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盤俊嚇出一頭冷汗,驚惶的眼神看到我,就一下子將我拉到他懷裏,擁着我說,“還好,你還在!”

這句話裏竟然有說不出的淒涼,讓我難過的瞬間說不出話來。

後來還是盤綺羅對我說的,說她付了那擡盤俊回來的人加倍的錢,因爲那兩個人着實辛苦,擡着盤俊日夜兼程,才趕回來。

她還說盤俊在路上還吐過血,那兩個村民還被嚇壞了,以爲盤俊會死在路上。

說完這些,盤綺羅就黑着臉警告我說,“我哥對你什麼心思,我在旁邊可瞧的明白,我不管你是裝糊塗,還是揣着什麼別的心思,反正你這輩子要是敢不嫁給我哥,和別人在一起,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宰了你!”

誘妃再嫁 我素來不受威脅,若是盤綺羅因爲別的事情威脅我,我寧可死了,牙關也是死咬着的!但現在是因爲盤俊,我纔沒了脾氣。

盤綺羅一個勁兒的逼問我時,我苦笑一下,只對她說,盤俊結婚前,我不會嫁人。 奸臣 至於別的,我則說,她也是女人,如果我逼着她隨便嫁個人,她能同意的話,那我決計沒第二句話講!

盤綺羅氣的一陣咬牙,晚上她就動了鬼心思,居然在我的飯菜裏下藥,然後將昏迷不醒的我,背到盤俊那屋裏去。

我昏睡到第二天上午,才頭疼欲裂的醒過來,一睜眼就看到我躺在盤俊那屋,嚇得我夠嗆。

盤俊早就醒了,此時居然精神好了太多,嘴角更是笑的邪氣。他說他又沒怎麼着我,我怕個鬼啊!

我心裏惱火的想,要是有鬼,我會怕纔怪,正因爲你是鬼不是人,我才怕的好吧!

正在這時,外面突然響起盤綺羅的聲音,她也不知道跟誰笑着說話呢?“我哥在屋裏,你進去瞧瞧吧!”

我還沒來得及跳下牀,那邊門簾兒一挑,唐瑾走進來了! 「我也差不多,我跟老馮多年好友,也沒什麼別的牽挂,在一起做個伴也挺好的!」齊老想了想說道。

「香菱,香雪,你們的打算呢?」聞言對著屋內問道。

「夫人,我們能跟著你們去雲之巔嗎?我們想跟著你!」香菱和香雪齊聲的說道。

「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說道。於是直接走過去,把雲上界的大概三十多個人弄醒。

沒過多久,三十多個老者紛紛醒來,四處一看,在看到地上還躺著一些人的時候都是一愣。

接著看到了齊老和馮院長時,眾人才微微回神,紛紛站起身,然後其中一個白衣老者看著馮院長和齊老,微微點頭后問道:「馮院長,齊老,這是怎麼回事?」

「安老,我來問你們才是,為什麼你們這些平時避世不出的人,都會在一起啊?」馮院長狀似不解的問道。

「這……對了,天地異象!我們察覺到雲上界出現天地異象,所以我們才敢去的,只是沒有想到那個地方很邪門,進去的人死了很多不說,就連這些人也在,還有一些來自九州天界的高手,所以我們就沒敢輕舉妄動!

但是最後我們也不知道怎麼的,就失去意識了!」被稱為安老的白衣老者會意著說道。

「馮院長這位是?」墨九狸看著安老故意問道。

「丫頭,這是我們雲上界安家的老祖宗安老!」馮院長說道。

「安老是嗎?那我就直說了,對於當天所有見過天地異象的你們,包括還沒醒來的他們,我都一視同仁,想要活著的認主臣服,否則死!你們自己選吧……」墨九狸直接冷冷的說道。

馮院長和齊老有些流汗,這丫頭真是囂張啊,這些人雖然跟他們沒有交情,但是也都算是點頭之交,所以真的讓他們兩個說狠話,還真的是有些說不出來。

大概這丫頭也是看出他們兩個的為難了,才會如此直接的說道!

