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天楓古國境內的那些封侯強者,就算是再如何,也不敢直接對太子殿下如何,但此時可是在異國他鄉,天楓古國和天火古國之間的關係可不咋地,雙方之間,也沒少有征戰!

葉擎此行,萬一那冰棱老祖不給面子,發起狠來,直接斬殺了他,怕也是有這種可能的……

他們當然不敢冒險,不過那些禁衛軍們可就沒什麼選擇了!

他們存在的目的,就是保護太子,如果太子都死了,那麼他們所有人,也沒有回去天楓古國的必要了,直接戰死了,還能得個英烈之名,回去了,那就是逃兵,連家人都要受牽連的……

葉擎的隊伍,匯合火雲兒的隊伍,雙方加起來,約莫有一千五百人左右,浩浩蕩蕩的朝著冰棱宗而去……

冰棱宗在天火古國境內也算是一大門派,畢竟門派之中有王侯級強者坐鎮,不是誰都敢來討野火的,冰棱老祖在天火古國也是頗有聲望。

葉擎要去冰棱宗討說法的情況,很快被傳了出去,自然也落入了冰棱宗的耳朵里……

其實,對於葉擎要來的事情,冰棱宗一直都是心中有數!

畢竟,火雲兒已經派人提前跟他們溝通過一次了!

按照火雲兒的想法是,看看能不能讓冰棱宗,看在她的面子上,把人交出來,這樣雙方可以免於一場兵災!

在火雲兒看來,一個元神道人的生死,比起冰棱宗的生死存亡來,應該不算什麼。

可是冰棱宗在得到火雲兒的消息之後,既沒有拒絕,也沒有表示同意,就這麼拖著,搞得火雲兒頗為鬱悶。

如果冰棱宗能夠提前交人,他們也不用跑這一趟了,可是看冰棱宗的意思,似乎是不想把人交出來……

冰棱山原本並不是叫這個名字,可自從冰棱老祖在這裡開宗立派之後,冰棱山的名字,也就不脛而走……

此時,冰棱山主峰,到處坐落著龐大的宮殿群。

冰棱宗的議事大殿之內,近百名冰棱宗的高層,齊聚此地,而高台之上,一名面色冰冷的老者,端坐在椅子上,下方眾人各有座位,不過座位大小有別,似乎顯示著他們地位的不同。

「老祖,太極城傳來消息,那天楓古國八太子,已經帶著一千餘名禁衛軍,正朝著我們冰棱宗趕來,同行的,還有火雲兒殿下和她的護衛軍!」

一名冰棱宗弟子衝到大殿之上,拱手稟告道。

「什麼?他們真的來了?」

「這怎麼辦?天楓古國的八太子,冰軒道人,你到底是如何得罪了他?」

「天楓古國的八太子倒也無妨,我們畢竟不是天楓古國的人,他們再強勢,也不能在天火古國境內撒野,可關鍵是同行的火雲兒公主,那可是天火古國皇室之中有數的天才,天子絕世,成就九品元丹,未來甚至有可能成為火皇的人物,才是真正的得罪不得!」

「天楓古國的太子欺人太甚,我們冰棱宗也不是好欺負的!」

「哼,不過就是千餘名禁衛軍罷了?有何可怕的?我冰棱宗強者如雲,還怕他區區一千名禁衛軍嗎?」

「就是,一千禁衛軍之中,能有多少元神境強者,頂多不過十餘人,我們這裡這麼多人,還怕他一千名禁衛軍嗎?」

「……」

隨著那弟子的稟報,眾多長老們,一個個義憤填膺起來……

「好了,都給我住嘴!」高台上的冰棱老祖鋒利的眼神,掃視著下方的所有人!

「是,老祖!」

眾人聞言,一個個恭敬道。

冰棱老祖在冰棱宗就是皇帝,一言可決下方眾人生死,哪怕他們貴為長老,是元神境界以上的強者,也不例外!

因為,冰棱老祖不止是冰棱宗實力最強的那一個,也是冰棱宗所有人的祖師爺,他的話,就是聖旨!

