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這次叛亂的人,農閒時也可以無償徵調,能夠讓族羣擁有一點緩和時間,不過他們畢竟還是朋族人,要刑滿釋放的。”

“是嗎?也就是說,已經到了不得不建立正規的稅收制度的時候了?”

木紋點了點頭。

空幻苦惱地揉着額頭,陷入沉思之中,而木紋則在一旁小心地坐着,細細品嚐着杯中的茶水,同時擡頭欣賞着潔淨的天空。

天空中不時飄過的雲水母,是雙月星特有的景色之一,這些大傢伙看似無力無害,溫和可人,但誰要惹了他們,立刻就是一道雷擊迴應。

據8051所說,雲水母有類似網兔的網絡架構,相互臨近的同類可以實現能量共享。這是多麼誘人的能力啊,可惜,同樣是8051所說,以朋族的身體,根本不可能實現這一功能。

因爲,雲水母事實上每一隻都有承受全族能量的強悍身體,這纔有這種能力,而朋族,最多承受四五個同族能量就得爆炸了。

這也就是能量最強的翼人(幽神級以下),也只有200多點能量的原因。

“你看這樣行不?”這時,空幻的聲音響起:“我們把思維放開一點……”

愣了愣,木紋迅速將視線收回,而空幻這時候,才繼續說道:“你看,我們剛剛經歷了內亂,如果突然加稅顯然會讓民衆不滿……”

揮了揮手止住木紋的話語,空幻笑了笑說道:“我不是反對加稅,相反,既然我們朋族已經到了這種程度,顯然需要將稅收正規化了,這對管理層和民衆都是好事。不過,我們可以在其它方面,讓民衆感到管理層的優待,同時也算是轉移他們對稅收出現的視線。”

“例如呢?”

“例如工廠,把各城的工廠轉入民間。”

“不行!”木紋頓時不滿地吼道:“工廠現在可是管理層的主要收入來源,如果將工廠轉入民間,管理層即便按照那三種方案中,最高的5%農稅和5%商稅,都會無法維持,現在的管理層說白了就是靠着那些工廠養活的。”

“何況,工廠轉入民間,那工人的工資怎麼算?以那些商人們斤斤計較的性格,降低工資纔會真的導致民衆不滿吧!”

“額,你聽我說。”沒想到會引起木紋如此反應的空幻,鬱悶地擦了擦冷汗。

但對於對方能夠考慮到工人的感受,以及木紋對‘商人逐利’的清晰認識,空幻也有些欣慰,但這些都不是不能解決的問題。

“我一直就給你們說過,管理層只是一個服務機構,或者說一箇中間機構,工廠轉入民間,那是遲早的事。”

“可是……”

“聽我說完!”瞪了對方一眼,無論怎麼說空幻也是主意識,現在也是一個長老,怎麼能被一個小丫頭壓在身下:“我也不是說一下就將工廠轉入民間,它們是城市立足的根本,由不得我們不重視。”

“在這方面,我們可以這樣處理……”

拍了拍手中的紙張,空幻用念力從長老院屋裏取出一支鉛筆,然後一邊寫一邊說着。

漸漸地,木紋的眉頭慢慢舒展。

“那麼就這麼定吧。”等到空幻講完,木紋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起身拿着那張寫滿各種建議的紙張,向院門走去。

“等等!”空幻苦笑不得地叫住對方:“無論這些建議是否合適,你們管理層討論之後,都必須和商會以及農會進行討論,至少也要讓對方知道。”

“這是一個管理層對民間組織的態度問題,不能不重視。”

“哦,我知道了,說起來,現在商會和農會越來越大了,空幻大人都不擔心嗎?”木紋狡黠地對着空幻眨了眨眼睛。

嘴角抽了抽,當初空幻就是被這種動作欺騙,以爲對方是個普普通通的軟妹,誰知道……

搖了搖頭,空幻說道:“這方面只要監督好,讓他們維持在自己的範圍,不要越界,不要誤導民衆,沒有高端戰力和軍隊的他們也掀不起什麼大浪,甚至產生不了什麼野心。”

