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目光盯着視線當中的池子,張林的面色霎時一變,臉龐之上當即攀爬上了濃郁的驚駭之色。

視線當中,是一個有五米長寬的池子,而池子當中,竟然全是猩紅的血液。

一個個氣泡從池底升起,在血面爆開,而伴隨着氣泡的爆開,一團團血氣也跟着飄了起來,最後蔓延在了這渾濁的空間當中。

“血池?怪不得這裏的血腥味這麼濃,原來是這裏的原因。”血池離張林並不遠,即便空間有些渾濁,但依然能夠看清,帶着狐疑的神色,他緩緩向血池靠了過去。

這片樹林充斥着幽森,但一路走來張林卻沒有遇到任何危險,現在又出現一個血池,他不明白墓主的用意,但他清楚,這血池在這裏肯定是有什麼意義的。

血池不知道有多深,但是能達到眼前這樣,不知道要灌注多少血液,可以見得,這裏面蘊含了多少生命。


“難道是要用這血池練什麼邪功?”看了半天,張林沒有看出這血池究竟能用來幹什麼,但是前世在電視裏卻是見過,一般這樣用無數人的鮮血灌成一個血池的,都是魔道用來練邪功的。

但是這隕落之界是皇族先祖跟其他大能之人聯手創建的,不可能會有魔族啊!

“譁!”就在張林正思考之際,突然間,那猩紅的血池竟然翻涌了起來,一個個小漩渦在血池中生成,而後,這些小漩渦逐漸匯聚在一起,最後形成了一個大的漩渦。

漩渦在血池中瘋狂的流轉着,就是這樣,都是見不到血池的底部。

伴隨着漩渦的流轉,一股更加濃郁的血腥味鋪面而來,緊跟着血池中青光一閃,一道光芒突然從漩渦的中心射了出來,直奔張林而去。

望着這一幕,張林瞳孔陡然一縮,本能的伸出手便向青光擋去。

然而,這道光芒他根本無法抵抗,眼前一閃,那道青光便從他的額頭向腦子裏鑽了進去。

“嗡!”青光掠進,張林腦袋裏嗡的一下,緊跟着他便感覺腦海裏像是多了些什麼一般,但是他的意識還在,整個身體和精神上也沒有受到傷害。

“哈哈哈!終於讓我找到一個人了。”而就在張林正納悶的時候,這時候一道陰陽怪氣的笑聲突然在腦海中響了起來。

“誰?”眸子一凝,張林神色變得很難看,很明顯,剛剛那道青光是什麼靈魂鑽進了他的腦海當中。

“哈哈,小子,我是這血池當中的血魂,你應該感到幸運,讓大爺我碰到了你。”張林話音剛落下,腦海中那怪異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

“血魂?”聽到這森然的名字,張林身形忍不住顫了一下,莫非這血魂要佔據我的身體? “血魂?”聽到這森然的名字,張林身形忍不住顫了一下,莫非這血魂要佔據我的身體?

“放心吧小子,大爺我不是來佔據你的身體的。”張林並沒有說話,可腦海裏想的東西那靈魂居然都清楚的知道,就彷彿兩個人用一個頭一般。

“那你究竟想要幹什麼?”張林拳頭握在一起,有種想要抓狂的衝動,突然間一個東西鑽進腦子裏,現在還跟自己對話,跟自己用一個腦袋,這讓他一時難以接受。

“哈哈,大爺我等了這麼多年,現在終於等到一個人了,看你的身體,還算可以,稍加培養也不一定就沒有成就。”

“我在問你究竟要怎麼樣才肯離開我的身體。”張林雙手按着頭,使勁的擠壓着,可不管他怎麼擠,都無濟於事。

“離開你的身體?呵,我倒想離開,可你總得有肉體讓我離開啊!”

“那你告訴我怎麼找到肉體?”

