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盛雪落:「那要不你住單人間?」

王掌柜先是偷看了下小奶娃的臉色,見對方沉下了臉,馬上沖著盛雪落擺手道:「不行不行,我這麼胖,睡覺很占空間的,我要住標間,你們去住單人間吧!」

小奶娃這才略帶滿意地看了他一眼。

王掌柜鬆了口氣,嚇死寶寶了!

盛雪落其實也無所謂房間大小,出門在外不講究那麼多,有地方睡覺就行。

她點頭:「那好吧,我和小秦天住單人間。」

房間就這麼愉快的(?)分配好了。

他們把行李拿去房間。

看著單人間里的那張孤零零的小床,盛雪落忍不住蹙了下眉頭,說:「你不覺得這張床太小了點嗎?」

孟星寒滿意地看著那張小床,語氣無辜地說道:「不覺得啊,我人小,睡覺又不佔地方。」

這張床簡直太完美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就可以緊緊抱著盛雪落了!

他走到小床邊上,拍了拍床沿,沖著盛雪落招了招手,「雪落,來啊~」

盛雪落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總覺得小奶娃的語氣怪怪的。

她把背包放下來,說:「我肚子有點餓了,我們先下去吃飯吧?」

孟星寒的眼底微微閃過失望,還是點頭答應了。

兩人洗了把臉,就拉著手下了樓。

他們下樓的時候,餐廳里已經人滿為患,幸好王掌柜先一步來佔了位置,還點好了菜。

盛雪落他們來的時候,菜也剛剛開始上。

盛雪落不管那麼多,先把肚子填飽再說。

「聽說了嗎?這次的玉石大會郭先生也來了,他帶來了一塊絕世的玉石!」旁邊的一桌有人神神秘秘地壓低了聲音說道。

「不就是麒麟石嗎?這還用你說?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另外一個人滿臉不屑地說道。

另外幾桌的人聽到,也忍不住插話道:「我聽說,這塊麒麟石不同凡響,拿在手裡能感覺到石頭一呼一吸的,就像是人在呼吸一樣,只要有了這塊石頭,不僅能包治百病,還能延年益壽。放在家裡當鎮宅之寶,還可以趨吉避凶!」

整個餐廳的人,幾乎都在討論這塊神秘的麒麟石。

盛雪落看向王掌柜,挑眉問:「你知道麒麟石的事情嗎?」

王掌柜臉色凝重地點頭,說知道。

這塊麒麟石並非原石,而是已經切開了原石,取出來的玉石。

現在外面把這塊麒麟石給傳得神乎其技,是今年玉石大會拍賣的重頭戲。

盛雪落眨了眨眼睛,默默在心裡和天機石溝通,問真有這麼神奇的石頭?

天機石毫不留情地吐槽:就吹牛逼吧!地球上唯一一塊包治百病、給你好運的石頭就是老子,其他的都是辣雞!

盛雪落:……

旁邊桌的人還在議論,說今天晚上七點準時開始拍賣麒麟石,不知道這塊稀世珍寶會花落誰家。

盛雪落暗暗在心裡記下拍賣的時間地點,準備一會兒晚上也過去湊湊熱鬧。

吃完午飯,盛雪落就帶著小奶娃,準備先去拍賣原石的地方轉轉。

這裡的原石果然是仰光那邊不能比的。

盛雪落有了天機石這個外掛,很輕鬆地小賺了一筆。

學校的作業可以交差了。

盛雪落放下心來,就等著今天晚上七點去看傳說中的麒麟石了。

所謂黃金有價玉無價。

玉石除去本身的價值,還給人一種攜帶神秘力量的感覺。

比如說刻了「受命於天」的傳國玉璽和氏璧,就是皇權的代表。

喜歡收藏玉石的富豪們,對於可以趨吉避凶、安神靜心的玉石格外推崇。

據說麒麟石剛剛被切出來的時候,在場所有人都聞到了一股清新的味道。

當時就有不少人瘋狂競價購買,但是郭先生覺得價格不滿意,這才帶著麒麟石到玉石大會來尋找買家。

今晚的拍賣會,最搶風頭的就當屬麒麟石了。

那些超級富豪們,為了追求心愛之物,砸下金山銀山也在所不惜,所以今晚的拍賣會相當有看頭。

終於到了晚上,盛雪落三人去了拍賣會現場。

沒想到,遇到一個熟人。

這個人就是經營地下賭石場的林老闆,胡可兒的舅舅。

盛雪落和齊木蘭曾經跑到地下賭石場去玩過,還跟林老闆結了仇。

現在林老闆也在這裡,盛雪落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臉,心想幸好她女扮男裝,林老闆肯定認不出她來。

