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洞外吹進來一陣寒風,將林小嬌凍得朝後面的懷裡鑽去,輕輕靠著他:「我知道,你是將自己故意弄傷,你怕別人起疑心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居然還完好無損」

「說的對,你是一個聰明的姑娘」咬著耳朵,他聲音沉沉的說。

「那你讓我看看好嗎?其實不需要弄得太明顯的,只要隨便…你…」林小嬌邊說邊著急的轉身看他,可是。

一看到他身上被弄出的傷口,林小嬌忍不住暴怒,一股火從心底嗖地就竄出來了:「你是不是有病,為什麼要把傷口弄得這麼深,你知不知道我好容易找到你,救回你,你為什麼還要這…唔…唔…」

她激動生氣的樣子看得他好稀罕,忍不住將她那可愛的小嘴兒堵的嚴嚴實實,讓它只能發出嘆息,

良久,離開她紅腫的唇瓣,額頭與她相抵,聲音沙啞:「我都知道,只是我不能讓人懷疑你,一個都不行。」

被他給弄的渾身無力的小女人只能癱軟的紅著臉:「嗯」。

接下來就是想辦法通知上面的人,讓他們下來救人,後來林小嬌想法子讓小綠出來在山壁上弄出動靜,然後他們就扶著那棵大樹。

果然,很快就引起了上面人的注意,她們在這裡都能聽見萬軍跟林建忠的嘶吼,還有戰士們大聲歡呼的聲音,那聲音裡面全是激動和迫切,還有興奮。

等兩人被救上去的時候天已經亮了,看到傷痕纍纍又十分狼狽的二人,林建忠連責備的話也給生生咽了回去。

只能擔心的讓兩人趕緊回車上待著,早已經等待多時的醫護人員便向郭劍鋒圍了上去,特別是一些女護士,看著他的眼神里全都是抑制不住的愛慕和崇拜。

林小嬌被她們排擠在外面,紅艷艷的小嘴兒撇了撇,好歹她也是去救人的女英雄啊,為什麼就得被區別對待呢。

看著被一群鮮花兒綠草簇擁在中間的男人,高大威武的身軀即使他受了傷,那背也挺的筆直的,引得旁邊那些少男少女們熱血沸騰,在他們眼中,這就是偶像啊,男神啊。

「嘁,」你們男神的命還是我救的呢,要不是我,他早就變渣渣變阿飄去了。

她的一切表情都逃不過男人銳利的眼神,他一直在看著她,小丫頭憋嘴無聊的樣子讓他很開心,嘴角忍不住上揚,這又引起了驚呼聲一整片。

林小嬌聽見驚呼聲朝那邊看去,發現他正被一大幫子人圍著朝這邊走過來,走在人群中的男人看起來是那麼的耀眼,那麼的威武帥氣。

即使他現在滿身傷痕,臉上也帶著被刮破的傷,但是這使他更具有男人味兒,更看起來與眾不同,這種味道只有軍營裡面經過長期嚴酷訓練的男人才會有,渾身向外猖狂地散發著荷爾蒙的氣息。

