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白露愣住:“妾身有什麼?”

陳浩道:“你可以追隨我啊,用時間來換取,我也會答應的嘛,就比如,跟我一百年,我遇到事兒你幫我,這蛟丹我就當報酬給你了,你說咋樣?”

白露傻眼。

你這是打我主意嗎?是真的只需要我戰鬥?不要我幹別的?再說了,一百年是不是太長了點?

“大師,一百年太久了,能不能換個要求?”突然,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然後那蚯妖身上浮現一道老人身影。

陳浩聞言看向蚯妖,又看了看蝶妖,咧嘴一笑:“說起來,二位,我救了你們,也饒了你們,你們說,是不是該付出點什麼,感謝感謝我。”

蚯妖:“……”

蝶妖:“……”

“妾身答應了,大師,您能不能放過蚯妖前輩,它是好妖。”

眼看陳浩又打蚯妖的主意,白露連忙開口。

蝶妖:“……我呢?爲什麼不加上我,我也什麼都沒有啊。”

陳浩笑了:“行,你答應了,那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的要求,我肯定答應。”

蝶妖急了,悄悄的準備離開,但是一轉身,蝶妖僵住,它看到了一雙貓眼,饒有趣味的打量它。

蝶妖:“……”

“怎麼?蝶道友有什麼事?這麼着急離開?”陳浩幽幽開口。

別叫我歌神 Www●тTkan●CO

“沒有呀,我想去把我的翅膀找回來,嗚嗚,蚯妖前輩剛纔把我的翅膀咬斷了。”一道委屈的空靈童音響起,急忙解釋。

咦!還是個小丫頭?

陳浩打量藍蝴蝶。

說實話,小時候也玩過蝴蝶標本的,就沒見過這麼大隻的蝴蝶,都可以做一盤菜了。

“沒事,你先把你的翅膀找回來,報酬的事,咱們慢慢聊。”陳浩似笑非笑的說道。

藍蝴蝶可憐兮兮的道:“大師,我什麼都沒有呢,寶寶很可憐的,寶寶是窮妖。”

陳浩淡定道:“窮不怕,你也可以賣身的,正好我家小黑缺個玩伴,你陪它玩,我也不要多,二三十年就夠了。”

藍蝴蝶:“……”

喵嗚!

黑貓似乎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眼睛都亮了。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看到這蝴蝶,黑貓就覺得心癢癢,總想撲它。

陳浩說完,就看向白露,揮手間,紅球出現。對白露道:“來,給你蛟丹。”

白露看到紅球,激動的一跳而起,張嘴一吸,那蛟丹就飛起,變小後進入它的口中。

一口吞沒蛟丹,白露身上的氣息快速暴漲,頃刻間就強大了兩三倍,就連身體也膨脹起來,變成了七八米長的一條黑紅色大蛇。

“謝謝大師。”收回了蛟丹,白露瞬間感覺到自己有了不一樣的變化,隱隱約約之中,似乎感知到了某種新的境界,只是力有未遂,需要沉澱。

不過即便如此,白露也是驚喜無比了,畢竟它才修煉一百多年,然後身體就被奪走了,過了八十多年後,收回身體,結果這道行增長的,不敢想啊,要是自己苦修,只怕連現在的一般都達不到。

或許,這就是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白露道友啊,你這還能不能變小?”陳浩看着白露六七米的體型,擔憂的詢問。

白露沉吟片刻,點頭道:“有了蛟丹,我可以變大變小了。”

說完,白露的身體就開始縮小,很快又變成了一米長左右的一條小蛇。

陳浩鬆了一口氣,這要是體型不能變,那就難辦了,畢竟那麼大的身體,不好帶啊。

既然能變大變小,那就OK,自家又多了一位實力妖修隊員啊,這以後遇到敵人,嘿嘿,一個打不過,一羣一起上,美滋滋。

弄完了白露的事,陳浩看向藍蝴蝶,笑道:“蝶妖道友,你怎麼不去找你的翅膀啊?你這樣只有一邊,很不美觀呢。”

藍蝴蝶弱弱的道:“那個,其實斷掉了沒事的,我還可以長出來。”

陳浩詭異笑道:“那你想好沒有,是付出一點報酬,還是陪我家小黑玩耍個幾十年?”

