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眼看着賈蘭的背影消失在院外的垂花門後,一旁的小吉祥一蹦三尺高,滿臉通紅的指着賈環說不出話來。

賈環見狀皺眉,批評道:“小吉祥,這三爺我就不得不說你了,記住嘍,這做人吶,一定不能小家子氣。雖然和蘭哥兒送來的禮相比,咱們可能虧了點兒。可就衝他喊我一聲三叔,難道我還能扣扣索索的讓人笑話?唉,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斤斤計較。”

“放……屁!”

無比乖巧的小吉祥小圓臉兒扭曲的讓賈環害怕,她居然還敢罵人?

小吉祥死死拉着賈環的袖子,低吼道:“三爺!!那碗和勺子,都是你從大奶奶家裏偷的,那本來就是人家蘭哥兒的東西!”

噼啪!!!

賈環的頭上似乎響起了一聲晴空霹靂!

……

“哎喲喲,完了完了,老天爺誒,你還是把我整回去吧。這尼瑪太坑爹了!丟人丟到姥姥家去了……”

躺在炕上,賈環哼哼唧唧的叫喚着,一旁的小吉祥則頗爲無奈的看着他。

“三爺,這一對碧綠玉碗和月白玉勺是蘭哥兒他外祖母贈送給他的,也是他最喜愛的東西。以前他經常拿給三爺你看,語氣有些得意,所以三爺你回來後就不是很高興了……”

小吉祥皺着一對毛毛蟲眉毛,語氣哀傷的說道。

也不知道她是在哀嘆跟着賈環一起丟人了呢,還是在悲哀跟了這麼一個主子……

“他不高興?我還不高興呢!然後呢?”

賈環氣的連發怒的勁兒都沒了,說出的話讓小吉祥以爲他快慚愧的糊塗了,什麼他啊我啊的……

小吉祥嘟着嘴低聲道:“然後?然後第二天蘭哥兒的碧玉碗和月白勺丟了,到咱這了。”

賈環聞言,表情似哭似笑,道:“不就是丟了副破碗破勺兒嘛,蘭哥兒這麼大氣的人,一定不會在意的,哦?”

小吉祥斜着眼覷了賈環一眼,面無表情道:“丟了後蘭哥兒哭了一回,他還專門來找三爺你,問你是不是拿了他的碗和勺兒……”

賈環乾巴巴道:“那我怎麼說的?”

小吉祥面色更加鄙夷了,道:“你拿姨奶奶的名譽發誓,你絕對沒拿,蘭哥兒聽了也沒辦法,只能走了。”

賈環無語道:“那我娘怎麼說?”

小吉祥心若死灰道:“姨奶奶知道後高興壞了,連誇你聰明來着,說三爺你孺子可教。”

…… 孺子可教?

賈環聽到這四個字,只覺得腦袋裏轟隆隆的。

他忽然用手一把掩住嘴巴,這個動作讓一旁的小吉祥很奇怪。

大眼睛看着賈環,小吉祥輕聲道:“三爺,你要吐嗎?”

賈環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面色悲哀,眼神呆滯。

小吉祥不知怎麼想的,眼睛有些放光,道:“三爺,你是不是也覺得自己以前做的不好,現在省悟了,知道以前做的是錯事,恨不得想吐血?”

賈環眼神終於不呆滯不動了,目光轉向小吉祥,鬆開嘴,道:“你怎麼知道是吐血?”

小吉祥樂呵的眉飛鳳舞,高興道:“戲裏都是這樣演的呀,去年上元節的時候,家裏搭戲臺子唱戲,裏面的壞人最後就是吐血而亡。”

賈環聞言,面無表情,默默的擡起一條腿,然後一式橫掃千軍,就把一臉回味無窮的小吉祥給掃倒在炕上。

不理呲牙咧嘴喊救命的小吉祥,賈環道:“三爺我現在想吐的不是血,三爺我想吐的是羊水啊。”

……

“三爺,你幹嗎?”

小吉祥眨着一雙溜圓的大眼睛,看着在櫃子前翻騰的賈環道。

賈環甕聲道:“三爺我要浪子回頭了,對了,小吉祥,三爺這一堆破爛兒,你知道都是我……都是以前的我,從哪裏順來的?”

小吉祥搖搖頭道:“不全知道,只有三爺讓我看的我才知道。你以前教訓我說,要是我敢自己打開這個抽屜,就把我的牙齒拔掉。連姨奶奶都不敢碰你這抽屜,我哪裏敢?”

賈環嘿了聲,笑道:“我以前這麼威風?”

