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奈兩人只好下車走着前往他們租的那個店面了。

而此時這些擁擠的人流也是吸引了常青市各大媒體的注意,是人羣聚集的幾分鐘之內,各大媒體便都來到了現場。

“常青電視臺,這裏是常青電視臺!”常青電視臺作爲本市最大的電視臺是第一個展開了現場播報。

“觀衆朋友們,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就是本次張元珠寶公司活動的現場,在繁華的常青路段。”

記者報告道:“大家現在可以看到,在早早的六點鐘時間,這裏已經是人山人海了,而距離我們活動開始的時間八點鐘,還有足足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而隨着鏡頭的轉移,電視機前的那些觀衆們也是看到了黑壓壓的一片人羣在那裏涌動着,場面歎爲觀止。

可以說常青市這些年來,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過這種場面了。

此時的張欣盛夫婦還有中式樓閣裏面的張元聽到消息後是早早的打開了電視機,觀看着那邊自家公司活動的一舉一動。

而當他們看到那擁擠的人流的時候,是不得不佩服江浩和張夢辰舉辦本次活動的號召力了。

此時的李虎是在對面的自家店鋪裏面看着張家店面的一舉一動。

而這些到來的人羣也是令他大跌眼鏡,他預想不到這張家的活動會有如此的號召力。

不過他倒是不擔心這些,他倒是希望人來得越多越好,來得越多,等下張家不能兌現諾言所要承受的壓力就越大。

而這些顧客,在對張家失望之後必然成爲他們家今天開業的第一批顧客。

昨天晚上李虎已經派人去張家的店面看過了,裏面的櫃檯上雖然是擺滿了各色的玉石產品,但是那一百平米左右的店面能夠容下一萬件玉石產品李虎是不相信的。

所以他現在對於張家吸引來的這麼多客戶是絲毫不擔心的。

“大家可以看到,現在本市的交通部門已經派人過來維持秩序了,現在常青路段已經是拉起了警戒線,兩邊的車輛已經無法進入該路段了!”

常青市的交警部門在得到消息之後是派人來到了現場維持交通,將兩端的車輛都叫停了,等這次活動結束之後才能通行。

原本他們是想疏散人羣的,但是此時到場的人們一個個是熱情高漲,根本疏散不了。

況且在瞭解到這次造成交通困難的因素是張家在舉報活動,他們也就轉爲維持和保證活動能夠順利得到進行的角色了。

“這位先生,我看您是來得最早的一批人了,我能請問一下,您是本市人嗎?”播報完交警那邊的事情,記者又轉向採訪起了那些到場的顧客。


“不是,我是從立海市來的!”那啤酒肚的男子是摸着肚子回答道。

“立海市?”記者對於他的回答感到十分的驚訝:“那可是離常青市有幾千公里遠啊!”

“沒錯。”那人回答道:“我是提前幾天出發的,目的就是爲了過來領一件玉器的。”

“這張元珠寶店的金器是遠近聞名的,這次他們踏足玉器行業,估計產品也是精益求精的,我從他們的廣告上看過他們的產品,那設計真叫一個絕,所以我就不遠千里趕過來了。”

“哇!看來這次的活動可謂是十分的受衆啊!連立海市的居民都過來了,簡直是不可思議!”對於這位老哥的回答,記者是十分的驚訝的,同時也不得不佩服張家這次活動的號召能力了。

“請問這位小哥,您是常青市本地人嗎?”話音剛落,記者又將話筒遞給了她身邊的一個眼鏡男子。

這男子看着很是虛弱,一點精神都沒有,像是經過一夜通宵從網吧裏面出來的網癮少年一樣。

“不是。”那眼鏡男子扶了扶鏡框,回答道:“我是從林寒市過來的。”

“林寒市,這離本市也不算近啊!”記者是知道的,這林寒市雖然和常青市相鄰,但是從林寒市來到常青市,也是有幾百公里的距離的。

“沒錯。”那眼鏡男回答:“我是從昨晚出發的,我是一夜沒睡,今早才駕車趕到這裏的。”

“也難怪,看着先生您是一點精神都沒有啊。”

“來了來了,張家的大小姐和江副總裁過來了!”而就在這時,人羣這種是傳來了一個呼聲,緊接着人羣便是讓出了一條路來。 “張小姐,江先生,對於今天的這個場面你們意料到過嗎?”江浩和張夢辰剛剛擠過人羣,記者便是迫不及待的上來提問了。

