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溫如意沒回答,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我跟你一起出去吧。」容子澈話脫口而出。

溫如意皺了眉頭,沉默了片刻后,握緊編織袋說:「容先生,我想我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以後,我不想再和容家有任何牽扯,我們橋歸橋,路歸路,你不必再為之前的事情,跟我糾纏,我也不會為了杜房明的事情,再怪責容家。現在對我來說,容先生只是我好朋友丈夫的一個朋友。」

溫如意說完,漠然的轉身走。

容子澈有些急了,下意識的伸手抓住她。

可剛碰到溫如意,溫如意猛地甩開他,力道大的將手裡的編織袋都扔了出去,「別碰我!」

容子澈被她過激的反應嚇到,愣在了當場。

溫如意也愣了一下,但很快反應了過來,撿起編織袋說,「容先生,請你自重。」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容子澈收回了手說。

「容先生,我接受你的道歉,不過我不希望有下一次發生。」

電梯剛好下去,溫如意連忙走到電梯口。

叮……

電梯抵達十五層,溫如意上了電梯,沒等容子澈,徑自關了電梯。

看著她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容子澈垂眸看著自己的手,心中有些茫然,剛才溫如意害怕他的接觸,是自然而然的反應,不像是假的。

難道她心裡沒放下當初的事情,亦或者是,她放下了,但心裡產生了不良影響?

可看著她今天對著葉簡汐的表現,又不像是。

容子澈皺了眉頭,溫如意到底好了嗎?

