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論過程如何艱苦,但我們終將獲得勝利。”

※※※

不過,超出空幻預估的是,本來已經對天文局觀測預警不抱希望,回來之後又因爲不需要再外出,而一心撲到武器研發製作上,甚至親自制造幻界來驗證武器的他,纔不過忙碌了十天時間,就突然得到了天文局的緊急通知。

怎麼回事,難道蟲子攻過來了?

這是還在武器局測試25mm速射炮的他,在接到那位幾天前在天文局門口小心詢問自己‘是否能贏’的天文助手通知時,心中冒出來的最可靠、卻又最抗拒的念頭。

但看情形,這位助手因爲保密等級不足,還無法知道此行的原因。

面對這種情況,空幻沒有一點耽擱,立馬叫上和自己待在一起(非一屋同居)的楚霞和靈韻之後,隨即趕到天文局。

在天文局的會議室中,他如約見到了靈雪,卻也意外發現朋族這一屆被選出的族長元光也在這裏(他理所當然地獲得了連任)。按照保密等級,這位族長似乎還不足以站在這兒。不過看了看坐在會議室中的靈雪,空幻也就瞭然。

“我覺得,蟲子的情況是關係整個雙月星的,現在這種情況下,作爲朋族族長,元光有資格也必須得知全部情況。”

靈雪解釋了帶着族長過來的原因,而對此空幻等人並沒有否定。

“這我知道。”

根本沒在意這種情況的空幻,向衆人點頭之後便沒有廢話,而是轉頭看向了上方的天文局局長,這次看起來是由這位局長親自做彙報。

在此之前,幾張幻燈片被投射在了會議室的牆面。

會議室的投影儀器也是幽神們特製的,因爲天文拍攝下的相片需要極高的精度,這樣纔可以通過不斷放大來觀測細微點,而不是被放大後變成看到相片的紋路。

而此時,三張被投影出來的黑白幻燈片,應該就是這次事件的主角,頓時吸引了衆人的目光。

可惜,在場除了天文局的人員,恐怕沒幾個能夠看懂。

當然,這是在那位局長講解之前。

“三天前,我們正式開始按照空幻長老的建議,對藍月和惡月進行全面觀測,本以爲得到有用信息需要很久,甚至觀測完後都得不到。只是沒想到,就在今天中午,我們卻拍到了這個。”

伸手指了指牆面,隨着這位局長的教鞭移動,衆人視線隨之轉動,並最終停在了其中一張幻燈片投影的小亮點羣上。

“這次拍攝時間是450303122211,就是說,是45年3月3日12點22分11秒,也就是3個小時前。拍攝出來之後,本來並沒有打算這麼早整理,但是當時的工作人員發現照片的異常,確認不是誤差後認識到不對,才使得我們能夠如此快得到情況。”

用教鞭在一堆亮點處畫圈,將這堆相對密集的亮點圈了起來,隨後,局長示意將投影放大,其實也就是將投影儀後移並加強光線。

不過即便是放大之後,普通人恐怕也很難從投影上看出什麼。可空幻在人類時期還算有過UFO愛好,看過不少類似的照片,卻能夠分析對比,勉強分辨出這些亮點,顯然是不屬於自然星體,也就是,傳說中的不明飛行物。

但這時候,雙月星宇宙空間又有誰會有不明飛行物呢?

這顯然是顯而易見的事。

“這些東西,難道是……”

“如你所見,這些是蟲子的基地。”

局長嚴肅地說道:“根據輪廓對比,我們甚至有70%的把握,這是一種與隕石基地同類型的蟲族基地。”

氣氛頓時有些沉悶,隕石基地,就代表對方將降落星體,這其中白月不需要這種基地,那麼,剩下兩個目標:藍月、雙月星。

會是哪兒呢?