面對記者,張夢辰是不願意說話的,所以就把話筒移向了江浩。

江浩倒是顧不了這些,從小到大他是最愛表現的了,有這種上電視的機會他是求之不得的。

況且現在他們鄉下的老家家電已經普及了,今天農村老家的父母能通過電視機看到自己也說不定呢。

“這個場面我們也沒有想到過,沒想到大家對我們公司還是這麼的支持,這讓我感到很是感動。”江浩接過話筒笑着說道。

的確,這種場面是他沒有意料到的。

這領獎卷面向全國各地發放不說,就是公司上一次發生的林南他們的事件也是他的顧慮之一。

他還以爲隨着公司聲譽的下降消費者也會隨之對他們公司失望呢,今天的場面也是讓江浩爲之鬆了一口氣了。

“那麼我們的產品準備好了嗎?我們能不能準時發放獎品?”記者又問道。

“當然能夠準時發放。”江浩自信道:“店裏面的一萬件產品昨晚我們已經連夜運到店裏面,所以大家大可放心。”

而此時的江浩也感到十分的萬幸,幸好他們昨晚就把玉石產品運過來了,要不然以今天的這個情況,就連小轎車都進不來,更別說運貨的大卡車了。

接受完記者的採訪,江浩和張夢辰擠過人羣進到了店鋪裏面,毫無疑問,今天的場面的確是他們預想不到的。

“大小姐,江副總裁,你們終於來了。”看到張夢辰和江浩進來,那名主管是一臉的激動。

他雖然在公司當銷售部的主管多年,但是這種場面他還是第一次見過,進到人羣都擠到店鋪的門口了,還有一種被衝進來的趨勢,面對店裏面擺放的幾千件玉石,他沒有不擔心的理由的。

“貨都準備好了嗎?”江浩看到緊張的工作人員,是一臉平靜的問道。

“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發放。”

“好。”江浩隨即點點頭:“把保安全部派到門口去,我們準備發放玉石產品,讓那些持有獎卷的顧客排成隊,一個一個的進來。”

江浩看着人數越來越多,絲毫沒有減少的勢頭。

而離活動開始的原定時間還有四十多分鐘的時間,江浩怕人多發生什麼意外,已經決定將活動提前開始。

“明白。”主管應了一聲,隨即安過去排了起來:“保安去門口維持秩序,服務員準備好貨,準備發貨了!”

隨着所有人準備就緒,江浩是在保安的擁護下來到了店門口,拿着話筒對着人羣喊道:“大家安靜一下。”

隨着熙熙攘攘的人羣安靜下來,江浩又開口說道:“首先感謝大家對我們公司的信任,其次呢今天能來這麼多人讓我感到很是意外。”

“所以爲了保證大家的安全,我們公司決定將活動提前,現在就開始發放玉石獎品!”

譁!

江浩此話一出,安靜片刻之後的人羣又開始喧嚷了起來,並且在緩緩的往他們的店鋪這邊移動着,看着江浩都傻眼了。

看到這一幕,江浩又連忙喊道:“大家排好隊,不要擁擠,憑着手裏面的獎卷領取玉石,不要急,我以公司的名譽保證,只要有卷的,就一定有玉石可領!”

江浩這話一出,人羣明顯被穩定了下來,開始排成了一隊。

不過場面還是有些失控的,畢竟人們看到玉石眼前都是發亮的。

“給我一個,我有卷!”

“後面的別擠啊!都說了都有了!”

“這個是我的!都別搶!”

江浩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的吃驚着,還好這些都只是玉石,要是黃金的話,豈不是更亂了。

