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宋家我宋陽也必定會走上一趟,幹欺騙我宋陽,這種家族也沒有必要存在了!”

宋陽一字一頓道,當完全說出來,宋恆面如死灰,額頭上冷汗直冒,心中大呼不妙,宋陽絕對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或者說……他知道了真相!

雖然不知道宋陽是如何得知的,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宋家和拜月宗這一次的計劃已經完全失敗了,若是繼續賭下去的話,甚至會爲宋家帶來滅頂之災。

面對一個連拜月宗都畏懼三分的可怕魔王,宋恆知道,宋家若是招惹了絕對是又死無生,下場十分的悽慘!

“宋陽大師,還請息怒……我想陸大師也只是一片好心,也或許……是我宋家調查有誤了也說不定,要不今天就到這裏,之前多有得罪,我宋家願意奉上厚禮,宋大師意下如何?”

宋恆說道,雖然已經竭盡全力了,依舊無法讓自己的心境完全的平和,很是害怕,若是宋陽不答應的話,若是刨根究底,最終倒黴的還是自己等人。

他不敢繼續這樣假裝下去了,趕忙解釋,希望這一切到此結束,宋陽豈能不知這是宋恆在找臺階下,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這一次過來所謂的認親的確是一場鬧劇,正在賠罪。

對於宋恆這個人,宋陽倒是不會太過理會,其實此人在他所見過的公子哥當中絕對算是一個人才了,知道進退。

有了宋恆站出來說話,陸啓元也算是找到了一個臺階下,冷哼一聲,面色很不好看道:“他宋家雖然與我拜月宗是合作伙伴的關係,但是這種事情若是虛假,也只是宋家膽大包天,與老夫有何關係?”

“宋恆,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在此事上面弄虛作假,老夫絕不會善罷甘休,回去必然要給老夫一個交代,否則後果自負!”

啓元十分霸道,不得不說臉皮厚的簡直比城牆都要可怕了,一下子將自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了,剛纔還在跟宋陽針鋒相對,下一刻就將責任推給了宋家,還指責宋家,要追究責任,

慕容楓鬱悶的看着這一幕,心中的大石總算是落下了,至少看來宋陽不會拋棄慕容家族與宋家結盟了。

元天青滿意的點點頭,似笑非笑,雖然早就知道會發生這一切了,不過陸啓元的態度還是讓他心中大快,出了一口惡氣。

陸鼎目光閃爍,沉默不語,他知道今天這件事情還真不能怪宋家了,只是沒想到宋陽會如此的難纏,比起想象中的更是麻煩,此次計劃註定要打水漂。

“既然如此,那送客吧!”

宋陽淡淡的揮手,絲毫不給面子,就差將陸啓元等人轟出去了,宋恆滿頭的汗水,早就想要離開了,甚至根本不想踏進這裏,但是卻動也不敢動,生怕得罪了陸啓元。

見到宋陽態度如此強硬,陸啓元面色很不好看,黑着臉,誰都看得出來他被宋陽氣得不輕,原本打着認親的名義過來,打算將宋陽拉到自己這裏幫助他獨霸燕京的地位,等到事成之後再過河拆橋。

誰知道宋陽這個傢伙根本就是油鹽不進,太過強勢了,讓他都是沒轍。

“年輕人,果然是意氣用事……”陸啓元冷冷道,面色發冷,惡狠狠的甩了甩手臂,雙手揹負朝着大門外走去,慕容楓趕緊起身,就算這一次得罪了,至少要做做樣子。

陸鼎深深的看了宋陽一眼,目光有點複雜,跟隨着陸啓元離去,宋恆兩人也是慌忙跟上,不願停留。

當衆人離去,元天青揮揮手將這裏的家丁打發走,拍了拍宋陽的背,道:“放心吧,就算宋家與你有着關係,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你的父親目前還是安然無恙的,否則宋家也不會出此下策了,剛纔那個宋武成應該是你父親的兄弟……”

他們二人心知肚明,對方既然敢做出這種舉動,必然是真正的調查到什麼了,否則絕對不會讓宋武成過來假冒宋陽的父親,而宋陽真正的父親到底在哪裏還是一個未知數。

宋陽點點頭,目光閃爍,臉上透出一股冷意,冰冷道:“如果這羣王八蛋膽敢對我父親做什麼的話,那麼……他們會後悔的!”

龍有逆鱗,對於宋陽來說,親朋好友就是他的逆鱗,如果有人膽敢大林萱萱他們的主意,註定要被他整死!

