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塔可支援輝時,冉琴和冉卿兩人也去幫助殤了。琴、卿兩人明白,殤是目前隊伍中實力最強之人,殤敗了就等於整支隊伍敗了。那樣一來,這支隊伍就會落入樺柑等異類手中。雖然琴、卿和樺柑同為異類,但琴、卿卻都沒法輕易接受自己成為樺柑的手下這個結局。而正是千枚的偏激導致琴、卿兩人產生了這種想法,畢竟沒人會相信一個偏激之人以及她的同伴們。

塔可在看到飛來倒地的冉琴等三人,愣了。可還沒等她回過神來,她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飄了起來,離地約半米。緊接著,浮在空中的塔可以極不自然的姿勢快速向樺柑那邊飛去。

當然,這怪異的景象皆因樺柑而起。樺柑在見到千枚落敗后,也無心和殤等人繼續糾纏下去了,她知道塔可才是真正的威脅。縱然樺柑無法立刻擊敗殤等人,但打飛殤等人還是綽綽有餘的,於是樺柑就採取了上述一系列行動,想要引塔可到自己身邊。

不過,塔可在飛向樺柑途中,也很快明白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她沒有猶豫,而是揮起手中的火焰,燒向樺柑。

樺柑見狀,只是輕蔑一笑,她沒有躲閃,一揮手就用能力把火焰推向一邊,然後繼續牽引塔可飛來。原本塔可和樺柑之間的距離就不遠,塔可在使用完這一次能力之後,接著就被引到了樺柑身邊,塔可根本來不及再次施展能力。

樺柑早從塔可纖細的身形上看出,塔可的能力強度不弱於自己,但塔可的肉體強度卻遠低於自己。所以,樺柑決定在塔可的弱項上下手,一舉讓塔可失去進攻的能力。

在塔可飛到樺柑身旁之前,樺柑就準備好了刺拳。而在塔可落地的那一剎那,樺柑出手了,她的拳頭不偏不倚的命中了塔可左側面頰。

樺柑這一拳非常重,以至於塔可的眼睛接著就充血了。極強的眩暈感充斥著塔可的大腦,就好像整個人翻轉著落入深淵一般,她無法在保持站立的姿勢,搖晃幾下后癱倒在地。不僅如此,塔可現在什麼都看不到,彷彿有人用紅色的油漆塗滿了她的雙眼。

「抱歉了,既然你們執迷不悟,我也只能採用暴力手段。那麼,接下來該你們了。」

樺柑這麼吐槽了塔可一句,然後把目光轉向殤等人,並用能力把他們全都引了過來。而原本和樺柑一起戰鬥的其他異類見狀,也紛紛做好了戰鬥準備。雖然在樺柑對付塔可時,他們沒能幫上忙,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沒有能幫上忙的實力。

而當塔可倒地后,困著千枚等人的火焰也隨之消失。千枚等人也在解除限制的第一時間內,趕向樺柑那邊。

「等一下,我有些話要說。」

這時,正被引向樺柑所在處的輝開口了,他知道眼下的情況對己方不利,單純的戰鬥不可能解決問題。 「廢話!好心沒好報……你不但吐了我一身,還害得我被兩個小混混揍了一頓!你打我也就算了……還連句謝謝也不說!」樂天不經意的伸出自己的胳膊。

錢小楠馬上就看到樂天胳膊上的淤青。

「那個……實在是不好意思,我昨晚真的是喝多了一點,早上醒過來腦袋還是有點不清楚,誤會你了……對不起啊。」錢小楠還能說什麼?只能承認是自己誤會了人家。

她當然也自己感覺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之後,她鬆了口氣。

「哼!算你還有點良心,你一個女孩喝這麼多酒你不知道很危險嗎?」樂天倒是好心的教訓了一句。

「呵呵,我都習慣了,生活壓力太大,偶爾放鬆一下。」錢小楠尷尬的笑了笑。

樂天沒說話。

「那個……我的衣服呢?」錢小楠看著樂天。

「都是你吐的東西,不能穿了,都在浴室里。」樂天說道。

「呃……能不能幫我拿過來?」錢小楠看著樂天。

不能穿也要穿啊,難不成要她光著屁股出去?想到這……錢小楠突然奇怪的看著樂天。

「昨晚你說我吐了一身?」她問。

樂天點點頭。

「你給我洗澡了?衣服也是你脫的?」錢小楠瞪著樂天。

「澡我可沒給你洗,我只是給你洗了洗臉,衣服倒是我脫了……」樂天說道。

「那我的內衣呢?內衣也髒了?」錢小楠臉色微紅的問。

「這倒是沒有,不過睡覺不都是要脫光了嗎?」樂天反問。

他走進浴室拿出了錢小楠的衣服,錢小楠急忙接了過去,外套的確是不能穿了,好在內衣還可以穿。

她看了看一直盯著自己的樂天,這傢伙估計早就將自己的身體看了個通透……錢小楠吸了口氣,索性就這麼當著樂天的面換起了衣服。

這傢伙難道對自己的身材不滿意?只是看了看自己卻沒碰?

