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盯着眼前的小東西,蝕龍吐息,邪氣迸射,那強勁的疾風幾乎把毅瀟臣吹離地面,雖然蝕龍身軀雖然龐大,可是毅瀟臣卻根本傷不了它一絲一毫,加之蝕龍邪息感知更是強悍無比,也就這眨眼功夫,毅瀟臣體軀內的靈炙力量已經消退不少,對此,諸葛岫猛聲高呼:“毅瀟臣,我已術式陰魂聚息,爲你加持力量!”

雖然毅瀟臣化妖,可是他自始至終不是妖魂妖體,諸葛岫這麼一喊,毅瀟臣魂爪怒揮,青靈、火靈集聚成羣,飛散衝向蝕龍,而他則快速跳躍,一步回身來的諸葛岫設下的術式陣中,瞬息間,術式陣好像漩渦般升起一縷疾風,漫山的黑氣快速向這裏彙集,隨着黑氣充斥體軀,毅瀟臣仰天怒吼,睜目怒裂,就像有東西撐破身軀一樣,但是靈炙本由噬魂靈衍生,故而這般殘念邪息不過片刻功夫便被靈炙吞噬殆盡,這麼一來,毅瀟臣身上的邪息火焰更加洶涌,附着在身的紋落更是變得漆黑無比,除此外,生於背部的骨骸羽翅赫然分叉化形,陡然成左右各一對,至此,毅瀟臣憑着吞噬慾望再度衝向蝕龍,在他的妖眼中,蝕龍就是一團無比強悍的邪息集聚容器,除了吞噬,再無其它之意。

不過諸葛岫以此術式與蝕龍邪性之力抗衡,強行集聚小殿山的陰氣邪息,這對他的本身精神氣息損耗極大,不過一口氣功夫,諸葛岫張口噴血,跪於地上,見此,韓震以術陣護佑受傷的虞妙、煌倪免收邪氣黑靈侵蝕,讓後箭步衝來,手結術式,奮力打在他的胸骨腹間,暫時封了諸葛岫的脈絡。

“該死的,我本意是要接住毅瀟臣的力量弄死毅溟,他毀了我的門閣,殺了我的先輩,可是現在我卻幾乎爲毅族喪命,可笑,真是可笑…”

諸葛岫心有不甘,慘然低言,只是韓震早已看透命途,不過還未等他開口,諸葛岫突然變了臉色,他一聲急呼:“小心!”

對此,韓震下意識的閃身躲避,但是後背還是被一股陰冷的邪氣打到,而普彌和剛剛抵禦黑氣衝擊的毅姬鈺紛紛轉頭看去,據他麼十數步外,一好似蛇女的邪物正在望着這裏。

細眼看去,這蛇女身纏黑氣,濃密的屍靈蟲在黑氣浮蕩,閃爍着黝黑光亮的鱗片已經長滿她的膚表,那雙褐色的牟子與之獸類無異,最讓人心魂膽顫的是,這蛇女滿頭的髮絲蓬亂叢生,其中竟然夾雜着不少墓蛇般的虛魂之物。 “妖孽…這絕對是妖孽…”

諸葛岫驚顫不已,連連後退,結果一語傳來,讓衆人更是驚中帶着茫然,只見受傷靠地的煌倪竟然直身子,她目射怒火,貝齒緊咬欲碎,破裂的脣角更是淌出絲絲血跡。

煌倪死死盯着悠悠走來的蛇女,胸脯起伏,就像有無盡的氣息頂在肺腑中無法散出。

“鳳夕瑤…鳳夕瑤…你這個畜生…爲什麼…你爲什麼要那麼做…”撕心的吼聲摻雜着無盡的悲憤就像洪水般衝涌出來。

“什麼?這個蛇女是鳳夕瑤?”

衆人皆驚,全然不信,連一貫沉穩如石的韓震也顫動起身軀,他氣息粗壯,面色愈發紅烈,曾經,他想過很多方式見到那個高高在上、隨意虐殺生命的妖女,不成想今日竟然真的見到已經化妖的鳳夕瑤,不管從魂識探尋,還是氣息感知,鳳夕瑤已經完完全全由內到外,由魂到體魄都感受不到屬於人的精氣神息了。

“哈哈哈哈哈…”

一連串尖利刺耳的笑聲從鳳夕瑤口中傳出,這讓衆人心魂顫慄,耳膜刺痛不已,像有萬千蟲子在皮肉中鑽爬一樣。

“鳳夕瑤,沒想到那個掛着妖孽之女名頭的傢伙竟然真的化妖了…”

毅姬鈺穩下心魂後,暗自低語,隨着她魂息涌動,纏繞在身軀上的蝶魂釋放出大量、宛若巴掌大小的蝶靈,這些雪白的蝶靈四散飛舞,眨眼功夫便衝到鳳夕瑤身前,跟着蝶靈化形爲無數白色魂息,妄圖衝入鳳夕瑤的身軀,不成想鳳夕瑤身前的黑氣迅速聚形成數條好似大蟒的虛尊,不過片刻,這些白色魂息被黑氣大蟒虛尊吞食殆盡。

“陰相吞噬,邪氣相生!”