可是,安老眾人聞言,瞬間就不好了!他們沒有想到墨九狸竟然這麼直接的威脅他們,竟然讓他們臣服……憑什麼啊!

「你是誰?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安老臉色一冷的問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看到異象的你們,都要做出選擇!」墨九狸直接說道。

「憑什麼?」安老對於墨九狸的態度很不滿的問道。

「憑什麼?憑藉你們現在能站在說話,都是因為我救回來的,憑你們的生死現在是我說了算!」墨九狸看著安老面無表情的說道。

她跟這些人確實無冤無仇,但是沒有辦法,要怪也只能怪他們這些人自己前往秘境看熱鬧,為了自己和孩子的安全,她是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進入鬼秘境后靠近他們近處的人的……

「你……馮院長,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暗老聞言怒,最後視線一轉瞪著馮院長問道。

「安老,我們也是無能為力,雖然他們夫妻是我們學院的弟子,但是我們學院去過秘境的人,也已經發誓效忠他們夫妻了!」馮院長看著安老直接說道。 唐瑾當場愣在那裏。

盤綺羅在後面跟進來,還故意驚叫一聲,說:“哎呀,我忘記了,南南也在這屋……”說完就扮作驚慌的跑出去。

唐瑾臉色一變,緊跟着也迅速的出去。

我下意識的跳下牀,想要追出去,卻被盤俊從背後一把抱住,他哼了一聲,問我逃什麼?別說沒發生什麼事兒?就算髮生了,那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我是他的女人,早在我和他第一次見面時就是,誰也別想改變!

我心痛的無以復加,沒反駁盤俊什麼,但是有些東西,不是他霸道強求,就可以得到的,因爲連我自己都左右不了。

不過,我也知道現在跑出去解釋,連個屁用都沒有!

被捉了現場似的,怎麼解釋的清?與其卑賤的去求人家相信,不如坦然視之,清者自清!

那盤綺羅設計了這麼一場好戲,當天就開始操辦我和盤俊的婚事,說什麼我和盤俊都那樣了,要趕緊讓我們結婚纔好,要不然我肚子裏有了寶寶,那會淪爲笑話的!

瘋狂農民工 這次盤伊洛也回來了,對我嫁給盤俊,盤伊洛是鼎力支持的,姐妹倆也不顧我的感受,忙活的不可開交。

盤俊那邊雖然並不是很開心,但默許了盤綺羅姐妹的行爲。

我最後的希望就只能放到阿嬤身上了。之前不管是哪個阿嬤,真的還是假的阿嬤一直反對我和盤俊在一起,說我會給他們盤家帶來災難,現在我想能阻止這一切的人,也就只有阿嬤了!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阿嬤居然半句阻止的話也沒說,還說正好用喜氣沖沖盤俊身上的晦氣,讓他早日康復!

我當即傻眼,問她怎麼不堅持以前的想法了?

她說事情已經到這個田地了,也就只能這樣了。雖說我命中帶煞,但誰讓盤俊就是認定我了呢?而且她也老了,管不了年輕人的事兒,只求着我早日嫁到盤家,給他們家添個香火!那她也就沒什麼遺憾了,去見盤家歷代祖宗的時候,也就有了交代!

我一看沒轍了,就想着逃走。結果盤家姐妹早就防着這一手呢!不由分說就將我綁了,說晚上洞房花燭的時候,再讓盤俊幫我解開。

就在我絕望的時候,阿牛撬了後窗戶,跳進房間裏,將我放了。

這之後,我哪裏還敢回秦宅?又變成一個無家可歸的人!

我和阿牛逃到縣城城邊的一個村子。農村人樸實,我們這樣手無分文的人,也容易借宿。

晚上的時候,我心裏發悶,就到村外邊的空場上坐着發呆。

阿牛坐到我身邊,突然問我,衣服裏是什麼在發光?

我開始一愣,自己也懵了,將那發光的東西從兜裏拿出來,才猛地想起來,這是我從那赤紅殭屍身上得來的內丹。

阿牛驚叫一聲,有些不可思議說,“這玩意兒是不是個寶貝?”

