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江帆笑了笑,「昨天我倒是看到你打傷了鍾泰呢,你肥胖的身體坐在鍾泰身上,估計他斷了幾根肋骨了吧?」

不提起此事還好,一提起此事,李家軍就火冒三丈,昨天為此事他向鍾老大解釋了半天,鍾泰的肋骨被自己坐斷了三根現在還住在醫院裡治療呢。

「你胡說什麼!我堂堂一個東海市的公安局局長怎麼會毆打人呢!你問問他們看到我打人了嗎?」李家軍道。

「好,我就來問問看。」江帆立即使出「攝魂術」進入了五人的腦海里,完全控制了五個人的思想。

「你們昨天看到李局長毆打鐘泰了嗎?」江帆問道。

「我們看到了李局長打人他用屁股坐在鍾泰身上,鍾泰被重傷昏迷了!」五個人一齊回答道。

李家軍頓時傻了眼,手指哆嗦指著他們道:「你們是怎麼了,吃錯了葯了,怎麼指證我傷人呢,快把他們幾個瘋子帶下去!」

「慢著!」高挺突然站了起來,伸手攔住了要帶走五個人的警察。

李家軍詫異道:「高所長,你要幹什麼?」

高挺冷笑道:「昨天我親眼看到你用屁股坐傷了鍾泰,我可以作證!」高挺大肚子一挺,差點就頂到李家軍。

李家軍慢臉的驚訝,他手指點著高挺道:「高挺,你,你瘋了!」

「瘋你媽的屁!你才瘋了呢!老子打你狗日的!」高挺肥厚的拳頭砸在李家軍的鼻子上,「啊!」李家軍被打倒在地上,手捂著鼻子,血流了出來。

「大膽,你敢毆打上級,我撤了你的職!」李家軍怒吼道。

高挺臉無表情,「隨你便,今天也讓你嘗嘗老子屁股的厲害!」高挺撅著屁股對這李家軍的身體狠狠地坐了下去。

這高挺的體重比李家軍的體重還要重,最少有二百八十多斤重活脫一頭大狗熊,這體重落在李家軍身體上。

李家軍嗷的一嗓子慘叫,當即昏死過去,肋骨最少斷四五根。眾警察立刻慌了,「高所長,你怎麼打李局長呢?」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今天高挺的所作所為也太失常了吧。

高挺從李家軍身上爬了起來,手指著那五個證人道:「把這五個做假證的傢伙抓起來!」

五個人立刻嚇得喊道:「這不管我們的事,這些都是李局長吩咐我們做的!我們不敢不從啊!」

高挺抬起肥胖的手掌,給了距離最近的人一個耳光,「媽的,叫你們做偽證,打死你們這些傢伙!」

立即有警察小心翼翼地走到高挺面前,指著昏死過去的李家軍道:「高所長,李局長昏死過去了,是不是要送醫院?」

高挺立即給了那人一個耳光,「媽的,就讓他昏死,死了最好,他死了老子就可以官復原職了!」

那警察手捂著臉,嚇的躲到一旁,驚恐地望著高挺,今天他是真的瘋了,萬一李局長死了,吃不了兜著走!

「高所長,既然真兇都抓住了,我可以走了吧?」江帆笑嘻嘻道。

高挺目光獃滯地揮了揮手道:「江院長無罪釋放!」

江帆立刻站了起來,背對這身旁的警察道:「把這張符給撕掉吧!」

那警察急忙撕掉了江帆背上的那張符紙,江帆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審訊室。就在江帆走出了審訊室不到十秒鐘,高挺突然清醒過來,他揉了揉額頭道:「剛才是怎麼了,暈暈的!」他一眼看到地上的李家軍,驚訝道:「李軍長怎麼倒在地上了!」

他急忙跑了過去,一把扶李家軍,但是李家軍太肥了,他扶不起來,「快來幫忙!」

立刻過來兩名警察把李家軍扶了起來,「李局長怎麼昏死了呢?」高挺詫異道。

兩名警察愣了一下,兩人對視一眼,遲疑道:「李局長是被你用屁股坐昏死過去的!」

高挺頓時想起昨天李局長打傷鍾泰的反常行為,他立刻發現江帆不見了,吃驚道:「江帆呢?」

兩名警察又愣了一下,真搞不懂高挺是怎麼回事,「您放他回去了啊!」

「啊!」高挺立即明白了,這一切肯定是江帆搞的鬼,他急切道:「快把李局長送到醫院去搶救!」因為他發現李局長呼吸越來越微弱了。

眾人立刻手忙腳亂地把李局長抬了起來,衝出審訊室,高挺親自陪同警車送到東海人民醫院搶救去了。 說到這裡,慕卿轉頭看著封父不敢置信的表情。

「我雖然害怕流言蜚語,但是我更害怕我的身邊沒有封時奕,而這種感覺,我想你永遠都體會不到。」

淡定地說完想說的話,慕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書房。

出門靠在門邊,助理有些擔心的看著慕卿。

「你沒事吧?」

剛剛似乎聽到屋內傳來封父憤怒的聲音,但是他什麼也沒有聽清。

慕卿輕輕地搖了搖頭,然後指了指書房。

「拿點葯給他吧,估計他會很生氣的。」

看著慕卿離開的背影,助理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原以為慕卿會一蹶不振,誰知反而是封父敗下陣來。

