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什麼啊,小哥……”我揉了揉眼睛,問道。

“你看。”小哥一指前方,我回頭一望,頓時嚇了一大跳!

剛纔還什麼都沒有的陰墳附近,此刻居然出現了無數的身影,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漫無目的地在那裏轉悠,如同木偶一般。

“他們,都是鬼魂?”我嚇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走,別呼吸。”小哥說着一把拉住我,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往那座陰墳走。

閉住呼吸?我還沒弄明白爲何不能呼吸,就被小哥拉着走近了陰墳、走進了那無數的鬼魂中間。

一羣鬼魂圍繞着我和小哥,它們沒有表情,沒有生機。十來秒後,我和小哥就走到了陰墳被挖開的墓碑前。

此時我看見的不是一道墓穴,而是一條走廊,一條長長的,直通地下的走廊,沒有盡頭……

小哥附在我耳邊悄聲告訴我,這條走廊就是通往陰間的通道,我既然入了陰司們,那以後可能會時不時要走這條路。

我心驚膽戰的點了點頭。

一步一步,終於接近了鬼門,就在雙腳踏入鬼門的一剎那,我感覺身體忽然一輕,接着空間一陣扭曲,彷彿天旋地轉一般,短暫的眩暈過後,我被重重的拋在了地上。

我坐起來,四下一看,發現小哥也歪倒在地。我緊張的說道,“小哥,這就是陰間了?”

總裁,請指教 小哥點了點頭。

我站起身,仔細的往四周觀望。

這就是陰間了?一想到自己居然來到了另外一個時空,心裏突然有了一種莫名奇妙的興奮。

周圍死一般的寂靜,好像在這裏一切都跟在陽間的世界是一樣的,只不過四周望去是一片黑白之色,陰間莫非真的是一個黑白世界?

我去看小哥,驚奇的發現小哥的身體似乎變得虛無縹緲。“小哥,你的身子……”

小哥搖了搖頭,答道,“你的身子也一樣!在陰間有陰間的自然法則,在這裏,所有的意識體纔是真實存在的東西!”

我有些興奮的用腳跺了跺地面,感覺跟在陽間一樣,腳有些發麻。

“蘭天,現在我們已經進來了,我們要去的地方應該就是那裏!”小哥用手指着一片看上去黑壓壓的屋子說道。

“嗯。”我點了點頭跟着小哥往前行走。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黑暗中傳了過來,一小隊鬼卒出現在了我和小哥的視線裏

“什麼人,敢擅闖陰間?”

我和小哥大吃一驚,正準備逃跑,但已經來不及了。

那隊鬼卒迅速將我和小哥包圍了,爲首的一個鬼卒用一把長矛指着我,朝身後的鬼卒喝道,“你們看仔細了,是這個人嗎?”

另外一個鬼卒手裏居然拿着一張畫像,它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畫像,點頭答到,“沒錯,就是這個人!”說着,伸手指着我。

聽這兩個鬼卒的對話,似乎那張畫像上的人竟然是我!我這可是第一次來陰間,陰間怎麼可能有我的畫像?

這是哪跟哪啊?我又驚又懼,回頭去看小哥。

小哥凌然不懼,一甩額前那咎好看的長髮,冷冷的說道,“我要見你們的大王!”

爲首的鬼卒用白多黑少的眼珠瞪了小哥一眼,喝道,“你是什麼人?我們的大王要見的不是你,而是他!押走,嚴加看管!”

小哥被幾個鬼卒推搡着很快的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裏。

我暗暗叫苦,這下完了,我和小哥來到陰間連林梅心魂魄的面還沒見着就被鬼卒給抓住了。而且,更邪門的是,我居然是陰間大王想要的人,他們的手上居然還有我的畫像……

我正在胡思亂想,那爲首的鬼卒喝道,“把他押回去,這是大王要的人,一定要嚴加看管,等明天送到大王的宮殿去。”

我很快被關進了一間囚室,裏面空空的,只有在屋頂上有個柵欄,透進一些昏暗的白光。

我無奈的坐在地上,看着屋頂發呆,沒想到剛進了陰間就成了階下囚,真是背,也不知道這裏的白天是什麼樣的?