「看你們一個個,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來了,居然還想著怎麼和解?混賬東西,我冰棱宗立派三千餘年,什麼大風大浪沒經歷過?」

「天楓古國的太子固然地位崇高,但這裡不是天楓古國,我冰棱老祖,也不是任人宰割之輩!」

「冰軒,天楓古國的八太子,指名道姓,要你出面,甚至找了天火古國的火雲兒公主作為說客,難道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冰棱老祖審視著下方的冰軒道人道。

「老祖,我真的不清楚這到底是為了什麼,甚至天楓古國什麼時候出了個八太子,我都不知道,最近這百年來,我一直都在冰棱宗靜修啊,請老祖宗明鑒……」冰軒道人滿臉冷汗道。

「老祖,此事我可以作證,冰軒為了突破出竅境界,畢竟在宗門閉關了百年,未曾出去!」

下方一名和冰軒道人較好的長老跳出來保證道。

「老祖,我也可以作證,冰軒確實在宗門呆了上百年時間!」又是一名長老跳了出來……

「老祖,冰軒說他沒有出去,可我冰棱宗長老有八十八人,為何那天楓古國的八太子不找我們,卻偏偏找他?還是你在什麼地方得罪了別人啊!」

有保護冰軒的,自然也有和冰軒對著乾的……

這很正常,冰棱宗立派數千年時間,內部也分為許多派系!

不得不說,這冰棱宗的實力還是很強的,長老八十八人,那就是八十八名元神境以上的強者,倒是不愧於大宗門的名聲!

「就是,冰軒,你說你閉關百年,可誰知到你有沒有偷偷溜出去?身為元神強者,你偷偷跑出去一趟,也不是不可能的吧,現如今,天楓古國八太子指名道姓的要找你,你可不能讓整個冰棱宗為你背鍋啊!」

「是啊,我們冰棱宗固然不弱,可對方畢竟是一國太子,就算這一次,他們實力不濟,灰溜溜的走了,可是我們冰棱宗被一名太子給惦記上了,以後還能有好日子過嗎?」

「……」

台下眾人,隱約又有想要爭吵的趨勢……

「都給老夫閉嘴,冰軒,你說和你無關,老祖雖然相信你,可你也要去和那天楓古國的八太子對峙一番,你可願意?」冰棱老祖道。

「老祖,我願意!」冰軒道人急忙道。

他自認為,根本沒得罪過什麼天楓古國的八太子,雖然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死咬著他不放,但是對峙,他還是不怕的……

「嗯,大長老,你帶領一部分長老,給我在大陣附近守候,隨時準備啟動護山陣法,不得有誤!」冰棱老祖道。

「是,師父!」

冰棱宗的大長老,是冰棱老祖最小的一個弟子……

至於他的其他弟子,都已經死了……

不成封侯,元神強者的壽命也不過是兩千歲左右罷了,即便是修鍊到分神境界,也不過是能比元神境界多活幾百年時間,算不上質變!

而冰棱宗已經開宗立派三千餘年,冰棱老祖早起的弟子,早已經作古了…… 「冰棱,老朋友來了,還不快點出來接客了!」

就在此時,一道雄渾的聲音,直接傳入冰棱宗內的各個角落,一些冰棱宗弟子們,聽了此言,一個個不由得嘴角抽動了幾下……

接客了?

這話說的,怎麼好像他們老祖宗跟窯子里的那些窯姐似的?

當然,這話,也只能在心裡想想,自然是萬萬不敢說出來的……

而大殿之內的冰棱老祖聞言則是神色一喜道:「是烈日候到了,有烈日候在,再加上我,晾那天楓古國的八太子,也不敢亂來!」

寵妻撩人:老公持證上崗 「是烈日候到了?老祖,您怎麼不早說請了外援啊,這幾日,我們可都是一直在提心弔膽啊……」

「是啊,老祖,有烈日候和您在,那神槍候也不算你什麼,就算是紫嫣侯出手,也不怕了!」

「……」

他們之所以在這裡議論的激烈,是害怕那什麼八太子和他的上千禁衛軍嗎?

那是扯淡!

他們冰棱宗,門人弟子總人數過百萬,雖然大多數都是打醬油的貨色,但是元神道人級別的長老,也有八十八人,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足以震懾一方了!

可他們為什麼這麼慫?

一來是忌憚葉擎和火雲兒的身份,一個天楓古國的太子,一個天火古國最有前途的公主,根本得罪不得,尤其他們冰棱宗,全靠老祖一個封侯強者在撐著,可是老祖宗的年齡畢竟到線了,說不準哪天就化道了,沒了封侯強者坐鎮,縱然他們有八十八名元神以上的強者,這大宗門的位置,也做不安穩……

這個世界,但凡和大勢力,大宗門這樣的字眼扯上關係的,最起碼也要有一名封侯強者坐鎮,否則的話,勉強稱大,不過是自找麻煩而已。

二來,葉擎和火雲兒的背後,還站著神槍候和紫嫣侯兩名封侯強者,縱然冰棱老祖對自己的實力極為自信,自己又是主場作戰,自認為以一打二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可關鍵還是壽命……

他能活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真的跟兩個封侯對上了,估計一場架打完了,不管輸贏,估計他也沒有繼續活下去的精力了……

但是,身為封侯強者,有封侯強者的驕傲,冰棱宗畢竟是他一手創建,傳承數千年,也是他道統的傳承,一個冰軒道人不算什麼,可他畢竟是宗門長老,人家一開口,就要走了,這讓宗門其他人怎麼想?