電梯內,溫如意看不到容子澈的身影,手狠狠地攥在了一起,胃裡一陣翻江倒海,她以為自己可以坦然的面對容家的人,可直到剛才,她知道自己錯了。

她沒辦法忘記杜房明做的那些,沒辦法忘記自己勾引容子澈的那一幕……

每一個場景,都將她拉入地獄,她覺得自己渾身都是髒的,哪怕去了幾層皮,都洗不幹凈。

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顫慄,溫如意強迫自己忘記那些。

不怕,溫如意,別去想那些……

你現在是沈綿綿了,沒人再知道那些,想想簡汐,想想裴娜,她們為你做了那麼多的事情,你怎麼忍心讓她們再跟著你一起傷心……

回到家裡,已經是下午兩點鐘了,葉簡汐坐在沙發上吃藥的時候,哈欠連天,剛才跟如意在一起的時候沒感覺,現在困意全部涌了上來,她覺得自己站著都能睡著了。

頂級閃婚:帝少的心尖寵 慕洛琛監督她吃完葯,抱著她上了二樓的卧室。

安置好她之後,轉身退出了房間。

走到樓下,周文達低聲說,「少爺,黎曼那邊傳來最新的消息,蘇小姐提出要見你,作為交換條件,她願意提供線索。」

慕洛琛若有若無的扯了扯唇角,「威爾遜先生那邊,幾點鐘開始招標?」

「下午四點鐘。」

「嗯,先去警察局一趟。」慕洛琛淡聲說道。

周文達說了聲是,連忙去備車。

警察局外面,人頭攢動,記者不停地向前擁擠,昔日的影后,如今被抓進警察局,這可是個大新聞。

只要能捕捉到一丁點的新聞,就能讓關注量翻倍。

聽說下午,要有結果傳出來,所以他們都在外面等著。 周文達遠遠的看著警察局外面的情況不對,降低了車速問:「少爺,要不要改個時間再來?」

「不用,直接開過去。」慕洛琛淡聲說道。

周文達聞言,直接將車開向了警察局。

車子停下,所有的記者都看了過來,而在看到慕洛琛從車裡走出來的那一刻,眼前一亮,瘋了一樣涌了上來。

「慕總,請問你對旗下藝人安馨的偷稅漏稅行為怎麼看?」

「慕總,山影會和安馨解約嗎?現在外界傳聞,你們公司因為安馨負面新溫纏身準備雪藏她是真的嗎?」

「慕總,聽說你和安馨曾經是朋友,這次你會插手安馨的事情嗎?」

提問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周文達儘力護住慕洛琛,才沒讓那些人衝上來。

慕洛琛掃了一眼在場的人,面色無波的說:「諸位抱歉,我現在不能給各位任何答案,不過針對安馨的事情,在下一周的周一,山影會召開新聞發布會,屆時,大家可以盡情提問。」

記者群里嗡的一聲,又是轟響,這是安馨出事後,慕氏集團第一次做出正面的回答。

召開記者發布會,看來慕氏集團已經對安馨的處理,有了結果。

慕洛琛沒再理會記者,往警察局裡走,陳一峰聽到他要來了,趕忙帶警察局的人,把記者堵在了外面。

「慕總,怎麼選在這個時候來?」陳一峰擦了把汗。

慕洛琛不答反問,「蘇涼暖呢?」

「在審訊室。」陳一峰說。

「我先去看她,有時間再說其他的。」慕洛琛邊說邊往審訊室走。

陳一峰知道他在趕時間,也沒敢耽擱他,趕忙把他引到了審訊室。

審訊室門推開的那一刻,蘇涼暖機械的扭頭,她已經一天一夜沒睡了,褪去了明星的光鮮亮麗,此刻的她眼窩深陷,形容憔悴,目光空洞的像是丟了魂一樣,而在視線落在慕洛琛身上時,她的眼睛卻亮了。

「阿琛。」

蘇涼暖激動的要站起來,可沒站起來就被警察按回了椅子上。

「老實點!」

蘇涼暖坐在椅子上,神情越發的激動。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慕洛琛紋絲不動的面容,他看著她的目光里只剩下了厭惡和反感,「聽說,你找我有事情,說吧,什麼事情?」

「阿琛,我知道錯了,我現在已經得到了報應,身敗名裂,你已經得到你想要的了,可不可以放過我?不看在別人的面子上,看在木木的份兒上,他才那麼小,四歲而已,你看著他長大的,難道忍心他就這麼沒了母親嗎?」蘇涼暖哭著說。

聽到梁木木的名字,慕洛琛眉頭微動,「蘇涼暖,我說過,這次不會放過你的,你如果叫我過來,只是說這些的話,我沒時間陪你浪費……」

慕洛琛轉身要走,可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蘇涼暖大聲喊,「你別走,我求求你別走。」

慕洛琛停下了腳步,側首冷睇著她:「涼暖,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若是這次你給的消息依舊是假的,我以後都不會再來見你。」

蘇涼暖望著他,淚水滾滾的落下,哽著喉嚨好久,說:「我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他每次都打電話給我。」

慕洛琛神態里滿是不耐,正要再開口的時候,卻聽蘇涼暖說:「不過,我知道那照片里的女主角是誰,她不是葉簡汐,是我找的一個演員,她和簡汐有八成相似,你如果想替葉簡汐洗刷清白,我可以把她交給你。」

「她在哪裡?」慕洛琛問。

「在哪裡,我不能告訴你,你要答應放過我,否則我不會把她交給你的。」蘇涼暖孤注一擲。

「涼暖,到現在你還沒認清自己的處境,你沒資格威脅我,這個人你不告訴我,我也能找到她。」慕洛琛緩緩地說著,神態間滿是自信與從容。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找到她?」

