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玉簡寫著間斷的一句話:她對我很好,你不用擔心,她想讓我幫她做一件事,等把這件事做完了,我就會回來,勿念!

葉峰看著黑袍女人,問道:「你想要她幫你做什麼?」

黑袍女人根本沒有回答葉峰的話。

葉峰深吸口氣,不再說話。

過了幾個時辰,白狐突然停了下來,朝著下方樹林中飛去,落在了樹林中。

白狐朝著樹林深處走去,很快,白狐就來到了林間一個瀑布之前,水流轟隆隆的沖入水潭中。

「下去!」黑袍女人淡淡道。

「下去?」葉峰滿臉疑惑的看著黑袍女人。

「要我請你下去嗎?」黑袍女人冷漠的說道。

「你至少也要讓我知道下去幹什麼。」葉峰很無奈的攤了攤手。

黑袍女人掃了一眼葉峰,天地元氣流動起來,如一隻無形的大手,把葉峰推入了水潭,葉峰根本沒有反抗之力就撲通一聲墜落水潭。

(劇情不好分開,所以兩章寫了在一起,6000字) 我猛的一抽大盾,兩個凝華成針進兩個騎兵的馬腹中,再次舉盾擋住他們的大槍。


“轟轟!”兩聲爆炸,兩匹馬慘叫後狂奔十幾丈後倒地死去,還有兩匹馬被爆炸後的凝火燙着,也受驚疾奔,我的眼前只剩下兩個騎兵攔着,趁他們愣神我揮出星月堂刀術中那無聲一刀,將一個敵兵連人帶馬砍死,手一揮將一包火油丟在火神上,火油在火神上猛烈的燃燒起來。


突然七八個騎兵將我圍住了,七八杆槍一起向我刺來,我揮盾擋住了幾桿槍又用刀格開了幾桿槍,我猛然打出兩道凝華成針,再次射中兩匹馬,兩匹馬被炸死後我把大盾向身後的敵騎兵脫手砸去,立刻縱身從這個間隙逃出,撒腿向城門疾奔。

城門還剩下不到一百騎兵了,這一百人進去我們就算是完勝了。

身後風響,我回身一刀格開兩根長槍轉身再逃,但我剛跑了幾步又被追上,我只好還擊,這一還擊立刻被十幾個騎兵追上圍住了,我左擋右抵,釋放了六次凝華成針殺死了六個敵兵,就是衝不開他們的圍攻,這些人都武功不弱,合擊之下我只能抵擋,好幾次都險死還生。

令我開心的是那一百人全進到了城裏,城門慢慢的合上了,可圍攻我的敵兵已有五十多個,並且還在不斷的增加。

我又殺了三個敵兵後腿上中了一槍,我只好運用拳術步伐遊鬥,用凝華成針殺了七八個人後突然感到力竭,身子一軟跪倒在地,背上又中了一槍,我咬緊牙關提起力氣躲過了幾隻槍,從一個敵軍的馬腹下閃過打出兩道凝火成針後,再也忍不住傷痛一下跌到在地,

城頭突然大喊起來,我看了一眼城門,發現城門慢慢打開,裏面衝出一隊人來,領頭的是龍衡和林老徐老張老寧老他們,我心頭一喜,青牛營來救我了。

五六杆長槍狠狠向我扎來,我連翻帶爬還是被一隻槍刺中大腿,我再次轟然倒地,但這次倒地後沒有那種乏力疼痛之感,突然覺得精神一震,渾身燥熱不堪,腦子裏也轟轟作響,四肢百骸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亂竄,在涌動,我的身子裏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噴涌而出讓我難受無比。

一杆長槍迅速扎向我的心口,我不由的身手握住這杆槍,猛的將馬上之人拉下來,左拳狠狠打向他的胸口,而我全身涌動的那種燥熱之氣也似乎找到了突破口,順着拳頭噴涌而出,痛快淋漓的泄了出去。

敵兵被我一拳擊中胸口後慘叫了一聲,我體內的氣流噴出盡數打進他的體內,他的慘叫變成淒厲的尖叫,叫聲越來越高然後兩眼一翻七竅中青煙冒出,他長大的嘴裏呼呼呼噴出紅色的火苗來。

紫睿龍葬心 ,一個敵兵突然喊道:“他是僞裝的凝火二層,快殺了他!”

