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百里圖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笑道:「葉小友,見你此次捨命抗魔,你騙我女兒秘境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講計較了,有空來百花仙域做客,我旗下可是有好幾個女兒,不是個個都像百花公主……」

「百里圖,葉小友已經是我們滄瀾帝國的人,我妹妹跟他關係可親著呢!」羅琨連忙說道。

「你說的是羅詩公主吧,她才金丹期,恐怕配不上葉小友吧?」百里圖笑道。

「現在講求的是兩情相悅,你以為人人都像你們這老古懂?」羅琨回應。

「你們兩人都別吵了,兩大領主搶人,傳出去不怕笑話嗎?」秦煌忍不住出言打斷。

「四位,那我先走了。」百里圖拱了拱手,身體化成一道流光,瞬間消失在天際。

「葉雄,素素心裡一直都想著你,有空來滄瀾帝國看看她。」

「滄瀾王,我一定會的。」葉雄點了點頭。

羅琨這才跟羅通離開。

大殿之上,只剩下葉雄跟秦煌兩人。

秦煌看著葉雄,目光笑咪咪的:「你現在名震仙魔界了,滄瀾王跟百花仙王都迫不及待地跟你當親戚呢!」

「他們只是跟我開玩笑而已,秦皇你怎麼當真了。」葉雄說完,扯開話題問:「秦皇,你知道洛東流的下落嗎,他死了沒有?」

洛東流是葉雄的死仇,他一直都想幹掉。

先前一場大戰,他滿門心思都在魔修身上,沒在意他去哪了。

「我們清點屍體的時候,沒找到洛東流,倒是找到段冷的屍體。」秦皇說道。

「看來讓這個傢伙逃了。」葉雄嘆了口氣。

段冷只是元嬰巔峰境界,死了很正常。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以你現在的實力,已經能跟化神修士一戰,洛東流根本不是你的對手,下次遇見,再殺便是。」秦煌道。

「這倒是。」葉雄點了點頭,又問:「殿下,你剛才說的論功行賞,是準備兌現戰功換獎品嗎?」

「這是我的承諾,自然要兌換。」秦煌說道。

「戰功可兌換的獎品之中,有一件物品對我非常重要,不知道殿下能不能留給我?」

葉雄當下將自己有朋友失去肉身,需要陰陽石的事情,說了一遍。

「你要給你自然沒問題,但是你想要收集齊三樣東西,恐怕沒那麼容易。三件物品之中,陰陽石是最容易找了,當初我是無意之中發現的,剩下的三色神泥跟白猿血,每一種都是非常罕見的煉器材料,特別是白猿血,是神獸血液,連化神期都沒辦法應付,除非你能進入化神期,手裡有神器,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應付白猿。」

換在以前,聽到化神期,葉雄估計望塵莫及,但是現在,以他才一百多歲的骨齡就能有現在的修為,只要不殞落,進入化神期那是妥妥的事情。

「這是我一個承諾,無論如何我也會找到的,希望秦皇你能幫助打聽一下,有消息的話,告訴我一下。」葉雄說道。

「我會幫你留意一下,陰陽石在國庫裡面,我到時候會派人送給你,至於其餘的物品,此次為正魔大戰付出犧牲的人很多,國庫獎品不多,就請你諒解了。」秦煌說道。

「這一點我理解,能獲得你贈送的丹藥,我已經滿足的,其它的,我不會再要。」葉雄說道。

離開秦煌之後,葉雄回到住處,五大洞主都在裡面。

裡面房間,劉正英劉猛龍都躺在床上。

劉正英遭受十字血陣一擊,元氣大傷,不過皮肉倒是沒什麼。

反而是劉猛龍,被十字血陣斬斷一條手臂,還好是左手,對實力影響不是很大。

「兩位洞主,不好意思,讓你們受苦了。」葉雄說道。

「葉兄弟,你別這麼說,是我實力不濟,慚愧。」劉正英道。

自己跟葉雄,兩人一左一右,硬撼十分血陣,他直接被震暈,葉雄雖然也暈了,但是起來之後,照樣大殺四方,成為大秦帝國最終贏下這場戰鬥最大的功臣。

而且,他還手握光明神矛,這就是差距。

「我修鍊過肉身,比一般人能扛。」葉雄道。

「我只是斷了一臂,沒影響。」劉猛龍揮了揮手,彷彿根本就不把這事情放在心上。

「我來的時候,已經抱著必死之心,能活下來,算好了。」

葉雄知道他們在安慰自己,沒再說什麼。

這次正魔大戰,七大洞主都付出了很多,他在心裡暗暗決定,以後一定要好好保護他們。

我的朋友,他們會活得很好;我的敵人,一定會付出代價,這是葉雄的座佑銘。

葉雄沒有打擾他們休息,回到自己房間之中,然後進入手鐲空間,告訴幽冥這裡的事情。

正魔大戰的事情,幽冥一直都在擔心。

進去之後,找到幽冥,將事情跟她說一遍。

豪門遊戲:只歡不愛 得知正道贏了之後,幽冥並沒有表現出過多的反應。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幽冥問。

