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沈建因為自己自身的作戰實力的強大,因此它對於提升這些書家屋熱的實力完全有信心,只要讓這些蘇家武者的實力真正提升到一定程度的話,那麼接下來想要滅掉馮家,可以說是一件極為輕鬆的事情。

大概經過了半個月的休養之後,這些富家武者的實力整體都有了提升,如今已經有5名蘇家武者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讓這些舞者在作戰的時候,實力都能夠得到相應的,發揮因為沈建自己自身實力的承擔,所以說他根本就沒有將這些人家武者當回事。

在這個時候,沈建便開始真正地盤算著怎樣和那些武者本來進行接單,現如今這些蘇家武者們自己自身實力的強大,已經讓這些房價的部分武者十分的雞蛋,尤其是來自於馮家那些年輕一代的子弟們只要他們這些人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真正能夠提升到一定實力的時候,那麼再也不用懼怕這些馮家的武者。

然後沈建便帶領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再次執行後面的任務,因為這時候他們執行任務的時候,想要得到的是非常極品的藥材,千年青蓮果,而千年青蓮果,這種藥材由於極為洗手,作用又非常強大,因此非常的強,受很多的勢力和很多的武者們都想要將千年青蓮果聚為己有,因為這些東西非常的稀少,所以說每當出現一枚千年青蓮果的時候,都會成為各大武者爭相爭奪的對象,不僅僅武者需要千年青蓮果的吞服,來提升和穩定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協議,與此同時妖獸想要增加血脈之力,也可以利用千年青蓮果,而且煉丹師利用千年青蓮果也能夠認識出一些丹藥了,因為有一些丹藥餵了榛,真正的增加藥效必須要夠年限的藥材進行配方才可以,如果配方不夠的話,很難讓他們這些人的所煉製的丹藥強大到一定的地步。

而這一次沈建畢竟是想要利用他們蘇家武者們在執行任務的機會,更多的斬殺房價的高手,所以說沈建也並沒有真正的糾結,儘快的得到千年青蓮果,反正沈建如今擁有煉丹的天子,以至於他在煉丹的時候能夠讓自己實力得到極大的提升,而獲得一些藥材,也非常的容易不說別的,首先他所煉製的這些極品丹藥在外面可以賣出很高的價錢,而利用他以前煉製丹藥所售賣的價錢,所以說讓他自己自身的實力擁有極高的提升。

沈建因為實力的強大,雖然說並不像這些劍齒虎放在眼裡,然而這些蘇家武者們,如果想要真正的得到千年青蓮果,那必須要艱苦的和這些劍齒虎進行搏鬥才可以他坐到,如果他們無法突破博到真正的得到的話,那麼接下來很可能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根本就不可能將馮家所滅掉。

然後隨著這些蘇家武者們實力方面的進一步的鞏固,神劍終於有信心帶領他們這些富家多沒去再去執行任務,這一次人家依然用上次的方法造成一定的動靜,比如說另一些妖獸的皮肉來吸引這些劍齒虎向他們攻擊,這樣一來就能夠吸引他們這些件球服,來到他們這些人的身邊,從而讓這些蘇家武者和他們之間已經作戰,這樣一來就用這樣的方法用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這些蘇家武者們整整先後斬殺了十幾名劍齒虎,而這些劍齒虎的皮肉都被這些蘇家武者滿分分的分值的,因此這些蘇家武者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並且同樣都有了極大的提升。

不過沈建這時候雖然說實力強大,而且同樣實力得到了鞏固,他卻並沒有真正的和他們之間進行作戰,因為需要真正和這些劍齒虎之間來進行相應的作戰的時候,畢竟是這些增加了5個人,因為今天來磨練的是這些蘇家武者而並不是沈建。

這一次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由於斬殺了多支劍齒虎,甚至說這本來劍齒虎的老巢裡面的30多隻劍齒虎,如今已經被這些蘇家武者。們整整地斬殺了20多隻,而這樣的情況之下,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心中十分的興奮,他們以前雖然說也算上身經百戰多次和馮家的武者,以及和妖獸之間進行作戰,不過擁有如此強大的戰績,他們還是第1次遇到。

