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的眼前的林毅,在場的諸多弟子皆是滿露期待的神色,這一次的北斗門並不像是此前,自從有了那兩千萬的金幣之後,現在的林毅對於招收弟子一事也是顯得極爲大手筆,自然,前來投靠的弟子也是不少。

而此時見門前已是被圍的水泄不通的模樣,無論是林毅還是盧月幾人皆是臉上顯示出震驚,只是想不到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能有着如此之多的弟子前來投奔。

將眼前的衆人皆是掃視一遍之後,方纔是見藍熙聲音提高對着周圍數十名弟子道:“準備進行登記!”

霎時之間,一道道身影皆是尋找到自己的位置,當即便是對着前來的衆多弟子進行登記。

“不知師兄對眼前這局面如何來看?”

看的眼前不斷涌來的人潮,此時林毅的內心之中卻是充滿了激動,才僅僅是第一天就有着這麼多的弟子,說實話,卻是讓的心中有着幾分自豪的感覺。

許久,身旁的葉風凌方纔是說道:“如此多的弟子,倒是不失爲一件好事,但也要記住,良莠不齊的弟子,早晚有一天會 各分東西!”

此時聽着對方如此一說的林毅也並沒有出生反對,相反,對於這葉風凌現在所說的還極爲贊同,若非現在的情況緊急,恐怕林毅自己也不會如此要着急着擴張整個北斗門的勢力。

可以說,這一切皆是因爲那烈山所謂。身爲首席弟子,在這青嵐劍宗之內有着多少的勢力,就算不用林毅用腦子也是完全能夠搞清楚其中的狀況。

故此,現如今的林毅也是唯有此種方法,儘量擴充整個北斗門的實力,當然,這樣的局面也並非是林毅自己想要的。

只聽着其又是說道:“先將這些弟子納入門下,至於合不合格,等到一切穩定下來可以再次決定!”

說罷便是再次走進人羣之中開始忙碌起來。

……

也恰是在此時,在這青嵐劍宗的最高峯——古嵐之巔,一處殿宇之中,其中燈火通明,又是顯得有些深邃,只見的一名弟子半跪在地眼神凝視着正前方的一名男子。此人並不是別人,正是那烈山。

只見其手指輕輕敲擊着身旁的座椅,又是看着弟子道:“你是說現在的北斗門正在大量的招收 弟子麼?”自從當初從南部山脈出來之後,這烈山便是將整個北斗門當作一大敵人,此時聽着面前的弟子傳來的消息,自然也是多了一個心眼。

“是的,門主,只怕這北斗門現如今想要發展壯大了!”

那弟子眼神看着面前之人,臉上有些戰戰兢兢,又是將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

果然只見的後者登時臉上神色變得凝重起來,手中一道魂力轟然而出,直接砸在身旁的座椅之上,竟是立即爆開出幾道裂紋。

“哼,區區一個葉風凌難道還想要再次將青嵐劍宗攪得雞犬不寧麼?”

那烈山心中壓抑着一股極大的怒火,雙眼欲裂,突兀的想起多年以前 的爭鬥,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門主,既然宗門的罪人已經出來,那我等是不是將此事告知掌門,也藉此能夠徹底剷除這後患不是?”

那半跪着的弟子自然也是知道葉風凌當初乃是被打進了天焚谷之中的人。而此時對於這弟子來說,能夠少些麻煩自然是好的。

然而,正當這弟子爲着自己的心思暗暗高興之時,卻是隻聽得端坐在上的烈山卻是眉頭微微一皺,許久方纔是說道:“此事暫且擱置,本門主倒是想要看看這北斗門的實力到底能夠發展到什麼地步!”

又是聽的那烈山道:“你去告訴那烈陽幫的幫主,讓他沒事的時候就去‘關照’一番這所謂的北斗門!”

說罷,便是隻見突然又是騰空而起,徑直掠出大殿。

……

時光飛逝,在這汾來別苑之中,轉眼已是達到了上千的弟子,面對如此之巨的門派,不得不說對於整個雲痕峯皆是一件極爲震撼的事情,而現在的北斗門依然是成爲最大的門派,其實力也難以琢磨。

“稟門主,現在所有的房間皆已經住滿了弟子若是想要繼續發展本門規模,只怕這汾來別苑是做不到了!”

