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白衣女鬼並不回答,而是目光怨毒的看着我們,突然失控的喊道:“是你,是你,我要殺死你們!”

說完她如同受了刺激一樣,瘋狂向着我衝了過來。

當下我也不敢大意,命令貞子向她攻擊,同時握緊吳王劍,準備找準機會秒殺她!

張力文和阿銀也都做了同樣的決定,三鬼戰一鬼的大戰,在臥室中激烈進行着。

因爲參戰雙方都達到了厲鬼級別,而我們這三隻又吞噬了很多怨靈僕從,進化到了一個比較厲害的水準,所以三v一的局面一觸之下,幾乎瞬間就打敗了白衣女鬼,隨即三鬼撲上去撕碎了她!

這不禁讓我們鬆了口氣,看來還是太小看自己了,區區一隻厲鬼而已,沒必要這麼害怕……

然而這種樂觀的想法剛出現,下一瞬,我們的臉色全都變了!

只見照片上,竟然又爬出來一隻女鬼,而一開始被三鬼撕碎的女鬼,一陣蠕動間,竟然完好如初了。

局面急轉之間,變成了二v三!

這還不算完,那照片就好像通往地獄的大門一樣,當一隻白色女鬼從裏面爬出來後,後面緊接着又爬出來一隻……無窮無盡的女鬼,從那張照片中鑽出來,不一會就出現了十多隻。

十多隻女鬼光是靜靜的站在那裏,就已是氣勢駭人,更何況她們還朝我們慢慢爬了過來。

我們不停向後退着,同時我一直都在思考着辦法。

這時候,劉夢玲也稍微鎮定了一些,她走到我身邊,指了指牀頭上的巨大藝術照,表情凝重道:“必須毀了那照片,否則會從裏面冒出來殺不完的女鬼!”

我點了點頭,這點不用她說我也看得出來,只是我很疑惑,爲什麼以前他們不毀了那照片呢?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感覺脖頸後面癢癢的,一開始我以爲是驚嚇過度冒起的冷汗。

可是當那東西纏住我脖子的瞬間,我心裏才一個激靈,心說這感覺好像是頭髮啊?忙回手摸了一下,摸到一團溼嗒嗒的東西,貼在我脖子上。

這一下子把我嚇了一跳,想伸手扯掉那頭髮,可是當我抓住那些頭髮的瞬間,它們好像活了一樣,猛地纏緊,然後後拉!倉促間,我被拉了個跟頭,仰倒在地上。

視線向後,我終於看到了這些頭髮是從哪裏冒出來的!竟是衛生間裏,被懸掛着的女屍竟然活了!

她擡起頭,眼神冰冷的望着我,無數的黑色長髮從她的頭皮上蔓延出來,纏住了我的脖子,手還有腳,我甚至來不及使用吳王劍,頭髮強大的拉扯力就將吳王劍從我手中拽離出去。

而阿銀、張力文,劉夢玲並沒有發現我這邊的情況,此刻他們的注意力仍集中在前方十多隻白衣厲鬼,甚至沒有發現後方漸漸籠罩他們的黑色頭髮。

與此同時,牆面、屋頂、地板所有的地方,皆是響起無數咯咯咯咯聲響,就彷彿數百厲鬼不停發出這陰森恐怖的叫聲一樣……

這時候,我已經被頭髮拉扯到女屍的腳下,我躺在衛生間的地板上,身邊是我們小隊成員的屍體,而我的頭頂,是懸掛在房頂的女屍,我腦海中的危險預感更達到了極限,那是一種馬上就要死掉的恐懼感!

女屍歪着脖子,俯視着我,臉上忽然浮現出猙獰的笑容,然後我就看見周圍的血水中,伸出了一條條慘白的手臂,它們扯住了我的胳膊,我的身體,甚至蓋在了我的臉上。

每一隻手臂觸碰到我,都讓我大腦深處的靈魂,狠狠顫慄着……從科學的角度上,我知道,這些手臂中的惡靈正逐漸侵蝕着我的靈魂,然後轉化我的靈魂,當我被成功轉化後,我就會變成惡鬼!

