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殿下,你這是?”娉婷心中一驚,他要做什麼?

雲洛往白色錦帕上滴了些血,然後放下袖子,將錦帕摺疊好,放回托盤,“一會,讓葉嬤嬤拿這個回去覆命,我有些事情要去處理,就不陪你用早點了。”

說完,眼光在娉婷面上停了停,然後收回目光,拉開門走了出去。

原來他都安排好了,娉婷看着那打開又關上的門扉,心中涌起些複雜難言的情緒。

------題外話------

謝謝sdd93120親的鑽石!

這一章寫得真沒感覺,各位親,看的有感覺麼? 三日後,便是歸寧期。

想到又可以見到母親和大哥,還有琮兒了,娉婷心情格外的好,早早起了牀,吩咐蒔蘿收拾利索了,就等着時辰到了,立馬出發。

到了吉時,娉婷與蒔蘿隨管家趙遲一道往皇子府門口走去。

到了門口,一頂金絲鸞轎早已侯着,轎前站着錦衣玉袍的雲洛,看到娉婷,他脣角一揚,露出一個和煦如春風般的笑容。

看到雲洛的笑容,娉婷心中微微一動,朝他點了點頭,娉婷上了轎攆。

隊伍緩緩往陸府行去,一路上,娉婷和雲洛都沒有開口,但云洛的陪伴,卻讓娉婷心中莫名的溫暖和安定。

到了陸府,陸府衆人已等在門外,轎子方落,雲洛就掀開轎簾,將手遞給轎子中的娉婷。

娉婷對上他明澈的眼光,微微扯了扯嘴角,然後將手放到他腕上,緩步出轎。

“臣見過三皇子,三皇子妃。”陸丞相率衆人躬身行禮。

“免禮!”雲洛溫和開口,舉手投足間散發着清雅高貴的氣質。

大夫人是第一次見到雲洛,只見他眉間淡泊平和,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楊氏微微放了心,這樣面目平和的人,必是會對女兒極好的吧!

連翹看到雲洛的時候,卻是瞪圓了眼睛,她怎麼也想不到,這位被她心底罵了千萬遍奪人所愛的小人,竟是救了她和小姐兩次的公子。

錯把真愛當遊戲 二夫人和陸嬋娟站在衆人之中,嫉恨之色幾乎藏不住,三皇子軒昂俊朗,天人之姿,真是便宜了陸娉婷。

“請!”見禮完畢,陸丞相側身,讓雲洛和娉婷先過,這纔跟上二人腳步。

一路跟隨而來的趙安親自指揮人將歸寧禮擡入府中,那豐厚而量多的歸寧禮源源不斷擡入府中,更是讓二夫人和陸嬋娟嫉妒的咬碎了一口銀牙。

進了府中,又是一陣寒暄,陸丞相對雲洛極盡奉承,雲洛淡而有禮的週轉答覆,他常年不在京師,與京中重臣並不熟絡,雖然回京後,達官貴族有上門巴結的心思,但都被他淡漠的拒絕了,他並無做皇帝的心思,他只想和愛的人一起平淡生活,其它,別無所求。

吃過中飯,娉婷說想陪母親說說話,然後撇了雲洛,與大夫人一起回了雲採院。

到了雲採院,大夫人端祥娉婷片刻,然後輕輕開口道:“婷兒,你瘦了。”

娉婷鼻子一酸,差點落下淚來,她眨了眨眼睛,擠出一個笑容來,“孃親,才三天不見,哪能瘦呢!”

楊氏看着女兒半晌,然後悠悠一聲長嘆,“婷兒,委屈你了。”

“孃親,女兒挺好的,您不用擔心我,倒是您,要好好保重身體。”娉婷見母親臉色較前段日子又蒼白了些,顯見身體是越發不好,她心中擔憂不已。

“孃親沒事。”楊氏拉過娉婷的手放在膝上,“婷兒,三皇子對你好麼?”

“他對我挺好的。”娉婷輕聲答道,這三天來,雲洛對她可以說是關懷備至,淺碧院吃的用的東西都是府中最好的,而且,即使二人同牀而睡,他也是尊從她的意願,不強迫她行房,這樣的他,算是對她極好的吧!

