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沉默許久後,身爲地主,蕭琅軒出聲笑道。

但能聽的出來,笑聲中,所蘊涵着的不愉快,這裏乃是凌霄殿的地方,不管出現了什麼,都該歸他凌霄殿所有。

聞言,那身穿金色長袍的青木老怪淡淡道:“間隔了十天,我們纔過來,這已經是給了面子,既然你凌霄殿沒有實力取走,那也怪不得我們。”

“誰說我凌霄殿沒有這個實力了?”蕭琅軒笑的更溫和,心中或多說少,有一些無奈,早早的就知道了這片山谷,然而,卻因爲某些事,耽擱了。

否則,怎會有今天的局面!

中年人葉邙眼皮子擡了擡,冷聲道:“既然有實力取,也就不會放到現在了。蕭琅軒,可不要告訴我,你凌霄殿想做善事,要把這裏面的東西,分給下面的那些人。”

蕭琅軒笑容微微一滯,旋即淡笑道:“既然話都明白了,那老夫也就不用拐彎抹角,你們已經來到了這裏,自是不可能讓你們空手而歸,但,最深處的東西,是我凌霄殿的。”

青木老怪眼皮子都沒有眨動一下,嗤聲道:“想得到,憑實力說話吧!”

“青木老怪,這裏是凌霄殿的地方,老夫怕你有來無回”蕭琅軒面色微微一沉,仍是笑着說道。

“我與青木老怪是一樣的意思,蕭琅軒,要留,也將我神軒門的這些人,一同留下來吧。”葉邙揮着手,手臂紋路中,雷電之力,悄然的蔓延了出來。

“好,好,敢情你們倆方,已經商量好了的。”

蕭琅軒不怒反笑,旋即看向沒有說過話的灰老嫗,道:“冥花婆婆,你的意思呢?”

冥花婆婆擡起頭,那聲音,竟若夜魈般的刺耳:“這裏既然是凌霄殿的地方,那麼,一切你蕭琅軒說了便是。”

聽到這話,蕭琅軒笑意更盛!

青木老怪與葉邙,卻是雙雙面色微沉了一下,不過修爲與身份到了他們這種地步,所謂變化,也僅是剎那間的事。

片刻後,青木老怪便是如常的笑道:“早就聽說,蕭無魘與鍾淇欲要結那qínjìn之好,你們如今的舉動,倒不令人意外。這裏固然是凌霄殿所在,但想令老夫等人卻步,嘿嘿,蕭琅軒,有本事的話,就留下老夫等人,想要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神兵,妄想!”

話音一落,金光暴閃,天地之間,陡然亮堂許多,旋即無數人便是見到,那金光,已經是向着山谷深處,如電一般的射了出去。

“開始爭奪了!”

離山谷最近的一些人,連忙後退着,皇玄高手之間的動手,就算青木老怪四人不會以命相搏,散出來的能量漣漪,也不是他們所能夠承受的。

“多年不曾動手,青木老怪,老夫就會一會,你昊天宗絕學!”

金光後面,一道冰冷之極的氣息,突然鋪天蓋地的在天際中涌動,霎那時,大有將金光全都籠罩下來的跡象。

而面對如此氣息,青木老怪即使修爲不凡,也不敢無視,身在空間中,其腳步重重一踏,漫天的金光,突然凝爲一道,如柄利箭般,懸浮在半空中,將那些暴涌而來的冰冷氣息,生生的阻擋了下來。

瞧着已經動手的倆人,葉邙看向了冥花婆婆,冷冷道:“既然已經選擇了,我們不妨也活動活動,省的呆會,我讓青木老怪來怨。”

冥花婆婆似乎知道她的聲音很讓人討厭,因此並未說什麼,身影一動,直接掠向出去。

與此同時,葉邙也是離開了原地,皇玄高手的強大氣勢,瞬間中,貫穿了整個天地。

四大皇玄高手,如今還未真正的大戰,可那四道強橫的氣勢蔓延空間中,就已經使得方圓數千米的地帶中,除卻那一些修爲不弱,並且擁有特殊手段的地玄高手才能在這個範圍中,別的人,早早的就退了出去。

四道氣勢交織於半空中,那涌動出來的能量漣漪,猶若鋒利無匹的刀鋒般,將空間切割的支離破碎!