“想要幫我找肉體還早着呢,最少你現在的實力還辦不到,離開這隕落之界我就會沉睡,到時候你先幫我找到復靈液再說吧!”

“復靈液?”

“只有先找到復靈液我才能甦醒,到時候等你實力變強了,我再告訴你怎麼幫我弄個肉體。”


張林有種想哭的衝動,怎麼就碰到這個倒黴的了,早知道還不如不來這墓葬了。

“你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告訴你,這墓葬大爺我熟悉得很,在這裏面只要有我在,保證你會撈到大把的好處。”

“你?”聽得這話,張林稍微怔了怔,剛剛他倒是還沒想到這一點,不過若是血魂說的不假的話,在這裏面他還真能撈到不少好處,而且,這血魂熟悉這裏,哪裏有危險他也知道,這樣一來倒是省了很多冒險。

不過這個好處,代價也是不小的,居然要讓他去找那個什麼坑爹肉體,這血魂說張林現在的實力都還不夠,可以見得,那肉體絕對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

“你妹的,把老zi穿到這個世界難道是要讓我當救世主?”還沒來這隕落之界,張林就碰到了一個老頭,被那老頭下了血符,還要必須找到麒麟火珠幫他脫困,現在又碰到一個血魂,一時間,他都有些狐疑自己現在奮鬥的目的了。

“另一個世界?嗯?你的身體確實有些不一樣!”張林正苦逼之時,血魂的略顯驚詫的聲音這時候又是在張林腦海裏響了起來。

聽得這話,張林怔了怔,“你看出什麼來了?”

“說不太準,只是你的靈魂本質跟普通人似乎不太一樣,但是不一樣在哪,我也說不上來。”血魂這話不像是在撒謊,這麼說來,他還不知道自己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地球。

“好吧!老zi認栽了,告訴我,現在應該去哪,怎麼走出這該死的樹林。”稍怔了怔神,張林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女御醫 ,既然弄不了,那就只有儘量滿足血魂的要求,讓他早些離開自己。

“哈哈,這纔對嘛!你我合作,絕對是對雙方都有好處,現在繼續向裏面走,我帶你去弄點好東西。”

翻了翻白眼,張林只好作罷,稍稍整理了一下,隨後身形一動,向深處掠了進去。

幽暗的森林在血氣的籠罩下讓人發寒,森林其實並不大,那血池所在的地方應該是在最中間,從血池掠出,約莫有一刻鐘時間,張林便飛出了樹林。

“向左邊走!前面有一個傳承塔!”張林剛飛出樹林,血魂的聲音這時候便在腦海中響起。

眸子向左邊望了望,張林按照血魂的指示向左邊飛了過去。

咻!渾濁的空間當中,張林一路飛掠,片刻之後,果然是有一座傳承塔的輪廓出現在了視線當中。

“這血魂還真沒騙人!”見到傳承塔,張林心中暗道了一聲,看樣子這血魂還真比較瞭解這墓葬。

“你居然敢懷疑我,好心當做驢肝肺!”血魂的聲音響起,張林才意識過來,他的思想血魂是清楚的。

張林也不再說話,腳下加快速度,飛快向傳承塔掠了過去。

咻!身形劃過,最後張林的腳步停在了傳承塔之前。

“張林?”傳承塔前,現在已經有着四道身影,這些人顯然有見過張林的,見到張林過來,有人略顯差異的道了一聲。

目光從他們四個身上掃了掃,這四人都是生面孔,他沒有見過,不過這樣也好,省的又有一番爭鬥。

“好了,五個人已經到齊了,一起進吧!”這是一座中級傳承塔,跟低級傳承塔不一樣的是,除了裏面的東西要好一些之外,需要的人也只有五個,原本這就有四人,現在張林到來,正好湊夠五人。

