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

“可是我這幾天看到的又是什麼?”釋彌夜把灰影的事情仔細的告訴了白魅,“如果它不是鬼,它怎麼會一天一天的更接近我們呢?”

“灰影?”白魅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你確定你看到的是人形的影子?”

“我又不是瞎子!”釋彌夜有些無語,“就是一個人形的影子,不高,差不多一米多的樣子,灰‘蒙’‘蒙’的,第一天晚上的時候,它就站在‘門’口。可是昨晚它都快走到我的‘牀’邊來了!我都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又有什麼目的!”

“應該不是鬼。”白魅沉‘吟’了一下,“不過,可能是還沒有成形的魑祟。”

釋彌夜愕然:“沒有成形?什麼意思?”

“魑祟是由怨而生,清平中學怨氣這麼重,出了個把個魑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我既然都察覺不到,那麼說明它應該是剛出現出現不久的,還沒有自己的意識,只是本能的往靈氣比較豐沛的地方靠。”

釋彌夜立刻就隔着衣服‘摸’了‘摸’夜晝。

白魅又沉‘吟’了一下:“不過這清平中學這怨氣纔出現幾年?竟然就能出現魑祟?”

“所以我更好奇了!到底是什麼人死在這裏了!”釋彌夜斜着眼看這白魅,“你也很感興趣吧!”

“你想幹什麼?”白魅略帶了些警惕的看着釋彌夜。

“能不能幫着找找,屍體在哪裏?”釋彌夜一臉的期盼。

白魅伸出一隻手指直接就戳開了釋彌夜的頭:“不好意思,我不是警犬。”

“難道你不能用你的神識啊什麼東西掃描一下清平中學到底哪裏有屍體嗎?”釋彌夜不甘心的又湊了過去。

“辦不到!我只能感受到擁有妖力和鬼力的人或者鬼,至於屍體,不行。”

釋彌夜立刻失望了:“你不是千年老妖嗎?”

白魅黑着臉看着她:“你以爲妖‘精’是什麼?如果妖‘精’無所不能,這個世界還能讓人類主宰?如果妖‘精’無所不能,第一次的浩劫就不會發生。” 釋彌夜耳朵一動:“第一次浩劫到底是什麼?”

“我不知道!”白魅乾脆閉上了眼睛。 *79小說&

釋彌夜恨得牙癢癢,但又無可奈何,想了想,她有些憂慮:“不過,那灰影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傷害嗎?我連着三天晚上都沒有睡好覺了。”

“應該沒什麼吧!”白魅皺了皺眉,“一個未成形的魑祟而已!不過因爲從來沒有見過,所以我也不知道。”

釋彌夜嘆了口氣,只得撐着頭,繼續疲倦的上着早自習。

又是一天搜尋無果,下了晚自習,釋彌夜正要睡下,陳琛卻開口了:“釋彌夜,你睡裏面去!今晚我來守。”

釋彌夜一怔。

“這幾天每天我們醒過來的時候你都是醒着的,今天早上我還看到你手邊的刀了,雖然你非常迅速的收了起來。”陳琛給她鋪着‘牀’,“你一定在戒備什麼,但是又怕我們擔心,所以沒有告訴我們。所以今晚就我來守着,你好好睡一覺,我看你整個人再不好好休息的話,一定會垮掉的!”

“是啊!”佳沫兒也點了點頭,“你白天要找屍體,晚上還要守着……今晚陳老師守,明晚我就守好了。”

潘錦繡撓了撓:“我雖然什麼都不會,但是我可以陪着你們守。”

釋彌夜徵了一下,又苦笑了起來:“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一個灰影……我今天問過白魅了,白魅說應該沒什麼危險。”

“應該?”陳琛眉頭皺了皺,“今晚我還是守着吧!釋彌夜你好好睡一覺!”

釋彌夜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那好,陳老師,我跟你睡一個被窩,有什麼情況馬上叫醒我!”

陳琛鄭重的點了點頭。

釋彌夜還是有些擔心:“陳老師你的妖力跟我以前一樣,是不能就這麼使出來的,只有眼睛纔是使用妖力的憑仗,所以一旦有什麼動靜,一定要叫醒我!”

“我知道了,你快睡吧!”