而在這個時候這些剩下的劍齒虎當中,僅僅剩下七八隻,雖然說這些劍齒虎所剩不多,不過餘下的都是一些血脈境界,十分強大的存在其中有一隻鼠王,實力已經達到了三階前期巔峰的程度,,而還有5隻建築股,實力已經達到了二階後期巔峰的程度,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沈建只是想要對付這些堅持骨的話,其實也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本來按照沈建的意思想要繼續的消耗一下這些建設股,比如說像上幾次一樣等待這幾隻劍齒虎的時候,再對這些建設去進行拚命的工作,不過在這個時候根本就不管用,因為這些建築物此時此刻根本就沒有單獨行動的時候,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只能夠再次抓緊時機,然後和這些劍齒虎進行作戰。

即便劍齒虎作戰實力非常的強大,然而沈建依然沒有把他們當回事,如果不是為了讓這些蘇家武者們能夠在歷練的時候真正提升實力的話,或許早已經讓這些劍齒虎通通喪命了,畢竟牽連青蓮果對沈建來講也是非常有作用的,不過為了磨練這些蘇家的武者,讓這些蘇家武者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真正的提升到一定的實力,所以說他只能夠利用自己的實力和他們之間再次進行作戰。

很快,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便再次來到了劍齒虎的老巢這裡,而在劍齒虎的老巢這些蘇家武者們,因為自己自身實力的強大,現如今已經越來越不拿這些堅持骨單位的事要知道他們當中已經有5位蘇家武者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已經達到了武魂境西段的程度,而其他這5名蘇家武者的實力,也同樣能夠達到武魂境的6段巔峰的程度,沈建相信不要他們將這些建成通通殺死掉的話,那麼他們接下來很快就能夠讓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達到武魂境,不是7段,這樣一來他們在外面執行任務的時候,保密的機會會越來越多。

儘管說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蘇家如果想要真正的讓自己在歷練的時候實力強大一些,那麼必然要讓自己和真正的和他們之間進行作戰,尤其適合那些不可一世的妖獸之間進行生死搏殺,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他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強大到如此程度,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個沈建因為自己自身實力的強大,所以說他並沒有拿這些電池鼓當回事,他完全能夠憑藉自己相應的實力在斬殺這隻劍齒虎。

這樣以來,讓這些劍齒虎感覺到心中十分的鬱悶,因為沈建現如今實力的強大已經給這些劍齒虎家族造成了非常大的威脅,而這樣一來,他們這些堅持如果真正的想要和這類武者之間進行作戰的話,必須有足夠多的強者才能夠和人類武者進行生死搏殺,而現如今來講,僅僅剩下的這70劍齒虎根本就無法形成戰鬥力,那麼這樣一來當他們遇到沈建的時候,很可能讓他們完全的陷入到非常被動的局面,到那時候很可能這些所有堅持不通通的都會被這些人類的武者所直接斬殺掉。

不過這時候的沈建也完全不敢掉以輕心,要知道一隻三階前期的劍齒虎六枝二階巔峰的建築物,這種實力絕對不容小覷,所以說這時候即便是沈建帶領這些蘇嘉路者們真正和他們進行決一死戰的話,沈建也依然十分的慎重,要知道在同等境界的人類和妖獸之間相比較的時候,妖獸的實力往往要超過人類,畢竟妖獸一族他們擁有一定的血脈力量,而血脈力量完全不是人類武者可以相比的,人類武者還需要修鍊功法和武技,他能夠讓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真正的強大到一定的地步。

不過如果讓人類武者真正的和這些妖獸一族進行相互之間的比較的話,就可以看出來妖獸異族有時候在作戰的時候往往更具備優勢,因為妖獸可以利用自己血脈力量,從而讓自己獲得一定的血脈技能,這些血脈技能往往和它的作戰實力造成一定的加成。

因此在這種實力的加成之下,往往讓很多的人類武者望而生畏,尤其是像劍齒虎這種血脈力量十分強大的妖獸。

這時候沈建便帶領蘇家武者們來到了劍齒虎的洞府當中,然而咋這些洞府當中卻依然沒有劍齒虎耍單的意思,彷彿這些件事物在多次遭受到人類5准了攻擊之後,已經有了警覺,他們心中明白,只有抱團在一起的話才能讓他們自己自身的作戰實力得到極大的提升,而沈建在此時此刻卻並沒有真正的著急和他們之間進行作戰,因為如今的這個沈建完全想要讓他們這些劍齒虎真正的能夠出動出來的時候,尤其是距離那些那隻虎王,姚遠一些的時候再作戰,這樣就可以給這些蘇家武者們創造非常優越的作戰條件。

