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洗漱完,穿戴好。

院外,北溟走了進來,「顏姑娘。」

「嗯,那兩個黑衣人招了嗎?」顏幽幽看向北溟。

「是顏修洪。」北溟如實回稟。

「呵,果然是他,我故意招搖過市,大搖大擺的搬進玉巷園,就想看看他和顏白氏到底怎樣對付我,沒想到,不過爾爾。」

顏幽幽冰涼如水的目光投來。

北溟汗毛豎起,這種感覺就像王爺生氣時散發出的氣場一樣。

。 唐三無奈地看了一眼唐元。

唐元對他聳了聳肩,一副得意的模樣。

「大伯。」唐三輕輕開口,這聲「大伯」,他是真情實意地說出來的,他能感覺到,唐嘯和自己父親的感情,並沒有絲毫降低,反而越來越強烈。

唐嘯點點頭,一臉笑意,和剛才截然相反。

「小三,小七,你們父親是這麼叫你們的吧?」

唐三和唐元點了點頭。

唐嘯的目光漸漸平和,道:「你們知道嗎?其實,我從來都不認為他做錯了什麼,但是,他一直漂泊在外,因為當年的事情,把所有罪責都扛在自己身上,我很心疼,也很責怪他,為什麼這麼多年了,還沒有放下,還不回家……但是想想,如果當年阿銀選擇的是我,我或許也會和他做出一樣的選擇,甚至比他的做法還要激烈……所以啊,小三,小七,我不希望唐昊的事情,成為你們的負擔,雖然他讓你代替他重振昊天宗,可是小三,無論別人說什麼,為宗門儘力,是你必須要做的,但不是因為你父親的事情,而是因為,你是宗門的一份子。」

唐三聽完,點了點頭,也不知心裡在想什麼,隨後道:「謝謝你,大伯。」

唐嘯點點頭,突然看向唐元,道:「小七,你呢?雖然你父親把所有事情都交代給你哥哥,但是你也是昊天宗的一份子,你就不想為宗門效力嗎?」

唐元聳了聳肩膀,道:「大伯,有我哥一個人就夠了,我……」

唐嘯哼了一聲,道:「你別跟我說什麼實力差勁之類的話,不到二十歲的魂帝,你以為大陸上出現過么?你們來之前,你姑姑已經跟我說了,嘿嘿,兄弟兩個都是雙生武魂,天賦還那麼強大,相比我和你父親,你們可強地不是一星半點,你們兄弟兩個,完全可以成為昊天宗新一代的『昊天雙子星』,有你們兩個在,昊天宗『天下第一宗門』的寶座,百年內無人可以撼動了。」

唐元撓了撓頭,這都什麼事啊。

唐月華見唐元這個模樣,也知道他心中想法了,推了一下唐嘯,道:「好了,大哥,孩子們今天到來,還沒好好休息呢,小七的事情,他自己會有考量的,再說了,入不入昊天宗,他不還是咱們唐家的子孫嗎?又沒有什麼差別。」

唐嘯聽完,嘆了口氣,對兄弟倆道:「你們長得像你們母親,性格卻更像你們父親,小三繼承了唐昊的固執,不服輸,小七繼承了你父親年輕時洒脫的性子。」

隨後,唐嘯又對唐月華道:「月華,明天為小三和小七認祖歸宗的儀式,你來安排一下。」

唐月華點了點頭,隨即又道:「可是大哥,不需要和宗門長老們先打個招呼么?畢竟,他們……」

唐嘯擺了擺手,道:「你去安排吧,我有分寸,與其私下通知,倒不如大大方方地擺在檯面上來,你先帶兩個孩子去休息吧。」

「對了,小三,明天認祖歸宗的儀式,你是哥哥,一切都要你來照顧小七,他們更多的目光,還是關注在你的身上,你要記住,昊天宗這個地方,光靠你姑姑交給你的禮儀,是無法站穩腳跟的,我送給你兩個字,強硬,實力就是話語權,這一點,你要和你弟弟多學學,你看他,從進門開始,不屈不撓的同時,也剛柔並濟。」

說完,看了一眼唐元。

唐元被看得渾身發毛,這是誇我呢?

還是?