七八杆槍再次向我刺來,我不知道哪裏的力量一躍而起,敏捷的躲過了幾桿槍又用刀架住了兩杆槍,口一張三道紅色的火焰分別射中三個馬上的敵兵,這三個敵兵慘叫着從馬上栽下來掙扎了幾下就死了。

“餘澤上馬!”龍衡喊道。

龍衡帶來的這些人都是青牛營的精銳,幾下就衝破敵軍騎兵的阻攔衝到我面前,特別是林老徐老張老寧老他們,都是凝火二層的高手,基本一出手就會傷人,紅火碰到人後會燒個不停,直到凝練無比的火焰燒完爲止。

我一躍而起跳上龍衡帶來的一匹馬上,這才發現,龍衡只帶了三十餘騎,而敵兵還有一百多人,他們已經將我們緊緊圍住,想要突圍出去,難度很大,這時我也發現尚志離的大軍也在緩緩向我們移動。

我道:“龍將軍,我們趕快突圍出去!”

龍衡突然打了個口哨,這三十餘騎突然朝一個方向一起噴出凝火來,凝火或藍或紅,凝練炙熱無比,擋在前面的十幾個騎兵就地被燒成黑炭,就連幾匹戰馬都燒的皮焦肉爛臭味燻人。

火一滅我們前面立刻乾乾淨淨暢通無阻無人阻攔,龍衡縱馬向前奔去,林老徐老張老寧老護住我隨後,其他人向圍過來的敵兵再次噴了一場大火後也隨後跟來,身後的敵兵竟然沒有一個人敢追擊。

也是,這麼強大的凝火陣容,不在絕對的優勢下追擊,跟自殺沒什麼區別的。

我們順順利利回到城中,但一到城中我覺得頭裏一昏便掉下馬來。

當我醒來時,眼前一個人在晃動,我脫口道:“哥哥…!”但很快我就認出是龍衡。

“餘將軍你醒了,你兄長在巡邏來不了,我照顧了你一夜!”龍衡開口道:“你昨天臨陣變身凝火二層,體內熱氣鬱積加上受傷,所以暈倒了,你昨天立了大功了,獨自一人毀掉兩個火神…來再服點藥!”

龍衡說完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瓷瓶倒出一些灰色粉末,讓我用水沖服,服下藥後我覺得全身一暖馬上精神大震,我道:“什麼藥,見效這麼快!”

龍衡微微一笑道:“宮中傳出的祕方,不可示人……咦,你昨天怎麼突然就變凝火二層了,現在身體怎麼樣?”

我想我之所以這麼快變身凝火二層,可能與我的凝華成針還有內勁的運用有關,最主要的是與生死搏殺拼命使用凝火是分不開的。

我挺感激龍衡,不是他,我早就被敵軍騎兵殺死了,我道:“我現在身體沒事,昨日受傷後突然就覺得體內凝火升騰然後就變身了…!”

龍衡羨慕的看着我道:“將軍智勇雙全臨陣突破真是令人高興,哦,我看了你一夜,都沒休息,我現在要去休息了!”說完他就走了。

龍衡走了後我發現他裝藥粉的那個小瓷瓶留在我桌子上了,我打開一看裏面還有些藥粉,我依稀記得當初他被長眉銀刀手砍傷後,就是服用這個藥粉的,那這個藥粉也太神奇了,我要給他送過去,這東西很貴重,丟了他會着急。

我走到他的營帳,門口他的親兵要開口通報被我攔住了,誰都知道我和龍衡關係好,不用通報也沒關係,我掀開帳簾喊了聲:“龍將軍!”

