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着水蟒那一臉吃癟的表情,周圍的人便歡快的大笑了起來。

“我會爲了量身打造一套訓練計劃,到時在到左輪哪裏去報到吧。”邢月在對着水蟒說完後,便側過頭來,看着衆人,然後繼續的說道。

“讓你訓練的目的,只是想讓你們能陪着衆兄弟能走的更遠,只有自己變強了,身邊的人才能變強,而只有你們變強了,星月門纔會更強。”

邢月的話,讓得水蟒一行人一愣,然後才反應過來,訓練的目的其實是想大家活下來,在黑道上,只有活下來的人,纔有機會變強,等自己變強了,幫會才能變的更強。

在明白了這些道理過後,周圍的人一時間便沸騰了起來,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好像馬上就想去參加訓練一樣。

“好了,你們幾個留下,其餘的人都先散了吧。”邢月將水蟒、遲帥、金仁彬、彭宇、毛牛、吳剛、段於兵、明亮、承磊以及剛加入的丁一幾人留下後,便叫其他的人都散去了。

看着剩下的幾人,邢月臉上不由露出了微笑,這些人才算是星月門真正的主幹,畢竟有些事情越少人知道就會越好。

“這段時間,天鷹幫那批軍火有什麼動向沒。”見到留下來的幾人後,邢月那淡淡話語便緩緩的從嘴裏道出…….. 邢月的話剛一落,水蟒便就接過話來。“由於上次海川事件,這段時間他們便沒有異動,不過據我們得來的可靠消息,他們的交易可能就在這幾天,因爲軍火方那邊可不能等這麼久。”

“呃…那就好,這幾天跟緊點。”聽完水蟒的彙報,邢月便對其點了點頭道。

“嗯,知道了。”

“對了,那冉亮可有消息沒?”邢月此時才突然想起,那青龍幫之子,在青龍幫滅亡後,就一直不見蹤影了,所以不由的開口詢問道。

“消失了。”被邢月問起後,水蟒便快速的回答道。

“消失了?”聽完水蟒的回答,邢月衆人不由驚異的開口道。

“對,就是消失了,從警局一出來,就和王衝等人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裏。”對於青龍幫的殘餘之士,在邢月上次稍稍提過後,水蟒就特別注意,而冉亮更是一個狠角色,所以水蟒便特意留意着,只是最後也依然一無所獲。

“嗯,我知道了。”邢月在微微皺了一下眉後,便很快的舒展開來,消失最好,只要不犯到我頭上,不然他也不建議自己的手上又多上一條人命。


“邢少還有一件事,我得像你彙報一下。”見邢月說完後,水蟒有繼續的對其開口說道。

“嗯,說吧。”邢月聞言,便緩緩的對其說道。

“那就是,還有一個多月,以爲三年舉行一次的黑道‘羣英大會’便要開始了,這次我們星月門也收到了邀請,你看我們去還是…”水蟒慢慢的回答着。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大會?”邢月衆人疑惑的看着水蟒。

“簡單的來說,就是大家聚集在一起,重新分刮地盤的大會,不過說白了,這個大會都是對大幫派有利,至於那些小的幫派,那就只有被吞刮的份了。以前都是青龍幫舉辦的,現在由天鷹幫來代替了。”看着衆人的目光,水蟒便索性一次性說完了,着被人盯着的感覺,總是覺得怪怪的。

“去…我們當然去。”聽完後,邢月的臉上便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嗯,我知道了,對了,邢少,你上叫我裝修的那個家飯店已經快要完工了,你什麼時候去看看吧?”在看了邢月一眼後,水蟒便開口說道。

“哦…還挺快的嘛。”邢月聽完,對其微微一笑。

“飯店?邢少怎麼沒聽你提起過呢?”遲帥等人在聽完兩人的對話後,便疑惑的看着邢月。

“呵呵…幫一個朋友搞的。”看着衆人那疑惑的目光,邢月便微笑的開口說道。

“朋友,是男是女。”

“還有嫂子們知道嗎?”

