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然而沐靈夕的一席話卻是將他從自卑中喚醒了。

「別以為沒有打過那個欲|念形成的自己很失敗,我告訴你,只要能從這個陣中活著出來,就代表著你們的成功,這說明你們都有戰勝欲|念的能力。」 經過葉天的一番解釋之後,榕兒方才是得知了葉天這循環之理和法則之力的由來,心下也是有些感慨。

「葉天哥哥,這般機緣,你可要好好珍惜哦,說不定今後,你能夠靠著這機緣去衝擊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呢!」

葉天此刻也是心中有些澎湃,這般機緣確實是讓人心中忍不住的澎湃,忍不住的想要去一探那更高深的境界究竟是一副怎樣的光景。

在感知到自己靈巢之內這奇藝的景象之後,葉天便是發現,自己今後的修鍊,似乎是走上了一條十分奇異的道路了,他人的靈巢之中,無非就是靈氣能量越來越多,濃度越來越高,而他,卻是徹底的變化成了另一條路線。

這片廣袤的森林,葉天能夠感受到,它正在以一種十分緩慢的速度成長,變得越來越遼闊,葉天也是相信,終有一天,他這靈巢之中的空間,總有一天,會成長成一個極其恐怖的存在,甚至,是能夠與天神大陸相媲美的遼闊!

忽然,葉天的心中閃過一絲奇特的念頭,心念涌動之間,那在納寶之中沉睡的涅槃尊者,居然便是直接出現在了這片空間之中!

「果然可以!」

葉天心中不由的大喜,這片靈巢空間,果然是有著收納靈魂的功能存在!

此時的涅槃尊者,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沉睡,身體已經不再像之前那樣近乎透明了,顯得凝實了很多,不過氣息依舊是有著些許的衰弱。葉天伸手一招攬,靈巢空間之內大量的靈氣能量,便是朝著涅槃尊者的身軀涌動而去,朝著其身體之中不斷的融入,令得其靈魂也是越發的凝實了起來。

瞧得此景,葉天心中也是頗為的欣喜,今後將涅槃尊者留在此處,比在納寶之中要安全多了,同時,對於涅槃尊者的恢復也是有著極大的好處,比至於在納寶之中沉睡,要好上千百倍!

葉天朝著榕兒招了招手,道:「榕兒,交給你個任務,你留在這靈巢空間之中,好好照顧我的老師,讓他能夠安心靜養於此。」

「嗯,我一定會照顧好這位老伯伯的靈魂的,葉天哥哥放心好啦!」

榕兒也是用力的點了點頭,這是葉天交給她的第一個任務,榕兒自然也是幹勁滿滿。

伸手拍了拍榕兒的腦袋,葉天方才是收回心念,消失在了這靈巢空間之內,接下來,可還有許多熱鬧的事情等著他去做呢。

……

外界,粱笙等人又是靜候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葉天方才是緩緩的睜開眼睛,而當他雙眼張開的時候,眼中閃掠而出的一縷精光,儼然就像是一抹晴好的艷陽一般灼目!

「你終於醒了,我們都快等睡著啦!」

瞧得葉天新來,蕭琴第一個湊了上去,伸出小手按在葉天的額頭上,略微的感知了一番之後,臉上也是大喜過望,「果然,葉天大哥你現在已經達到自然之靈的層次了,而且是同時具備著水火風木四種屬性,今後你可就要成為這世上一等一的敗家子了。」

「啊?我為什麼要成敗家子?我很勤儉節約的好吧?」

葉天也是一陣怪笑,略微皺著眉毛的問道。

「今後想要擴展你作為自然之靈的能力,你基本算是要靠著融合生息靈晶來提升了,這東西有多珍貴,還需要我給你再描述一次么?你自己說,這算不算敗家子?」

蕭琴咧了咧嘴笑道。

聽得此話,葉天心下也是一陣無奈……

蕭琴說的沒錯,葉天在擁有靈巢空間之後,自己也是感受到了,他這靈巢空間想要擁有更加龐大的規模和更為完整的構架,還需更多的生息靈晶,甚至,他想要令得這靈巢空間趨向於完美,還需將所有屬性的靈氣能量都給補全,令得自己真正成為擁有所有靈氣能量的結合之體,不過這個任務,可就真的是任重而道遠了,想要實現,絕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瞧得粱笙和柳枯寒皆是一臉茫然之色,葉天也是並未有任何掩飾的對這二人解釋了一番,並未有什麼避諱,不過在聽過這個情況之後,幾個人也都是紛紛表示,這事情絕對要當做一個機密來保守著,不然,這事情一旦被人知道了,恐怕整個修鍊者的世界,都要受到極大的衝擊吧。