雖然自己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但是想必宋武成有一半的話是對的,自己的父親離開了宋家……但是沒有回去!

這樣一個人,宋陽並不會將他與宋家的人歸爲一類的……

忽然,元天青一愣,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輕聲道:“或許這種可能性不會存在了,我想……你的父親已經知道你是誰了……”

聞言,宋陽一僵,神識掃出去,在慕容家族的大門那裏,一道中年男子的身影駐足,頭戴鴨舌帽,似乎不願意被人認出來一樣,在他的身上,宋陽感受到了一種血濃於水的親情。

“父親……”宋陽一呆,喃喃自語,眼眶有點酸澀,中年男子看起來雖然不是落魄的那種,卻也絕不會生活的很好,但是知道這一點宋陽也就滿足了。

(本章完) 宋陽到最後都沒有將神識探進去看清楚中年男子的面容,因爲他覺得已經足夠了,至少知道自己的親人還活着,而且不會被這些大家族的瑣事被羈絆,這就足夠了。

“或許這對他來說事最好的吧,他當初離開宋家一定有他的理由,如今他既然不願意被人認出來,我又何苦出面呢?”

“況且,以我如今在燕京的地位和聲望,看似風光實則危險重重,若是與他相認了,帶來的危險遠遠要超過風光的程度!”

宋陽沉吟,不是他不想相認,而是情勢所迫,這樣生活着纔是最好的結局了,當然,如果等到有一天宋陽可以君臨帝都的時候,威壓燕京,到時候也不算遲!

“那麼接下來你打算做什麼,你可千萬別衝動直接殺上宋家,我猜陸啓元那個老狐狸一定留了後手等着你!”元天青提醒道,他感覺宋家不過是陸啓元的一枚棋子,而對付宋陽,他絕對不會只動用一枚棋子。

為了大王的斗羅歷險 宋陽點頭,虛眯着眼,露出了危險的光芒,淡淡道:“我知道,陸啓元這個老狐狸,想要故弄玄虛來一個甕中捉鱉麼,這一次這個老傢伙可是要如意算盤落空了。”

等到慕容楓回來,頓時大擺筵席,整個慕容家族都是一片喜氣,只可惜慕容康不在這裏,不然宋陽還真想見一見這個名動燕京的公子哥兼才子了……

漸漸地如落西山,元天青也開始了自己的閉關生活,雖然因爲宋陽的出現燕京這裏暫時不會發生大的波動,畢竟出現了宋陽這麼一個變數,在完全摸清楚宋陽實力之前,他們是不會輕舉妄動的。

再者了,霸劍宗與宋陽聯合在一起了,誰要是敢打他們的主意,下場不會太好了,至少宋陽這傢伙就不是善茬。

此時此刻,燕京宋家。

陸啓元面露寒霜,手中結印,將最後一道禁制佈下去,點點頭,眼中有着殺機閃爍,森然道:“哼,既然敢於我拜月宗叫板,那麼就要做好被千刀萬剮的準備,真當自己是真武者就可以橫行世界了,若非以前變故的出現,真武者與修仙者到底誰能稱霸尚未確定!”

陸啓元對於修仙者的實力一直非常自信,同級無敵,就算是真武者也不例外,以前之所以是真武者更勝一籌,那完全是因爲一些意外罷了。

婚意綿綿 而這一世,他們拜月宗準備充分,自己的實力在拜月宗實在是不算什麼,比起他強大的存在少說也有數人,這些人要是同時出手足以斬殺其他結界的宗師強者聯盟了!

修仙者與武者不同,他們可以藉助一些特別的法術,也就是所謂的仙術將彼此實力疊加,異常可怕,甚至無限逼近了宗師境界的巔峯!

“宋陽此人我與他交過手,的確可怕,而且與天師和紫姬一樣都是來自外界,並非結界中人,根本不在我們的調查範圍內,對於他們的實力……我們真的無法揣測!”

陸鼎沉吟道,眼中露出擔憂之色,以前從來沒有覺得宋陽有什麼可怕的,直到現在他才知道,自己恐怕與宋陽的實力差距越來越大了,若是真正交手,死的一定是自己!

“那又如何,只要幾位大人出手,就算是天師和紫姬也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真以爲可以掀起什麼風浪,哼,這一世,我修仙者註定成爲主宰!”