“孃親可以看的出來,這位三皇子對你是上了心的,不然以他那性子,必是不願與你父親周旋的。”楊氏雖然是第一次見雲洛,但云洛給她的印象極好,眉目平和,不驕不躁,沒有皇家子弟的高傲,有的卻是翩翩佳公子的溫潤如玉。

“哦,是嗎?”娉婷聽在耳中,神色有些飄忽。

楊氏看她不以爲然的樣子,暗中嘆了口氣,“婷兒,你既然選擇了嫁入三皇府,三皇子就是與你相伴一生的人,與其記掛着不能得到的,還不如過好現在的生活,畢竟夫妻間不一定要有愛情才能過得很好。”就像我和你爹,不也是這樣過來的麼?後面這句話楊氏沒有說,陸元盛待她不見的多好,但云洛不同,他性子平和,必能成爲娉婷的最好的良人。

記掛得不到的?是說少清哥嗎?娉婷壓下心頭的疼痛,扯了扯嘴角,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婷兒,我知道你委屈,本來你和少清兩情相悅,卻被三皇子橫插一腳,生生拆散了你和少清,你心中有怨可以理解,但畢竟現在你與三皇子成了夫妻,凡事你忍着點,看開一點也就好了。”楊氏拍了拍娉婷的手背,滿臉疼惜,“少清,終究是與你緣分不夠,你不要太執着於過去,孃親希望你幸福。”

“孃親!”娉婷簌簌落下淚來,嫁給不愛之人的委屈,不能與心愛之人相守的痛苦,讓娉婷忍不住撲到楊氏懷中傷心大哭。

“傻孩子,哭吧!哭出來心裏就會好受了。”楊氏滿臉疼愛的輕撫着娉婷柔順的髮絲。

哭了一陣,娉婷覺得心中好受了些,擦了眼淚,她正要開口說話,卻聽到外面蘭香的聲音響起。

“夫人,小姐,三皇子派人來問,小姐今日是否宿在府中?”

這意思就是三皇子準備要回府了,娉婷與母親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不捨,娉婷想了想,決定在府中留宿一晚,這樣可以多陪陪孃親,她正準備開口,卻被楊氏搶了先。

“娉婷,回去吧!你與三皇子剛成親,還是不要宿在外面的好。”娉婷並沒有告訴孃親,她和雲洛沒有圓房之事,所以楊氏並不知曉,在楊氏認爲,新婚夫妻還是多在一起好,如果娉婷在外面留宿,難免雲洛心中不悅。

“可是,孃親,女兒想多陪陪您。”娉婷沒想到母親竟然不留自己,她微微撅了嘴,面上有些不開心。

見女兒不悅,楊氏摸了摸她的臉,道:“陸府永遠都是你的家,以後你想來看孃親,儘管來便是,但今日,你還是隨三皇子回府吧!”

“可是……”娉婷還想說什麼。

“去吧!你如今可是皇子妃了,不能再任性了,知道嗎?”雖然楊氏也很想女兒留下來,但女兒尚在新婚,還是不宜讓他們兩夫妻分開爲好,況且自己身子越發不好,晚上已是整夜咳嗽不止,如果娉婷留下來,憑白惹她擔心。

話到這個份上,娉婷只好告別了母親,與雲洛一起離開了陸府。

回皇子府的途中,娉婷想到母親越發暗淡無光的眼神及呈青白之色的臉龐,心中擔

憂不已,母親的病越發嚴重,看來找火靈芝是迫在眉睫了。

“連翹!”她對着轎外喚了一聲。

“在,小姐。”連翹在轎外應了一聲,那日娉婷逃婚被抓後,連翹也被陸元盛關了起來,性格火爆的她,被打的皮開肉綻,被放出來後,就一直在養傷,以至於娉婷大婚,她也不能跟隨在小姐身邊服侍,直到今天,她傷好的差不多了,纔跟了娉婷回皇子府。

“你去一趟風離公子的醫館,幫我問問火靈芝的事情,那邊可有眉目了。”風離公子說了會幫忙尋找火靈芝,如今也不知可有消息了。

“是,小姐。”連翹依言辦事去了。

娉婷靠在轎裏的軟榻上,暗暗沉思,希望連翹能帶來好消息

------題外話------

緋堇:布公公,今天由你來發文~感想如何?

布公公:親媽,本座把第一次交給你了~本座要稱霸武林~

緋堇:…斜眼…(默唸:給你一個奶瓶一邊涼快去…)

布公公:表啦~本座要笑傲江湖~(這武功好適合本座的)…

緋堇:…。不接受跳戲…東方姑娘再見! 晚上的時候,連翹帶回了消息,卻是讓娉婷無比失望,風離公子也沒有任何火靈芝的消息。

要怎麼樣才能找到火靈芝呢?娉婷百般思索,她親自去尋,如果說以前,還有可能,可如今,雲洛會放她離開嗎?