看到這裏,普彌低聲,毅姬鈺當即明白其中道理,此時,鳳夕瑤可以說把自己當做祭品獻祭給了蝕龍,從而與蝕龍相依相生,這麼一來,她已然突破陰相死格,任何陰相之力都無法傷她一絲一毫,可毅族遺者大多都是陰相體質,除了普彌這個現如今唯一的陽相體魄,毅姬鈺、毅沐仝也都屬於陰相。

“那我們該怎麼辦!”諸葛岫心慌不已,一面是巨大好似小山一樣的蝕龍,毅瀟臣雖然化妖前去拼殺,可是鬼知道他能撐多久,小毛雖然已經步入飛僵之境,可是與蝕龍拼鬥之後才發現雙方相差猶如天地,加之小毛體軀內的屍靈不同於毅瀟臣的魂生靈,靈炙是由噬魂、炎妖、旱魃殘魂相互吞噬融生的邪性毅瀟臣,在一定程度存在最貪婪、最嗜血的怨念靈體,而屍靈純粹就是欲惡死氣,根本沒有自我集聚能力,在蝕龍邪性力量的吞引下,小毛體軀內的屍氣快速消散,不過片刻功夫,他已經虛弱不少。

蝕龍遊離咆哮,碩大的身軀在這瞬息功夫已經將大片松林給攆平,毅瀟臣躬身急速前突,左閃右避,那粗大斷裂的木樁被蝕龍尾巴一掃,直接飛昇上天,幾乎沒入雲層,隨後這些木樁直衝落下,見此,毅瀟臣魂力迸射,青灰色的魂手驟然暴漲,面對飛來砸下的木樁重拳頂上,木樁直接被掄圓了反向朝蝕龍飛去,蝕龍鼻息怒噴,黑氣凝聚着腐毒直接將木樁吹成碎屑,飄然散落。

“閃開…”

見到這股木樁黑雨從天而降,韓震大吼,他聚息凝神於胸,只聽虎嘯中放,韓震將一棵數百斤重的橫斷木樁打了出去,爲虞妙擋下這要命的一擊,毅姬鈺更加凜然,有蝶魂環繞,她躲都不躲,雪白的魂息好似雲霧擴散衝向四周,那股威勢直接將這些木樁震開。

不過普彌、韓震、諸葛岫三人就沒那個硬抗的實力,畢竟數百斤的木樁垂落下來的力量是很強大的,三人自問體魄不如他人,故而只能躲閃,汪戰憑藉敏銳的感知力,以極小的閃躲避開了這些要命的玩意兒。

原以爲這陣木樁雨能給鳳夕瑤這個妖人帶來不少的阻擾,不成想鳳夕瑤依舊是那副癡然呆若的模樣,那張長滿蛇麟的面頰展現出詭異駭人的笑意,分叉的蛇信抽吐不停,粗壯飄蕩的蟒魂虛尊就像章魚觸手一樣護佑着她。

“紫青羅…紫青羅…我成功了…我們終於成功了…你在哪…這等不死之術…我們姐妹要好好享用…”

聽到這些,韓震重重唾了一口:“妖人畜心,死不足惜,到了這種地步竟然還不忘這些污穢行徑…”

“毅族的至尊法器術式,永生永世,好似神明一般存在於世,這等慾望的誘惑沒有多少人可以抵擋得了!”普彌說話同時,已經將陽聖石執於胸前,對於已經步入陰相死格境界的鳳夕瑤,單憑他們的靈清之氣,根本傷不了,爲今之計,只能利用陽聖石。

本來還瘋癲嬉笑的鳳夕瑤猛然感受到陽聖石散發出來的至陽之氣,整個人頓時驚吼嚎叫,那聲音尖銳低沉,就像獸類。

“毅族…毅族…該死的族氏…該死的命途…”鳳夕瑤語無倫次,怒眼猙獰,瞬息間,融聚在她體軀內的邪氣好像山洪崩裂一般源源不斷洶涌出來,當普彌、韓震這些人還未反應過來,這些烏黑的邪氣開始快速凝聚,下一秒,十多名人身蛇尾、好似鳳夕瑤的妖人虛魂出現在她的四周。

“殺了你們…一定要殺了你們…”

鳳夕瑤大聲嘶吼着,這些蛇女虛魂扭動着詭異的身軀,好似游魚躍水般向衆人衝來。

“鳳夕瑤,毅族至尊,立於天地,你這叛徒畜生,今日我木系遺者,必將以你的心魂祭天頌地!”

