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比如我在手機裏讓盛男傳的視頻,還有我背後調查張婷婷的事情。

“你幾點鐘進的酒店?”警察又問。

“不記得了,反正是10點前吧。”我覺得這警察怎麼一個勁問我這些問題啊。

不該是調查這個死者爲什麼會有俞川手錶嗎?

兩個警察這纔沒說話了,沉默了一會,那個壯漢問,“這屍體要放回去嗎?”

“現放回去吧。”警察回了他一句。

隨即,壯漢就將屍體扒拉到屍屜裏之後,就關上了屍屜。

警察也讓我們先出了停屍房。

出來之後,警察對我們三個說道:“你們三個近期都不要離開上海,隨時接受我們的調查。另外,你們有了什麼俞川的行蹤之後,立刻告訴我們。”

“好的。那麻煩警察同志,也幫忙找一下我們俞總啊!”小莫朝兩個警察說道。

警察點點頭,“這是肯定的,找到你們俞總,我們也許就知道死者死亡的原因,以及他的身份了。”

這話說的倒是真的,估計,他們通過死者手上的表,覺得俞川和死者有某種聯繫了。

——

離開殯儀館,坐上俞川公司的車後,小莫一路上都在打電話給接觸過俞川的人,詢問有沒有看見他的蹤跡。可回答他的總是三個字:“沒看見。”

“哎,這俞總到底去哪了?急死人了!”車到了酒店門口,小莫的手機也沒電了,傳來嘟一聲,自動關機了。

“小莫,你也彆着急,俞川是個很有分寸的人,他肯定是有什麼事不方便接我們電話,所以才關機的。”我安慰他,也在安慰我自己。

其實,我表面淡淡的,心裏卻很是擔心俞川。

“希望如此。”小莫從副駕駛座上回過頭,憂愁的掃了我一眼又道,“可兒小姐,要是他回酒店的話,一定要給我打個電話。忘了……我手機沒電了,不過我一會會充電的。萬一你打不通,給司機老劉打也行。”

他說的老劉就是現在開車的司機。

“好。”我點點頭,隨即,文翰下車後,給我打開了車門,我也就下了車。

下車後,看着小莫的車緩緩開走,文翰將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走吧,我送你回房間。”

“嗯。”

隨後,在文翰的護送下,我回到了總統套房門口,文翰開口道:“你開門啊?”

“我……我想休息了。”其實,我是不想和文翰單獨在套房裏,免得被狗仔隊拍到,胡亂寫。

文翰臉上浮現出一抹尷尬和失落來,“我看着你打開門進去,我再走。”

我深嘆了口氣,“好吧。”

隨即,我拿出房卡,打開了套房的門。

擰開門走了進去,“再見。”

文翰也朝我擺擺手,“再見,記得有事給我打電話。用座機打!對了,我那還有一部新的手機……”

“不用了,我讓王冬梅給我買了。”我其實是在撒謊,隨即,朝他擺擺手,將門關上了。

文翰那張失落的臉就被象牙白的門擋住了。

我聽到他腳步聲離開之後,我才轉身準備回房間。

“終於回來啦?”突然,我轉身的一瞬間,茶几處傳來了一抹熟悉的男音。 聽到這抹聲音,我也轉過身了,正好看到坐在沙發上,手指夾煙在抽的冷俊男人俞川!

他緋色的脣吐出一口煙,煙氣就瀰漫開來,罩得他藏藍色身影神祕飄渺,看起來都不像真人了……

“你……你昨晚去哪了?”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在看到他的這一刻,心一陣陣揪痛,話音也顫抖起來。

能看見他活着真好!

重生之廢后不好惹 “幸好我調查清楚,昨晚不是你害的我。不然,這會我聽到你聲音發顫,我一定認爲你是心虛的。”俞川卻沒有回答我,反而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

“你說什麼?”我皺起眉,疑惑了。

俞川將煙往菸缸裏彈了彈菸灰,隨即,朝我認真的打量了數遍,然後,拿起煙,優雅的吸了一口,吐出來,“你不是挺聰明的嗎?這會怎麼笨了?”

傲嬌萌寶:腹黑總裁萌萌妻 我眨了眨眼,被他莫名其妙的罵笨,心裏到底是不爽了,“你有話就直說,別一天到晚的諷刺我!我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我可猜不到你想要說什麼。”

“喲,這是急了?”他將煙在菸缸裏碾滅,隨即,起身走到我跟前,伸手擡起我的下巴,緋色的脣一揚,邪魅的笑了,“昨晚我可是接到你的電話出去,差點被搶匪害死。我都沒和你急,你倒是急了。”

他伸手擡我下巴的時候,一股菸草味混合花香味,讓我聞到了一陣心跳不穩。

他穿着藏藍色的厚襯衣,下身是筆挺的同色西褲,一看就是昨晚還沒來得及換下的宴會裝。

“昨晚我手機丟了。給你打電話的人不是我,而且……”

“噓!” 至尊煉丹師:廢柴嫡女 他伸出大拇指按在我的脣瓣上,輕聲道,“不必說了,我在之前的一個小時內,都調查清楚了。你真的不是想要害死我,而是有人想要冒充你害死我。”

他大拇指按在我的脣瓣上是,溫熱的感覺讓我呼吸不穩,有種很奇怪的觸電感傳來。更要命的是,他盯着我的目光中,含滿了柔軟的寵溺感,讓我……

讓我居然有種想吻他的衝動!