到時候,宗門會失去凝聚力,加上自己又到了化道的邊緣,一個搞不好,有可能在他化道之後,冰棱宗就直接散了也說不定……

這可是他畢生的心血,自然不允許它就這麼沒了!

正常情況下,一名王侯開創的門派勢力,就算在王侯死後,留下來的底蘊,也足夠宗門傳承萬年,甚至數萬年之久的……

君不見,莽荒城的縛靈宗,不過是一個元神道人的道統,也傳承了數千年時間,並且還沒有衰落,只可惜惹到了葉擎……

「都隨我去迎接烈日老祖!」冰棱老祖正色道。

和冰棱老祖彷彿已經進入老年的狀態不同,烈日老祖的形象就是一個壯漢,而且身上的穿著打扮,全是紅色,就連頭髮和眉毛都不例外……

「冰棱,你的氣息……」

烈日老祖看到冰棱老祖之後,不由得眉頭輕輕皺起……

「呵呵,我已經四千三百九十三歲了,估計,距離大限也就這一兩百年了,我這個歲數,在封侯強者當中,也算是正常壽命!」冰棱老祖笑道。

「你……」烈日老祖看向冰棱老祖的時候,眉宇之間,不禁流露出惋惜的神色……

他們兩個,一個屬火,一個屬冰,冰火不相容,可謂是鬥了一輩子,是敵人,也是朋友,可烈日老祖的運氣比冰棱老祖要好一些,曾經機緣巧合之下,吃過一粒延壽果,得以延壽千年,雖然他是封侯,但是活的時間,不會比普通封王短……

「呵呵,生死自有天定,這沒什麼,只是我這道統……」冰棱老祖輕笑道。

「放心,你走了,你的道統自然有我幫你守護!」烈日老祖鄭重道。

「如此,多謝了!」冰棱老祖道。

「你我之間,何須客氣!」烈日老祖搖頭道。

「說起來,你我鬥了這大半輩子,我最佩服的,並不是你的修為,而是你教徒弟的能力,想你那烈日宗,後繼有人啊,可我這冰棱宗……唉……」冰棱老祖苦笑著搖頭道。

「你還有時間,也許,這一兩百年時間裡,他們就有人能夠封侯!」烈日候安慰道。

當然,他也知道,這是安慰的話……

冰棱老祖開宗立派三千多年,都沒有培養出一個封侯強者來,最後這一兩百年的時間裡,哪有那麼容易培養出一個來?

封侯可不是大白菜,和元神境強者比起來,可是有質的改變!

「你無需安慰我,我冰棱宗之中,雖然也有四個分神,可是他們在進入分神期年齡最小的一個,也是在八百多歲,如今已經九百三十多歲,分神尚未圓滿,幾乎沒有什麼希望了……」冰棱老祖搖頭道。

進入分神境界的時間越早,越有可能封侯!

因為如果拖過一千歲,那就基本再也不可能封侯了!

八百多歲,也只是有那麼一絲希望而已,實際上,十分渺茫,想要在一百多年的時間裡,從分神突破到封侯,太難太難……

「這……」烈日老祖十分心中暗爽的同時,也有些尷尬……

之所以心中會爽,是因為,他們宗門之中,又出現了一個六百餘歲進入分神境界的修士,比起冰棱宗的那個傢伙來,更有機會!

他們兩個鬥了大半輩子,他也沒在冰棱老祖這裡討到過什麼便宜,臨到老來,反而勝了對方一籌……

「好了,言歸正傳吧,兒孫自有兒孫福,他們自己不爭氣,我也是徒呼奈何……」冰棱老祖輕輕搖頭道。

「我一接到你的通知,就趕來了,還沒搞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烈日老祖道。

另外一邊,葉擎的隊伍,也在朝著冰棱宗趕來。

半空中,火雲兒的鳳攆之上,坐著葉擎,火雲兒,夏紫三人,每個人手上都有一副紙牌……

嗯,沒錯,就是紙牌!

