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煩死了!

快步走向停靠在路邊的車子,將東西往後備箱胡亂一塞,反正他都是隨手買的,怎麼樣都沒關係!

趙芷汐氣喘吁吁地追了上來,氣呼呼地拉開車門,坐上了副駕駛。

唐旭堯微微眯眸,沒做聲,發動了引擎,開車。

“喂,唐旭堯,你開這麼慢做什麼,男人開車要快一點呀,那樣才酷嘛!”

“搞什麼?!被後面的人超了啦!”

“這麼膽小哦?!你以前出過車禍啊?!”

“你閉嘴!”他面無表情地說了三個字,聲音有些發冷。

“……”趙芷汐被吼住了,眉心擰了擰。

安靜了一小會兒……

趙芷汐又開始不安分了,“哎呀,其實人家也好怕開快車的,我以前差點出車禍哦……嚇死人了……現在想想我還覺得很害怕呢!”

裝作發抖,她往他的身上蹭了蹭。

唐旭堯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人和人之間怎麼會差這麼多,夏海芋15歲就遭遇了那樣的不幸,這個趙芷汐居然把車禍的事情當做玩笑一樣隨便說! 總裁上司強制愛 嚮往未來

減速,緩緩停下車,唐旭堯冷聲道,“你坐後面去,或者自己走回去,二選一!”

“我兩個都不要選!”趙芷汐任性地說着。

“不選也行,我下車,你把車開回去。”

“……”不會開車的趙芷汐終於屈服了。

回到了唐旭東的別墅,趙芷汐一下車就嗷嗷地跑去告狀,“姐姐,姐夫,唐旭堯欺負我!”

聞言,唐旭東挑了挑眉,趙芷瑤則無奈地搖了搖頭。

“你們……不信我?!”趙芷汐一副委屈得要死的表情。

唐旭堯則面無表情。

趙芷瑤輕輕嘆了口氣,“旭堯,不好意思,芷汐被我慣壞了,沒給你添麻煩吧?!”

“姐你怎麼……”抗議的話在趙芷瑤的瞪視下吞了回去。

唐旭堯雖然覺得趙芷汐煩人,但對趙芷瑤還是客客氣氣的,“大嫂你見外了,我沒關係的。”

趙芷瑤微微一笑,心存謝意。

趙芷瑤卻氣得直跺腳,“現在裝斯文了,你剛剛怎麼對我的,把我丟在後面遠遠的不說,還對我大吼大叫,甚至要把我丟掉,一個人回來!”

“芷汐!”趙芷瑤警告的眼神射了過去。

畏於姐姐的威嚴,趙芷汐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閉了嘴,但是一雙飽含憤怒的眼睛卻愈加光亮,其中更夾雜着對唐旭堯強烈的征服yu望,甚至是勢在必得。

唐旭堯斂下眸,無視於她的注視,徑自將買給小侄女的禮物拿了出來,“雪兒呢?!我去看看她。”

唐旭東接過話,“她還在睡覺,不過應該快醒了,我帶你去兒童房。”

佈置成暖粉色的房間裏,到處充滿了溫馨,一歲半大的雪兒從香噴噴的睡眠裏醒來,睜開水濛濛的眸兒到處張望,沒看到媽咪和爹地,正要大哭。

唐旭東和唐旭堯進來得很及時。

“雪兒,醒了哦,來,爹地抱抱……”唐旭東快步走過去把寶貝女兒抱了起來,伸手摸摸她的尿不溼,嗯,很乖,沒有溼。

小女娃剛剛醒過來,還有點暈乎乎的,但是被爹地抱在懷裏,很有安全感,正要嚎啕大哭的小嘴兒乖乖閉上了。

唐旭堯見小侄女如此模樣,嘴角忍不住翹了翹,“雪兒真可愛!”

“羨慕吧?!那不如自己也生一個?!”唐旭東似笑非笑地建議着。

唐旭堯啞然失笑,他才23歲,現在要孩子不會太早了嗎,而夏海芋自己還是個孩子呢!

