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來得找個時間得好好敲打下這個傢伙了,越來越囂張了。

「第一組!」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第一組!怎麼可能!」

龍天正瞪大了眼睛,這神色與蔣有為知道是第一組后的反應如出一轍。

「怎麼不可能!現在我就在蔣局這邊,蔣局已經將受害者的名單給我看過了,這其中的幾個名字不就是我當初給你的名單上的名字嗎?」

秦穆然隔空白了龍天正一眼。

要是當初你行動快點,將名單上的人都給抓了,至於會有今天的慘案發生嘛。

「他們是名單上的人?!」

聽到這話,龍天正更加震驚了。

「是的!」

秦穆然肯定地點點頭。

「當初名單上的人為什麼這幾個人沒有帶走?」

秦穆然好奇地問道。

「有幾個人確實是沒有帶走,因為我們沒有充足的證據,他們平常就很小心,將身份隱藏的很好!」

龍天正嘆了口氣道。

「然後正是因為沒有帶走,才造就了他們今天的殺身之禍。不得不說,因果循環,他們還真的是……..」

秦穆然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群被抓走的間諜,若是知道是因為這個原因的話,恐怕他們都有些慶幸被帶走了。

至少,他們不用死,至少,他們的家人也不會死。

「如果真的是第一組乾的話,這是他們的示威,是他們的報復!這個麻煩可不小啊!」

龍天正的敏感程度遠大於秦穆然,第一時間便是想到了一些可能。

「所以,我覺得現在應該查出第一組還有什麼人潛伏在京城!」

秦穆然一針見血地指了出來。

「他們能夠同時行動,人數一定不少,而且他們之中肯定有一個指揮的人,只要找到這個總指揮,將他控制住,其他的,不攻自破!」

「關鍵是怎麼找到這個指揮的人!」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

京城的人雖然說過新年,人數少了些,但是畢竟是皇城根下,這要是找起來,依舊如同大海撈針一般。

「那隻能夠利用天眼系統了!」

龍天正想了想,現在,只能夠利用最笨的方法來進行。

「天眼?我靠!你這是要累死我們啊!」

秦穆然咧了咧嘴。

天眼系統他如何不知道,就是街頭上布滿的攝像頭,由他們組成的天眼系統。

想要找到這群人,首先要根據他們的行動軌跡來判斷出這群人經常去的地方,而這個地方很有可能就是他們棲息的地方。

可是,那麼多的畫面,那麼多的人,想要找到,眼睛要瞎。

「能者多勞,要是容易的話,我要你去幫忙幹什麼?你這個百將之首,要是去解決小事,豈不是大材小用!」

龍天正沒好氣地說道。

「行行行!那我自己想辦法吧!」

秦穆然沒有辦法,只能夠掛斷了電話,然後對著蔣有為道:「蔣局,我需要調去天眼系統的視頻記錄!」

「啊?調去天眼?秦將軍,這可是有上萬個片段啊!你不會要一個一個看吧!」

蔣有為聽到秦穆然這話,腦海里瞬間出現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除了這個還能夠有什麼辦法?」

秦穆然無奈地慫了慫肩膀。

要是那麼簡單就能夠完成,龍天正就不至於讓秦穆然出手了。

一軍之將已經是能力通天的存在了,更何況他這個百將之首。

非棘手的事情,怎麼可能動用他這個百將之首。

一時間,秦穆然的臉苦的跟苦瓜色一樣。

蔣有為帶著秦穆然向著監控室走了過去,當來到主機面前,蔣有為讓人拷貝了一份給秦穆然,隨後秦穆然便是來到了蔣有為的辦公室里開始進行茫茫人海中的尋找。

不過好在,在這群受害者所在的小區裡面都有監控,通過監控也能夠隱隱約約知道這群人的大體的樣貌。

按照一定的方法,秦穆然利用他在國外當雇傭兵時候學會的逆反推測,推測他們的來時候的路線,從而推測出他們經常活躍的範圍。

只是,這群人的人影實在是太模糊了,縱然秦穆然已經是化勁之境的大能,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不過,很快,秦穆然的腦海里便是浮現出一個人的身影。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他!」

