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沐鈺楓也是頭大,本想告訴妻子實話,可是一想到櫟兒是子兮的身體裏也有一條蟲子,在加上她現在反常的態度,他覺得還是先不要說的好,他到是想看看,這個凌秋水想幹什麼?

不過他還是要護短,他那可愛的孫女還不知道怎麼樣了呢?

“好了,你不要在說了,齊兒的丹藥很管用,血已經止住了,你不要在生氣了,先回去療傷吧!”

這時,沐雲寒走到蘇櫟身邊,蹲下,用他只有櫟兒才能聽到的聲音小聲的說道。

“櫟兒,二叔知道你的心裏很生氣,聽叔叔的,今天就先讓那個女人走,你爹爹已經發現她的詭計,只是還不清楚她的真實身份,再給叔叔一些時間,只有把她們一鍋端了,纔不會留下禍害,櫟兒放心,這個女人以後就交給你們兄弟兩人處置。”

“哥,讓叔叔帶走,齊兒已經在那個女人身上下了飛天蠱,比灰塵還要細,那個女人發現不了的,我們以後可以隨時知道她的行蹤,叔叔說得對,把她們連根拔起才能剷除後患。”

蘇齊用密音傳聲給蘇櫟。

“可以,給你們十天時間,十天以後,明月山莊名下的鋪子開張,我不想那個時候出現任何的差池。”

蘇櫟冷冷的道,並不是蘇櫟給沐雲寒面子,而是因爲蘇齊的話,比起其他的,他更相信自己的弟弟。

“謝謝櫟兒,叔叔知道該怎麼做了,叔叔就先走了,你們也不要太着急了,你爹爹帶着馨兒去找鬼醫,馨兒會沒事的。”

沐雲寒起身,衝着蘇櫟點了點頭。

“爹,我們走吧!”

凌秋水知道,沐雲寒說服蘇櫟了,只是她不知道沐雲寒是用什麼辦法說服蘇櫟的,但是現在脫身要緊,一但和明月山莊的人交手,沐鈺楓很快就會看出她的巫族的人。

“子兮,我們先回去。”

沐鈺楓不捨的看了看蘇齊和蘇櫟,本來想去見一見孫子,哪知下人回稟,子兮和凌秋水來了明月山莊。

他又找到了寒兒,才馬不停蹄的趕到了明月山莊,沒想到會看到這一幕。

“柳月姐姐,你們最近多警惕一點,這個凌秋水會下蠱,小狸所說的白色蟲子很有可能就是蠱毒。”

“好的,齊兒,那我們回去堅守崗位去了。”

柳月揮手,十二煞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哥哥,我們去看看桐梓吧!”

“嗯!”

蘇櫟點了點頭。

看着青荷和青蓮。

“青荷姨,青蓮姨,你們讓人收拾一下這裏。”

“好!”青蓮和青荷點了點頭。

而這邊,沐雲軒帶着蘇紫陌和蘇馨也趕到了三清山。

蘇紫陌抱着蘇馨,不停的抹着眼淚。

衆然她能呼風喚雨,可是對自己女兒的病,她依然手無措施。

蘇紫陌非常討厭這樣的感覺。

“娘子,很快就到三清山了,師叔會醫好馨兒的。”

沐雲軒不管蘇紫陌是否會反抗,但是他還是緊緊的抱着蘇紫陌。

他知道她的心裏很害怕,他都知道。

“你放開,要不是因爲你們沐家,馨兒怎麼會變成這樣。”

蘇紫陌用力想掙脫沐雲軒。

可是她好眷戀沐雲軒的懷抱,她感覺自己找到了一個很強大的依靠,讓自己捨不得離開。

蘇紫陌晃了晃神,阻止自己有這樣的想法。

“蘇紫陌,我不會放開的,你給我聽好了,今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都不會放開你,我都會陪在你的身邊,生死不離。”

一句生死不離,讓蘇紫陌的心微微的暖了起來。

她好想伸手抓住那一絲絲的幸福,可是她又怕自己伸出手去的時候,那一絲絲的幸福會像一把利劍,刺得自己血肉模糊。

“蘇紫陌,我知道你怕,你怕會再次受到傷害,可是你不給我機會,你又怎會知道,我是不是你要一輩子陪在你身邊的人呢?”

看着蘇紫陌沉默。

沐雲軒的心一點點的沉了下去。

是他做得不夠好,是他還不能完全的讓她信任她。

想到得到她,最主要的是要她信任他。

不管結果是什麼樣的,這一輩,他都會陪在她的身邊。

不知不覺,沐雲軒把她擁得更緊。

很快,看到了三見房屋,沐雲軒心下一喜。

“娘子,我們到了。”

院子裏,一身白衣,鶴髮童顏的老者正在院子裏搗藥。

看到沐雲軒的金龍,他沒什麼反應。

等到金龍落下後,看到沐雲軒帶着兩個女娃來。

瞬間炸開了毛,藥杵往身後一扔,不高可個子騰空躍起。

“臭小子,我老頭子這裏是不允許外人來的,你明明知道我老頭子的規矩,你還帶人來?”