我心亂如麻,深深的吸了口氣,默默的對自己說,“鎮定、一定要鎮定,不能亂了心性,小哥一身本領神鬼莫測,他一定會有辦法的……”

我摸了摸口袋,發現沈潔送我的那把精緻小刀還在,稍微放了一下心。我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開門的聲音給驚醒過來。

我睜開眼一看,就看到房門被打開了,兩個鬼卒過來將我的手綁起,帶出了房間。

一個騎馬的鬼卒看了我一眼,“走,跟我去宮殿。”然後調轉馬頭,走在前面。

“去就去!”事情都走到了這一步,也沒啥害怕的了,因爲害怕也解決不了問題。

我在鬼卒的看管下,跟在後面,一行人出了屋子,向宮殿方向慢慢走。

我發現室外比昨天晚上明顯的亮了許多,擡頭看去,天空中有一個發着白光的巨大圓盤在頭頂,彷彿陽間的太陽一樣,但是比太陽看上去要大得多。

大約走了三個時辰,我被一羣鬼卒帶到了一座宮殿的大門前。黑黝黝的宮殿很雄壯氣派,就像一座典型的中國古代建築,只是缺少了色彩,透出一種陰森的氣氛。

門口上方三個繁體大字:轉輪殿。 轉輪殿?這不就是陰間執掌讓死去的人轉世投生的地方麼?我略一遲疑,就被爲首的鬼卒催促着走了進去。

穿過兩邊佈滿守衛的走廊,來到了一個大廳。

爲首的鬼卒對我低聲喝道,“進去,我們的大王就在裏面!”

進去就進去!我打量了一眼昂首挺胸走了進去,看到大廳正對門口的位置有一桌案,一把冒着黑氣的太師椅旁邊,一個身穿黑色錦袍之人背對着大門站着,好像是在欣賞掛在牆上的一副畫。

爲首的鬼卒大聲的說道,“報告大王,您要的人帶來了。”

那背向我站着的人忽的扭過頭來,發出一陣冷笑,“哈哈……蘭天,我們又見面了!”

一聽到這個聲音,我頓時就來了冷汗,魂飛魄散!

這聲音不是別人,竟然是黃龍村心狠手辣的村長,戴永國!!

我兩眼一黑,差點就暈了過去。

戴永國見我一副驚魂失魄的摸樣,接着說道,“我說蘭天,你不可能不認得我了吧?這幾十年來,我可是天天盼着你啊……”

幾十年?我心裏一陣嘀咕,這戴永國他媽的死了也就才一個多月,他怎麼說已經過了幾十年?

我鎮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一咬牙說道,“原來是村長大人,沒想到能在這裏見到你……我怎麼會不認識你呢?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認識你的!”

“呵呵,意外嗎?我可不這麼認爲。 帝少大人羞羞愛 幾十年前,自從你進入我們黃龍村開始,我就沒過了一天好日子。今天你既然到了這裏,已經是老朋友了,我怎麼能不盡地主之誼,好好的招待你?呵呵……”戴永國得意的說道。

好好招待我?他這話說得我心裏一陣發毛。看來,這萬惡的村長是念着舊惡,存心要爲難我了。

“謝謝!”我心一橫,豁了出去,指着這個大廳說道,“只是,這裏是什麼地方,你怎麼又會在這裏?”

還是先把情況搞清楚再想脫身的辦法,我在心裏暗暗的想道。

“嘿嘿,這裏嗎?這裏是陰間輪轉處辦公的地方,我呢,就是這裏的負責人了!其實這裏就是你們陽世人口中的十大閻羅殿之一的輪轉殿,我是現任的輪轉王。你明白了?”

看戴永國這個樣子,我心裏已經明白了七八分。但我還是有些迷糊,“你爲什麼會在這裏,還當上了輪轉王?”

戴永國見我這麼一問,嘿嘿一笑,“我說蘭天,你也是個聰明人,怎麼會問這麼愚蠢的問題?”

我嘆了一口氣說,“唉,我的確想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情!”

“那我就實話跟你說吧,其實不管是陽世還是陰間,有些事情還真的是命中註定的事!”戴永國兩眼緊緊盯着我,“我的八字主宰就是上任輪轉法王指定的接班人,只是去陽間了卻前世因果,死後自然就來到了這裏。在黃龍村的日子雖然很有意思,現在我也沒有機會再享受了,什麼狗屁的古井兇謠,什麼神祕的大寶藏,統統讓他見鬼去吧!呵呵……說來還要感謝蘭天你啊,你讓我提前來到了這裏,繼承了上一任轉輪王的事業,掌管着這裏的一切!”

