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永寧自嘲一笑,緩緩往他在將軍府樣子裏走去,想起那個受傷還未醒過來的女子,他的心瞬間就酸澀起來。

麗水園園中,關晴雪早已經備好豐富的酒席,就等着永寧回來。

她知道永寧今日必定會封副將軍,而且她們的婚期也提前了。 “永寧,你回來了。”關晴雪一身粉色衣裙,精心裝扮過的她,如夜下精靈,明豔動人!

“嗯!”永寧淡漠地應了一聲。

對於他的反應,關晴雪長長的睫毛輕輕閃了閃。

雖然是她設計了他,但也不僅僅是設計他這麼簡單,這個男人,她的世界裏的每一個地方都要有屬於她和他的生活,她是真心想和他過一輩子的。

她把他當作全世界,當做自己人生裏最重要的人。

到現在爲止,她不清楚她和他將來會是什麼樣的世界?可是她此刻心底篤定,她們兩個會在一起生活一輩子。

“我讓人備了酒席,慶祝你成爲了副將軍,也慶祝我們三日之後就能成爲夫妻了,今日爹爹說,副將軍一職現在是空缺的,我就和爹爹說,讓爹爹把你引薦給王爺,永寧,你才華橫溢,我就知道你會得到王爺的賞識的。”關晴雪溫柔的看着眼前頎長健碩的俊美男子。

想到那天晚上,兩人云翻覆雨,他的體力驚人,她的容顏上,瞬間染上了一層薄紅。

永寧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譏諷的笑意,她倒是會做順水人情,即使關將軍不提,他永寧也早已經是寒王手裏的一枚棋子了。

“那我可要多謝謝雪兒了。”永寧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挑起關晴雪的下巴,看着她這張漂亮的容顏,他微眯着的眼底滿是嫌惡。

關晴雪眉眼含笑的看着他,“永寧,我可是你的妻子,爲你做這些,都是應該的,只要你對我好,我相信你的前途,更是不可估量。”

關晴雪這話也是在自己告訴永寧,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因爲有了她關晴雪,他才擁有這一切的。

永寧心思一向透徹,自然聽得懂她話裏的意思。

永寧邪佞一笑:“雪兒,你很快就是我的妻子了,我不對你好,對誰好?”是啊,他是該對她好,他可以把她捧上天堂,也能狠狠地將她摔到地獄裏去,她對瑤瑤所做的一切,他日後會一點一點的從她身上討回來。

永寧的回答,讓關晴雪心底雀躍,男人,特別是像永寧這樣的男人,嘗過權利的滋味,就不會在想着去過以前的生活。

她關晴雪,終究是賭對了。

“永寧,來,我們喝一杯吧!”關晴雪拉着永寧的手,坐到桌旁,桌上的美味佳餚,香氣四溢,充斥着人的味蕾。

永寧沒有吃晚膳,此刻到也有些餓了。

他拿起銀筷,給關晴雪夾了一些菜。

“雪兒,你太瘦了,要多吃一點。”他柔聲道,這女人,他會哄着,只有他對她好,她纔不會刻意去爲難瑤瑤。

關晴雪開心一笑:“永寧,你也多吃一點。”

“好!”永寧點了點頭。

兩人開心的吃着晚膳,永寧關心人的功夫,多數是跟着顏邵峯學的,也是無微不至。

吃過晚膳之後,關晴雪拉着他陪着她在院子裏散步。

永寧也沒有拒絕,他正好也需要梳理一下最近發生的事情。

帝少的乖乖妻 現在正是陽春三月,園中的草地上,綠茸茸的一片,就連空氣都變得非常的清新。 關晴雪挽着永寧的手臂,永寧淺藍色的錦袍,樣貌很英俊,劍眉星目,氣質不凡。

他臉上一直帶着淡淡的笑意,只是眼底越發的冰冷。

走了一會,永寧突然停下腳步來,他微微收斂心神。

輕聲道:“雪兒,我們回去休息吧!”

他的話,令關晴雪想入非非。

他說,我們回去休息吧。

“永寧……”

永寧快速地打斷她的話,“雪兒,三日之後我們就結婚了,難道你想和我分房睡嗎?”