而他也慶幸剛纔自己去了公司一趟把保安部的人都喊過來了,要不然這種局面可不是靠幾個店員就能維持下來的。

“江副總裁,顧客涌進的太快,服務員都不夠用了!”果然,隨着人口的涌入,幾個店員是手忙腳亂的,連發放玉石都顧不過來了。

“我們也上吧,所以閒着的人都投入到發放玉石上,包裝步驟也省了吧!”江浩看着手忙腳亂的店員,也鼓動着那些部門高層親自上陣了。

豪門寵婚:帝少,聞上癮

然而就算是他們再投入了十多個人,包裝的步驟也省略了,但還是抵擋不住人們的熱情。

“看!隨着人流的增加,活動也是提前展開了,大家都在進店領着玉石產品呢!場面可以說是十分的熱鬧的!”隨着活動的開始,外面的記者也開始了現場播報。

此時站在電視機面前的張欣盛看到這一幕是又喜又憂的。

喜的是他們家的玉石產品竟然這麼受歡迎,可以說這是對他們玉石產品的肯定了,同時也是爲他們家步入玉石行業佔領玉石市場做了一個很好的鋪墊了。

報告總裁:你的摯愛剛離婚

畢竟這麼多人涌進一個不足一百平米的小店內,是很容易發生踩踏事件的。

“這位先生,您領到玉石產品了嗎?”這時候第一批進入領玉石的消費者已經是從店裏面擠出來了。

“領到了,你看!”那人說着是十分得意的向鏡頭展示起了自己領到的玉石產品。

這塊玉石也雞蛋般大小,雕得是一隻蟬,其通體碧潤,十分的惹人喜愛。

“不錯啊!這簡直是一個福利啊!”記者激動着又問他道:“那麼先生,您覺得這件產品的市面價值能夠值多少錢?”

“這你可就問對人了!”那人是得意道:“我就是玉石方面的鑑賞專家,這塊玉無論是從雕工設計上看還是從材質是看都是上品,保守估計的話至少能夠賣一萬多吧!而且還有升值的空間!”

“一萬多?”聽到他這話記者是驚訝得合不攏嘴了。

這一萬多的東西可是送的啊!這張家可真是大方,而一送就是一萬件! “同時我也提醒各位消費者。”那人是拿過記者的手中的話筒對着鏡頭說道:“現在店鋪裏面擺放出來的產品已經是快送光的了,我也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存貨,想要領取玉器的廣大朋友可要快點行動了!”

聽到他這話,記者是直接扔下了她手裏面的裝備,直接涌進了人流之中。

“你要幹嘛去?”鏡頭已經是轉向了人羣之中,但是女記者的身影此時已經是被人潮完全淹沒了,電視機前只傳來了一個男士的聲音。

緊接着人羣之中又傳來了那名女記者的迴應:“我也去搶一件玉石去,昨天晚上我也搶到捲了!”

在聽到玉石產品是真的,而且估價一萬多的時候記者已經是心動了,剛剛又聽到了產品已經所剩無幾,她便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一把涌進了人羣之中。

“各位觀衆,由於我們的報道記者去搶玉石去了,所以本臺報道先告一段落。”緊接着鏡頭便出現了一名男記者。


而此時的另一邊,李家的金器店鋪上卻是冷清到可怕,李虎站在自家的店面門口看到對面人山人海熱鬧非凡的樣子,是陷入了沉默。

這輩子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他覺得這些人完全是瘋掉了,不就是幾塊破玉嗎?

而他覺得張家也瘋了,一件玉石保守估計一萬多,一萬多件全送出去,他們這是一下子損失了多少錢啊?

“你們這是要幹嘛去?”李虎正在沉思中,便見自家店裏面的服務員全部火急火燎的出來了。

“李總,我們前幾天也搶到捲了。”幾人是小心翼翼的回他道。

今天他們店裏面是一個人都沒有,他們是閒得發慌,所以就索性在店裏面的電視機前看起了現場直播。

而看到那個男顧客從張家的店裏面出來後說的玉石已經所剩無幾,在連播報的記者都放下了話筒進去搶東西的時候,他們就再也按耐不住了。

“滾!”聽到他們這些話,李虎是憤怒的吼了出來。

這都是什麼事啊!自己的店鋪冷冷清清的就算了,現在就連自己的店員都要過去給人家湊熱鬧去了!

“是……”幾人聽到李虎這話是溜一樣的涌進了人潮之中。

他們等的就是李虎這句話了,況且剛纔那人可是說這種玉價值一萬多的,爲了免費領到一萬多快,他們自然是不怕李虎的。

“大小姐,江副總裁,店裏面的產品要發完了。”隨着人潮的涌進,張家店鋪裏面擺放的貨物已經是被髮放一空。

“沒了?”

“不是說一萬件嗎?怎麼就沒了?”

而看到店裏面的貨物被髮放一空,那些沒有領到產品的消費者都開始慌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