藍蝴蝶委屈道:“我真的很窮的,寶寶連家都沒有,一直都在四處流浪,被道門修士追殺好多次了。”

“大師,蝶道友沒說假話,它真的是一隻流浪蝶妖,如果不是天生異種,掌控冰法和幻術,或許早就隕落了。”蚯妖也開口爲藍蝴蝶說話。

陳浩好笑的道:“蚯道友,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它的翅膀還是被你咬掉的,知道它這麼可憐,你還下手這麼狠?”

蚯妖:“……”

這不是當時火果被搶,着急了嘛,我們妖修可不比你們人修,不依靠天材地寶,猴年馬月才能成道啊!這守護了多年的火果可是我的機緣,有機會搶當然不能相讓。

不過火果破裂,它也搶到了一道火果精氣,雖然和預想的不太一樣,不過聊勝於無,自然也就好說話了。

“如果是這樣,我覺得你跟我還是很好的,因爲跟着我,不會再有道門修士追殺你,就算有,我也會幫你的。”陳浩認真的說道。

藍蝴蝶狐疑的問道:“真的嗎?”

陳浩道:“不信,你問問小黑小黃,我自修行以來,一直帶着它們,這就是證明。”

藍蝴蝶遲疑了一下,終於點頭:“我可以追隨,不過大師你要養我,寶寶要吃花蜜,吃好多花蜜。”

陳浩笑了:“這就是跟着我的好處之一了,別說花蜜,只要人類世界有的,啥蜜都能給你弄來。”

“真噠?太好了,我要跟着大師,我不要再餓肚子了。”藍蝴蝶頓時變得興奮,那開心勁兒,就好像被棒棒糖誘拐的小姑娘。

連續拐帶了兩隻小妖,陳浩心滿意足,然後收起了白骨遺落的定靈珠,越發開心了。

這玩意是個寶貝啊,驅使之後,居然能夠定住一片,絕對是個大殺器。

不過陳浩感知定靈珠,卻是目光一凝。

在定靈珠內,陳浩感知到了一道氣息,居然是那白骨的,雖然氣息很微弱,卻被定靈珠庇護,陳浩的意念感知時,被阻隔在外,絲毫不得進入。

呵呵,這白骨命真夠大的啊,骨頭都化了,居然還有一縷殘念留存在定靈珠內。

看來這寶貝暫時是不能用了,等哥們啥時候做任務得到了煉寶法訣,到時候再和你較量較量。 諸事完結,熔漿空間也就沒有逗留的必要了。

或許幾百幾千年後,這裏還會孕育出新的火果,但那就是後代人的機緣了。

等白露和蚯妖一番告別,然後一行打通了一個陰洞,開始迴轉地面的路程。

一路上,白露帶路,陳浩抱着公雞,黑貓託着斷了翅膀的藍蝴蝶。

還別說,黑貓自從跟了陳浩,越來越不喜歡被陌生人接觸,但是面對藍蝴蝶,卻主動讓它趴在自己身上,也不知道貓和蝴蝶,是不是天生的有緣。

一邊走,陳浩一邊和藍蝴蝶聊天,增進彼此的瞭解。

通過聊天,陳浩得知,藍蝴蝶的入道也是一個意外,一百多年前,藍蝴蝶還是一隻懵懂無知的小蝴蝶,在山谷中無憂無慮的生活。

如果不出意外,它估計只有很短暫的幾個月壽命。

但是有一天,藍蝴蝶正在採摘花蜜,它當時吃啊吃,吃啊吃,突然一個盒子從天而降,跌落在地,盒子裂開,掉出了一塊散發着濃郁寒氣的藍色冰塊。

藍蝴蝶很不巧,正好被藍色冰塊的寒氣籠罩,整個身體都結了冰,然後跌落在藍色冰塊上,慢慢的融合爲一體。

不知道多久之後,藍蝴蝶醒來,就發現自己變了,不僅身體變得更大,而且通體變成了藍色,然後莫名的掌控了冰法和幻術,之後的許多年,藍蝴蝶接觸了許多,也被道門修士追殺了幾次,這才知道,自己成爲了妖。