衆人的內心顯得緊張而又矛盾起來。

這種時候,局長不敢又任何時間耽擱。在座的除了專業人士,沒多少看得懂這些圖片,做了局長這麼久,他也知道不能將這些語言說的太過專業,更不能吊這些老大的胃口,會掛的。

“根據今天中午的觀測結果,我們在惡之月一側發現了這些亮點。大家請看,這就是惡之月。”教鞭沿着投影中微不可查的深色弧線,劃出了大概佔據投影1/3的區域。

“大部分觀測到的繞惡之月飛行的飛行物,都是在這個區間內存在。而這次觀測到的亮點們,卻已經離惡之月至少有1000公里的距離。也就是說,這些亮點是在離開惡之月的引力範圍。”

“而這些亮點,雖然輪廓與隕石基地差不多,但大小上卻比上次的隕石基地還要大上一圈,差不多在五公里左右。”

“雖然看起來很大,但在宇宙空間中卻不過如塵埃般的微小,我們能夠這麼快拍攝到這些亮點,只能說是一種運氣。”

稍稍感嘆了一句,見衆人沒有反應,局長將教鞭移到了另外一張投影。

有了之前的說明,衆人對這張投影看的相對清楚些,其中很大的橢圓狀物體應該是惡之月,那麼分析過來,這種投影應該就是遠景。

果然,局長將教鞭指向了這個物體,並分別拍了拍兩個點。

“這是惡之月,這裏是我們拍攝的那些飛行物亮點,這些飛行物的計算數量應該有7個,它們的飛行方向……”

教鞭一點點移動,衆人的心也漸漸提了起來。

7個隕石基地的升級版,以朋族現在的實力對抗,恐怕是如同滅頂之災般的存在。若是對着雙月星,朋族真的能夠應對嗎?

這時候,之前所考慮的那些問題都被拋在了腦後,生物的趨吉避害心理,讓大部分人心中都冒出了‘千萬別是向着雙月星來的念頭’。

“他們的目的是——藍月。”

“呼——”

教鞭最終停在了另一個橢圓形物體上,衆人齊齊鬆了口氣,卻又升起一絲複雜的情緒,畢竟,空幻之前的猜測衆人都知道。

轉頭看了看空幻,在場幾人相互之間,都能感到那一絲無法抑制的鬱悶。

朋族還是太弱了啊。

然而,局長的話還沒說完。

教鞭一轉,此人指向最後另一張投影。

“本來奔向藍月的基地會被發現,已經是一個奇蹟了,但今天看來是奇蹟派發的日子,雖然我並不想接受。大家情況,這是在13點7分時另一個天文臺拍攝的另一組照片。”

啪的一聲,教鞭拍在了三顆亮點的集中地。

“通過之前的描述,想來大家都能看出來這3顆亮點的身份,沒錯,和之前的7顆一樣,可這3顆也是蟲子的基地,但它們的移動位置卻稍顯不同。”

不等衆人做出反應,臉色陰沉地彷彿滴出水來般的局長,將教鞭指向了這張投影的一角,語氣前所未有的嚴肅。

“根據我們測算,這3個隕石基地的目標是——雙月星。”

第九卷 最後的準備期 蟲子要來了。

它們高唱着‘我們是害蟲’的邪惡聖歌,正在向雙月星一步步逼近。

所有的朋族高層心中,此時此刻無一例外地都反覆響着這句話。

有關惡之月的傳聞始末,在3月5日一次緊急的閉門會議之中就已經讓衆人瞭解,同時讓大家瞭解到的,還有蟲子的存在緣由,以及對方與己方不可調和的矛盾。

這樣一來,就完全打消了可能潛藏的投降派呼聲,爲之後的全面備戰打下基礎。

但在3月3日獲知情況後,於3月5日召開的緊急會議中,主持人元光族長按照最高議會中幾人的討論,並沒有一次性地將所有情況說出來,其中就包括蟲子正在趕來的消息。

這不是到了這時候,最高議會還想保密,而是爲了給這些高層們一點緩衝時間。

若是但是一下就讓衆人從‘惡之月’傳言,跳動到‘蟲子即將抵達’,對衆人造成的心理壓力太大。

於是在接下來的10天時間裏,最高議會開始動用各種以前埋設的成員,全面控制了朋族的輿論系統,同時進一步擴大全族對蟲族的宣傳,重點描述蟲子的強大,同時也說明朋族的力量,避免衆人出現絕望情緒。