陸啓元自信到,眼中一片狂熱,一想到拜月宗結界之中那些可怕的存在,絕對是逆天級別的,等待最佳的時刻出世,到時候無可匹敵。

見到陸啓元如此自信,陸鼎隱約感覺心中有點不安,總覺得哪裏不對勁,輕聲道:“不可大意,古代便是有變數存在纔會導致我們的失敗,這一次我們必須要好好打算,絕對不可以重蹈覆轍!”

“變數?原來少爺擔心的是龍族,放心吧,如今天地大變,已經不可能再誕生龍族了,再說了,九大龍族強者已經全部消亡了,哪裏還有龍族會再一次出世?”陸啓元不屑的說道,九大龍族強者,代表着九個時代,每一次都是應劫而生,但是九爲數之極,不可能出現第十頭龍族強者!

“希望如此吧……”陸鼎呢喃,目光閃爍,隨即道:“今晚我們佈下重重陷阱,宋陽這個人真的會來這裏麼,我怕他有所察覺,不會前來。”

對此,陸啓元卻是滿不在乎的一笑,道:“自然回來,以我對宋陽此人的瞭解,他一定是發現了宋武成並非他的親生父親,而我們既然會知道這一切的消息,少主,若是您會如何想?”

聞言,陸鼎眼前一亮,點頭道:“宋家軟禁了他,而宋武成不過是一個圈套,最好的方法就是……夜潛敵營,救出人質!”

“不錯,宋陽一向託大,他一定會來的!”陸啓元十分肯定,二人相視一眼便是開始等待,只要宋陽一出現,這些仙術所佈下的禁制一定會第一時間讓宋陽插翅難飛!

然而,一個小時過去了,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宋陽的影子都沒有看見,陸啓元看了看時間,嘴角緩緩掀起,自言自語道:“差不多了,這個時候天色正是最佳的時刻,相信你快坐不住了吧……”

可是……兩個小時過去了……

宋陽依舊沒有出現,陸啓元眉頭漸漸皺起來,露出不悅之色,現在已經晚上十點鐘了,但是宋陽依舊沒有出現,難道說自己的猜測有偏差?還是說宋陽這個傢伙還在等待出手的時機?

漸漸地……四個小時過去了,已經半夜了,陸啓元終於是坐不住了,一下子站起來,目光掃視四周,自己佈下的禁制動也沒動,安排下去的殺手也都在原地待命,自己守株待兔但是現在兔子毛都沒見到!

“這不可能,老夫怎麼會推算錯誤,這……不對勁!”

陸啓元陰沉着臉說道,心中鬱悶,自己下了連環套,宋家的“認親”不過是第一步罷了,最重要的就是勾引宋陽的好奇心,讓對方自投羅網,這樣一來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消滅這個傢伙了。

誰想到這個傢伙居然沒有出現,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簡直就是在打他的臉啊!

“果然,宋陽這個傢伙……已經看穿了,當真是心智若妖啊!”陸鼎苦笑,雖然早就猜到了這點,但是依舊不得不驚歎,跟這樣一個人作對,一向高傲的他居然也是出現了一絲怪異的感覺。

“大人,我們在門口發現了一封信!”

忽然間,拜月宗一名高級武者匆匆走來,手中拿着一封信,雙手呈上,非常恭敬,陸啓元皺眉,單手一揮便是將信件拿在手中,上面“宋陽到此一遊”幾個大字讓陸啓元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

不及待的打開信件,陸啓元朝着下方瀏覽下去,原本一張老臉便是越發的黑了,胸口一陣鬱結,氣得吐血,嘴角都夾雜着血沫,怒吼道:“宋陽!”

吼聲傳出,周圍人頓時心驚,送信的那名高級武者更是顫抖,雙腿發軟一下子跪倒在地,額頭上冷汗直冒,陸啓元居然發飆了,這是什麼節奏?

陸鼎目光在信件上掃視一眼,也是嘴角一抽,上面居然寫着:陸老狗,別等小爺我了,大晚上的被一個糟老頭子等着太難受了,也不會去撒泡尿照照鏡子,小爺我玉樹臨風、風流倜儻,怎麼會看上一條老狗?算了,不跟你多囉嗦了,洗洗睡吧……

不得不說宋陽這傢伙的留言實在是太嘲諷了,難怪陸啓元氣得不輕,恨不得殺上門去找宋陽算賬,咬牙切齒,周圍的空氣都跟着變得粘稠起來,大師級巔峯的壓力散發出來。

“老夫定然要將宋陽這個小雜碎千刀萬剮,否則難解我心頭之恨!”