毅姬鈺低呵,魂息迸射,蝶魂虛尊暴漲,雙對堪比象耳的蝶魂羽翅褪去魂衣,僅以魂骨纏繞在毅姬鈺的雙臂上,當下毅姬鈺凸步縱深,衝向飛馳襲來的蛇女虛魂,魂骨漆白銳利,以魂擊魂,瞬息交錯,蛇女虛魂被一縷白光刺穿,唰的一瞬,蛇女虛魂散做絲絲縷縷的黑氣邪。

一擊的手,毅姬鈺急步加衝,不成想背後傳來一聲警喝:“小心,那蛇女虛魂並未消散!” 話落,毅姬鈺只覺得後背傳來一股冷意,那邪氣冰冷刺骨,宛如深淵降臨。

一車柚子 被魂骨打散的蛇女虛魂竟然在不覺然中已經重新匯聚,這邪魂惡靈張牙舞爪,縱深撲向毅姬鈺,雖有蝶魂護佑,但是雙方距離近在咫尺,毅姬鈺已經沒有迴轉餘地,若是被這邪靈撲身傷到,以當下態勢,後果絕對壞到極致。

說時遲,那時快,蛇女虛魂雙臂撲張,與毅姬鈺的後頸只差一手之隔,結果一道幽藍的雷鳴電光由天而降,好似離弦之箭,正中蛇女虛魂。

這雷鳴威勢短促強勁,直接將虛魂擊的粉碎。餘光看去,數步之外,韓震怒目直視,面色煞白,他雙手合計,指尖反扣交錯,直指這些蛇女虛魂,剛纔那雷鳴便是他的降雷術。

待這道至陽至剛的力量由天降落後,又是四道雷鳴接連襲來,隨着每一道雷鳴降落,韓震的面色就蒼白一分,待第四道雷鳴將撲面衝來的蛇女虛魂擊散後,韓震顫抖,滿是血汗的身軀已經抗受不住氣息耗費帶來的苦楚,只見他身子一軟,撲身跪下,這麼一來,天際烏雲中維持的靈光氣暈驟然被烏雲所籠罩。

虞妙見了心急衝來,擡手觸摸到韓震的軀體,這個糙漢子的身軀竟然冰冷至極,全然沒有人息本該有的溫度,箇中緣由,她很是清楚,從面對鬼蠍那些邪人到現在的蛇女虛魂,韓震幾乎耗盡自己體軀內的所有精神氣息,這麼下去,若敢招引第五道雷鳴,韓震必將血脈崩斷、心魂潰散而亡。

“閃開…”韓震重重推開虞妙,可是氣力耗盡,他根本無力起身,眼看蛇女虛幻從四周微聚過來,虞妙劃破指尖,快速在身前結出印術,當下,數道以精血爲基迸射而出的精氣光暈交錯擋在身軀四周,那蛇女虛魂撲身上來,直接被光暈震開,只是虞妙並不是強悍之人,加之相伴多年的白骨笛已經吞噬盡她的心魂,這以精血結出的陰陣在快速消耗着她的生命。

“你們簡直都是瘋子!”

諸葛岫對韓震、虞妙這些人的拼命怒聲悶吼,雖然他很害怕不遠處已經化妖的鳳夕瑤,可是生死關頭,他已經沒有退路了、

與此同時,普彌閃身躲過兩具蛇女虛魂的圍攻,他衝到韓震身後,快速掏出陽聖石,這至陽法器剛一出現,它散射出的金色光暈直接阻滯了蛇女虛幻凌厲的攻勢,當下普彌一手緊緊握着陽聖石,他奮力咬破右手指尖,任由的血液滴灑,而後他右手三指躬曲,以一種極其扭曲的手印用力將血指按在陽聖石上。

瞬間,陽聖石金光四射,一縷縷金色氣暈就像雲霧般從中迸射出來,只聽普彌衝韓震低喝:“我以血祭抽出陽聖石內的至陽之力,沒入你的體軀,至於能支撐多久,我不清楚,但是在這力量之內,你要盡全力幹掉那個妖女…”

隨着金色氣暈涌入韓震體軀,本來還蒼白如死人的韓震陡然生氣暴漲,甚至可以看到金色氣暈像流光一樣在他的膚表遊離亂竄。

“我也助你一臂之力!”

諸葛岫反身閃過一隻蛇女虛幻的攻擊,他以五相盤爲基,在韓震所站之處結出陣式,但見陣式內氣息涌現,力量迸發,這股異變讓本來還算呆傻癡立的鳳夕瑤驟然怒吼,就像她的魂識在這一刻從蝕龍得力量中脫離一般。

“陽聖石…陽明之力…不可能…它怎麼會在你們手裏…不可能…”

鳳夕瑤狂躁怒吼,渾身黑氣洶涌,那些以黑氣魂力凝聚而成的蛇女虛幻在這一瞬間狂嘯異化,在黑氣的衝擊下,它們人身蛇尾的模樣就像大蟒蛻皮一般,徑直將上半軀的人身給撐破,完全化行爲縮小狀的蝕龍虛尊。

看到這裏,早已被鳳夕瑤挑起心底怒火仇恨的煌倪不顧一切衝向鳳夕瑤:“爲什麼你要那麼做?爲什麼…”

嘶吼震天,怒火狂瀾,只可惜煌倪在鳳夕瑤面前就像一隻卑微的螻蟻,雖然鳳夕瑤在心魂深處微有觸動,但是蝕龍欲惡渾厚深邃,堪比江海,那一絲觸動根本無法動搖的她以化妖的心性、

“無知臭蟲….滾開….”