龍衡正背對着我,聽到我很突然的喊聲身子一震,嚇的手中的一個乾柴模樣的東西掉了下來,他趕緊轉過身來滿臉的驚慌。

我哈哈一笑晃了晃手中的瓷瓶道:“我來給你送宮中祕方…!”但馬上我的笑容僵在臉上,因爲我發現從龍衡手中掉落的乾柴,赫然是一個人手,不過是乾屍人手。

我道:“這是……!”

龍衡看了看我,慢慢撿起乾屍人手,臉上神色變換,最後他突然笑了,笑得很苦澀,比哭還難看,他道:“你和我都生生死死多次了,告訴你也無妨,我能活着,就全靠此物了,因父親要求,我必須要在戰場一線作戰,被銀刀手殺傷好多次,此物就是解銀器之毒的藥物 !”

說完他掰下一個乾屍手指用手一捻,立刻變成了青色的粉末,赫然和瓷瓶中的一模一樣。

我突然覺得一陣反胃,剛纔我也喝了此物,原來是人屍。

龍衡道:“那天那個長眉銀刀手說的話你還記得嗎,你知道我爲什麼要抓真正的鈞山女人嗎,宮中說鈞山地方比較潔淨奇特,真正的鈞山人本身就是上好的藥材,特別是鈞山女人更能治癒平原人一些不治之症…,我就是一個被救活的例子!”

我突然想到了很多,我道:“難道傳說都是真的?”

龍衡點了點頭。

但我的心直直往下沉,我們當初劫糧,最主要的目的其實是那幾個鈞山女人,爲了兩個鈞山女人我們差點全軍覆沒,那次從琥珀城押送物資,半夜聽到的女人聲音,肯定是被劫來的那兩個女人,這兩個女人被運送到了飲馬城,也許當時龍將軍可能就計劃好要逃離了吧!

當時龍衡想抓蘇瓷,其實最終目的是想把她當成藥物服下去,長眉銀刀手說他的女弟子是不是被吃了…明姿說真正的鈞山女人可以治病,還有傳說當年龍將軍搶了幾千鈞山女人送到宮中,看來這些都是真的……極少的一部分平原人知道了這個祕密,也許這纔是鈞山人和平原人開戰的真正原因吧,一方要吃人,另一方不讓吃,但雙方都不能宣諸於口,只好找一些理由開戰,逼着對方就範……!

龍衡道:“我只是想活命,就這麼簡單,但是活下去卻是那麼的難…!”

我突然覺得好累,就算是作惡,都有作惡的理由,而這個理由又是多麼的堂而皇之,只要平原國有一個人知道這個祕密,有一個人要生吃鈞山人,恐怕,這場戰爭就不會休止吧,而作惡挑起戰爭的人不去死,卻讓一些無緣無故不明真相的人送死…!

我儘量扮了一個笑容道:“你遲早會好起來的,這麼做也是迫不得已…你早些休息吧!”

完了我和龍衡又心不在焉的說了幾句就回帳中了。 回到帳中我思來想去覺得戰爭已經沒有意義了,這是一場不屬我們的戰爭,和我沒有半點關係的戰爭,我又重新把自己的細軟收拾了一下,我準備在哪天夜裏和哥哥來個失蹤,回家去,帶着明姿和父母隱居山林。

石御虎將軍的親兵突然來到,說將軍請我議事,我趕緊到石御虎將軍帳中,卻看到石將軍一個人,不是議事嗎,怎麼就我一個呢?

石將軍道:“餘澤,你沒有令我失望,這次若不是你毀去那兩個火神,我的霹靂兩營可能就被屠光了,此戰你居功至偉,十個火神可抵千軍萬馬啊!”

這次能出奇制勝,其實全靠石將軍運籌得當,我趕緊道:“末將不敢當,此次大勝敵軍全靠將軍運兵有方,末將只是盡了些綿薄之力!”

