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每回都這樣。

他深邃的眼瞳盯著她,「他沒把你當朋友。」

洛桑被他這話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想了想,她怔愣地看著他:「你在吃醋嗎?」

「……」

「我說對了嗎?」她眨了下睫毛。

傅時寒打斷她的問話,不動聲色的說:「還有一個。」

「什麼?」

「夜禎,他也沒把你當朋友。」他感覺到危機感重重。

洛桑聽到他說這個名字,微微凝眉,「你怎麼扯到他去了?」

感受到她在後退,傅時寒頎長的身軀繼續挨近,抱住她的腰身,「我的直覺不會錯。」

靠直覺?

洛桑別開頭,避開他微燙的氣息,「我當朋友就行。」

聽見這話,傅時寒似乎滿意了。

見女孩忽然用被子蒙住腦袋,他將其扯下,瞥見她發紅的臉頰,「臉怎麼了?發燒了?」

他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洛桑躲開要觸碰她臉蛋的手,「你嘴角破了。」

傅時寒,「……」

他知道,但沒管。

但沒想到,女孩因為這事臉蛋紅了。

見男人嘴角扯起弧度,洛桑輕聲道:「我困了,睡覺。」 誰曾想工作室這邊已經有小姑娘在噔噔噔的踩著縫紉機。那勤奮的模樣簡直嚇人。

「小梅上個月工資最少,所以她發狠了這個月一定要趕超前十。

被小梅這麼一叫板,誰願意落後啊?全都比賽似的你追我趕呢。」

竹筐嫂子笑呵呵地解答。趙青葵瞭然的點點頭,對大伙兒的勤奮表示由衷的感謝。

「這幾天司寧會給大家的縫紉機檢修,你們有什麼用得不順手的地方就跟他說,爭取這幾天把問題都弄好哦。」

畢竟寧寧子在白晝的研究課題結束了,下次來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萬一要個一年半載可就涼涼了。

眾人聽了眼睛一亮頻頻點頭說好。

趙青葵看他們那樣不由得挑眉:「你們不要……」

「放心,在老闆眼皮子底下我們早就對司寧沒有任何幻想了。」

「就算要觀察,也是出於幫老闆的態度。」

「沒錯,只有老闆您才是我們心頭的小可愛!」

眾人覺悟都特別高,那一個個伶牙俐齒的模樣,跟當初偷偷蹲牆角看帥哥被她抓包了就害羞到語無倫次的小姑娘完全不同。

「……」趙青葵: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被她們調笑了的某葵灰溜溜地進了客廳。

彼時圓圓和春風正在吃早餐,看到她回來了不由得驚訝。

畢竟昨天某葵抱著圓圓傻笑的畫面還歷歷在目,她們還以為這姐至少得睡到中午才醒。

趙青葵卻是拍了拍手上的本子:「身為掌舵人,還是要有責任心的。各位股東請放心哈。」

某葵笑嘻嘻地到客廳沙發坐好等她們倆吃了早餐過來開會。

於是3881年度小葵花春季新品討論會正式開始了。

當然,會議的全程都是趙青葵在說,圓圓和春風只負責配合。

「這次的春季新品,咱們先說旗艦店的,我打算做三大系列,第一個是系列棉麻——春天,第二個系列以的確良為主——燦爛,第三個系列是絲綢——溫柔,每個系列都有7款衣服包含3套套裝和4款衣服。」

趙青葵說著把畫冊遞到了眾人的面前。

這次的本子用上了彩色筆,當然說起這套筆的來歷,是從華知夏那兒淘過來的。

這次的線稿用了彩色筆,於是衣服款式一下就直觀地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圓圓和春風看著那栩栩如生的彩色畫不由得驚嘆。

「這個彩色筆……好漂亮啊。」

趙青葵滿腦子黑線:「重點不是這個彩色筆好吧?」

「呃……」兩人尷尬地面面相覷又笑著亡羊補牢:「衣服也很好看。」

「……」趙青葵:這倆可真敷衍啊。

「真的好看。」圓圓認真地強調。

她和春風都認真的看了,每一個款式都非常漂亮,而且三大系列也確實完全不同,春天的棉麻是嬌俏少女風,燦爛的的確良適合優雅知性的女人,而溫柔的絲綢那略帶國風元素就跟仙女兒似的,任誰看了估計都難以拒絕。

春風也咳了一聲::「經過我們認真地品鑒,這三個系列21款衣服確實非常好看!不過量是不是有點少?」

。 談舍,白舌骨在招待剪刀地獄的大人們。那些人,是為獄使之死來的。來勢洶洶,看那架勢,若是不能將黃粱夜魅帶回去,他們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三思在房間里,正在看零夢的書,小吳言依偎在三思身邊,乖巧地與三思一起看書。右斯大咧咧地坐在床上,目光不善地盯着三思看。

