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白桃煩躁的將手中的激光筆扔在桌子上,這還是她第一次感到這麼棘手的問題,進退兩難。

楚河此時睜開眼,轉身向外走去,聲音平靜的道:

「宋涼,跟我來。」

…………

金勢力要挑戰威名赫赫的守夜人,這樣的頭條可不多,消息瞬間傳遍了地下城。

傳遍了地下城,也就傳遍了C3區,別說地下勢力,就連C3區堡壘,都將目光聚焦到了此處,因為世界目光皆都聚焦在守夜人身上,常松和李垢更是一直都在密切監視守夜人,這是他們兩個升官發財,又畏如蛇蠍的籌碼。

金勢力的大佬,名叫金正赫,父親是H國人,母親是華夏人,而屠神者的大佬,是中美混血,兩人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但總之,金正赫唯屠神者馬首是瞻。

一時間,C3區的地下城中,其他生存直播的主播,收視率大幅下降,有好幾個被喪屍生撕在外面,都沒人知道,百分之七八十的電視,都聚集到了金勢力和守夜人的身上。

現在看來,金正赫已經有了動靜,七百多人全副武裝,已經準備開往地下城了。

每當有這種戰事發生的時候,這些勢力會通過地下城來縮短所要穿越的戰線,當然,這需要支付給黑龍一筆不菲的費用。

而守夜人方面,似乎還沒有什麼太大的舉動,依然在按部就班的築建城牆,布置防禦。

說實話,這一次沒有人看好金正赫的挑釁,畢竟守夜人的實力擺在那裡,依然有著神一樣的威懾力,那幾個逆天的神獸,那十個高大的鋼鐵巨人,那三千武藝超凡的守夜人和戰場鐮刀般的甲羽天馬。

這些根本不是一個金正赫能輕易撼動的。

但是事有兩面,守夜人都是冷兵器,就算真的要出手打金正赫,恐怕也只能靠那十個變形金剛,但那也擋不住炮轟啊,守夜人的鐵騎還未衝到近前,就被狂暴的重機槍重傷了,熱武器現在對喪屍殺傷力有限,但是對人類依然是致命威脅。

更何況,守夜人敢出兵嗎?人們更好奇的, 你是我的情難自已 ,吶喊著加油助威,但實際上更多人是抱著看戲的心情在挑事。

全副武裝的金正赫勢力,浩浩蕩蕩的進入地下城,又從靠近守夜人的這一邊的傳送門出來,成功繞過了市中心的大量喪屍,聚集在了高速公路上,緩緩向機械廠靠近。

刨去金正赫這個人的品行來說,金勢力的的戰鬥力,在C3區勢力中算得上是中上等的水平,不僅武器精良,彈藥充足,而且金勢力裡面也有幾個當過兵的,整個勢力的整體戰鬥素質較高,且能夠做到令行禁止,這已經很難得了。

陰雲密布的天空下,陣陣狂風卷積著沙塵,席捲荒野,衝擊著城市邊緣,偶爾能吹來異獸不安的狂嚎。

金勢力就在距離守夜人不遠的高速高架橋上,原地駐紮了下來,只要在橋上,進可攻,退可守,就算是喪屍和異獸襲擊,也可以在依靠狹窄的高速口抵擋。

長槍短炮,對準了守夜人機械廠的大門,即使這樣的距離根本遠遠不到攻擊範圍。

沒有罵陣,沒有叫囂,就是赤果果的挑釁,屠神者的意思傳達的很清楚也很簡單,就是要讓守夜人難看,就是等著看你臉上的表情。

而守夜人基地,果然暫時沒有任何反應…… C3區堡壘,指揮中心。

「一群跳樑小丑,哼!」

李垢端著手裡的茶杯,翹著二郎腿,品了一口茶,眼神輕蔑的看著大屏幕里的一切。

守夜人的戰敗,由於一直以來的屏蔽工作的成功,讓李垢常松在上頭又露了個大臉,成了兩人犧牲心血部隊,死戰不退,堅守城池,最終保住了C3區堡壘的一場好戲,而心血部隊也折損大半,再次撤回了四區。

