一種,還需要先看看清廷會怎麼做。

“應該沒動靜,就算有,也不會找到你頭上。”小狐狸一副你放心好了的表情。

“爲什麼?”

“凡人是無法殺死鬼怪的。鬼怪又行蹤不定,消失幾年很正常。”

卓景寧一怔,然後他搖了搖頭,心中忍不住自嘲一笑。

他這是算計太多,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凡人無法殺死鬼怪,在這個聊齋世界,不僅僅是世俗間認同的,更是天地間的法則。而他,是一個凡人啊!

至於黑城方面……

沒了黑師爺,只怕又要躲起來,更不會將這件事傳出去了。 鬼怪通常都是反覆無常的,不過有了縣太爺官印,看在他們是一條繩上螞蚱的份上,又或者因爲鬼神不死不滅,狼妖化身殘留下來的氣息徘徊在黑城的城門不散,黑城鬼不會將他殺死狼妖化身的事情說出去,但殺了清廷祖先鬼這方面……

如果在黑師爺沒死前,按照鬼的一般秉性來看,通常都很樂意這麼幹的,給卓景寧找點麻煩也好。

損人不利已。

比如說小狐狸,天知道這小腦袋裏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卓景寧順手揉了揉小狐狸的腦袋,又被弄亂頭髮的小狐狸氣惱得撲到卓景寧身上就咬。薛秋月恰好端着點心送進來,見到這一幕,便站在門外等着。

這是一個很有自知之明的女人。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她知道自己可以在衙役面前頤指氣使,哪怕在衆多衙役小吏看來是卓景寧得力手下的狼刺,她也可以不用給好臉色看。

因爲狼刺是卓景寧的狗。

而她是卓景寧的女人,本質上身份不一樣。

但在小狐狸面前不行,她也曾略微試探過,儘管那不是她慫恿指使的,就是那次新招的下人衝撞了小狐狸那次,可歸根到底還是她默許的,畢竟卓景寧將內衙的事務,完全交給她了。

從那一次一敗塗地後,她就很清醒的意識到,小狐狸是她不能招惹的。

不過因爲有了那次,後來哪怕她百般示好,小狐狸對她始終都是不冷不熱的。對此,薛秋月心裏苦,但也無可奈何,她沒想到小狐狸這麼記仇,只不過還好,卓景寧沒有因此對她露出厭惡不滿之色。

小狐狸留意到有外人,哪怕是她討厭的女人之一,還是立馬小臉上通紅的從卓景寧身上下來。

每次她撲到卓景寧身上,只是因爲個子不高,沒辦法,只好這樣打卓景寧,不然打不到。

然而,偏偏卓景寧體質強的驚人,完全無視她這種不顯化天狐之身時的傷害,並且還很挑釁的微微一硬略作表示。

小狐狸每次都羞惱不已,不過也無可奈何,只好當給卓景寧發福利了。

“老爺,元清姑娘。”薛秋月叫了一聲,然後將糕點放下,隨口道:“狼刺班頭的家裏傳來消息說,他們那邊出事了,狼刺班頭應該是爲這件事回去吧?”

她這只是在找些話題,好提升自己在卓景寧心中的印象。

聽到薛秋月提到狼刺,卓景寧不由想到了小狐狸剛說的,略有些尷尬,於是含糊說道:“或許吧。”

不過聽到她提到狼刺家裏出事了,卓景寧才記起來,自己好像說過今天要去狼刺部落看看,不過到底是因爲什麼事,他由於跑現實世界去了幾天,一不注意就給忘了。

“算了,左右也是一件小事,一時興起罷了,不然也不會記不起來。況且,真有什麼事,狼刺回去了,我也很快就會知道。”卓景寧如此想到,旋即便不注意了,他是四個部落名義上的共尊首領,若真發現了什麼事情,他絕對是第一個知道。

此外,他用嚴厲刑法整治惡人縣,將一縣之人,無論貧富貴賤,每天的日子都變成如履薄冰,戰戰兢兢,效果也很好,一天下來都沒大事,但也有不少的瑣事需要處理。

這會兒他在這書房可不光只是在看書,之前他在審理幾件案子。

他不缺錢,而且在這惡人縣可以說大半個縣城的人,都靠他吃飯,尤其是查抄宮家後,身家財富真的是可以用金山銀山來形容,因此也就懶得收錢。

因爲看不上眼。

是以所有案子,一律按清廷律法處理,不偏不倚。

……

狼刺離開惡人縣,騎馬趕回部落。

天青部落坐落在一片山水間,部落寨子一半挨着山,一半則搭建在水面上。可以走山路進寨子,也可以坐船走水路。

只不過近些年來水位下降很多,很多地方都露出河底的岩石,人能涉水而過,但船隻勉強,所以去往天青部落,只剩下騎馬走山路一條了。

狼刺是土生土長的天青部落人,自幼在這山一帶長大,對路徑格外熟悉,所以他回一趟部落寨子,所用時間很短。

自從狼刺跟了卓景寧,原本就在部落裏身份不低的狼刺,已然有了成了天青部落下一任首領的趨勢。

而眼下四個部落已經聯手,共尊卓景寧爲主。

但堂堂一方縣太爺,怎麼會有大量精力放在治理部落上?

這就意味着大多數事情,都有可能變成吩咐當前表現得對卓景寧最忠誠的狼刺來完成,只要等狼刺成爲部落首領,那麼今後很有可能在潛移默化間,將四個部落合爲一體,完成先輩們一直以來的夙願。

若非如此,狼刺也不會越發迫切的想要將他妹妹,送給卓景寧,當卓景寧的房中人。

只有成爲一家人,他才能獲得卓景寧最大的信任。

將軍的寒門小娘子 只可惜,原本一直乖巧聽話的阿九,不知爲何,突然就耍起了小性子,這讓狼刺很頭疼。

他這希望這次回來,能勸服他妹妹。

回到部落,狼刺先去拜見了他父親,狼木。

狼木早年不甘貧困,外出尋找發財的機會,歷經千險,差點死在外面,幸虧遇到了貴人,得到一位自號“郎員外”的財主的幫助,一路青雲直上,只可惜後來那位“郎員外”意外身死,不願參與恩人家人財產爭奪的狼木,回到了寨子,結婚生子,有了狼刺和阿九。

狼木原本並不姓狼,只因爲感恩那位“郎員外”,才改了姓氏。

“父親,這事情不能拖了,不然的話,等到日後,怕是大老爺身邊的女人多了,便看不上阿九了。”狼刺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