老遠,就有人沖著林老闆嗤笑道:「哎喲,這不是林老闆嗎?聽說你看走了眼,把廢石批發處理給一個小姑娘,結果人家開出了好東西?」

綜隨機穿越記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這件事情可是林老闆心中永遠的痛,此刻被人提起,他的臉色頓時就變得不太好了。 林老闆沉著臉說:「趙九,這裡可不是你的地盤,你少在這裡撒野!你再多說一個字,小心我把你趕出去!」

「呵呵,你以為我是嚇大的?要是這裡的老大隨便哪一個站出來,我二話不說,馬上就滾出緬甸去。」趙九不屑一笑,斜眼看過去,「至於你林豹嘛,還不夠這個資格!」

趙九慢條斯理地說著。

重生之都市天尊 在他的身後站了一排穿著西裝,戴著墨鏡的彪形大漢,手臂上全都是鼓鼓的肌肉,一看就是不好惹的。

「趙九,你想跟我火拚??」聞言,林豹氣得不行,大吼了一聲,他身後帶來的保鏢都紛紛往前站了一步。

趙九卻輕嗤了一聲,滿臉的不屑。

「好了!」有個穿著唐裝的老者皺眉開口道:「趙九、林老闆,你們都別消停點吧,大家來者都是客,何必搞得那麼不愉快呢?」

說話這個老者姓賈,人稱賈老,是個鼎鼎大名的大富豪,生意遍布各地,說話自然是有分量的。

林老闆哼了一聲,「我今天就給賈老這個面子。」說完就找位置坐下了。

說是拍賣會,但其實真正有資格參與競價的人並不多。

像是賈老、林老闆、趙九這幾個人都是有資格參與競價的,所以坐在了前面。

而來看熱鬧的,沒資格參與競價的都坐在後排。

等人都來得差不多了,賈老清咳了一聲,看向坐在最中間的一個,留著一把又白又長的鬍鬚,衣袂飄飄、仙風道骨的人,語氣禮貌地說道:「郭先生,人都到齊了,可以把麒麟石拿出來了吧?」

那個仙風道骨的郭先生剛才似乎一直在閉目養神。

聞言,這才睜開了眼睛,掃了眾人一圈,皺眉道:「人都到齊了嗎?」

「都到齊了,今天來這裡的都是真心想要買下麒麟石的,其他沒來的人也就跟麒麟石這樣的寶貝沒緣分了!」有個三十來歲的胖子大聲說道。

「萬少爺說得好,玉這個東西最講究的就是一個緣字。」郭先生看了萬少爺一眼,語氣淡淡地說道。

「嬌嬌,快看是萬少爺!」後排的人群里傳來了張太太興奮的聲音。

張文成也帶著張太太和張嬌嬌,一家三口都來了,就是想趁機和萬少爺搭上話。

張嬌嬌也看到了,說實話,萬少爺的年紀配她實在有些大了。

她心裡其實還是更嚮往和同齡人談戀愛,最好是陽光帥氣的小哥哥。

可張嬌嬌想到萬少爺家裡開著個紡織集團,光是工人就有好幾千,她只要嫁過去馬上就是現成的少奶奶。

想到這裡,張嬌嬌的臉上還是多出了幾分,不知道是虛情還是假意的笑容來。

張文成看到萬少爺坐在前面,心裡也是一陣激動。

萬少爺看樣子也對麒麟石志在必得,萬家果然家底豐厚!

他一定要和萬少爺搞好關係……

「這邊! 王牌少帥 這邊!」王掌柜朝著剛剛進來的盛雪落和小奶娃招手。

聽到有人說話,張嬌嬌下意識轉過頭去,看到來人竟然是那個訛詐他們錢的窮酸少年,頓時拿眼睛狠狠瞪了過去。

不過盛雪落沒看到她,倒是孟星寒察覺到張嬌嬌的視線,眉頭一皺,眼睛冷冷掃了過去。

張嬌嬌猛地對上了一雙彷彿來自深淵的眸子,嚇得她渾身一顫,馬上回過頭去。

不過是個五歲模樣的小孩子,為什麼會有那麼恐怖的眼神?

張嬌嬌再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他們已經走到另一邊去了。

她的心裡不免更加鄙視了。

這幾個窮鬼果然不能和腰纏萬貫的萬少爺比!