“這就開始動手了?諸位,你們都應該聽過這山谷的奇怪,你們試都沒試,就這麼有把握,一定能取走山谷中的東西?”

相互對峙間,突然一道嘶啞的聲音,不受四道強大氣勢的撕裂,強行的傳了進去。

蕭琅軒四人,不由面色滯了一滯,旋即各自閃電般的掠下,極有默契的並沒有去收取山谷深處的神兵。

望着這一幕,隱藏暗處的虎力風擎等人不由有着會心的笑容浮現出來,一切都進展的很順利,接下來,大家都可以開始行動了。

皇玄高手的度何等之快,轉瞬後,四人便是落在了不同的奇珍邊上,然後探手而出,再然後,四人臉色,如見了鬼似的,震驚異常!

儘管都是皇玄四重境界的修爲,卻依然如其他人一般,在他們要取奇珍靈藥的時候,這些珍貴的東西,鬼魅般的消失不見。

他們的實力,已經能夠運用空間之力,正是這樣,纔沒有擔心過這一點,在他們看來,山谷的奇怪,不過是這些生靈已經有了極爲不凡的靈智,加上日月精華的吸收,固然還沒能化形開始xiūliàn成爲妖一族,但這等生靈,對於空間力量,有着獨特的理解。

因此,面對其他高手,它們才能夠安然無恙。

可自己等人乃是皇玄高手,出手之前,空間之力,已經禁錮了周圍,這些靈藥奇珍,斷無可能從他們手中溜掉,但偏偏

正當蕭琅軒四人面面相覷錯愕時,一道幽芒,突然閃現,旋即化爲一道人影,出現在了山谷之中。

見到這道人影,蕭琅軒的目光,已是涌動着森寒的殺機,但並未動手。

四大皇玄高手都在,即使沒有刻意,這片山谷,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進來的,可這黑衣人,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出現了!

ps:求訂閱,求鮮花,求貴賓,求一切,兄弟姐妹們度,嘿嘿!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蕭琅軒,這個人,你認識?”

蕭琅軒的眼神變化,自是瞞不過青木老怪三人。

搖了搖頭,蕭琅軒輕吐了口氣,淡然道:“不認識,老夫也第一次見他,不過,十天之前,凌霄城中的殺戮,正是由他造成的。”

“恩?”

青木老怪三人不由眉頭皺了皺,均是有着幾分疑惑。

那場殺戮,他們自然知道了。

在凌霄城,大肆殺了衆多凌霄殿的高手,而蕭家,居然還容忍這個人活到現在,有些說不過去啊!

更說不過去的是,這個人膽子也真的夠大,殺了人不逃不說,今天,還正大光明的出現了。

如今見到這黑衣人,也不容四人不奇怪,力玄三重境界的高手,是如何做到,可以以一己之力擊殺了凌霄殿衆多高手的?

如果不是確有此事,如果不是對凌霄殿的力量有着清晰的認知,青木老怪三人恐怕都會認爲,被黑衣人殺掉的,乃是一些家僕。

花都開好了 即便是蕭家的家僕,那一個個走在外面,都能夠被普通人尊稱爲一聲高手。

“蕭琅軒,什麼時候,你蕭家的脾氣變得這麼好了?”片刻後,青木老怪怪笑了聲,眼神看着那遠處的黑衣人,其眼瞳,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抹駭然之色來。

不但是青木老怪,其餘三人,皆是如此!

遠處,黑衣人所處之地,乃是另外一株奇珍的所在地,對着前面,黑衣人緩緩的伸出手,向着奇珍探出。

這舉動很緩慢,彷彿是隨意爲之,但,偏偏的隨意爲之,那連四大皇玄高手都無法到手的奇珍,竟是被黑衣人,輕鬆之極的拿走了。

“這?”

