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着李強和裴雙帶着倆女孩兒離開的背影,我的笑臉也慢慢的凝固起來。

那兩個女孩兒沒問題,但是問題是兩個女孩兒的魂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好像是被厲鬼佔據着,我能感覺得到,兩個女孩兒的魂魄也在自己的身體裏,只不過被厲鬼給壓制住了,根本沒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我給的那兩張符,會在厲鬼索要陽氣的時候爆發,那個時候是厲鬼防備最爲鬆懈的時候,肯定能夠重傷厲鬼。只要重傷了厲鬼,我再出手,就能夠把那兩個厲鬼從兩個女孩了的身體當中弄出來。

所以回到宿舍之後,我躺在牀上就一直看着手機,等待李強和裴雙的電話。

之前走的時候,就看到李強和裴雙帶着女孩兒朝着小賓館的地方走去,相信以他們那倆色胚樣兒和厲鬼對陽氣的渴望,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事兒發生。

果不其然,剛剛躺在牀上十來分鐘,李強和裴雙的電話先後打了過來,質問我到底做了什麼,讓他們的女朋友現在異常的痛苦。

聽到這話,我就知道我的計劃奏效了,讓他們先待在那裏,我有辦法幫她們。

億萬豪門:強寵頑妻 掛斷電話之後,立刻起身,朝着小賓館跑去。

到了那把之後,看到李強和裴雙兩個人已經焦急的等在門口,見我過來,那眼神就像是要吃了我一樣。 本著多為自己積點陰德的態度,樂天也算是下了力氣了。

吳曉看著樂天,她看著這個傢伙真的從那黑乎乎的鍋里用勺子撈出了一碗臟呼呼的黏稠的液體,她就有了一種不妙的感覺。

「我不喝!」她果斷地說道。

「那我走了。」

樂天果斷的放下鍋就打算離開了。

「哎……」吳曉急忙喊住他。

「你要知道,是你在治病,不是我在治病!你是不是以為讓我出一次手很便宜?要不是看你可憐,我這一次你至少要付兩萬的出診費!」樂天哼了一聲。

吳曉無語。

「喝了。」樂天將小碗遞過去。

吳曉接了過來,刺鼻的味道在面前飄來飄去,她實在忍不住吐了。

樂天就這麼看著她,吳曉心一橫,將這一碗藥水倒進了口中。

其實也就是味道難聞了一點,這藥水真的進入口中反倒沒有那麼難咽。

「這麼辣?」吳曉奇怪的問。

這一口的量雖然不多,但是咽下去之後肚子裡面像是著了火。

「正常反應……剩下的是我來幫你還是你自己來。」樂天看著她。

吳曉疑惑不解,自己也不會治病,當然不能自己來了。

「你……你來吧。」她說道。

「你確定?」樂天反問。

「確定。」吳曉點點頭。

樂天四下看了看,好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你在找什麼?」吳曉疑惑的問。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有沒有橡膠手套?」

吳曉指了指廚房,樂天去了,可是卻只找到了一副厚厚的橡膠手套,這是用來刷碗用的手套。

沒辦法了,事急從權吧。

「你……你要做什麼?」吳曉看著樂天。

她心中不妙的感覺越來越大。

「你說呢?站起身,雙腿岔開……那塊毛巾咬在嘴裡。」樂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吳曉疑惑地站起身,將一條腿搭在浴缸的邊緣,就看到樂天撈了一把那黑乎乎的極其粘稠藥液,伸向了自己的腿。

「啊……」

吳曉凄厲的慘叫了一聲,她急忙用毛巾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忍一忍就過去了,必須要徹底的清洗……否則還會複發的,我建議你回去之後就要馬上更換原來的宿舍,以前你使用的睡衣啊、內褲之類的東西全部丟掉!反正和你的私人用品有關的東西都要丟掉!」樂天一邊抹葯,一邊嘟囔。

致命索情:男神強勢奪愛 吳曉疼的死去活來,她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暈了……

這種極其尖銳的刺痛來源於這藥液的溫度,還有樂天一點也不溫柔的動作。

她死死的咬著手裡的毛巾,渾身一個勁的打擺子。

「好了!五分鐘之後,全身浸泡在藥液中,半個小時之後就可以出來了!」樂天終於結束了抹葯的動作。

吳曉慢慢的鬆開口,口中的毛巾掉了下來,她無力的撐在浴缸的邊緣。

剛剛她經歷了什麼?