「過來」男人來到面前對著她霸道的伸開手說,林小嬌撇了撇嘴,想:我又不是狗,叫我過去我就過去啊。

可是她的身體是誠實,心裏面也是樂滋滋的,嬌俏的身姿像只小鳥兒一樣飛撲著過去,栽進他的懷裡。

然後男人的眼光莫測高深的看了四周一眼,告訴眾人,你們先幫我媳婦兒看看吧,她比我自己更重要。

林小嬌看著剛才還圍著他轉悠的一堆雌性,現在全部一個個的臉上都掛著都寫著尷尬兩個字。

這時林小嬌才心情大好的撅起了嘴巴,翹起了嘴角,這個男人該有多麼的腹黑呀,對待這麼多愛慕他的女人這樣下碟子,不過她喜歡呀,誰叫這群女的看上的是她的男人。

靠在在男人堅實的懷裡,林小嬌笑的像只小狐狸,一副我才是女主人的樣子,嘚瑟的很。

嗯嗯,看著懷裡的小女人,一副捍衛江山領土的樣子,小模樣不由地取悅了他。

等旁邊的人全部走開以後萬軍跟林建忠才過來,看著郭建峰滿身的傷,本來想給他一拳的,但是現在都不忍心了。

「兄弟,你行啊,沒想到你還能在那種情況下逃生,你牛逼,要換了我,估計早就已經見我萬家祖宗去了」

「劍鋒哥,你可得好好珍惜自己的命啊,你總不能讓我們嬌嬌還沒過門兒就成了寡婦吧,不過也沒關係,我們到時候再給她找個更好的。」

林建忠就是屬於那種隨時等著補刀的人,一句好話都能被他把意思給弄擰巴了,再加上點威脅,生生地將某人氣得不輕啊。

看著郭劍鋒黑成鍋底的臉,萬軍在旁邊快笑死了,就連林小嬌也只能捂眼不忍直視了,她二哥真的是有氣死人的本事啊。

雖是關心的話,但是也夠氣人的,可他還不能生氣,只能從牙縫裡擠出兩句話:「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我不會讓她有機會找男人的。」

林建忠悻悻地自言自語:「那就好,反正我妹妹也不愁嫁…」

額…,林小嬌跟萬軍張嘴瞪著他,

某人拳頭捏緊,手臂上的肌肉緊繃,怎麼辦?他現在好想揍人。

亂世大商人 「不過呢,我覺得還是你更適合嬌嬌啦,所以你要好好保重啊…」

額…「哈哈,建忠,大哥,我服了你」萬軍毫無形象的開懷大笑。

一句話將某人剛才的怒氣給化解,還順便無知的拍了個馬屁,而且這馬屁還拍得剛剛好,讓人家很高興,可是自己還一臉不知道的樣子。

此時林小嬌不由得為他點個贊,這才是人才哪,

一番搞笑的對白以後,三個男人在空中擊掌,然後緊握成拳,這就是男人之間的友情。

不需要什麼煽情的話語,也不需要多說什麼,只是擊個掌握個拳就互相能夠明白對方的意思。

接下來萬軍就開車載兩人去了軍區附屬醫院,畢竟帶著一身的傷呢,

林建忠就帶著戰士們先回去,大家都累了一個晚上了,該好好休息一下了。 一坐上車後座上的兩人就緊緊挨在一起,特別是小丫頭一臉幸福的樣子,靠在男人的懷裡,前面當司機的萬軍怎麼看怎麼不舒服。

不屑的看了眼後座的兩個人,他腦子裡面就想談戀愛結婚真的有那麼好嗎?兩個人非要這樣子黏在一起才舒服?

特別是看見郭劍鋒那張從來都是面無表情的臉,現在一臉溫柔的看著懷裡的女人,他感覺這感情什麼的真不是啥好東西。

他的一舉一動早已經被後面的人看見了,也沒錯過他臉上不屑一顧的表情,嘴唇輕輕一掀說:「嗯,我聽說你媽好像已經在幫你物色對象了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叫你回去相親,我前幾天還接到電話,說讓我給你安排放假,讓你回去相親。」

「看來我要為了表示對咱們的兄弟之間的友情負責,得為你安排放假了,不能讓你繼續打光棍兒。」

聽見他說的這話,萬軍掌握方向盤的雙手頓時僵了僵,臉上帶著尷尬的笑,說出來的話也是結結巴巴。

「哎,兄弟,呃,咱們之間可不興這樣的啊,我又沒說什麼。」

郭劍鋒一本正經的看著他:「嗯,我有說你說什麼嗎? 重生之萌寶來襲 看來你剛才是講了什麼對吧?那現在你講給我聽聽。」

「你…你好…」

「我知道我很好,不用你來講。」有人無恥的說。

萬軍痛心的咬著牙話還沒講完,就又被搶奪了話語權。

「鋒子,我跟你講你這樣…」

「噓!嬌嬌睡著了,別吵到他」郭劍鋒語氣冰冷的呵斥他,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十分溫柔的幫懷裡的小丫頭調整睡姿。

「嗯…劍鋒我來了…差一點你就…唔」

怕她說出驚人的話,郭劍鋒竟然低頭以吻封緘,這一幕把前面的萬軍給嚇死了,車子也劃了一個漂亮的弧線,然後穩穩地停在軍醫大門口。

「你,你這是瘋了吧」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可是郭劍鋒卻抬頭一臉無所謂的看著他,「這是我媳婦兒,我有什麼不可以的?」

萬軍此時只覺著從前讓他仰望的那座高山,好像已經崩塌了,當一個冷血動物有了感情以後是什麼樣?就是現在面前這個男人的樣子。

什麼軍中戰神啊,什麼特種兵王啊,什麼冷酷無情啦,都沒有眼前這一幕來的震撼,這他媽還是他原來認識的那個人嗎?