「好了,此行,我們也算是把主要任務全部完成了,具體還要不要繼續向下探索,葉天大哥你說了算吧。」

蕭琴朝著葉天努了努下巴道,此次來到遺迹的目的,一者是給保皇派和叛逆派添堵,二者,便是幫助葉天尋找能夠對實力有所幫助之物了,現在這兩個任務,可都算是超額完成了。

保皇派的大將韓非,如今一斤是個半死之人,而葉天也是成功地突破到了涅槃小圓滿的境界之上,餘下再在這遺迹之中取得什麼,就算是額外收穫了。

這一點,葉天自然也是明白,目光朝著這巨樹之頂,一處居然是直接延伸向樹芯之中的通路,略微的猶豫了片刻之後,方才是笑了笑擺手道:「我先檢索一下吧,有必要的話就下,沒必要就算了,反正又不急著回去,韓非毒死了,那便毒死了。」

聽得葉天這話,其餘幾人也是相互看了看,旋即一陣好笑,毒死了就毒死了,這話聽著,怎麼就那麼隨便呢……

一邊說著,葉天便是一邊略微的俯下身來,伸手按在了那巨樹之上,化身自然之靈之後,葉天也是擁有了許多極其實用的能力,比如此刻,他便是在使用著木屬性的靈氣能量,順著這古樹延伸而下,探知著其中是否還有這什麼危險存在。

心念沿著這古樹的枝幹一路下行,葉天便是發現,這遺迹之中再往下,居然完全沒有一絲的生命氣息了,順著樹根蔓延而出,居然是一片幾乎沒有空隙存在的水域,在那水域之中,完全沒有一絲生命氣息存在,彷彿一潭死水一般,似乎完全就是這古樹汲取水分的存在,而繼續往下,那有著強大能量反應的第四層,赫然便是一片熔岩涌動,也並無什麼實際的東西存在了。

王者榮耀:國服男神是女生 片刻,葉天方才是有著幾分失望的收回了手,搖了搖頭,略微的嘆然道:「看來是不必下去了,這下面,已經沒有什麼實際的東西可言了,收拾一下準備回去吧。」

一邊說著,葉天便是一邊搖了搖頭,想了想,最終還是動用了一些手段,建造起一片法陣,將這生息靈晶所在之處給隱匿了起來,即便是明月樓的人,也不可能有誰能夠將之發現。

這裡面的其他東西還好說,明月樓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靈植藥材不可過度開採,但這生息靈晶,他可不敢保證明月樓的人會那麼的愛護,索性還是藏匿起來得好。

做完這些,葉天方才是安心的擺了擺手,領著眾人朝著遺迹之外走去,又在一層空間之中,將自己留下的所有八級殺陣全部收斂起來,這才返回地面之上,通知了明月樓的人們下面遺迹的情況。

秦老對於葉天自然是不會有絲毫的懷疑,而瞧得葉天的實力居然是在這短短的幾天之內,直接達到了涅槃小圓滿的程度,心中也是極其的驚訝,辭別了葉天等人之後,便是立刻興緻盎然的領著人下去搜索遺迹去了。

而葉天等人,在離開遺迹之後,也是用著一種不急不緩的速度,朝著王城方向緩緩的回歸而去,這趟回去,王城之中的一場大戲,可就要拉開帷幕了! 「別以為沒有打過那個欲|念形成的自己很失敗,我告訴你,只要能從這個陣中活著出來,就代表著你們的成功,這說明你們都有戰勝欲|念的能力。」