鳳夕瑤尖聲爆喝,瞬息間,黑氣環繞本尊,蝕龍虛魂好似藤蔓叢生般衝向煌倪,煌倪閃躲,可是這些黑氣虛魂強悍不已,一個不慎,一條蝕龍虛幻口噴毒霧,宛如利箭般襲來穿透煌倪的肩頭,這一下直接傷了她的體魄,但見煌倪失身力散,好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從半空落下,對於這個奪命時機,鳳夕瑤根本不會放過,在此下情形,她也不不會想到,曾經喚她爲母親的人即將死在她的手下。

只不過命途不到,生死尤未可知。

黑氣蝕龍虛魂洶涌駭人,可是下一秒,數縷白色魂息攜着蝶骨衝襲而來,徑直把三條蝕龍虛魂給擊散,突身衝來的毅姬鈺沉眉冷目,她雙臂纏繞蝶骨,白色魂息好似氣浪急速擴散,將衝襲而來的蝕龍虛魂給震退,她餘光一掃,縱深衝到煌倪身旁,拉起煌倪向回撤。

“螻蟻….放肆….我纔是主宰生死之人…”

眼看毅姬鈺突身攪擾,鳳夕瑤瘋聲尖叫,她勐然動身,在黑氣魂力充斥下縱深衝來,那疾風雷霆之勢讓毅姬鈺心魂大驚,不過鳳夕瑤還未衝到近前,兩道身影從兩個方向幾乎同時衝來。

風離涅、毅沐仝在鳳夕瑤蝕龍虛魂即將吞噬毅姬鈺與煌倪二人那一瞬間前,巨大的三頭青面鬼與鬼石像兩尊妖靈虛魂衝涌而來,正好擋在鳳夕瑤與毅姬鈺中間。

“姬鈺!”毅沐仝急聲低呵,閃身衝到近前,面對如此邪氣強悍的妖人,毅沐仝沒有任何保留,全然釋放魂生靈鬼石像,這鬼石像身高一丈,獨眼獨角,烏紅的魂息就像血流般纏繞在他身前,而風離涅更加乾脆,他以三頭青面鬼護身衝擊,穿過數具蝕龍虛魂,一擊將鳳夕瑤的本尊給擊飛十數步。

到此,衆人才算得出一絲空隙,不過毅沐仝、毅姬鈺對風離涅的出現驚詫萬分,他們從未想過,先前不就交手的兮閣閣人竟然也是毅族遺者。 風離涅止住身形,他看向毅沐仝、毅姬鈺,二人神思中涌現出太多太多的困惑,只是命有道途,很多事不是解釋可以明瞭的,故而風離涅並未多言,仍舊轉身目指化妖的鳳夕遙。

有了剛剛的狀況,毅姬鈺將煌倪拉至還算安全的,只是煌倪滿面瘋狂,似乎鳳夕遙的變化越發刺激了她,見此,,毅姬鈺一巴掌抽上去,末了單手揪住她:“你這個卑微卑賤的女人,想要報仇,可你也不看看你有那個能耐沒有!滾,不要在給我們添亂,否則我先幹掉你!”

普彌、諸葛岫上前挺立,似乎對毅姬鈺這種狂妄的作爲很是厭惡,可是毅姬鈺身爲毅族者,連毅瀟臣這個身負命輪指引的傢伙都被稱之爲瘋子,普彌和諸葛岫他更加不放在眼裏。

這邊毅姬鈺話音未落,又有三道身影從松林上方跑來,最前面的是毅溟,在地墓入口前,毅溟與風離涅拼鬥正酣,結果蝕龍現世讓風離涅脫身離開,一路追來,他果然順着氣息追找風夕瑤。

在毅溟斜對的林中,兩道身纏黑氣邪息的身影正在一前一後,追趕拼鬥。

墨武回頭看去,那個敖天成就像狗屁膏藥一樣死死追着自己,若按往日,他必定儘快解決這個傢伙,可是眼下敖天成身負禁忌開起,鬼眼之力融具心魂,想要解決已非易事嗎更何況鳳夕遙煉化這麼多年的蝕龍現世,他可不想把命留在這,當下墨武循着混亂陰息中的味道尋到風離涅那獨有的陰鬼之氣,一直追到此處。

“敖天成…他怎麼變成那副模樣…”

望到他的身影,普彌震驚,即便雙方還相距四五十步,可是敖天成遍體烏黑,一縷縷死氣就像鬼火般籠罩着他。

風離涅注意到追來的墨武、敖天成二人,他似有不解,爲何墨武沒有按他的話離開。

敖天成純黑無瞳的鬼眼直直盯着近在咫尺的墨武,這個曾經毀掉他一切的傢伙,必須要用他的一切來祭奠自己被禁錮這麼多年的痛苦。

“畜生…”敖天成怒嚎,那嘶吼全然變了腔調,就像從一具無生無魂的野獸軀體裏壓出來的,但見他渾身黑氣集聚,瞬息間就在他的右臂之上以裂魂刺爲基融生出長約一丈的鬼刺,見此,墨武怒不可遏,縱身一躍,飛離地面,衝背而來的鬼刺擦着他的腰部穿過。

“不知死活的螻蟻…”墨武大吼,他衝身以樹幹爲支撐翻身衝向敖天成,纏身護體的骷髏靈虛尊暴漲,巨大的骷髏臂攜着死亡之風衝向敖天成。

見此狀況,毅姬鈺、毅沐仝面無神情,後退數步,似有坐山觀虎鬥,韓震正在普彌的引力中恢復氣息,對此全無能力阻止,衝到近前的毅溟喘着粗氣,死死盯着風離涅:“你到底是誰?”