小吉祥白了他一眼,嘟着嘴嘀咕道:“就在家裏……”

賈環聞言乾咳了兩聲,道:“好了,別說那麼多沒意義的廢話,來,幫三爺我分辨分辨,這都是誰的?三爺我好找機會還人家去。真要是哪天被人翻出來,也是個麻煩。早知道還不如讓娘給處理掉……”

小吉祥可能對這個抽屜早就好奇萬分了,聽到賈環的話後一下就蹦到他身邊,小手開始扒拉起來。

事實證明,小吉祥剛纔實在謙虛了,她根本不是隻對一部分賈環炫耀過的贓物熟悉,她看起來基本上全都熟悉,小嘴兒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時不時的發出一聲驚呼。

“三爺,這是太太房裏的紫雲壺,前年寶二爺看上了這種小茶壺,討了一個回去後,太太又讓**奶進了一個,三天後它就到咱們這裏來了……”

“三爺,你太了不起了耶,這個羅漢沉香鼻菸壺,是大老爺最愛的一個鼻菸壺。鏈二爺跟他討要,大老爺都捨不得給。後來它到咱家裏後,大老爺將鏈二爺好一頓打,說是鏈二爺偷的。要不是老太太出面,鏈二爺少說得丟大半條命去哩……”

“哇!三爺,你汗巾是二.奶奶的,天老爺呀,你怎麼……你怎麼敢……”

“咦?!”

女大學生的求職生涯 賈環一邊聽着小吉祥壓着嗓子“大呼小叫”,一邊擦着冷汗,又隱隱有些佩服前輩的藝高人膽大……

難怪早先時候,他笑話趙姨娘偷東西時,趙姨娘讓他自己翻翻抽屜。

原來根子在這裏,相比於賈環的大手筆,趙姨娘偷那幾件舊衣裳根本上不了檯面,純屬小巫見大巫。

正在感慨,卻發現小吉祥虎着個小臉兒,在那裏不說話了。

賈環鬱悶道:“怎麼了?難道以前的我還偷了老太太的東西?”

小吉祥聞言,聽到“以前那個我”後,臉色稍微緩下來一點,不過語調依舊深沉道:“有老太太那裏的,那雙象牙雕筷就是。”

賈環無語道:“不就是一雙筷子嗎,趕明兒我悄悄放回去就是了,你這麼嚴肅幹嗎?”

小吉祥垂下腦袋,從抽屜裏緩緩的拿出了一塊水綠色的錦布,低聲道:“這是我的……”

賈環聞言,頓時尷尬起來,暗罵前身真是上不了檯面的東西,連身邊小丫頭的東西都偷……

暗罵了幾句後,賈環不好意思的對小吉祥道:“好了好了,別生氣了,大不了趕明兒三爺我掙大錢後多給你買一些。這個就當你送我的,成不成?來來來,給我看……呃!”

賈環從小吉祥手裏搶過錦布後,一扯開,頓時傻眼兒了,這……這這,這居然是一個肚兜!!

“小吉祥,這個你要聽三爺我解釋……”

賈環終於臉紅了,吭哧吭哧的結巴道。

小吉祥聞言擡起了頭,大眼睛裏噙着淚花,道:“三爺,我沒有怪你。”

賈環詫異:“你不怪我?那你這是……”

小吉祥小手抹了把眼淚,道:“襲人姐姐給寶二爺用金絲繡了一個很好的肚兜,三爺你聽說了後就讓小鵲姐姐和我給你繡。可是,我們沒有金絲。你把我揍了一頓後,就去寶二爺那裏轉了兩天,沒有得手,後來,我的……就不見了。”

賈環敲了敲腦門,苦笑道:“我居然會揍你?看來以前的我真是瞎了眼,小吉祥這麼可愛,居然還有人下的去手揍你,真是喪心病狂。對了,那怎麼只揍你,沒揍小鵲?”

小吉祥抽搭着道:“因爲三爺打不過小鵲姐姐。”

……

“咦,蘭兒,你外公送你的碧玉碗找回來了?”

傍晚,伺候完賈母和王夫人用完晚膳回到自己小院兒的李紈,進屋就看到賈蘭正在擺弄着那個碧綠色的玉碗,好奇道。

賈蘭嘴角抽了抽,起身道:“娘,這個碗是……是三叔送給我的回禮。”

李紈聞言一怔,道:“什麼意思?”