“小姐,怎麼辦?風離公子說,四個月內如果不找到火靈芝,夫人怕是熬不過這個冬日了。”連翹一臉擔憂的說。

“胡說,孃親怎麼會……”娉婷不想聽到關於孃親不好的話,她瞪了連翹一眼,語氣有些尖利。

連翹似乎從沒見過她這個樣子,不禁有些害怕,她訥訥的說道:“對不起,小姐,我不是那個意思。”

“算了,你們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娉婷揮了揮手,示意她退下。

滿香江 “是,小姐。”連翹看的出來小姐心情不好,她正準備退出房間,卻猛然想到什麼,臉上不由興奮起來,“小姐,我想到了。”

“想到什麼?”娉婷單手撐額,懶洋洋的說道。

“我們可以讓公子幫忙尋找火靈芝啊!他長年在外征戰,或許知道哪裏有火靈芝呢!”連翹整個小臉的都興奮起來。

公子?少清哥麼?娉婷聞言,有片刻的失神,隨即她反應過來,道:“不行,不能找他。”

“爲什麼不能找公子?”連翹不解,難道小姐嫁給三皇子後,就不理公子了麼?

“他……”娉婷想了想,還是說道:“如今我已嫁入三皇子府,有些事情,已經不能再麻煩他了。”

“爲什麼?難道小姐嫁給別人後就不能再跟公子做朋友了麼?況且,小姐爲什麼和公子分開,還不是因爲三皇子他橫插一腳。”連翹小嘴一撅,喋喋不休的說道。

“連翹!”娉婷微沉了語氣,這丫頭,什麼話都不經過大腦就脫口而出,這是什麼地方,是三皇子府,她竟然膽子大到在人家的地盤上胡說。

“你呀你!什麼時候這嘴巴纔會學乖。”蒔蘿恨鐵不成鋼的點了點連翹的額頭,“這是三皇子府,可不是陸府,你這樣亂說,讓人聽到還得了。”

連翹不以爲然的翻了個白眼,小嘴一撇,嘀嘀咕咕的說道:“本來就是,我又沒說錯。”

“連翹,你再亂說,我就把你送回陸府去。”娉婷簡直要被這丫頭氣瘋了,這三皇子府除了她、蒔蘿和連翹,其餘都是雲洛的人,元兒和甜兒就在門外侯着,雖說她們是壓低了聲音,但難免被元兒和甜兒聽了去,到時告訴雲洛,他會怎麼想,她不愛他是一回事,但讓他知道她心裏裝着別的男人,終究對兩人都不好,她和少清哥已經沒再可能走到一起,況且她嫁給了雲洛,她可以不愛他,但是不能踐踏他的尊言。

“好了好了,我不說就是了嘛!”看到小姐滿臉不高興,連翹這才禁了聲。

“火靈芝的事情,大哥也會去找,再加上風離公子,我們再等一等,說不定過段時間就有好消息傳來了。”娉婷揉了揉額角,感覺有些疲憊。

門外,雲洛靜靜的站着,元兒和甜兒早就退得遠遠的,屋內的聲音還在陸陸續續傳來,但云洛什麼也聽不清了,他的腦子翻來覆去都是連翹的那句話,“小姐爲什麼和公子分開,還不是因爲三皇子他橫插一腳。”

原來娉婷不願意嫁給自己,竟是因爲這個,原來她早就心有所屬,他的冒然求娶,竟是生生拆散了一對有情人,雲洛握緊了雙拳,眼中浮起一抹痛色,原來真是他一廂情願,自作多情了,可是,他愛她啊!

從兩年前,她救過他的那次起,他就無可救藥的愛上了她,可是,爲什麼會這樣,她心中竟是有了別的男人,這讓他怎麼辦?他該怎麼辦。

也不知站了多久,雙腳幾乎麻木,雲洛才轉身離開淺碧院,回了他居住的傾天居。

房間沒有點燈,雲洛坐在黑暗中,頭微微低垂,似乎在思索着什麼。

良久,他輕聲開口喚道:“落影”

“屬下在!”隨着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黑暗裏多了一道人影。

“你去一趟青國吧!到我師父那裏把火靈芝取回來。”雲洛輕輕說道。

“公子爲何要取回火靈芝?”聽到雲洛說要取回火靈芝,一向惟命是從的落影驚詫間,問了一句。

“我自有用處。”剛纔聽到娉婷和連翹等人的對話,知道她們在尋找火靈芝,這世間難尋的火靈芝,恰巧他手中就有一株,“即刻起程,去吧!”

