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熾烈望了望手中的毯子,又望了望我,而後徑直將毯子丟在了地上。

“我不去!我要睡這裏,以我尊貴的身份,你敢讓我睡客房?!”,熾烈傲嬌的擡起了下巴,眯着眼睛望我。“我是孩子他爸,我要睡主臥!”

欺人太甚!還尊貴的身份呢,連個驅魔人都打不過還得我來救,翅膀跑了,就賴在我家不走,簡直就是無賴流氓!可是,我能打得過他嗎?!打不過,我只能屈服!好,老孃忍了!

“行!行!你睡這裏,我走!”,我氣憤的拿起地上的毯子,便準備離開,卻被熾烈攔住。

“不許走!你和我一起睡!”,熾烈奪過我手中的毯子,一把丟到牀上,目不轉睛的盯着我。

“什麼?一起……一起睡?!”,我突然間臉紅心跳,羞澀的低下了頭,不好意思的戳着手指。“那個什麼,給我點時間,我們需要先互相瞭解一下,才能同居啊!”

還沒有等我羞澀完,熾烈一巴掌打在了我的後腦勺上,在我吃痛的擡起頭之際,他鄙視的對上了我的眼睛。

“你想的美,我一個人睡覺會害怕,所以叫你進來打地鋪陪我而已!”,熾烈白了我一眼,“別以爲青嫙拒絕了我,你就能趁虛而入!”

……

(本章完) 自大狂,簡直了!這個混蛋熾多在我家住一天,我都能少活十年!他以爲他是誰啊!?我能對他感興趣?!花心他能花過敖烈?冷酷他能冷過凌寒?!還他麼的模樣本事,連根毛都管不住!咳咳咳,不對,是翅膀,他憑什麼欺負我?

似乎見我生氣了,熾烈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攬住了我的肩膀。

“乖啊,你聽話,我不會爲難你的!你全當我不存在就好!”,熾烈將我的流海掛到了而後笑眯眯的望着我,“等會再給我寫封情書,我覺得上次青嫙會拒絕我,應該是因爲你寫的不夠煽情!”

青嫙!青嫙!又是青嫙!這個男人就這麼執迷不悟嗎?!明明知道青嫙不愛他,還那麼死皮賴臉的沒有尊嚴,簡直是丟人!

“熾烈!青嫙不愛你,你知道嗎?你就不能留點自尊嗎?!你一個大小夥子,長的一塌糊塗的帥,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非要上杆子追一個你不愛的?!你不嫌丟人,我和孩子還嫌丟人呢!”,我冷聲望着熾烈,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在給他潑冷水。

“現在也許不愛,可是將來就不一定了!”,熾烈輕輕蹙眉望向我,一臉的無辜。“只要我一直愛她,總有一天她會愛我的!”

“簡直是笨蛋!愛情……愛情不是你愛我,我就必須得愛你的!”,面對熾烈這個白癡,我簡直要抓狂了。“愛情,那是互相的啊!”

想當初,我對梓書有多好,他的髒衣服髒襪子,甚至是內褲都是我幫着給洗的,我伺候他跟伺候老佛爺一樣,最後不還是被甩了!敗在一個女人的手裏我他媽的也認了,關鍵我是直接被一個男人KO掉了!

“是嗎?”,熾烈緩緩的皺起眉頭,突然十分呆萌的望着我。“可是,這幾萬年來,只有青嫙拒絕過我啊!那種想要征服的感覺,不是愛嗎?!”

幾……幾萬年?!這熾烈是龜精吧,能活幾萬年?!不過,管他呢!先敲醒他這個榆木腦袋,免得他

老是讓我爲他那個所謂的女神做一些奇葩的事情。

“熾烈,愛的感覺是心動!真的愛一個人,是很純潔的去愛,沒有任何目的!你想要讓青嫙愛你,只是爲了征服而已! 葉少的火爆嬌妻 你自己都說了,除了青嫙,沒有人拒絕你不是嗎?!”,我認真的望着熾烈,“你仔細想想,你對青嫙有沒有心動的感覺?”