「王掌柜,見到麒麟石了嗎?」盛雪落拉著小奶娃走過去,壓低了聲音,滿眼興奮地問道。

「還沒有呢,不過很快了。」

知道玉石大會的重頭戲麒麟石要現身了,所有人都興緻勃勃,伸長了脖子。

還好王掌柜一早就來佔據了有利地形,方便他們強勢圍觀。

「郭先生,您就快把麒麟石拿出來給我們開開眼界吧!」有人迫不及待地開口。

「是啊,郭先生,大家大老遠的跑到緬甸來,不就是為了麒麟石嗎?你就別賣關子了吧!」 一品皇妻 有人附和道。

郭先生點點頭,「好,既然如此,那就請諸位睜大眼睛鑒寶!」

混沌丹神 說完,郭先生從懷裡抱出來一個造型古樸別緻的紅木盒子。

那紅木盒子上面有著許多精美的雕刻,一看就是出自名家的手筆,盒子周身還鑲嵌著不少價值不菲的寶石。

當郭先生把紅木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的時候,大廳里立刻變得一片安靜,大家紛紛屏住了呼吸,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這個精美絕倫的紅木盒子上面。

在眾人激動好奇的眼神中,郭先生緩緩打開了紅木盒子。

「咦?」盛雪落的心中猛然跳了一下。

她戴在手腕上的天機石手串光華流轉,微微發燙。

在那一瞬間,盛雪落看到一股黑色凶煞之氣從紅木盒子里衝天而起,短暫的像是蘑菇雲一樣的炸開了漫天血霧,然後消失不見。

盛雪落定了定神,發現眼前是一片攢動的人頭,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想看清楚傳說中的麒麟石。

唯有孟星寒微微蹙眉,剛才盒子打開的那一瞬間,他彷彿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孟星寒曾經做過十年的狼人,對於血腥味的敏感覺可以說是遠遠超出在場的所有正常人類。

那股血腥味又很淡薄,普通人類肯定是聞不到的。

盛雪落的腦海里,響起了天機石的聲音:長虹貫日,這塊石頭大凶啊!

作為石頭的老祖宗,盛雪落對於天機石的判斷深信不疑。

剛剛通過天機石的預見未來,她也看到了一片血霧。

傳說這塊麒麟石可以安心凝神、鎮宅保家,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嘛!

郭先生帶上了白手套,小心翼翼地把麒麟石從紅木盒子里取出來。

前排的賈老、林老闆、趙九等人,都瞪大了眼睛。

忽然,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快看,流血了!」

大家再一看,果然發現從麒麟石上面暈染出了一抹好像是鮮血一樣的紅色。 而透過那抹異樣的紅色,能夠看見麒麟石裡面彷彿藏著一片猩紅色的血海!

盛雪落暗暗搖頭。

在場的人看到這塊神奇的麒麟石,幾乎都為之瘋狂。

可她卻感覺到,這塊石頭壓根就不是什麼吉利的東西。

只怕要天天放在家裡,才會出事!

賈老那些人全都盯著麒麟石雙眼放光,一臉的志在必得。

就連王掌柜也是一臉痴迷的樣子,連聲說,這塊石頭真是好東西啊!

盛雪落挑眉,「王掌柜,你對這塊麒麟石也有興趣?」

王掌柜嘿嘿地笑,說你是在打趣我了,我哪裡有資格和在場的那些大佬競爭?今天能見到麒麟石,就算是得償所願了。

賈老一個眼神,示意他旁邊的人去鑒定。

從賈老的隨行隊伍里,走出來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

在場的富豪們,也都紛紛派了自己帶來的鑒寶師上去。

玉石這玩意兒的水太深,富豪們可不願意買個假貨回去,惹人笑話。

喜好收藏的富豪們,身邊都養著專業的鑒寶師,就是為了應付今天這樣的情況。

幾個鑒寶師紛紛上前。

有的拿著放大鏡,有的打著小手電筒,都不想錯過這個難得的近距離觀察麒麟石的機會。

也有人親自上陣的,比如說那個胖子萬少爺。

「寶貝!真正的寶貝啊!」萬少爺的嘴裡發出了一陣驚呼聲。

其他的鑒寶師也紛紛點頭稱讚。

「這塊麒麟石從近處看,這抹鮮紅更加濃郁了。」

「傳說這麒麟石握在手裡,會有一呼一吸的感覺,就像是有生命一樣。」

「今天我真是大開眼界了,果然是世間罕見的寶貝啊!」

林老闆的雙眼放光,死死地盯著麒麟石。

就連一向最老謀深算的賈老也不由得手抖了一下,眼中露出了一絲貪婪的神色。

郭先生見眾人喜不勝收,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諷刺。

他將麒麟石重新放回到紅木盒子里,給收了起來。

後排的人很激動,紛紛囔囔著說沒看夠,讓郭先生再把麒麟石拿出來,讓大家好好開開眼界。

郭先生卻是老神在在的,不理會那些人,語氣淡淡地沖著四周說道:「諸位,東西你們已經看過了,如果有喜歡這塊麒麟石的朋友,現在就可以開始競價了。」

他這一開口,後排的人立刻就閉嘴了。

開玩笑,這塊麒麟石擺明了就是寶物,他們坐在後排的人根本沒資格參與競價。

萬少爺第一個抬起手,迫不及待地喊道:「一千萬!」

「兩千萬!」

「兩千五百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