釋彌夜這才縮進了被窩。

如果不是產生了第三道妖力,釋彌夜和陳琛、宋宸雲一樣,都只能“看”而已。有關眼睛的妖力實在是‘雞’肋得可以。

只是釋彌夜沒有想到,就算陳琛睡在了她身邊,她還是做夢了。

這次夢到的是一個冷庫,冷庫裏的溫度非常的低,釋彌夜穿着吊帶衫和長裙,好像是被關在了冷庫裏。她每一次呼吸,都能帶出一大片的白霧。

這個冷庫四周都擺着一些箱子,雖然結着厚厚的冰霜看不清裏面到底裝的是什麼,但是傳到鼻子裏的那股腥臭的味道,讓她猜測那裏面可能是裝着一些魚蝦之類的海鮮,卻不知道爲什麼在溫度這麼低的冷庫裏又是怎麼發臭了。

釋彌夜左右看了看,卻發現這個冷庫根本就沒有‘門’,連燈都沒有,可是裏面卻很是亮堂,釋彌夜可以清楚的看到冰霜在牆上結出來的‘花’紋。她站起來,跺了跺腳,往牆邊走了幾步。

那邊有一個架子,架子上放着幾個木箱子,釋彌夜起初以爲它們跟地上的箱子一樣是裝的魚蝦,只是釋彌夜又走了兩步,卻聽到其中一個木箱子裏發出了類似於抓撓的聲音。

釋彌夜怔了怔,看那個箱子的大小,長高寬都不會超過五十釐米,難道里面躲進了一個人?

釋彌夜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的走了過去。她伸手敲了敲木箱子,裏面的動靜立刻就停止了。釋彌夜咬了咬牙,伸手就想要掀開木箱子的蓋子。本來以爲結着那麼厚的冰霜,要打開這個木箱子一定會非常的困難,可是釋彌夜都沒怎麼用力,那木箱子就打開了。

裏面,赫然是一個不甘的睜着雙眼的鮮血淋漓的頭顱!而那抓撓的聲音,正是那頭顱旁邊的一隻手!

釋彌夜還沒來得再合上蓋子,那隻手去猛地跳了起來,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釋彌夜渾身一抖,立刻就醒了過來。

她的手的確是被一個人抓住了,不過卻是陳琛。陳琛的雙手冰涼,一邊顫抖一邊緊緊的抓住了她的手。

釋彌夜頭一動,立刻就發現自己的長髮上面竟然凝起了不少冰渣子!她斜眼一瞄,便看到陳琛的頭髮上也有。不過陳琛現在臉‘色’蒼白,就那麼坐在‘牀’上,手裏還死死的抓着釋彌夜的手腕。釋彌夜知道肯定是那個灰影又出現了,也不敢妄動,就怕又把那麼灰影驚得消失了。她穿過陳琛的身體一看,心裏立刻狠狠的‘抽’了一下。

那個灰影,終於清晰了。它靜靜的站在‘牀’前,雙眼呆滯,一臉木然。最讓釋彌夜震驚的,是他的身體,雖然灰‘蒙’‘蒙’的,但是很容易就能看出,這個灰‘色’的影子不是一整團,而是好幾塊拼接而成的!

釋彌夜靜悄悄的爬起來,可是馬上她又發愁了——她不知道拿這個東西怎麼辦,而且這個東西雖然恐怖,可是也只是站在那裏而已。

想了想,釋彌夜還是咳了一聲。

那灰影晃了晃,立刻消失了。

陳琛冰冷的手動了動,才重重的出了口氣:“釋彌夜……你每天晚上提防的,就是這個東西?”

“沒錯,因爲我也不清楚這個東西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釋彌夜苦笑了一聲。

“那個東西,帶着一股寒意!”陳琛還是心有餘悸,“它就站在哪裏,我就能感覺到一陣一陣的冷。”

釋彌夜‘摸’出手電一看,不止是她,連陳琛的衣服上頭髮上也都結着冰渣子。

“天啦,這到底是什麼玩意!”釋彌夜吸了口涼氣,“陳老師,你先守着,我去打點熱水來,我們先把臉洗一下。”

鍋爐房一直都沒有關,裏面也都有人值班,所以隨時都有熱水。釋彌夜拎了兩桶水回來,洗了臉,整個人倒是清醒了很多。

“釋彌夜,你再睡會吧!”陳琛‘揉’了‘揉’眼睛,“你平時都是這個時候醒的嗎?”

釋彌夜點了點頭:“沒錯,差不多就是每天早上四點半,這個玩意就會莫名其妙的出現……或者說它一早就出現了,只是我差不多四點半的時候纔會被冷醒而已!”