“是,屬下遵命。”落影嚥下口中欲問的話,身子一閃,黑暗中瞬間沒了他的影子。

落影離開後,雲洛又陷入了沉思中,連翹口中多次出現的公子,會是誰呢?那個在娉婷心裏佔據着重要位置的男人,他的身份又是什麼?

春日雨多,天空連着下了兩天大雨,又轉爲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待到雨過天晴,已是五日之後,院中殘花落了一地,樹梢有三兩枝椏抽出了嫩芽。

落影的辦事效率就是快,五日的時間,他已從青國取回了火靈芝,跟他一道回來的,還有兩個人,雲洛的師弟師妹,無涯和江蘭月。

江蘭月沒想到自己纔回師門不到一月,師兄連親都娶了,而新娘竟是她不認識的,也不知道是何方神聖。

落影不是話多之人,回凌國的路上,不管江蘭月如何威脅利誘,他始終不爲所動,除了告訴她公子已取妻,其它的一概不再多言。

江蘭月氣得跳腳,卻拿他沒有任何辦法,落影是師兄暗衛隊的隊長,武功遠遠在她之上,打又打不過,罵又無用,沒辦法,江蘭月只好加快了腳程,想快點見到師兄,向他問個明白,爲何趁她不在的時候娶親,難道他看不到她的心意麼?

一到三皇子府,江蘭月就直奔雲洛的傾天居,無涯攔不住,只好也跟了上去。

雲洛正在畫畫,上好的宣紙上已勾勒出一抹嫋娜的倩影,再加上幾筆,整副畫就大功告成了。

蘸了墨水,雲洛剛要落筆,卻被大力的推門聲打斷。

雲洛蹙了眉頭朝門口看去,卻見自己的師妹蘭月淚眼朦朧的走進房來,後面跟着苦着臉的無涯。

“月兒,無涯,你們怎麼回來了。”師父有事召他們回師門,說是三個月後放他們回來,這才一月不到,怎的就回來了。

“師兄,我們……月兒她……”無涯支支唔唔的開口,眼神閃爍着不敢看雲洛。

“大師兄,爲什麼?”江蘭月眼中含淚,一開口就是質問。

“什麼爲什麼,月兒,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這個樣子?”見她這個樣子,雲洛不由疑惑萬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傷心成這樣。

“爲什麼?大師兄,你爲什麼娶親,你怎麼能瞞着我娶親?”江蘭月滿臉淚水,聲聲指控,她的心好痛,爲什麼大師兄一點也不明白她的心思,她愛他啊!

聽着她的控訴,雲洛眉頭動了動,伸手欲爲她擦拭眼淚的手生生頓住,然後收回,“月兒,師兄娶妻,是我父皇親自賜的婚。”

“皇上賜婚,那師兄娶妻是不是被逼的?是皇上逼着你娶的那個女人?”聽說是皇上賜婚,江蘭月心中頓時燃起一絲希望,或許師兄不是自願的,如果他是被逼着娶親,那他對那個女人一定是沒有任何感情的,這樣一來,她是不是就有機會得到師兄的心,然後嫁給他,哪怕讓她做個側妃也願意。

------題外話------

謝謝sdd93120的花花,虎摸一個~

昨兒家裏電腦斷網,差點斷更,多虧了布公公幫忙發文,萬分感謝。

緋堇:布公公,昨日表現不錯~

布公公:啥~

緋堇:布公公第一次發文,木有出錯,該獎勵~

布公公:哇(兩眼放光),我要男主,要男主。

緋堇:去,邊上玩去,男主是我們女主的,你小心被羣毆~

布公公:咬手指(兩眼淚汪汪),可素我就愛小洛洛。

緋堇:雲沂給你吧!乖~

布公公:5555555 “月兒,是我請求父皇賜的婚,娉婷是我想娶的女子。”雲洛想了想,還是開口說道。

“你自己請求的?”江蘭月嗵嗵退後兩步,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會?她認識師兄那麼多年了,他認識的人她幾乎都認識,從來沒有哪個女子能入的了他的眼,可如今,纔回京師不到二個月,他就看上了別人,還請求皇上賜了婚,那個什麼娉婷的,到底是怎麼樣一個女子,竟讓雲淡風輕的師兄輕易入了紅塵。