黎子夫手插腰桿,一雙大大的眼眸卻在蘇馨的小臉上轉來轉去的。

“師叔,她是我女兒,快點救她。”

沐雲軒不想廢話,救馨兒要緊。

“砰!”黎子夫往後跳了跳,把木架上的藥打翻。

平常愛藥材如命的他,此刻都不在意了。

死死的盯住沐雲軒,不相信的說:“你胡弄鬼啊!你連婚都沒有成就有這麼大的女兒,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

“師叔,你先救馨兒,這件事情軒兒可以慢慢和你解釋,她是我的娘子蘇紫陌,這是我們的孩子馨兒。”

黎子夫又小跑着上前,仔細看看馨兒,又看看沐雲軒。

“照你這樣說,這小丫頭還挺像你的嘛?”

“前輩,請你快救救的我女兒吧!”

女兒臉上的冰越來越厚,蘇紫陌的心就越來越急。

可黎子夫就像沒有聽見一樣。

“蘇紫陌,蘇紫陌……。”黎子夫撓頭想着。

“哦!想起來了,她不就是和你嫁殤的那個丫頭嗎?你不是說她死了嗎?現在怎麼又蹦出來了呢?”

“師叔,陌陌要是沒有活着的話,馨兒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快點救人。”

沐雲軒沒有心思開玩笑,臉色很難看。

“知道了,知道了,我老頭子暫且相信你,你要是敢騙我老頭子,你們兩個就死定了。”

黎子夫低頭擡眸,警告的看着沐雲軒和蘇紫陌。

“都進來吧!”

黎子夫轉身,往最邊上的一間房屋走去。

一走進裏面,一股藥味撲鼻而來。

裏邊很簡陋,就一張夠兩個人睡的石牀和藥材。

“把馨兒放到牀榻上去。”

沐雲軒輕輕的把馨兒放到牀榻上。

黎子夫開始給馨兒把脈。

只是一會,黎子夫就放開的馨兒的手。

蘇紫陌急急的問道:“前輩,我女兒怎麼樣?”

“叫什麼前輩,既然是軒兒的妻子,理應叫我老頭子師叔,要是下次在敢亂叫,小心我老頭子翻臉不認人。”

說完,黎子夫還朝着沐雲軒擠了擠眼眸。

他有怎麼會看不出來這兩人感情不到家呢?

蘇紫陌狠狠的瞪了一眼沐雲軒,當她是瞎子嗎?這個怪老頭就是鬼醫,她到是沒有想到,不過這樣也好,回去找師傅,需要三天的路程,這裏近,到是省了不少事。

“是,前,不,師叔,我女兒她……?”

“放心吧!丫頭,我鬼醫是什麼人啊!會有我鬼醫醫不好的人嗎?”

黎子夫臉上得意的看着蘇紫陌。

“不過……。”

“不過什麼……?”

聽着黎子夫話峯一轉,蘇紫陌的心又提了起來。

“師叔,你能不能一次性說完,我娘子很擔心馨兒。”

沐雲軒心裏也急啊!

“你那麼大聲幹什麼?我老頭子不是正在說嗎?”

沐雲軒怒,那黎子夫就是炸毛了。

看他的動作,甚至想踹沐雲軒一腳。

“這女娃是打孃胎裏帶出來的病不說,又中了巫族的蠶冰蠱,這女娃嚴格的說來,已經沒有生還的希望了。”

-本章完結- “不可能。”蘇紫陌想都沒有想就出聲反駁。

“師叔。”沐雲軒已經忍到了極點。

“好!好!別緊張,她在別人那裏是沒有生還的希望了,但是在我鬼醫這裏,就是隻剩下半口氣,我鬼醫一樣能把她救活。”

猛的,蘇紫陌的心又落了下去,狠狠的割了黎子夫一眼。

這個臭老頭,他不弔人胃口會死啊!

她這一天從天堂掉下地獄的感覺已經好幾次了。

他就不能體會一下別人的心情嗎?

“剛剛師叔說馨兒中了巫族的蠶冰蠱,那蠶冰蠱是怎麼進了馨兒的體內的。”

巫族,沐雲軒眼眸裏閃過一絲嗜血,心裏的懷疑不斷的擴大。

“馨兒今天一直在明月軒畫畫,柳月她們又離明月軒比較近,青荷只是聽到桐梓的叫聲趕過去之後馨兒就不見了,她們又是怎麼把馨明目張膽的放進馬車而沒有被暗中的柳月她們發現呢?”