路言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原本那頹喪的心情頓時好多了。

無論今天他是否戰勝了自己的欲|念之體,但是現在他成功的從那裡出來了,這就是最終的勝利。

路言心中那耿耿於懷的疙瘩終於被沐靈夕的話給疏解開了,心情也好了幾分。

「謝謝隊長的開解,我現在明白了。」

眾人在看到路言,終於放下了自己心中的心結,也都放下了心來。

畢竟若是路言因為此事而耿耿於懷,那對於他以後的修鍊,將會造成很大的阻礙,甚至有可能自此形成心魔,再也無法得到寸進。

直到此時狂戰小隊的所有成員以及袁醇,終於都集合齊了。

眾人這才有心思開始關心起,這座塔中的秘寶來。

「也不知道這座塔的秘寶是什麼,讓我們費了如此大的周折,如果讓我知道根本就不怎麼好的話,今天我可就要發飆了,絕對要將這座塔拆成磚塊。」

小氣的於冉還在氣憤著,剛才那由欲|念所形成的自己燒他眉毛和頭髮的事情。

安思琪在聽到於冉的話后,頓時點了點頭,接著說道。

「就是!就是!如果這裡的秘寶根本就與我們所付出的不成正比的話,那麼我也要加入拆塔的隊伍,將它拆成一塊塊的破磚。」

狂戰小隊的其他成員在聽到於然和安思琪的話后,頓時笑出了聲。

「咱們還是快找吧,要不然等會兒連塊破磚也得不到了。」

沐靈夕在看到大家的心情終於得到緩解之後,心中的擔憂也是放了下來。

這一次所有人在經歷過欲|念之陣之後,都非常有默契的選擇閉口不談,在陣中所發生的事情,看來這欲|念之陣,還真是能深入地掌握人心所向。

但是讓沐靈夕更加欣慰的一點,卻是所有人都能戰勝自己的欲|念,最終獲得勝利。

看來他們所有人,都是非常有發展潛力的,也都是有著自己的夢想與理想的。

然後就在那迷人的誘惑之下,每一個人還都能堅守本心,戰勝自己的欲|念,能做到這一點的,又豈是等閑之輩?

想到這裡,沐靈夕眼含期翼的掃過所有人,然後一臉微笑的說道。

「就讓我們在找到秘寶之地之後,將那裡搬成空地,好好的發泄一番吧。」

所有人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頓時發出了一陣歡呼。

「就讓秘寶來得更瘋狂些吧!」

所有人再次幹勁十足的,開始了探索秘寶之路。

沐靈夕再次將之前那張殘缺的陣法圖拿了出來。

只見此時的陣法圖與之前早已不是一個模樣。

銅羅鎮愛情 在這張陣法圖的中心,有一個由圖案繪製而成的隱秘陣法。

天上星辰地上沙礫 想必這應該就是這個陣法的陣心了。

只要他們能打開這個陣心,應該就能找到通往秘寶之地的道路。

沐靈夕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所有人,大家在聽了之後也都比較認同沐靈夕的說法。 風墟國王城。

自打韓非等人狼狽歸來之時,整個風墟國的王城便是徹底的亂套了,韓非重傷,葉天未歸,而那叛逆派的人,已經是開始在這王城之中肆意妄為了起來,沒有強悍實力的官僚階層,在這段時間之內也是被攆得雞飛狗跳,叛逆派不斷地壓縮著王城之中的權利官位,幾乎是將三分之二的王城官員勢力都給籠絡到了手中,立刻便是組成了一股頗為龐大的力量。

而與此同時,保皇派卻是顯得要難捱了許多。

韓非重傷,中毒,千葯閣中大批的煉丹者紛紛前來相助,卻又紛紛無功而返,蕭琴特質的毒藥,要如何才能將之接觸,只有蕭琴自己知道,即便是那千葯閣的閣主來了,都是沒能將韓非身上的劇毒給解除而去,這也是令得保皇派之內一陣動蕩。

而這動蕩發生最為明顯之處,便是風墟國的大軍了。

主將受到這般傷勢,風墟國的大軍早已是群情激奮,恨不能直接百萬大軍殺入王城之中,將那些個叛逆派的人紛紛誅殺!