“哦,那麼,我先走了。” 何晨往電梯口走。

身後,管馳反應過來,腳一抬下意識的就想跟上來:「你去哪兒?」

「管馳。」看到管馳要跟上去,在一邊一直關注管馳動向的管夫人直接伸手拉住他,不讓他過去。

然而這一次,管馳沒有如以往那樣聽管夫人的話,直接拂開她的手,頭也沒回,直接跟了上去。

管夫人眉心直跳,她看著管馳的背影,不由擰眉:「管馳!」

管夫人對管馳看管一向嚴格,當初瞿家有意跟和何晨訂婚的時候,她就阻止管馳跟何晨見面。

如管茹所料,若是換成何錦心,管夫人可能還能會放任管馳跟瞿家爭一爭。

那時候何晨未婚管夫人都不想讓管馳跟何晨多過接觸,更別說現在何晨已經離異。

何父現在滿心思都在何錦心身上,見何晨這樣,更加頭疼,「還在添什麼亂。」

**

樓下。

何晨坐著電梯下去,管馳沒有來得及跟她一起上電梯。

等他趕上隔壁電梯追下去的時候,只看到何晨的背影,管馳看到她身側男人的背影,腳步頓了一下。

沒等他追上去,兩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大門口。

管馳愣在原地很久。

秦修塵的車上。

他往後視鏡看了一眼,何晨垂著眸子,看不出明顯的情緒。

何晨去找秦苒。

秦修塵沒有多問,把她送到亭瀾,就去趕通告了。

「何小姐她沒事吧?」經紀人打電話讓他趕通告的時候,特地詢問。

秦修塵「嗯」了一聲,慢慢將車掉頭,然後給程院長撥了一個電話。

**

秦苒這會兒在寫物理系的一個新生開學演講,周院長要求的,現在的京大物理系一直拿秦苒打廣告,以至於今年的京大物理系錄取分高到離譜。

除了一些參加過競賽保送進來的,其他人的錄取率僅為1%。

「晨小姐。」程木開了門,然後就去廚房給她泡茶。

秦苒頭也沒抬:「自己坐。」

亭瀾也沒什麼外人,何晨沒有避開程木他們,直截了當的詢問:「你在稽查院的挂名還在嗎?」

當初秦苒參加了712的整個案情,何晨雖然沒有查出來具體過程,卻知道秦苒在京城有挂名。

「在,」她聲音嚴肅,秦苒手指按著鍵盤,停下來打字,抬眸,「你慢慢說。」

「我姐姐被抓起來了,具體內情我沒許可權查,」何晨整理好思路,「應該跟我爺爺有關,具體情況我等會兒去見她再細細詢問,我需要你幫忙。」

何錦心不是一般人,連俞家都不敢插手,這也是何晨找秦苒的原因。

「你姐姐?她叫什麼,我看一下具體情況。」秦苒一邊說話,一邊伸手關掉文檔,打開網頁,利用技術登錄稽查院官網,並登錄進去,一個頁面就顯現出來——

秦苒:特邀偵探

許可權:S級(加密)

稽查院的信息跟刑偵隊是流通的,只要有人通過內部渠道調查她的信息,只會顯現「秦苒,加密」四個字。

這四個字,就代表著她身份許可權很高。

何晨說了何錦心的名字。

秦苒跳過這些頁面,直接搜索。

沒過一秒,何錦心的名字直接顯露出來。

看著顯示的頁面,秦苒眯了眯眼,直接把電腦轉了個邊,給何晨看。

程木站在何晨的背後,好奇的看了一眼,一堆官方術語,他看不懂。

他不懂,在129混跡了這麼多年的何晨看懂了。

「你姐姐調查什麼S級別的案子?」秦苒不著急,只往沙發背一靠,揚了揚眉。

何晨思緒漸漸收攏,聲音緩了緩,「我爺爺的案子,當年我爺爺無故消失,連個隻言片語都沒有,129也沒有收錄。」

程雋當時一直想追根揭底,不知道他有沒有查出來些什麼。

秦苒頷首,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膝蓋,「消息被封鎖,我去找封叔叔,你找你姐姐了解具體情況,這件事有很大的轉圜餘地。」

