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白色的煙火在空中綻放時,神月臉色大變,布萊文更是絕望的大叫了起來:“搞什麼鬼,他們竟然見死不救,都瘋了嗎!”

話音剛落,光明小鎮方向,一道道綠色的煙火沖天而起。

錢德森的嘴脣喃喃而動:“這是個圈套,他們在攻打神殿,唐德瘋了!”

“秦侯、聖女,你們逃不出去了,趕緊廢掉修爲,跪地求饒,我或許可以給你們一線希望,再頑抗下去,也是死路一條,沒有人能從上萬食屍鬼大軍與巨人的腳下逃出去的。”

泰勒在遠處的高塔上運足能量,隔空喊話道。

沒有人聽他的鬼話,衆人拼死往小道殺去。

在無窮無盡食屍鬼包圍下,劍客的力量是渺茫的,若是單挑以一敵百,他們還能派上用場,但這種情況,唯有神月、秦羿的大面積術法,方能奏效。

“聖女、主教,這麼下去,咱們是沒辦法殺出去了,得換個法子。”秦羿望着臉頰蒼白的神月,擔憂道。

他畢竟還不是神,食屍鬼本身殺傷力很強,他一人或許可以憑藉幽冥戰甲隨黑三殺出去,但要帶着衆人一起衝出去,卻是千難萬難。

而且連續的施法,再加上剛剛的激戰,他的真氣耗掉了大半,強行施法,未必能有勝算。

“你有什麼好辦法嗎?”神月問道。

“解鈴還須繫鈴人,唯一的辦法就是奪取泰勒的魔笛,令羣鬼避道。”

“不過,我去奪魔笛,你們能撐多久?”

秦羿凝重問道。

“我可以保證三分鐘!最多三分鐘!”神月透亮的眸子瀰漫着堅毅的神色。

說完,她摘下胸口的十字架,舉天念動着咒語:“偉大、仁慈的主,請賜予我無上榮光,庇佑世間的子民,讓他們免除災難、苦痛與折磨!”

“無上聖光咒!起!”

但見天際一道光亮撕破蒼穹,降落而來,與十字架相連,形成了一道聖潔的光罩,將幾人連同傑夫等殘存的幾個盜賊籠罩在內。

十字架在光明力量的加持下,源源不斷的與天際相通,那些食屍鬼一旦觸碰光罩,即化作了虛無。

饒是如此,在泰勒魔笛的控制下,依然是源源不斷的往上撲,撞的光幕砰砰作響。

“三分鐘夠了!”

秦羿見光幕能量強大,放下心來,幽冥戰甲覆體人如長龍,一路橫衝,往守候在東頭的屋頂的泰勒殺了過去。 食屍鬼架不住霸道護體真氣,楞被血爆出一條血路,直通遠處控制羣鬼的泰勒。

泰勒身邊有幾個黑暗公會的護法保護在側,自認爲安全無虞。

然而,當看到秦羿如同一條黑龍奔騰而來時,他不禁心生了懼意。

他能控制食屍鬼與阿拉山巨人,靠的就是泰勒給的這根魔笛,一旦魔笛被奪,場面必然失去控制。

只是半分鐘的功夫,秦羿就穿過了上千只食屍鬼的包圍,殺到了屋前。

“滾下來!”

秦羿憑空一記雷龍動,轟!

小屋應聲爆碎,泰勒幾人無奈騰身落了下來,與秦羿面面相對。

這也是秦羿低估了形勢,他原本以爲食屍鬼不過千隻,巨人就那麼幾個,可輕鬆殺出去,哪知道泰勒藏了這麼多的後手。

否則一開始就該自取泰勒,萬幸的是,現在還不算太晚。

“快,快攔住他!”

一旁的尼古拉深知秦羿之勇,命令護法出擊。

幾個護法迎了過來,同時亮出了身後的黑色光翼,這幾人都是六翼初成,相當於神煉初期高手,是黑暗教會位數不多的幾個高手之一了。

唐德把他們全部派來保護泰勒,就是怕被廢掉了一半修爲的泰勒壓不住陣。

“找死!”