“難怪你每天都那麼困。”陳琛點了點頭,把一個熱水袋塞給了釋彌夜,“你睡吧,應該沒什麼事情了,有事情我再叫你好了!”

釋彌夜擔憂了看了‘門’口一眼,終於還是又縮回了被窩裏。

等到早上起‘牀’鈴響起的時候,釋彌夜覺得從來沒有這麼神清氣爽過。

走到教室一見到白魅,釋彌夜立刻就把昨晚見到的情況詳細的告訴了白魅。

“灰‘色’的?支離破碎的?”白魅皺着眉。

“最主要的是它身上發出來的那種寒意!我敢保證,清平中學這麼冷,就是因爲它的原因!”

“它應該是沒有實體的。”白魅想了想,“這樣好了,今晚我到你們宿舍……”

釋彌夜的臉‘色’立刻就古怪了起來:“你到我們宿舍?”

“當然,因爲我要看看那個灰影到底是什麼。”他偏頭瞥了釋彌夜一眼,“或者你到男生宿舍去?”

釋彌夜噎了噎:“那你還是到‘女’生宿舍來吧!”

白魅雖然同意了晚上來看那個灰影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釋彌夜還是得找有可能存在的屍體。

只是直到吃了中午飯,釋彌夜還是沒有找到。鬱悶的回到宿舍,釋彌夜纔剛想要再搜尋下一個地方,耳邊卻傳來一陣尖叫聲,釋彌夜定了定神,移過視線一看,原來是距後‘操’場不遠的一排教師宿舍裏的某一間房間裏有一男一‘女’,發出尖叫的正是那個衣衫不整的‘女’生。

“那是什麼?”男生一邊提着自己的‘褲’子,一邊震驚的看着旁邊的破爛的書桌臺。

釋彌夜定睛一看,立刻就一把扯過了坐在她身邊佳沫兒:“我們走!找到屍體了!”

“找到了?”潘錦繡和陳琛也趕緊站起來。

釋彌夜點了點頭,立刻就打開‘門’往教師宿舍那邊跑去。

四人剛剛跑到那棟樓下,就遇到了那一對慌慌張張的情侶。

陳琛一見,臉都黑了:“你們兩個!中午不睡覺!跑到這裏來幹什麼?”

兩人慌張了起來,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個所以然,釋彌夜也懶得跟他們糾結這些,直接就衝進了教師宿舍裏。

一腳踹開了半掩着的**的大‘門’,釋彌夜直接就往那個房間跑去。

這麼多年了,該爛的也爛得差不多了,不管是房間裏的‘牀’架子,還是那個被房主人捨棄的書桌臺。

這個書桌臺看起來很是有一點年歲了,上面的紅漆斑駁,差不多快掉光了,看款式應該是五六十年代的。上面三個‘抽’屜,下面左右一個小櫃子,而在兩個小櫃子中間,放腳的地方那個,就蜷縮着一具白骨。

是的,白骨。在這書桌臺下面,有一哥死者,已經完全的白骨化了,只有一些破爛的衣服布條掛在他的身上。看骨骼的樣子,應該是抱着雙膝縮在那裏的。而粗粗看上去,這具屍骨,應該是屬於一個未成年人的!

“那個灰影,也是個小孩的樣子!”趕上來的陳琛一看到這具白骨,立刻就吸了口涼氣,“難道那灰影就是這個人變成的?”

“那不是鬼,或者說還沒有變成鬼!”釋彌夜皺着眉,順手就把電話塞給了佳沫兒,“給宋警打個電話吧!這很明顯,是一起兇殺案了。”

“啊?爲什麼這麼說?”潘錦繡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還是情不自禁的嚥了咽口水。

“你看這白骨的頸椎那裏。”釋彌夜指了一下,“明顯是被什麼東西砍傷過的……這裏沒有血,我想,這裏可能不是第一現場。”

陳琛若有所思:“不是後‘操’場最冷嗎?後‘操’場說不定就是殺人現場……我還是覺得那個小孩一樣的灰影跟這具白骨有關係。”

“我也不清楚了,不過那灰影不是一塊,好像是好幾塊拼湊而成的,所以現在也還不能下定論。”釋彌夜又看向了外面,“那兩個學生呢?”

“就在外面,我看了他們的學生證,叫他們不許‘亂’跑。”

釋彌夜這才點了點頭:“發現了這屍骨的事情,還是不要讓太多人知道,還是等警察來了再說吧!”