“餘將軍不必自謙,我已向陛下給你請功,這次叫你來,是有戰事相詢,你覺得接下來敵軍會如何攻城?”石御虎將軍道。

我想了一下道:“敵軍的地道戰不得不防,我們可以裝作不知道悄悄探查他們地道的方位,在他們地道挖好藏兵於其中的時候,突然用火油或者用水灌入,可破其奸計,還有敵軍的火神雖然厲害,但也有其致命弱點,若是在其沒有攻擊之前突襲可破去即可,但經此一役,敵軍已經防範,但末將還有一計,我們城中有兩百角犀,若給角犀全身包上軟甲,軟甲上綁上利刃……!”

等我從石將軍大帳中出來時,天色一暗,我到帳中做了一些就讓衛兵去看哥哥是否回營,衛兵回覆說哥哥還在值守,還沒回營。

我想了一會剛睡下了,馬上像被人刺了一刀般彈了起來,快速拔刀看向黑黝黝的帳頂。

就在我閉上眼明時姿的影子在我腦中不斷閃現,隨即一股黑暗龐大恐懼的氣息突然出現在我帳中,這股氣息強大的就如當初的五雷轟頂術般讓人不敢抗拒,但我還是忍住恐懼拔出了刀,現在是凝火二層了,膽氣自然也足了。

黑黝黝的帳頂突然出現一絲光亮,一個好看的身影緩緩出現,我心裏又驚又喜,剛想喊明姿卻又猛的住口,並且被嚇得肝膽俱裂。

那個身影轉過來我看清了她的臉,赫然是巫山的那個女鬼,但這次她的面容沒有那麼猙獰和恐怖,而是一個清清秀秀的貌美女子。

但是她看我的眼神卻很不善,透着絲絲殺氣,這讓我想到了被明姿雙眼噴中的那股駭人的黑氣,讓我死了千百次的可怕感覺。

“你這個害人的餘澤,你把明姿害了…我是淺淺,明姿體內的另一個靈魂…她現在在悄悄衰老,我也無法救治,可能活不過三個月了…你把她害死了你知道嗎,你當初就不該把她抓進五菱聖石裏…!”淺淺的聲音和明姿的一樣好聽,可是充滿了幽怨和痛心。

我頭裏一愣,如同晴天霹靂般被震的不知所措。

明姿快要死了……!


心如同被掏出來了般痛徹全身,好痛好痛,明眸皓齒豔麗動人的明姿的影子在我腦子裏不斷的閃現翻飛着,她笑的樣子好美好美,她哭的樣子,也是好美好美,可是,衰老的爲什麼不是我,我不相信她會死…不相信!

明姿,你不會死,是麼?你還在百花叢中等我,對不對?

我撲通的跪倒在地,覺得身子空蕩蕩的,眼淚如同水珠子般落個不停。

我突然坐起,一把抱住淺淺的腿,嗚咽道:“淺淺,你是鬼,你一定有救她的方法對不對,我們都不想看到她有事,不是嗎,你救救她,我願意爲她的復活做一切,包括殺人或者自殺,只要她不死,只要她還能笑……!”淺淺的腿冰涼冰涼,但仍然是少女的腿,緊緻修長。

淺淺躬身扶起我,她用手一指,我就自動起身並坐在了牀上。

她道:“我自己本身就被五菱聖石剋制,怎麼能救得了明姿呢,若是能救治,我也不來找你了,唉,我真想殺了你,那麼好的一個女子,就這麼被你害死了…可是,她天天在想你,她想見見你,我若殺了你,她又會怪我…!”

我心如刀割,道:“你不用殺我,她若死了,我也不活,請你把我們兩人合葬在一起就好了!”