凡是見到這一幕的réndà驚,蕭琅軒四人的震驚,更是非常,他們彼此對視了一眼後,齊齊身影一動,再度出現在不遠處的奇珍身邊,探手而去

眼望着那奇珍再一次如鬼魅般消失不見,四人臉色,已經無法用震驚來形容了。

望向黑衣人,蕭琅軒沉聲道:“這位朋友”

黑衣人轉過身子,看向蕭琅軒,嘶啞着聲音,冷冽的笑道:“我與你們凌霄殿的人,可不是什麼朋友,而你們,也沒有這個資格與我交朋友!”

“你?”

“哈哈,說的好,老夫青木,他們都叫老夫青木老怪,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青木老怪身形旋即一動,出現在蕭琅軒邊上,那方位,剛好是將後者前路阻斷,旋即便是大聲笑道。

看來,青木老怪也怕衆目睽睽之下被黑衣人給頂回來,於是沒有用朋友的稱呼而換成了閣下!

黑色斗篷下,辰夜眼神輕輕動了下,這青木老怪倒會做人,生怕蕭琅軒在震怒之下對自己出手,所以將後者攔在了身後。

不過,一切都是因爲這些奇珍異寶,辰夜可不認爲,神祕的自己,有着讓這等高手才見上一面,就有了結交之心。

因此,這份小小的好感,迅的隱入不見,嘶啞的聲音,再一次淡淡響起:“蕭琅軒,我在凌霄城還有十天,如果你想爲死了的那些人報仇,那就儘快一些,否則,我沒時間奉陪。”

話落之時,幽芒閃掠,那黑衣人以鬼魅之,在衆人眼中快的遠去。

蕭琅軒臉色頓時陰晴不定,望着那遠去的黑衣人,他突然感應到了一股陰謀的氣息

不遠處,冥花婆婆突然冷哼了聲,身子直接出現在另外一株奇珍面前,探手而下時,那奇珍,一如從前,直接從山壁中消失。

這般舉動,讓得蕭琅軒神色,更爲陰沉,他如今已經可以肯定,這是個陰謀。

然而,即便是陰謀,他蕭琅軒都不能做些什麼。

這一點,看青木老怪與葉邙神色,便是可以知道。

“這傢伙,有種啊,當着我們的面,竟敢kǔnbǎng着我們很多年來,都不曾見過如此大膽的人。”

青木老怪淡然笑着,目光掃過那一衆的奇珍,以及隱藏在山谷深處,欲要破開空間離開的神兵,他的視線,與葉邙一樣,有着絲絲的火熱浮現着。

翌日之時,那神祕山谷,被傳的更加沸沸揚揚,尤其黑衣人出現的那一幕,更是叫人歎爲觀止,他居然連四大皇玄高手都做不到的事給做到了。

你是我掌心的刺 而今,無人可以收取整個山谷中的東西,豈不是意味着,那些東西,都要歸那黑衣人擁有嗎?

一時間,無數的人無數道的嫉妒與羨慕,不自覺的在心中出現。

倒是有人想過,要去黑衣人所在地,與之好好聊聊,看看能不能從中分一杯羹,不過,不提黑衣人如今所在的客棧,被四大霸主勢力的高手所守護着,單是黑衣人本身的實力,都足以讓大多數人不敢有這個舉動。

“辰夜兄弟,你終於來了,等你好久了。”

虎力等人所居住地方,那一衆人看着辰夜如幽靈般現身,固然是欣喜着,心中的震驚,更加不少。

如今辰夜所在客棧,那幾乎是整個凌霄城,防守最爲嚴密的。

不但昊天宗,神軒門,絕冥宗的高手都在,就連凌霄殿,都迫不得已派人守護了起來。

這種情況下,辰夜都還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這份手段,當真了不起了。

直到這個時候,衆人才真正明白辰夜的所做之事。

以衆多的奇珍異寶,將其他三大霸主勢力的高手引到這裏,不但使凌霄城混亂起來,同時也爲辰夜自己,找到了最好的保鏢。

他在衆目睽睽之下收取走一株奇珍,便是明證!