我的身體就呈現一種僵硬狀態,除了疼痛以外,沒有辦法做任何行動。

而在衛生間外面,黑色的頭髮猛然間朝着另外三人攻擊過去,阿銀和劉夢玲憑藉着自己的本事躲開了那些黑髮,只是他們的情況依然不容樂觀,因爲無數的惡鬼已經將他們包圍。

張力文和我一樣,被頭髮撕扯拉進了衛生間,她就躺在我的旁邊,被無數雙手撕扯着身體。

會死……馬上就要死了!不行,我不能死在這裏,我要活下去!我要活過四十四個任務,和林素迴歸平靜的生活,結婚生子!無論如何……無論如何我都要活下去! 我雙目一片血紅,用牙咬自己的舌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在這危急時刻,我必須想到辦法自救,然後我想到了用靈魂分裂,去攻擊黑髮女屍。

事實上在離開西施墓的時候,我就發現自己無法使用靈魂分裂,當時猜想可能是因爲有益的飲料只能持續到西施墓任務結束,靈魂強化的效果沒有了,也就失去了這個能力。

可是現在,我必須用自己的能力,使用出靈魂分裂!

在這一瞬間,鬼道十解裏面關於靈魂的內容,大腦中第二皮層內的神經元,潛意識第四層的靈魂電波……這些複雜玄奧的東西在我極度緊張下,被強迫壓縮成一個點,一條線,一張網,然後在我的腦中爆裂開來……那一刻,我的大腦就像打了興奮劑一樣,精神異常,同時還有一股劇痛傳來!

緊接着,我在大腦中感覺到了第二個靈魂,那是一種很玄妙的感覺,並且我可以通過原本的靈魂,將第二個靈魂推送出去……我猶豫了一下,沒有將第二個靈魂推送給黑髮女屍。

因爲她是有自主意識的厲鬼,靈魂比我強太多了,我不可能控制她,搞不好還會被她秒了。

我想了一下,模仿着鄭二月,將第二個靈魂投送到貞子體內。

一瞬間,我掌控了貞子的身體,感覺到強大的力量,就好像一個普通人突然獲得了蓋世武功一樣。只是我現在沒有時間去興奮,此刻真正的我正躺在衛生間裏,奄奄一息,快要掛了。

當下我也不敢墨跡,控制着貞子的身體,撿起地上的吳王劍,朝着衛生間的女屍用靈魂之力甩了出去,劍飛行的速度快得簡直駭人,一下子就刺進了黑髮女屍的胸口!

“啊啊啊!”

女屍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聲,她的聲音特別難聽,如夜梟一樣,讓人聽了頭皮發麻。

接着,吳王劍散發出燦爛的光芒,頃刻間就籠罩了女屍。

她的面容痛苦扭曲,被白光不斷灼燒出青煙,身體越來越模糊,她不斷嘶吼着,可是卻沒有一點辦法,吳王劍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緊緊插在她的胸口,任她如何折騰也無法動其分毫。

眼見如此,我更加興奮,控制着貞子的身體,飄向黑髮女屍,然後雙手緊緊握住吳王劍在她的身體裏一陣攪動。在吳王劍強大的力量下,女屍發出陣陣淒厲無比的慘叫,終於承受不住侵蝕,在熾熱的白光之下,灰飛煙滅!

殺掉黑髮女屍後,那些纏繞着我和張力文的頭髮消散在空氣中。

我揉了揉被勒出好幾道紅印的脖子,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轉過頭,發現張力文已經被那些黑色的頭髮勒的暈了過去,趕緊抱起她走出了衛生間。

這時候,臥室的戰鬥仍激烈的進行着,越來越多的白衣女鬼從照片裏爬了出來,無論是我、貞子、阿銀還是劉夢玲都無法越過這層層女鬼衝上去毀掉照片。

最後,沒辦法了,我心想吳王劍既然能殺死鬼怪,肯定也能破開鬼怪的封鎖,就用劍朝着打不開的門狠狠劈了一劍!只聽“咔嚓”一聲,原本關死的門,竟是在吳王劍一劍之威下,直接被砍成了兩半!