然而,這百萬大軍,隨時有著極其強悍的實力,但真正的超級強者,卻是數量並不多,其中也只有韓非的幾名副官,實力有著涅槃中期的水平,而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不具備涅槃強者的實力,這要真是叛逆派毫無顧忌的殺起來,這百萬大軍,恐怕也是經不住那些涅槃強者攻殺的。

而另一方面,叛逆派似乎也是打定了主意,要破釜沉舟的與保皇派決一死戰了,就在這段時間之中,叛逆派已經是從各方門派,勢力,家族之中,集結起了一片大軍,將王城的北部完全的堵了起來,甚至是在這期間,還向王城發起過幾次衝擊,令得王城之中都是一陣動蕩不安。

而作為風墟國王城之中的核心人物,司馬桀,卻是並未有任何出關的跡象,就連那勢力有著涅槃境大圓滿的風墟國師,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絲毫沒有出來與叛逆派相抗衡的意思,一時間,也是令得保皇派的人心中無比的焦慮。

名器閣內閣。

司馬尋風打發走了內閣之中的人手之後,便是與顏月仙翁二人在名器閣三層的大廳之內單獨暢聊了起來,在王城之中其他人開來,這位皇子殿下,最近也是無比的憂慮,時不時的便會來到名器閣,確認皇子太師田燁是否歸來,更多的時間,也是花在了與顏月仙翁商討事情之上,外界不少人甚至都是暗嘆,在這舉國為難之刻,司馬尋風身為皇子,卻是是有著極強的責任感在其中。

當然,沒有人知道的是,司馬尋風每次來賬上顏月仙翁,目的僅僅是喝茶和聊天,而且,聊得十分歡暢就是了。

「顏老,今日我又去北城看了看,嚯,那叛逆派的陣仗還真不小,數百名涅槃強者啊,紛紛集結在王城之外,這也就是忌憚那位國師了,不然這股勢力要是衝進王城,以保皇派現在的實力,想要阻攔可是很難的。」

司馬尋風一邊飲著茶水,一邊便是神色頗為激動的講述道,這一天,他等了很長一段時間了,等待著保皇派和叛逆派拼個你死我活,最終坐收漁利,司馬尋風一直在期待著這樣一個機會。

而這個機會,終於是被葉天給創造出來了!

「呵呵,尋風啊,葉天閣下辦事的能力,確實也是大大出乎了我的預料,特別是當我瞧見那韓非重傷而歸,卻還下令要幫助葉天閣下保護好你,保護好我名器閣的時候,我都是有著驚訝呢。」

顏月仙翁此刻臉上也是有著幾分郎然的笑容,他們也是並未相見,葉天此去,居然是將保皇派給折服了,令得韓非如今哪怕是自己性命垂危,都要保護司馬尋風和名器閣不受不及,這其中葉天究竟做了些什麼,他們也是有些難以想象的。

若是韓非知道這一切都是葉天的算計,恐怕以他的狀態,立刻就會氣得吐血三升吧。

「對了顏老,說來,葉天閣下近些日子也該回了,若是他歸來之後,保皇派和叛逆派繼續著辦僵持不下,我們該當如何行事比較妥當?」

二人相互笑了笑之後,司馬尋風又是開口問道。

顏月仙翁目光略微的掃了司馬尋風一眼,卻是啞然失笑道:「尋風,你這個孩子最讓老夫欣賞的一點,就是你永遠都不會妄自尊大,恐怕你心中早有定奪了吧?」

「嘿嘿,顏老說笑了,你與葉天閣下身份都算是我的老師,此乃勤學好問爾,並非什麼權數拿捏。」

司馬尋風嘿嘿一笑,擺了擺手道,「我確實有著一些自己的想法,不過依舊是有些沒能摸透葉天閣下究竟做了些什麼準備,自然也不敢兀自有所動作,免得白白浪費了他的一番計劃啊。」

聽得司馬尋風這話,顏月仙翁臉上也是有著一片欣然之色,旋即卻又是輕嘆了一聲,道:「尋風,你父親要是能有你一半的心胸,我想風墟國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樣……」

