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然而,事與願違,三十分鐘過去,他們依舊行走在這無盡的黑暗之中。

葛三天一方的人倒還能沉住氣,不過,董開一邊卻心生不滿。

「小葛,你確定走這一個方向?我們已經走了三十分鐘,四公里路程,還沒走出去,四公里路,放在上海城這塊彈丸之地,實屬不該。」

「開哥!我肯定我一直走同一個方向,沒有走出去只能說明黑子界面比我們預測中大很多。」葛三天堅信自己的直覺,而且面對董開他不能示弱。

「你把燈給我,我來帶路。」董開沉著臉說道。

董開提出這個要求自然有自己打算,進入上海城后,無論能不能找到人,他們總要出來。而要回到崑山,便需經過黑子界面,因此,這個燈必不可缺。命還是把握在自己手裡比較安心,上海城內皆是妖族,期間發生意外的可能性非常大,萬一葛三天把燈弄丟或者弄壞,他們全都回不去。

「不行!我肯定我沒有走錯路!如果換人帶路,萬一迷失方向,我們全要活活累死在黑子界面。」葛三天想都不想直接拒絕。

「如果你已經迷失方向,我們的結局是一樣的,燈必須給我,我來帶路。」董開態度強硬。

「葛三天,你帶了這麼久的路現在也該輪到我們了,我們可是合作關係,總不能一直讓我們跟在你屁股後面瞎跑吧!」郝仁不用腦袋想也清楚自己老大的意圖,所以立馬幫忙嗆聲。

「不行,必須由我帶路,中途換人不是一個理智的選擇。」葛三天搖頭。

「如果我說我一定要呢!」

董開已經完全黑臉,他的手下也配合著將武器對準葛三天,威逼葛三天。

面對這麼一個劍拔弩張的形勢,葛三天依舊搖了搖頭:「不行!」

就在幾人僵持不下的時候,黑子界面忽然響起一聲嗷叫聲,聲音比狼嚎低沉,又有點像鯨魚的啊啊叫聲。

「有動靜!」一路默默不語的方芳立馬戒備四周。

這一聲嗷叫讓董開五人同樣顧不住繼續逼迫葛三天,開始戒備起四周。

啊!啊!嗷!

聲音又響了起來,而且距離越來越近。

「有東西往我們這裡來了!」

江玉抱著手害怕的往同伴們身邊靠了靠。

「不要怕!小玉由我來保護。」韓清暉一把抱著江玉笑道。

「噓!不要說話!」

曾梓琳示意兩女安靜,兩女下意識抬手捂著嘴。

啊!嗷!啊!

嗷叫聲已經非常接近,可惜四周黑黑的,看不清狀況。在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緊張得要提到膽子上。

啊!嗷!啊!

一隻碩大的腦袋從葛三天等人頭頂的黑暗中伸進金光內,這隻大腦袋的外形看似一隻巨蟲。

「啊!」

江玉和韓清暉被驚嚇到不約而同喊出聲音,隨後又各自捂起自己嘴巴,生怕大腦袋注意到她們。

葛三天揮揮手,讓她們別亂動,這麼大一隻蟲子要是發起瘋來,他們估計會團滅。

啊!嗷!啊!

巨蟲繼續發出嗷叫聲,聲音不大,卻具有強力的穿透性。

巨蟲大腦袋向前搖蕩一下,一節巨大的身軀暴露出來,身軀非常平滑,有點像蛇,但比蛇的身軀圓。 啊!嗷!啊!

巨蟲俯下大腦袋,似乎好奇下面的是什麼東西。

葛三天縮了縮身子,盡量離這條巨蟲遠點,他感覺巨蟲對燈沒什麼興趣,反而對人非常感興趣,因為巨蟲嗅完他后又轉到他身後去嗅秦風等人。

「別動!別出聲!」

葛三天轉過頭小聲對四女說道,他擔心四女激怒巨蟲。

雖然江玉和韓清暉心裡非常難受,不過,終究還是忍住,任由大蟲子嗅來嗅去,至於,曾梓琳和陸惜瑤則平靜許多。

巨蟲嗅完葛三天一邊七人,好像不太滿意,開始轉向董開五人。

然而,意外發生了,董開一名手下不知道是過於緊張還是不小心扣動手指,強弩一箭射入巨蟲的大腦袋。

嗷!

