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登陸艦隊的跡象。但是我們不能忽略一點,中國;了一支航母戰鬥群,之前奪取南沙群島的陸戰隊也沒有撤回。在擁有制空權與制海權的情況下,中國能在數日之內向越南南部地區投送至少兩個軍的地面部隊。如果由我指揮,我就會首先攻佔胡志明市,讓武三明與黎明傑無法南逃。」

弗雷德里克點了點頭,表示承認伯克利的分析。

「或許,中國確實想首先攻佔胡志明市。」

聽到特雷杜伊的話,兩人都朝他看了過去。

「今天上午,中國海軍向南海增派了一支登陸艦隊。雖然沒有動員其他船隻,但是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造船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商船保有國,只要有必要,中國能夠在二十四小時內動員數十艘貨輪。」

弗雷德里克長出了口氣,說道:「果真如此,武三明與黎明傑都得完蛋。」

「那得看我們的行動。」等總統把目光轉過來,伯克利說道,「攻打胡志明市,必須出動海軍陸戰隊,還得依靠海運。只要把正在泰國灣東部海域活動的『華盛頓』號航母戰鬥群派過去,就能阻止中國向越南南部地區投送作戰部隊。」

「這也會引發我們與中國的軍事衝突!」特雷杜伊立即說了一句。

「軍事衝突?」伯克利冷冷一笑,說道,「中國只有一支航母戰鬥群,戰鬥力還不怎麼樣,有膽量跟我們對決嗎?真打起來,我們能在三天內向南海地區增派兩支航母戰鬥群,在一周內增派五支航母戰鬥群,不但能夠消滅中國海軍,還能打垮中國空軍。除非中國打算與我們全面開戰,不然不會主動挑起衝突。」

「可是……」

「不管怎麼樣,我們必須保住越南政權。」伯克利的態度非常堅決,「如果武三明在河內完蛋,對我們在東南亞地區的外交行動有毀滅性的影響,萊斯利與斯托克頓肯定無法取得任何成果。」

特雷杜伊閉上了嘴,沒再多說什麼。

弗雷德里克壓了壓手,說道:「我們也不打算與中國開戰。關鍵問題不是如何對付中國海軍,而是怎麼拯救武三明,至少不能讓他立即完蛋。」

「最好的辦法就是把航母派過去。」

「應該讓武三明儘快離開河內。」特雷杜伊長出了口氣,說道,「越南南方的軍隊大多是武三明的嫡系部隊,只要他到了胡志明市就能控制半個越南。不管是今後反攻北方,還是與中國支持的阮良玉打內戰,都必須讓武三明在越南南方站穩腳跟。」

「不派航母過去,武三明就算到了胡志明市也呆不長久。」

特雷杜伊沒有跟國防部長爭辯。

弗雷德里克苦笑了一下,說道:「也就是說,我們派航母前往南海,阻止中國在越南南方登陸。然後讓武三明儘快前往胡志明市,組織新政權?」

伯克利點了點頭,特雷杜伊遲了一下,也點了點頭。

「好吧,儘快安排。」弗雷德里克沒有耽擱寶貴的時間,「讓『華盛頓』號航母戰鬥群立即前往湄公河河口,聯繫武三明,讓他見好就收。」

此時,窗外出現了第一縷曙光。

地球的另外一邊,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部署在中越與老越邊境地區的各參戰部隊先後進入了戰鬥狀態,執行戰前任務的偵察兵與偵察機在天黑前就出動了。

招惹大牌女友 南海,「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放出了第一批艦載戰鬥機。

一切都在按照事先制訂好的作戰計劃進行。

「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的任務不是轟炸越南境內的軍事目標,更不是支持陸戰隊在公河河口登陸,而是打擊被菲律賓霸佔的島礁上的軍事目標。

26日下午,共和國以外交照會的方式向菲律賓發出了最後通。

24~小時已經過去,菲律賓不但沒有從侵佔的島礁上撤軍,還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接到作戰任務的時候,林嘯雷很是不爽。除了在開戰的前2天轟炸了越南境內的軍事目標之外,「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的作戰行動一直圍繞收復島礁展開,都是些「雞肋」,沒有撈到多少油水。

不管怎麼樣,林嘯雷最多抱怨一番,認為項鋌輝做事太「獨斷」。

執行作戰命令時,海軍中將不敢打任何折扣。

第一批艦載機飛向被菲律賓霸佔的島嶼時,美國海軍的「華盛頓」號航母戰鬥群收到了命令,轉向駛往湄公河河口。

中美兩國的航母戰鬥群即將遭遇。(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真的很想將你們的眼珠子全都扣下來啊。