唐三點了點頭,也看了一眼唐元。

剛柔並濟,有點難搞啊,這是小七的特點,我不是啊……

幾人說到最後,唐元便和唐三一起,跟著唐月華出了門去。

走到城堡後面,有一排排的石屋,經唐月華介紹,這裡是三代、四代弟子居住的地方,接下來的幾天里,唐元和唐三也要住在此地。

唐月華幫兄弟倆安排了住處,才仔細詢問了唐元,這一年裡的情況。

唐元沒有多說什麼,撿些重要的事情說了大概,隨後又將自己母親有望復活的事情,也向唐月華說了。

唐月華聽完之後,情緒也緩緩平靜下來。

唐元和唐三各有一間房,房間內置都一樣,一室一廳一衛,大約二十平米,也夠他們用了,基本生活用品也都備齊,倒省了唐元很多的麻煩。

進到房間收拾完后,唐元的腦子裡,就時時刻刻想找機會,去找唐龍喝酒了。

他鬼鬼祟祟地從房門內探出頭,聽見唐月華和唐三在說話的聲音,心中放下心來。

唐三的屋子就在他的隔壁,唐月華此時正拉著唐三說話。

唐元就怕自己去找唐龍喝酒,會被唐月華制止,所以才偷偷摸摸地,趁著他們說話的時候,悄悄跑出房門。

至於明天的認祖歸宗儀式,唐元都無所謂,反正一切有唐三罩著,就算唐三不行,那就一路橫推,和這些帶有怨氣的人,沒什麼好說的,打服他們就行了。

沒聽見唐嘯宗主都說了嗎?

要向他們證明自己的實力!

雖然唐元也知道昊天宗藏龍卧虎,以自己魂帝的實力,肯定做不到一路橫推,但是那又怎麼樣?

先打再說。

打不過再另當別論。

他並不認為,在同一輩人之中,還有人能夠壓制他。

開玩笑,他哥唐三都沒這實力,區區被武魂殿逼得隱世不出的昊天宗,哪有這種人才,要是有,早都耐不住寂寞,出山干無極去了。

當然,這些話就在心裡想想,他是不敢說出口的,不然會被昊天宗的人丟下山去。

走出屋門之後,唐元一路YY,走了好久,他才回過神來。

卧槽,不知道唐龍住哪間屋子啊!

想了想,唐元才回想起來,剛才唐嘯好像是讓唐龍去後山做桌子去了,那自己就去後山找他去吧。

哼,想逃酒,沒門!

雖然不知道後山的所在之地,但是唐元想著隨便找一個昊天宗弟子問問,應該就知道了。

就在他放眼望去,想找到一個灰色身影的時候,卻見到入眼之處,別說灰色了,黑色的身影都沒有。

此時,唐元眼前一亮,雖然沒有灰色身影,但是他看到了一個小姑娘,蹦蹦跳跳地朝他這邊跑來。

這小姑娘看上去十三、四歲的模樣,梳著兩個小辮子,靈動的大眼睛此時也向他這邊望來,看上去十分可愛。

唐元迎了上去,打招呼道:「你好啊,小妹妹。」

小姑娘轉動著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唐元,隨後撇了撇腦袋,問道:「你是三叔還是元叔?」

唐元一愣,道:「什麼叔?」

小姑娘笑道:「我爸爸讓我來給三叔和元叔送飯,他說長著藍頭髮和藍眼睛的,就是三叔和元叔,你是三叔還是元叔?」

唐元一臉黑線。

什麼情況?

我才十九歲啊,什麼時候變成「叔」字輩了?

低頭看去,那小姑娘手裡,果然提著一個食盒。

好奇心大起,唐元微笑問道:「你爸爸是誰?你又是誰?」

小姑娘有些不高興了,道:「你先告訴我你是誰?」

唐元笑道:「我是唐龍!」

小姑娘明顯不信,斜著眼看了他一樣。

「好吧,我是唐元。」

唐元舉手投降了。

小姑娘開心一笑,道:「我果然猜的沒錯!你就是元叔!」

猜什麼?

你哪裡猜了?

你猜出來了還問我。

唐元內心萬馬奔騰。

隨即,他又恢復了陽光般和煦的笑容,道:「小妹妹,這下你能告訴我,你是誰,你爸爸又是誰了吧?」

小姑娘點了點頭,道:「元叔叔,我不是小妹妹,我叫甜甜,是你大侄女,雖然看起來你比我大不了多少,但是我爸爸說了,要尊敬長輩,對了,我爸爸是唐虎,宗門三代首席哦。」

甜甜?

唐虎?

宗門三代首席?

唐元疑惑不已,問道:「宗門三代首席?不是唐龍大哥嗎?」

唐甜甜搖了搖頭,道:「三代首席是我爸爸,不是唐龍伯伯,我爸爸說過,上次輸給唐龍伯伯,是因為他運氣不好。」

「呃……」唐元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也行?

可憐的被欺騙的少女啊。

唐元還以為是唐龍吹牛呢,都在心中計量好要罰唐龍幾杯酒了。

想了想,唐元笑道:「原來是這樣,我覺得你爸爸說得對。」

唐甜甜兩眼一亮,開心道:「我就說嘛,元叔叔,你真厲害,一眼就看出來了,不像宗門裡的那些叔叔,都說我爸爸吹牛。」

可不是嗎?