既然現在已是初具規模,那藍熙看着林毅也是變得極爲恭敬起來,畢竟基本的禮數還是需要將就的。

“嗯,現在的資金也僅僅用了一千萬左右,既是如此,那暫且擱置對弟子的招收事宜把!”

雖然自己身爲門主,但這幾日的林毅任何事情還是着重把關,故此進入北斗門的弟子大多算是不錯。

旋即又是聽的林毅對身旁的幾人道:“各堂去準備一下,從今日開始,我北斗門先將這雲痕峯的各派整合在門下吧!”

一聲令下,對於這樣的命令,若是說葉風凌等人早已是有了準備,然而對於這些剛剛進入門派的弟子來說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如此雷霆之勢,何人能夠承受?更別說現在的北斗門人數已經是達到了上千人的規模。

然而,林毅接下來的一番話又是如同**一般激盪在每個人的心中,只聽的其說道:“即日起,每一名弟子每日必須在魂閣之內挑戰一名其他門派的弟子,成功者,獲得相應的獎勵,失敗三次者,退出北斗門!知道再次連續挑戰本門弟子勝利五次以上方可在此加入我北斗門!”

一石激起千層浪,聽着林毅如此一說的衆弟子心中皆是驚詫,就連那葉風凌臉上也是露出詫異的表情,很顯然,現在 林毅所下達的命令定然是零時決定的,但這樣的決定竟是連着他自己心中都要敬佩幾分,如此一來,整個北斗門弟子的實力定然又要上升不少。

在這青嵐劍宗幾乎所有的弟子皆是知道現在的北斗門的福利可以說是所有門派之中最好,自然,面對如此利益的誘惑,只要人身沒有收到限制的弟子皆是擠破頭的想要加入北斗門,而林毅的這番做法卻是讓的這些弟子心中皆是明白,若是不努力,自己的飯碗定然要被砸了。

看着面前的衆弟子皆是面面相覷,林毅倒是沒有任何的做法,生硬突然再次放大道:“聽明白了嗎?”

霎時,全場寂靜,齊聲喝到:“謹遵門主旨意!”

說罷,衆弟子散去。整個雲痕峯上卻是暗潮涌動,旋即又是一陣陣的烈風而來,竟是讓的這周圍的各種樹葉翻飛起來,這一場狂風,到底要持續多久,沒人可知。

數日之後,整個雲痕峯又是如同炸開了鍋一般,在這其中的每一名弟子皆是臉上蠟黃,而自那魂閣之內,一名又一名的弟子不斷垂頭喪氣地走出,臉上又似有着不甘的神情,卻又無可奈何。 一名又一名的弟子自那魂閣之中走出,同樣,又有着不少弟子衝進整個魂閣之內。


此時,只見的一名身形 有些微胖的弟子手持着一柄長刀頹然而成,嘴裏卻是罵罵咧咧地說道:“媽的,這北斗門的弟子這幾天都是吃了**了嗎?竟是這般不要命的打法?”

顯然,這弟子也是剛剛纔在北斗門的弟子手中吃虧了,故此現在倒是滿心的憤怒。

“哈哈,這位兄弟看來還真是吃虧不少呀,那北斗門當初皆是散兵遊勇,見了咱們這些有門面的弟子多都還來不及,現如 今貌似也忒囂張了一點了,既然這樣,我等進去教訓他們一番又是如何?”

只見的一名白衫男子手持着紙扇走來,臉上充滿不屑。

而先前罵罵咧咧的弟子此時看着來人,心中也是一驚,在這魂閣之中混跡的人物大多都是有些斤兩的,而此時自然是能夠看出來此人的不凡,恐怕就單單論起實力來也是有着人魂境界接近地魂的水平,這樣的實力若是放進魂閣,恐怕也是極少數的存在。

“哈哈,這位師兄倒是好魄力,我今日吃癟了,現在有着這位師兄出頭,倒也是不錯的事情,那我們就進去看看?”