史密斯當然知道樓道中的這些人心裡是怎麼想的,他更加清楚自己給侯學詩所開出來的條件,就是藍憐讓人散播出去的。藍憐為的就是以此來逼迫蘇沐,讓蘇沐知道他是不服軟的話,史密斯就絕對不會答應投資。在藍憐的心中想到的是,蘇沐你再厲害都不可能為了一己私利,和整個吳越省的投資相抗衡。

所以藍憐才會讓人將這事捅出去。

史密斯當時也沒有反對,而是選擇了默許。

但現在看來,這就叫做自己挖坑自己跳。早知道會是這種結局的話,史密斯斷然不會讓藍憐將消息傳遞出去。自己逼迫蘇沐道歉,卻要過來給蘇沐道歉。蘇沐肯見他的話還好說點,但蘇沐要是不見他的話,史密斯的前途就不會是所謂的渺茫和黯淡。史密斯從梅麗莎的口中已經知道,原來在新銳風投的背後,還有更加強勢的集團撐腰。

史密斯能選擇亡命天涯嗎?

史密斯倒想要逃命,但從來就沒有做過這種事的史密斯很清楚,只要自己敢逃命,再被抓住下場就是死路一條。在米國死掉一個人,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這年頭所謂的死亡,在某些權勢人眼中,是一件十分荒謬的事情。

史密斯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必須要求得蘇沐諒解才行。

因此當史密斯看到郭輔從辦公室中走出來的時候,趕緊走上前姿態擺的很低。急聲問道:「郭秘書,蘇主任是怎麼說的,他答應見我沒有?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向他彙報。」

「不好意思史密斯先生,主任說讓你先去做該做的事。」郭輔淡然道。

先去做該做的事情?

史密斯愣神后很快就知道蘇沐所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沒有任何遲疑,趕緊道:「好的,我現在就前去處理我的事情,不過我這裡的東西,還請轉交給蘇主任。我恐怕做完該做的事情后就要回國,所以必須將這事給蘇主任說下。」

「好的。我會轉交的。」蘇沐從史密斯手中接過一個檔案袋后平靜道。

史密斯轉身帶著無奈離開。

如何能高興起來?

蘇沐要是願意見自己的話。史密斯就知道蘇沐肯定有饒恕他的意思。但現在蘇沐根本就沒有提起來這茬兒,這意味著什麼很難猜測嗎?不過史密斯走出省發改委后,腦海中突然閃過一道亮光。

等等,自己似乎鑽牛角尖了。

蘇沐這種能夠影響到新銳風投老總的人。自己能不能見到沒有什麼區別。倘若說蘇沐真的有心饒恕他的話。是不會過多為難他的。所以他現在就祈禱。祈禱拿出來的東西,能讓蘇沐心滿意足。

藍憐,你就不要怪我這次對你心狠手辣。

你要不死的話。我就會死。

死道友不死貧道,這話古今中外照樣通用。

蘇沐從郭輔手中將檔案袋接過來,發現裡面的東西是一個賬本,幾個u盤和一張紙條后,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玩味笑容。這個史密斯倒是很有意思,都處於這種絕境中,還能拿出來這些東西。 神尊的命定神后 三國之巔峰召喚 賬本和u盤,蘇沐是懶得理會,他首先將紙條拿出來。這張紙條用不算熟悉的漢字表達著史密斯的態度:蘇先生,我提供的東西絕對保證真實性,即便讓我出庭作證,我都願意。

就是這麼一句話,甚至連提讓蘇沐饒恕史密斯的話都沒有。

史密斯也是一個妙人。

蘇沐被史密斯這話弄的有些好奇,將賬本拿過來掃了一眼后,原本有些慵懶的神情一下就變的嚴肅起來。隨即他便開始仔細的翻閱起來賬本,與此同時開始拿起u盤挨個的看起來。

省政府大樓。

作為臨時成立起來的招商工作小組,因為是臨時性的機構,所以就在省政府這邊找到一個辦公室當作辦公的地方。這個工作小組的人數控制在九個,以侯學詩為首,其餘的人也全都是從其餘部門調派過來的。這個小組行政級別最低的都是副處級,由此就能看出來規格有多高。這個小組是由林御統率的,規格如此也沒有誰能說出來什麼。

辦公室中。

幾個人全都在,他們全都很疑惑的皺起眉頭,沒有誰知道侯學詩為什麼好端端的非要讓他們全都從外面回來。要知道他們在外面的話,還能跑跑招商工作,全都留在辦公室中能做什麼?