「你沒覺得哪裏不對勁嗎?」

三思看地很入迷,沒搭理右斯。

「梁雪都死了七年了,她的書怎麼還會那麼火?比新書的熱度都高。她寫的東西又不是什麼文學經典,怎麼可能年年都火?」

三思面容清冷,「我看寫得很好,火有什麼問題?」

右斯嘀咕,「少見多怪。」

三思看得很認真。

零夢的書,是一系列,就叫秘密基地。在書里,能清晰地看出來,她筆下的科幻巨大城,其實就是對零號樓與其周邊的想像發展。

在書里,她寫道,女孩在很小的時候,做過一個夢,她在夢裏見到了一隻受傷的貓。她就在夢裏照顧那隻貓,貓咪會說話,皮毛黑中帶紅,眼睛是碧藍色的,像大海一樣。女孩特別喜歡那隻貓,貓咪感激她的救助,說一定會報恩於她。貓咪的傷很重,女孩不放心它,想每天都來看它,貓咪說,它會給她留條路,讓她能再次進到同一個夢裏。這樣,他們就能常常見面了。

後來,貓咪的傷逐漸好轉,竟然可以像人一樣直立行走。貓咪十分有禮貌,女孩覺得,貓咪如果是個人,一定會是一名英俊的英國紳士。於是女孩就開始叫貓咪,紳士貓先生。再後來,貓咪說它必須要走了,它還有很多事要做。女孩十分不捨得與貓咪分開,在夢裏,貓咪會為她編織好美的夢,他們可以在比天堂還美的夢裏,盡情快樂地奔跑玩耍。而女孩的現世生活十分昏暗,所以女孩越來越喜歡在夢裏流連,也越來越依賴貓咪。

貓咪也不捨得女孩,於是貓咪承諾,他一定會想辦法,出現在現實中,陪伴在女孩身邊。女孩非常開心,即使不能再做美夢,依靠着對貓咪出現的期待,現實生活也似乎沒那麼糟了。

但是,女孩再也沒見過貓咪。可她並沒有因此太過難過,因為,她交到了朋友。她和朋友常常躲在只有他們兩人知道的秘密基地里,在那裏,她會感覺無比安心。

三思目色沉沉,那位紳士貓先生,一定就是玄貓。梁雪迷失在夢裏的時刻,應該就是她死後,在夢裏重新活起來的時刻。玄貓這種精怪,如果提到了報恩,就一定會實現。所以,玄貓怎麼會允許梁雪被殺害呢?雖然現在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梁雪是被殺害的,但三思可以感受到,夢中的梁雪,她身上的怨氣中,包含着被殺的憤怒。

梁雪這樣的人,能長大就已經無比艱難了。三思記起梁雪在夢中時,那青春飛揚的模樣,那與樓夢完全不同的甚至能被稱為野蠻的生命力。她能那樣堅強勇敢地成長為那樣好的女孩,就可以想像到,她那孤獨柔軟的心靈,被她自己逼着,進行過多少次令人痛不欲生的涅槃重生。然而,好不容易長大了,能夠自由的生命旅程才剛剛要開始,她竟然就這樣死了。

三思沒有注意到,她顫抖著著握緊了雙拳。

三思坐直身,「如果我們把那位大叔,也就是梁雪在現世中的分身抓起來,會怎麼樣?」

許久沒聽到回答,三思合上書,扭頭望向床,右斯竟然已經睡著了。

三思感到頗為驚奇的笑了笑,她起身,發現小吳言竟然也靠着她睡著了。三思滿眼驚嘆,她看着睡著了的小吳言,無論怎麼看,那小吳言都像一個最普通的孩子,甚至,根本看不出他早已死去。三思抱起小吳言,將他放到床上,放到右斯旁邊。

右斯睡着時的模樣,與他平常真是大為不同。他抱緊了自己,側躺着,蜷縮著,蹙著眉,看起來好累好沒有安全感的樣子。三思拿起被子,要幫他蓋上,右斯卻突然醒過來,猛地拉住了三思的手腕。

他的雙目此時變作了赤瞳,然而與二七的赤瞳不一樣,二七的赤瞳是溫柔的,綿軟的,襯得他整個人乾淨而純粹。而右斯的赤瞳是深沉的,顏色更為暗紅,襯得他,妖魅危險邪惡遙遠。

右斯保持着躺着的狀態,他拉近了三思,倏地咧嘴一笑,「我想我知道了,為什麼你能將黃粱夜魅從夢中帶出來。」

三思面容清冷,她靜靜地看着右斯,沒有說話。

右斯微微抬起頭,靠近三思的臉,「你有神虔。」

三思的心跳驟然停止。

突然有腳步聲傳來,右斯猛地將三思拉到床上,掀起被子,將二人蓋住。

有人敲門,「思思,老闆好像要和那群奇怪的傢伙打起來了,太嚇人了,你要不要下去看看?思思?」

右斯在被子下面,緊緊壓在三思身上。就在那個人推門而進的時候,右斯突然動了起來。那個人看到蠕動的被子,呀呀作響的床,立刻紅著臉退了出去。聽聲音,下樓梯的時候,好像還崴了一腳。