戴永國狂笑不止,我的心底一陣發毛,無語到了極點。在陰間的閻羅王是不是瞎了眼,居然找了這麼個無惡不作的人來掌管轉輪殿這麼重要的一個職位,真讓人想不通啊……

戴永國見我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又笑道,“哈哈,我說蘭天啊,你現在是不是有點後悔來到了這裏?”

這還用說,不是廢話嗎?我回過神來,冷冷的應道,“有點。”

“蘭天,你就不要多想了,你想什麼我心裏很清楚。告訴你吧?在這裏,誰能輪迴轉世、誰不能都是我說了算!既然來到這裏了,就死了這份心,好好的留在這裏陪着我,幫我當個祕書也是不錯的!”戴永國說着,用手指着牆上一面鏡子似的東西說,“你看看吧,在這裏排隊等候去轉世的人數都數不清,有些人一等就是幾十萬年,我可以今天就讓你去,也可以讓你永遠留在這裏,哈哈哈哈……”

我心一顫,順着戴永國手指着的地方看了過去,只見那面鏡子上映出一個畫面來:

一個個的方框型的區域內,成千上萬密密麻麻的靈魂堆積在一起,或靜止不動、或四處遊動,看上去就像一羣一羣的螞蟻。

我看得有些頭暈,失口問道,“難道這裏就沒有規則嗎?”

“規則當然是有的!什麼樣的人能轉世、按照什麼樣的順序轉世,都有成文的規則。不過你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情。在黃龍村的時候我就告訴過你,我就是法律,就是規則!你明白了嗎?”

我心裏頓時拔涼拔涼的,懊悔不已。忽然聽到戴永國大聲的喊道,“來人啊,準備宴席,本王要好好的招待一下我的貴客,呵呵!”

一個鬼卒大聲的應了一句轉身離開了。

戴永國忽的將頭欺到我耳邊低聲說道,“想我在陽間拜你所賜提前來到了這裏當上轉輪王。現在您來了,我也得好好給您接個風,洗個塵,要不顯得我不懂禮數啊。蘭天,你說是吧?”

我心裏想,這戴永國他媽的果然非一般角色啊,在黃龍村的時候沒來得及發揮得淋漓盡致,就死了,可是現在不但在陰間做了大官,還掌管着轉世輪迴的大權。

看來,我和小哥這趟是來錯了,又遇上了老對手。至於尋找林梅心的三魂六魄,看來是沒什麼希望了。

想到這裏,我不由得心裏一片黯然。

“蘭天,其實我還真的挺佩服你的。”戴永國笑着說道,“你有勇有謀,剛到黃龍村就基本掌握了黃龍村裏所有的事情,真可謂是高明啊!”

“承蒙村長看得起啊!”反正到這會了,橫豎不會有好果子吃,我也就放開了,心裏不再害怕,該怎麼着就怎麼着。

戴永國奸笑着朝大廳外一指,“準備了這麼久,宴席應該已經準備好了。蘭天,跟着我入席吧!”

說完轉身就往外走。都這會兒了,還怕什麼?我把心一橫,跟在其後走了出去。

拐了幾道彎,走過幾段迴廊,來到了一個比先前略小的廳堂,只見這裏擺着一張漆黑的大桌,桌上擺着二三十道各式菜餚。

有些看上去像是肉類,有些是植物,有些是湯,還有些根本是無法描述其形狀的東西。

有些東西彷彿還是活的,在盤子裏不斷蠕動,但無一列外,所有的菜餚都是黑白兩色,讓人一看就沒有任何食慾。

戴永國招呼着我坐下。我原本以爲會見到小哥,但我錯了,根本沒看到小哥的身影。整個餐廳除了我和戴永國,以及兩旁站着的鬼卒外,沒有其他眼熟的人!

“你在想什麼?”戴永國忽的盯着我問道。

“沒,沒什麼……”我慌亂的答道。

“你是不是意外這裏除了我沒有見到黃龍村裏的那些老朋友啊?呵呵……我已經都讓他們投胎去了!你說我夠意思吧?”戴永國大笑着招呼我,“來,我們喝酒!”