「我門盡可以試試,是你先判刑,還是我先找到她。」

慕洛琛冷笑了一聲說。

貴府嫡女 蘇涼暖咬著下唇,說不出話來。

慕洛琛接著說道,「你的事情上,我不會插手,木木我會好好的照顧他。」

這是他最後的一絲仁慈。

慕洛琛說完,轉身往外走。

「阿琛,你真的一點都沒有喜歡過我嗎?哪怕只有一點點?」蘇涼暖沖著他的背影,喊得絕望。

慕洛琛腳步頓了一下,說:「沒有。」

乾淨利落的兩個字,徹底的摧毀了蘇涼暖眼底僅存的光亮,她捂住臉,身體拚命的顫抖了起來。

門外,陳一峰跟上慕洛琛的腳步說,「慕總,現在只查到了蘇涼暖偷稅漏稅的事情,她已經積極配合補交稅收了,法院那邊說,這種情況大概會判刑到三四年。」

因為蘇涼暖發照片污衊葉簡汐的事情,沒辦法披露,所以只能查她偷稅漏稅的事情。

以偷稅漏稅查蘇涼暖,最多判四年,三四年不長也不短,眨眼就過去了,他擔心慕洛琛對這個結果不滿意。

慕洛琛點了點頭,「先這麼辦,等她知名度完全降下去,再另作決定。」

只要蘇涼暖在監獄里,隨意找點事情,足夠讓她在裡面一輩子的。

「是。」

離開了警察局,慕洛琛趕去了希爾頓酒店,去談威爾遜的工程。

由於上一次已經見過兩個人,威爾遜這次很隨意,讓兩人直接開始介紹各自公司的方案。

凌南晟讓助手把方案展示出來,威爾遜看了,和上次的程度差不多,內容卻大為變化,明顯是把之前的方案推翻重做的,能在短短的的一周時間裡,把方案做到這一步的,凌南晟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凌氏集團的方案結束,黎曼拿著方案開始講解。

威爾遜聽她講解到最後,忍不住站了起來,激動的握住了黎曼的手,「貴公司的方案,實在太合我的心意了!」

黎曼對威爾遜這樣的反應,一點也不感覺到奇怪,之前準備了整整三個月,現在不過是在了解透徹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

威爾遜感慨了好一會兒,轉身看著凌南晟,說:「凌總,這次很遺憾,不能和貴公司合作,其實我對兩個方案都很滿意,你們簡直是最出色的公司,只可惜這次合作只能選擇一家公司。」

「威爾遜先生,不用抱歉,下次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

凌南晟微笑著,和威爾遜握了握手。

威爾遜說:「下次合作,我已經先考慮凌氏。」

「多謝爾爾遜先生。」凌南晟放開威爾遜先生的手,轉身走到慕洛琛跟前,「慕總,這次我輸的心服口服,不過下一次,我們凌氏未必會輸給慕家。」

「我拭目以待。」慕洛琛目光無波。

凌南晟和他對視了一會兒,轉身對助手說,「走吧。」

凌南晟離開之後,威爾遜先生說:「慕先生,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車緩緩地行駛在路上,凌南晟側首,看了眼陽光下金碧輝煌的希爾頓酒店,嘴角的笑容漸漸的消失,他抬手扯了扯自己的領帶,這一次讓慕洛琛贏了,是慕洛琛準備充分。

下一次,他絕不會再輸給他。

安靜的車廂里,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凌南晟看了眼號碼,然後接起,桃花眼裡多了幾分的笑意,「喂,蘇阿姨。」

「南晟,西西還好嗎?」

蘇子夜滿是擔心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凌南晟聲音輕快的回答,「西西很好,簡汐把她照顧的很好,血緣親情是割捨不斷的,簡汐見到西西后,就把她留在了身邊。」

「那就好,我還擔心她不能接受西西……」蘇子夜嘆息說道。

「阿姨,西西那麼可愛,簡汐怎麼可能不接受?」凌南晟一點都不擔心,從他把西西送到葉簡汐身邊的那一刻,他就知道,簡汐會接受西西。

她本身就善良,加之現在懷著孕,母性大發的時候,這個時候是她最抗拒不了西西的時候。

蘇子夜聞言,遲疑的說:「南晟,若是簡汐日後知道,是我故意把西西送到她身邊的,她會不會更加生我的氣?」

凌南晟知道她的擔心,安慰道:「蘇阿姨,難道簡汐更生氣,會比現在的情況更糟糕嗎?」

蘇子夜沒說話,眼眶卻紅了。

現在,哪怕沒有西西的事情,簡汐也不會原諒她,更不會見她。

已經是最糟糕了,再糟糕能糟糕到哪裡去?