藍蝴蝶膽小啊,遇到道門修士就跑,東躲西藏,四處流浪,不知不覺,就一百多年過去。

直到遇到蚯妖,被它說的火果吸引,這纔過來,然後發現,火果還真是好東西,那種天地孕育的火靈精華,即便和自己的屬性是相反的,卻也對它極爲重要,所以這才拼了命從蛇口奪食。然後……就被陳浩俘虜了。

聽了藍蝴蝶的過往,陳浩嘆息,果然是一隻機緣深厚的小蝴蝶啊。

人家小說裏,主角還要九死一生,掉進山崖纔能有奇遇,你倒好,直接被寶貝送上門,然後還配套了倆神通!簡直運氣好到爆!

隨後陳浩詢問,藍蝴蝶是怎麼會說話的。

要知道自家的小黑小黃也不算弱了,可是至今沒能說話,也不知道是不是動物都有橫骨,要煉化才行。

藍蝴蝶的回答讓陳浩無語。

妖類,只要有了百年以上道行,就能凝聚妖魂,有了妖魂,就能說話。

白露同樣如此,說自己也是百年道行之後,凝聚了妖魂才能和人一樣說話。

聽到這裏,陳浩看了看黑貓和公雞。

雖然說跟着自己,得了幾波機緣,各自得到了不得的好東西和傳承,但是距離百年道行,貌似還差的有點遠啊。

看來,自己想要和小黑小黃語音開副本,還是要繼續等。

不過話說轉來,要是小黑小黃凝聚了妖魂,會是什麼樣子?

小黑會不會是小胖妞,小黃會不會是小帥哥?

陳浩覺得,有點小期待。

回去的路上,平靜了許多,也快了很多,不過一天多的時間,一行就從陰洞中走出,看到了蔚藍的天空。

只不過,這裏卻不是陳浩進入的地方,而是一個山谷。

陳浩拿出手機,開機後發現搜索不到信號,又拿出了高營長贈送的衛星電話,這才能夠撥打號碼。

直接給龍大師撥打過去,響了幾聲接通。

“龍哥,我出來了。”電話一通,陳浩就笑着說道。

龍大師有些驚喜,連忙問道:“陳大師沒事吧?你現在在哪裏?”

陳浩道:“我這應該是地脈陰洞的另外一個出口,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給你打電話就是報個平安,免得你們擔心,等下我自己找出路,然後去東陽。你們現在沒事吧?”

龍大師道:“我們沒事,不過我們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說是地脈陰洞中出現了大妖和厲害的旁門邪道,陳大師沒有遇到?”

陳浩神色一動,開口道:“這個我知道,地脈陰洞下面是一道火脈,內中孕育出一枚火果,吸引了幾個妖修。因爲當時太危險,到場的同道都離開了,我也悄悄避開,在陰洞內轉悠了兩天,這纔出來。”

“火果!嘶,天材地寶啊!可惜,居然被大妖盯上了,看來道門會派遣更厲害的道友來處理,陳大師你沒事就好。”

“行,那先不說了,我找出路,等見面後再聊。”

掛斷電話,陳浩開始尋找出路。

山谷狹窄,因爲四處瀰漫着陰洞中漂浮出來的地煞陰氣,又潮溼又陰冷,四周沒有一株植物,自然也沒有什麼小動物。

不過好在這裏不是絕谷,尋了一個方向一直往前,走了不到半個小時,陳浩就聽到了水聲。

循聲而去,穿過一條窄小的山峯縫隙,陳浩眼前豁然開朗,看到了地面的一條瀑布。

瀑布高有十幾米,飛流直下,落入深潭。

潭水中水滿則溢,流淌出一條溪流,涓涓不絕。

看到這個,陳浩就歡喜了。

水是活源,跟着水走,肯定能走出去。

不過在地脈陰洞中呆了好幾天,雖無懼陰煞之氣,但是地下潮溼,又天天走路,讓陳浩一直覺得渾身不舒服。

這會兒看到了清澈的山泉水,陳浩自然不會着急趕路,而是快速來到了溪流邊,然後開始脫衣服。

白露:“……”

蝶妖:“……”