恍然一怔,原來……自己竟不知不覺想了這麼多他與她的未來!

嘴角的笑意慢慢僵住…… 總裁上司強制愛 回憶的吻

T市的同一天,天氣有點冷,天空灰濛濛的。

夏海芋從銀行裏走出,自動感應門“刷”得打開,迎面一股涼風吹在臉上,瑟瑟的。

秋意,更濃了。

“唔……100塊做水電費……50塊做公交費……350塊做生活費……剩下的……嗯,正好夠海星的醫療費!”

預算好了下一個月的開支,夏海芋掏出揹包裏的小本子隨手記上,要嚴格控制花銷!

因爲,她還在失業中。

離開唐盛後,她又回到了從前的日子,到處做兼職的同時到處找正式的工作。

可是沒有一家公司肯用她,理由是——她曾經是唐旭堯的祕書,不敢用!

順手從揹包裏取出一份簡歷,夏海芋忍不住憤恨,他果真是害人不淺!

把手中的紙張揉成團,狠狠地砸進垃圾桶。

改簡歷,抹掉她在唐盛工作過的記錄不就好了!

可是,抹掉文字,又怎麼抹掉腦海裏的記憶呢?!

徜徉街頭,路過一間商店,櫥窗裏擺着五顏六色的水杯,腳步,無意識地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

視線略過層層貨架,看到一隻粉色的美羊羊水杯,雙眸裏一下子沒了焦距。

“喂!唐旭堯!你怎麼可以拿我的水杯喝水?!你用完我再用,你的口水都留在上面了!你存心想讓我得病是不是?!”

“得病?!得什麼病?!”

“艾、滋、病!”

“說得對極了,我就是想把ADIS傳染給你!”

話落,吻她沒商量!

從前發生過的事情像是電影回放一樣,閃過腦海。

擡手撫着自己的脣,上面好像還殘留着他留下的味道。

“小姐,喜歡這個麼,這是今年賣得最好的一款,店裏就剩下這一個了,你要的話我給你打個折扣,九五折怎麼樣?!”

“小姐?!”

“小姐?!您到底要不要?!”

夏海芋猛地回神兒,尷尬地道,“不好意思,我不要,不要。”

落荒而逃似的跑出了商店。

夏海芋,你瘋了嗎,你居然在想那個臭流氓,居然在回憶他的吻???!!! 總裁上司強制愛 勾引不成

夜深人靜,唐旭堯輾轉反側,還未入眠。

忽然察覺到房門口有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深邃的眸微微眯起,閃過一絲深沉,輕輕翻過身,背對着門口的方向。

片刻之後,如他所料,一雙柔軟的手從他的背後伸來,緩緩將他抱住,濃郁的香水味妖嬈而來。

“唐旭堯,我知道你沒睡着,別裝了!”狡黠的聲音裏帶着些許得意。

他嘴角微勾,盪出冷凜的寒氣,兇狠得不帶一絲感情,一個利落地翻身便反被動爲主動,將身後的女人牢牢擒住。

趙芷汐臉上沒有任何羞澀,反而帶着驕傲,嘟着紅脣道,“想要我嗎?!”

她身上,沒有任何衣服,只着了一條浴巾,短得可憐。

昏暗的光線裏,唐旭堯沒有任何表情。

軟玉溫香,投懷送抱,他的腦海裏卻浮出另外一張清麗的笑臉,鼻息間呼入的明明是濃濃的香水味,他想起的卻是另外一種清新的皁香。

唐旭堯低頭看着趙芷汐,俊美如斯的臉上閃過一絲詭譎,“馬上出去!”

聽到這句話,趙芷汐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眸,不過她立即壓制住心底的惱火,嘴角微微一勾,揚起迷人的笑容,伸手撥向胸前的浴巾。

她對自己的身材有自信,絕對可以勾起他的yu望!

唐旭堯忽然笑出聲來,“不要白費心機了,你不對我的胃口,我喜歡……A罩杯!”