巨蟲出發痛苦的嗷叫聲,這一聲痛苦的慘叫聲后,巨蟲如沸水之魚,巨大的身軀翻滾打拍。

巨蟲這一折騰,董開五人要遭殃了,同時殃及池魚,葛三天等人也不能倖免,一時間金光內十二人亂成一鍋粥。

「給我死吧!」

嘣!嘣!嘣!

混亂中,董開一方有人按耐不住朝巨蟲開了槍。

「住手!別開槍!不要激怒他!」聽到槍聲的葛三天立馬大喊。

然而,那人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這槍一開,巨蟲徹底瘋狂了,巨口一張,一口將步槍連帶開槍之人的手臂吃掉。

「啊!」

開槍之人發出痛苦的叫喊聲。

「趴下,所有人都趴下!」混亂之中葛三天也看不清所有人的狀況,他只是努力伏低自己的身體,別讓巨蟲撞到自己。

不過,葛三天手上的金燈被巨蟲碰掉了,不知道滾到哪裡去,好在金光仍在,說明燈沒有壞。

巨蟲發怒后,軀體滾著滾著便在葛三天的視野消失,鑽回黑暗裡。

巨蟲跑后,葛三天趕緊起身尋找己方人員,幸運的是,大家都在,也都沒事,頂多就是有點小擦傷。

不過,董開那邊就沒那麼好運了,一名手下被咬掉整條手臂,發出痛苦的叫喊。

諸天人物附我身 「你們走開!我來給他止血!」

曾梓琳不知何時走到董開五人那,並沖董開等人喊話。

高中畢業后,曾梓琳隨其父的意願,去了市內的醫科大,成為一名醫學學生。

郝仁等人給曾梓琳讓位置,曾梓琳蹲下身子,從包里取出一瓶瓶的藥劑,和紗布等等,熟練地處理傷口並做包紮。

一切處理好之後,曾梓琳一言不發又回到陸惜瑤幾女身邊。

葛三天走向董開,沒辦法,那盞被他弄丟的燈此時正在董開手裡。

「開哥!他怎麼樣?還能走嗎?」葛三天先是詢問了一下受傷的人的情況。

「不容樂觀,不過,我們等不了,必須馬上走。」董開看著手下皺了皺眉。

「你們決定,放緩點速度也行。」葛三天道。

「嗯!」董開應了一聲便不說話。

葛三天尷尬了,因為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是來要金燈的,而,董開卻隻字不提,把金燈握在手裡。

「那個,開哥,燈,可以還給我嗎?」葛三天終於憋不住打開天窗說亮話。

董開瞟了葛三天一眼。

「燈由我拿,你們想出去就跟著。」

董開話里的意思非常明白,就是在跟葛三天說,燈已經是我的了,你們愛咋地咋地。

葛三天心裡被氣的吐血,但又不能表現出來,只好訕笑一笑,無功而返。

「那人真小氣,我們學姐還給他們包紮傷口,他們卻這樣對部長。」韓清暉為葛三天抱不平。

葛三天對韓清暉搖搖頭,讓她不要說話,燈是要不回來了,關係可不能繼續搞僵。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秦風有些擔憂的問葛三天。

「沒事!跟著他們走就是!反正只要出了這黑子界面總有辦法的!」葛三天安慰道。

「哎!只能這樣了!」秦風也沒有對策。

「只要找到雷正哥,還怕回不來嗎!」葛三天樂觀地笑了笑。

稍作休息后,董開還是決定讓同伴忍痛繼續前行,因為,他並不知道這個燈可以支撐多長時間,萬一中途熄滅,他們全部人都得死。

關於黑子,董開在進入黑子界面時已經試探過黑子的腐蝕威力所以才會那麼著急。 過程曲折,結果還算美好。

二十分鐘后,葛三天一行十二人終於走出黑子界面,進入上海城,此時天剛好微微亮。

「哇!總算出來了!我還以為我們會被困在裡面一輩子出不來呢!」剛走出來江玉便放鬆心情喊道。

「我們的食物頂多只夠支撐我們一個星期,應該不用困一輩子。」秦風開玩笑的笑了笑回應江玉。

「哦!也對哦!那就是活活餓死在裡面!好恐怖!我還是寧願困死!」

「沒事!我把我那一份給你吃!你可以活久一點!」

「不行!不行!那你不是要先餓死!」

……

葛三天在一旁聽著兩人對話有些詫異,於是插嘴問道:「你們倆不是才認識,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秦風愣了愣,對著葛三天苦笑搖搖頭。