秦穆然揉了揉酸疼的眼睛,恨不得罵自己是個蠢貨。

沒有任何猶豫,秦穆然拿起了手中的電話撥打了霍爾頓的電話。

此時的霍爾頓正躺在家裡玩著ipad,突然,放在枕頭旁的電話響了起來。

拿起來一看,赫然是秦穆然打過來的。

「老大,怎麼了?」

霍爾頓接過電話問道。

「霍爾頓,你能夠幫我找人嗎?」

秦穆然直接切入主題道。

「找誰?」

「我也不知道,不過是很多份視頻,需要從中確定人的身份,抓取到人物!」

秦穆然簡單地跟霍爾頓說了一下。

「這個簡單,只要我編寫個程序就能夠自動來了!老大,你別告訴我你在一個一個的看!」

霍爾頓突然想到了些什麼,捂著嘴偷偷地笑道。

「沒有!」

秦穆然自然不會承認了。

「老大別解釋了,肯定是你沒轍了,才想起我的,你將文件發給我吧!」

霍爾頓可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下去,要是將秦穆然惹惱了,以後可是他吃虧。

「行,等會兒我就發到咱們的專用郵箱上面,多久有消息?」

「最快一天。」

霍爾頓說道。

「行!」

說完,秦穆然便是掛斷了電話。 “噗~”

金劍與瀟然和金輝兩人的靈體相結合,如今金劍損壞,兩人齊齊身體向前一傾,噴出一口鮮血,隨即趴在地上不可思議的看着賈志文。

“不可能,我們金家的金劍居然被這小子給咬斷了!”金輝喃喃自語,好像傻了一般。

賈志文臉上閃過一絲陰笑,向着兩人走來。

瀟然受傷比金輝還要嚴重,看到賈志文走來,臉色立刻一變,踉蹌的從地上爬起來剛想說些什麼,但立刻又噴出一口鮮血。

“郝叔說的一點都沒有錯,這貴族學校中果然是藏龍臥虎,不過就讓我死在這裏,實在是不甘心啊!”瀟然看到賈志文對着發愣的金輝高高的舉起了鋒利的手爪,心中憤恨地想到。

然後就在他以爲兩人將死在賈志文手中時,賈志文臉色大變,隨即就地一滾,向着一旁滾出五六米。

“轟~”

一道巨大的煙塵在瀟然面前炸開,隨即一聲冷哼聲響起。

“小子,我御鬼盟的人也是你任意欺辱的?”

聽到這個聲音,絕望的瀟然,呆滯的金輝齊齊一愣,然後臉上佈滿了驚喜的神色。

“盟主!”

煙塵散去,金輝和瀟然激動地看着面前女子的身影,激動的喊道。

“這就是諸葛第一?竟然無聲無息就到了我的身後,如果不是我的靈覺比較敏銳,恐怕我現在已經死了吧?”賈志文臉色蒼白地看着眼前的諸葛第一,心中暗道。

“咦?有意思!”

諸葛第一看到賈志文竟然在直視着自己,眼中露出了一絲好奇。

“這胖子居然可以駕馭是上古神獸饕鬄的靈體?真是太有意思了!”

諸葛第一越看賈志文越發的喜愛,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絲微笑。

瀟然和金輝也察覺的了諸葛第一的異常,但是卻不敢說些什麼,而郝大寶則是冷汗直流,感覺自己變成了一隻小蒼鼠,被一條巨大的蟒蛇盯住了。

“呵呵,前輩!這,這是誤會啊!”賈志文眼神閃爍,乾笑道:“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先走了!”

“走?你要上哪裏去?”諸葛第一開口。

原本說完話轉身就要離開的賈志文身體一僵,緩緩的轉頭,還想辯解些什麼。

忽然,賈志文感覺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瀟然,金輝,以後這就是我的徒弟!你們好生照顧他!”諸葛第一收了拳頭,轉頭對着兩人說道。

兩人愣愣地看着諸葛第一一拳KO了賈志文後,聽到諸葛第一的聲音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小子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怎麼會被從不收弟子的諸葛第一看中?”金輝心中升起一絲嫉妒。

瀟然則皺眉看着倒在地上的賈志文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與此同時,在岸邊的高氏兄弟看到了賈志文被諸葛第一打敗的場景!