素來低啞迷人的音調,此刻卻多了幾分謎一樣的飄逸,半真半假,似笑非笑。

趙芷汐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生平第一次被人這樣不屑一顧!

“唐旭堯,你混蛋!”怒氣上揚,她擡手就想給他一個耳光。

他一把擒住她的手腕,力道之大幾欲捏斷她的骨骼,語調卻依舊是那麼迷人,好似午夜綻放的罌粟,帶着致命的吸引力,“趙二小姐,我喜歡聰明的女人,但卻不喜歡自以爲聰明的女人,你想做哪一種?!”

“我數到三,你要是還在我眼前的話,我是完全不介意讓你姐姐來欣賞這一幕的!”

“1……2……”

砰!

摔門聲猛地響起。

唐旭堯按了按額頭,剛剛趙芷汐罵他什麼?“唐旭堯,你混蛋”!對,就是這句,夏海芋也是這麼罵的,可他卻覺得夏海芋罵得比較好聽。

漫漫長夜,無心睡眠,眼看着天一點一點變亮。

夏海芋,11月1日了,你在做什麼呢?! 總裁上司強制愛 11月1日

清晨早起,夏海芋對着鏡子,表情猙獰。

從10月15號到10月31號,已經整整半個月了,唐旭堯出國了半個月,她就煩躁了半個月!

啊啊啊啊啊,該死的!

夏海芋,你真的是腦袋進水了,幹嘛要爲他那種人傷神,他現在說不定是在哪個國家抱着金髮美女逍遙呢,你在這鬱悶什麼啊!

你跟他的交集本來就是一場遊戲,現在遊戲結束了,結束了!

你還有你的生活,你還要像從前那樣過日子纔對呀!

嗯嗯嗯,恢復從前的生活!

手,微微握成拳頭。

夏海芋,加油!

你還有大把大把的未來等着去奮鬥呢,這麼頹廢度日簡直是浪費生命,你要加油,fighting!

深呼吸了一口氣,夏海芋重整旗鼓,“好了,今天是11月1號,從現在開始,忘掉唐旭堯,一切都是新的,嗯,加油!”

夏海芋下定決心忘掉唐旭堯,可是……

澳洲。

唐旭東和唐旭堯在書房裏談話。

“堯,以後你有什麼打算?!”

別跟他說他要白手起家幹一番大事業之類的,他問的重點可不是這個!

唐旭堯握了握咖啡杯,一股酸酸澀澀的東西涌上心頭,“我想去舊金山,可是……”

“放不下她?!”

“對!”終於,唐旭堯認清了自己的心。但是……

“堯,你想要的東西從來都會主動爭取,這次難道會退縮?!”

“那倒不是……只不過對遠距離戀愛沒有信心。”

唐旭東挑了挑眉,目光裏帶着一些意味深長,看來堯真的認真了,都開始考慮這麼現實的問題了!

“哥,你出差的時候嫂子都在做什麼?!”

“畫畫。”

哦,對了,嫂子是畫家。

唐旭堯眉頭皺起,又想起在酒店的那一次,夏海芋好像也很會畫畫,只不過她畫的是青蛙、小狗和烏龜!

該死!

她沒準以後還會在別的男人臉上畫!

不準!

遠距離戀愛太保守,他要主動進攻!

唐旭堯微微眯起了眼,隱隱帶着算計。

唐旭東不由得想笑,他的感覺是——他很快就會多一個弟妹了! 總裁上司強制愛 天大好事

“歡迎光臨!”每逢週末,超市的生意都比平常好,夏海芋自從接班後就一直忙碌,片刻都沒能休息,但她依然不知疲憊。

裝在工作服口袋裏的手機忽然唱起了歌,專屬鈴聲顯示着是醫院方面的來電。

“喂,陳院長……好,我五點鐘去您辦公室……嗯,謝謝,謝謝,再見!”

掛斷電話後,夏海芋澄澈的眼睛又亮了幾分,陳院長說有好消息要告訴她,一定是海星的身體有更好的進展了!天啊,好激動,好興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