黑貓和公雞倒是沒在意。畢竟該看的不該看的,它們都看過了,也沒啥稀奇。看到陳浩這樣,黑貓和公雞也興奮了,先一步跳了進去,在水中撲來撲去。

脫得只剩下一條褲衩,陳浩歡呼着跳入了溪流中,山泉清涼,沖刷身體,讓陳浩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然後大叫一聲,爽。

黑貓和公雞連忙撲過去,和陳浩一起嬉戲。

一邊玩耍,陳浩一邊看向白露:“你不下來洗洗嗎?山泉水很舒服的。”

白露遲疑了一下,遊入了水中,久違的感覺涌上心頭,白露也開心了,在水中游得歡快。

蝶妖:“……”

你們誰見過蝴蝶洗澡的嗎?寶寶要是下去了,肯定被沖走啊。

啊啊啊啊……寶寶要努力修煉,早日化形,然後,寶寶也要和你們一起洗澡。 竹馬使用手冊 一番清洗,神清氣爽,陳浩大手一揮:“繼續出發!”

順着溪流往前,兩岸草木茂盛,鳥語花香,賞心悅目。又有天空蔚藍,空氣清新,靈寵爲伴,那感覺,一個字,美滋滋。

時間流逝,驕陽傾斜,眼看天色將黑,陳浩依然沒有走出大山。

本以爲今天要夜宿山林,誰知溪流一轉,前方出現了一個村落。

這村子背山臨水,樹蔭環繞,都是老舊的草蓋泥牆小院,一眼看去,不過十幾戶的樣子,名副其實的小山村。

陳浩見了歡喜,急忙走向小山村。

還沒有入村,突然陳浩腳步一頓,目露詫異。

停下來,陳浩目光環視小山村,仔細打量。

很詭異,這山村的房屋看起來並不破舊,有些人家院子內還掛着一些乾貨和器物,顯然並非是廢棄。

可是此刻陳浩卻發現,整個山村之中,沒有一絲人氣,甚至連一絲生氣都沒有。

這說明,山村之中,沒有活物。

這就奇怪了,沒有廢棄的村子,人都去哪裏了?難道遇到什麼事了?但是山村之中,也沒有什麼古怪氣息啊?

陳浩心中迷惑,再次前行,進入了山村。

果然如陰陽眼所見,整個村子,空無一人,甚至連雞犬都沒有一隻。

而那些小院,有的關門,有的開門,絲毫也沒有什麼被破壞的樣子。

陳浩眉頭微蹙,走進了一家開門的小院。

進入屋內,傢俱齊備,地面乾淨,甚至在桌面上,陳浩看到了一席菜餚。

菜餚是兩菜一湯,有兩雙筷子,一邊擺放酒,一邊是半碗飯,看起來像是吃喝一半,突然人就沒了。

陳浩摸了摸菜,已經涼了,不過還很新鮮,並沒有變質,顯然這應該是今天的午餐,而這一家兩口人正在吃喝的時候,遇到了什麼事。

這尼瑪,是什麼事,讓人連飯都不吃就走了? 簪花扶鬢長安步 而且這一走,到現在都沒回來?

陳浩眉頭微蹙,滿心不解。

正思索呢,突然白露驚奇道:“大師,我好像聞到一股古怪的味道。”

陳浩一愣,嗅嗅鼻子,還真是,隱隱約約,有一絲臭味,非常刺鼻,很難聞。

尋着氣味,一出門,氣味就沒了,顯然這臭味的來源,隔得時間久了,被山風吹走,只有房舍之中還殘留一絲。

“白露道友,你知不知道這臭味是什麼東西散發的?”陳浩問道。

白露道:“感覺很熟悉,就好像,黃鼠狼。”

陳浩驚訝:“黃鼠狼?那這不是它……放的屁?”

一時間,陳浩感覺表情扭曲了,尼瑪,哥們剛纔還認真的聞了聞,這不是聞屁嗎?臥槽,噁心死我了。

“哎呀,還真是黃鼠狼,我以前也遇到過,就是這麼臭。”蝶妖也開口了,語氣中帶着嫌棄。

陳浩面色微動,開口道:“走,我們散開,四處找找,我懷疑,這村裏的人,肯定是遭到了黃鼠狼的報復。”

隨後,一行散開,在村裏村外的查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