而讓沈建心中十分鬱悶的是,他們正等待了一天一夜的時間依然沒有妖獸單獨跑出來,這樣一來沈建是能夠採取其他的方法和這些妖獸之間進行作戰,如今敵我實力還是有一定的差距,如今沈建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二階巔峰的程度,完全可以對付那隻虎王,而其他的這些蘇家武者們儘管說,他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依然有一定的提升,不過要是讓他們真正的喝這些劍齒虎進行作戰的話,恐怕他們還依然有所欠缺。首先他們這些人修為境界剛剛得到提升,實力並不是十分的穩定,如果貿然前進和他們這些極為兇悍的劍齒虎進行作戰的話,恐怕這些人類武者會吃大虧。

所以說這樣一來沈建為了求穩,只能夠採取別的方法和這些妖獸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

如果這些蘇家武者的實力能夠真正達到武魂境九段情況之下,時間完全有信心帶領他們直接攻擊到劍齒虎的老巢,不過他們這些人如今的實力還僅僅處於我們就期待而已,另外還有五名的武者實力剛剛武魂境六段,所以說沈建完全不敢和這些劍齒虎進行相互之間的拚死搏殺。。 「這快下雨了,薛維你不如留下來吧。」林德風一副關心的說道。

這突然的天氣轉變讓林德風都有點茫然。

作為未來的七品鬼官,對一些事情也是十分敏感,比如眼前的這場暴風雨。

薛維擺擺手。

「多謝林教授收留,不過不用了,我快點回去就行,現在快畢業了,我還得認真複習一下。」薛維笑道。

林德風看着薛維堅持也不再挽留。

剛離開林德風的小院子,薛維的手機一陣震動。

打開手機一看,此時的聊天群像是炸鍋了一樣。

雲芝:「看時間,小柔也開始進入三魂聚靈的階段了,誒,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擔憂)」

老狗會唱歌:「小柔家裏背景強大,區區三魂聚靈應該是相當簡單。(大笑)」

群里我最帥:「話是這麼說,但是為什麼看着波動這麼大呢?小柔現在好像是在藍海吧,群里誰在藍海?要不要去看一下小柔現在是什麼情況?(皺眉)」

九把刀:「奈何這傢伙不是在藍海,要不奈何你去看一下小柔現在是什麼情況吧。@奈何橋上看風景。」

奈何橋上看風景:「但是我現在不在藍海啊!我不是九品鬼差,我是八品巡遊,我不單單隻負責藍海。(無奈)(無奈)」

雲芝:「那怎麼辦?難道就讓小柔一個人渡劫啊?(驚恐)」

我不是葯神:「咳咳,擔心什麼,別忘了小柔的父親是什麼人,區區一個三魂聚靈而已,小柔完全可以應對的。而且小柔身上有凝魂丹,突破三魂聚靈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風鈴:「葯神大大說的沒錯,小柔不會有事的。」

看着群里的消息,薛維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那黑雲滾滾的天空。

怪不得天空會突然變得無比黯淡。

原來是小柔竟然在這裏渡劫。

要不要這麼刺激!

咔嚓!

一道藍色的雷電從天而降,

這雷電可是把薛維嚇得不輕。

很快傾盆大雨直接從天而降。

那豆大的水滴從空中急速降落下來,薛維連忙竄到一個超市裏。

外面的天空彷彿被一片黑暗籠罩一樣,一道道閃電不斷劃過,狂風暴雨呼嘯。

天空中雷光閃閃,彷彿一道道密集的電網一般。

薛維的頭皮有些發麻。

他知道小柔一定在那漫天雷光中,這神仙渡劫這麼恐怖的么?如果以後自己渡劫豈不是也得像現在這樣?這也太恐怖了。

「好傢夥,這大雨下的,藍海什麼時候天氣變得這麼多變了。」旁邊的一個中年人驚訝的說道。

另一個中年人搖搖頭。

「不知道啊,天氣預報也沒說下雨啊,不過下一場雨也好,沖刷一下藍海的污穢之氣,藍海好像很久都沒有下過這麼大的雨了。」

薛維無奈的搖搖頭。

如果自己沒有接觸到神仙地府群,恐怕面對這種情況也會特別無知吧。

這時間段足足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后,漫天的烏雲消失的十分迅速,轉眼天空又是變得一片蔚藍,那空氣可謂是相當清新。

「你們說奇不奇怪,這雨是來的快走得快。」

周圍的人還一陣討論。

薛維打開手機,聊天群可又炸了。

奈何橋上看風景:「看來小柔是渡劫渡完了,小柔快冒泡!(鮮花)」

雲芝:「小柔渡劫怎麼樣了?」

九把刀:「一定渡劫成功了,區區三魂小天劫而已,這怎麼會難住小柔。」

…….