葉雄剩下的任務,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五色神泥跟白猿血,但是這事情不想讓她知道,省得她吃醋。

「魔族只是損失了中層力量,頂層的力量像魔仙王,魔淵,魔樓這些還健在,他們不死,正魔大戰是不會結束的,只不過是多給了我們喘息的時候,我準備在這段時間之內,好好修鍊,把一些神通修鍊成。」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他給在飛升之後,短短不到三十年的時間,從元嬰初期,連進三階,進入元嬰巔峰,這種修鍊速度,不說後無來者,但絕對是前無古人,短時間之內是不可能再突破了。

現在他要做的是,將自己的神通加強。

元嬰修士跟化神之間,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只要自己神通足夠強大,打敗化神修士,並非不可能的事情。

「你進階太快,確實需要靜下心來好好修鍊了。」幽冥點了點頭,然後又問:「你準備去什麼地方修鍊,找到地方沒有?」

「還沒考慮清楚,等過段時間再說。」 紅塵籬落 葉雄說道。

目前,他有幾個地方可以去,一個是百花仙域。

百花仙域被稱之了靈氣最濃郁的地方,如果能找到一處秘境,修鍊速度能快很多。

還有一個地方,就是回八大洞天,在自己的地盤好好修鍊。

離開手鐲空間,葉雄回到房間,盤坐在床上修鍊。

接下來的日子,葉雄一直在大秦帝國養傷。

足足養了一個月,劉正英跟劉猛龍這才將身上的傷完全養好。

這天晚上,秦煌派人來報,邀請八大洞主去參加夜宴。

這個夜宴秦煌早就想舉行了,只是由於一些修士還沒養好傷,所以一直等到現在。

晚上八點,葉雄來到大殿,此時的大殿之上,早就擺滿了美酒佳肴,兩百多名修士在裡面,早已經落座。

葉雄跟七大洞主找個地方坐了下來,品嘗著美酒,吃著食物。

片刻之後,秦煌出來了,他身邊的不再是青姑娘,而是一男一女。

男的氣質不凡,外貌跟秦皇有幾分相似,女得長得國色天香,長裙飄飄,美目流盼。

「各位,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兒子秦正,這是我的女兒秦瑤,一直在閉關修鍊,為了不打擾人他們,正道大會的事情,我沒有告訴他們。」秦煌說道。