「顏老,這是哪裡話?父親他……只是太過於醉心稱霸了,我不過是少了幾分稱霸之意,更加喜歡和平罷了。」

擺了擺手,司馬尋風也是有些不願討論這個話題。

司馬桀隨時暴君,卻也是對風墟國有著極大功勛的暴君,若是沒有他這般暴虐的手段,沒有其多年來的權數運營,風墟國的實力,恐怕也是會大打折扣,縱觀歷史,對於一個國家有著無比傑出貢獻的帝王,幾乎都是暴君,而那些賢明之君,說來甚至有些可笑,美名其曰救民水火,開創盛世,可實際上,不過是將那些暴君打下的江山納入囊中,然後肆意揮霍罷了……

這便是風墟國無數年來兜兜轉轉不便的真理,司馬桀就是那個暴君,而他司馬尋風,便是那個欲要站上巨人肩膀,更上一層之人。

這對於司馬尋風而言,無疑是有些慚愧的,但他不得不這麼做,皇室子孫,向來都是這般的無可奈何……

「尋風,若是有一天,你真的站在了你父親如今的位置上,你可一定要記住,葉天閣下,是你無論如何,都不可招惹之人,他所擁有的,所背負的東西,是你完全無法理解的,我甚至能夠斷言,不久的將來,他的喜怒,會直接影響到風墟國的存亡!」

顏月仙翁也是看出司馬尋風不想談論他的父親,索性便是將話題轉移到別的地方。

「我知道。」

司馬尋風點了點頭道,「葉天閣下……我想這一生我都不會想要與他為敵吧,他太可怕了,我在父親身上,都從未感覺受到過那種感覺,就像他的名字一樣,他就像是我頭頂之上的一片天空,看透了一層,還有更深的一層,我看不見他的盡頭在哪裡,甚至,我都無法去丈量他今後將會達到怎樣的境界,這種人……我還是選擇這一生都與他做個朋友吧。」

「哎呀哎呀,皇子殿下,你這算是對我葉某人神情告白么?不過我恐怕要辜負你的一番深情了,我還是喜歡女人的。」

司馬尋風話音剛落,葉天的聲音便是有些突兀的在大廳之中響起,司馬尋風和顏月仙翁都是頗有些就驚駭的朝著大門門扉之處望去,那裡,可是有著顏月仙翁布下的八級法陣存在!

然而此刻,葉天卻像是掀開門帘一般的,直接將那八級法陣給掀開走了進來,朝著死么尋風和顏月仙翁一拱手,郎然笑道。

「二位,久等了。」 沐靈夕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所有人,大家在聽了之後也都比較認同沐靈夕的說法。

之前,在這座塔的一層,那遺靈說過。只要完成了所有的任務,就能找到通往秘寶之地的道路,獲得秘寶。

想必之後的道路,應該不會再出現更多的波折了。

在徵求了大家的意見之後,沐靈夕拿著那張殘缺的陣法圖,朝大廳的中央位置走了過去。

經過她仔細的辨認,最終在中央的位置發現了一個被灰塵所掩蓋著的小型陣法。

冷酷總裁的甜心寶貝 將手中那殘缺的陣法圖,嚴絲合縫地放在了那個陣法的中心,神奇的一幕再次發生了。

所有人在看到沐靈夕放置好陣法圖之後,那片小型的陣法上,頓時散發出來一陣強烈的藍色光芒。

那片藍色的光芒過後,一條通道頓時出現在這座塔中一側的牆壁上。

狂戰小隊的所有隊員,在看到這條通道之後,頓時歡呼一聲。

「終於找到了。」

「也不知道這裡的秘寶究竟會是什麼樣子。」

沐靈夕在看到大家臉上那驚喜的神色之後,心情也是激動不已。

「所有人都跟緊了,我們現在就去將這裡的珍寶洗劫一空。」

就這樣沐靈夕帶著狂戰小隊,雄赳赳氣昂昂的朝著那通道走了進去。

這條通道似乎是由一陣陣強大的藍色靈力形成的,並不是有實體連接。

眾人在走到這條通道中的時候,就彷彿進入了夢境一般,那光怪陸離的顏色和變幻不定的光芒,就是給人一種奇妙的感覺。

沒走多遠的距離,這條奇幻的靈力通道,就走到了盡頭。

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片廣闊的空間。

而在這個空間之中,一顆顆飄浮在半空中的石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眼睛的辛輝,第一個發現了珍寶的所在。

只見辛輝激動地指著一顆飄浮在半空中的石頭,大聲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