董開卻不像葛三天等人放鬆,走出黑子界面后他們便偵查四周,看看有沒有敵情。

放下心后,董開朝葛三天走來。

「小葛,五天後,到這裡集合,如果錯過時間,你們自己想辦法出去。」董開對葛三天說道。

董開的話明顯不給葛三天商量的餘地。

「開哥!五天時間會不會太短了,萬一我要辦的事沒辦成怎麼辦!」葛三天試圖溝通。

「上海城不大,五天時間足夠了。」董開語氣堅決,不給葛三天繼續反駁機會。

「那……好吧!五天就五天!」他為刀屠我為魚肉,葛三天只能答應。

實際上,董開和葛三天都不知道,此時的上海城非彼時的上海城,此時的上海城融合魅的心田世界后地域已經擴張了幾十倍,而今還未停止增長,董開欲五天時間走完上海城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正因為這種無知,後來讓董開付出沉重代價,當然,這已經是后話。

董開五人先一步離去,而葛三天等人依舊駐留在原地商議計劃。

葛三天原本的計劃里由葛三天自己,加秦風和方芳三人去上海城,現在一下子多了四個人,葛三天的計劃書不得不重新書寫。

「現在,我們已經進入上海城,想回去必須等五天後與董開他們會合才行。在這裡,我要跟你們強調一件事情,我和芳芳姐都是為了找雷正哥才策劃這一次闖上海城的行動。也就是說,如果五天內找不到雷正哥,或許我和芳芳姐都會留下來。」葛三天表情平靜對秦風和四女說道。

「三天,之前你可沒跟我說過這個決定。」秦風疑惑道。

「哎!怪我自己不小心,如果燈還在,去留的時間我們完全可以自己決定。」葛三天嘆息。

確實,關鍵還是金燈的問題,金燈在董開手裡,返回時間自然由董開說的算。

羅馬尼亞雄鷹 「也就是說只要五天內找到雷正哥就可以了!」曾梓琳說道。

「沒錯!」葛三天點點頭。

陸惜瑤,江玉和韓清暉三女是因為葛三天的緣故才跟隨進入上海城,曾梓琳不一樣,她更多的是為了雷正。雖然她曾經也是網路實踐部的一員,但,畢竟後來轉學了,雖然時有聯絡,感情難免會比其他四名成員稀疏幾分。

「需要分頭行動嗎?」陸惜瑤問道。

葛三天搖搖頭,「不了,這裡屬於妖族的地盤,我們一起方便照應,分開反而不安心。」

「三天,我剛剛測試過,我們的無線對話機可以使用。」秦風突然興奮道,隨後又有些沮喪,「不過,還是接受不到外面的信號。」

惡魔法典 「嗯,這個還可以接受。看來上海城只是被妖族隔離,至少不像當初江北混亂那樣什麼通訊設備都用不了。……秦風,你給大家一人發一個對話機,記住這個對話機接收距離只有十公里,如果周圍障礙物比較多的話,距離會更短。還有,我給你們各準備了一根電擊棒防身,在你們的背包里,上海城也不知道有沒有充電的地方,所以無論是電擊棒還是對話機你們悠著點用。」葛三天對四女囑咐道。

「知道了!」江玉一副乖乖女樣子點頭回應。

「按地圖上我們從崑山進來的位置,我們距離黃浦江大概三十公里,步行大概需要六個小時,期間考慮需要休息時間,會增加到八小時,旅途艱辛,大家多多忍耐,好了,事不宜遲,我們出發吧!」