我笑,“那還用說嗎?這個內丹也不知是那赤紅殭屍多少修爲才煉

出的!”

阿牛瞅着那內丹,歪着腦袋想了一會兒,居然說,“要是我吃下去,那是不是就能像師父一樣厲害,以後也就有了本事,那麼就能保護師父不被壞人欺負了?”

我剛想說殭屍的東西,哪裏是人能隨便吃的,但那阿牛已經將內丹從我手裏奪了過去,一口塞進嘴裏,嚥了下去。

我嚇得驚叫,喊他趕緊吐出來,可不是我心疼這東西,是還不知道它會不會有毒?

可是怕什麼來什麼!我的話剛落地,那阿牛就說冷,身上就像霜打的一樣,結了一層冰霜。

我嚇得跳起來,還沒想到辦法救阿牛,就一眨眼的工夫,阿牛身上的冰霜越結越厚,直到將他整個人凍成了冰!

我嚇得半死,可啥招兒也沒有!到最後,只能去了趟陰間,去問秦老道想辦法。

那秦老道這次倒也痛快,說我殺死了青衣老道,讓他連喘口氣都覺得舒坦,所以我的忙一定要幫。

可他跟着我來了陽間,一看阿牛,他就紅眼了,說他和我在孟家溝等着捉青衣老道那次,就是這傻小子將一泡尿全撒到他臉上了,他誰都能幫,就是不幫這個臭小子!說完,就鬼影子一閃就沒了蹤跡!

我再去陰間求他,他連面兒都不給我見了!

我沒辦法只能回來。望着阿牛不住的嘆氣,心裏都不知道該說啥好了,這阿牛什麼人不好得罪?偏偏得罪了秦老道,這可真沒解了!

不過,也是這時,我心裏突然泛起個疑問,阿牛不是顧三春的徒弟嗎?怎麼會出現在孟家溝?後來一想,或者去走個親戚之類的,畢竟銅角村離孟家溝也不是很遠。

這樣心中的疑問也就自然的消除了。但眼前阿牛的難題還沒解決。

我真的的愁住了,想用真氣幫阿牛一把,結果我對他一輸真氣,他身上就結冰結的更厚了。這下子可真走投無路了!

我實在沒轍了了,就只能去找盤俊。雖然後果是什麼,我清楚的很,但是爲了救阿牛也只能這樣了。總不能看一條命,活活的在我眼前沒了吧!

我一咬牙,回到縣城裏,還沒走到秦宅,遠遠的就看見有個人對着那邊也走了過去,那背影……

是唐瑾!

我心中一動,立即想到先問問唐瑾能不能幫這個忙?這總好過我去求盤俊。

所以我跑過去,不由分說將唐瑾拉着就跑到一邊,躲開秦宅,我也不管他現在對我什麼看法,只想讓他幫着我救阿牛。

一開始見到我,唐瑾清清冷冷的,身上、眼裏都是着寒意,但等我將情況跟唐瑾一說,他毫不猶豫的跟着到了城外。

瞧了阿牛的情況之後,他才說,“你是女人,體質屬陰,所以你的真氣救不了阿牛!他現在是消化不了那個內丹的寒氣,等我幫他寒氣逼出體外,他也就沒事了!不過,殭屍的內丹雖是增加修爲的至寶,但也容易讓人步入邪道,所以也不是什麼大福!”

唐瑾說的這一點兒,對我來說都是次要的了,事情已經這樣了,就只能先將阿牛救過來再說。 「什麼?為什麼會這樣?他們到底是誰?」安老看著馮院長,發現對方不像是在說謊,於是皺眉問道。

「我們也不清楚他們的身份,他們夫妻是幾年前加入學院的!」馮院長如實的說道。

聞言,安老和其餘眾人相互對視了幾眼,最後看向墨九狸問道:「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但是認主是不可能的,你有別的要求,我們都可以答應你,但是絕對不會認主的!」

「我想話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現在你們沒有任何的資格,跟我談條件!」墨九狸聞言冷冷的說道。