小吳言突然悄無聲息地將頭探進被子裏,無聲地望着他們二人。饒是右斯,也被通身鬼氣的小吳言嚇了一跳。

右斯蹙眉,用食指敲了小吳言的額頭一記,小吳言立刻無聲地劇烈顫抖起來,之後便慢慢消失不見了。

三思倏地一拳打過來,右斯抬手用力握住。

三思:「你做了什麼?」

右斯邪邪地揚起唇角,「放心,他沒事。」

右斯單手握著三思的拳頭,纏繞在三思身體上的軀體,突然綿柔地磨蹭了起來,三思倒吸一口涼氣,「滾開!」

右斯緊緊壓制住三思,聞言非但沒有退開,反而靠得更近,「我對你知道的不多,左斯那個傢伙佔據這具軀體的時間要比我多得多。但我知道,你有問題。」

「血十字曾經是一位邪神的表徵,那位邪神在虛弱的時候莫名消失了。據我所知,那位邪神,是真正擁有神籍的神明。神明中最虔誠的信徒,會被神選中,成為他的神志繼承者,那是信徒最至高無上的榮耀。」

「信徒會因此獲得神明賜予的神籍,也有說法是,神明將自己的神籍賜給了信徒。信徒只要一天不改變信仰,神籍就會在其體內化作神虔,那是一種造神的力量,擁有它,只要擁有了信徒與信仰的力量,就能變成神。變成神,就代表着成為了最強大的存在。」

「但若是信徒改變了信仰,神籍會摧毀她的一切,逼迫她,成為邪神的替代品,邪神復活的瓮。」

右斯另一隻手撫摸著三思的軀體,「你的軀體已經破碎成如此模樣,但你依然能隨時復原。還有,你在鬼國受刑,被關約千年。那些刑罰,即使是最強大的惡魔也早已不堪忍受化為灰燼了。但你,你卻依然好好的活着。」

三思突然沒了力氣,右斯握着她的拳頭,感受到了她的崩潰。右斯溫柔地改為與三思的那隻手十指交叉,他將二者糾纏在一起的雙手,放到了三思臉邊。

「你能將無形的相思冢和黃粱夜魅從虛無的夢中帶出來,是因為你賦予了他們存在的力量,而能做到如此之事的,只有神。」

三思的雙眼恍惚間變成了藍色,右斯蹙眉,「這不是海底人的眼睛,海底人的眼睛,藍色是暗淡的,你的眼睛,如碧空寶石……」

右斯激動起來,「那是歐洲人的眼睛,你果然,你是外來者!你就是那邪神的信徒!」

右斯將臉貼向三思的胸口,緊緊依偎,「沒想到,我竟然就這樣遇到了你,我竟然能夠擁有神虔,我終於有機會,可以離開雙蜃魔世,離開火蓮域……我終於……」

呵~

響在頭頂的冰冷輕蔑到極點的冷笑,讓右斯倏地怔住。

「不好意思,這具身體上的任何東西,都不是我的。包括這雙藍眼睛。」

。海的威力,不容小覷,何況還有雷劫加持,讓原本只有十倍的威力擴大近百倍,才讓幾位化神真人抵抗起來也很是吃力。

第九道雷劫在一株香之後也劈了下來,浩蕩的聲勢讓幾位化神修士如臨大敵,紛紛祭出本命法寶,好在成功抵擋。

劫雲散,雷電消。

就在眾人鬆了一口氣時,誰知那飄走的劫雲

《你行你上之懶蟲修仙記》420:一個稱呼「神樹在那!」

一片茫茫高草原中有人發出驚呼。

蔣少軍循聲抬頭,看到藍色長天上長著一片樹冠后,他的眼眸中閃爍無比欣喜的光芒。

一行人加速向著那棵巨樹前進,卻驚駭地發現樹冠還在他們看不見的天空延伸著,所有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那是一棵高聳入雲的齊天巨木,他們之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183章天冠紫椴神樹所以在經過幾次狗血的家庭內部會議后,決定所有人住在一起。

而現在中海已經進入了全面宵禁,現在不光是晚上,就算是白天也很少有人在街上走動了就在前天,電視台發佈公告,現在開始整個人中海的電免費使用,但是會根據不同時段分區停電。

自來水也免費了,同樣的也是分時段分區供水。

……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462章發佈公告 林海這還是第一次在直播間里玩司馬懿。

就算是以前他下飯的時候,也多是用邊路英雄,像中單英雄他幾乎就沒怎麼碰過。

不過林海這次能成功選出司馬懿,也是因為,在獲得司馬懿的技能點之後,為了之後的直播中能用上,就打了五把一V一,將自己的白豆司馬懿打成了綠豆。

但觀眾們只是覺得新奇,這次卻並不是很質疑林海的司馬懿水平。

因為熟悉林海的老觀眾都知道,當林海很有自信地拿出一個新英雄時,就代表他又要開始秀出讓人耳目一新的操作了。

然而觀眾們熱切討論的話題並不在這裡。

而是在那個秀出自己92段對抗路的玩家身上。

【迪士尼在逃保安】:92段對抗路啊,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信哥吧?

【加勒比海帶】:92段是信哥沒錯了,就是慢手的那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