「你們說侯組長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難不成侯組長有什麼好消息要宣布嗎?」

「能有什麼好消息?侯組長一直盯著的就是新銳風投的投資。但你們也都聽說了,這個新銳風投的史密斯是什麼態度,他提出那個條件來決定要不要投資,你們說這個能成嗎?」

「史密斯這次真的找錯人了,蘇主任那是誰想要挑釁就能挑釁的嗎?」

「不過你們說蘇主任怎麼就和史密斯對上?蘇主任是很厲害,但要知道這次可是關係到一億美元的投資。蘇主任不能光知道圖痛快,他要不道歉的話,難道說咱們要眼睜睜的瞧著一億美元就從咱們面前溜走嗎?為了這一億美元的投資,咱們整個工作小組可是忙活了一個月,就這樣放走的話,我有點不甘心。」

「老張,你這話說的就不對,難道說為了投資就毫無道理地讓蘇主任道歉嗎?這可是關係到顏面的大事。」

「嗨,顏面值多少錢?只要賠禮道歉,就有一億美元投資,為什麼不做?這事也就是沒有擱到我頭上。要是擱到我頭上的話,我保證絕對會將這事當作頭等大事來對待。什麼顏面不顏面的,我全都不要,我要的就是這一億美元的投資。」

……

侯學詩就是在這種熱烈的議論氛圍中走進辦公室的,其實他在外面已經聽了會,不過卻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問題。他只知道自己這次將所有人都召集起來,也是林御給他打的電話。至於說到原因的話,林御沒有多說,只是告訴侯學詩,很快就有人前去找他簽約,讓他帶著招商工作小組按照章程做事就成。

侯學詩想到的是,這個恐怕是林御靠關係拉過來的投資商,如此的話,就肯定要好好面對。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組員會議論起來蘇沐和史密斯的事情。關於這件事的是是非非,侯學詩不想去管。所以就算自己這邊的人在議論,侯學詩都是以一種平靜的姿態來對待。再說你讓侯學詩板著臉去呵斥他們,可能嗎?

這裡最低級別都是副處級,其中正處級和副廳級的也都有,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說,關鍵這個招商工作小組是臨時搭建起來的。你侯學詩又不是人家的直系領導,等到招商工作結束后,小組就會撤掉,大傢伙就會各回各部門。因為這事而遷怒別人,將關係搞僵硬的話,有這個必要嗎?侯學詩還沒有那麼傻。

現成的人脈擺在這裡,要的是運作,而並非是拆台。

「全都回到你們的座位上去,看看你們現在的模樣像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走進什麼市場了。」侯學詩低喝道。

幾個人全都散開。

就在侯學詩還想繼續說點什麼的時候,突然間從外面傳來一陣急促腳步聲,直覺告訴侯學詩,這應該就是林御讓他將所有人全都召集起來的原因。來人應該就是投資商,侯學詩乾脆的閉上嘴不再多說什麼,轉身面帶笑容的望向門后,態度端正的迎接來人。而當對方終於在眼前出現后,看到這張面頰的瞬間,侯學詩如同雷震。

要不要這麼誇張?

要不要這麼驚慌?

怎麼出現在門外面的是史密斯。

你說要是史密斯趾高氣昂地過來也就算了,但此刻的史密斯額頭上布滿汗珠不說,整個人更是有點氣喘吁吁的意思,他在看到侯學詩后,身上非但是沒有任何驕狂,反而是趕緊陪笑走上前來。

「侯組長,咱們簽約吧。」

這句話冒出來后,侯學詩使勁吞咽一口唾沫,難以置信的盯著史密斯,「史密斯先生,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咱們簽約吧,就是簽約正式合同。只要這個合同簽約后,新銳風投那邊會過來專門人員和你們進行最後一步確定。其實咱們這個合同簽署,就意味咱們之間的合作是**不離十。我們要是違約的話,是要賠償你們巨額賠償金的。」史密斯笑著解釋道。

我知道,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

但我不知道的是你史密斯怎麼突然變性了?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這還是你嗎?就在昨天你還想要百般刁難我,給出來那種不近人情的條件,非要讓我們去做,不做就是不簽約。然而現在你怎麼會這樣做?戲法都沒有這麼變的吧?如果不是站在眼前的的確就是史密斯,侯學詩都要懷疑這是不是在做夢?

侯學詩如此,整個辦公室中的人也是如此,他們全都瞪大雙眼,不敢相信的望著站在辦公室門口處的史密斯,腦海中回蕩的就只有史密斯剛才說說出的那句話:咱們簽約吧。

史密斯看到侯學詩竟然發愣,就推了他下,急聲說道:「侯組長,怎麼?難道你這邊有問題嗎?」

有問題?