林小嬌從昨天開始就一直擔驚受怕,現在已經是累得不行了,在車上坐著一搖一擺的,再加上找到了他,心情一放鬆就在他懷裡面睡著了。

剛才被車子那麼一晃就醒了過來,可是當她醒過來發現很尷尬,因為某人用嘴把她嘴給堵住了。

她雖然是現代穿越過來的,雖然也見識過現代的年輕人談個戀愛特別熱情,上個床什麼的也很正常,可她沒有想到會當眾表演給別人看啊,特別是隔著這麼近的距離,人家就坐在前面。

所以車子停穩以後她趕緊推開車門下車,爆紅著一張臉走上三層小石梯,不敢去看後面的兩個人,她管他們去死啊。

因為她剛才走得很急,很快,所以一直是埋著頭,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個人,她趕緊跟對方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陳凌剛才接到院長的通知說解放軍的某位幹部好像受了傷,好像挺嚴重的,叫他親自出來接一下。

誰知道他剛跟兩個護士推著車子出來,就被從大門進來的人猛的一撞,痛得他差點就要破口大罵。

可是一聽對方說話的聲音嬌滴滴的,還很禮貌的對著自己不停地低頭道歉,還有那一低頭時露出一截白嫩的頸子,晃得他眼睛只泛花,便把心裏面的火氣給壓了下來。

陳凌面上一片溫和的伸手將林小嬌的肩膀扶住,:「同志,我沒事不用道歉了,」

「太感謝您了,額…」林小嬌本來挺高興對方接受了自己的歉意,可她一抬頭,發現這個男的好像在哪裡見到過,有點眼熟的樣子。

但是她這幅樣子落在陳凌和他旁邊的小護士眼裡,那就是赤裸裸的愛慕啊,這個自大的男人一看到是自己想了好幾天的女人,被鏡片遮住的眼中閃著色意,沒想到是他的女人。

那兩個小護士正是葉小梅跟陸小豆,當葉小梅看見林小嬌那張漂亮的臉蛋時,瞬間氣得咬牙切齒,不要臉的狐狸精,居然來醫院勾引男人。

但是她旁邊的陸小豆幾乎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嘴巴撇了撇,心裡想可惜了這麼漂亮的女人,居然看上陳凌這個兩面派,人面獸心的傢伙。

好奇的看了兩眼林小嬌,她發現這個女孩兒真的是她見過最好看的了,不知道這漂亮的女人是不是都是沒腦子啊?難道她們的腦子都是拿來做擺設的嗎?

林小嬌當然也注意到了她們兩人的視線,只是發現一個事妒忌,一個是好奇中夾雜著一些可惜。

可惜,她可惜什麼呢?這個女孩個子苗條高挑,臉也是屬於冰山美女那種類型的,氣質型美女。

雖然眼前這個男人看著斯文有禮,但是林小嬌就是對他有種說不上來的厭惡,她自己也覺得很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見面。

葉小梅發現自己暗戀的陳凌醫生,從剛才起,眼光就一直落在林小嬌的臉上,她心中不由得妒意橫生,

雙手一使勁,故意把給病人準備的推車往前狠狠一送,想要將林小嬌給撞倒。

因為林小嬌剛才注意力被陸小豆給吸引了,所以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倒是陳凌急忙向前一大步想將佳人擁入懷中,可是。

可是他只是碰到了一片衣袖,他只覺著眼前一花,人就不見了,但是眼前多了一座擋住視線的牆,他抬頭一看,嚇得後退兩步。

郭劍鋒?怎麼是這尊煞神?他怎麼會在這裡?