錢小楠很奇怪的想著。

「那個……你的外套可以給我嗎?」她拿出了一千塊錢遞給樂天。

「可以。」樂天毫不猶豫的脫下了外套。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的褲子,打消了買褲子的打算,這褲子看起來實在太臟。

好在這傢伙的外套挺大的,穿在身上可以當一個短裙。

錢小楠這才下了床,她再次看了看樂天,這傢伙看起來有點傻乎乎的,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這樣的錯覺。

「你不是說睡覺要脫光衣服?你怎麼沒脫光?昨晚是不是偷偷摸我了?」她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

「拜託,我昨晚睡的可是地板,我脫什麼衣服?再說了……我可是有品位的男子,不是什麼女人都看得上的!」樂天哼了一聲。

錢小楠臉色一僵,一股女人特有的惱怒湧上心頭。

她可以接受自己被人糟蹋的後果,那是因為原因是自己喝醉了,但是她絕不能接受一個男人說自己品味差!

樂天謹慎的退了一步,因為這個女人看起來像是要吃人!

「哼!」錢小楠哼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樂天鬆了口氣,這女人什麼意思?莫名其妙的……

他數了數放在一旁的錢,發現多了兩張!

「喂!你給的錢多了兩張……」他趴在窗戶上大喊。

已經走出小旅館的錢小楠,臉色突然漲紅,因為和她一起出來的有好幾個年輕的男女,這個王八蛋……簡直該死。

「喂!多給了二百啊!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給的小費了啊!」樂天又喊了一句。

「你閉嘴!你個傻鴨子……」錢小楠大吼。

樂天一愣,嗖的一下縮回了腦袋。

「小姐姐……下次可以找我啊,給不給小費都是無所謂的。」一個男人沖著錢小楠拋了個媚眼。

錢小楠有點想吐的感覺。

「找我吧小姐姐?保證能讓你滿意!低於半個小時,分文不取!」另一個男人馬上說道。

「滾!先把你們臉上的粉給我洗乾淨了!老娘的品味有那麼差嗎?」錢小楠簡直是暴怒。

這些男人……特么臉都不要了!

她快步的離開了這裡。

樂天溜溜達達的下了樓,小旅館的老闆眼神怪異的看著樂天。

「兄弟……一次多少錢啊?男人搞不搞?」他突然問了一句。

樂天一愣,看了看小旅館老闆的手,這傢伙居然用他那肥嘟嘟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

「什麼意思?」

「你不是鴨子嗎?伺候男人和伺候女人一樣吧?我可以多給你二百……」小旅館老闆猥瑣的笑著。

「滾!」

樂天一拳砸在這個傢伙的眼睛上,小旅館老闆被打了個趔趄,樂天馬上快步離開了。

「媽的……把老子當什麼人了?」樂天吐了口吐沫。

剛走了幾步,他就被攔住了,抬頭一看,四五個娘里娘氣的傢伙圍著自己。

「小子……搶生意啊?」其中一個哼了一聲。

「搶什麼生意?」樂天看著他。

「昨晚那個美女給了你多少?小子……做我們這一行也要講規矩的!否則被打了也只能怪自己,知道嗎?」另一個居然伸手威脅性的拍了拍樂天的臉。

樂天挑了挑眉。

「我和你們不是同行!」他冷著臉說道。

「不是?你特么敢做不敢當啊?是不是找揍?」一個染著黃色頭髮的男人看起來想要動手。

「滴滴……」

不遠處有輛車子突然按了兩聲喇叭,幾個人扭頭看過去。

就看到一個戴著墨鏡的女人開著一輛警車正停在他們不遠處,還在直勾勾的看著他們呢。

「做什麼的?想打架是不是?」蘇紫萱哼了一聲。

幾個小白臉馬上慫了。

「看到沒,我們不是一路人,我伺候的女人是什麼檔次你們也看到了……滾開!」樂天哼了一聲。

幾個小白臉看著樂天大大咧咧的上了警車,一個個吸了口冷氣。

這小子牛逼啊!

連女警察都是他的客人?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怎麼連外套都沒有了?