「叫地主!」

「搶地主!」

「……」

沒錯,他們在玩鬥地主的紙牌遊戲……

如果讓冰棱老祖知道,他們嚴以待陣的大敵,現在彷彿旅遊踏青一樣,還在玩著紙牌遊戲,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另一邊,神槍候和紫嫣侯兩個,則是屹立在鳳攆車頭,朝著遠方看去,在他們視線可及的範圍之內,一座座白雪皚皚的山峰映入眼帘…… 「公主殿下,太子殿下,冰棱宗到了!」

三人玩完一把鬥地主,意猶未盡的情況下,一名侍衛跑過來稟報道。

「這就到了?走,該辦正事了!」葉擎站起身來,義正言辭道。

「切,輸了就想跑?保底一萬靈石,這一把翻了十六倍,你還想跑不成?十六萬靈石,趕緊拿出來!」火雲兒翻了個白眼道。

「就是,堂堂一國太子,總不會連我們的靈石都坑吧?」夏紫在一旁笑意盈盈道。

「不就是十幾萬靈石嘛,我是那種賴賬的人嗎?」

葉擎聞言,面色一紅,隨後丟出了十幾顆上品靈石,心中不禁有些心疼……

她們是賭道天才嗎?

這一路過來,自己就沒贏過幾把,起碼輸了五六百萬靈石,真坑……

火雲兒接過靈石,隨後丟給夏紫一半,志滿得意道:「這靈石,還真好賺,這才多久的功夫,就贏了三百多萬靈石,這些靈石,都快買的上小半個上品法寶了!」

下品法寶不過幾萬靈石,中品法寶一般也就二三十萬靈石左右,好些的,或是有特殊作用的會貴一些,而上品法寶的價格就猛然拔高了不少,一般都需要七八百萬,甚至上千萬的價格,而且還是有價無市。

這世界,靈石易得,法寶難求,尤其是上品以上的法寶,極為難得。

「我比你少一些,也有兩百多萬,這簡直是在搶錢,比我爹開的珍寶閣都賺錢!」夏紫連連點頭道。

而葉擎的額頭上,則是布滿了黑線,這些靈石,可都是從他那裡贏過去的……

大隊人馬來到冰棱宗門前,冰棱老祖,烈日老祖,以及大部分冰棱宗長老,已經在宗門前守候他們的到來。

雖然,他們是來找麻煩的,但畢竟身份在那裡放著,而且身邊還有兩大封侯跟隨,出門迎接,並不過份。

「天楓古國八太子葉擎,見過冰棱老祖!」葉擎上前一步道。

「天火古國火雲兒,見過冰棱老祖!」火雲兒也跟著道。

從圣域開始的圣斗士生活 「兩位殿下有禮了,不知兩位遠道而來,有何見教?」冰棱老祖故作不知道。

「呵呵,藏著掖著,就沒什麼意思了,那就開門見山的說吧,你們宗門的冰軒道人與我有仇,把他交給我,一切好說好商量,如果不然,別怪本殿下不客氣!」葉擎冷笑道。

他也沒心思跟這些老狐狸玩心計,直接攤牌……

「不客氣?本老祖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怎麼個不客氣法?」烈日老祖聞言怒道。

「這位是?」葉擎這才注意到,冰棱老祖的身旁,還有一個老傢伙……

「本座烈日宗宗主!」烈日老祖道。

「呵呵,原來冰棱老祖,還請了外援啊,看來是打定主意,不交人了嗎?」葉擎皺眉道。

「烈日,稍安勿躁,八太子,冰軒道人,已經百年不曾出宗門,不知本宗冰軒如何得罪了八太子,還請八太子示下!」冰棱老祖攔住烈日老祖道。

「冰軒道人,可在這裡?」葉擎問道。

「在,冰軒過來,八太子問你話,你要如實回答!」冰棱老祖朝著冰軒道人招手道。

「是,老祖!」冰軒道人聞言,來到冰棱老祖身旁,恭敬道。

「你可有一兒子,名為冰嶄?」葉擎問道。

「是……是有,不過冰嶄才突破元丹不久,第一次出山就去了太極山秘境,尚未返回,不知這逆子,如何得罪了太子殿下?」冰軒道人強作鎮定道。

該死,原來是這個逆子給自己惹的禍……

混賬玩意,太坑爹了,你一個小小元丹,以前咋沒看出來你這麼出息呢?

竟然能惹上一國之太子?

「那就沒錯了,太極山秘境,其實是一個靈氣枯竭的小世界,其實那個世界,我很早就進去過,而且裡面還有一些我的親朋,冰嶄帶人進入那個小世界,殺死了我一些朋友,我找他冰軒道人報仇,難道不應該嗎?」葉擎的聲音中,透露著絲絲寒意……

如果死的是其他人,看在惡首已死的份上,葉擎還可以不追究,但是他的三個師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