我們面色皆是一喜,隨即先後逃出了這間恐怖的房間。

在跑出房間後,我心有餘悸的朝着後面看了看,發現那些女鬼並沒有追出來,當下也是鬆了口氣。

“看來那些女鬼沒辦法走出那間屋子。”阿銀氣喘吁吁道。

我點了點頭,隨即面色一沉,將目光轉向劉夢玲,疑惑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力文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她怎麼會變成這種恐怖的厲鬼?”

“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能不告訴你們嗎?”劉夢玲看着我哀聲嘆氣道,表情看似真誠,可是我卻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微閃即逝的糾結。

我知道劉夢玲一定是有事隱瞞了我們,只是到了這種地步她都不願意說,再逼她也沒用。

最後,我看了一眼懷中還昏迷着的張力文,衝着大家道:“先這樣吧,我們在衛生間裏看到大家的屍體的事情,先不要說出去,免得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阿銀點了點頭,道:“或許那些只是鬼嚇唬我們的手段。”

說完,我們就回到了403房間跟大家匯合。

看到我們平安歸來,張力文卻是昏迷過去,大家都圍了上來,其中林素擔憂的問道:“你們沒事吧?”

“沒事,就是在那房間裏碰到了張力文變成的厲鬼,有點難搞。”我說道。

“什麼!”林素看着我,驚叫了一聲,道:“那接下來怎麼辦?”

我搖了搖頭,道:“我現在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張力文看見我們就跟瘋了一樣,拼了命要殺我們,根本沒法溝通……現在的情況,鄭老實找不到,殺死張力文的真兇也找不到,最壞的打算,我們可能要在十二點後對上週幽王和褒姒了……” 我故意將局勢說的很絕望,想看看劉夢玲有什麼反應。

可是當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卻發現她像沒事人一樣,靜靜坐在牆角,捧着手機發呆。而李士博和王紫涵也是一樣,一臉木然,依偎在一起,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這三人的樣子讓我心中充滿了疑惑,有那麼一瞬間,我甚至覺得他們根本不想完成任務。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這期間我一直在思索張力文的事情,我現在甚至懷疑殺死她的人就是劉夢玲他們三個,所以張力文才會對我們有這麼大的怨念。

這麼想着,我掏出手機仔細閱讀了一下任務,第二個任務是找到殺死張力文的真兇。

這個任務說明比較籠統,並沒有讓我們報仇,於是我私聊地獄使者問道:“第二個任務只需要我們將真兇的名字發送給你就行了嗎?”

地獄使者很快回道:“是的,只要將真兇的名字發過來就可以,但是每人僅有一次機會,如果所有人都失敗,你們將無法離開鬼樓!”

看到這裏,我猶豫了一下,私聊地獄使者道:“我指認劉夢玲是真兇!”

我是私下做的這件事,並沒有其他人知道。

而當我指認完後,地獄使者馬上道:“指認錯誤。”

“不是她,是我想多了麼?”我又是深深看了劉夢玲一眼,她仍是靜靜坐在那裏,面無表情。

林素看見我的表情,好奇問道:“小白,你怎麼了?”

“沒事。”我搖了搖頭,心中忽然有些煩躁,可是卻不知道讓我煩躁的源頭在什麼地方。

又是想了一下,沒有任何頭緒,只得作罷。

……

時間很快來到了九點,在這段時間裏,大家想了很多辦法,有提議一個房間一個房間搜尋鄭老實,還有的提議集合所有人一起進張力文的房間,毀了那張照片。

這兩個辦法雖然都不是很好,但是我們現在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只能先試試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劉夢玲卻是忽然道:“等等!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或許可以引出鄭老實!”