「你衣服呢?」

「賣了。」樂天說道。

「啊?」蘇紫萱一愣。

「你們警察局發不發衣服啊?我現在好歹也算是你們的員工了吧?」樂天看著蘇紫萱。

「你只能算是我的員工!不能算是警局的警員,這個問題我要提醒你一句!」蘇紫萱糾正道。

「那你發不發工作服啊?」樂天看著她。

蘇紫萱無語,她瞥了樂天一眼,還是點了點頭。

等樂天看著手上的幾件女警制服的時候,他就徹底的傻了眼,這特么就不是他能穿的衣服! 凌煙薇似乎也頗爲詫異,精魄的先天精氣都散去了,只剩下了最純粹的靈魂,皇者恐怕也無力迴天了,爲什麼秦守還能讓自己重新保持原來的狀態?凌煙薇想不通,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她更是想不通,可以說是已經詭異的不得了了,從虛空中點點散去的先天精氣竟然重新返回,並且比之前更加的浩瀚和精純,瞬間讓透明虛弱的靈魂化作強壯的精魄,甚至有着朝向元神靠攏的趨勢,這已經是相當於尊者巔峯的靈魂水準了。

更讓人震撼的,八方的所有靈氣紛紛聚攏,天空中彷彿出現了一大片的漏斗,狂暴的能量迅速匯聚而來,祥瑞漫天,秦守攤開手,新我至尊震驚的發現,秦守的手中竟然捏着一個黑色液體凝聚而成的聖獸神形,那是一隻栩栩如生的朱雀,此時正在融入凌煙薇的精魄中。

“這是……地母靈液?!”

“奪天地造化,生死人,肉白骨的地母靈液?!傳聞中只有神靈才能享受的神品啊!足以讓人擁有半神之軀,與神明同朽的不老藥啊!”

“宇智波一族竟然有地母靈液?!傳聞中不是曾經給過劍聖葉流雲一滴麼,怎麼現在還有一滴!我的天,那種傳聞中只有神話纔出現過的神品,存在於世間,宇智波一族竟然不止擁有一枚!”

“我的個乖乖,這人情真是欠大發了!凌煙薇真是命好。恐怕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了!”

新我至尊則是欣喜若狂,驚喜交加。對秦守投來無言的感激。

不得不說,地母靈液的作用真是立竿見影,漫天的神霞祥瑞,靈氣凝聚出了一具嶄新的身體,奪天地之造化,在新我至尊那熱切的註釋之下,凌煙薇重塑身體。並且修爲一躍而至尊者巔峯!

連凌煙薇這個當事人都震驚無比,原本以爲必死無疑。沒想到竟然峯迴路轉,秦守拿出了這樣珍貴的神品來拯救自己的生命,這讓凌煙薇更爲震撼,她緩緩的轉過美眸看向赤煌。被他*辣的目光燒得微微顫抖,冰冷的身子劇烈的燒燙起來,心中悽楚、苦痛、甜蜜、幸福……宛若怒潮卷溺,柔情洶涌,未等開口,淚水已經是洶涌而出。

新我至尊赤煌一把蠻橫的拉過凌煙薇嬌弱纖細的身軀,霸道的對着她的櫻脣親了上去。

四族精英紛紛驚呼,更有不少女子滿面潮紅,嬌呼連連。雙頰滾燙的捂着腦袋趕緊轉過身,秦守看的更是目瞪口呆,這位老大哥未免也太豪邁開放了吧。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就敢這麼狂野,實在是……我輩之楷模啊!秦守思索着改天是不是也來一發,金小胖看的更是心馳神往,崇拜不已,思索糾結着是不是又要換一個偶像了。

終於等到凌煙薇粉面含羞,酡紅不已的伏在赤煌身上的時候。新我至尊才緩緩的結束了這次狂野的示愛,衆人紛紛表示恭賀一家人團聚。前後思索着,雖然說赤煌與凌煙薇的相愛是亂了綱常,作爲一個後現代的地球人來說,綱常只是爲了血統的優化考慮的,但是現在貌似不大一樣,凌煙薇重塑身體,是靈氣之軀,而赤煌更是新我至尊,蛻變新我,拋棄了逝我,那麼兩個人完全可以繼續在一起,加上赤煌是皇者,那個煞筆不長眼敢說壞話,有力量就有權威,這個規則此時真是太可愛了。

不過唯一受罪的可就是火鳳仙了,來自血脈的衝突讓她童年飽受痛楚,先不說被赤帝下毒手,被烈羽玄佈局吧,最根本的火鳳仙那作亂的紅蓮業火就極爲難纏,差點兒讓火鳳仙業火內燃而死,不過好在有秦守封印術成功的調和,正在朝着昇華的路上大跨步邁進,一日千里。

只是火鳳仙此時還處在昏迷狀態,她的魂魄因爲與火鳳凰火兒的締結生死契約的緣故,受到了比較嚴重的波及,這方面秦守也束手無策,總不能再給火鳳仙來一發地母靈液吧,秦守根本耗不起啊,地母靈液可不是糖豆,損失一個都要讓秦守肉疼半天啊。

新我至尊感激的對秦守說道:“再造之恩,無以爲報!我欠你一條命!以後但凡吩咐,必然遵從!”