“不會又是你的小情人吧?”

“……………….”

見邢月那微笑的臉頰,衆人那鋪天蓋地的聲音便再次對着邢月鋪面而來。

“作爲男人,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八卦呀。”看着他們一副副壞笑的嘴臉,邢月不由鄙視的對其衆人說道。

“呃…你不知道八卦也是男人的專屬權利嗎?”金仁彬一副認真的表情,緩緩的對其邢月說道。

“呃….我只給你們兩天的時間,選好自己的人,然後挨個挨個的接受殘虐吧。”邢月不和他們繼續理論下去,臉上浮現出一抹‘殘忍’之意,然後便轉移的話題。

“那我沒上課的怎麼辦?”彭宇在聽完後,便一臉疑惑的對其詢問道。

“呵呵…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會幫你們請假,假期直到我滿意爲止。”說完,邢月那邪笑之意便更加的殘忍了。

看着邢月那殘忍的邪笑之意,在聯想到左輪那冷酷無情的表情,他們依稀的可以看見,在接下來的日子,絕對是一場噩夢,甚至會更加的恐怖與變態。

“好了,你們自己玩一會兒吧!我就先走了。”在看了看衆人的表情後,邢月便起身站了起來,然後拍了拍自己屁股後,並對其緩緩的開口道。

“呃…邢少,你不玩一會兒,馬上就要營業了喲。”見邢月站了起來後,水蟒一行人也快速的跟着站了起來。

“不了,你們玩吧,我還有點事。”對於衆人的挽留之意,邢月搖了搖頭後,便委婉的拒絕道。

“那好吧。”

聽完後,邢月便慢慢的走出了酒吧,一個人便又開始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老爸、老媽你們到底去了那裏,是有事走不開,還是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來,爲什麼這麼多年都沒有你們的消息呢,即使連你的兄弟都不知道你去了那裏?

消失長達十幾年,無非就三種可能,一是自己藏起來,不想見外人,可爲什麼他們要把自己藏起來呢,難道在躲避一個強大的敵人嗎?

不過這種可能是完全不可能的,邢家的人,即使敵人在怎麼強大,心裏也不由躲起來的念頭,即使是死,也絕對不可能。

第一種可能很快就被邢月在心裏給否決了。

第二種可能,便是已經死去,不然怎麼都十幾年了,還了無音訊呢,想到這裏邢月的心中便涌起了一股傷感之意,希望自己猜錯了吧。

而第三種可能,也是最可信的一種可能,就是被一股強大的勢力給關押在了一個極爲隱祕的地方,以至於其他的人都找不到,這種可能到目前爲止是最可信的一條,只是自己的父親到底得罪了哪股勢力,

邢月在腦海裏,快速的過濾着極爲可能的關押自己父親,的龐大勢力,可是在半響過後,邢月便無奈的放棄了,因爲他實在是想不到能有那股勢力能關押自己那強大而又恐怖的父親。

難道在世上還有自己未知的一些隱祕又有強大的勢力嗎?想到這裏,邢月不由爲之一愣,如果正是那樣, 寵妃逆襲手冊

想到這些事後,邢月感覺自己頭都好像大了很多,最後拿出一根菸,點上,然後在最後狠狠的吸了一口,在緩緩的吐出青煙過後,邢月的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冷笑。

最後看着手指間那正在燃燒的菸頭。“哼….如果真是我想的那樣的話,既然我找不到你,那我便將這潭水攪渾,我就不信你不會來找我。”

“只要你們沒有死,即使對方強大讓人窒息,我必定會讓他們連跪下來道歉的機會都沒有,得罪了邢家的人,那結果之會是一條通往滅亡的道路。”

在冷冷的說完之後,邢月便拋開了此時腦海的一團亂麻,震了震精神,讓得自己瞬間精神抖擻了起來,然後吸着煙慢慢的繼續向前走去……. 不得不說,PJ的夜景及其美麗,五顏六色的燈光給這裏的黑夜添上一抹極爲生動的一面。