但是等了很長時間也沒有看到小柔冒泡,這讓所有人心裏一咯噔。

雲芝:「小柔怎麼還不回話,小柔不會出什麼問題了吧,我私聊小柔她也不回我。(驚恐)」

風鈴:「雲芝大大別急,現在不能急躁,小柔一定會沒事的。」

奈何橋上看風景:「哪位大大在藍海那邊,我現在在天門這邊,沒有辦法過去。(抓狂)」

…….

薛維看這群里也是一陣陣的擔憂。

在這段時間,小柔的性格薛維也是摸的差不多了,一個很可愛的女孩,他也不希望小柔會出現什麼事情。

但是薛維又不能在群里冒泡,畢竟現在薛維只是一個凡人,如果被這些神仙發現了自己是個凡人,這後果簡直不敢想像。

離開了超市之後,薛維下意識的朝着小柔渡劫的方向走去。

小柔渡劫的方向是在清江附近。

清江可是藍海的母親河,長長的清江幾乎貫穿了半個華夏。

不過薛維心裏也是驚訝,小柔竟然不會選擇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渡劫,竟然直接選擇了清江附近,要是被人發現了怎麼辦?

但是剛走到清江附近,一個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子一下從旁邊竄出來。

這把薛維給嚇了一跳。

當薛維定晴一看,這女子不正是小柔嗎!

平時在聊天群里小柔可沒少爆照,那宛如仙子一樣的氣質可是讓薛維留戀不已。

此時的小柔臉色無比蒼白,神情都有些渙散。

嘴角處還有一絲血跡。

那搖搖晃晃的身體好像隨時都要摔倒一樣。

撲通,小柔直接往地上摔下去。

薛維連忙將小柔扶起來。

「妹子,妹子,你沒事吧,要不要帶你去醫院。」薛維連忙說道。

他現在可不敢直呼小柔的名字,不然自己在聊天群里豈不是暴露了?

小柔皺着眉頭看了薛維一眼。

此時的小柔精神可是十分不好。

「不…不用,我..我不去醫院,我要水…我要水…」

小柔斷斷續續的說道。

薛維一陣蛋疼。

我現在去哪裏給找水?

不過扶著小柔的身體那手感簡直是一級棒,尤其是那吹彈可破的皮膚,那絕對不是用什麼化妝品保養品能做到的。

神仙不愧是神仙!

看着小柔那虛弱的樣子,尤其是那脈搏變得十分虛弱,這真的是沒事么?

對了,我不是葯神說過,小柔身上有凝魂丹,雖然他不知道凝魂丹是幹嘛的,但是這凝魂丹絕對是一個神葯,只是不知道小柔到底用沒用。

「妹子,你真的不用去醫院嗎?你現在真的很虛弱。」薛維擔心的問。

小柔咳嗽了一聲。

「不…我沒事…」。 落曰森林,地處天斗帝國中央,屬於溫帶森林,溫度也要比星斗大森林那邊低上許多,這就造成了這裏的植物更多是屬於北方所特有的溫帶植物。所以落曰森林的植物密度沒有那麼大,在森林裏行動也要比星斗大森林容易的多。

當然,強大的魂獸一般還是喜歡星斗大森林那種熱帶雨林的。因此,落曰森林中的魂獸雖然也不少,但修為能到萬年以上的卻不多,大多數都停留在千年與萬年之間的修為。

而這落日森林真正出名的,正是那塊寶地——冰火兩儀眼。

冰火兩儀眼位於一個倒錐形的山坳之中,濃濃的熱氣從山坳之中冒起,熱氣十分濕潤,還帶着幾分硫磺所特有的味道。在山谷內有一處溫泉,但它與普通溫泉不同,溫泉面積分成兩塊,橢圓形的水潭中,溫泉水的顏色竟然分別是乳白和朱紅。更為奇異的是,它們雖然在這同一水潭之內,但卻涇渭分明,彼此之間互不侵犯,始終保持在自己一側。那滾滾而上的水蒸氣,正是由兩種溫泉之間的位置所產生的,不斷的升騰而上,直到山口的位置才徐徐散去。這正是鍾靈天下之秀,天地靈氣所聚集的寶地——冰火兩儀眼。