關晴雪眼底劃過一抹嬌羞,笑吟吟地看着他,心底一陣陣漣漪。

她知道永寧一向都非常的溫柔,人又特別的細心。

她柔柔一笑,眼中的笑意直達心底,看起來十分的柔弱。

她輕輕地點了點頭:“好,我都聽永寧的。”

永寧看着她溫柔一笑,將她橫抱起來往廂房裏走去。

廂房裏古色古香,粉色的裝潢,到是很適合關晴雪。

永寧將她放到柔軟的玉榻上,關晴雪嬌羞的閉着眼睛。

永寧一看,眼底閃過一絲鄙夷,勾引他的時候,那麼不要臉,此刻卻嬌羞裝純潔,噁心。

不過那也是他的第一次,卻被這個不是第一次的女人給糟蹋了,他一直爲了瑤瑤守身如玉,既然這樣,他也就用心的來糟蹋她吧。

他倒是想知道,奪走她第一次的男人會是誰?

嗤啦……

關晴雪胸前的衣服,被永寧撕破。

關晴雪瞬間睜開眼眸,不解的看着永寧。

永寧卻溫和一笑,“雪兒,我只是嫌他們太礙事了,這樣要快一些。”

關晴雪一聽,疑惑的眼神漸漸化成嬌羞:“你呀,真是粗魯。”關晴雪嗔怒的看着她。

永寧笑而不答,更粗魯的還在後面呢,他會讓她生不如死。

永寧很快除去自己身上的束縛,他沒有任何前戲,直接擠入的體內,瞬間瘋狂的折磨她。

“嗚……永寧,你輕點,痛!”不一會,關晴雪求饒的聲音瞬間不絕於耳傳入永寧的耳朵裏!

永寧一聽,笑的更加邪惡。

“雪兒,你不是很愛我嗎?爲了我,連這一點痛都忍不了嗎?”他的語氣中帶着幾分邪惡,又該死的迷人。

關晴雪的心,驟然一緊!

學霸大人可否戀愛 白日那個溫潤如玉的男子,突然變得如此暴戾,她的心驟然被撕裂,聲音微顫,“永寧,你這樣我很痛!”

痛,會痛那就對了,這只是第一種懲罰,日後還有比這個殘酷的還在等着她。

永寧恨,若是沒有她的設計,他就是在想攀權附貴,也不會選擇這樣的路。

永甯越想越生氣,動作更加粗魯。

這一夜,關晴雪被她折磨得昏死過去。

而永寧當了副將軍的事情,一夜之間傳遍的整個帝都。

顏邵峯收到了消息,一臉都不以爲意。

早上的時候,接了簡陌一起去了學院,結束課程之後,兩人去了夜丞相府。

夜千璽已經將瑤瑤接回他的府中來了。

林樂瑤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

夜千璽兩天一夜,衣不解帶的照顧着她。

林樂瑤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看了看四周,看着陌生的環境,她微微蹙眉。

緩緩偏過頭去,卻看到,趴在牀榻邊的俊美男子,她眼底劃過一抹感激。

千璽,原來是他救了自己。 想起自己在昏迷的最後一刻,想起他焦急的聲音,她心底更加暖。

她在選擇死亡的那一刻,突然想了起來,沒有了永寧,她還有三個非常好的朋友。

沒有了全世界,她以後還會再有她的全世界。

林樂瑤雖然天天見到夜千璽,也知道,他一直都是一個溫潤如玉的男子,如今這般近距離的看,長長的睫毛,如蝶翼一般漂亮,五官精緻到完美無缺。

她微微回神,看了看窗外,夕顏染紅了半邊天。

這樣的晚霞,夜裏多半會下雨了。

不過她這是睡了多久?想起那些要殺自己的人,她心底是滔天的怒意,眼底一片寒霜。

那些人,說是永寧派他們去殺了她的,她想一想就覺得心底駭然。

凌樂瑤心底苦笑,爲了讓自己不擋住他的前程,他已經對她起了殺心了。

她都說了要和他天涯陌路了,他還是不放過自己嗎?