走在燈火通明的街道上,邢月便不知不覺的想到了爲自己而死的兄弟於小賢,想到於小賢,邢月便想到於曉墨倆母女,想着他們此時還住在那隨時都可能被拆掉的危房裏,邢月的心裏不由開始變得難過了起來。

“不知道她們此時睡了沒有?”在看了看手錶後,邢月在心裏便輕聲的說道。

呃,去砰砰運氣吧,順便將飯店裝修的事在告訴她一下。在爲自己找了一個理由後,邢月便先到附近的一個超市裏,買了一些補品和一些水果後,便打的來到了於曉墨她們住的地方。

下來車,看着眼前黑漆漆的一片,邢月的眉頭不由皺了皺。看來那些無良的開發地皮商,已經開始斷電斷水了,來逼這些還不肯搬走的住戶了。

憑着記憶,邢月很快就來到了於曉墨的家門口,看着裏面微弱的暗黃蠟燭光,邢月便伸手敲了敲門。

“叩叩叩…..”

只見邢月剛剛敲完門,便聽見從裏面傳來了於曉墨那混怒的聲音。“我說過,你們不管來多少回,我們是不會搬走的,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

呃…於曉墨不是今天應該在學校嗎?(由於海川校園現在是封閉式管理了,所以大家都是住在學校的,只有星期六和星期天才準學生回家)

邢月在微微一愣後,便對其房屋內大聲的說道。“我是邢月,來看於媽的。”

邢月說完,在過了半響後,於曉墨雙眼掛着淚珠,便一臉驚疑的將門緩緩的打開一條縫隙,只見她從裏面伸出腦袋,在好奇的看了看邢月後,就對其開口詢問道。“這麼晚了,你還來幹什麼。”

“我是看今天有時間,所以才抽空過來看看,順便在告訴於媽那飯店已經裝修好了的事情。”看着於曉墨並沒有打算讓自己進去的念頭,邢月便站在外面微笑的對其開口解釋道。

“哦….是這樣呀。”於曉墨依然站在門口,沒有一絲讓邢月進來的打算。

“嗯…對了,於媽呢?怎麼沒有看見。”邢月看着於曉墨,最後不由疑惑的詢問道。以於媽的個性,如果在聽到自己來了後,她肯定是會出來的。

“我媽…..我媽受傷了。”聽到邢月這麼一問,原本淚水都快要乾的於曉墨,此時不知怎麼了,那淚水便有快速的涌了出來。

聽到對方這麼一說,在看着於曉墨那掛滿淚水雙眼,邢月的心臟不知怎麼了,竟然開始微微的疼痛了起來。

“於媽怎麼會受傷呢?”在邢月說話的同時,他便伸出一隻手,將那半掩的房門給輕輕的踢開而來,只見邢月在走進房屋之後,便徑直的向着於媽的臥室走了進去。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看着已經走進老媽臥室的邢月,於曉墨站在後面,便微微一氣的跺了跺腳,然後並快速的跟了上去。

走進於媽的臥室,首先就是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撲面而來,然後邢月便看見,一臉蒼白的於媽,此時正虛弱的躺在牀上。

“於媽是怎麼受傷的。”由於於媽此時的身子正被,被子蓋着,所以邢月一時間也無法判斷,只是看着對方那虛弱的表情,邢月敢斷定,這覺得不是自己弄受傷的,


所以在走到牀前後,邢月頭也沒回的便對着從後面跟上來的於曉墨問道。

“是被今天那些拆遷的人給打的。”聽到邢月那冰冷的問候聲,在後面的於曉墨竟然感覺到了一一絲絲的暖意。

“呵….很好,竟然敢打人。”於曉墨的回答,讓得邢月那心中的怒火不由瞬間就燃燒了起來,然後便冷笑着,緩緩的開口道。

“媽媽受傷的時候,我正在學校,如果不是隔壁的王阿姨打電話來,我可能連現在都不知道。”說着說着,於曉墨便開始抽泣了起來。

“爲什麼不送去醫院?”聽到來自背後的抽泣聲,邢月並沒有回頭去安慰。

“媽媽不肯去,她說明天那些拆遷的人還要來,所以媽媽死活都不肯離開這裏。”聽完邢月的話,於曉墨便快速的回答道。

“明天還會來,呵呵….好吧,那我就在這裏等他們,你先送於媽去醫院。”