此時冰火兩儀眼中,白亦非正盤坐在冰泉的泉眼處,身體全都覆蓋上了一層堅冰,陣陣寒氣從泉水湧向白亦非全身,若是尋常人這樣早就毫無生機了,但這對於白亦非來說乃是大補之物。

這些寒氣進入白亦非體內后順着經脈流動,身體為了保證機能,體內的魂力在寒氣的壓迫下流動的更快,體內魂力在得到錘鍊的同時,也會同化這股寒氣,使得魂力品質更上一層。

白亦非足足吸收了三天才停止了下來,不愧是傳說中的寶地,這冰火兩儀眼其實乃是九大龍王中的水龍王與火龍王形成的,當初的神界大戰中,兩大龍主同時隕落,落於落日森林,它們的屍體,就在這冰火兩儀眼下方萬丈埋葬,冰火兩儀眼也由此而來,滋潤萬物。

不過這可便宜了白亦非,自從八年前白亦非找到冰火兩儀眼,他半年就來一次,然後在此修鍊三天再返回血衣堡消化所得。

尋常人到了封號斗羅,十年能升一級以及算是天才了,而白亦非依靠這口冰火兩儀眼,再加上仙草,現在白亦非的魂力等級已經高達96級,距離九十七級也不遠了。

白亦非來到冰火兩儀眼外面,此時一名血衣衛早已等候多時,見到白亦非出來,上前道:「啟稟侯爺,暗探來報,您一直關心的那個史萊克學院現在已經到達了天斗城。原本快要加入天斗皇家學院的他們因為得罪了四皇子雪崩,雪崩叫來雪星親王和皇室客卿獨孤博將他們趕了出去。不過他們遇到了藍霸學院的院長柳二龍,因為黃金鐵三角的緣故,史萊克一行人加入了藍霸學院,現在藍霸學院已經改名為史萊克學院,院長是弗蘭德。」

「嗯,我知道了。繼續看着,及時回報消息。」

白亦非來到斗羅的這些年,基本都是低調行事,劇情倒也沒有因為他這隻蝴蝶而受到太大影響,不過之後就不一定了,今後的大陸最為精彩,平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封號斗羅也慢慢活躍在大眾的視野,他白亦非可不想錯過這等盛世。

此時的獨孤博應該去抓唐三了,不過獨孤博毒已解,就是不知道唐三該怎麼化險為夷。

一道黑影閃過,一身墨綠色服飾的獨孤博將唐三丟在地上,「醒了就不用裝了。你真的只有十三歲么?怎麼心態卻像個老手。」獨孤博沙啞的聲音響起,唐三這才緩緩睜開眼睛,此時獨孤博就坐在他身旁不遠處,唐三立馬警惕了起來,坐在那裏,悄悄的提聚自身魂力。

獨孤博也沒有在意唐三的動作,隨意地靠在一塊岩石上,目光閃爍了一下,「小子,聽說,你破了我孫女的蛇毒,只是憑藉烈酒怕是不夠吧。」

唐三淡然道:「虧你這老怪物還號稱毒斗羅,難道連雄黃克蛇毒的道理都不明白么?雄黃配烈酒,能夠讓雄黃的特性完全發揮出來,再加上火焰的灼燒,毒自然不難解開。」

獨孤博一聽,呦呵,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小夥子,是你飄了,還是我拿不動刀了,敢對封號斗羅這麼說話。

獨孤博突然喋喋怪笑一聲:「好好好,現在真是後生可畏啊,既然你如此了得。。。」獨孤博瞬間來到唐三身邊,手指點動封住了唐三的魂力,接下來將一顆綠色藥丸塞進唐三口中,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唐三這時才知道封號斗羅,恐怖如斯啊。即使不偷襲,也不是自己能對抗的。

獨孤博陰狠地看向唐三:「唐三,我給你吃的是我的碧鱗蛇毒所製成的藥丸,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後你若是無法解毒,你就會化為一灘血水。」

獨孤博對自己的毒非常有自信,在這個斗羅大陸,有不懼怕他的碧鱗蛇毒的,比如封號斗羅,或者那些特殊的武魂,但是能解毒的到現在為止只有一個人——白亦非。

身為巴蜀唐門門人,唐三對毒非常有自信,當下也是立刻答應了。「獨孤博,我要是能解開你的毒,你就要放我離去。」

獨孤博氣極而笑,「行,要是你能解開這碧鱗蛇毒,往日恩怨一筆勾銷,要是解不開,我就把你扔到你們學院門前,讓他們看着你一點點死去,哈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