只是風離涅全然不管身後隨時可能會突襲上來的毅溟,他眉宇怒皺,似乎是對自己說的,似乎又是對毅姬鈺、毅沐仝二人說的:“毅族至尊,這不過是道途傳言,當初覆滅,有人怪罪於先祖,可是究根結底,不過是我們心中的欲惡趨勢罷了,此一劫難,我等了二十多年,毅族是生是死,全在與此…”

話落,風離涅閃身衝上,他以三頭青面鬼虛魂護身,右拳緊握聚贊魂息,對着正在相互拼命持斗的墨武、敖天成衝去。

‘轟’一陣悶響,威勢炸裂,兩團黑色魂息在風離涅的插手中消散分離,而墨武和敖天成也被這威勢震退倒地。

“風哥,他…”墨武迅速從地上爬起,急聲開口,只是風離涅全然不給他說話的機會:“我本想讓你與仇一他們一同離開,這劫難我自己來渡即可,只可惜你…”

“你到底是誰?爲什麼知道毅族的過往…”

對於風離涅全然不顧的態度,毅溟氣的要瘋,他氣息迸射,夜叉魂好似惡鬼般衝涌上前,不成想毅姬鈺、毅沐仝竟然閃身衝上,蝶魂、鬼石像兩尊虛魂赫然擋在中間。

“你們要做什麼?信不信我把你們都給宰了…”

此時的毅溟已經沒有了往日的深邃猶如千年老鬼的尊榮,他面色鐵青,魂息的釋放使得他雙目凹陷,眼窩烏黑,好似身中劇毒一般,殊不知這正是他魂生靈乃陰相死格境界中的死氣夜叉魂所致。

趁着毅族傢伙們相鬥相阻的空隙,普彌引力陽聖石爲韓震續氣護軀已經完成,面對眼前亂上加亂的狀況,韓震靈清之氣迸射,虎嘯沖天:“你們不愧是道途中最骯髒的羣類,毅瀟臣,你們的族中遺者,你們的晚輩,他在做什麼,而你們又在做什麼,可悲可賤可恥至極…”

此聲氣沖天地,毅沐仝、毅姬鈺、毅溟、風離涅四人轉身看向這個道途之外的俗世道者,毅溟狂妄生於骨子裏,怎麼可能容忍這麼個螻蟻呵斥自己,只是他還未開口,風離涅竟然應聲告罪了:“你說的不錯,道途禍害的根源就是毅族,就是陰陽盤和鑄命續生之術,可以說鳯兮閣的這一切都是毅族造成!”

說着,風離涅看向遠處與蝕龍拼死搏殺的毅瀟臣,那個可以說悽慘至極的傻子真的像曾經族中預言一般‘毅族若要改變,必將生出途中化外之人,以化外心境來指引命途前行…’

至此,風離涅衝敖天成一語:“你的仇恨,暫且放下,否則我先殺了你,斷絕你的一切枷鎖!”

跟着風離涅衝向蝕龍,墨武見了,怒咬牙關幾欲出血:“風哥,你竟然是毅族人,你竟然在毀你族羣的仇人手下待了幾十年,你太讓我失望了”

話落,墨武以骷髏靈加身,緊隨其後衝上。

面對這般變化,普彌已經亂到極致,曾經普大師告知他的那些早已超出當下的發現,毅族,這個讓道途敬怕雙加的族氏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過往!

“姬鈺,鳳夕遙化妖,心魂體魄皆爲妖,但她終究是人,我這就去幫那個掛着我們毅族命輪的傻子,你在這頂着鳳夕遙,只要我們能夠幹掉蝕龍,她必死無疑!”

說着毅沐仝就要去鬥蝕龍,只是毅姬鈺憂心開言:“蝕龍已出地生道,儼然化靈,你有把握…”(。

強烈推薦: “劫難至此,總得拼一拼,更何況那個風離涅知道太多太多,我們木系一族的將來不能沉寂在北疆苦寒之地,一切的一切都應該有個因果,他不能死,絕對不能死…”

毅沐仝神情堅毅,氣息凜然,下一秒,他已經衝身奔向不遠處、宛如小山般的蝕龍。天籟『小說.』⒉

“嗷…”

蝕龍狂嘯,疾風勁氣,毅瀟臣被這巨大的威勢直接從半空打落下來,雖有靈炙虛魂護體,可是他畢竟是凡軀,先不說靈炙魂內欲惡死氣侵蝕體魄,單就是蝕龍周圍那些強烈滿是腐毒之氣就能在不覺中撕裂他。