只聽邢月剛剛說完,那躺在牀上,一臉虛弱的於媽,便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是小月來了呀,快,你快坐吧。”只見於媽在說話的同時,她並用雙手撐着身體,想讓自己爬起來….

“於媽…你先躺着吧,不要動。”邢月見狀,便立馬俯下身子,阻止了於媽的動作。

“媽,你現在不能動。”見到被邢月又安撫下去的老媽後,於曉墨便走上前來,一臉擔心的對其說道。

“對呀,於媽,等下我們就送你去醫院,這麼嚴重的傷,不能被耽擱了,不然有什麼後遺症,那就不好了。”在於曉墨說完後,邢月便有對其開口說道。

“邢月呀,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醫院我是不會去的,我這麼一把老骨頭了,即使要死,也要死在我這狗窩裏。”聽完邢月的話,於媽那倔脾氣立馬就涌上了。

“於媽,這麼能說這樣的話呢,如果你真有個什麼不測,曉墨怎麼辦。”見於媽說完,邢月知道硬勸是絕對行不通的,所以只好拿於曉墨來說事了。

“是呀,哥哥現在又不在,如果你真有不測,那你可叫我怎麼辦呀,媽媽。”只見於曉墨一說完,她那臉的淚水,此時就好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嘩啦啦的便往下掉。

看着自己的女兒哭的那麼的傷心,於媽的淚水,此時也不知覺的往外流,只見沒有幾下,被於媽枕的枕頭便瞬間就被打溼來。

“可是,如果我要是走了,我們這房子必定回被拆掉的,到時我們上哪裏去住去呀。”

“於媽,這個你就不用擔心,等你的傷養好了,我們就可以直接去飯店那裏,至於這間房子,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幫您換個讓你滿意的房子的。”邢月微笑的對其安慰的說道。

“你說的都是真的,他們真的會給我們一間房子嗎?”聽完邢月的話,於媽一臉期待的對其詢問道。

“嗯,放心吧,於媽,我這就叫人來送你去醫院。”邢月說完,便立即掏出了手機,很快就給水蟒打了一個電話,在說了地址後,便將他們趕快過來。

“謝謝你,邢月,你對我們這麼好,我都不知該怎麼謝謝你了。”在邢月打完電話後,於媽便老淚縱橫的對其道謝道。

“於媽,你太見外了,在我心裏,我已經將你當成了我媽媽一樣來看待你了。”邢月伸出後,將於媽的手輕輕的握住,然後一臉微笑的對其開口說道。

聽到邢月這麼一說後,於媽在看了看站在邢月身邊的女兒,然後在微微一笑,一副我全明白的意思,

最後又繼續開口說道。“呵呵..我同意你們,其實在第一次見的你的時候,我就同意了你和曉墨交往的事情,我看得出來,你是真心對曉墨好,能把曉墨交給你,我也就放心了。

呃….被於媽這麼一說,邢月和於曉墨兩人站在原地,一愣一愣的,最後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的大腦瞬間就凌亂了……. “媽…你說什麼呢,誰是你女婿了。”聽完於媽的話,於曉墨臉蛋兒一紅,便急着對其於媽說道。

“呵呵…..好了我不說了,就是了”看着一臉紅雲的於曉墨,於媽臉上露出一絲溫馨的笑容。

對於於媽倆母女的話,邢月只是站在一旁微笑,並沒有出口解釋是什麼,最後幾人又在說了幾句話後…..

在大概過了四十多分鐘後,水蟒帶着幾個人便趕到了於媽的家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