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想竟然是西南軍區的軍人,還是跟自己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混蛋!

要說她跟陳凌的糾葛,還得從陳凌第一次參加軍事演習開始,直接把趙冰的手臂給打斷了,還綁起來,塞臭襪子!

趙冰能不記住他?後面在幾次交手過程中,都是被陳凌牽著鼻子走。

作為女強人的趙冰對陳凌的印象從來就沒好過,如果不是她是科研室的主任,必須得接待對方,絕對轉身走人!

「你想去研究室?」趙冰開門見山道。

對方就是一大頭兵,怎麼懂得搞科研,多半是一時興趣才想去看看。

這種情況,趙冰見多了。

陳凌道:「是。」

對這個有點陰魂不散的女軍官,陳凌有點不想搭理對方,不過,想到要去研究室的她帶路,還是忍了忍。

趙冰冷哼一聲,道:「跟我來吧,我帶你去。」

她表面上看起來冷冰冰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再次與陳凌相遇后,她心裡莫名的有點小緊張。 說完后,陳永青的臉色變的很紅了。

也是啊,畢竟這種事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丟臉了。

要是傳出去,不知道會驚掉多少人的下巴,估計都會晚節不保了!

其實無論是誰患上這個病,都會感覺很鬱悶的。

這也多虧了他有錢,要是普通人得了這個病,沒有名貴的補藥養身體,估計早就掛掉了。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陳老,你的情況我大概了解了,讓我給你把一下脈吧。」

「哦哦,好。」陳永青說完后,就把手臂伸了過來。

於是胡天開始給他把脈了。

大概過了五分鐘后,胡天就把好了脈。

陳永青有些拘謹的說道:「胡神醫,怎麼樣?」

「陳老,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呀?」胡天笑著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陳永青臉上頓時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他搖了搖頭,說道:「我做事很坦蕩的,從商幾十年從來沒有得罪過人,我都是和氣生財呀。」

「那奇怪了,你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是因為有人給你下了葯。」胡天說道。

「什麼?」陳永青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他激動的說道:「給我下了什麼葯啊?」

胡天看了陳永青一眼,然後淡淡的說道:「我實話跟你說吧。」

「你的身體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是有人經常給你服用萬艾可。」

「萬艾可?」陳永青自言自語地說道:「暈了,萬艾可不是韋哥嗎?」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是啊,就是韋哥,你經常吃韋哥,所以身體一直都很亢奮。」

「這,這也太惡毒了吧!」陳永青氣的拍了一下沙發的扶手。

胡天說道:「當然,不只是韋哥,還有一些其它的輔助葯,讓你時刻都有那方面的衝動。」

聽到胡天這麼說,陳永青氣的原本紅紅的臉都變白了。

他沉聲道:「胡神醫,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暗地裡害我?」

「是啊,不過那個人不敢讓你一下子死掉,所以才會這麼做的。」

胡天看著陳永青說道:「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你再過幾個月就會油燈枯竭,水幹人亡了。」

陳永青沒有說話了,而是陷入了沉思。

畢竟他也是大佬,忍耐力和承受力是很強的。

過了一會兒,陳永青才說道:「胡神醫,那我該怎麼辦呀?」

胡天笑著說道:「你放心,你的身體我可以給你調理一下,不過那個給你偷偷放葯的人,要找出來才行。」

「不然就算我給你治好了,如果他繼續放葯,你還是會犯病的。」

聽到胡天這麼說,陳永青點了點頭說道:「好,那麻煩神醫先給我治療一下吧,我現在難受死了。」

胡天說道:「你閉上眼睛,我給你治一下。」

於是陳永青坐在沙發上閉上了眼睛,胡天開始給他治療了。

說實話,陳永青的身體非常差了,比那種七老八十的老頭還差。

可以這麼說,如果他沒有遇到胡天,估計再過幾個月就會撒手人寰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啊,這傢伙就算是死,也是爽死的。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那個害他的人還真是個人才,竟然會想出這麼清新脫俗的死法。

不過陳永青可是有錢人,他還沒有享受夠生活,肯定捨不得死的。

胡天耗費了不少仙氣,給陳永青把身體調理好了。

畢竟這個傢伙的身體虧空的厲害,治療起來也不是件簡單的事。

這個時候,陳永青的神態恢復了正常,臉色也有些紅潤的感覺了。

他有些高興的說道:「胡神醫,我感覺自己沒事了,而且全身都充滿了力氣,有種回到了年輕時候的感覺。」

胡天笑著說道:「是啊,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了,非常健康。」

這個時候,陳永青對胡天非常佩服,畢竟身體的感覺是不會出錯的。

能這麼快就把他治好,而且只是用了推拿的手法,這樣的醫術已經出神入化了。

想到這裡,陳永青在心裡忍不住的感嘆,看來這個年輕人真的是神醫啊!