慕卿回到客廳的時候,低著頭沉默不語。

封時奕幾人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也沒有多問,慕卿想說自然會說。

誰知慕卿忽然伸手抱住封時奕的腰,將頭埋進封時奕的胸間。

「我想回去。」

悶悶的聲音傳進三人的耳中,封雲櫻和封天臣不由得有些擔憂的看著慕卿。

「卿卿,是不是他和你說了什麼?」

慕卿輕輕地搖了搖頭,但是沒有人能夠看到慕卿的表情。

「既然是這樣的話,時奕你先帶著卿卿回去吧。」

知道也問不出來什麼,封天臣便讓封時奕待慕卿回去休息一下。

封時奕也不想多留在這裡,伸手橫抱起慕卿,帶著慕卿離開了封家老宅。

無論是回去的路上,還是回到別墅之後,慕卿都沒有開口說話。

在慕卿回卧室的時候,封時奕伸手拉住慕卿的皓腕。

慕卿輕輕地拍了拍封時奕的手,眼中閃過一絲封時奕看不懂的情緒。

「我累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好不好?」

「卿卿,如果真的有事,我不希望你自己扛著。」

只有封時奕自己知道看到慕卿這樣有多麼的心疼。

而慕卿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掙脫開封時奕的手進到卧室。

門關上的瞬間,慕卿全身無力地靠著門緩緩滑落。

無論嘴上是怎麼說的,心裡想不想承認,事實都擺在那裡,慕卿逃避不掉。


她和封時奕的兄妹身份要怎麼才能夠掩蓋?慕卿不知道要怎麼做。

但是慕卿知道無論做什麼都不能掩蓋事實。

門的背後,封時奕站在門外,表情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封家老宅內,封天臣和封雲櫻找到封父。

「你到底對卿卿說什麼了?」

「你給我注意你的態度!」

封父剛剛緩過來的氣又被封天臣氣炸了。

封天臣此刻根本不在乎什麼態度,反正他從來都沒有對封父恭敬過。

就在封父逼死了她之後,封天臣就再也沒有把封父當做父親。

「我對你什麼態度,我以為這麼多年你已經習慣了。」

封父惱怒地指著封天臣,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你給我滾出去!」

「只要得到我想知道的答案,不用你說我也不會多待。」

巴不得現在就出去,所以封天臣根本不在乎封父的話。

知道今天不說封天臣是不會輕易離開,封父終是嘆了口氣。

將手裡的照片扔在封天臣面前,封父就算是不說他的目的是什麼,封天臣也能猜出來。

拿起桌上的照片,封天臣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這麼多年了,你還是沒有改掉這個想要控制別人婚姻的毛病么?」

封雲櫻終於明白慕卿為什麼會那樣低落,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封父。

可以說慕卿的脾氣遺傳了她爸爸,因為封雲櫻的脾氣很溫和。

「你什麼時候能夠不插手別人的婚姻?你憑什麼認為誰都應該聽你的?」

封天臣隱忍多年的怒氣終於忍不住爆發了,當初就是因為封父的一己私慾,導致他的兒女都變成現在的樣子。

接過現在居然還要對小輩下手?!封天臣就不明白了,封父到底是因為什麼。

封父沒有解釋什麼,低著頭看著手裡的相冊。

封天臣拉著封雲櫻離開了書房,然後將封雲櫻送回別墅。

「今天卿卿心情肯定不會好,有什麼事情明天在勸也可以的。」


封雲櫻點了點頭,眼中滿是無奈。

概率操控系統 ?」

如果他能夠知道的話,她也就不會死了。

慕卿卧室的燈是滅的,封雲櫻看到封時奕站在慕卿卧室門前。

想要上前勸勸,卻發現她沒有什麼資格去勸。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目光沒有離開慕卿的卧室。

封天臣開車來到酒吧,找到經常一起玩的富家公子,叫來幾名買酒女喝了起來。

眾人只覺得封天臣今晚異常的瘋狂,像是想要把他自己灌醉。

叮咚。

電腦傳來了貼吧的聲音,慕卿卻沒有任何反應。

終是抬起頭看向電腦的方向,起身點開貼吧的頁面。

上面是下午兩人親吻時的照片,慕卿伸手輕輕地撫摸著屏幕。

她不敢想象,如果真的爆出兩人是兄妹,低下的評論會從祝福變成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