宋宸雲動作很迅速,不一會守在‘門’口的武警戰士就過來了幾個,立刻就把這棟破敗的教師宿舍封鎖了。

沒多久,從桐明縣公安局下來的偵查人員和法醫就到了,領頭的,還是唐至強。

“釋彌夜同學,你能說一下發現這具屍骨的詳細情形嗎?”

釋彌夜皺了皺眉:“說這個對破案有神惡魔幫助嗎?而且我還不是第一發現人。”她看了看已經被叫過來的兩個忐忑不安的學生,“他們纔是第一發現人。”

“那麼釋彌夜同學特意到這裏來幹什麼?”唐至強還是擺着一張嚴肅臉,“爲什麼就這麼湊巧的撞見了這兩位同學發現屍骨呢?”

釋彌夜的臉沉了下來:“唐警官,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並沒有什麼意思,只是作爲警察,進行必要的詢問而已。”唐至強完全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釋彌夜同學,麻煩請回答我的問題。” “喂!我說你這個人是什麼態度啊!我‘門’小夜發現了這個……這個東西,好心報案,你的樣子怎麼‘弄’得好像我們小夜是兇手一樣!”潘錦繡氣憤的跳了起來。 *79小說&

“好了錦繡。”釋彌夜淡淡的瞥了唐至強一眼,“唐警官,我沒有義務要回答你的問題,不好意思,我要去上課了!”

話一說完,她轉身就走了。潘錦繡憤恨的瞪了唐至強一眼,才又拖着佳沫兒和陳琛離開。

“這些警察是怎麼回事?”走出教師宿舍,佳沫兒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起來,“釋彌夜你幫了他們那麼多,他們這下是想要卸磨殺驢了?過河拆橋也用不着這樣吧!”

“我只是在想,這是特別重案行動組上面的人的意思,還是隻是唐至強自己的意思。”釋彌夜聳聳肩,“如果是唐至強自己的意思,那麼肯定就是因爲他聽說了什麼,所以心裏對我有些不滿……”

“嫉妒!”佳沫兒撇撇嘴,淡淡的吐出了這兩個字。

釋彌夜只是一笑:“不過如果是特別重案行動組上面的人的意思,我想,要麼他們是想要用這種方式讓我加入,要麼就是徹底的不讓我再接觸到跟特別重案行動組有關的東西。”

佳沫兒卻又有些不解:“不過剛剛我給宋宸雲打電話的時候,他完全沒有表現出這樣的意思啊!”

“有些事情,說不定連宋宸雲都不知道呢。”釋彌夜拍了拍她的肩,“算了,反正你們都知道我的妖力的,就算他們不讓我呆在現場,可是我還不是能看得到,能聽的到!要排除我,用這種方法根本就不奏效!走,我們回宿舍去!”

一回到307號,釋彌夜立刻就看向了教師宿舍樓那邊。

警察‘門’已經拆掉了那個老式的書桌臺,現在那一句白骨就孤零零的擺在那裏,那空‘洞’‘洞’的眼窩木然而又淒涼的注視着這滿屋子忙碌的警察們。

現場初步勘測的結果出來了,果然,這裏不是案發的第一現場,而似乎應該是兇手的藏屍之地。

白骨被一塊一塊的收斂好,看起來這些警察只是在這裏進行初步的勘測,而之後的調查要會桐明縣公安局進行。

釋彌夜皺了皺眉。若是他們回桐明縣公安局的話,由於距離過遠,釋彌夜也看不到。

“怎麼了?”見釋彌夜皺眉,陳琛的眉頭也微微皺了起來。

“他們好像要回桐明縣公安局。”釋彌夜嘆了口氣,“我失算了。我不應該在葉局長他們面前暴‘露’出我能看很遠的事情。”

“這個葉局長怎麼這麼壞啊!”潘錦繡忍不住‘插’嘴,“明明小夜你都是在幫她們,可是他們卻還出賣你……”

釋彌夜苦笑了一聲:“錦繡,這不算是出賣,而是蔡華奕的事情本身就不好處理,所以查案的細節要全部通報到上面。而我的這個妖力,肯定立刻就被特別重案行動組的注意到了。”

“那小夜你當時爲什麼要用你的能力啊!”

釋彌夜更無奈了:“當時要抓捕蔡華奕,你們也知道,蔡華奕這麼危險的人,一個不注意,出了什麼岔子,那個變態誰知道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出來!”