“心動的感覺?”,熾烈皺起眉頭,眯着眼睛望我。“什麼是心動的感覺?”

哦!這個男人白做鬼這麼多年了,口口聲聲說愛,連心動的感覺都不知道。

一巴掌拍在腦袋上,緩緩的舒了一口氣,冷靜了好久才壓下胸口的怒火。

“就是心動過速的感覺啊!當你遇到你真正喜歡的人,你的心跳會加速,並且不由自主的會很開心!”,我咬了咬嘴脣想了想繼續說,“見不到,你會十分的想念,見到了你會忍不住想要靠近!如果你看到她與別的男人有親密的舉動,會生氣!會吃醋!會抓狂!甚至想要殺人,懂嗎?”

說到這裏,見熾烈目不轉睛的盯着我,我便乾脆走到了他的身邊,擡起下巴望着他。

“告訴我,我剛剛說的這些感覺,你曾經有過嗎?就如之前,你看到敖烈吻青嫙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我認真的看着熾烈迷離的眼睛,“你會氣到有殺了敖烈的衝動嗎?”

“開玩笑,他是我哥,我怎麼可能殺他?”,熾烈輕輕的推開我,“再說了,我哥小時候經常搶我的玩具,我都習慣了!至於心動的感覺……”

熾烈突然轉身望向我,嘴角輕挑。“我們鬼是沒有心跳的,難道你不知道?”

敖烈時熾烈的哥哥?!好吧!作爲一個哥哥,什麼都跟弟弟搶,一個搶的堂而皇之,一個被搶的形成了習慣,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真是奇葩阿!不過,他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不關我的事!

“好吧,總之依照我的經驗,你根本不喜歡青嫙,只不過

你被敖烈壓制了許久,想要證明自己而已,僅此而已!”,我伸出手擦了擦頭上的汗水,而後撓着胸口傷疤上的酥癢坐到了牀上。“總之,我話說到這來,信不信由你!”

和熾烈說了這麼多,頓悟的卻是我。我對梓書,又何曾有過心動的感覺?!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那種所謂的感情,所謂的割捨不下分明就是親情作祟,只是我一直看不透而已!說到別人頭頭是道,爲什麼說到了自己卻有些拗不過呢?!

既然不愛,爲什麼要恨?!如果有機會,我想我一定會和梓書冰釋前嫌,做回以前的好兄妹、好朋友,如果有這個機會的話。

好癢啊,這傷疤該不會長新肉了吧,不然怎麼會這麼癢呢?!

“初五,給我住手!”,一直不語的熾烈突然走過來抓住了我的手,坐到了我的旁邊。“說了抓破會留疤的,留疤了以後嫁不出去,你可別乘機訛上我!”

熾烈這麼說着,低下頭朝着我的胸口吹氣,那如霜降般的寒氣穿過衣服進到傷口上,卻覺得沒有那麼癢了。

“懷着一個孩子,能嫁的出去纔怪!”,我嘟囔着,無意間看到了熾烈低垂的眼瞼。

熾烈的側臉很完美,眼睛很漂亮,特別是睫毛,又彎又長,比我的還要長一些的樣子。而且,他低着頭認真吹氣的模樣,真的……真的很迷人呢!這傢伙,不開口的時候就是帥到人神共憤的是絕世美男,開口之後就是一個無恥的混蛋!

唉!如果他不是鬼,該多好!他如果是人的話,我一定上杆子去追他!不過。真的是人,也輪不到我了!