在確保不會出現輿論偏離的問題之後,最高議會纔在3月15日之時,再次召開了擴大的閉門會議,將所有事向管理者們和盤托出。

當空幻長老,代表朋族最高機構宣佈這個消息之時,會議室中第一次得知這個消息的幾十人頓時炸窩。

即便是在5號已經瞭解了蟲族的具體情況,並在其後通過各種渠道,對蟲子有了大致瞭解,並在心中建立了一種相對脆弱的‘朋族不一定會輸’的情緒。但隨着瞭解的深入,他們對蟲子的擔憂甚至於恐懼還是越來越深。

畢竟無論從哪方面看來,以朋族現在的實力,對上蟲子的蟲海,似乎都沒有勝利的希望。

但是,這種勝利又是必須的,因爲失敗就代表着朋族的消失,自己的消失。

沒人願意這樣。

不過這十天中,這些管理者們還勉強有個安慰,那就是議會沒有說出蟲族抵達的時間,而按照惡之月傳言,這個時間還有上百年。即便其中大部分人,恐怕都通過最高議會的表現,察覺到情況不對。

但怎麼說呢?自欺欺人果然是智慧生物的通病啊。

然而此時,作爲最高議會的代表,空幻長老卻站在臺上,面無表情地宣告:蟲子就要來了,而且最多還有三個多月的準備時間。

三個多月,朋族能夠做什麼:

朋人男女努力點的話,人口也許可以提升幾百;

能量化小組全力運作,能量體可以增加1000人;

月靈族繁殖基地因爲正直春季,時間正好,最多可以提升5000—7000的月靈人士兵;

朋族所有船塢全力運作,可以同時開工10艘6000噸級第二代戰艦第二級別、30艘3000噸級由劍魚發展出來的第二代突擊艦、100艘1000噸以下不知道能夠用來幹嘛的小型浮空炮塔,不過三個月時間,最前面的10艘戰艦也許還在內部整修。

軍火生產線全力運作,可以生產5萬條AZ01、7000門25mm速射炮、1000門以內150mm突擊炮、兩位數的255mm城防炮……

現有車輛生產線全力運作,可以生產3000輛突擊越野電動車(搭載5噸)、生產100輛還在驗證中的電磁四輪越野車(搭載10噸)。

這樣的數據看起來似乎也不錯,但問題是,這些是在雙月星看來的不錯,蟲子的強大,這些高層代表們已經一清二楚。

而且,讓這些管理者更鬱悶的是,如果有1年時間呢?如果有3年時間呢?如果真的有100年時間呢?

但這都只是如果。

心理素質不好而坐立不安的某位管理者,在交頭接耳之後,首先站了起來。

“長老,惡之月傳言中,不是說還要一百多年嗎?”

攝政權寵:王爺太黏求放過! “你們都知道那個傳言的本質。”

沒有正面回答此人的問話,空幻只是冷靜地站在會議室中心,環視衆人說出上面那句話,那位管理者就自覺地住嘴了。

衆人早在5號就已經知道了‘惡之月’傳言的本質,知道那不過是最高議會的長老們弄出來,給大家作爲心理緩衝用的,與5號時,族長不告訴衆人蟲子降臨時間是一個意思,而管理者們也認同這一點。

若是沒有這個傳言,若是沒有10天前遠光族長對蟲子的講述,在座衆人不會在聽到空幻長老坦白時,還能交頭接耳,那時的衆人恐怕已經驚呆了。

的確,傳言中信誓旦旦地說:蟲子這些惡魔會在百多年後纔會降臨。甚至可以從中感受到當初設計這個傳言的人(現在都知道是誰),對這個時間的自信,甚至以此作爲傳言存在的基礎。

但現在事實擺在這兒,蟲子三個月後抵達,大家想否決也沒辦法,想自欺欺人也只有三個月時間。

朋族的管理者們會用三個月時間沉淪嗎?