話音落下,其中一人像是等不及了,轉身便踏進了傳承塔下面的光門當中。

張林也不拖沓,跟在幾人後面踏了進去。

嗡!眼前光芒一閃,很是輕鬆的,張林的身形便沒入了傳承塔內。

身形定下,他的目光向前掃了掃。

這中級傳承塔跟低級傳承塔內部有些不一樣,低級的傳承塔需要十人一起進入後,方纔能再進一層,而這中級的傳承塔卻是不需要,進入光門便是大廳,而且,這個中級傳承塔沒有第二第三層,整個石塔就只有第一層,五根石柱也立在了大廳的五個方位。

傳承塔內沒有像之前的那股壓迫之力,因此,五根石柱也分不出哪個纔是最好的。

五道身影立在大廳當中,他們目光在五根石柱上掃過,似乎在看那個位置才能獲得最好的傳承。

“從左邊數,第二根石柱!”張林也不知道究竟哪個纔是好的,正在猶豫之間,血魂的聲音這時候冒了出來。

“第二根?”喃喃的道了一聲,張林向左邊第二根石柱看了過去。第二根石柱跟其他石柱看起來沒有什麼區別,同樣的粗細,也同樣的紋路,甚至同樣沒有一絲靈力波動。

但是既然血魂說是第二根石柱,那張林現在也只有先相信他了。

將第二根石柱鎖定,隨後張林在四人的注視下向石柱邁了過去。

見到張林向石柱邁去,其他幾人也沒有再猶豫,各自選了一根石柱,而後坐在了前面的石臺之上。

盤腿坐在石臺上,張林的眸子微眯了起來,伴隨着石柱上一抹青光的流過,張林的靈魂再次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空間當中,跟上次遇到的低級傳承塔一樣,被濃郁的霧氣充斥,看這濃度,隱隱間還要比上一次的強一些,能夠將這些能量吸收,想來實力會進步不少。

因爲有着霧氣遮掩,他的能見度不高,因此,前面究竟有何物他還不得而知。眸子向前望了望,隨後腳步向前踏去。

穿過這片霧區,片刻之後,張林的腳步頓了下來,因爲這時候,一面龐大的玉璧出現在了他的前面。

這是一塊上等的漢白玉,玉質晶瑩剔透,即便這裏面光線並不是很強,但也能夠隱隱看到上面浮現的光澤,也不知道究竟誰會有這麼大的手筆,居然在這立了這麼大一塊玉。

目光盯着面前這龐大的玉璧,張林稍微驚了驚,這一塊接近一百平米的漢白玉不知道在二十一世紀會值多少錢,若是放在前世,張林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整出去,就算整不出去,那也得敲兩塊下來。

但是現在不一樣,再大的玉,出去也換不來一卷高級武技,錢財對現在的張林來說更是起不到什麼作用。

“血魂,這面玉牆是幹什麼用的?”玉牆晶瑩剔透,表面光潔,看不到一絲雜質,而就是因爲這樣,張林纔不知道設置這面玉是什麼意思,血魂對這墓葬比較瞭解,這個時候也只有問血魂了。