“嚶嚶,她算是沒有看錯人,也不負我拼着受聖石禁制的弒神之苦跑來找你,你趕緊去看她吧,她的時日不多了…我在巫山等你…!” 婚外密愛 ,她的身影慢慢變淺,然後消失不見。

我心急如焚,拿了刀和那個起死回生的人蔘,牽了自己的戰馬趕緊向城外跑去,到城下時被攔住了,沒有石將軍的命令夜間是不準出城的,我大怒,衝守城兵喝到:“我是前日擊毀火神的前鋒營餘澤,有緊急軍情要辦,若是誤了將軍大事,砍了你的 腦袋!”但這些守城軍還是在猶豫。

“放餘將軍出城!”一個威嚴的聲音喊道。城門立刻被打開。

我一回頭,赫然是之前見過的江晨風將軍,我感激的點了點頭,驅馬向外疾奔。

一出城我心裏一動,明姿的生死就是我的生死,我要借用星月堂的力量希望能救她,我一出城就做了星月堂的記號,

剛跑出去不到一里地,突然聽到有人在身後大喊,我回頭一看,看到夜色中有個模模糊糊的人騎馬向我追來,並且邊追邊喊。等追近了一看,竟然是哥哥。

哥哥大叫道:“餘澤,餘澤,你去幹嘛,趕快回城,現在有二十萬大軍在城外,你會被殺死的,現在最安全的是城裏,我奉幾位將軍之命追你回來!”哥哥跑的氣喘吁吁。

我心裏感動不已,但我堅決的道:“我有急事,不能回城,你快回去覆命吧!”

哥哥道:“爲何!”

我含着淚把明姿的事給他說了一遍。

哥哥想了一下道:“我不回城了,我陪你去,每次你一出去都會受傷出事,我放心不下!”

我沒再說什麼,和哥哥一起打馬狂奔,但跑了一里地後,看到一道信號焰絢爛升空,哥哥大驚道:“不好,我們被敵兵發現了,不能再順着這條路走,換道!”

哥哥說完打馬向另外一條路走去,我緊緊跟隨,不一會,一隊打着火把的騎兵向我們這個方向飛奔而來,人數不下五百的樣子。

這麼多人一旦被圍住,想跑可就麻煩了,一我想在凝火二層的身手還可以逃掉,但是以哥哥目前的身手,脫身很難。

哥哥帶着我盡往一些小道鑽,小道不適合大隊人馬,希望能阻攔他們的追擊步伐,但我們的速度也不是很快,跑了三個時辰後敵兵和我們相距已經不到三百步,但他們的人也沒有一開始那麼多了,至少少了兩百人。

又跑了兩個時辰天已經亮了,馬也跑不動了,敵兵追的離我們只有一百五十步左右,我們已經可以看清彼此的臉,哥哥一咬牙,轉向向另一個方向疾奔,我也尾隨轉向,但在轉向時我發現敵兵中有個人緊緊的盯着我,眼神既熟悉又怨毒。

那個人看清我的臉後大喊道:“大家快追啊,前面那人就是餘澤,殺死此人國君會賞金百萬官升三級…!” 真是冤家路窄,此人竟然是巫師楊睿,一定是他發現我的背影很熟悉才緊追不放的,都追了一個晚上了還不放手,真真是冤魂不散。

本來有些無精打采的追兵,突然發狂了似的追起來。

現在天亮了,剛不好楊睿要施展巫術,我們的找個容易躲避的地方,哥哥向一片深山老林奔去,奔進林子後下馬帶着我向密林深處跑去。

我抽時間快速做下星月堂的記號,希望有人能看見。

密林中不能行馬,進林後敵兵也全都下馬,尾隨而來。在山中奔跑是我的拿手好戲,我拉着哥哥越跑越快,漸漸的將他們甩的不見人影只聽見遠遠傳來的聲響,我的體力損耗不大,但哥哥的損耗不小,他已經氣喘吁吁腳步虛浮。

我拉着哥哥坐了一會,雖然能聽到遠處傳來他們嘈雜的聲音,但實際離我們很遠,要準確的追蹤到我們,那更是難上加難,我怎麼覺得這裏的山有些熟悉呢!

“嗚嗚!”突然遠處傳來一聲淒厲的動物吼聲,似乎是蒼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