一段剪輯過的錄像交到了上面,整個事情的結果徹底變成了李垢常松兩人的功勞。

如此手段,欺上瞞下,竟然能夠如魚得水,運轉自如,可見李垢的功力之深,而且目前為止,僅有楚青峰等人搞清楚了原委,但卻被監禁起來,根本無法和外界取得任何聯繫。

身後不遠處,常松也端坐一旁,只不過比起李垢,就沒那麼肆意了。

從計劃實施到現在,兩人一直是平起平坐的,常松有資源,李垢有頭腦,兩人協作,瞞天過海。

但是漸漸的,兩人的關係開始變了些味道,李垢潛移默化的,竟然已經高常松一頭了,這讓常松有種莫名的危機感和極度不爽。

「我覺得守夜人可能會選擇龜縮,否則的話迎接他們的就是聯合進攻。」


常松將注意力轉回到屏幕上,這個目前是C3區高度關注的大事,金正赫的勢力架子已經拉開了,但現在至少過去了一個多小時,守夜人沒有任何動作。

李垢回頭撇了常松一眼,眼中儘是不屑,語氣卻沒表現出來。

「可能吧,不過照我對守夜人指揮官的了解,可能會有第三個選項。」

「第三個選項?」

十星皇者I死亡之星 嗯!」

「什麼選項?」

「呵呵,守夜人的指揮官,作為一個統帥,身上有一種東西最令我著迷,你知道是什麼嗎?」

「不知道。」

「哼哼……量你也不知道。」

李垢轉回頭喝了一口茶,沒有再理會常松。

……

與此同時的地下城中,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昏暗的地下世界,此時一片熱絡,陣陣嘈雜聲簡直讓這裡變成了蛤蟆坑,根本處於失控狀態。不過,大家的眼睛全都放在那些大屏幕上,大屏幕中的守夜人依然沒有動靜,議論之聲不絕於耳。

「我覺得他們可能會出來干姓金的,那可是守夜人啊。」

「你懂個屁,要是打起來,姓金的可是本土黑社會,你以為屠神聯盟會怕守夜人嗎?」

「守夜人我看就沒安好心,整那麼多J女走,這就是向黑龍巢和各大勢力示威啊!」

「CTM的這個姓金的是不是SB?人家守夜人就是找了點J女,黑龍巢都沒敢輕舉妄動,他金正赫憑什麼?」

「狗腿子啊狗腿子,這還不知道嗎?」

議論之聲異常雜亂,有向燈的就有向火的,當然以守夜人的超高人氣,還是站在守夜人這邊的居多。

「哎哎哎快看,守夜人有動靜了!」

人群雜亂之聲幾乎是瞬間沉了下來,那些大屏幕上,守夜人的城牆後面,其中一個巨大的變形金剛停止了建設,轉頭面向了金正赫的勢力,一聲響徹四野的機械合成音響起,聲音極大。

「三十分鐘內,請儘快撤離高速大橋,三十分鐘后,後果自負。」

變形金剛喊完一句, 十三月中的洛天依

金正赫站在高速大橋橋頭,是一個青年男子,梳著中分,長得很奶,看上去倒是有些暖男的氣質,但是從那目空一切的眼神來看,他跟他親華的父親截然相反,桀驁異常。此時看著守夜人方向,金正赫愣了一愣,隨後整個金勢力駐地,轟然大笑了起來。

「全軍,再進一百米!」

金正赫站在橋頭,單手叉腰,單手高舉,向前方一指,臉上的笑容詭異而狂妄。

整個地下城中也是嘈雜聲再次響起,也有很多人跟著笑了起來。

守夜人的這一個舉動,聽上去好像很有威懾力,但是在現在的情況下,難免有些站不住腳,顯然是一種,進退兩難,無奈之下只能選擇嚇退金正赫的嘗試,反而引人發笑,讓人感覺是一種,懦弱之舉。