簡而言之,永寧就怕自己毀了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前途。

林大娘在知道自己的兒子要娶將軍府的女兒時,一大早就過來警告她,讓她不要壞了兒子好事。

她當時沒有任何斟酌,就答應了林大娘,她不會去打擾永寧,一夜的時間他已經想通了。

可是,當她想出去散散心的時候,永寧去派人追殺了她一天一夜。

她們青梅竹馬的感情,終究抵不過他的錦繡前程。

凌樂瑤心裏在想,她真的已經死心了,不在對永寧抱有任何的希望。

接下來的時間,她要努力修煉,在這實力爲尊的時代裏,她要變強。

夜千璽手臂睡麻了,依然很困的他,想換一個姿勢繼續睡,可微微睜開眼睛,卻對上一雙微眯着的眼眸。

他快速地直起頭來,驚喜地開口:“瑤瑤,你醒了。”他的聲音暗啞誘人。

凌樂瑤紅脣不由自主的上揚着,輕輕點了點頭。

“千璽,謝謝你救了我!”

夜千璽一聽,眼底劃過一抹黯然。

他又緩緩開口:“瑤瑤,身上的傷口還痛嗎?”

“不痛了,就是有些餓了。”她肚子真的很餓,頭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好,我立刻去給你端吃的過來。”只要她好起來就好,其他的事情可以慢慢來。

“喲,看來我們來的正是時候。”顏邵峯和簡陌走了進來。

簡陌看着牀榻上已經醒了的凌樂瑤,笑得一臉開心。

“瑤瑤,你醒了,千璽衣不解帶的照顧了你兩天一夜,我想來換他都不讓。”簡陌微微笑着看着夜千璽。

偏執大佬的小可愛超甜噠 夜千璽俊顏突然赧紅,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陌陌,殿下,你們陪一下瑤瑤,我去給瑤瑤多吃的過來。”說完,他似逃跑的往外走去。

顏邵峯看着,輕輕一笑,千璽也會有害羞的時候。

凌樂瑤一臉感激,沒想到千璽會照顧她兩天一夜,她仔細想了想,她生病的時候,永寧雖然經常來看她,可也未曾衣不解帶的照顧過她。

“陌陌,殿下,讓你們擔心了。”凌樂瑤看着他們二人,如今,她還有他們。 “瑤瑤,你怎麼說這麼客氣的話呢?我們大家都是朋友,若不是千璽在溪邊找到你,還真快把我們給急瘋了。”簡陌坐到一旁,笑看着她。

可是一想到永寧三日後成婚,她眼底的笑容就有些遷就了。

這件事情暫時不能告訴瑤瑤,不然,瑤瑤心底會更加的傷心。

“對了,瑤瑤,你可知是什麼人追殺你?”顏邵峯突然問道。

以他的猜測,一定會是關晴雪。

聞言,凌樂瑤眼神很快暗淡下去,她輕輕咬了咬下脣,思索了好一會才憂傷地說:“是永寧,那些刺殺我的人說,我擋了永寧的路,只有殺了我,永寧纔會平步青雲。”那些人說的話,不及林大娘對她說的話傷人。

她幫過林大娘很大忙,把她當做未來的婆婆,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最後換來的是她的冷嘲熱諷。

簡陌和顏邵峯快速地相視一眼,是永寧,怎麼會?

邵峯微微低頭沉思,他負手而立,風華絕代。

以他對永寧的瞭解,永寧是愛瑤瑤的,不可能會派人殺瑤瑤。

唯一的可能就是關晴雪把這件事情嫁禍給永寧,好讓瑤瑤疼苦的死去。

這也好,可以讓瑤瑤徹底對永寧死心了。

畢竟永寧和瑤瑤,在無可能了。

“是永寧嗎?我總覺得永寧沒有這麼壞呀!”簡陌想爲永寧辯解,卻又找不到理由,畢竟永寧昨夜還來找她問過瑤瑤的事情,他看起來很擔心瑤瑤的。

那樣的永寧,真的會派人殺瑤瑤?