看着來人,那弟子臉上堆滿笑容,雖然自己方纔在鬥武臺上被打的狗吃屎,但面對着這人魂境界的高手,能夠結識倒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說罷,兩人便是在此一前一後進入那充滿叫囂之聲的魂閣之內。

……

魂閣三樓,此時大大小小的上百座鬥武臺皆是被北斗門的弟子霸佔,而在這其中其他門派的弟子也是人踩人一般雲集在其中,不少弟子看着臺上的一切已是賭地昏天黑地,每每一場下來就能賺取不少的魂值。

但這樣的魂值現在對於北斗門的弟子來說卻是完全不值分文,所有的弟子皆是如同殺紅了眼一般,招招凜冽,各種精芒更是此起彼伏。

“這魂閣三樓還真是熱鬧,北斗門的弟子這幾天幾乎都要把各大門派的弟子挑戰了一個遍吧?”


看的眼前一座座的鬥武臺上統一的服飾,在場的不少弟子心中更是充滿詫異,不斷議論道。

“唉,管他的呢,這北斗門的弟子雖然像是着了魔,但只要能夠讓我等贏得魂值就行 ,其餘的一切就然他北斗門自己去承受吧!”

對於這些看着熱鬧的弟子來說,現在的北斗門弟子雖然有些不近人情,但好在還是讓的臺下參與賭博的衆人贏得喜笑顏開,因此,現在看來,還有着不少的弟子完全支持北斗門如此的做法。

然而,此時的一名弟子卻是引起了在場衆人的注意,正是先前在那魂閣之外的白衫男子,只見的其手中的紙扇“噗”的一 聲便是張開,旋即又是走向那負責臺,神情泰然,沒有一絲的慌亂。

“唉,你看看這小子怎麼進來了呀?”

看着那走進場中的白衫男子,在場衆弟子眼神皆是極爲怪異。

“哈哈,這斷袖之人也是進來挑戰嗎?”

一時之間,在場衆弟子皆是大聲笑出聲來,而對於眼前之人更是投去一陣陣的鄙夷。

“噓~小聲點,難道你小子現在是活的不耐煩了嗎?這龍傲雖是斷袖,但其實力也是不簡單吶,特別是那魅惑的能力能讓我等瞬間不知道如何死的呢!”

又是一名弟子對着周圍的弟子提醒道,周遭瞬間便是安靜下來。

不多時,只見的那龍傲手持着紙扇走上一出鬥武臺,其面對的正是一名北斗門的弟子,霎時之間,幾乎是所有的目光皆是聚集在了此處。

徐徐白衫走上石臺,隨時步履輕盈,臉上神色也是鎮定自若,但此時面對着周圍此人的衆弟子還是心中難免升起一股厭惡之意,畢竟這樣的人乃是避之不及的。

只見走上前來的龍傲先是看看對面的弟子,見着後者此時也是注視着自己,眉頭旋即微微一皺,但手中卻是供着道:“龍傲奉門主之名前來討教一番,還請師弟能夠不吝賜教!”

衆人此時見着,雖然心中多少有些鄙夷,但大多數還是默默地押下自己的賭注,也許是因爲此前的北斗門弟子戰勝的對手實在是太多了,而此時即便是面對着龍傲,大多數人還是將賭注押在了北斗門的弟子身上。

此刻的北斗門弟子也是注視着眼前之人,心中微微一顫,對於眼前之人的虛名可是聽過不少,然而今日見着真人,心中多多少少還是有着幾分忌憚。

“可以開始了麼?”

看的眼前北斗門弟子一陣呆滯,那龍傲旋即又是問道,手中的各種姿勢又是變的極爲優雅起來。

“嗯,多多指教~”

……

剎那間,兩者身形齊齊抖動,手中的武器也是不斷爆發着精芒,整個鬥武臺之上的氣勢一開始就達到焦灼的狀態。

“乖乖,這龍傲的實力還真是不錯呀,那北斗門的弟子少說也是人魂境界中階的存在,現在竟是有些壓倒的氣勢!”