“照你這裏說,我真的沒有愛過……”

就在我偷偷觀察熾烈的美好時,他突然擡起頭,那冰涼的嘴脣那麼湊巧的和我的嘴碰到了一塊。我的心臟突兀了一下,而後狂跳起來,看着那張近到不能再近的俊臉,我不由自主的抓緊了牀單緊張到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

(本章完) 熾烈望着我的眼神深邃,眼底的氤氳濃郁,這個情況下,孤男寡女同處一室,還離的那麼近,似乎那曖昧的空氣中能自動燃燒起着某種化學反應吧?!靠的這麼近,面對着這麼一個完美的的男人,我怕我自己把持不住啊!萬一,熾烈想要和我發生點什麼,我是接受呢還是接受呢?!是不是該欲迎還拒?!

想到這裏我不由自主的緊張到連呼吸都抑制住了,甚至可以感覺到整個臉都火辣辣燙了起來。

熾烈的嘴脣好冰好涼啊,和我滾燙的嘴脣形成了強大的反差,對上熾烈的眼睛,我不敢動,就那樣與他對視着,感覺到他嘴脣的冰冷似乎把整間臥室的氣氛都凝固成了曖昧。

就在我覺得那曖昧的感覺快要將我的理智焚嗜殆盡的時候,熾烈突然離開了我的嘴脣。

“你的心……跳的好快啊!”,熾烈蹙眉,眯着眼睛望我。

“關你屁事!”,惱羞成怒的我一腳將熾烈踹到在地,“快你妹啊!老孃有心臟病!”

趕緊站起來背對着熾烈,我極力平穩住我胸膛急促的起伏,可是狂亂的心跳還是險些讓我露出了馬腳。這個挨千刀的熾烈,閉嘴是美男,張嘴是混蛋,我問候他祖宗十八代!

“哼!初五,我告訴,就算剛剛那麼吻你,我都沒有感覺!所以,你千萬可別對我有感覺!”,身後傳來熾烈不屑的聲音,“愛上我,可是會讓你傷心欲絕的!”

聽了這話,我快速的轉身,揚起就是一記猛拳。這一次,熾烈沒有躲過,因爲猝不及防他一個後昂倒在了牀上,而後我一個飛身撲過去抓住他就算一頓胖揍,那是一個痛快啊!儘管打在熾烈身上和臉上的傷他是可以自動癒合的,可是痛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聽到他的慘叫,我再一次舉起的手卻僵在了半空,媽蛋!我居然下不了手了。

“愛上你我會傷心欲絕是吧?!可是我告訴你,愛上我,我會讓你半身不遂!”,丟下這句話,我風一樣的竄了出去……

熾烈生氣了,沒錯,真的

生氣了!他臨走前告訴我,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敢動手打他,而我接連打了兩次。看樣子他真的很生氣,我以爲他會打回來的呢,可是他只是狠狠的望了我一眼便穿牆離去。

哈!生氣纔好,最好永遠不會回來,我還落的清淨呢!

可是,爲毛他這一走就是兩天?!兩天三夜他都沒有回來,悄無聲息像是消失了一般。這個死鬼跑到到哪去了?不是說力量不在了嗎?那麼這麼獨自跑出去會不會有危險?!

呼!這個鬼的安危與我何干?我這麼緊張一定是因爲……因爲他不在了,我就沒有辦法處理這個陰胎了!

這幾天安靜的出氣,手機沒有震動過,門鈴沒有響過,連呱噪的曼玲姐也沒有再過來打擾。那個凌寒現在怎麼樣?被放出來沒有?他出來之後會不會找我麻煩啊?!

站在窗戶上無聊的掃射着窗外,看到來來往往的車輛,我的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了。我還去吳強家呢,我怎麼給忘記了,我這個豬腦子啊!

拿上包包,乘着還沒有天黑我便準備起身,可是剛彎腰拿起茶几上面的鑰匙,卻發現鑰匙死死的釘在茶几的玻璃上怎麼拿也拿不下來。低下頭仔細望去,我隔着滿是指紋的玻璃看到了一張緊緊貼在上面的女人臉。

炮臺法師 那臉已經被玻璃擠到變形,眼睛眯着,鼻子歪着,兩張血紅色的嘴脣誇張的張大,而一隻手穿過了玻璃,死死的抓住了鑰匙。其實,光憑着這樣扭曲的臉,我真的分不清男女,關鍵是我看到了那頭烏黑凌亂的長髮,這才斷定性別的。

哎,這女鬼消停了幾天又來了!不解決她,看來我是沒有辦法走了!