稽查院那邊,是封樓城管理的。

何晨不參與國內更替,不了解京城現在的局勢,要讓她把國際形勢分析分析,她還能說個一二三。

兩人分頭行動,何晨直接離開。

「車庫有車,自己去提。」 豪門蜜寵 秦苒隨手扔給何晨一個車鑰匙,「巨鱷送的,還沒開過,你拿去用。」

何晨沒有開車來,眼下事情繁多,打車也不方便,秦苒很了解她。

「好。」何晨直接朝背後揮了揮手。

何錦心送她的車還在4s車店,沒有提回來。

等何晨走後,秦苒才站起來,吩咐程木:「開車,去封叔叔家。」

**

巨鱷沒有渣龍那麼誇張,送的車外形沒有特別囂張,是寶藍色流線型的蘭博基尼,全球限量款。

但那個車牌號就有些囂張了。

車牌號是程雋讓人掛上的。

因為是給秦苒的車,秦苒如今無論是在研究院,還是其他方面,許可權都不低,他就申請了個特別車牌號。

物A01111,物理研究院繼承人的特別車牌。

跟程雋自己用的不相上下。

要是何錦心那一行人,一眼就看出這車牌的來頭,何晨不怎麼研究這個,此時也沒心思關心,直接把車往外開。

沒有先去找何錦心,而是開回了她的小區。

回到家,她直奔自己的卧室。

站在床頭邊的保險柜前,瞳孔驗證密碼。

保險箱打開后,她從一堆東西里拿出了一張金色的電話卡。

她把電話卡插入到自己手機,重新開機。

裡面湧出一堆消息。

何晨也沒看。

用手機號登錄了一個軟體,從一堆大佬中找出了自己要找的人,直接一條消息發過去——

【給我一條通行碼,我要見B級嫌疑犯。】

通行碼需要時間,何晨很清楚,發完之後等對方回通行碼就行。

也沒等回復,一邊拿著手機往樓下走,一邊撥通了俞弦的手機。

「姐夫。」何晨拿著車鑰匙,開了車。

手機那頭,俞弦剛到醫院,在跟何父商量事情,接到何晨的電話,他伸手按了下眉心,不過幾天,他已經冒出了胡茬,聲音十分疲倦:「小晨。」

「你有時間嗎?晚上我帶你去看姐姐。」何晨冷靜的開口。

她知道姐姐姐夫感情好,何錦心現在出事,俞弦看不到她,不能確定她的平安,肯定寢食難安。

「看你姐姐?」聽到何晨的話,俞弦一愣,轉而大喜,暗淡的眸子迸發出光芒:「小晨,你能讓我見你姐姐?」

何晨已經下了電梯,走到車邊,按著鑰匙上的開關,開了車門。

「又是小晨?」醫院裡,怕出什麼事,跟著俞弦一起出來的何父聽到俞弦的話,就知道電話那頭是誰,直接開口,「俞弦,別跟她瞎胡鬧!」

然後沖著俞弦手機那頭,疲倦的道:「何晨,我們現在正在認真的查你姐姐的事,你能不能別搗亂?事情的輕重緩急你分不清?」

何晨不管何父,直接道:「晚上八點。」

她掛斷電話。

婚意盎然 「俞弦,你別聽小晨她搗亂。」何父看著俞弦掛斷電話,不由按著眉心,壓抑著怒氣,「她被她奶奶跟她媽慣壞了。」

俞弦搖頭,「沒事,我等會兒去看看,現在也沒其他辦法。」

何錦心出事,連他父親都不願意參與,更別說其他人。

現在的俞弦跟何家人,真的是孤立無援,誰都怕因為摻上一腳而牽扯到自己被拉下水。

「你……」何父嘆息。

剛想要說什麼,忽然間,走廊盡頭出現了十幾個便衣,直接沖著俞弦跟何父等人而來,他拿出自己的證件,開口:「現在有一張案子需要你們的配合,請跟我們走一趟。」

**

半個小時后。

刑偵隊,詢問室。

俞弦、何父、何母、何錦心的秘書都在一起。

若有人來審訊他們還好,沒有人審他們。

何母嘴角囁嚅著,直接看向俞弦,「小弦,我們還能出去嗎?」

俞弦看著單向玻璃,他靠著牆,整個人都虛脫了,聞言,連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他不怕被抓,他怕的是被抓之後,還有誰來查何錦心的案子?

看著他的樣子,何父跟何母的心瞬間一落千丈。

一個小時后,鐵門被打開。

審訊室內的私人一抬頭,就看到了俞父。

「郝隊,真是麻煩你了。」俞父沒有看他們,而是跟身邊的男人禮貌的道謝。

郝隊手背在伸手,淡淡點頭:「五分鐘。」

「好,謝謝郝隊。」俞父略顯諂笑的目送郝隊出去。

等郝隊出去之後,他沒看何父三人,直接看向俞弦,臉上的笑容頓失:「我讓你不要深究這件事,現在被抓進這裡,如願了?」

俞弦搖頭,「爸,你聽我說,錦心那個案子……」

「我說了不要再查,你要是想出去,就跟何錦心離婚,明天去國外,我會向上申請。要不然,我就當沒你找個兒子。」俞父直接曬出了選擇。

何錦心的案子非同小可,半點轉圜沒有。

俞父這麼選擇無可厚非。

何父聽著俞父的話,就知道真的沒有辦法了,他的心從頭涼到尾。

身形一晃,差點兒跌坐到底傷,好在被何錦心的秘書扶住了。

不過他腦子還在清醒,深吸一口氣:「俞弦,你跟錦心離婚,她要是在,也不會想要拖累你,你前程遠大,不能被我們家耽擱。」

俞弦只是看向他父親,好半晌,諷刺的開口:「兩年前京城權力更替,您岌岌可危,若不是錦心,你還能坐穩如今這位子?既然您不願意,那您就當沒我找個兒子吧。」

俞父抿唇看著俞弦,氣得渾身顫抖,「不可理喻,既然這樣,你就一直呆在這裡吧,進了這個審訊室,你還想出去?!」

他直接離開。

越是位高權重的人,行事越是小心翼翼。

俞父現在正是升職期,不會為了何錦心去冒險。

門「砰」的一聲被帶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