一行七人朝黃浦江方向出發。

剛開始一段路基本都是植被或者草地,比較平靜和順暢。

然而,隨著繼續前行,葛三天等人發現,地上的雜草越來越高,越來越茂密,漸漸沒了去路,步行的速度也漸漸慢了下來。

「上海城這麼荒涼的嗎?這草長得比我還高。」開荒的路上,秦風不禁抱怨道。

「確實有點奇怪!我也不記得上海城有這麼一片地區。」葛三天一人當先負責開荒,此時已經汗流浹背。

「部長!我們會不會是來到異世界啦!」韓清暉腦洞大開問道。

「你就電影看多了!天天想這些不著邊際的東西!」葛三天怒其不爭批評道。

「因為,那個妖族也是外星人啊!那個黑子界面可能鏈接的是另一個世界!說不定我們到了他們的星球呢!」韓清暉有理有據解釋道。

「聽你這麼一分析,我竟然覺得還有那麼點道理!優秀!優秀!說,你是不是背著我們偷偷跑去上補習課啦!」聽完韓清暉的理據,葛三天忍不住調侃說道。

「沒有啊!還是跟以前一樣!」韓清暉認真的搖搖頭。

「嘻嘻!久違的感覺!就像回到高中時候一樣!」江玉看著兩人對話嬉笑,不禁回憶起高中那時。

七人有說有笑走過一段荒野后,緊接著他們又進入一片森林當中。 「我居然想認可清暉之前說的話!」

葛三天目瞪口呆遙望眼前這一片茂密的大森林。

進入森林后,葛三天發現,這裡樹木非常高,非常壯碩,連最小的一顆樹也要三個人才能完全環抱。

並且,在葛三天四周還時不時蹦出一些「小」動物,松鼠,鳥類,野雞等等!不過,這些「小」動物也未免太大了些,那野雞長的跟鴕鳥一樣,那小鹿比馬還要強壯。

不僅僅只是葛三天,其餘六人同樣驚訝得不知言語。

真實情況是,葛三天他們沒有去到異世界,這裡確實是上海城,只不過,自從上海城融合魅的心田世界后,獲得大量的能量,這些能量使上海城的地域迅速擴張的同時,也給其地表的動植物帶來非常大的益處。特別是根連大地的植物,它們獲取巨量養分,短短三年時間便從曾經的一顆小樹苗長成參天大樹。

「這些樹的樹齡起碼也有幾百年了吧!我印象中的上海城真沒有這樣的森林。」秦風內心十分崩潰。

「可能是妖族的原因。」方芳摸了摸樹皮,感覺很鮮嫩,很年輕,生機勃勃。

「嗯!我認同方芳姐的說法!」葛三天甩了甩頭,使自己保持理智。

「這也太離譜了吧!才三年時間變化如此之大。」秦風還是不能接受妖族的說法。

「我們的指南針可以使用,說明這裡的磁場規律和外面是一樣的。」葛三天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環表說道:「既然來了,那就搞清楚再離開。」

「這裡應該是上海城,不會有錯!我和惜瑤剛剛調查了一下,這裡的植物基本都是上海城原有的植物種類,只不過,我猜測上海城的地貌在三年間發生非常大的變化,導致這些植物極速生長。」曾梓琳和陸惜瑤在附近繞了一圈後走回來。

「我只能相信了嗎?」秦風內心五味陳雜,在場的七人中,只有他一個人沒經歷過江北妖族混亂,對於超自然現象接受能力沒葛三天等人強。

「走吧!別感慨了!我們這些人中就你一個人沒見識過妖族。想當年我和芳芳姐面對妖族火離的時候險些連命都丟了。要不是我機智,還不一定能站在這裡跟你說話。」葛三天向秦風炫耀自己的英勇事迹。

「行行行!你厲害!就我孤陋寡聞!」秦風跟在葛三天身後苦笑,江北混亂的事葛三天自然給他講過,而且不止一遍。

「秦風,我看好你,加油!」江玉在一旁揮揮拳頭給秦風鼓勵打氣。

「加油!」看到江玉暖心的舉動,秦風郁霾的心情一掃而空回應一聲。

七人繼續前行,不過,這森林裡各種各樣的動物的叫聲讓人聽了不禁打寒顫。

隨著深入森林,出現的動物的數量和種類越來越多,並且這些動物好像都不怎麼怕人,有些還跑來圍觀葛三天七人。

「我感覺好像在他們眼裡我們才是動物。」面對圍觀的動物,秦風表情微妙。

「它們好可愛呀!」江玉兩眼發光,要不是韓清暉攔住,她都想跑過去跟這些「小」動物交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