想到這裏,我將包放下,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看着女鬼的臉隨着我的動作慢慢的轉了過來,眼皮被玻璃糊住睜的老大,我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腦門上。

“你有話說話,老是這麼嚇人你不膩嗎?你不膩,我還膩了呢!”,說到這來,我無奈的望向茶几下的女鬼卻發現她不在了,再一回頭髮現她

就坐在我的身邊,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電視機屏幕。

因爲太突然,我還是被嚇了一跳,可是這麼多次的靈異事件足夠讓我很快的恢復平靜。

“你想要幹嘛?告訴我好嗎?”,我望着女鬼的側臉,試圖讓自己的表情無比的真誠,儘管她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可是,女鬼沒有回頭,只是伸出手指了指電視機的屏幕,一陣雪花點閃爍之後便出現了一男一女肉搏的畫面。

天哪!這女鬼到底想幹嘛?!人間看這個是助性,她一邊看卻一邊流眼淚。儘管,電視機裏面的那些讓人羞羞的聲音很低,可是還是傳進了我的耳朵裏面。你不覺得很詭異嗎?一人一鬼,兩個都是同性,坐在一起看愛情動作片!尼瑪,這是搞百合的節奏啊! 嬌妻養成計劃 咦,我纔不要和這個女鬼一起發瘋呢!

想到這裏,我趕緊抓緊衣服別過臉準備起身離開,可是女鬼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她緩緩的轉過臉面對我,卻不是很恐怖的表情,那淚流滿面的臉卻顯得極其的蒼白可憐。

“你看他!”,女鬼伸出另一隻手指向屏幕,“你看他!”

我不知道女鬼讓我看誰,可是她迫切的眼神和捏住我那隻手的力度讓我知道,如果我不看後面將會有更恐怖的事情發生。於是,我極度羞愧的望向屏幕。

這一次,我依舊看不到男人的臉,可是卻被那羞羞的畫面瞬間弄紅了臉,可是就在我準備移開目光的時候,卻在鏡子裏面一閃而過看到了一張男人的臉。那男人肌白膚淨,五官很漂亮,可是此時的表情不是享受和愉悅,而是滿目的哀愁。

他的動似乎是機械的,沒有感情的,那眼中的茫然,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完全無視旁人甚至是這個真和他歡愛的女人。

聯繫到以前的種種,吳強在計程車上面問女鬼這個片裏面的人有什麼好看、還有女鬼一看到這個片段就傷心落淚的現象,我猜測她想找的人便是這個男人。我剛想轉頭去問女鬼,卻發現身邊空無一物。

……

(本章完) 好吧,這次沒有嚇我,也沒有說重點就離開了,這就是他們鬼的風格嗎?可是,我受不了啊!算了,辦正經事要緊!

拿上包包,我再度左顧右盼看了看客廳,幾遍搜索確定沒有發現女鬼的身影之後便推門離開。

來到小區門頭我招了一輛計程車,低下頭通過車窗看到那個司機是張陌生的面孔,便徑直坐了上去將地址遞給了他。話說,自從遇到了吳強,現在我上車之前一定要看清楚纔敢上去,縱使是相識的,也還是有點害怕的。

只是,我沒有想到吳強的家這麼偏僻,幾乎到了城郊,當我立在一幢牆上畫着大大的紅拆字的舊居民樓的時候,我有些心酸。

按照地址,我來到了樓道下,聽到‘嘎吱嘎吱’的摩擦聲在頭頂響起便擡起了頭。只看到頭頂的那片光忽閃忽閃來回的搖晃,搖晃的極其規則。而那個最老式的路燈上面一個圓形的鐵罩子幾乎要脫離了牆壁,都露出了露出銅絲,隨時都有掉下來的危險。