「你……」安老等人聞言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要知道在雲上界他們都是實力頂級的存在,雖然沒有前往雲之巔,是因為他們沒有飛升的念頭,喜歡在各自家族中做一個守護者或者是四處雲遊,過著閑雲野鶴的般日子,很滿足也和知足……

但是不管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所有認識他們的人,看到他們都是以禮相待,尊敬有加,還從來沒有人像墨九狸這樣,跟他們說話絲毫不給面子,甚至還威脅他們……

這讓安老等人根本無法接受,安老被墨九狸的態度氣的不再說話,其餘的人也是憤怒的瞪著墨九狸。

墨九狸見狀微微一笑的說道:「瞪著我沒用的,我的耐心有限,你們如果遲遲不想做出選擇,那麼我只能當做你們都想死了!」

「你想做什麼?」其中一個灰衣老者聞言皺眉問道。

「看起來我不提醒你們,你們是不是不會發現自己的身體有問題呢?還是你們覺得我真的是什麼善良的人,真的會去救一些跟我無關的人呢?不好意思,我沒那麼好心,我救醒你們就是看看你們有沒有值得救的可能,既然你們覺得委屈,那就隨便好了!」墨九狸看著安老等人諷刺一笑的說道。

聞言,安老等人一愣,隨即紛紛檢查自己的身體,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倒是其中一個老者是煉丹師,察覺到自己身體完全正常后,想了想直接運行體內的靈力,想要看看有沒有問題……

「嘭……」

結果對方剛運行自己的靈力,就嘭的一聲身體炸成了血霧,飄散在空氣中,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就連齊老和馮院長也紛紛一怔……

「不要試圖運行你們的靈力,否則你們會跟他一樣的下場!」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為什麼會這樣?我們到底怎麼了?」有人震驚的問道。

「雖然我知道,但是我沒有對外人解答問題的想法!」墨九狸直接說道。

安老聞言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然後又看向一臉無奈的馮院長和齊老,至於佰老他不認識,也就沒在意!

「你到底是什麼人?想要我們臣服,至少應該讓我們知道你誰吧!」安老看著墨九狸說道。

「上官狸!」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我們就不能有別的選擇嗎?」安老問道。 果然如唐瑾所說,阿牛得到唐瑾相助,慢慢的恢復正常,只是人變得很虛弱。

唐瑾揹着他回到我們借宿的農戶家裏,將阿牛安頓好了,我和唐瑾才一起到了外面。

唐瑾問我爲什麼會在這裏?我不想說太多,就回了一句有點兒事!

之後兩個人就都靜了下來,似乎找不到什麼可說的話題,氣氛有些讓人無措的尷尬。

後來還是唐瑾先說了話,說雲小諾和黃毛都在他住的地方,兩隻鬼跟唐瑾回到金秀後,雲小諾就吵着想見我,他說我現在有喜事,不易和那小鬼相見,所以就告訴我一聲,等我過段時間記得去看看那小鬼。

我這纔想起將雲小諾和黃毛託付給唐瑾的事,很欣慰那兩隻鬼都沒事。

不過,唐瑾的那句什麼我有喜事,讓我有些耳朵疼,突然不想送他了。就說自己累了,讓他自己走好!

唐瑾應了一聲,淡淡的月光下,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唐瑾的身影略顯淒涼。

感覺唐瑾應該走遠之後,我才又折返回來。靜夜下,連蟲兒都歇了,我的心也靜的沒有一絲生機!

我就那樣久久的站在那裏,大腦裏一片空白。

直到後來站的累了,我纔想到回去,沒想到一轉身,就“砰”的一聲撞到一堵牆上似的,撞得我鼻子都酸了!

我被撞得有點兒懵,心裏還想呢,這裏啥時候多了一堵牆?

等我擡起頭才發現阿牛居然站在這裏?

看到他好了,這也算是唯一讓我開心一點兒的事了!

阿牛問我怎麼在這裏站着?

我只說“覺得悶吧!”

歸去來兮,尊後來襲 之後阿牛問起是不是因爲盤俊,對我說我要是不喜歡盤俊,明明可以直接跟他說清楚的,明明一句話的事,現在卻弄出這麼大的事情來,以後都不好見面了!