在這魂閣之內,不乏一些實力強悍的弟子,此時看着臺上兩人的戰鬥孰強孰弱,幾乎一瞬間就能夠完全看出來,而此 時龍傲手中的摺扇雖然看起來弱不禁風,但只有真正面臨的對手才能明白其中夾雜着多少強大的攻伐手段。

轉眼之間,原本還是連連戰鬥的北斗門弟子此時卻是被那龍傲手中的凜冽招式逼迫到了整個鬥武臺的最邊緣之地,即 便全省魂力爆發而出,面對着這龍傲的身軀竟是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得罪了!”

突然之間,只見的那手中的摺扇突然的旋轉,竟是如同鋼刀一般直接破開兩者只見的虛空,帶着一股寒芒朝着北斗門弟子的脖頸之處劃去。

“天吶,這龍傲竟是想要下死手?”

看着如此一幕的衆弟子心中皆是暗歎,雖然北斗門的弟子在這魂閣之內鬥的如火如荼,招式狠辣,但一般都未攻擊對方的要害,因此現在以來還沒有一名弟子受什麼重傷。

然而,此時龍傲手中的招式明顯是想要將眼前的北斗門弟子納入地府之內,對於這樣狠毒的招式,自然是招來不少弟子的白眼。

而此時見着如此局面的北斗門弟子心中也是火急火燎,看着眼前不斷逼近的摺扇,又是心中發怵,這樣的攻擊力度若真的是到了自己身上,恐怕馬上就要落得個身首異處的下場了。

一陣無奈,本來還站在鬥武臺上的弟子身形只能是猛地倒退,磅礴的魂力涌出,竟是形成一柄透明的光劍。

霎時之間,只聽得整個場內一陣撼天動地的聲音想起,陣陣漣漪不斷擊出。

而隨着這一番震動的結束,那北斗門的弟子也是身形受到巨大的反衝,猛地朝着鬥武臺之下倒飛出去。

如此戰鬥,也算是以北斗門弟子失敗告終。

……

“真是難以想象,最終失敗的竟是北斗門的弟子,要知道那弟子此前可是連着數日獲得勝利的呀!”

看着如此的局面,不少押着賭注的弟子皆是憤憤不平。

“哼,這又怎麼樣?那龍傲雖說在行爲上有些偏頗,但其本身就是烈陽幫的一名堂主,這可是烈陽幫的弟子,想必即便是那北斗門的門主此時到了這個地方也不可能戰勝吧?”

只見的又是一名弟子在人羣之中說道,聲音也是毫無掩飾。

殊不知,在這整個會場的黑暗之中,一道身影卻是靜靜的矗立着,面對眼前的一切,好似什麼都不在乎一般。

許久,看的那龍傲離開之後方纔是對着身邊的人道:“命令下去,以後遇上此人的弟子可以立馬認輸,門派可以不予追究!”

這黑暗之中的正是林毅,而方纔的整個戰鬥也是完全看在眼裏,對於那龍傲的實力雖然有些詫異,但此時心中也是明白還沒有必要和其硬碰硬,方纔是如此說道。

站與其身旁的弟子聽罷也是一聲應諾離去。

……

此後又是數日,整個北斗門弟子一直不斷在魂閣之內進行挑戰,雖然有着不少弟子離去,但其餘諸峯的弟子聽聞又是蜂擁而至,如此就人數而言卻是並沒有多大的變化,但由於這種近乎淘汰制度般的做法還是讓的整個北斗門的實力不斷增強。甚至可以說現如今北斗門弟子的整體實力已是在雲痕峯上首屈一指的存在。

此日,烈陽高照,在整個汾來別苑之中,衆多弟子齊齊站立,宛若衛士一般紋絲不動。

而此時的林毅等人卻是從那大廳之內走出,看着周圍的弟子,臉上的表情不斷的變化,許久之後方纔是一聲令下,道:“出發,進攻雙重門!”

說罷,浩浩蕩蕩的隊伍立時而出,朝着雲痕峯峯頂的另一側急速而去,其目標正是五大門派之一的雙重門。

整個雲痕峯峯頂寬十餘里,而此時的北斗門弟子行走於其中,當即便是引來不少弟子的圍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