我忙別過頭,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可兒,一個小時前,我和自己打了個賭,賭你不是幕後操縱者。”而他,卻將脣貼到我耳邊說話,可他溫熱的呼吸撲在我的脖間,讓我好不自在,“很顯然,我賭贏了。”

“俞川,我不覺得自己是個笨人。可你有時候說話,真的讓人摸不着頭腦,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說什麼!”我推開他,不想和他距離太近。

我倒是沒把他推開,反倒是把我自己推的往後退了兩步。

他見狀,笑了,“好吧,我就說的簡單點。昨晚我被冒充你的人打電話騙到了昆湖公園,那個人想要背後偷襲我,將我殺了。”

“那個人……那個人就是今天死的那個?”我恍然大悟。

“對。”俞川居高臨下的掃了我一眼,“你反應還挺快,不算笨的徹底。”

“……”我則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可是,他背後襲擊你,你怎麼沒事,反倒是他死了,並且手腕上還戴着屬於你的金錶?”

“還不是你的好老公幫我嗎?”

“逸晟?”

“對。就是他。”俞川說這話時,就走回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坐下了。

“逸晟殺了他?”

“那種沒用的人,還用逸晟殺嗎?你想想,他的死因是什麼?”

“死因……”我突然想起來新聞上說,他是受到驚嚇,肝膽破裂而猝死的!

“我明白了!他是被逸晟嚇死的!” 萌妻帶球跑:醜女時代 我恍若大悟。

強愛成婚:霸道總裁太囂張 “到現在才反應過來,真笨。”俞川嫌棄的白了我一眼。

又說我笨!真不知道誰笨!

“那麼你爲什麼把表放在他的手腕上呢?”我把這條最重要的信息問出來了。

“不這樣做,害我的幕後主使怎麼會以爲我死了,然後露出狐狸尾巴呢?”俞川翹起二郎腿,得意的搖着腳。

“原來你的英文名叫barry啊?”我心寒了寒。

如果我做的夢都是真的話,那麼害死張婷婷的男人,有可能就是俞川了!

“這是重點嗎?”俞川奇怪的看着我。

“不是。”我笑了笑,走到單獨的一張沙發上坐下,朝他問道,“那你找到搶我手機害你的幕後主使是誰了?”

“當然。”他咧了咧嘴,意味深長的看向我。

“誰?”我好奇的問道。

“這個幾個人和你很熟。”

“和我很熟?還是幾個?”我仔細想了想,“李熙然?姜娜?不對,他們比起你來,更恨我纔對吧?要害也是先害我呀!”

“傻瓜,不先害死我,他們怎麼能害到你呢!”俞川淡淡的說道。

“聽你這話的意思,你是肯定是李熙然和姜娜害得你了?可他們怎麼知道我正好那個點在路邊呢?”我思考了一下又道,“難道,他們其實一直有暗中跟蹤我,就等我落單的時候,搶劫我手機?可是……當時,我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如果真的是李熙然和姜娜的話,他們會直接讓歹徒把我抓走,害死我給你打電話再害你,豈不是一勞永逸,何必這麼大費周章?”

“分析得蠻透徹的!答案呼之欲出了,你努力啊。”俞川抱胸笑着看向我,一副讓我自己猜的模樣。

“估計,這次真正的主使者不是他們?”一個不想害我,只想害俞川的主使者!是誰呢?

不會是……

不,絕不可能是他!

“看樣子,你已經猜到是誰了吧?”俞川突然放下翹起的腳,身子往我這邊一湊,目光凌厲的道。

我不看他的目光,別過頭看向飯廳桌上的百合花,心思飄遠。

“還說你對他沒意思!如果你心裏真的沒有他,爲什麼現在不說出他的名字?”俞川似乎怒了。

我聽到他突然咆哮起來的聲音,微微回過頭,認真的看着他道:“俞川,就算現在逸晟就站在我身後,我也不會說,文翰就是幕後指使者!”

“你明明猜到是他,爲什麼不承認?只有他知道你的行蹤;也只有他不會害你,只想害我;只有他比任何人都想我死!”俞川虎目瞪大,黑色的眼瞳裏閃爍着怒火。

“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要胡亂誣陷他!還有,就算有證據,我也不會相信這事情是他做的!”我猛地起身,朝俞川吼回去。

文翰是這個世界上我唯一信任的人,我不可能不信任他!

因爲,如果我不信任他了,我還可以信任誰?