只要昊天宗神軒門乃至絕冥宗,想要得到山谷中的東西,那就必須不能讓辰夜被凌霄殿的高手所傷進而所殺。

或許,執意殺了辰夜,昊天宗神軒門不大可能爲了辰夜與凌霄殿展開大戰,但在某種程度上,一定會讓幾方產生巨大的嫌隙。

短時間看來,這些嫌隙不會演變大規模的廝殺,但只要有一丁點的機會,昊天宗和神軒門定是不會放過的。

因此,強如凌霄殿,這個時候,都不得不小心一些。

這一手玩的漂亮,如此心計,確實可怕!

所謂火中取粟,大概也就只能這樣了吧?

“麻煩大家了!”

進入客廳,辰夜緩緩拿下了黑色斗篷,露出那張熟悉的臉龐。

可正是這張熟悉的臉龐,卻讓衆人感到了一股陌生,絕不是久違的陌生。

虎力上前,重重的拍了下辰夜肩膀,道:“兄弟,固然是心繫紫姑娘母女,可也不能這樣不管自己啊!”

現在的辰夜,眼瞳中,那裏還有往日的靈動與深邃,臉龐,也是冷冰冰的,尤其眉心處,一道若隱若現的黑色印記,更是讓衆人清晰的感應到他的變化。

辰夜淡淡一笑,道:“諸位,有一事,想請你們幫我查一下。”

悟空傳 “辰夜兄弟請講!”知道辰夜心中的煎熬,風擎也放棄了無謂的勸說,連忙應道。

“我殺了凌霄殿這麼多人,他們居然可以隱忍至今,這很奇怪,幫我查一下,從他們帶回紫萱母女到現在,這段時間中,凌霄殿所有的動靜。”

風擎道:“自紫姑娘母女被強行帶走後,我等便是立即來到了這裏,只要我們能夠監控的,都沒有放過。”

“這一段時間,凌霄殿並沒有其他舉動,至少明面上是這樣,唯有一事。”

風擎沉思着說道:“紫姑娘母女被帶回後,沒過多久,閉關多年的蕭琅英帶着蕭無魘,親上絕冥宗爲蕭無魘向鍾淇提親,本來這倆人的婚事,乃是水到渠成之事,我們都想過,在他們大婚的當晚,看看有沒有機會潛入凌霄殿將紫姑娘母女救出來。”

“可沒有想到,這樁婚事竟然沒成。這很奇怪,因此過後,我們的人想盡辦法打探,始終探不出個所以然來,因爲提親之事,唯有蕭琅英與蕭無魘二人才知道。 重生之老公要從小養成 而我們之所以能夠知曉,也是因爲,絕冥宗中,有我一位年少時遊歷世間認識的好友。否則,斷無可能知道!”

辰夜沉默了下去!

鍾淇,無疑對蕭無魘極爲喜歡,不然的話,當年就不會讓鍾嘯出馬,對紫萱和零兒做出那等殘忍之事。

既然是這樣,鍾淇就沒有理由拒絕與蕭無魘的婚事。

這是爲什麼?

思索好一會後,辰夜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什麼,連忙問道:“那次提親失敗回來後,蕭無魘有沒有什麼變化?”

“有!”

風擎肯定應道:“最近一段時間,這傢伙神態萎靡,彷彿受到了重大打擊似的,整個人,不復凌霄殿少主風範。據我們的人回報,就在兄弟你大鬧凌霄城的第二天,蕭無魘突然變了回去,隨即閉關xiūliàn。”

“正是因爲蕭無魘的這個舉動,凌霄殿上下,不僅沒有繼續派人來對付兄弟你,山谷的事,也直到昨天,他們纔有反應。”

聽到這裏,辰夜更加可以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了。

殺了凌霄殿這麼多人,神祕山谷出現,裏面那麼多天才地寶外加一柄神兵,都是可以讓凌霄殿暫時忍下去

蕭無魘,你果然聰明,也果然深得蕭家之人的看重,如果你死了,想必,對凌霄殿來講,會是個巨大的打擊吧?