陳永青笑著說道:「胡神醫,雖然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但我還是有點擔憂。」

「是啊,而是不是有點擔憂,是很擔憂。」胡天笑著說道:「那個偷偷給你下那種葯的傢伙,一定要抓出來才行,不然這個隱患一直都會在。」

陳永青點了點頭,嘆息道:「是啊,要快點抓出來才行。」

胡天笑著說道:「你在心裡想一下,看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了誰。」

「我想過了,我真沒得罪誰呀。」陳永青很鬱悶的說道。

這個時候,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事,臉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他對胡天說道:「胡神醫,我這個病是保密的,你不要跟任何人說啊,尤其是老宋。」

「你放心吧,給病人保密隱私,是我們做醫生的職責。」胡天點了點頭說道。

陳永青笑著說道:「謝謝你啊。」

「不用謝,我也是舉手之勞而已。」胡天揮了揮手說道。

這個時候,陳永青從沙發旁邊的抽屜里拿出了一張銀行卡,放到了胡天面前。

「胡神醫,這裡有一千萬,請你收下吧,就當是一點辛苦費,拿去喝茶。」陳永青很客氣的說道。

說實話,一千萬對於普通人來說,已經是可望不可及的巨款了。

但是對於現在的胡天來說,一千萬還真不算什麼。

畢竟錢這個東西,在胡天眼裡,真的就跟數字一樣。

胡天現在的資金水平,已經不能用數字來衡量了。

可以這麼說,胡天已經是這個世界的首富了。

當然,說是世界首富有點誇張了,但絕對是全國首富,就算在世界上也能排最前面的。

畢竟這個世界上還著一些超級隱世的商業家族,他們掌管著財富密碼,富可敵國。

不過錢財只是身外之物,胡天從來都不會放在心上的。

胡天笑著說道:「陳老,你太客氣了,不用給我酬勞的。」

「這個算是酬勞,就是一點茶水錢,你一定要收下啊。」陳永青很堅持的說道。

其實胡天真的不想要的,但架不住陳永青這麼堅持。

於是胡天也沒有拒絕了,拿過那張銀行卡收進了口袋裡。

。 這一切的發生的太快,眾人包括妖族,都沒有反應過來,誰能想到除了左辰,還有一個,你瞬間移動的,妖族以為星座和生肖一樣呢,只有接受了傳承,才能用星座的能力。

只有對面剛才與游倉和萬鏡對話的鞠慶看到了這一幕,所以他才突然禁聲。

趁著都沒反應過來,張寧抓住曹知音騰空而起,飛速往會返,張寧速度極快,這時眾人也反應過來,生肖和星座其出動,迎接張寧,妖王們,也出動追殺張寧。

張寧一看後邊來了追兵,瞬間鯤鵬翼,在背後展開,張寧直接化為殘影,飛速返回城頭。

張寧從生肖和星座們身邊一閃而逝時,眾人也是一愣,張寧剛開始飛的時候,居然沒用雙翼,他是自己飛的,他入地階上品了!

沒錯,張寧在剛才看到游倉和萬鏡叛變時,張寧心裏驚濤駭浪,感到瓶頸鬆動,晉陞到了地階上品。

張寧意識到自己晉級了,才有信心帶着曹知音返回城頭。

眾人一看張寧自己返回了,大家也不用迎接了,就返回了城頭,妖族當然也不會真的在意游倉和萬鏡,只是對張寧這個人的憤怒,不會真的追的太深,就也停下腳步,不在前進。

經過了一整夜的治療,羊爺從羊山返回城頭,告訴大家,燕仙的命,保住了,但是受傷太重,一時半會醒不過來,這輩子境界也別在想進一步了,並且戰力,雖然還是地階上品,但是戰鬥力肯定不是地階上品了,體魄受傷太大。

羊爺最後的話,大家都沒怎麼認真聽,知道燕仙的命保住了,大家就鬆了一口氣,雖然大家沒見過燕仙出手,但是大家都知道燕仙最厲害的,肯定不是戰力,而是腦子,是戰場上的隨機應變。

最後,鼠爺下山,認命張寧為下一任天司,接任燕仙。

張寧臨危受命,張寧也沒想到,自己的想法,還真的實現了,不過以這種形式,張寧認可不當這個天司,可是既然鼠爺認命為張寧為天司,那張寧也不會推脫,不會說什麼經驗不足,不適合領兵,還不能勝任這樣的話,張寧只會認認真真做好天司應該做的事情。