“什麼辦法?”蘇飛急忙問道。

劉夢玲沒有馬上回答,眼中隱隱有波光閃動,彷彿是猶豫什麼,可是片刻之後,她終於還是輕輕道:“這個辦法可能有點卑鄙,鄭老實還活着的時候,喜歡一個叫張翠花的女人,那個女人在二十多個任務的時候就死了,鄭老實就將張翠花的遺物還有骨灰放在了她的房間裏,只有有空就會去拜祭,如果我們用張翠花的骨灰威脅鄭老實,他或許會出現。”

“用死人的骨灰威脅變成鬼的人?這有點惡毒吧?”林素猶豫道。

“惡毒雖然惡毒,但或許真的有用,畢竟即便是鬼也是有感情的。”程智面色陰沉,然後衝着劉夢玲問道:“張翠花的房間在什麼地方?”

“就在隔壁405房間。”張翠花說着,就帶着我們朝着隔壁房間走去。

%8 這張臉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面容,臉色十分蒼白,皮膚上佈滿了猙獰的裂紋,張開血口獠牙,朝抱着骨灰的蘇飛撲去,場面可以說極其的驚悚。

“是鄭老實!”蘇飛嚇了一跳,一個寒顫,竟是將手中的骨灰罐扔了出去。

“嚓嚓!”

骨灰罐落在地上,四分五裂,白色的骨灰呈放射狀噴撒了一地。

看到碎裂的骨灰罐,鄭老實愣住了,我們也全都愣住了。

時間彷彿靜止了幾秒鐘,直到鄭老實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嚎聲:“我要殺了你們!”

“大哥,我不是故意的,誰讓你嚇我。”蘇飛看見鄭老實緊緊盯着他,趕忙解釋道。

鄭老實沒有理他,而是擡起頭目光掃過所有人,聲音沙啞道:“你們都要死!”

“這句話應該我來說。”程智懶得跟他墨跡,放出了他的牛郎厲鬼,朝着鄭老實撲了過去。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每個人都召喚出了自己的厲鬼僕從。

一時間,十多隻厲鬼將鄭老實圍在中間,光是從陣勢上,我們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接着,一聲令下,所有的厲鬼皆是朝着鄭老實,撲了上去,場面極爲駭人!

面對着氣勢洶洶的一羣厲鬼,鄭老實面無懼色,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裏,任憑所有的厲鬼朝他撲去,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他的身體就好像透明的一樣,厲鬼僕從們根本就碰不到他的身體,反而是直接穿透過去。

“幻覺? 新修真大時代 還是什麼……”

我望着眼前詭異的一幕,心中驚疑,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

鄭老實面色沉沉,一步一步慢慢向我們靠近,很快來到了站在最前面的陳無敵面前。

然後猛地一擡手,不知道從哪裏多出來一柄菜刀,揮動着菜刀剁向了他。

“危險!”陳子華大喊了一聲。

陳無敵早有防備,腳下一蹬,猛的向後跳去,可是即便他的動作很迅速,肩頭還是捱了一菜刀,鮮血不斷從傷口中噴涌而出,一瞬間就染紅了他的衣服。

“我們的攻擊都會穿透身體無法傷害他,他卻可以傷害我們,那他不是無敵的嗎?”蘇飛面色驚恐道。

我沒吭聲,拔出吳王劍猛地朝着鄭老實砍了下去,但是一如之前,透體而過,很是詭異。

即便是吳王劍也無法傷害鄭老實。

隨着我劈空了一劍,鄭老實嘴裏發出獰笑聲,然後他緩緩舉起了手中的菜刀,朝我劈下。

菜刀帶起的勁風很是駭人,可是我卻沒有感受到任何危險,下意識的認爲那菜刀會穿過我的身體。

然而就在菜刀接觸到我身體的剎那,那股危險感瞬間如大海一般籠罩了我。

我驚了一跳,危急時刻險險的一個側身,躲開了致命部位,一條手臂卻是被生生卸掉了。

“啊!小白!”

林素看着我血流如注的斷臂,嚇壞了,就要跑過來,我趕忙制止道:“別過來!我沒事!”

有痊癒藥劑,只要不是致命傷就不是問題,而通過剛纔的接觸,我已經明白了鄭老實是怎麼回事。

平常我們攻擊他會穿過他的身體,但是他攻擊我們的時候,身體會在一瞬間凝實,那個時候是我們唯一可以殺死他的機會!