蘇紫陌也覺得奇怪,柳月她們很盡責,不可能沒有發現有人闖入明月軒的。

“這巫族是一個很神祕的存在,巫族裏面有一些巫祝,他們不但擅長養蠱,更擅長隱身術,而且能悄無聲息的對想要下蠱的人下蠱,碰到巫族的人,你們最好小心些。”

黎子夫看着馨兒的小臉,白的像紙一樣。

他轉身在木架是翻了翻,從瓷瓶裏到出一顆丹藥給馨兒服下。

“這顆定魂丹藥下去之後,馨兒會沉睡五天,在這五天的時間裏,我老頭子會想辦法把行馨兒體內的蠶冰蠱引出來,所以,你們需要留在這裏五天。”

五天,蘇紫陌算了算,倒也不長,只要能醫好馨兒,就是五年她也願意。

“嘶……!”黎子夫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

“軒兒,巫族世代不是受你們沐家的恩惠嗎?怎麼會下蠱害你的女兒呢?”

想了半天,黎子夫終於想起了這件事情來。

“這也是軒兒想知道的答案,雲寒正在查,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沐雲軒看着蘇紫陌發怒的眼眸,心裏越加的難過。

凌秋水,一定是凌秋水,這個女人的所做所爲都和巫族有着很大的關係。

“娘子,我孃親雖然脾氣有些不好,但是她絕對不會是一個用孩子威脅人的人,在給我些時間,一定能查個水落石出的。”

“丫頭,軒兒說得對,我老頭子敢用項上人頭跟你保證,子兮是被從小寵壞了些,可是心地不錯,要不然就是她被人利用了也說不一定。”

一聽,經過大風大浪的黎子夫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趕忙在一邊幫忙說話。

“你們不必在說了,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至於其他的,等你找到證據在說。”

蘇紫陌一臉漠然,那口口聲聲的野種,深深的刺痛着她的心。

雖然她告訴自己不要去在乎,可是她的心裏依然自責,是她沒有保護好孩子們。

“娘子,我孃親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那個凌秋水圖謀不軌,如果孃親現在知道真相的話,對孃親很不利。”

沐雲軒試圖解釋,不是他在維護自己的孃親,而是他希望蘇紫陌不要誤會。

蘇紫陌的眼淚無聲的滑落,哽咽的說道:“你不必跟我解釋,不管凌秋水圖謀不軌還是什麼?在沒有把握之前,你不應該把什麼弄成現在這個樣子,錯的是我們大人,爲什麼要讓孩子來承受這份罪,而且還是馨兒來受這份罪,你知道馨兒從小過得有多艱難嗎?她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樣跑跑跳跳的過自己的童年,她的童年永遠都是看着別人跑跑跳跳的玩,她很懂事,知道自己的身體不好! 重雲記 她從來不做讓我擔心的事情,甚至還反過來安慰我,說她每天過得都很開心,讓我出去做事的時候,不必急着回來,她會乖乖待在家裏等我,從小,他們兄妹三人都很懂事,只是上天爲什麼這麼不公平,要讓我可愛的馨兒受這樣的罪。”

蘇紫陌深深控訴着,只想把心裏的不快通通發泄出來。

沐雲軒咬着脣,他無話可說,不管他說什麼?他都是在找藉口,錯就是錯了,不過他很慶幸,他還來得及彌補這一切。

“好了,好了,都別說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糾結在昨天,只會讓你們更加辛苦,你們要學着去釋懷,不要用仇恨的心裏去面對每一件事情,而是要學着怎麼去解決事情。”

黎子夫心疼的看着他們兩人,軒兒是他們從小看着長大的,這小子絕對是一個萬里挑一的好夫君。

而他慧眼識珠,這個女娃也是一個不錯的人,剛好,兩人也很相配。

“你們兩個下去準備晚膳吧!我老頭子現在要開始救人了。”

黎子夫又開始攆人。

蘇紫陌和沐雲軒一聽,也打算出去,救馨兒要緊,他們自然不會耽擱救人!

“對了,我這人不喜歡吃山毛野菜,山那邊的河裏有很多的魚蝦,你們兩個去抓一些回來,我老頭子心情好了,這馨兒的病也好得快些。”

黎子夫威逼利誘,他好幾天都沒有時間做好吃的了,饞得緊。

趁着這個女娃在,他也好好享受一下。

“那個,師叔,你看着我像是一個會做飯的人嗎?”

蘇紫陌有些無言,她現在哪有心情去做飯啊!她的小馨兒還沒有醒過來呢?

“不會做也得做,你不會忘了我老頭子剛剛說的話了嗎?伺候好我老頭子,馨兒的病最多五天就能治好,如果我老頭子不高興,只怕五年也……。”

黎子夫一臉爲難的模樣,大眼瞪着屋頂。

那模樣很明顯,你蘇紫陌要是不安我說的去做,馨兒什麼時候醒過來還是個未知數。

超級女婿 沐雲軒搖了搖頭,徹底無語了,說白了,他師叔就是在耍賴皮。

“好!好!”蘇紫陌妥協了,“不就是好吃的嗎?我做,只要你能在五天之內把馨兒醫好,我每天都給你做好吃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