“該死的,我們去就社長!”高氏兄弟看着諸葛第一怒道。

“要找死你們去!我可不參合,諸葛第一課不是那麼好應付的!”骨德冷聲道。

“你.”高氏兄弟對骨德怒目而視。

骨德冷笑:“怎麼?想和我鬥?沒有賈志文,你以爲我們回顧及你們麼?”

高氏兄弟臉色一變,而其他人則冷眼旁觀着三人。

“夠了!現在是吵架的時候麼?還是想想怎麼阻止蘭雨欣吧!她已經靠近那洞穴了!”

正當這時,郝大寶突然出聲,替高氏兩兄弟解了圍。

骨德愣了一下,冷哼一聲,看向河牀,而高氏兄弟則向郝大寶投去感激的目光。

郝大寶對着高氏兄弟微微一笑,然後將目光投向河牀,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奇怪,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我爲什麼會感覺到洞窟之中有種熟悉的感覺呢?”

郝大寶緊緊的盯着河牀上的黑洞,皺眉眉頭,有些想不通自己怎麼會冒出這樣的念頭。

“出來了!”

就在郝大寶不解時,一直關注着洞穴的黃大師和胡籽不約而同的驚呼一聲。

郝大寶立刻向着河牀的黑洞望去,之間黑洞中噴出一個巨大的黑色球體,上面一張張凹凸有致的鬼臉不斷地在黑色的球體上顯現着。

“呼~”

奇異的黑色球體出現,原本衝向河牀的蘭雨欣速度陡增,一頭扎進了黑色球體中,消失不見。

所有人看到眼前地一切都好像傻了一般,臉上佈滿了震驚的神色。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球體中蘊含的怨氣如此的濃重,詛咒之力也未免太強大了?還有蘭雨欣,她不是蘭天的女兒麼?爲什麼會一頭扎進這詭異的黑色球體中?”

剛收復了賈志文的諸葛第一心情原本不錯,可是看到眼前的場景也不由一呆,心中充滿了疑惑。

另一邊,鬼娃娃則仰天狂笑起來!

“哈哈,媽媽,媽媽,出來吧!快點出現吧!我等你等得好辛苦啊!我終於可以再見你一面了!”

李若曦、安厲天等人看着瘋狂的鬼娃娃,不由自主地和鬼娃娃拉開了一段距離。

同時他們隱隱意識到這突然出現的黑色球體和鬼娃娃之間有着密不可分的聯繫!

“蘭天,你該死!”

正當李若曦一夥人暗自思量時,鬼娃娃忽然大叫一聲,瞬間消失在原地。

衆人一愣,連忙望去,看到蘭天如同一隻大鵬鳥從天而降,向着那黑色的球體衝去。

“詛咒的王者只有我一人,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在出現的!”

蘭天大聲喝道,之前額頭上的鬼臉圖案在臉上蔓延開來,他的臉瞬間變爲那張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臉龐。

緊接着,他的手爪一揮,五六道光刃直直的向着黑色球體飛去。

“轟~”

黑色球體面前驟然出現一個人影,正是剛纔的鬼娃娃。

鬼娃娃身上出現五道深可見骨的傷痕,綠色的血液在傷口中流淌着。

他伸開雙臂保護着黑色球體,怨毒地說道:“蘭天,我是不會讓你傷害媽媽的!”

“滾~”

蘭天看到鬼娃娃擋住自己的攻擊,爆喝一聲,隨即砸出一拳。

“轟轟轟!”

一道拳影從蘭天的拳頭處飛出,劃過空間,空間不斷扭曲起來,轉瞬到了鬼娃娃的身前。

鬼娃娃目露恐懼,但餘光看到身後的黑色球體,咬咬牙閉上了眼睛。

“這個鬼嬰我似乎在什麼地方見到過!”諸葛第一目光一閃,喃喃自語道。

李若曦一夥人看到後,則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嘴巴。

王燁臉色大變,叫道:“不好!這蘭天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他是真的想要殺死鬼娃娃!” 有了霍爾頓的出手,秦穆然瞬間一顆懸著的心得以放下。

其他的人辦不到,但是不代表霍爾頓解決不了。

他剛剛說可以,那就定然能夠辦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