秦羿深知此時爭分奪秒,光明大劍一出,出手便是天魔劍訣第一式,捨生取義!

但見虛空紫芒頓生,一道光弧平滑而出,割裂空氣,光速而行。

唪!

幾個護法連招都還沒來得及使出來,驟然眼球中,便只剩下漫天的劍影!

那劍影比起地獄死神的鐮刀還要可怕百倍,幾人還沒回過神來,便失去了最後的意識。

沒有疼痛,沒有鮮血,秦羿殺招之下,直接化爲了一抹飛煙。

沒辦法,這些人在西方大陸能橫着走,但在實力強於他們數倍的秦羿面前,也就只有求死的份了。

“你們還愣着幹嘛,上啊!”

泰勒驚懼不已,一腳踢了尼古拉一個趔趄,呵斥道。

尼古拉與伊麗莎白被這一劍完全嚇破了膽,兩人二話沒說跪了下來,痛哭流涕道:“侯爺,我們也是被逼的,求求你,再給我一條生路,我們一定向你效忠,誓死不渝。”

“呵呵,你們還是向唐德效忠去吧。”

秦羿冷笑了一聲,大劍重重拍下,上百萬斤的氣力之下,兩人頓時被斬成了兩截。

秦羿踏過二人的屍體,擡手面向泰勒:“拿來!”

泰勒退了幾步,惶然道:“我就是給你了,你也不會用,只有我和唐德知道吹奏之法。”

“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

秦羿運足十成神通,以劍做刀,黃泉刀法狂劈而出,沒有虛招直挺挺的砍向泰勒的頭顱。

泰勒不甘求死,雙手掐了一個詭異的法咒,朗聲念道:“撒旦之主,賜予我無窮的黑暗力量,以墮落之名,懲罰這世間的貪婪之輩。”

但見他雙手祭出了一出一柄黑暗法杖,頓時背上六翼齊滿,四周的夜色如潮水般涌動,緊緊的覆蓋住了他的全身,竟然化作撒旦惡魔之主的形象。

“哼!”

秦羿嘴角浮現出一絲不屑的冷意。

這要是沒有廢掉修爲之前,實力接近七翼的暗皇泰勒,他還真沒把握拿下,但現在嘛,泰勒還真不是個!

而且泰勒還是黑暗法師系,失去了先手咒法,唯有抵擋,就更不是他的對手了。

“一刀!”

砰!

長劍砸在泰勒頭上,泰勒悶哼一聲,硬生生舉着黑暗之仗,藉助魔主之力給擋住了。

但秦羿的黃泉刀法隨着修爲的提高,已能達到千重浪,簡直就是死磕型的天敵。

一刀比一刀沉,如潮水般,一浪隨一浪,泰勒只覺頭上的重劍越來越霸道,饒是撒旦之力也是難以支撐,待到六百刀時,黑暗之力衰竭,法杖現出了一道道裂痕。

他終於明白爲什麼這個東方青年能夠滅殺路西法的一道魂身了,這傢伙的實力就算是自己全盛時期,也未必能佔到便宜。

再死頂下去,怕是人頭難保。

想到這泰勒索性丟掉法杖,以口銜笛,噗通一聲跪了下來:“秦侯停手,別打了,我服,我服了!”

秦羿收住了長劍,冷然笑道:“既然認錯了,那還等什麼呢?”

泰勒會意,吹動了魔笛,剎那間山間的食屍鬼、巨人聽到了笛聲,全部停止了殺戮,原地呆滯了下來,等待着“神”的旨意。

“求你,別殺我,只有我能帶你們找到黑暗公會總部!”