“你還真是傻的可愛,在這裏面弄個玉肯定是傳承的東西了,這個都不知道!”這時候, 你喜歡的樣子我都有

聽得血魂這話,張林雙眼一翻,狠狠的咬了咬牙,但是他看不到血魂,也根本不能做什麼,只有嚥了口氣,這樣作罷。

“那你告訴我這需要怎麼傳承?”在這裏面,張林摸不着頭腦,也只有靠血魂,平復了一下心情,張林又是問道。

“把體內靈氣渡到玉牆上!”看到張林沒有跟自己計較,血魂也沒有再捉弄張林,隨後懶洋洋的道了一聲。

臉上的神情稍微收斂一些,隨後張林緩緩擡起了手掌,按照血魂所說,他體內靈氣一涌,而後一道能量光柱向玉牆打了上去。

臉盆粗細的能量光柱穿透瀰漫的霧氣,最後落在了玉牆之上。


而這時候,伴隨着張林能量的涌去,玉牆一閃,緊跟着在其表面上竟然冒出了閃亮的光澤,同時間,一排排小字也在玉牆上突兀的浮現出來。

“果然有貓膩!”望着這些密密麻麻的字體,張林嘴角輕揚了揚,原來傳承都是在這個上面。

上次在低級傳承塔中獲得了地階初級的防禦武技戰神甲衣,不知道這回又會是什麼。 傳承塔當中,張林按照血魂所說,將體內靈氣渡到了玉牆之上,果然,在靈氣涌入玉牆之時,那玉牆光芒一閃,上面竟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視線掃向玉璧上的小字,這時候張林臉上逐漸的攀爬上了興奮之色,“地階中級武技,大荒金指!”

“沒想到居然是地階中級武技!”望着打頭的那幾個字,張林喃喃的輕道了一聲,果然不愧爲中級傳承塔,這般傳承也是比初級傳承塔要好一些。

張林現在會的武技,有破天三斬,撕風掌,還有那乾坤六合指,乾坤六合指是玄階武技,對現在的張林來說,基本沒有什麼用了,因此,他現在能用的武技,其實也就只有撕風掌和破天三斬,兩樣武技都是地階初級,說起來也是不弱,但是張林現在面臨的對手都是比自己強悍不少的人,光靠着這兩樣武技的話,是無法跟吳昊他們抗衡的。

現在震天鈴也用不了,這兩樣武技也算不得底牌,到現在,可以說張林基本沒有底牌可言。

面前的地階中級武技,正是張林現在迫切需要的,有了這地階中級武技,那麼張林的戰鬥力無疑又會提升一個檔次,關鍵時刻這也可以作爲一張底牌使用,再遇到吳昊,不說能夠跟他抗衡,接他一掌然後逃跑應該是沒有問題。

“這玉牆上的信息怎麼接受?”激動的心稍微平復了一下,張林這時候向血魂問道。

“把手貼到那玉牆上!”

聽得這話,張林摩挲着手掌,緩緩向玉牆靠了過去。

“沒出息,一個地階中級武技就激動成這樣!”張林帶着激動之色,可血魂漫不經心的話卻給他潑了一盆涼水,不過張林也不去管他,你不在乎我可在乎。

右掌探出,而後,掌心緩緩向玉牆貼了上去。

“嗡!”掌心剛接觸到玉牆,突然間玉牆光芒一閃,一股澎湃的信息從玉牆上涌出,而後順着張林手臂洶涌的向張林腦海裏灌了進去。

信息很龐大,即便張林的精神力不弱,但腦海也有種脹痛之感,不過伴隨着脹痛感的傳來,那大荒金指的信息也在他腦海裏越來越清晰。

如此信息的傳遞約莫有半刻鐘時間過去,隨着張林腦海中那脹痛之感的逐漸淡化,龐大的信息也終於斷開,這時候,玉牆一閃,再度回到了原來的模樣,而玉牆上的小字,也都消失不見。

“這就是大荒金指麼!”回憶着腦海裏的信息,張林喃喃的道了一聲,果然不愧爲地階中級武技,這般複雜程度可不是地階初級的撕風掌和破天三斬能夠比的。

武技傳承完,這空間裏除了能量霧氣也沒有什麼可以撈的了。

稍頓了頓,隨後張林就地盤坐了下來,手中手印一捏,大吞噬術運行了起來。

“呵,居然還有這麼霸道的功法?”張林運行大吞噬術,血魂自然能夠感受到,這時候,血魂詫異的道了一聲。

“你知道這功法?”

“功法我不知道,不過這功法確實有些強大,而且有些怪異?”

“有什麼怪異的?”

“看這功法,似乎連強大的靈魂都能吞噬,而且,還能據爲己用。”

聽得血魂這話,張林心中有些驚駭,沒想到血魂居然能夠憑空看出張林的大吞噬術,這樣看來,想來血魂生前實力應該不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