陸啓元咬牙切齒,鬍子直吹,居然被宋陽氣得吐血了,這是連始作俑者都沒有想到的,如果知道了估計要開一瓶紅酒慶祝了。

然而,此時此刻的宋陽正慢悠悠的行走在大街上,散着步,左手拿着一大串烤肉,右手則是抓着一瓶紅牛喝的不亦樂乎,一邊走還一邊將目光遊離在路邊身材妖嬈的妹子身上。

尤其是看到幾個妹子大晚上的穿着性感撩人的黑絲,那裙子短的都可以趕上內褲了,豐滿的翹臀讓宋陽眼珠子直轉露出垂涎之色。

“嗨,這位小帥哥,有興趣請我進去喝一杯麼?”

這時,一位穿着暴露打扮妖嬈的女子走了過來,看上去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但是濃妝豔抹,那種風塵氣息實在是太濃了,讓宋陽不是很感冒。

雖然他離開了西海,身邊有點缺女人,至於燕黛他是不打算碰了,不過讓他去這種地方亂來還真是有點不能接受。

“長得倒是還不錯,只可惜妝濃了一點,不過屁股很翹,勉強打一個六十分吧,不過對於本帥哥來說,倒貼個兩萬塊錢的話,可以考慮上一次……”

宋陽說道,頗爲自戀,結果此話一出,濃妝豔抹的站街女便是臉色陰沉下來,罵了一句“神經病”,十分不喜。

“靠,這都不願意,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小爺我已經算是降低了很大標準了,多少妞想要給小爺暖牀我還不要呢!”

宋陽優哉遊哉的說道,繼續朝着前方走去,他這一次的目的地是韓家,至於宋家……他只不過去順路送了一下東西而已……

聽着宋陽的話,女子柳眉倒豎,露出不善之色,朝着一邊喊道:“老公,這裏有個傻X擋着我做生意,打死他!”

隨着女子的聲音落下,一個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彪形大漢衝了出來,在燈光下留下了老長的影子,一眼看過去就知道這傢伙體重最少有兩百多斤,簡直就是一個人型絞肉機啊!

這個人凶神惡煞,看上去就頗有氣勢,讓宋陽微微一愣,嘴角一抽,眨巴眨巴眼睛露出無辜的樣子。

“他媽的,誰敢擋老子的發財路,找死不成?”

這個彪形大漢一衝出來便是大吼,手中還提着酒瓶,滿身酒氣,豆大的小眼睛四處瞅瞅,尋找目標……

(本章完) 宋陽汗顏,這位哥們還真是剽悍啊,居然一出來就大吼“他媽的,誰敢擋老子的發財路,找死不成?”

不得不說這傢伙簡直就是偶像派啊,而且天生智商少說兩百,居然想出了這麼一個絕妙的賺錢方法,讓自己的女人去賣?

宋陽有點頭大了,不得不佩服,一邊搖頭一邊伸出大拇指,發自內心的朝着這個彪形大漢說道:“哥們,你太帥了,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心胸豁達高大威猛奇思妙想……”

宋陽一下子在那裏吐沫星子橫飛,對此人佩服的五體投地,就差痛哭流涕了,搞得這傢伙也是頗爲納悶的撓了撓頭。

大漢本就是半醉半醒的,結果被宋陽這麼一下子抓住手,在那裏各種狂贊,吐沫星子橫飛,頓時一頭霧水,被誇的都有點不好意思了,羞澀的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哥們過獎了,過獎了……”

“不對啊,哥們……你是誰啊,我們認識麼?”忽然間大漢一愣,彷彿想起了什麼,又看了看四周,自己剛纔打算做什麼來着,好像自己的老婆喊自己做什麼事來着……記不起來了……

見到宋陽“熱情”跟自己的男人打招呼,濃妝豔抹的女子也是楞了一下,隨即抓狂,尖銳的聲音叫道:“老公,就是這個王八蛋,挨着人家做生意了,居然……還出言調戲人家,你要替人家做主啊!”

女子的聲音也是讓宋陽汗顏,好一個“做生意”,別說,這還真是做了!

不過這一對奇葩也是了不得啊,都可以上感動人物前十名了,男女互助,相互扶持,不離不棄,用自己的身體和汗水創造財富……這尼瑪說的太對了,簡直就是爲這兩個奇葩打造的詞語啊!

“什麼,就是你這個小王八蛋,居然敢擋着老子的財路,看老子今天不削死你!”