“你愛他!否則,你不會這麼信任他!”俞川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將我一把拽到他跟前,和我近在咫尺的瞪着我。

我看着他因氣憤,而充滿紅血絲的眼睛,心裏產生了懼意,但我卻還在維護文翰,“俞川,你是我的誰?有什麼資格在這質問我?除了逸晟,沒有任何男人可以這樣質問我,和我說話!放手!”

“你還好意思提逸晟?如果不是你推他下樓,現在質問你的,就不是我!”俞川怒道。

等等?他這話什麼意思?

“逸晟就算白天不能質問我,晚上也可以。怎麼輪就是輪不到你來質問我。更何況,你根本就是在無理取鬧。”

“我無理取鬧?你剛纔不是都猜到是他了嗎?”

“不是他。如果是他的話,他手機裏就不會也收到語音短信,騙他去昆湖公園!”我替文翰澄清道。

“哈,他收到你的語音短信了?看樣子,他真的就是幕後黑手了。因爲,他這是在欲蓋彌彰!”俞川激動道。

我發現俞川這人的脾氣真的好大!

“簡直胡攪蠻纏!”我甩開他的手,轉身就要跑回自己的房間。

“站住!”他卻狠狠的喊住我。

我頓了一下步伐,隨後,想想我爲什麼非要聽他的?於是,又擡腳走起來。

“你再敢多走一步,我立刻終止和你的合約,不再貼身保護你;不再讓你拍這部戲;不再幫你整姜娜……”俞川冷音道。

我剛擡起的腳,慢慢的放下。扭過頭看着他,“逸晟會幫我。”

“沒有我的幫助,他只是兇靈,現實的事情,他干涉不了。”

“……”我服軟了,無奈的看向他,“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惡魔,是從天上降臨的。

奔跑著的她,忘不掉不久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她永遠忘不掉,自己賴以生存的故鄉被毀滅的那一刻。

雖然淚水暫時止住了,可讓她停止流淚的原因,只是因為她哭腫了眼睛而已。

腦海中那一幕幕揪心的畫面,並沒有讓她停下腳步。

她心裡很清楚,自己不能停下,要不然等待著自己的,就是像故鄉一樣被毀滅。

所以,即使因為長時間的奔跑而感到極度勞累,她也大步向前躍動著。

在城市中穿梭著的她,已經不記得自己跑了有多久了。

她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逃離這個地方,從那些惡魔的手中逃脫。

但她也明白,想要甩開身後追趕的人,就必須拼勁全力。

她就這樣朝著未知的方向奔跑著,直到再也聽不到身後那密集的腳步聲。

她這才放慢了腳步,想要暫時找個隱蔽的地方緩一緩。

只不過,速度一慢下來,身上的疲勞感瞬間就強烈的反饋到了她的大腦里。

因為之前劇烈奔跑的原因,此時她感覺全身都酸痛著,根本無法繼續奮力奔跑了。

所以,她轉過頭來,憂心忡忡的看了眼身後。

確認了身後沒有人追過來之後,她才稍稍鬆了口氣。

但她也沒有完全停下,而是拖著幾乎到累到散架的身體,像個喪屍一樣朝前方小跑著。

她的名字叫塔可妮婭,是從出生就被賦予了特殊能力的少女。

可這份清閑並沒有持續太久,塔克就再一次聽到了身旁傳來的腳步聲。

腳步聲很亂,幾乎各個方向都傳來了那讓她膽寒的聲音。

這讓塔可一下子就慌了,她看了看身邊的環境,在腦海中迅速思考著逃脫的路線。

但還沒等她還沒有選出一條正確的逃脫路線,就已經有人追到了她的身後。

「普通人會被你們的外表迷惑,但我們不會。

你逃不掉的,巫女。

乖乖束手就擒吧,也許還能讓你說出最後的遺言呢。」

這具有震懾力的聲音讓塔可顫抖的轉過了身,她的眼睛里寫滿了絕望。

塔可記得這傢伙的面孔,因為他就是毀滅了自己故鄉的惡魔中的一員。

看著這傢伙嚴肅的臉,塔可卻暫時被他衣領上刻著的『十』所吸引。

但她還是迅速的回過神來,立刻後退了幾步。

「為什麼…明明我們什麼都沒有做錯吧…」

塔可的聲音里充滿了恐懼,她連連後退著,但沒發覺身後的退路已經被其他人堵住了。

「是沒有做錯,但那又如何呢?

你們這樣的存在,註定會犯下重大的罪行。

你們有超凡的特殊能力,卻不能很好的剋制自己,難道你們犯下的惡還少嗎?

所以,與其是等著你們做錯時才懲罰,不如搶先徹底清除了你們。

這樣的話,就不會留下後患了。」

那個人這麼對塔可說著,有些不屑的低下頭看了她一眼。

「怎麼可以這樣…為什麼不給我們一次機會…

我沒有做過任何壞事…也沒有和你們接觸過…只是隱蔽的生活在那裡…

求你們了…不要這樣做了…

既然我們是惡…那你們就是善良的一方吧…

那麼…求你了…請不要在迫害我…迫害我們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