“是的!”雲洛不是傻子,師妹對他的心思,他看的出來,可是,他只是把她當妹妹看待,別說他心中只有娉婷,即使沒有她,小師妹也只能是小師妹,再不會是別的關係。

“師兄,師嫂可是陸小姐陸娉婷?”一直未曾言語的無涯突然開口問道。

“嗯,是她。”雲洛輕輕點頭。

原來真是她!無涯心中涌上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好似酸澀,又好似歡喜,扯了扯嘴角,他真心朝雲洛道賀,“師兄,恭喜你了。”

“多謝!”無涯是第一個真心跟自己道賀的人,雲洛聽在耳中,覺得說不出的舒坦,“你們一路辛苦了,晚上,我讓廚房好好準備,爲你們接風。”

夜色降臨,娉婷正在屋中與蒔蘿說話,元兒進來說,王爺請她去前廳用餐。

到了前廳,娉婷看到了兩個熟悉的人,一個是曾經與雲洛一起在山賊手下救過她和連翹的無涯,另一個則是傾慕雲洛的小師妹。

對於娉婷的出現,無涯只是微笑着喊了一聲“師嫂”,而江蘭月則是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女子就是師兄新娶的妻子,這不就是那次在街上被晉王調戲,被師兄救下的女子麼,這女人倒底使了什麼手段,讓師兄親自求了皇上的賜婚。

對於江蘭月露出來的敵意,娉婷只是一笑置之,雲洛的這個小師妹心儀師兄,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而現在自己成了雲洛新娶的皇妃,她該是又氣憤又難過吧!

幾人坐下用餐,江蘭月面前放着一盤桂花魚條,她夾了一塊放到雲洛碗裏,甜笑道:“大師兄,這是你最喜歡的桂花魚,多吃點。”說完,朝娉婷的方向投去挑釁的一眼。

娉婷好像沒看到江蘭月的挑釁似的,安靜的垂頭吃飯。

雲洛看了娉婷一眼,見她垂着頭,神色未動的樣子,心中微微泛酸,她這是一點也不在意別的女子對他獻殷勤啊!

“師兄,吃啊!”江蘭月沒在娉婷臉上看到絲毫不悅,不由有些挫敗,她看向大師兄,見他也是一副默不作聲的樣子,她腦子轉了轉,又夾了一筷子雞絲銀耳到雲洛碗裏,道:“師兄,來,嚐嚐這個,可好吃了。”

雲洛又去看娉婷,卻見她仍是面目平靜的吃着飯,他心中不由一沉,夾了一點雞絲銀耳吃了,他輕聲開口道:“味道不錯。”

“你喜歡就好,大師兄,來,再嚐嚐這個,我跟你說哦!”江蘭月說得眉飛色舞,彷彿她纔是這府裏的女主人,說着說着,還時不時向娉婷投去意味不明的眼神。

這小丫頭是在向自己示威呢!可她也不想想,她再怎麼示威,也改變不了自己纔是雲洛妻子的事實,娉婷勾了勾嘴角,慢條絲理的吃着碗裏的飯,絲毫沒有理會身邊射過來的灼人的目光。

無涯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他在桌底下扯了幾次江蘭月的衣角,又暗中朝她打了無數次眼色,示意她收斂點,卻被江蘭月完全無視,無涯只好將擔心的目光投向娉婷,見她面目平靜,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一頓飯就在江蘭月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中結束,用過晚飯後,娉婷找了藉口早早離開前廳,回了淺碧院。

雲洛盯着她離去的背影,眼中神色變幻莫測,複雜難言。

夜深了,月亮清清淺淺透過紗窗照入屋內,雲洛在黑暗中已矗立良久。

“落影!”他輕聲喚道。

“屬下在!”落影從黑暗中步出。

“火靈芝可有取回?”

“已取回,公子,給您。”落影遞過一個小盒子。

雲洛接過打開,盒子裏面躺着一株靈芝花,雖是在黑暗中,卻也能看清楚它火紅的顏色,還微微散發出幽香。

“嗯! 重生之雍正年妃 是火靈芝,落影,辛苦你了,退下去歇息吧!”雲洛輕輕合上盒子,朝落影道。

“是!”落影身形一動,剛要遁走,卻又停了動作,“公子,恕屬下多嘴問一句,這個火靈芝您是不是打算給皇子妃?”

“對,我是準備給她。”雲洛並沒有對落影的多嘴表示不悅,而是正色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原來真是要給皇子妃,落影不由一急,“公子,這萬萬使不得,這火靈芝您不能給皇子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