凌南晟等著蘇子夜想明白,說:「等她和西西培養出感情了,到時候,由西西做媒介,簡汐會更容易接受事實。」

頓了下,凌南晟聲音沉凝了一些:「而且,只有這樣,那些人才不會發現阿姨和簡汐在聯繫,我們所有人都會很安全。」

蘇子夜哽咽著說,「嗯,我知道,南晟委屈你了。」

「哪裡談得上委屈,阿姨,為你和簡汐做事,我很開心呢。」凌南晟恢復了嬉皮笑臉的模樣說。

「唉,你這孩子,每次說完正事,就開始不正經了。」蘇子夜擦了眼淚。

凌南晟笑著說,「所以到現在都沒老婆,要是早點知道簡汐是蘇阿姨的女兒,我就把她娶了,也不用晚慕家那個臭小子半步了。」 蘇子夜忍不住笑了,「阿姨就兩個女兒,簡汐嫁人了,委屈你等西西長大了嫁給你吧。」

「好啊,不過等西西長大了,我可就四五十了,西西不嫌棄我這個老頭子就好。」

凌南晟開玩笑,一點也沒把蘇子夜的話當真,西西是他看著長大的,幾乎跟女兒差不多了,娶了她幾乎等於亂倫了,而且西西小傢伙才三歲,等著她長大,還要十七年呢。

十七年,那個時候他兒子、女兒都十幾歲了。

和蘇子夜聊了會兒最近A市發生的事情,凌南晟掛斷了電話,再度看向車外的時候,已是到了凌家。

凌南晟收斂了面上的笑容,整理好衣服,姿勢優雅的推開車門走下去,準備挨訓。

這次失去了威爾遜的工程,大哥要氣惱他好一陣子了。

凌南晟默默地在心底嘆了一聲氣。

和威爾遜先生簽下合同,吃過晚餐,已經是晚上八點多。

慕洛琛有些微醉,他很長時間沒喝過酒了,但今天威爾遜先生敬的酒不得不喝。

打開車窗,冷風灌涌而入,慕洛琛感覺好了一些。

車子迅速的在夜幕下駛離,向著慕家別墅的方向駛去。

半個小時后,車子停在了慕家外面,慕洛琛下了車,走到客廳,客廳里沒有人,「簡汐呢?」

「少奶奶在陪著西西。」 異能狂巫:匪後多金 文清低聲回答。

慕洛琛輕點了頭,往二樓走,回到卧室,把外套脫下來,從衣櫃里拿了一身睡衣,轉身去了浴室。

葉簡汐陪著西西畫完畫,回到卧室聽到浴室里傳來嘩嘩的流水聲,知道是慕洛琛回來了,便把他的衣服收起來,放在洗衣簍里,然後坐在了床上,拿了份文件開始看。

她最近已經把公司近兩年的文件都看的差不多了,現在在看最新的文件,慕知寒接的Case很多,大大小小將近二十多家公司,甚至有政府的工程,涉及的領域包括服裝、餐飲、房地產等等。

只要可以賺錢的,他都會接。

葉簡汐看了一會兒,腦子有些亂,不明白慕知寒為什麼會這麼做。

哪怕她沒做過生意,只做過職員,但也明白一家公司想要發展壯大,就應該把一件產品做精,比如沈清華公司做的是手機、電腦等這些電子產品,慕氏集團做的是互聯網以及部分房地產,凌氏則是房地產。

每家公司都有自己主要經營的,慕知寒不差錢,慕家隨便出手,都能給他幾個億來投資公司,退一步說,他不想接受慕家的資助,僅憑他自己的人脈,也可以得到不少的資助。

但現在他不想著公司的未來發展方向,只想著賺點小錢?

葉簡汐感覺有些奇怪,又翻了幾頁,看了看情況依然是如此。

「西西睡了?」

清冷的聲音響起,葉簡汐抬眸看到慕洛琛穿著一身黑色的睡衣走了出來,睡衣是真絲的很貼身,將他身體的曲線若隱若現的體現了出來。

葉簡汐不由得熱了起來,把資料放回桌子上,說:「已經睡了。」

慕洛琛走到床邊,掀開被子躺在了她身側,摟住她的肩膀說:「西西的父母一直沒找到,你準備怎麼般?一直這麼養著嗎?」

朱門庶女謀 「暫時沒打算,再等半年吧,如果到時候她父母還沒出現,我們領養她好不好?」葉簡汐柔聲說道。

「嗯,好。」慕洛琛說著,俯身吻了她的額頭一下。

葉簡汐抬眸,目光不期然迎上他那雙清輝灼灼的黑眸里,嘴巴動了動,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