“只有我,才能予以唐德心靈上的打擊,相信我,我比你更恨他,給我個機會。”

“留下我,黑暗公會纔會回到正規,否則西方永無寧日。”

泰勒跪在地上拱手求饒道。

作爲曾經與法皇齊名的黑暗之皇,他是誠心相求,在見識到秦羿非凡的本事後,他相信法皇的眼光,請來的這個救世主就是剋制唐德的,而這何嘗又不是他翻身的機會。

“也好,那就留你一條狗命!”

“是時候給不可一世的唐德致命一擊了。”

秦羿沉思了幾秒後道。

上萬只血色的食屍鬼分列兩旁,如同兩抹血紅的地毯,巨人們也停止了咆哮,安靜的扛着石棒,站在兩側,迎候着王者。

此時的神月,閉着雙眼,仍然在念動着咒語。

由於超出自身力量的超負荷施法,她的光明之力與法器的能量完全被淘空,此時損耗的是自身本元,爲了給秦羿勻出時間,她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狀態,仍然在憑藉着本能保護着大家的安全。

“神月!”

秦羿拍了拍她的肩頭,一道藥師符注入,神月這才微微睜開雙眼,搖搖欲墜的聖光罩,終於再也支撐不住,自行破散。

“我就知道,咱們可以的。”

神月微微一笑,軟倒在秦羿的懷裏。

秦羿拿出一顆丹藥,給神月服下,朗聲對數十個阿拉山巨人問道:“你們誰是首領?”

一個塊頭接近四丈,正冷眼瞪着黑三的巨人發出雄渾的聲音:“我是阿拉山巨人首領強尼,謹遵神使的命令。”

“好,令你的人託上傷員,立即隨我前往光明小鎮!”秦羿下令道。

幾個巨人托起受傷的錢德森主教、圖裏,邁着大步往鎮上快步走去,食屍鬼軍團則潮水般的嘰嘰喳喳跟在身後。

秦羿知道,是時候決戰了!

唐德註定要爲自己的自負、狂妄買單! 唐德從沒有像現在這麼得意過,作爲一個東方人,他秉承着“神”的旨意來到了西方,又得到了撒旦地獄力量的認可,成爲了全世界唯一一個擁有東西方力量的“超人”。

他此前原本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上班族,落魄不得意,每年爲着牛奶、麪包和孩子的撫養費發愁,然而現在呢,如威廉這等王儲都心甘情願的叫他乾爹,王室、還有那些妄稱神的公會高手,一個個見了他都如同面君一般恭敬。

拿下黑暗公會,僅僅只是他的一個開始。

而今天,他即將完成黑暗史上最偉大的壯舉,滅掉光明公會,打破那該死的神殿,徹底激怒那些所謂的天神,掀起人類和平世界的神戰。

爲此,他醞釀了很久,而那愚蠢的光明公會,居然主動提出和談,給與他這個天賜良機。

就在法皇愚蠢的在山口等待着營救自己孫女的時候,唐德已悄然而至。

一千六百名死靈騎士,在黑夜中如同幽靈般,收割着光明公會的生命,那些神的子民流出的血水,讓唐德異常的興奮。

而不可一世的法皇,可笑的光明之術在他東方咒法面前,無計可施,他的主子賜予他的數頭對光明力量免疫的精魁,更像是主教、聖騎士們的天敵,局勢完全成了一邊倒。

光明小鎮血流成河,烽煙四起,那些古老的教堂在黑暗、光明力量交織中化作了廢墟,唐德此刻就站在光明神殿的門口,俯瞰着被手下扣押的法皇與雷登等人。

“唐德,神戰萬萬不能開啓,褻瀆了神靈,會毀掉整個西方世界的,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法皇抹掉嘴角的血水,顫聲問道。

他的身上被一道東方的金色符法捆縛着,渾身力量完全施展不出來,除了奉勸,再無他法。

“好處?我本就是一個閒人,能讓這天下記住我的名字就是最大的好處。”

唐德湊了過來,陰森笑道。

“你這是在玩火自焚!”