彪形大漢怒吼,掄起酒瓶就要朝着宋陽頭上砸去,凶神惡煞,再加上自己喝了點酒,絕對是下手沒有輕重的那種,就算是弄出人命來也是不會察覺到了。

“啊……”見到這一幕,就算是女子也是嚇了一跳,就算是要教訓宋陽,但是也絕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弄出人命來啊,這要是一下子敲下去,就算不死也要殘廢了!

咚!

一聲悶響,男子身形整個跟一個沙包一樣倒飛出去,一下子摔倒在路邊的垃圾桶旁邊,將東西碰倒了,各種垃圾落下來,直接將男子埋在了中間。

這裏的動靜一下子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 當看清楚狀況之後頓時傻眼,不可思議的看着宋陽,根本無法相信這個看似瘦瘦高高的青年居然擁有如此可怕的爆發力,下意識的遠離,不敢去招惹。

在那男子身後,幾個同樣是醉醺醺的大漢見到前者被打倒,頓時怒髮衝冠,將手中的酒瓶雜碎了朝着宋陽撲來,嗷嗷亂叫,那架勢嚇人一跳。

砰砰砰……

一連串的悶響,幾個醉醺醺的大漢東倒西歪的倒飛出去,都快疊羅漢了,直接被宋陽給砸的七葷八素,一個個暈頭轉向。

宋陽拍拍手,無辜的聳聳肩,衆人傻眼,甚至連宋陽是怎麼出手的都看不清楚,這些人都已經徹底的失去了戰鬥力,實在太過可怕了,哪怕是練過家子的人都沒這麼恐怖。

武者!

這些人

之中不乏有見識的,畏懼的看了宋陽一眼趕忙躲開,他們深知這種人是絕對不能招惹的,否則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濃妝豔抹的女子也是傻眼了,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一切,宋陽已經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對着那挺翹的臀部拍了一下,咧嘴一笑:“不要迷戀哥,嫂子會生氣……”

說完,宋陽大搖大擺的朝着韓家的方向走去,有人在後方想要跟隨,卻發現一個轉身的時間,宋陽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了人海之中,無法追尋!

燕京,韓家。

作爲華夏國軍事第一家族,韓家的韓衛國無疑是這方面的第一人才,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與楊開光兩人被稱爲華夏的兩根支柱,在過去的年代,這兩人不知道爲華夏國立下多少的汗馬功勞。

曾經的燕京誰人不知道韓家在這裏簡直就是逆天的存在,這個燕京的霸主雖然不會欺壓其他的家族,若是有誰膽敢招惹這隻貨真價實的老虎,那麼你可能死的很有節奏感了!

韓家可是出了名的護短,當初韓飛龍便是一個例子,那一次韓老爺子差點沒將燕京給弄翻天,也就是那一次,韓家徹底的在燕京樹立了霸主的地位,更是後來韓麒麟的事情一出現,韓老爺子再次出手,驚動一方。

相比之下楊家就弱多了,但是韓家和楊家兩個家族本就是同氣連枝,所以說沒人敢招惹這兩個家族,哪怕是燕京的超級大家族也是如此,不敢隨便囂張,生怕遭到滅族之禍!

不過那也只是曾經了,最近楊家和韓家的處境很不好, 自從這些武者從結界之中走出,橫掃一片,支持了燕京的各大家族,韓家和楊家的地位一瞬間動搖,再也不是最可怕的存在了。

這倒不是韓家的實力不足以與這些武者合作,最重要的便是,以韓老爺子的風格,這些企圖染指華夏的異教徒一出現,他怎麼可能有好臉色,若非知道無法鎮壓,否則早就出手了。

也正是因爲武者的出現,不少家族都開始對韓家施壓,想要謀取更大的利益,對此韓老爺子也是頗爲無奈,對方的實力太強了。

韓家所在的地方相比起燕京的超級大家族就差了許多,雖然曾經可以一手遮天,但是韓老爺子兩袖清風,從不會收受賄賂之類的,所以韓家的府邸並不算很宏大,氣勢弱了不少。

“舒大師,此事關係到華夏的安慰,我韓飛龍雖然不是什麼棟樑之才,卻也是忠誠之輩,絕對不會做出有損國家利益的事情來的,所以此事就此作罷,我韓家絕不會背上賣國賊的名義!”