“我倒是很理解你!”陳琛也有些無語了,“那現在怎麼辦?”

“實在不行,大不了我請假潛伏到桐明縣公安局附近!”釋彌夜聳聳肩,“或者等白魅晚上到了我們這裏,我們從那個灰影的方向着手。”

“其實我覺得……這個案子既然警察‘插’手了,我們就不要管了。”佳沫兒沉‘吟’了一下,“警察總會調查出來一些東西的吧!我們乾脆就只是調查那個灰影的事情。至於那白骨的主人是怎麼死的,又是被誰殺死的——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去管!”

“可是我很好奇啊!”潘錦繡一臉的鬱悶。

“從灰影上着手一樣可以知道啊!”佳沫兒安慰她。

“其實。”釋彌夜猶豫了一下,“白魅的意思是這灰影可能是還沒有成形的魑祟,是沒有意識的。所以白魅今天晚上來也只是看看這灰影到底是什麼東西而已……真正要說的話,我們未必就能從灰影身上調查出什麼來。”

“那怎麼辦?”陳琛的眉頭皺的更緊了。她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要不,釋彌夜,你先給宋宸雲打個電話?問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吧!不管怎麼說,宋宸雲也算得上是這夥人的上司吧!”

釋彌夜倒是猶豫了一下:“我倒是覺得,給宋宸雲打電話頗有點告小狀的嫌疑……算了……咦?宋宸雲?”

“怎麼?”三人一下子來了‘精’神。

“宋宸雲來了!”釋彌夜一直注視着那邊教師宿舍樓。她倒是沒有想到,宋宸雲會趕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宋宸雲一來,眉頭就立刻皺了起來,“釋彌夜同學呢?”

“宋隊長,已經讓無關人員都離開了。”唐至強走了過來,“宋隊長,根據我們的初步調查……”

“等等!”宋宸雲打斷了唐至強的話,“無關人員?釋彌夜同學什麼時候變成無關人員了?”

“宋隊長,我想說的是,釋彌夜同學什麼時候成爲過‘有關人員’的?”

宋宸雲一怔。

“現在我們將把這屍骸運回桐明縣公安局,而在清平中學,將留下部分人員在此地進行調查……”

“你知不知道,如果釋彌夜同學在的話,會給案件偵破帶來很大的幫助?”宋宸雲冷眼看着他,“你也是特別重案行動組的成員,你不會不知道這種能力意味着什麼?在上面極力想要拉攏釋彌夜同學的時候,你反而把她趕走了?”

唐至強一臉嚴肅而倔強;“宋隊長!屍骸已經找到了,這已經就是我們警方的工作了,沒有必要依賴一個十六歲的高中生。我想,這是對我們警察隊伍的輕視!”

“收起你那可笑的自尊吧!”宋宸雲冷笑了一聲,“在你不知道的時候,釋彌夜同學幫了我們警察隊伍多少忙你不會知道!而釋彌夜同學以後極有可能會加入我們的隊伍……”

我不會!釋彌夜在心裏默唸。

“可是這是上面的命令!”唐至強還是很堅持。

宋宸雲一怔:“上面的命令?”

“沒錯!”唐至強站得筆直,“上面命令,禁止釋彌夜同學再‘插’手一切案件!”

宋宸雲的眉頭皺了皺,半晌才喃喃自語:“是終於要動手了嗎?”

釋彌夜心裏一震。

宋宸雲輕輕的嘆了口氣:“你們都去做事吧!我去找找釋彌夜同學。”

釋彌夜收回視線,把剛剛聽到的全都告訴了陳琛他們。

“果然是上面的命令啊!”佳沫兒皺着眉,“可是爲什麼?宋宸雲不是也說了嗎?他們不是一直都想拉攏你嗎?”

“可不止想要拉攏我,包括你們,包括白魅——他們可不知道白魅是妖‘精’。”釋彌夜若有所思,“我想,大概是他們要決心整治白原市的政界了吧!我爸爸跟白原市的政界有些不清不楚的關係,所以他們也擔心我在參與某些案件的時候得知了什麼他們的祕密舉措而把這個泄漏了出去。”

想了想,釋彌夜又嘆了口氣:“算了,隨便他們吧!我又不一定要通過他們才能知道這件事情的始末!剛剛我已經把整具骨骸的樣子都記下來了,我們自己調查就可以了。而且我們還具備他們沒有的優勢,畢竟我們能看到鬼,能通過另外一種方式來破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