他說着舉起杯來。

我一尋思現在都是這種情況了,人爲刀殂,我爲魚肉,戴永國要對我不利,太簡單了,根本用不着在這桌酒席上做文章。

想到這,我把心一橫,順手端起酒杯,一口將杯中酒灌進肚裏。

“蘭天,你原來還是一個爽快之人,我戴永國是真心想交你這個朋友啊!”說完,他也二話不說,一口乾了,然後又招呼我吃菜。

我已經忘記了害怕,索性就放開了吃喝。第一次吃陰間的食物,除了顏色不怎麼賞心悅目外,其實味道還挺不錯的。

管他呢,就算是死,也得做個飽死鬼!!

幾杯酒下肚,我真的已經完全放了開來,故意提高聲音說道,“人說世事無常,還真他媽的無常啊。 都市超級雇佣兵王 想我蘭天就一個窮*絲,本來名不見經傳。誰料今天我竟然在陰間和執掌轉世輪迴的轉輪王坐在一起喝酒?呵呵……”

我望了戴永國一眼,又繼續說道,“就拿村長你來說吧,你在黃龍村裏做盡了壞事,本該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卻不料你死後竟能得此厚報,真是天道無序,有悖常理啊!”

這話我是故意說的,原本以爲戴永國會立刻翻臉,沒想到他居然沒有生氣,嘿嘿一笑,說道,“蘭天,你這話說得有些偏激了!世事看似無常,實際上一切都有定數。我來陰間當轉輪王,這是命中註定的事情,哪能輕易改變?以後,你會慢明白這個道理……”

戴永國接着說道,“蘭天,你今天來到這裏,如果答應留下來幫我做事,我們前世的恩怨就一筆勾銷。這大好得事業,前途光明,你意下如何?”

好死不如賴活!誰又稀罕在你轉輪殿與你一起共事了?當然,這只是我心中的想法而已,可不敢說出來。

戴永國見我沒有做聲,以爲我在考慮,忽的叫道,“來人,去把王妃給我請出來陪貴客喝酒!”

王妃?戴永國在這裏還有王妃?我的心勐地一顫,潛意識裏猛然想道,這王妃我肯定認識!

她會是誰? 我正在胡思亂想,就見一個身穿天藍色連衣裙的女子從餐廳左側的偏門走了出來,臉上帶着一絲邪邪的笑容。

一看到這個女子,我整個人頓時就呆在了原地!天哪,這不正是在灘頭村逼我與她成婚死在洞房、後來我親手葬了她的丫頭嗎?

戴永國看到我這副表情,嘿嘿一笑,“蘭天,怎麼,你不認得本王的王妃了嗎?”

我難以置信的叫道,“丫頭,怎麼是你?”

丫頭的嘴角閃過一絲嘲諷的神色,忽的欺身來到我的身旁,將嘴角附到我的耳邊,咬牙徹齒的低聲說道,“果真是你,我的好郎君來了?”

她臉上邪邪的笑容更甚,忽然伸手扇了我兩個老大的耳刮子,打得我直冒金星。打完之後,她再次將嘴巴附到我的耳根前,“這兩耳光一耳光是我打你的,另一耳光是替秋雁姐姐打的!你們男人,還真的是薄型!”

我用手捂着火辣辣的臉龐,頓時就明白了丫頭話中的意思。她是惱我在她死後不是爲了秋雁,而是爲了另外一個女人不惜來到了陰間!

我被打懵了,就聽到戴永國呵呵大笑,“王妃,你怎麼一見面就打蘭天呢?他可是我們的客人啊……”

我看到丫頭微微的轉動了一下眼睛,立即就換了一副表情,眉梢、眼角全是笑意,“喲,老公,你這麼隆重的設宴招待,我以爲是誰呢?原來是不識好歹的蘭天!怎麼,難道他真是我老公邀請而來的?”

丫頭說到邀請二字時,語氣明顯加重了。

戴永國臉上的橫肉笑成了一團,“哎呀,王妃,這麼多年了,今天還是第一次聽你當着外人面稱喊我老公,我真的特別高興!來,我們一起好好跟我這位貴客喝一杯!”