葉雄看了兩人一眼,秦正跟秦瑤修為跟自己一樣,都是元嬰巔峰境界。

在他看向秦瑤的時候,正好秦瑤的目光也落到他身上,並報以微微一笑。

笑容如花,挺漂亮,讓人看了很舒服。

葉雄微微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秦煌說了一些話,晚宴就開始了。

宴會開始之後,馬上就有很多人過來,向葉雄敬酒,祝賀他,巴結他,說些好聽的話。

這一戰,讓葉雄名聲大噪,周圍的人都看得出來,葉雄很受秦煌器重,很多都想認識他。

對於這樣的場合,葉雄應付的遊刃有餘,不悲不亢,贏得了很多人的好感。

「葉公子,我敬你一杯。」

秦瑤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微笑著舉著杯子。

(本章完) 「公主客氣了。」葉雄舉起杯,跟她碰了一下。

兩人一飲而盡。

喝完酒之後,葉雄發現秦瑤看向自己的眼睛特別閃亮,水汪汪的,就像會說話一樣。

聯想剛才她對一直打量著自己,葉雄幾乎可以肯定,一定是秦煌跟她說過什麼。

不然的話,她為什麼主動跟自己喝酒。

周圍傳來各種羨慕的目光,哪個男人不渴望能得到公主青睞。

「葉公子,我是元嬰巔峰,但是實戰力跟你相差甚遠,能不能找你指點一下?」秦瑤問。

重生暖婚敲甜蜜 「公主,抱歉,我已經跟七大洞主說好,明天一起出發,回八大洞天了。」

秦瑤雖然漂亮,還是公主,但是他遇到的優秀女人太多了,一點都不感冒。

從葉雄的目光之中,秦瑤看出他的意思,可惜自己今晚花了很多心思打扮過,沒想到還是沒能入他的法眼,頓時有點失望。

但是她沒強求,她很清楚,感情的東西強求不來。

……

第二天一早,七大洞主向秦煌告辭。

離開之前,秦煌給了一些獎勵七大洞主,雖然不是很頂級的東西,卻也表達了心意。

「葉兄弟,你有什麼打算?」走出大殿,劉心武問。

「我跟你們一起回去吧!」葉雄說道。

八大洞天的元氣,雖然比不上百花仙域,但是葉雄不是為了進階,而是為了修鍊神通,所以元氣弱一些並不影響他的修鍊。

他準備在八大洞天,好好修鍊。

辭別秦煌之後,一行人趕往八大洞天。

……

三十年後。

第八洞天,某個下屬星球。

一片荒無的山脈之中,一隻拳頭大小的光團從山林之中疾射出去,落到半空之中。

細看之下,會發現光團外貌程人形,身體五彩流轉,赫然是一個五色元嬰。

元嬰在半空之轉了大半個小時,這才化成一道流光,再次進入山林之中。

如果此刻有人看到,定然會以為,此元嬰是某位殞落肉身的修士的元嬰。

正常的元嬰修士,元嬰是不能離體太久的,哪怕是半步化神修士,元嬰也只能離體半小時。

而此元嬰居然離體大半個小時。

五色元嬰進入山林之中,從一處洞縫之中激射進去,進入一處秘境。

秘境不大,元氣不算濃,中間建著幾間房間。

五色元嬰進入其中一個房間,從一名青袍男子的頭頂鑽了進去。

男子睜開眼睛,目光之中一抹厲色一閃而逝,然後目光恢復平庸,就像一名再普通不過的修士。

青袍男子就是葉雄。

從大秦帝國離開,回到八大洞主,葉雄花了三個月時間,將自己屬下的領地走了個遍之後,無意之間發現了這個秘境,靈氣不錯,就在這裡紮根了下來,安心修鍊裂嬰術。

這一修鍊,整整修鍊了三十年。

在葉雄的修鍊生涯之中,這是他花時間修鍊最多的一次。

裂嬰術是他接觸修真一道以來,最難修鍊一門神通。

功夫不負苦心人,經過三十年修鍊,他終於將自己的元嬰分裂,修鍊出了第二元嬰。

現在他有兩個元嬰,一個主嬰,一個次嬰。

相比主嬰,次嬰的實力稍微弱一些,相當於元嬰後期修為。

只要自己肉身不死,哪怕死掉一個元嬰,依然還有另外一個元嬰。

相當於,自己的元嬰有兩條命。

葉雄閉上眼睛,意識進入內世界,來到元氣池之中。

元氣池的金丹蓮之中,此時盤坐著兩位元嬰,外貌跟他一模一樣。

一個大,一個小,一個體表亮些,一個體表黯些。

「不枉我修鍊三十年,終於成功了。」葉雄睜開眼睛。

走出房間,他的靈識釋放出去,瞬間整個秘境籠罩在靈識之下。

在這三十年之內,他不但修鍊成功裂嬰術,還將自己身上的神通,都重新鞏固了一遍。

五行功法都修鍊到了第四層。

真猿變修鍊到第五變。

加上現在的裂嬰術。

還有菩提神劍。

以他現在的實力,稱為化神之下第一人,也不為過。

在這三十年間,五靈都進階了,進入元嬰中期,朱雀也進入了元嬰中期,幽冥進入元嬰後期,大家實力都有不同程度的增漲。

「是時候出去轉轉了。」葉雄喃喃道。

這三十年之內,魔族銷聲匿跡,正道享受到了難得了太平。

「大家過來一下。」葉雄喝道。

六道流光從屋子裡面出來,來到他面前,正是五靈跟朱雀。

再等了片刻,幽冥這才遲遲而來。

大家心照不宣地笑了,唯有幽冥,才膽敢這般不將葉雄看在眼裡了。

「我準備出去轉轉,看看有沒有什麼機緣,你們隨我去嗎?」葉雄問。

「主人,我早就想出去了。」

「主人去哪,我們就去哪。」

「主人說了算。」

五靈紛紛表達意外,大家已經習慣了聽從他的意見,反正跟著他准沒錯。

「幽冥,朱雀,你們兩個呢?」葉雄目光落到她們身上。

「隨便,我進去修鍊了。」幽冥化成一道流光,進入芥子空間。

接下來,五靈也紛紛進入芥子空間,只剩下葉雄跟朱雀。

「朱雀,等一下。」朱雀正準備進去,葉雄喊住了她。

「還有事嗎?」她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