見此,我趕緊側着身子靠着牆壁準備擦過去,可是眼睛突然痛了起來,我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再擡頭卻無意間看到一個赤裸着身體的小孩子趴在牆壁上,正用手不停地搖晃着燈罩。那孩子約莫三四歲的模樣,很瘦很黃,肚子很大,眼睛卻是灰濛濛的。他的手掌和腳掌下面似乎長着黑細密的倒鉤刺,以及一些粉紅色的類似吸盤的組織,那些倒鉤刺和吸盤此刻正死死的吸在牆上。

這樣的小孩,該不是人了吧?!

似乎感覺到我在看他,那個小孩緩緩的轉過臉望向我,對上他的正臉之後我才發現他的右耳只有半個。我以爲這個發育不良的小鬼會嚇我、並且我也做好心理準備的時候,他的目光卻突然望向樓梯道。尋着他的視線望去,我看到一個穿着綠色T恤的瘦小小男孩蹦蹦跳跳的下樓了。

燈罩上面的小鬼那對渾濁的瞳孔瞬間興奮的放大,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危險。果然,那個綠T恤的小男孩快要走到燈下面的時候,小鬼拼命的搖

晃,他一邊搖晃一邊發出興奮的‘啊啊’聲。

眼看着綠T恤小男孩就要走到燈下,而那個小鬼手下的燈罩就要脫離電線的時候,我大叫一聲小心一把將小男孩撲倒,在和小男孩倒在地上的瞬間,那個燈罩和燈泡一起掉下,其中一枚燈泡的碎片瞬間從我的臉上劃過。

顧不得那刺痛,我趕緊抱着小男孩便走出了樓道來到了外面的路燈下,將驚魂未定的小男孩放下,我發現他渾身顫抖。

“你沒事吧?”,我摸着小男孩的臉,上下打量。

剛剛那一下子,似乎是嚇到他了,而此刻我的餘光裏,先前那個搖晃燈罩的小鬼正從烏黑的樓道里面探出一個頭,並狠狠的對我揮着拳頭髮出‘嘶嘶’的警告聲。

“阿……阿姨,我……我沒事!”,小男孩伸出手指了指我的臉,“阿姨,你的臉受傷了!”

受傷了嗎?怪不得那麼痛,不過碎玻璃劃的應該傷口不深纔對。

“沒事,沒事!你下次要小心點知道嗎?趕緊回家吧!”,我笑眯眯的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

路燈下,我這才仔細看清小男孩的臉,大概七八歲的模樣,又瘦又小,不過大眼睛眨巴着看起來古靈精怪。

“阿姨,你的臉流血了,我帶你回家用消毒水洗一洗吧,媽媽說了,這樣的傷口容易感染呢!”,小男孩突然拉住了我的手,歪着頭說道。

原本還想拒絕的,可是看到依舊在樓道里探頭的小鬼我有些擔心,這個小鬼分明就想弄死這個小男孩的,不管是爲了找替身還是找玩伴都很危險,那我不如直接把小男孩送回家安全一點,反正吳強家就在五樓。

“好,阿姨跟你去,我拉着你!”,我摸了摸小男孩的頭髮。

小男孩笑眯眯的低頭,拽着我的手便興沖沖的跑向樓道,還沒有接近黑洞洞的樓道我便將手機掏出來打開了手電筒功能,頓時整個樓道亮了起來,我卻看到先前那個小鬼卻坐在樓梯上,此時正抱着膝蓋直勾勾的望着我。

手機的光芒照到他的兩隻眼睛上,反射出可怖的白光,那一雙緊握的拳頭似乎在表達着自己強烈的不滿。

“阿姨抱你,太黑了!”