張寧連夜來到斬妖司總部,斬妖司總部,就在北邊戰場這出的城牆下方,有一個三層樓,和一個大院子,院門正對的,是一條大街,大街前面,就是百越城的北城門。

所以斬妖司就是直面妖族的人,百越城要是破了,第一個遭殃的,永遠是斬妖司,斬妖司就是第一道防線,永遠擋在前面。

張寧進入斬妖司總部,看着燕仙留下的東西,桌上擺着地圖,自己這邊有多少兵力,要是有多少兵力,並且什麼樣的對位,等等等等,燕仙都事無巨細的寫在紙上。

張寧坐下來仔細的看着,一直看到深夜,斬妖司還有藏書閣,裏邊又一些遠古大妖的記載,張寧找出鬼車的那一份,看了看,跟燕仙說道差不多,張寧又看了看其他的,張寧發現這裏大又文章,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這幾天張寧除了觀察戰場的走勢,就是泡在藏書閣,查閱大妖的資料。

這天,張寧走出藏書閣,走向城頭,觀看這戰場走勢,妖族的進攻,沒有一日停止,日夜不停的進攻百越城,士兵們全都已經疲憊不堪,張寧下令,啟用火炮,床子弩,等大型殺傷武器。

大型武器一啟用,就得到了顯著效果,特別是火炮,威力巨大,一炮下去,妖族非死即傷,還是一片的妖族。

城頭一輪火炮攻擊之後,城牆下的妖族漸漸減少,張寧命人大開城門,出城應戰。

首先出城的,是斬妖司的鐵衣,這些人大多武義在身,並且每人配備一把紅銃。

跟隨這他們的,是十萬輕騎,這全部配備紅銃的軍隊,之後,就是百越城的飛獸軍,他們都騎着兔山的飛禽,一般情況下,妖族不出飛禽,百越城這邊,是不會出飛獸軍的,但是這次,張寧就排出來飛獸軍。

飛獸軍上的人,同樣,全部配備這火銃,這五萬飛獸軍,是百越城能拿出的全部部隊,百越城雖然人不多,但是各個都是精銳,現在還配備這火銃,威力可想而知。

騎軍也同樣是輕裝上陣,他們的安全,交給了斬妖司鐵衣,他們就負責攻擊,保持這機動性。

這兩股陸空結合部隊,加上火銃,威力極大,直接打的妖族不敢在進一步,進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張寧在城頭看着勇猛無比的軍隊,給這軍隊起名,火銃軍。

張寧的用兵,與燕仙不同,燕仙更加註重武力,可能是因為燕仙是生肖山人,還不太相信,或者不太清楚,火銃軍,能發揮出多少實力,燕仙也是個及其穩重之人,絕對不會打自己不確定的仗!

張寧就不一樣了,張寧注重天秤宮新研究出來滴東西,也見識過它的威力,就把他拿出來用,並且張寧看守軍已經及其疲憊,這樣下去,會因為體力不支,人出問題,張寧就把人力撤下,上火炮,把門口的妖族打沒之後,直接打開城門,出火銃軍,這樣的打法,可以說是及其大膽的,兵臨城下,居然還打開城門主動出擊,要是燕仙的話,肯定不會這麼干。

可是張寧就幹了,也符合他的特點,瘋子張寧,當上了領袖,依舊是瘋子。

打開城門之後,軍隊出動,城門可一直沒關,你說能不瘋么?

張寧也囑咐生肖和星座們,一定要看好妖王,不能讓他們對軍隊出手,這是必然的。

之後站着張寧旁邊的鞠慶說道:「不用派人守城門么?這樣等大軍回來,好給他們斷後!」

因為張寧斬殺了游倉和萬鏡,鞠慶本來就對張寧有這不一樣的感情,張寧又當了天司,成了他的上司,鞠慶當然擁護。

張寧冷笑一聲:「斷後?用得着么?他妖族還敢回來么?我們就大搖大擺的走回來!」 「阿嚏!」睡夢中的和琳猛的打了一個噴嚏,醒過來后他揉了揉有些發脹的腦袋嘀咕了一句:「這該死的鬼地方。」

正在這時,和琅走了進來,回稟道:「老爺,事已經成了,接下來就看老天爺的了。」

和琳點了點頭,也沒在意,福康安本就時日無多了,自己不過是助推了一把而已:「幫我把軍醫叫來,我可能得了風寒之症了。」

在這個鬼地方,任何小病都不可小覷,他可不想步福康安的後塵。

和琅也明白這個道理,聽到自家老爺生病,也顧不得禮儀了,連忙跑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