“你這個瘋子,神一定會懲罰你的。”

雷登掙扎咆哮道。

“那我就讓你們的神見鬼去!”唐德陡然一怒,一拳轟向大殿頂上的耶穌神像。

轟隆!

神像應聲坍塌,砸在了廣場上,光明公會的聖徒皆皆伏地痛哭。

面對這個兇殘的毀滅者,此時,神光再也無法庇佑他們。

“來人,把東西擡出來!”

唐德大叫。

只見幾個精魁竄進了神殿,一會兒的功夫就把那塊刻滿了神咒、天神圖案的水晶石給搬了出來。

晶石散發着聖光,隱約還可見有小天使在裏邊飛舞着,正是法皇用來與天神溝通的神石。

“我們東方有句話叫,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今天我就滅了你們的信仰,滅了你們的神!”

“來人,上蛇血!”

唐德大叫。

立即有人端來了幾大桶蛇血,待掀開蓋,刺鼻的腥味立即傳了出來。

“主啊,原諒這世間愚蠢的人類吧,請寬恕我們的罪過吧。”

法皇閉上雙眼,無奈的留下了眼淚。

蛇,曾在天國引誘亞當與夏娃,在光明信仰中代表着邪惡、罪惡,用蛇血褻瀆神靈,無疑是罪大惡極的作法。

也只有唐德這種無恥的狂徒,才能做的出來。

“當光明毀滅時,救世主就會到來,懲罰這世間一切的邪惡!”

“所有神的子民,讓我們默哀、祈禱吧,阿門!”

法皇轉過身看着跪在地上痛哭的公會子民,胸前劃下十字,洪聲道。

“救世主,你說的是那個什麼江東秦侯吧,可惜他這會兒早已被我的食屍鬼與阿拉山巨人給啃成了肉泥,你們的救世主,就是狗屁一個,哈哈!”

唐德彷彿聽到了世間最有趣的事情,仰天大笑了起來。

就在他狂笑之際,大地突然轟隆隆的震動了起來。

衆人放眼望去,只見一片紅潮自遠處山間涌了過來,如同鐵塔般的阿拉山巨人蹬的大地作響,往光明小鎮而來。

“天啦,是食屍鬼與巨人,這個瘋子竟然把這些神戰才能出現的種族給召喚來了。”

已經淪爲階下囚的凱隆忍不住驚惶大叫。

見到這些傢伙,便是法皇也徹底絕望了。

人力又豈能與邪魔抗衡,秦侯、神月怕是已經爲光明殉葬了。

“主啊,難道神的旨意是錯誤的嗎?光明世界註定要難逃此劫嗎?”

法皇仰天嘆息道。

光明衆人絕望透頂,唐德手下的人,卻是歡呼雀躍,以爲是泰勒凱旋會合!

唯有唐德心下不安,他給泰勒是下了嚴令的,不許把這些東西帶出鬼鎮,現在卻突然出現,莫非泰勒要反?

食屍鬼軍團與巨人很快進入了光明廣場。

一個身穿青衫的少年,負手傲立在巨人首領強尼的頭顱之上,青衫飛揚,黑髮垂眉,冷俊無雙,少年寒目冷然張望之際,如若手執衆生輪迴的神王,散發着一種睥睨天下的霸殺之氣。

在場之人,無不感到一陣莫名的寒意!

而緊緊跟隨在他身邊的,是一個比巨人還要強壯、兇悍,手執鐮刀的牛頭鬼怪,口鼻噴火,力大無窮,好不駭人。

“這,這是怎麼回事?”

“義父,就是這小子廢掉了我的腿,害我失去了皇室的掌控權。”

緊跟在唐德身後的威廉大叫道。

“哈哈,神的旨意,果真不假,秦先生就是我們的救世主!”雷登看到女兒安然無恙,大笑了起來。

便是凱隆此刻見孫子布萊文能活着回來,也不得不暗中感激秦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