說着戴永國端起酒杯,自己先幹了。

丫頭端着酒杯望了我一眼,眼睛裏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神色。

戴永國見我們都在遲疑,面露不快之色,說了句,“怎麼,這點面子都不給本王嗎?”

丫頭怎麼成爲了戴永國的王妃?不行,這件事我必須弄明白才行!我略一思考,立即明白,現在還不是跟戴永國鬧僵的時候。

我一擡手,將杯中酒喝了下去。

丫頭則輕抿了一口,將酒杯放了下來,眼落憂鬱之色。

放下杯子,我忍不住說道,“村長,丫頭……丫頭她怎麼會成爲了你的王妃?”

“哈哈……你很驚訝是吧?”戴永國伸出一根指頭在我眼前亂晃,“蘭天,你不要太驚訝,其實丫頭做我的王妃,這也是命中註定的事情,我跟她是命中註定的有緣之人!”

戴永國話音一落,我的心中拔涼拔涼的,既然是命中註定,那根本就是解不開的死結。

我偷眼去看丫頭,發現丫頭也是神色慘然。

“我說王妃,你替我敬蘭天一杯酒,乾了這杯,你們以前的恩怨就算徹底了結,你也安心當我的王妃吧。”戴永國眉頭微微一皺。

丫頭略一猶豫,端起酒杯走到我的跟前,靜靜的看着我,臉上恢復了平常的神色。但我看到她得眼神中分明有一種欲言又止的強烈信號,似乎有很多話想對我說,卻又不敢說出來。

“蘭天,這杯酒我敬你,謝謝你以前對我的照顧,現在我老公對我很好,如果他有什麼事需要你幫忙的話,你就答應了吧!”

丫頭說完,用一種只有我能讀懂的眼神望着我,那眼神裏有柔情、有擔心、有害怕……五味俱陳!

我沒有多說什麼,只說了兩個字“謝謝”,然後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丫頭背對着戴永國,戴永國看不到他得表情,他聽到丫頭這麼說,高興得不得了,大聲的招呼着我喝酒、吃菜。

丫頭卻扭過頭對戴永國說道,“老公,我有些累了,想去休息一會,你陪蘭天多喝幾杯吧。”說完也不等戴永國同意,直接從剛纔進來的偏門走了出去。

看着丫頭離開,戴永國稍稍愣了一下,也不多說,回頭對我笑道,“我說蘭天,剛纔王妃說的話你也聽到了,她是希望你能留在這裏幫我一起打點轉輪殿。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一是留下來幫我做事,二嘛,嘿嘿,你還是不要選擇的好!”

“第二個選擇是什麼?”我一驚問道。

“如果你不同意幫我做事,我就把你送到鬼怨之地,受盡各種折磨,且永世沒有轉世輪迴的機會,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一身的才學,簡直太浪費了,我想你是個聰明人,怎麼選擇心裏應該有數纔對。嘿嘿……”

戴永國這幾句話說得我心裏一陣發毛,渾身起滿雞皮疙瘩,頓時就驚呆了!

見我遲遲沒有回答,戴永國又笑了笑說道,“我不着急,有的是時間讓你考慮!給你兩年的時間考慮怎麼樣?”

兩年?兩年之後林梅心的三魂六魄早就魂飛魄散了!那我和小哥在陰間走這一趟還有何意義?

對,還有小哥!他們把小哥究竟押到哪裏去了?

我想了想,兩眼緊緊的盯着戴永國的眼睛說道,“你給我兩年時間考慮這件事我可以答應你,但前提是你必須放了小哥,而且讓小哥把我一個朋友的三魂六魄帶走!”

戴永國微微一怔,忽的狂笑道,“你不說這件事我倒忘了小哥還在這裏!這件事情我可以立即答應你,像小哥這樣危險的人物留在這裏我還真的是不安心。”他說着衝一個鬼卒喝道,“你趕緊將另外一個人押到這裏來!”

鬼卒領命而去。

我剛開始還很詫異戴永國爲什麼會這麼爽快的答應就放了小哥,原來,他也怕小哥一身神鬼莫測的本領!

莫說人怕惡人,就連鬼也怕惡人啊!

我正在感慨,就看到小哥五花大綁的被押進了餐廳,他看到我的那一眼非常驚訝,接着一甩額前好看的那咎長髮,衝戴永國冷哼一聲,“老朋友,我們又見面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