想到這裏,我站在原地沒有動,任憑斷臂處血流如注。

鄭老實目光冷笑看着我,聲音冷冷道:“小子,站在這裏不動,是等死嗎?那我就成全你!”

說話間,鄭老實舉起菜刀猛的朝我腦袋劈下,菜刀接觸我頭皮的一瞬間,危險的預感從菜刀接觸位置傳來,我毫不遲疑的側身向旁邊跳去。

鄭老實冷笑一聲,手腕一扭,又將菜刀橫着向我劈來,這次我沒有躲,而是任他砍在我的側肩。

噗嗤!

鮮血噴涌而出!

鄭老實愣住了,這一刀他並沒有用全力,而是抱着雜耍的心態,他覺得我是可以躲開的,可是我卻定定站在那裏沒有動,讓他有些沒回過神來。

就是這一個空檔,貞子從後面,將一雙慘白的手伸進他的身體裏,猛地朝着兩邊一拉,巨大的力量直接將他撕成了兩半,鄭老實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然後就倒在了地上。

我握住吳王劍,看着被撕成兩半的鄭老實,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大量的失血讓我的腦袋有些昏沉,身體也忍不住搖晃起來,離我最近的阿銀趕忙跑上來,兌換一瓶痊癒藥液,順着我的喉嚨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隨着痊癒藥液流進我的身體,小腹處頓時涌出一股暖流,順着我的經脈淌遍全身,最後集中在左肩斷臂處,緊隨而來的就是一陣劇痛,就像火燒一樣。

獨家暖愛,總裁太霸道 這時候,旁邊的張力文聲音中帶着不可置信道:“鄭老實死了嗎?”

“死了!”我咬着牙忍着痛道。

彷彿是爲了印證我說的話,地獄使者在羣裏道:“吳小白殺死鄭老實,獎勵五十萬冥幣。”

看到這句話,大家總算鬆了一口氣。

“現在,我們只要找到殺死張力文的兇手,然後就可以帶着他們三人離開了。”我深深呼吸說道。

大家皆是點了點頭,劉夢玲則是道:“嗯,現在我們只需要去303房間毀掉那張畫就行了。”

當劉夢玲說這句話的時候,我點了點頭,可是就在那一瞬間,我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默默跟在隊伍後面,腦中胡思亂想了很多,越來越覺得這個劉夢玲有問題。

明明有很多信息可以告訴我們,可是她一直都在沉默和拖延,一旦我們做出某種決定,她馬上就出來阻攔,給出別的建議,就好像隱藏更大的陰謀一樣。

鄭老實的事情就是如此,她只要把張翠花的事情說出來,我們馬上就能找到他完成任務,可是她選擇了沉默,明顯就是不希望我們殺死鄭老實!

然而當我們決定一間屋子一間屋子搜尋鄭老實的時候,她又說了出來,那麼她到底在隱藏什麼呢?

難道是不希望我們搜尋所有的房間?

一念及此,我眼神微不可查的瞄了劉夢玲一眼,然後慢慢垂下了頭。

很快,我們十多人再次來到了張力文的房間,這次因爲人很多,大家都不是很害怕。

召喚出各自的厲鬼僕從,打開手機照明功能後,我們就走了進去。

我們都走的很小心,因爲誰也不知道那無數白衣女鬼是不是隱藏在裏面等我們。

我剛走進去,周圍頓時變成了一片黑暗,就跟我們一開始進來時一樣。漆黑的房間,無數光線來回晃動着,彷彿惡鬼的手腳一般,讓人感覺到恐懼。

我們在客廳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那些白衣女鬼,四周安靜的可怕,連呼吸都變得有些難受。

“你們上次碰到的那些女鬼呢?”蘇飛疑惑道。

“不清楚。”我眉頭微皺,指向臥室道:“上次女鬼是從那間屋子的照片裏鑽出來的。”

“那我們過去吧。”

說話間,我們小心翼翼朝着那個房間走了過去。

在朝着臥室走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什麼,拉過林素,小聲衝她說了句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