‘噗通’一聲悶響,毅瀟臣整個人被威勢壓進潮溼泥濘的塵土中,漫天黑雨瓢潑不停,血水摻雜着雨水使得整片松林之地完全變成死氣境地。

‘嗖’的一陣疾風襲來,毅瀟臣翻身睜目望去,蝕龍分叉好似魚尾般的尾端橫掃抽來,所到之處,木摧拉朽,全然一副破敗慘像。

當下毅瀟臣嘶聲怒吼,魂力迸射衝涌於身,他血目怒睜,青灰色的魂氣化作數道屏障纏繞自身,面對烏黑橫掃來的一片,毅瀟臣魂手暴漲橫臂當前,下一秒,好似山巔砸落般的沉重苦楚迎面襲來。

‘噗’一口污血噴出,毅瀟臣被封禁與心臺之上的心性本源被這強悍的邪氣衝擊到底,只是此刻決不能泄力,一旦泄力,他將再無恢復原樣之機,也必將死在蝕龍的威勢之下。

‘毅哥…’狂躁悶吼,本已消退飛僵體軀的小毛目看毅瀟臣步入死地,竟然再次憑藉着殘存於體軀內的人知心性衝擊屍靈,一時間屍靈死氣猶如江海衝涌,充斥進他殘破不堪的體軀,進而使得他再次化形飛僵之尊。

面對眼前橫掃砸來的蝕龍尾頸,毅瀟臣雙臂死撐不退,雙腳早已被那股威勢壓入泥濘之地三寸,忽然一道身影襲來,那死氣渾厚讓毅瀟臣爲之一驚,即便完全有靈炙佔據心魂,可他仍舊有着毅瀟臣的人思,餘光看去,小毛躬身曲背,雙爪攀附,那副屍化腐爛模樣讓他這個邪性屈尊都感到驚愕。

小毛飛撲衝過蝕龍身軀前的黑氣毒息,他屍爪銳利,勾附在蝕龍黝黑堅硬的鱗片之上,目指蝕龍晃動嘶吼的頭顱奮力奔去。

蝕龍呼嘯,渾然覺一團異於自身的邪氣正在衝來,當下它身軀盤繞,頭顱彎弓低向,褐色的牟子中驟然出現一團好似螻蟻的‘死氣’在身軀上狂奔,對此,蝕龍血口狂嘯,尖牙暴凸滴灑着腐人屍骨的陰毒,這麼一來,被威勢壓制的毅瀟臣壓力驟然減小。

隨着一股疾風邪氣從龍吼涌出,這威勢足以將小毛的體軀給吞噬的連渣子都不留,畢竟蝕龍脫離畜生道,已然是地獸半靈,而小毛即便化形飛僵,也不過是人屍之軀。

見此,毅瀟臣驟然低吼,威勢竟然暴漲數倍,在心臺中心性本源的驅使,化妖的毅瀟臣絕對無法忍受小毛這個可悲到極致的無辜者因此而亡,但見他魂力集聚,由背驟生結形,剎那間,靈炙的本尊模樣越彰顯,進而使得毅瀟臣化妖更深一步。

毅瀟臣奮力釋魂,將蝕龍的威勢打向一旁,跟着他縱深一躍,衝入蝕龍的黑氣環繞範圍內,只可惜蝕龍看似一條脫死化靈的邪獸,實則它多年來吞噬人魂殘息,一定程度上,人的貪婪欲惡奸詐狡猾都在其中,對於這種二其威脅同時襲來的情況,蝕龍釋放魂息,也就瞬息間,它身上的鱗片竟然脫落散化黑氣,跟着凝聚成數只長約一丈的妖蛇,這些妖蛇三角頭,頭生一獨角,背鰭凸生,好似一條骨刺帶。

瞬間,這些妖蛇彈射身軀,朝毅瀟臣衝來毅瀟臣不得已之下,只能閃身抵擋,這麼一來,小毛當即被那疾風之勢衝了個正着。

“毛子…”毅瀟臣嘶聲怒吼,結果‘嗖嗖嗖’三道邪息身形從他身旁閃過,木呆之中,三頭青面鬼、鬼石像、骷髏靈三尊虛魂妖靈呼嘯着衝進蝕龍的疾風陰毒中。短暫的沉寂之後,一陣強裂的炸裂反衝力從中散開,毅瀟臣當即被這衝力給擊飛落地,也正是這邪氣衝擊的威勢才使得小毛撿回性命。

但見小毛煞白腐爛的軀體從中掉落,風離涅在三頭青面鬼纏身護佑之下,接住小毛不堪如的悽慘身軀,穩穩落在毅瀟臣身旁:“俗人化屍,此番本就是有違天倫,可是你竟然讓他保有心性活下來,這般命途,實屬不凡!”