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秦守總算拿到一點兒安慰了,有一位皇者鞍前馬後,總算能收回點兒利息了。

“鳳仙還在昏迷中,也不知道多久能夠調養好,最佳的治療聖藥還是精靈一族的生命之泉,如果能求得一方,就能讓她快點兒醒來了。”凌煙薇輕聲開口道,只是略微有些惆悵,“只是精靈之森從不歡迎外來的客人,恐怕去了也是空手而回,這可如何是好呢?”

秦守倒是自我感覺良好,忽然想起曾經跟自己一直拌嘴的莉莉絲來了,不由得嘴角露出一絲回憶的微笑,如果自己去了精靈之森,應該能比較容易的借到生命之泉吧!

嗖!

一道墨綠色的能量光箭劃破空間,犀利的御風而行,朝着秦守等人飛來。

秦守挑了挑眉,這墨綠色光箭上生命精氣極爲濃郁,秦守的仙人之體對這個感覺最爲敏銳,雖然不帶着任何殺機,但是卻有一股示威的意思,秦守輕描淡寫的彈指將墨綠色的光箭擊碎,漫天清新自然氣息的光雨瀰漫,讓人心曠神怡,衆人轉頭看向光箭的來源。

只見兩名身穿華貴羽衣,氣質典雅高傲的精靈族的來者,墨綠色的大眼睛,配上高貴而絢爛的墨綠色長髮,尖尖的耳朵和那白皙的如同半透明的肌膚,無不彰顯着高貴的精靈一族的身份,他們是大自然的寵兒,男的生來俊美非凡,女的則是美麗動人。簡直是上帝的傑作。

在場的女性同胞們兩眼放光的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癡迷不已,當然還有人不小心看着流出了口水。

“精靈族的青年俊傑啊。果然是非同凡響,儀表身材呢,看來我真是老了……吸溜……”洛姬雅老氣橫秋的淡淡評價道,一雙桃花眼如同刷羊肉的刷子似的,把這位年輕俊美的精靈從上到下刷了個遍,恨不得一口吞下去,說到最後。道貌岸然的模樣再也無法維持,因爲大口吞口水的聲音完全出賣了她。

“你能不能矜持一點!”洛清氣的直跺腳。不停地翻白眼,沒看到人家一身雞皮疙瘩的模樣麼!

持弓未曾放下的精靈族的青年俊美的如同絕美女子一樣,身穿裝飾精美的內甲,外面裹着一層羽衣。御空而行,背後生出一對羽翼,剛纔就是他對着秦守正中來了一箭示威,但是看到秦守竟然這般輕描淡寫的抹去了他的攻擊,不由得深深的蹙起了眉頭。

身旁的美貌動人的女精靈則是投以不解和慍色,尷尬不已的微笑示意。

“來人可是精靈族的朋友?” 洪荒娛樂帝國 北海老龜高聲問道。

“生命女神在上!我是來自精靈之森的卡卡,他是我們精靈之森最傑出的神箭手路易斯。”貌美的女精靈彬彬有禮的對着衆人禮貌的迴應,讚美生命女神,而一旁一直高冷狀態的男精靈卻雙手抱臂。在卡卡的讚美之下高傲的別過頭,得意而不可一世的樣子真心欠揍,不知道爲什麼這傢伙一直用敵視的目光盯着秦守。彷彿要把他一口吞下去似的,這倒是讓秦守摸不着頭腦。

不過金小胖卻是對這位彬彬有禮的貌美女精靈很感興趣,一雙眼睛都變成了桃心,差點兒也流出口水來了。

“我們僅代表大長老的意願,請宇智波一族的族長協同朋友一同做客精靈之森!”