不會。

因爲會的人,早就被能夠清晰感受到這些人心思、情緒甚至性格的陰神們,排除出了管理層。

擡頭看了看會議室主牆上面那張冒不起眼的黑白圖片,不知道的人或許還會認爲這是曝光的相片甚至胡亂塗鴉,但在場衆人都已經知道,那是幾乎每日更新的對蟲子三個基地移動的監控照片。

從3號監控到這些東西之後,天文局的重要性幾乎提高到了與最高議會同等的地位。自從上次捕捉到三亮點的存在之後,雙月星全部十個特製的天文臺,其鏡頭就一刻不停地對準了這三位明星。

甚至因此,還消弱了對飛向藍月的7顆蟲子基地、以及剩下三月的監控(不是沒有)。

每天看着其中標註着三顆亮點與雙月星的距離與時間數據,管理者們就無法安眠。

“好了,我給了你們半個小時的爭論和接受時間,現在,時間到!”

重重地拍了拍桌子,讓陷入鬨鬧的管理者們安靜下來,空幻的視線掃過在場衆人。

最安靜的當然是早有心理準備的最高議會,以及遠光族長;剩下的人中,也就從一開始就知道情況的天文局方面、以及對蟲子研究小組方面顯得很平靜。

至於其它政府三院,無論是行政院、律法院還是軍事院的人,都顯得神情複雜,交頭接耳即便此時也沒有停下,只不過稍稍隱祕了一些。

這些被寄予厚望的人,此時卻沒了平時的淡定。

(雖然預想到了這種情況,但是,果然還是失望啊。)

子時 即便心理知道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甚至推己及人,自己若是放在他們位置上,也不可避免做出這種表現,但空幻依然對衆多管理者的表現感到失望。

(朋族難道真的和平的太久呢?)

“不,只是他們缺少了戰鬥而已,我相信,只要真的直面毫無退路的戰鬥,他們將做出最讓人滿意的表現。”

一旁的暗血發話,她是從血戰中成長起來的,比所有人都瞭解朋族這個物種所擁有的血性與強大,所以對空幻的想法更是無法接受。

“朋族是你的造物,是你創造了朋人,若是連你都對朋人沒有信心,還怎麼讓朋人對自己有信心?” “朋族是你的造物,是你創造了朋人,若是連你都對朋人沒有信心,還怎麼讓朋人對自己有信心?”

暗血的一句話如同醍醐灌頂般,讓空幻感到慚愧而又警醒。

一席話讓他不由地反思,長久以來的自己,到底是以何種心情去對待自己的種族呢?

“何種心情,不過是像只護着小雞的母雞吧。”

毫不留情的打擊,讓空幻頓時囧了。但問題是,一旦深入思考,他卻發覺暗血的比喻似乎非常準確,這就更讓他感到無語。

當然,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承認自己是母雞這種東西的。

“你承認不承認與現實無關。”

很明顯,暗血此時也在監控空幻的思維,事實上,只要細心,恐怕都能看到周圍幾位陰神的動作,很明顯,空幻此時毫無隱私,幸好他也習慣了。

的確,若是量製造這個種族的自己,都對種族的未來沒有了信心,那爲什麼還要要求對方對自己有信心呢?