早知道是這樣的痛苦,她寧願還是忍著一次一次的複發!

她感覺即使現在樂天停了手,自己的兩腿間彷彿整個山海市的男人都來過一樣……

樂天將剩下的藥液倒在浴缸內,慢慢的攪勻,吳曉這才在他的示意下重新躺在浴缸里。

「這樣的方式可以治好我?」吳曉還在不斷地吸氣。

「不知道。」樂天搖搖頭。

吳曉一愣。

「我只是知道這樣一個偏方……至於能不能治好你,我真的不清楚,你是第一個讓我實驗這個偏方有沒有效的女人。」樂天攤了攤手。

吳曉的臉色由白變紅,這是氣的……

「別激動!保持身心的平和,要不咱們聊聊天吧?」樂天倒是饒有興趣去的打量著吳曉。

「聊什麼? TFboys之少爺駕到 我和你很熟嗎?」吳曉冷著臉。

「我覺得還可以……因為除了你未來的老公,不會再有第二個男人有我這麼熟悉你。」樂天說道。

吳曉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這話說的……真是一點毛病都沒有。

「我不會有老公。」她哼了一聲。

「你會有!而且就在眼前。」樂天直勾勾的看著她。

吳曉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沒事吧?你可別告訴我那個男人是你……」她撇了撇嘴。

「當然不是我,我有老婆了,我說的是近期那個男人就要出現了!你看看你……面色緋紅、眉眼含春,嘴角微翹,這都是明顯的要走桃花運的面相啊。」樂天肯定的說道。

「你可拉倒吧……你又不是算命的。」吳曉根本不信。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可告訴你,你的那些小玩具一個也不能留!千萬不要在用了。」樂天警告道。

吳曉紅著臉不說話。

她慢慢地也適應了這刺鼻藥液的味道,感覺身體內好像有一種奇怪的瘙癢感,吳曉在藥液中微微挪動了一下雙腿。

自己居然想男人了?

這種感覺來的極其突兀,讓吳曉猝不及防。

「我……我感覺身體很奇怪。」她驚訝的看著樂天。

「奇怪?沒事……這是正常的排毒過程!不要壓抑自己……」樂天仔細地看了看之後,居然轉身離開了。

吳曉一個人在浴室,她的臉色越來越紅,心底的感覺居然越來越清晰,她實在忍不住將手伸進了浴缸的水裡。

樂天等了半個小時才再次進來,吳曉已經渾身無力的癱在浴室內。

「怎麼樣了?」他問。

「我……我……沒勁了。」

吳曉覺得自己已經是瘋了,居然和一個男人說這樣的話,而且還是個陌生人。

「行了!出來清洗一下身體!換一套乾淨的內衣內褲!」

樂天吩咐。

吳曉點點頭,她掙扎的坐起來。

突然她愣住了,她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老實說……以前自己的身體連自己都不想看,因為病情反覆複發的原因,在病灶處已經張了不少的小肉瘤,這些東西一碰就疼,而且還非常的醜陋。

可是這些東西全不見了!

「啊!」

吳曉大叫一聲。

樂天嚇了一跳,扭頭看了看這個裸女。

「幹嘛?」他奇怪地問道。

「我……我好了?我好了……」吳曉狂喜的看著樂天。

「叫什麼叫?好了就好了唄,好了就以後好好找個男人嫁了!我可提醒你……別想著賴上我,我有女人了。」樂天丟下一這句,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浴室。

有天蠶蠱的幫助,你不好才怪!