賈蘭走過來扶着李紈坐下,然後從跟着進門的丫鬟素月手裏接過一個銅盆,銅盆裏裝着熱水。

他將李紈的鞋襪褪去後,將她的兩隻腳放進盆裏,一邊小手按着揉着,一邊道:“兒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就是……”

李紈閉着眼睛享受着熱水解乏的舒適感,長長的舒了口氣,道:“有什麼不好說的,該是什麼就是什麼。”

賈蘭手下不停,看着母親臉上的疲憊,眼神中盡是心疼,想了想,覺得今天發生的事可能會搏母親一笑,便道:“說來也有趣,當時東西丟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三叔拿走的。他雖然拿姨奶奶起誓,我也是不信的。本來我準備要稟明祖父,讓祖父替我做主。

可娘你卻不準,不讓我因此而生這些閒氣。還有,我和三叔的關係還不賴,我也不忍心看祖父將他打個半死,所以這件事就掩下了。

誰知,今天我按孃的吩咐,讓素雲包了些點心,我提着去看三叔。說了一車軲轆子的話,三叔什麼都不記得了,剛開始的時候聽說我是他侄兒,還端着叔叔的架子說話。結果說了沒兩句他自己都受不了說不下去了,就笑着跟我說,以前是怎樣,往後還是怎樣,還說和我是最好的朋友。”

看着兒子用心的給自己洗腳,嘴裏還絮絮叨叨的說着故事,李紈笑了笑,道:“那你怎麼和他說?”

賈蘭仰着一張小臉兒,笑嘻嘻道:“兒子總不能和他說,兒子最好的朋友是賈菌,嘴上只能應着。”

李紈聞言笑了笑,她知道兒子口中的賈菌和兒子極要好。

不僅是因爲賈菌是榮國府的近派重孫,而且其母亦是年少守寡,獨守着賈菌過活。

因爲極其相近的命運,所以兩個孩子相處的很好。

只是……

唉!

眼睛黯淡了些,李紈不想再提這個人,便轉移話題道:“那這碗又是怎麼回事?”

賈蘭畢竟年少,還不會看臉色,他還在想着他的最好的朋友,臉上樂呵呵的。

聽到李紈發問,怔了怔,連忙道:“說來好笑,等兒子見三叔疲乏的不得了,就提出告辭。可三叔卻讓我先等等,他要送我一些回禮。可在房裏看了一圈,他也沒看到什麼好東西能送的。然後他就打開了姨奶奶的衣櫃,在下面的抽屜裏拿出了碧玉碗和月白勺。三叔還拍着我的肩膀跟我說,拿去玩吧。

娘,看來三叔是真真的患了離魂症,什麼事都記不得了。他還以爲找到了好東西來回禮,卻不知道這些東西本來就是我的。 梵事進化札記 倒是一旁的小吉祥可能知道,她的臉上紅彤彤的,眼神尷尬的要命,嘿嘿!”

李紈聯想了下當時的情形,不由好笑道:“那你當時怎麼說?”

賈蘭回手接過素雲遞來的帕子,替李紈將腳擦拭乾淨後,拿了雙乾爽的鞋給李紈穿上,又揮手讓素雲將銅盆拿出去,忙了一通後,才喘了口氣,笑道:“兒子還能怎麼說,連多餘的表情都不能有,他畢竟是我的長輩,如今還……再說了,兒子看他現在和以前完全就是兩個人,也不好鬧僵。夫子說,做人留一線,得饒人處且饒人。兒子覺得是很有道理。”

李紈點點頭,道:“夫子說的對,你做的也對。環哥兒那裏,你最好還是要保持距離,她娘實在不是一盞省油的燈。你爹去的早,雖然有老太太和太太照顧優待,可咱娘倆說到底還是孤兒寡母。和咱們不相干的,咱們都不要管,也管不了。咱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過自己的日子就好,你記住了嗎?”

賈蘭聞言沉默了下,然後道:“兒子記住了……娘,我去讀書寫字了。”

李紈“嗯”了聲,道:“去吧,勤學總是好的,娘誰都指望不上,就指望你了,蘭兒,你要爭氣……”

…… “小吉祥,這就是你說的甬道?”

“是的,三爺!”

推開一扇黑色油板門,賈環就看到一條小巷子。

寬大概有四米,兩邊都是高高的磚牆,長度的話……

賈環遠眺了下,大概有三四百米吧。

這個距離賈環很滿意,來回兩趟將近一千米,對於他現在麻桿兒一樣的身體,剛剛合適。

“小吉祥,這個點兒,這裏沒人來吧?”

賈環倒不是怕見人,只是不喜歡運動的時候忽然來個人,被人打斷或者圍觀。

小吉祥搖頭道:“一般沒人來,負責開鑰和清掃的婆子在卯時初刻就做完事了。打前年東府的蓉哥兒娶了少奶奶,珍大爺成了那邊的老爺,老太太就免了他們的晨昏定省。就算要過來請安,也是巳時時候的事了。而且珍大奶奶和蓉少奶奶她們前來這邊,都是坐馬車到前頭的側門,然後乘軟轎到後院來,不從這種小路走。”

賈環昨晚已經弄清了關於時刻的問題,所謂的卯時,就算清晨五點到七點,而辰時,則爲早晨七點到九點,巳時的話,就是九點到十一點。

現在是辰時初,也就是早晨七點鐘,嗯,就算寧國府有人來,也是兩個小時以後的事了。

賈環自忖暫時還沒有這麼持久的鍛鍊水平……

不過,這明明就是跨個門兒的事,她們怎麼還要繞那麼遠的路?