凌樂瑤微微凝眉,心底痛得無法呼吸,她也不希望會是他。

顏邵峯一聽,微微瞟了一眼猛個小女人,一臉無奈,這個感情遲鈍的小丫頭,到現在還看不出來,千璽很喜歡瑤瑤嗎?

那件事情不管是不是永寧做的?都已經在瑤瑤的心裏造成了無可彌補的傷害,以瑤瑤的性子,永遠都不會在原諒永寧了。

“瑤瑤,永寧會在三日後成婚,並起已經升爲左譽軍副將軍,他現在是寒王的人,你也知道,朝中唯一能和我對立的人就是寒王,半個月之後,我就要登基爲皇,他最近動作很大。”顏邵峯又說出了一個很殘忍的事實。

凌樂瑤一聽,面無表情,她對他已死心,如今,她和他之間從此天涯陌路,他的事情,她斷然不會傷神。

她凌樂瑤拿起來,放得下。

凌樂瑤突然看向顏邵峯:“殿下,你的軍中,瑤瑤記得也收女軍,現在還在收嗎?”

“瑤瑤,你瘋了,你想去當女軍?”簡陌非常的不贊同。

“陌陌,我沒有瘋,我凌樂瑤要從底層一點一點的往上爬,這樣做,我才能看得起我自己,我只是一個平民,做女將軍,一直是我的夢想,如今我們都快從聖瀾學院結業出去了,也該對自己的未來做打算了。”

凌樂瑤笑看着她,她的命不像陌陌那樣好,陌陌一出生,從小到大就被殿下寵愛着長大,她從小就是皇后命,作爲她的朋友,她也不能太遜色,她一定要當上女將軍,爲國效力。 “瑤瑤,自然是招的,千璽已經在置辦此事,十級以上的修爲,都可以去報名,不過以瑤瑤的天賦,很快就能脫穎而出的。”顏邵峯自然是歡迎想凌樂瑤這樣的人蔘軍的,瑤瑤的性格很剛強,拿得起放得下,對朋友也會絕對的忠誠。

“行,那我身體好些以後,就讓千璽帶我去右譽軍中報名。”凌樂瑤開心一笑。

這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她之前一直認爲,能嫁給永林,她一定會很開心,也能拋棄自己的夢想,甘願做他的妻子,爲他洗衣做飯。

如今沒有了永寧,她便可以朝着自己的夢想出發了。

簡陌一聽,大眼忽閃忽閃的看着顏邵峯。

顏邵峯一看就知道這小女人想做什麼?

“邵峯,我想……”

“不準想。”顏邵峯陰沉着臉打斷她的話。

簡陌很是委屈:“邵峯,我都還沒有說呢?”

“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想說什麼?”邵峯走到她的身邊,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簡陌微微凝眉,他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瞭解她,她這屁股還沒翹呢,他就知道她想說什麼了。

凌樂瑤看着他們二人笑了笑,其實,她很羨慕陌陌,陌陌心地善良,頑皮又無傷大雅,殿下又很寵溺她,一個女人,能一生得到這樣的男子寵愛,已經是最幸運的了。

“陌陌,你會不是想和我一起去參軍吧?”凌樂瑤問道。

簡陌鴕鳥似的看了看顏邵峯,回頭對着凌樂瑤點了點頭。

其實她只是想去體驗一下而已,她也不是太感興趣。

“呵呵!”凌樂瑤輕輕笑了笑,剛剛醒過來的她,臉色依然很蒼白,她這一笑,顯得如柔媚而嬌弱。

“陌陌,殿下不會讓你去的,你就安安心心的做皇后吧,那可是天下女人夢寐以求的。”

簡陌嘴角微微一抽,可不是她夢寐以求的,可邵峯成了皇帝,她也就順理成章的成爲了皇后了。

顏邵峯一看,她不在想去軍營的事情,他展顏一笑,說道:“好了,陌陌,瑤瑤已經沒事了,我先送你回去,讓瑤瑤多休息,她的傷纔好得快。”

“好吧!瑤瑤,那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在過來看你。”簡陌聽話的起身,跟着邵峯離開。

在門口遇到了夜千璽,兩人正好同他告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