當然沒問題。

侯學詩急忙將史密斯迎進辦公室,然後就開始走起程序。(未完待續。。) 被電話吵醒,項鋌輝趕到了作戰指揮中心。

「情況怎麼樣?」

「與我們預料的情況完全一樣。」裴承毅朝屏幕上看了一眼,「三個小時前,『華盛頓』號航母戰鬥群轉為向東北航行,目的地應該是公河河口。」

「也就是說,我們的策略成功了?」

裴承毅點了點頭,沒多說什麼。

「幹得不錯,密切監視美軍動向。」項鋌輝打了個呵欠,「我去向彭總彙報情況,有什麼事直接打電話到總參謀長辦公室找我。

「沒問題,需要給你準備咖啡嗎?」

「咖啡?」項鋌輝呵呵一笑,「多準備一杯,今天晚上得熬夜了。」

離開指揮中心,項鋌輝大步流星的去了總參謀長辦公室。

彭茂邦正在與人通電話。朝進來地項鋌輝揮了揮手。說道:「好地。我明白了。有新地現立即跟我聯繫。」

「潘局長?」

「對。剛剛打電話把我吵醒。」彭茂邦拿起了放在桌上地香煙。「如果我沒猜錯。你要說地與潘雲生剛剛告訴我地是一回事。」

「美軍航母戰鬥群轉向。」

彭茂邦呵呵一笑。說道:「確實沒有猜錯。潘雲生說地就是這件事。」

項鋌輝沒有感到驚訝。說道:「裴承毅地預測很准。美軍果然將航母戰鬥群派往湄公河河口。如此一來。我們地行動可以開始了。」

「各部隊都已準備就緒了嗎?」

「早就準備好了,第一批艦載戰鬥機在半個小時前起飛。」

彭茂邦抽了兩口煙,順手滅掉了煙頭。「到指揮中心去,立即下達作戰開始的命令。」

兩人來到作戰指揮中心的時候,潘雲生剛剛離開軍情局。

雖然作戰行動由總參謀部策劃,但是作為軍情局局長,潘雲生屬於「知情人」。

最初,彭茂邦與項鋌輝都想過出動空降兵佔領胡志明市東南通往頭頓港的巴地鎮,出動陸戰隊攻佔頭頓港,派遣陸軍作戰部隊從頭頓上岸,以最快地速度攻佔胡志明市,奪取越南南部中心城市。

為此,項鋌輝還擬定了作戰計劃,進行了兵棋推演。

在阮良玉決定與共和國合作的時候,作為項鋌輝主要助手的裴承毅提出反對意見,認為攻佔胡志明市的難度非常大。為此,裴承毅提出了幾點反對意見:先,空降部隊到達巴地后,只能空投作戰物資,佔用寶貴的戰略空運資源,影響北部地區的作戰行動;其次,空降兵缺乏攻堅手段,很難迅速攻克巴地,遭受地損失將超過農黑的空降153旅;第三,在沒有炮火支援情況下,空降兵嚴重依賴空中支援,佔用大批遠程空中打擊力量,削弱空軍在越南北部地區的打擊能力;第四,參戰的陸戰隊規模有限,攻打頭頓港的難度不小,嚴重限制「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的作戰行動;第五,快速運送陸軍部隊與作戰物資將佔用大量海運資源,必須動員民用船隻;最後,空降兵與陸戰隊地配合難度非常大,容易形成單獨作戰的局面。

為了說服項鋌輝與彭茂邦,裴承毅特別提到了美國海軍地「華盛頓」號航母戰鬥群。

老戰爭爆后,原先在印度洋上活動的「華盛頓」號航母戰鬥群以最快的速度通過馬六甲海峽,進入泰國灣,隨後一直在泰國灣東部海域徘徊。如果美國要阻止共和國攻打胡志明市,只需要將「華盛頓」號航母戰鬥群派到湄公河河口,就能使「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轉移注意力,無法全力支援陸戰隊。

除了「華盛頓」號,美國海軍的「斯坦尼斯」號與「林肯」號航母戰鬥群已經到達安達曼海,2天之內就能到達南海;「杜魯門」號正從阿拉伯海趕來、「布希」號已經從關島起航,都能在7天之內到達南海。

不管美國會不會與共和國交戰,面對這麼多航母,「共和國」號顯得勢單力薄。

現問題很重要,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更重要。

從元府回來后,彭茂邦讓項鋌輝與裴承毅重新擬定作戰計劃。

這次扮演主角的是裴承毅。

裴承毅提出地戰術很簡單:將計就計。

利用已經開始的動員,讓美國認為共和國將先出兵攻佔胡志明市,切斷武三明在越南南方地根基,擺出徹底消滅武三明政權的架勢。在此情況下,美國肯定會派「華盛頓」號北上。

此時,裴承毅做了一個非常大膽地假設:美國不會主動挑起戰爭。

依照這個假設,裴承毅推測了美軍可能採取的行動:將「華盛頓」號航母戰鬥群部署在湄公河河口,阻止共和國海軍艦隊與登陸部隊上岸,迫使共和國放棄攻打胡志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