賈環問了後,小吉祥撇嘴道:“珍大奶奶和蓉少奶奶都是貴人,貴人一般都是不走小門兒的。”

賈環聞言,看了看身後的小門兒,又看了看自己,然後看向小吉祥……

“三爺,我們倆來玩兒賽跑的耍子嗎?”

小吉祥完全沒有多餘的想法,見賈環看向她,便興致沖沖的道。

賈環好笑,算了,他自忖也不是什麼貴人,還是先鍛鍊身體爲是,便湊趣道:“你想怎麼玩兒?”

小吉祥一怔,弱弱的道:“就……跑唄。比一比,看誰跑的最快!”

賈環沒意見,道:“好啊,不過跑步前,咱們要先活動開筋骨,熱熱身。”

小吉祥沒聽說過這個說法,好奇道:“怎麼活動筋骨?”

賈環笑:“昨兒三爺教你跳的舞忘記了?”

小吉祥聞言眼睛一亮,應道:“沒忘,三爺,咱們倆一起跳嗎?”

賈環乾笑了下,道:“我就算了吧?我臉皮薄。”

小吉祥的小圓臉頓時掉了下來,皺着毛毛蟲眉毛,氣憤道:“三爺,我的臉皮也不厚!”

賈環見狀哈哈大笑,伸手要揉一揉她的腦袋,卻被生氣的小吉祥擋開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看着賈環。

賈環覺得有趣,笑道:“好了好了,我又沒說你臉皮厚。我是說,男人跳舞必須要有足夠的臉皮才行,又沒說女孩子。”

小吉祥還是不滿道:“三爺你現在還只是男孩子,又沒有成親,哪裏算是男人嘛?”

賈環搖搖頭,道:“這個和成親沒關係,有些東西,用不用它都在那裏。而且,男人和男孩子的區別不在成沒成親,而是看他心裏有沒有擔當。”

賈環語氣有些奇怪,好像有些深沉,還有些哀傷。

因爲這個話題,是當年他父親教給他的。

擔當,是衡量一個男人爺們兒程度的唯一標準,和年紀無關,和窮富無關,和地位也無關。

“三爺……”

小吉祥有些惴惴的道,雖然她完全聽不懂賈環在說什麼,但她純淨靈敏的心靈,卻能感受到賈環的不妥。

見小吉祥的可憐樣兒,賈環樂了,他不願意因爲自己帶壞氣氛,笑道:“好了好了,不就是一起熱身嗎,來來來,咱們一起來,反正沒人看到,不怕!對了,你沒忘吧?看你一副笨笨噠的樣子!”

小吉祥是小孩子,聽到可以一起玩,頓時又開心了,不過聽賈環說她笨,毛毛蟲眉又擠在一起,不滿道:“三爺,昨晚我回房裏還跳了哩!小鵲姐姐也跟我學會了,不過她不讓我……”

話都說完了,小吉祥纔想起來,小鵲叮囑過她不讓她告訴別人,尤其是賈老三……

小吉祥忽地雙手緊緊捂着嘴巴,眼睛睜的溜圓,一副防備懊惱的模樣,看的賈環哈哈大笑起來,道:“你還不承認你笨,我看你別叫小吉祥,叫小迷糊算了。”

見賈環笑的這麼開心,小吉祥也樂起來,道:“三爺纔是小迷糊哩!”

賈環不糾纏這個,活動活動了手腳,然後衝小吉祥挑了挑眉毛,道:“那就開始吧,讓三爺瞧瞧,你到底忘沒忘。”

小吉祥有樣學樣的也晃晃手腕腳腕,昂起小腦瓜,道:“開始就開始,你先……”

賈環啞然失笑,道:“好,小吉祥,來來來,跟三爺做個運動。”

小吉祥興奮的小臉兒通紅,蹦蹦噠噠的邊唱邊跳起來,臉上的表情非常認真。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早睡早起,咱們來做運動

抖抖手啊,抖抖腳啊

勤做深呼吸,學三爺唱唱跳跳

我才更美麗

……”

賈環跟着小吉祥脆脆的歌聲一起蹦蹦跳跳,本來以爲會不大好意思,誰知跳開了後,整個人的心情都不一樣了,頗有點神清氣爽天地闊的情懷。

難怪那麼多人喜歡早起鍛鍊一小時,而且越會生活的人越如此。

果然,運動運動確實不錯。

兩人一起唱着跳着,渾然沒有發現,距離兩人不遠處的一扇小門被打開,一個衣着鮮豔,容貌姣好的年輕婦人走了出來,身後似乎還跟着一個丫鬟。

不過這個年輕婦人只邁出了一隻腳,另一隻腳卻忘記了邁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