吳曉仔細地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她非常確定,自己現在完全沒有問題了,她蹲在浴室的地上大哭,自己糟了多少罪,忍受了多少的折磨……

【作者題外話】:感謝大少的打賞……真沒想到你居然還活著,驚訝中! 吳曉在浴室裡面足足呆了有半個多小時,她才慢騰騰的走了出來。

「那個……我不會再複發了吧?」她擔心地問。

「理論上……不會!」樂天回答。

「啊?」吳曉一愣。

「以後正兒八經找個男朋友,不要用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另外……回去一定要馬上換宿舍!那就不會犯病了……另外我交代你的所有的私人物品全部丟掉,回去也馬上做。」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吳曉紅著臉點點頭。

兩個人離開了吳曉妹妹的家,返回了經濟大學。

「樂天哥……」

顧小冷居然就等在女教師宿舍的門口。

「你怎麼在這?不上課了?」樂天奇怪的問。

吳曉看了看顧小冷,對樂天點了點頭就回去收拾了。

「上午的課都沒了,果然上大學還是蠻有意思的!有很多東西我不是太懂,現在都有人可以問了。」顧小冷高興地說道。

樂天點點頭。

「我買的東西還在你車上呢。」顧小冷提醒道。

樂天這才想起來,自己那車屁股裡面還有許多毛絨娃娃呢。

幫著顧小冷將所有的東西都搬回了宿舍,樂天才停下來喘了口氣,顧小冷倒是一點也不累的馬上開始布置自己的私人房間。

「那你自己忙吧,我那邊還有事。」樂天說道。

「哦,晚上別忘了來接我……」顧小冷叮囑。

「知道了。」

樂天轉身離開了。

顧小冷扭頭看了看樂天的背影,她輕輕咬了咬嘴唇,臉上出現了一副所有所思的神色。

樂天回到了徐晴的宿舍,他發現女教師宿舍門口的宿管不見了,估計是被蘇紫萱秘密帶回去了。

「你怎麼去了這麼久?」徐晴奇怪的看著樂天。

「那個吳曉的情況比你還嚴重,她居然已經被那種病折磨了兩年多……我順便幫她治了一下!這個案子我估計今天就能破了,到時候我會將破案報告以私人身份遞交給你一份!」樂天看著徐晴說道。

徐晴長長的鬆了口氣,點了點頭。

至於那個男人是誰,她也沒有多問,她現在對樂天的信任度還是有的。

樂天又去了一躺吳曉那裡,將她的那些電動玩具都拿了回來,反正她也不能用了,然後他開車直接返回了警局,蘇紫萱正坐在辦公室裡面看著一份檔案。

「你這速度也太慢了,人家校長都在這等了你兩個多小時了。」蘇紫萱不滿地說道。

「慌什麼?」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無語。

「你看看這個吧,這就是那個宿管的檔案,上面全部的東西都是假的!你不是說我們在抓人的時候就會發現真相?可我們什麼也沒發現……」她看著樂天。

「什麼也沒發現?」樂天皺眉。

蘇紫萱點點頭。

「走!去那個宿管那裡。」樂天說道。

兩個人離開了蘇紫萱的辦公室,走到半路,樂天停下了腳步,他看了看蘇紫萱。

「幹嘛?」蘇紫萱奇怪的問。

「你去將校長喊過來,讓他在外面看著。」樂天神秘兮兮的說道。

蘇紫萱雖然不知道樂天想做什麼,不過她還是點了點頭。

樂天的目的很簡單,他就是想讓校長知道,他招聘的員工是不合格的!

他這個校長也是有責任的。

樂天走進了審訊室,宿管坐在裡面。

這個宿管的體重太大了,那椅子幾乎都坐不下她,看著她一動不動的坐在上面一副很難受的樣子。

樂天坐在她的對面,旁邊是一個內勤小助理,負責記錄的。

蘇紫萱帶著校長過來了。

「蘇警官……這是什麼意思?」校長奇怪的問。

「不好意思了校長,耽誤您的寶貴時間了,這是樂天要求的,讓您看一場戲。」蘇紫萱笑著回答。

校長微微一愣,感覺有點莫名其妙。

「姓名!」

樂天開口了。

「張桂芝。」宿管回答。

樂天看了看手上的資料,這資料上的假名字一模一樣。

「家庭住址?」樂天又問了一句。

「我就住在學校!」宿管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

「這是我們找到的你存放在學校的資料,張桂枝,今年四十五歲!女!漢族……山海市本地人,父母已經離世,沒有丈夫和兒女……」他慢慢的說道。

宿管看了看樂天,她現在看起來還算是鎮定。

「我說的沒有什麼錯誤吧?」樂天讀完了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