我們不可能什麼事都靠着別人。

(母雞就母雞吧,但那是過去,現在和未來都不會再是了。)

如是想想,空幻至少在表面上重新振作起來,表現在外,那就是這一刻的他,相比上一刻的他,感覺上已經變地自信很多,主意識那股子親和力頓時得到了振幅。

而面對空幻的怒目瞪視,暗血微微頷首,表示毫無壓力,反倒是楚霞幾人露出欣慰的笑容同時,還對暗血偷偷露出了大拇指。

(別以爲我看不到。)

如是在腦海中對着幾名陰神腹議了一句之後,空幻完全收回注意力,開始以更爲成熟的姿態,來控制着大會的進程。

越是在危機的關頭,作爲領導層的他們越不能亂,甚至不能有不被需要的心理。

這樣,才能讓最終的勝利可能性,進一步提高。

“蟲子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我們雙月星。”

臺上,空幻的發言繼續。

“它們的目的是什麼,我們不知道。但它們在降落後回採取什麼行動,大家卻一清二楚。”

揮手之間,衆位朋人在空幻主意識自帶的感染力下,漸漸融入當前的氣氛之中。

“我們與蟲子,完全是勢不兩立!”

這些話也是有根有據的,其中,單單已經不再保密的前兩次蟲子突襲,就已經讓衆人感到驚詫不已。

隕石事件對於這些管理者而言並不陌生,其中的傷亡、敵方表現出來的戰力、我方暴露的衆多問題、以及現在還保留在各地博物館的標本,都清晰地向衆人展示了蟲族的強大與危險;

而相比起一年前的隕石事件,5號那次閉門會議之中,才向衆人披露出來的幾十年前那次蟲族第一次降落,卻是真的讓這些管理者們感到了震撼。

在場的管理者們,根本沒誰想過,在幾十年前,在那個朋族都還沒有統一,整個朋族幾乎沒有正規部隊,連政府都還沒有組件的時候,蟲子居然已經對雙月星發動了一次進攻,朋族甚至爲此付出了一名強大幽神。

分析被展示在管理者們面前的第一次蟲族登陸戰資料,他們知道,若非當時降落的只是一個小型蟲族偵查基地;若非當時的基地正好撞上了當時的空幻長老一行;若非當時的長老們調動全族上下所有力量;若非全族上下反應迅速,並儘可能壓縮了蟲族的活動空間……

若非那一堆若非,朋族在六十多年前恐怕就已經被消滅,而他們,甚至連出生恐怕都不可能,更別談坐在這裏了。

再通過進一步分析,他們很快從中發現那次蟲族降落,與之後‘惡之月’傳言的聯繫,當然,這些很明顯,就不需要空幻等人多說了。

不過此次,空幻還提供了新的證據。

步步驚婚 “大家請看。”

投影在牆面上的,是兩張黑白相片,是空幻從天文局調出來的那兩張藍月的黑白相片。

“我們親身感受了蟲族對於我們的威脅,不過第一次蟲族降落,離現在實在太遠,在座恐怕沒幾個人清楚;而第二次蟲族降落(隕石基地)雖然很近,卻在我們的雷霆萬鈞之下迅速封閉了對方的活動範圍,並以此消滅敵人。”

“對蟲族的不瞭解,加上事情的迅速解決,讓不少人滋生了自滿情緒。”

重生復仇:孤女不好惹! 掃視了全場,空幻嚴肅地指着牆面上投影的兩章照片,語氣冷峻地說道:“不過若是我們沒能擋住蟲子呢?若是當時我們沒能封閉蟲子的隕石基地呢?那現在會有什麼危害,恐怕還沒幾個清楚地知道吧。”

“那現在就由我告訴你們,這就是那種猜想下會出現的危害!”

大型投影儀中投放出來的圖片,就是當初在天文局,空幻所見到的兩張對比圖。派出了其中‘文明建城’、‘森林大火’之類的可能性後,留下的最可能情況,就是‘蟲族的進攻’。

大片光禿禿的土地與周圍茂密的林木之間,形成了鮮明的色彩對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