唐元心裡想著。

隨後,他又對甜甜道:「甜甜啊,你這是要送飯?」

唐甜甜低頭看了一眼食盒,道:「對,我要給元叔叔您和三叔送飯去。」

唐元點點頭,道:「那這樣,你就去給你三叔送飯吧,我就不回去了,你能告訴我,唐龍大哥住在哪裡嗎?」

唐甜甜又把腦袋一歪,想了想道:「唐龍伯伯嗎?他住在那裡,不過他現在好像不在家。」

說著,唐甜甜給唐元指了個方向。

唐元搖了搖頭,笑道:「沒關係,我去等他,謝謝你啦,甜甜。」

唐甜甜嘴角一咧,甜甜笑道:「不用客氣,元叔叔,你長得真好看,比我爸爸還好看,我就先走了,還要給三叔送飯呢。」

說完,唐甜甜又一路蹦蹦跳跳而去,看樣子,是向唐三的屋子那裡去了。 「我知道,你會擔心也是正常的,畢竟是你的親人和朋友,換成是我的話,我也會擔心的。」許林淡淡一笑,旋即又是緩緩抬起頭,目光朝著遠處的草坪撇了一眼,淡然說道,「不過,得想辦法把那兩個老鼠給甩掉才行啊!」

又是在公園裡四處走動,但是由於多加上了一個魅影,所以汪蠻蠻也是提不起多少的興趣。心思全都是撲在了許林與魅影身上,總是覺得他們兩人會有什麼貓膩。

有時候,女人在執著起一件事的時候是非常可怕的,尤其是在對感情的事情上。

所以。到最後,他們也沒有什麼心情繼續逛了,直接走進人群中,在人流的裹夾中消失不見。

「大人,我們又跟丟了!」一名穿著便衣的外國男子看著眼前這名碧眼白臉的高大男子,出聲說道。

第二名外國男人聽到前者的話,臉龐上露出了極度難看的臉色,狠狠地瞪了自己的下屬一眼。怒聲說道:「fuck!難道我沒長眼睛嗎?我當然看到我們跟丟了!你還有臉說出來?你害不害臊啊你!」

聽到上司的怒罵,這名國際執法者縮了縮自己的脖子,又是小心翼翼地出聲問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哼!剛剛那個男人肯定是跟魅影認識,而且看那個男人身邊的另外兩個女人,那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一股上位者的氣息在流動,他們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這裡雖然說是國際中轉站,但是再怎麼說,也是大夏國的領土,我們雖然身為國際執法者,但是人家未必就會理會我們這一套,所以看這個情況的話,或許只有尋找當地的執法者來幫忙了。」

「當地執法者?哈尼大人你說得可是真的嗎?難道我們現在要求助當地執法者?」這名下屬聽到了哈尼的話,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忍不住出聲叫喚道,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哼,不管怎麼說,我們國際執法者進入了他國領域,必須要通報一聲,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得到他們那邊一趟,更何況,我們現在的確是人手不足,而且這裡只有當地的執法者熟悉當地的情況,讓他們出手幫忙也是一個更好的選擇。」哈尼說道。

手下說道:「那我們現在就過去執法所那邊嗎?」

「嗯。只不過,這件事情,還是得先去跟登令大人報告。」哈尼面色平靜地說道。

「登令大人也來了?」哈尼的話,讓這名手下臉龐上露出了錯愕之色,覺得不可思議。

「不錯,登令大人剛好執行完任務,正好填補了我們這邊戰力的空缺,正朝著這邊過來,他可是我們國際執法者里白銀執法者里最頂尖的一位,序列為三,只要他來,不管是誰。都統統能夠解決掉。」哈尼自信滿滿地說道。

「那真的是太好了!有了登令大人,我們肯定能夠很快就完成任務的!」手下興奮地說道。

「你說得很對,走,我們現在就去執法所,告訴登令大人。」哈尼點了點頭,說道。

只是就在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道嘆息聲就在他的耳邊緩緩響了起來:

「唉,真的是很抱歉喔,我是不可能讓你們兩人去通風報信的。」

聽到了這道聲音,哈尼二人面色驟然一變,目光變得警惕起來,同時抬頭順著發聲地望去。而後就看到了一名青年正雙手插著褲兜,一臉慵懶地樣子看著他們。

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許林。

看到許林出現,哈尼二人的臉色在這一瞬間就變了,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許林居然會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

當下,兩人的眼神驟然變得凌厲起來。至於哈尼的手下,口中沉喝一聲,腳掌猛然跺地,旋即「砰」的一聲,就如同一頭敏捷的獵豹,朝著許林奔掠而出,五指彎曲,宛如鷹爪,散發出凌厲的灰色勁氣,朝著許林的胸膛狠狠抓去。

「廢話都不說就直接動手嗎?真的是挺有意思啊!」慵懶的面龐上微微睜開雙眼,許林看著凶掠而來的國際執法者,唇角邊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腳掌重重一跺地,一股狂暴的勁氣噴涌而出,旋即向上一踢,勁氣如同噴泉一樣直衝而上。那散發出來的兇悍氣息,逼得這名國際執法者面色大變,只能強行變招,向後急速倒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