只見對方一臉陰沉的盯著他,那看他的眼神簡直想要將他殺了一樣,他毫不懷疑他有這樣的實力。

看著被他緊緊的在懷裡的佳人,陳凌的眼中閃過光芒,被衣服遮住的手緊握成拳,有什麼了不起的,一個臭當兵的,早晚一天要落到我手裡,老子再讓你看看我的本事。

屬於雄性之間的火花在兩人對視的時候,滋滋作響,不過陳凌很快便敗下陣來,因為郭建峰的個子太高了,給他很大的壓迫感。

而且對方的實力太強了,他也自知不是人家的對手,他可是識時務的人,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寵愛無度:雙面嬌妻慢慢撩 郭劍鋒凌厲的眼神順帶著瞟了一眼葉小梅,就把她給嚇得發抖。

「誒呦,」葉小梅渾身癱軟坐倒在地上,這個男人太可怕了,只是被他給輕飄飄看了一眼而已,她就感到一種窒息,讓她呼吸不過來的感覺。

站她旁邊的陸小豆瞟了一眼她,嘴裡嗤笑一聲,不自量力沒有腦子的女人,竟然動手傷人。

一看這個男人就不好對付,而且把那個女孩摟的那麼緊,證明他很看重,這回葉小梅是吃不完兜著走,要變成也倒霉了。

葉小梅聽見她嘲笑的聲音,立刻惱羞成怒,她一直最看不慣陸小豆一臉清高的樣子了,好像自己高人一等似的。

不過也跟她一樣是個護士而已,搞得好像自己多高貴一樣,「你笑什麼笑,看我摔了你很得意嗎?」

陸小豆都懶得理她,一條瘋狗而已,自己惹的禍都還沒解決,就想著跟人吵架,是把腦子給摔昏了吧。

這個時候點,醫院門口有很多人進進出出的,看見葉小梅坐在地上都十分好奇的湊過來圍觀。

被這麼多人看著,葉小梅臉皮再厚也紅了臉,她期待的看向陳凌,希望白馬王子能夠來拉她一把,畢竟他一直都是那麼溫柔的人啊,可是人家根本就沒看她。

陳凌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看著郭劍鋒,忽然之間他看到對方身上的傷口,聯合剛才院長的通知,他立馬知道要他們出來迎接的人是誰了。

心裡邊不由的高興起來,看來自己的機會終於到了。

剛才他還在想,這當兵的肯定會經常受點傷啥的,如果要有一天落到他的手裡,一定得好好整整這個狂妄的男人。

他只是沒想到機會這麼快就突然就砸到他頭上,還真想大笑一場,但是面子功夫還是得做足的。

顫著他的小心肝兒,故作溫文有禮的向對面一直黑著一張臉的郭劍鋒,尊敬的伸出右手說:「您好首長同志,我是外科副主任陳凌,是蘇院長特意讓我來接您的。」

「剛才這位護士她不是故意的,可能是想著您受了傷心裏面一著急,就沒停下來,撞到了您的朋友,實在是不好意思。」

這番話說得,要多客氣有多客氣,面上帶著微笑,配著他斯文的氣質和一身白大褂。

看起來還真是,真是看起來人模狗樣的。

當然啦,這種事兒也是見仁見智,譬如他旁邊的葉小梅就是一臉花痴的盯著他的臉,一副情深不悔的樣子。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過去了,陳凌伸出去的手都酸了,可是人家根本就沒動,他臉上越來越掛不住了,原本溫文有禮的笑容也變得十分的尷尬。

心裡不由已經將郭劍鋒罵得狗血淋頭了,暗道,這人真是給臉不要臉。

看眼前的情形,林小嬌原本覺得挺不好意思,本來想著人家也是一番好意。

但是在陳凌說完這番話以後,她不這麼認為了,這個一直在地上坐著的護士是不是故意撞她的,難道他還不清楚嗎?

居然還維護她,處理事情這麼昏頭腦的,一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扶著她腰的大手,緊得幾乎要將她纖細的小腰給捏斷,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緊。

她知道,他在生氣,但是他生的是哪門子的氣呢?是生氣那個女的差點把她撞到,還是因為她剛才一個人走了?