只是小毛形勢危急,毅瀟臣跟本沒有功夫聽這陌生人的廢話,他一個撲身衝上,奪下小毛的軀體,結果接手才現,小毛的身軀早已被死氣陰邪吞噬進每一寸體軀,只有那雙還算完整的眼睛隱約能看到小毛曾經的過往。

“毅哥…我…累了…”

“不…毛子…我…”

面對此景,韓震爲毅瀟臣設下的封魂陣開始破裂,這麼一來,毅瀟臣的靈炙邪氣欲惡瞬間就和心魂內的心性本源相斥相搏。

看到他的變化,風離涅眉思緊皺,他雖然聽信曾經的族中預言,可是如此心性與欲惡相爭抗衡的結果卻是無法想象的,否則他也絕不會陳然自若在鳳夕瑤這個滅族仇人手下安穩待了幾十年,甚至幫她做了那麼毀天滅地的不堪怒事,這一切都源於他們深陷毅族命途欲惡境地,所謂的人性良知早已在欲惡中毀滅殆盡,哪怕今日他們現身於此,也僅僅是毅族曾經預言的命途指引罷了。

“瘋子,全都是瘋子,螻蟻,一羣可悲可惡的螻蟻…”

看着眼前無法理解的情形,毅溟怒聲狂吼,他無法理解那些陌生的毅族遺者爲何如此深信毅族命途,難道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毅族傻子就能代表毅族至尊的命輪?他不信,他也不願相信,之所以他能與毅瀟臣相行到今日地步,全然是他不信毅瀟臣這個小子是命輪的指引者,他要在最後一刻殺掉毅瀟臣,以自己的方式來重鑄毅族命途之道。 “混賬…我到底是誰…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畜生…”

當毅冥狂呼瘋癲之時,化妖的鳳夕瑤再次陷入蝕龍力量中的嗜血貪婪之境,她披頭散髮,渾身邪氣陰息衝涌不止,那些讓人噁心的半妖魂蛇女一個個血口怒張,尖牙凸立,全然將眼前的人當做腹中餐了。

“妖孽彰顯,道途墮落,如此不堪之境你們竟然還在爲自己的欲惡瘋狂,簡直死不可恕!”面對眼前狂意大發的鳳夕瑤,韓震靈清之氣已有陽聖石引力充斥,故而他虎嘯驚天,雙手合十,口血以固魂固魄,隨着一陣陣逼人煞邪的氣暈從身上散開,濃厚烏黑、大雨不止的天際赫然再次脹裂出一道金光之環。

“祖師在上,赦靈驅邪,弟子韓震,請神速降!開!”當這一聲震撼身旁所有人的純陽怒吼呼出時,韓震雙眼射出一道精光,瞬間,天際烏雲中那圈金光之環即刻照射出一道刺眼幾近煞白的金光,這金光好似離弦之箭,穿透蝕龍散發在整片地方的黑氣邪息,直接沒入韓震身軀。

“降神術,正者道途之士!”風離涅低聲自語,目看跪地嘶吼的毅瀟臣,他越發困惑自己的毅族命途義理了,邪不壓正,正不容邪,這自古以來就奉行爲天意的法則竟然在毅瀟臣這個命途命輪指引者身上消失了,他不明白,到底是什麼力量驅使着韓震這個俗世道者甘願與之同行。

“毅溟,毅族命途如此,你若執迷不悟,我必將殺你!”

眼看鳳夕瑤和她那些邪靈虛魂衝來,毅姬鈺不再僵持毅溟這個隨時爆炸的威脅,隻身衝向那些蛇女虛魂。

毅溟氣急瘋狂,可他終究是道途者,即便在狂妄,他也沒有勇氣去挑戰毅族道途,故而他只能血氣衝涌,魂息迸射,在夜叉魂的充斥下,向鳳夕瑤殺去。

“我們怎麼辦…我們怎麼辦…”

眼看其它拼鬥能力強悍的人紛紛衝上,諸葛岫急了,他作爲術式族羣的遺人,可沒有什麼魂生靈,身旁普彌也是一臉陰雲,若是一兩隻蛇女虛魂,他以陽聖石之力結陣可以消耗除去,可是鳳夕瑤步入瘋狂,瞬息間黑氣邪氣洶涌的好像暴風,也就眨眼功夫,整片松林裏出現了數不清的蛇女虛魂,其中還有不少獨角大蟒的虛魂,蜿蜒衝來。

“我要殺了她…我要知道她爲什麼那麼對待冥淵閣…那樣對待我…”

雖然體軀受傷,可是煌倪至此不甘屈服,她掙扎想要衝上去,結果虞妙衝身上了攔下她:“你瘋了!你看的很清楚,她已經完全化妖,早就不是你記憶中的鳳夕瑤了…”

說話這功夫,一條烏黑的大蟒虛魂從地撲起,直咬虞妙後肩,虞妙只顧護着煌倪,根本沒注意到,但見大蟒虛魂蛇口怒張,四顆尖牙流淌着腐毒陰息,眼看就要咬到虞妙的後頸,嗖的一道亮白閃過,大蟒虛魂唰的消散化爲陰息,消散於四周。

“還愣着幹嘛?難不成都想死在這裏!”