庭院之中,韓飛龍字句鏗鏘道,容不得絲毫的置疑,此人無論是身高長相,亦或是氣質方面都要比韓麒麟差了許多,雖然四十出頭了,但是卻沒有韓衛國和韓麒麟那種強勢的風格,顯得有點好說話了。

韓飛龍一身軍裝,冷哼一聲,在他的面前乃是一名大師級高手,到底是何來歷不從得知,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傢伙背後的實力絕對不會弱於現在燕京那些強大的人物。

從一開始舒林大師便是找上了自己,要求與韓家達成合作的關係,但是被韓飛龍拒絕了,一開始韓飛龍也沒有太過認真,畢竟武者他不是沒見過,韓家經常與武者接觸。

那些武者被稱爲華夏的守護者,實力不錯

,但也僅僅是不錯而已,高級武者,一般不會輕易出手,以高級武者的實力,在以前絕對是強大了。

但是現在就有點不夠看了,大師級強者出世,足以橫推一片,就連韓家的地位都受到了影響。

“飛龍,舒大師說的有理啊,如今燕京的形勢如何我想你最清楚了,六大家族崛起,現如今表面上還算平靜,但是實際上混亂不堪,想要在燕京立足下去,必須要有舒大師這等強者坐鎮,否則……韓家危矣!”

一旁,劉漢說道,繼續慫恿韓飛龍,這是華夏一名守護者,如今在舒林的幫助之下已經成功的邁入大師境界,雖然只是一名大師級小成強者,但是比起過去那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強大了無數倍。

如今劉漢對於力量十分的迷戀,早已經投靠了舒林一方,答應幫助舒林拿下韓家,好成爲燕京的第七大家族,站穩腳步。

有了韓家這種曾經一霸作爲支撐,自己的實力也會暴漲的,絕對不會弱於拜月宗那些人,這點舒林有絕對的自信。

不過還真要感謝舒林他們了,若非他們在背後做了一些手腳,讓那些燕京的武者和大家族不敢隨意動手,生怕招惹了這些不確定的傢伙,所以纔沒有對韓家下手,否則韓家要比現在難過不知道多少倍。

“劉守護,我知道如今燕京看似平靜,但是實則暗流涌動,我韓家雖然想要爲國出力卻是力不從心,現在韓家也是處於風尖浪口之上,情勢危急,但是我韓飛龍卻絕不會違背組訓,做出有損國家之事!”

韓飛龍依舊不鬆口,沒有絲毫的讓步,劉漢與舒林對視一眼,眼底閃過一絲不滿,以他與韓家的交情,知道韓飛龍是唯一一個突破口了,韓衛國更是不可能商量,韓麒麟也不是好惹的傢伙,很難說動。

“飛龍,你可要想清楚了,舒林大師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這些天來對韓家的照顧你我都心知肚明,若是……”

劉漢繼續說道,聞言,韓飛龍也是無奈的搖搖頭,這點他知道,也是他唯一覺得有點不好說的地方了,否則絕對不會如此麻煩。

忽然間,韓飛龍眼前一亮,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道:“劉守護,舒大師,你們的好意我韓家心領了,不過有一事我必須說出來,其實……我韓家已經與人結盟了,只是那人暫時還沒有過來罷了。”

“什麼?”

舒林與劉漢同時出聲,相視一眼,舒林眼中露出不屑之色,冷冷道:“哼,怎麼可能,這燕京之中各大勢力都已經有家族合作,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人,莫不是什麼不入流的傢伙,韓將軍,武者的世界很殘酷,若是你韓家的合作伙伴被殺,接下來就輪到韓家了!”

他們覺得不可思議,因爲目前除了自己這一方,還沒有人可以跟韓家這種家族合作,因爲實力不夠。

愛你情深入骨 至於拜月宗之類的人,已經有了家族合作,不會插一手,否則也只是麻煩了。

“確實如此,舒大師說的沒錯,爲了韓家的安危,可不是什麼土雞瓦狗都可以拿出來丟人現眼的,我劉漢雖然不是什麼人物,但是絕對不允許韓家出現意外!”

劉漢說道,語氣不容置疑,然而就在此時,一道戲謔的聲音從背後緩緩傳來。

“你說誰是土雞瓦狗呢?”

(本章完) 宋陽緩緩走出來,手中還抓着一大把烤肉,吃的滿嘴流油,但是目光確實十分的明亮,斜視着兩人,咧嘴一笑:“背後說人壞話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否則風大閃了舌頭可就得不償失了!”

當他走出,舒林和劉漢同時皺眉,露出不滿之色,劉漢冷笑,譏諷道:“你是何人,居然敢來我韓家撒野,這裏可是軍事家族,容不得外人撒野,趕快滾!”

他本就十分不爽,宋陽此時跑出來簡直就是找死,若非因爲在韓飛龍面前不宜出手殺人,他甚至想要直接將這個出言不遜的小子斬殺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