「呵呵,」突然抱著她的男人笑了,而且笑得莫名其妙,陳凌被他的笑的汗毛都給豎了起來,倒退一大步。

「你……首長,你笑什麼?」陳凌臉上冒著汗,講話也磕磕巴巴。

郭劍鋒只是用眼睛輕蔑地看了他一眼,說:「你不是要幫我看傷嗎?走吧」說完話,就長腿一邁就往樓上去了。

那架勢,就好像是別人求著他似的,

萬軍一臉鄙夷的看了眼陳凌,然後就轉身出去了,熬了一個晚上了,他正好趁這會那兩人看病補會兒覺。

圍觀的人看人家也散了,也都慢慢走開了,空曠的大廳里就只有坐在地上一臉花痴的葉小梅和一臉尷尬的陳凌。

而陸小豆則是

后槽牙咬的咯嘣響,陳凌臉上紅白交加,那人太狂妄了,竟然敢如此羞辱他,

眼睛里閃著毒辣,哼!不是要看病嗎?老子就讓你永遠好不了,到時候你懷裡的小女人還不是我的。

醫見鍾情:惹上無情首席 想到剛才看見林小嬌的樣子讓他大大的驚艷了一下,上次在火車站那驚鴻一瞥已經讓他很難忘了,沒想到近距離看到更美。

只是看著她,自己就覺得渾身燥熱,這樣的美人兒不讓他嘗嘗滋味兒,怎麼說得過去。

一邊想著等會兒要怎麼收拾郭劍鋒,要怎麼得到佳人,陳凌竟然丟下還坐在地上葉小梅,上樓去了。

葉小梅看見自己一直期待的人並沒像往常一樣扶起她,居然丟下自己一個人就走了。

心裏面頓時感到委屈,想到剛才那個漂亮的女人,葉小梅心裡妒火更甚,都是那個狐狸精幹的好事。

不是那個狐狸精勾引陳醫生的話,一向溫和有禮貌的他怎麼可能拋下自己不管呢?

那女人長得一臉狐媚子,一看就不是好東西,整天勾引男人,切,光天化日的就敢跟個男人摟摟抱抱。

葉小梅想到這裡,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她可得趕緊頂上去盯著,免得的老實的陳醫生上了那個女人的當。

土肥圓的身子利索的爬上二樓,急吼吼的推開了陳凌的辦公室,裡面的景色瞬間讓她瞪大了眼睛。

「滾出去,嘭!」一聲暴喝,一聲巨響,木門被人從裡邊狠狠一腳給踢上,葉小梅正站在門口來不及反應,被人踢過來的門剛好撞上她的蒜頭鼻。

嚇得她尿都快憋不住了,感覺鼻頭一陣刺痛,火辣辣的感覺讓她沒法喊出聲。

痛得五官變形沒有知覺,無意識的用手抖著輕輕碰了碰鼻下,哦,幸好只是流鼻血了而已。

「啊!我流鼻血了,救命啊……」看到手背上的鮮紅色,葉小梅終於反應過來,扯著她的破鑼嗓子在門口大叫了起來。

二樓樓梯上來后左邊挨著一排都是醫生的辦公室,而右邊則全是全是住的病人。

被她這麼一吼,好多病房的家屬跟病人都出來了,大家的怒視的瞪著她,有些病人本來剛剛休息,可被她這麼一喊,都嚇得從床上爬了起來。 本來在開水間打水的林小嬌跟陸小豆也被這聲「豬叫」給嚇得趕緊走了出來。

發現是剛才那個護士正捂著臉大吼大叫,仔細一看,從她捂著臉的手指縫隙中滲出絲絲鮮血。

林小嬌趕緊把手裡的開水瓶遞給陸小豆,她跑過來將葉小梅推開,然後敲門焦急的喊:「郭劍鋒,你在裡面嗎?」

門唰的被人從裡面打開,郭劍鋒臉上黑得簡直能滴出水來,看著一邊獨自哀嚎的葉小梅,他那眼神簡直想把她給一掌劈暈。

一看見他的臉色跟眼神,林小嬌就知道這事兒有問題,「發生什麼事了?你沒事吧?」

「沒事,你別管,我拿了葯咱們就回去。」郭劍鋒看她一臉關心模樣,心情大好。

本來剛才還因為她差點被別的男人抱住而生悶氣的心也瞬間就焉了,語氣不由得就緩和了下來。

只是他看著葉小梅得眼神,還是一副想將她掐死的樣子,讓她更是奇怪,剛才那個女人到底做了什麼能夠讓他氣成這樣。

這時候陳凌飽含恐懼,結結巴巴的聲音傳了出來,「首長,麻煩您,您進來一下,我,我再幫您看看其他地方的傷,院長交代我認真給您看,我得對您的身體負責,負責任啊」

郭劍鋒聽見他的話,嘴角一彎,有意思,敢在他面前耍心眼兒,就得看他有沒有那個狗膽兒承受他的挑戰了。

分手妻約 「嬌嬌,你先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出來」

「好」林小嬌雖然好奇,但是決定等他出來以後再問。

但是旁邊那個女人一直像殺豬似的叫喚,讓她聽了很不爽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