汪戰一手執短刺,一手符靈槍衝到近前,作爲唯一名隸屬道途之外的俗人,他在這裏的位置十分尷尬,說是那個層面的眼線也不爲過,可是毅瀟臣卻仍舊沒有把他當做真正的敵人,僅此一點,他又欠了毅瀟臣一份情。對抗蝕龍,他去不過一瞬息的功夫死亡,鳳夕瑤,那種妖孽他也沒有對抗之力,故而他只能拼勁全力護着隊伍中唯一算弱的女人,殊不知兩個女人也都在他之上。

被汪戰這麼一吼,普彌、諸葛岫瞬間想到一術式,當下他速結術式,以爲陣基,諸葛岫稍看即明,跟着以五相盤爲基,爲之拱衛,暫時抵擋那些蜿蜒爬來的大蟒虛魂。

汪戰雖屬俗人,沒有所謂的魂力魂息,可是他身軀健壯,體魄剛堅,超越常人的敏銳感知使得他在眼前的大蟒虛魂中閃躲自如,而虞妙藉機將煌倪拖到普彌、諸葛岫的術式陣中。

忽然一隻蛇女虛魂縱深撲來,對於這種完全的化妖之物,汪戰一驚,躲閃失敗,剎那間,蛇女虛幻利爪暴凸,在他胸前拉出三道完全不留痕跡的口子,可是不見血不代表沒有受傷,瞬息後,汪戰只感覺體軀驟冷,像是有冰晶在體內炸裂。

“妖孽畜生,安敢放肆,讓我老豬來降你…”

一語悶吼驚喊普彌衆人,只見韓震體軀微胖,魂氣凜然大步衝上,面對這些黑氣腐毒的集聚魂體,他徑直出手,將蛇女虛魂抓於手中,用力捏的粉碎,被救下一命的汪戰看着模樣怪異的韓震完全說不出話。

“淨壇尊者…”汪戰顫聲,他完全不敢相信。

只是韓震確實請下來與生辰八字相同,也是他本命神尊的淨壇尊者。“俺老豬坐享千年,今日一見,俗世竟然如此混亂,實屬罪惡纏念不斷,可悲可悲…”話落韓震大步衝向鳳夕瑤,有神尊加身,他一眼就看出鳳夕瑤的根本之境,只有幹掉本尊力量之源,這些虛魂才能一根絕底。

“汪戰,快來!”剛剛喘過氣,普彌衝汪戰大喊,汪戰看去,普彌、與諸葛岫身前一片空明,那股炙熱的光亮刺的他完全看不清。

“我二人加持引力,爲你護身佑魂…”

話落,汪戰還未明白,但見那股氣息好似白龍般衝向自己,瞬息之後,汪戰心魂一顫,似乎不如白茫之境,不過下一秒,蛇女虛幻的殺氣兇意把他拽回現實,憑着直覺擋去,蛇女虛魂被他的短刺震退劈散,甚至目光看去,他竟然能看到蛇女虛魂消散後、夾雜在其中的屍靈腐蟲殘魂了,至此他才明白,普彌與諸葛岫以術式藉助陽聖石的陽相之力,強行開啓他的道途心魂。

“混賬,爲什麼…他不該死…他不該死…”

面對體魄潰散,死氣全無的小毛殘軀,毅瀟臣放聲怒嚎,在他不遠處,毅沐仝、墨武兩人正在以虛魂拼死抵擋,只是蝕龍這個半靈邪物實在強悍,不過數合,二人已經僵持不下,紛紛被蝕龍的黑氣毒息震退。(。) “毅瀟臣,命途如此,若要改變,就要順途而行,否則毅族天譴地罰的命引終究會降臨到命輪指引者的身上,而他們就是你的陪葬…”

風離涅話未說完,毅瀟臣一個撲身衝上,血紅的牟子迸射出無盡憤恨,儼然有吞吃掉風離涅的趨勢:“毅族…命途…這些混賬之言到底是誰創造的…我不信…我的父母…我的一切…都被你們毀了…”

當靈炙的欲惡與心性本源越發相抗侵蝕,毅瀟臣的思緒就越發混亂,現在,靈炙佔據心魂的主導權已經有鬆懈之意,察覺到這一絲變化,風離涅怒聲掙脫,微吼震天:“你若不信,就自己找到道途,否則死在這等邪獸齒下,你什麼都沒有…”

“我絕不會死…”一聲嘶吼,震天撼地,當下毅瀟臣被封禁的心性本源瞬息狂漲,曾經散溢在心魂虛無境內的至善之根靈性好似流水匯聚江海一般衝涌而來,凝聚在心魂心臺之上,再至陽力量的充斥下,身屬陰相的靈炙虛魂之力驟然敗退,臣服在這具體魄的真正主宰之下。

‘譁’的一陣威勢迸射,毅瀟臣烏黑髮絲驟然白化,他化妖的尖牙、利齒快速消退,印滿全身、醜陋不堪的邪氣紋落快速深陷膚血,眨眼之後,那絲絲縷縷毅的青色魂息烈焰纏滿毅瀟臣整個身軀,他轉身望向虎視自己、欲吞不滿的邪獸蝕龍,傲然自若的放聲,雖然聲威言輕,可是風離涅已經深深被毅瀟臣身軀散發出來的魂息威勢所震,那感覺簡直就目仰擎天,毫不可及。

“我的命,不歸任何人,毛子,他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俗人,他不該死,更不會因你們的道途之言而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