一念至此,一抹殘忍,飛快的在辰夜嘴角邊上出現。

可轉瞬後,他整個人,都變得小心翼翼了起來,深深渴望,不需要隱瞞,清晰的在眼神中出現。

“風大哥,有紫萱和零兒的消息嗎?”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那份小心翼翼中所透露出來的深深思念即使這一衆都是大老爺們在聽懂後都是動容不已各自心中更有無法言語的怒氣

凌霄殿你固然勢力強大數年前因爲先天之毒拋卻了人家母女而今因爲零兒天資極其妖孽便有所謂的血脈不能流浪在外之說未免也太霸道了一點

“有但是不多而且只關於紫姑娘的隻字片言零兒我們探查不到”片刻後風擎幾分自責的說道人總是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被帶走的

“他們倒是夠小心夠謹慎的啊”

辰夜森然一笑緩緩閉上了眼睛輕聲道:“告訴我紫萱的近況吧”

風擎馬上道:“據我們的人探查紫姑娘只是被xiànzhì了zìyóu不能離開凌霄殿沒有所謂的關押之說當然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接觸的而對紫姑娘蕭家的那些高手總體來說還有着足夠的尊重想來也是因爲零兒的緣故所以辰夜兄弟你不用擔心紫姑娘會遭到非人待遇”

話落風擎歉然道:“辰夜兄弟對不起我們能力有限查不到太多”

“那麼有辦法給紫萱帶句話嗎”

非人待遇辰夜從不擔心暫時凌霄殿的人還不敢

可紫萱的心不知道現在好不好可想來在凌霄殿中她又怎麼可能會好

她一定見不到零兒凌霄殿蕭家也不可能放她離開東域雙嬌當年名聲極盛數年過去更如明珠璀璨蕭家怎可能讓一顆定時zhàdàn不在自己掌控中

若非紫萱是零兒的母親若非還需要紫萱來穩定住零兒只怕凌霄殿一定會對她出手

如此下她怎會過的好

離不開見不到自己的女兒她的心一定要比自己更加的痛更加的煎熬

當時衆神之墓中她已經是那般脆弱的承受了可好歹有女兒在旁做伴今天辰夜無法想像她是否還能夠有着平常的堅定繼續承受着更大的痛與煎熬

每每想到這裏辰夜心中就有着滔天之恨凌霄殿你欺人太甚

“可以試一試”風擎斟酌着說道

“那麼告訴紫萱我來了”

我要讓你知道無論怎樣環境我都會在你左右陪你開心陪你傷心縱然刀山火海我也一定在你身邊相守

原本尚有着遲疑神情的風擎等人在聞聽這話後神色陡然一變風擎旋即正然道:“辰夜兄弟放心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這句話定會一字不落的傳給紫姑娘”

辰夜猛地張開眼睛擺擺手道:“我與紫萱一樣你們的性命不能成爲我們平安和心安的代價”

“辰夜兄弟”

“說些其他的吧”

辰夜臉色再度冰冷下來望着衆人道:“如今四大霸主勢力的高手都已齊聚了昨晚一幕也是能夠看的出來昊天宗與神軒門應該是我們可以爭取到的助力對於這倆個勢力你們怎麼看”

略是沉默片刻楊成道:“論聲名這倆個勢力要比凌霄殿與絕冥宗好上一些多年來少有以勢壓人的舉動論實力自然是各自都相差無幾不過因爲我們與之相差太大所能看到的只是表面”

“辰夜兄弟若是想借虎之力必須要小心被虎吞食雖然表現出來的聲名是好但成爲一代霸主勢力都是無數白骨成爲了他們的墊腳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