我心裏苦笑,如果一切都只是一句話那麼簡單,那麼我也不會像現在這麼苦了!不過,我也知道阿牛是好心,所以故意調侃他,“喂,明明是誰?他和我有關係嗎?”

一句話,讓阿牛直摸腦袋,他本來人就憨,被我一逗,就更不知道說什麼了!

看到他的窘迫又着急的樣子,我反倒開心的笑了。其實做人還是像阿牛這樣簡單點兒好吧,最少會開心很多?

當然這只是我自己這麼覺得!

天亮的時候,我和阿牛就只能離開那個村莊了。阿牛說要不然帶我去投奔他的遠方親戚。但我們剛走到村外,就看到唐瑾的路虎停在那兒。

看到我們,唐瑾從車上下來,他全身仍是像冰山一樣冷峻,不過說出的話卻不冷。

唐瑾居然幫我們安排好了住處,還說阿牛的工作也已經安排好了,在宗教局當保安。

對唐瑾的能力,我一直不懷疑,但他能這麼幫我,這真是讓我想象不到的!

我開始還有些猶豫,因爲並不想再欠唐瑾的人情了。

唐瑾卻說,房子其實是宗教局那邊幫我安排的,我幫局裏找到劍虹,這麼大的功勞,理應得到些獎勵。

我心裏卻無比清楚,唐瑾只是找這樣的藉口罷了,我當日親自將劍虹交給姜領導的時候,可沒聽他要給我什麼獎勵。

說到底,唐瑾這藉口也算是一個很好的臺階,我借勢也就下了,對他點點頭。

然後我問阿牛,他自己有沒有什麼想法?阿牛隻呵呵笑着說,“我一切都聽師父的!”

那一切都好辦了!

就這樣,我和阿牛跟着唐瑾去了他給我們安排的地方。

那地方離着宗教局很近,比秦老道那處宅子還要氣派,我一看就更加確定這絕不是什麼宗教局給我安排的房子。

不過,唐瑾之前那麼說,我現在就順着裝傻得了!

這房子裏,什麼都有。住的也舒適。

晚上的時候,唐瑾將雲小諾和黃毛都帶了過來。

我見到雲小諾就想要將她留下來,那小鬼卻說她喜歡和唐瑾這個大哥哥,尤其唐瑾還找了塊翡翠讓她宿身,那玉有天地之靈性,滋養着她,所以她現在纔好的不得了,纔不願意過來和我同住呢!

我笑罵她是個沒良心的小鬼,之後也沒再強求。其實說起來,有云小諾和黃毛留在唐瑾身邊,我還真是很安心的。因爲至少雲小諾和黃毛還可以好好守護唐瑾。我希望他安安全全的!

這樣,我和阿牛在唐瑾安排的宅子裏住了下來。

我起初擔心離着盤俊近了,他就會有辦法找過來,到時候真是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不是我不肯跟盤俊說清楚,而他一直都不肯放手。

不過,一連住了十幾天,也不見盤俊的找過來,我就覺得有些奇怪。

因爲盤俊的卜算能力特別厲害,他要是想找我,肯定會找的到!

所以我反而有些擔心了,擔心盤俊身體是不是有事,我所謂的逃婚,是不是氣得他病更重了?

不管怎麼說,除了我無法答應和盤俊在一起外,其他的,只有我欠盤俊的!

我本來想偷偷去看看盤俊,但夜裏走在街上,冷不丁瞧見左臂上的蛇紋又幽幽的發着光,我心知有事,就開始加倍小心,結果發現有隻鬼一直在跟蹤我,之後我就將那隻鬼給捉了。

原本想去看盤俊,這下子也就只能改了計劃。我收了那隻鬼,帶着他回到家裏。

一審才知道那隻鬼竟然是城裏的一個冥師家養的鬼,專門幫那個冥師打聽我的消息來的。

我這時候才知道我找到劍虹的事,並且接任山字派冥師掌門的事,早已經在金秀一帶的冥師圈子裏引起震動。甚至連兩廣的冥師圈子都驚動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