「唉,看來這個守夜人真的是到頭了,我覺得可能不久之後就會被屠神聯盟慢慢的逼到牆角,一舉殲滅了。」

「本來就是,他們沒有熱武器,可能對付喪屍厲害,但是對付長槍短炮,還是有很大的劣勢的。」

「可憐……」

眾說紛紜,但是好像對於守夜人的信心,都不是很足了。

就連此時正通過衛星緊盯著守夜人一舉一動的世界各國,也有點無奈,沒想到堂堂守夜人,一支逆天的軍隊,在喪屍面前都二話不說,拔刀就砍,竟然會被華夏自己的同族同類,逼到撂狠話的地步。

這一下,反倒給這些局外人好好上了一課,都在想辦法如何避免出現同樣的問題。

時間,對於末世這樣娛樂項目幾乎滅絕的時代,出奇的快。

十分鐘很快過去了。

「二十分鐘內,請儘快撤離高速大橋,二十分鐘后,後果自負。」

金正赫笑的愈加狂妄,再次向前挪進了一百米的距離,就差舉一個大牌子,上面寫著,我就看你二十分鐘后能奈我何!

「十分鐘內,請儘快撤離……」

「五分鐘內,請儘快撤離……」

「三分鐘后,請儘快撤離……」

隨著時間逐漸臨近臨界點,金正赫愈加確定守夜人是在虛張聲勢,但是金正赫絕不是什麼腦殘,時間還剩下三分鐘的時候,金正赫一聲令下,整個駐地,槍開保險,炮彈上膛,不管守夜人城牆打開,衝出來的是什麼,都將迎接無情的炮火洗禮。

地下城中,人群也越來越緊張,接下來就只有兩種可能了,越是臨近這一刻,即使知道守夜人有可能真的是在虛張聲勢,但卻再沒有人能笑得出來。

如果守夜人不顧一切的衝出來,金勢力那樣強大的火力,橫掃只有刀槍劍戟的守夜人,還不是老叟戲頑童嗎?

如果守夜人這樣喊了半天,到最後一分鐘,卻依然大門緊閉,沒了動靜,那豈不是真的顏面掃地?

他們到底會怎麼做?

「最終警告,一分鐘后,儘快撤離,後果自負……」 最後一聲警告,從守夜人基地的變形金剛口中傳了出來,讓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金正赫稍有些緊張,畢竟看守夜人這樣的陣仗,好像是要打!

一分鐘的倒計時很快,但是在地下城中,時間彷彿停滯了一樣,無數人都將目光聚集到了離自己最近的鐘錶上,看著時間一秒一秒的流失。

一分鐘,時間到。

金正赫勢力死死的盯著守夜人的城牆,依然沒有動靜,金正赫嘴角微微上揚,身後的幫眾已經準備放下槍,高聲吶喊,好好奚落守夜人一番了。

「嘭!嘭!嘭!……」

足有二十聲劇烈的炮聲,二十顆黑黝黝的巨大炮彈,從守夜人的圍牆內爆射了出來,直射天空……

……

地下城中,人群已經屏住呼吸,沒想到守夜人真的動手了!

「那是……炮彈?」

「為什麼這麼大個?難道守夜人有先進武器了?」

「但是這個射程好像?」

大屏幕中,那些巨大炮彈,威力十足,氣勢驚人,但是距離金正赫的勢力,顯然並不在射程之內。許多熟悉熱武器的眼毒之人,一眼就能看出來。

「差四百米!搞什麼啊?這個距離至少差四百米,守夜人就這麼點料嗎?」

「不會是生化武器吧,毒霧攻擊?」

人群一瞬間再次沸騰了起來。

……

金正赫也是嚇了一跳,沒想到守夜人真的敢開炮,但是身後的幾個小弟一眼就看出來了,這炮彈根本落不到腳底下,差得遠呢。

「哈哈哈,就這種勢力,也能叫逆天!連個炮都打不準?兄弟們,準備前沖,架炮給我來個地毯式轟炸。」

看著射到天上正自由落體的炮彈,金正赫仰天長笑。

但是就在此時,異變突起,那二十顆炮彈,居然在空中下落的過程中,展開了!

「這尼瑪?」

「竹蜻蜓?」

半空中的炮彈竟然展開了四個大扇葉,四個扇葉在圓柱形的炮彈邊緣,猛烈的旋轉了起來,從下面看上去,就像是被搓上天空的竹蜻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