真是想睡覺就來枕頭啊,這出現的實在是太及時了。新我至尊和凌煙薇驚喜的對視一眼,頗爲意動。秦守則是嘖嘖稱奇,都傳聞精靈一族的大長老占星術非常強悍,本來無緣一見,現在竟然在自己最需要去精靈一族的時候出現了邀請函,秦守開始有些相信占星術的神奇了,火鳳仙現在的確需要生命之泉來複蘇,以自己與莉莉絲和希芙蓮之間的關係,應該不難要到,反正是交好,秦守當然樂的答應了。

“既然是大長老的邀請,那麼我們當然恭敬不如從命,但是手頭還是有些事情需要完成,能不能等我一炷冥思香的時間?”秦守說道。

俊美精靈路易斯立刻露出了厭煩不悅之色,倨傲高冷的說道:“我們千里迢迢過來邀請你去精靈之森,你卻百般推辭,如果不願意去那就算了,我回去如實稟告大長老。”

臥槽,小逼你有本事再說一句?!

秦守眉頭一挑,心道這傢伙跟自己八字犯衝麼,怎麼一個勁的刁難我,這敵視的目光太明顯了吧?

問題是老子從來沒有見過你丫的,爲毛這麼明顯的仇視咱?

唉……長得太帥就是麻煩,連以俊美著稱的精靈青年都這麼妒忌仇視,唉……人生在世,就是麻煩!

“咯咯咯……精靈族的朋友遠道而來,我們當然要盛情款待了,只是現在剛剛戰鬥完,尚未收拾好戰場,大長老之邀請,我們當然是欣然而去,吸溜……不過嘛……大度而不是優雅的精靈一族最爲心胸寬廣了,稍稍等待一會兒更顯的有氣度嘛~~~”

洛姬雅聲音酥麻,但凡是聽到的無不渾身一哆嗦,都知道這位的尿性,只見她桃花眼水汪汪的,臀腰款擺,風韻十足,顧盼生姿,雖然比不上年輕貌美的女精靈,但是卻別有成熟的風情韻味,久經沙場的老練洛姬雅能清楚的知道怎樣才能最大化的讓男人心動,激起他們內心隱藏最深的狂野,顯然這位涉世未深的男精靈路易斯沒能扛住這輪攻勢,高冷的模樣頓時坍塌,白嫩的臉龐頓時漲紅,目光躲躲閃閃不敢看洛姬雅,但是卻偷偷的用餘光掃視洛姬雅豐滿的胸脯和盈盈一握的纖腰,咕咚一聲吞口水的聲音是那麼的響亮。

洛姬雅心頭歡喜不已,暗道果然是個純情的處男,還是這麼俊美的精靈族,從來沒有嘗過這點兒新鮮的她食指大動,暗暗告誡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要太早暴露自己的陰謀,但是嘴角卻不爭氣的流着口水,洛姬雅輕咳一聲,優雅的掏出手帕不失韻味的擦拭着嘴角,路易斯精靈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投來,只見洛姬雅那溼漉漉的烈焰紅脣上性感的香舌一閃而逝,帶着無窮的魅惑,路易斯觸電似的渾身一抖。

洛清無奈的拍着腦袋,自己的老媽沒治了,她同情的看了一眼這位涉世未深單純的男精靈,恐怕他只能在自己親孃的魔爪之下臣服了。

路易斯干咳一聲,高冷而倨傲的點頭同意道:“好吧,爲了彰顯我們精靈一族的氣度,就等待你們一炷香的時間吧!”

四族的精英一個個憋着笑,坐觀這位涉世未深的俊美精靈被洛姬雅循循善誘的勾搭,但是卻一本正經,面紅耳赤的裝作目不斜視的樣子,秦守無奈的晃了晃腦袋,嘴角抽搐不已。 最終在樂天以罷工相威脅之下,蘇紫萱還是和男同事借了一件外套給他,只不過上面的杠杠花花都被摘了下來。

樂天滿意的看著這身衣服,這公家衣服的質量就是好。

「韓妮妮和我說……你和那個跳樓的死者認識?」蘇紫萱看著樂天。

「不認識!」樂天搖搖頭。

蘇紫萱眯了眯眼。

「你信不信我把你當嫌疑人抓起來!」她哼了一聲。

「真的不認識……充其量就是見過面而已!這個人來我的心理診所諮詢過。」樂天無奈的說道。

「諮詢了什麼?」蘇紫萱謹慎的看著樂天。

「諮詢過他老婆能生男生女的問題。」樂天回答。

蘇紫萱一愣。

「他老婆……不是已經分居了好幾年?難道他們分居不分房?」她奇怪的問。

「你想多了,他老婆我已經看過了,根本沒懷孕,你也不看看她多大年紀了,這個歲數想生孩子可不容易!」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吸了口氣,怎麼感覺從樂天插手之後,這個簡單的跳樓案突然複雜了這麼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