我隨便找了一個藉口抱起了小男孩,那是怕小鬼再有動作,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小鬼的旁邊他果然在我擡腳的瞬間嘶吼着突然像我伸出了那隻長滿了肉刺的小手,可是我沒有給他機會便猛的擡起一腳。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用力過猛,還是怎樣,那個小鬼‘哧溜’一下就被我踢到了牆上,瞬間消失。

哈,當真是我肚子裏面的陰胎所致嗎?現在的我,不僅能看到鬼,還能實實在在的觸碰到鬼,這樣甚好,至少我不會低他們一等面對他們的恐嚇卻沒有招架之力了!

“你家在幾樓啊?”,我呼哧呼哧的大口呼吸望向懷裏的小男孩。

別說,看起來這個男孩好瘦小,可是卻沉的很,剛剛踢小鬼那一腳已經用盡了力氣,現在累的就差伸舌頭喘來了。

“阿姨,我家在五樓!”,小男孩輕輕拍了拍我,然後指向樓上。

五樓?這麼巧?!得了,把小男孩送到家,趕緊去找王強的妻子。

好不容易到了五樓,我將小男孩放下扶着腰輕輕的捶了幾下,還沒有緩過來卻看到小男孩將脖子上面的紅繩子勾在手上,而後將一枚鑰匙從衣服裏面拽了出來。接着,他將502的門打開了!

金陵小區一棟的502室不是吳強的家嗎?這個小男孩居然會有鑰匙!難道,我這麼巧正好遇到了吳強的二子並且順便救了他?!

想到這裏,我趕緊在小男孩打開門之後蹲下身子扶住了他的肩膀並且目不轉睛的望着他。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你爸爸叫什麼名字?”,我急不可耐的問道。

小男孩有些驚慌,而後眨巴了一下眼睛。

“我叫吳明明,我爸爸……我爸爸叫吳強,可是……他死了!”,小男孩擡起手揉着眼睛哭了起來。

……

(本章完) 等到吳明明將我帶到家裏,還一直不停地哭。等吳明明哭夠了,他懂事的招呼我坐下,然後自己走進了廚房。這個小區從外面看起來舊,裏面更舊。那刷着不均勻的白色牆壁嫣然已經成了黃色,角落裏面長了一層厚厚的綠黴,而後靠着天花板的邊緣下來,很多或深或淺的裂縫,甚至有的地方牆皮都脫落了下來。

雖然是舊,可是家裏收拾的倒是乾淨,只不過我現在坐的沙發有些搖搖晃晃,低頭望去居然少了一個沙發腿。一進來,我倒是沒有發現吳強的遺照,想必是觸景生情吧,就如剛剛吳明明,提到吳強便哭了起來,這一年的時間他們該始終沒有走出悲哀啊!

對了,我得先去洗手間把水箱裏面的卡拿出來,別這一年的時間給泡壞了!

想到這裏,我趕緊走進了洗手間,直接取下馬桶後面的蓋子,在水箱的最裏面找到了一個巴掌大的方向鐵盒子。

那鐵盒子雖然外面被一層塑料袋包着,可是早已經生鏽,打開了塑料袋弄的我一手的黃色鏽跡。不過我顧不得這些,急急忙忙的掰開蓋子,從裏面拿出一個被塑料袋包裹成團的橢圓形物體。

話說,這水好臭啊!

將那物體放在洗手池上面,打開水龍頭將手上的鏽跡給沖掉,黃色的鏽跡沒有了可是臭味卻還粘在我的手上,我擡起手聞了聞,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回到客廳,吳明明已經將一個瓷缸送到了我的面前。“阿姨,給你!”

“謝謝!”,我接過瓷缸看到並不怎麼燙的水裏飄着幾根黑乎乎的茶葉,一股淡淡的臭味混合着茶葉的味道撲面而來,讓我不禁的皺起了眉頭。

放下瓷缸,我坐到了沙發上,一層一層的將塑料袋拆開,直到拆到一茶几皺巴巴的塑料袋,這纔看到一張綠色的卡。看樣子,那卡沒有浸水,保存的還好好的,幸好幸好!

不過,我進來也有十幾分鍾了,爲什麼沒有看到吳強的老婆李紅呢?

“明明,你媽媽呢?”,我將卡放在茶几上,將吳明明拉到了我的旁邊。

“媽媽上班去了,大概半小時才能回來呢!”,吳明明將那瓷缸往我的面前推了推,“媽媽很忙的,我不上學都是一個人在家!”

之前吳強告訴我他老婆李紅在家附近的工廠上班,起早貪黑的很辛苦,想必現在也在那裏吧!

“明明,你媽媽快下班了,你帶我去找她好不好?”,我含笑摸了摸明明的頭。

剛剛明明一個人下樓,想必除了害怕也是想要趙媽媽的,不如我就帶她去吧!

聽了我的話,明明皺着眉頭猶豫了一下,而後重重的點頭。

“阿姨,等我幫你把傷口消毒,貼上創口貼再走吧!”,明明說着,也不顧我的反對便徑直跑進了臥室。

我覺得吳強的兒子好懂事,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大概也就是這個情況吧!父親早逝,母親一個人承受着家庭的負擔,明明卻過早的直接跨過了本該燦爛快樂的童年學會了獨立,世間上,又有多少個像他這樣的苦命孩子?

在我感嘆之際,明明拿着一額白瓶子一個創口貼和幾根棉籤跑了出來,可是等他站在了我的面前卻一臉的茫然。

總裁追妻令:爹地請入室 “阿姨,你臉上的傷怎麼不見了?”,明明放下手裏的東西,莫名其妙問我。

“是嗎?”,我伸出手摸向自己的臉。

果真,之前的刺痛不見了,從包裏拿出小鏡子卻沒有看到任何的傷口,皮膚還是那樣的白皙呢!難道,之前只是劃了一下,卻沒有劃破?管他呢,沒有破相不是更好!

“大概你之前看錯了吧!沒事,咱們走吧!”,我站起身拉住了明明的手。

來到樓下,卻沒有看到之前那個想要害明明的小鬼,大概是先前那一腳太重了吧,不過外面卻起風了。

在明明的指引下,我們在寂靜的水泥小路步行了十多分鐘終於看到了一間破舊

的大廠房,先前隔着老遠便能聽到裏面機器的轟鳴聲。走近,來到那個名叫豐富肉聯廠的大門口,一眼便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路燈,路燈雖然比小區裏面到底亮一些,但還是普通,吸引我目光是那旋繞着燈泡嗡嗡飛行的蟲子。

按理說,夏天就是蚊蟲多,晚上亮處更是容易招引,關鍵一般招去的都是些飛蛾或者蚊子螞蚱什麼的,可是圍着這個燈泡旋繞的卻是蒼蠅。沒錯,是蒼蠅!我的眼睛自從見鬼之後,看什麼東西都很清晰,甚至清晰到超出了肉眼的範圍。我看到那路燈上的蒼蠅一個個皆是綠頭的,身材肥胖伙食很好的模樣。

那些綠頭蒼蠅因爲身體很胖,翅膀相比就顯得極其的瘦小,飛起來很吃力有的還能撞在一起。通過那光的照射,我甚至可以看到蒼蠅圓滾的腹中有細小的蛆蟲在蠕動。這四周看起來沒有垃圾區的模樣,爲什麼會有這麼多肚大腸肥的蒼蠅?!這些蒼蠅,讓我想到了吳強家水龍頭裏面的臭水,擡起手我還能依稀聞到隱晦的腐臭氣息。

想到這裏,我一陣噁心,看到幾隻撞在一起掉在地上的蒼蠅仰躺着使勁的揮動小爪子,我上去就是一腳,踩完之後,我看到那些從蒼蠅肚子裏面爆裂出來的小蛆往四面八方瘋狂的扭動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