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眼睛夠毒,一眼就看出來艾小雪這是剛剛流產過後的樣子,頓時喊了出來,「艾小雪,這是流產了吧?我肯定不會看錯的!」

「哎喲還真是!你們看艾小雪走路的姿勢,還真是流產了啊!」

頓時鄰居們看艾小雪的眼光就更加的鄙視了。

鄰居們七嘴八舌的聲音傳到了艾小雪的耳中,她這輩子都沒有這麼丟臉過。

可是此刻她卻彷彿什麼都聽不到了一樣,一門心思要去找鄧文林要個說法。

丁白蓮和艾大伯跟著沖了出來,扶住了跌跌撞撞的艾小雪。

丁白蓮氣急敗壞地沖著鄰居們罵道:「有什麼好看的,都給我滾開!」

戰鬥力爆棚的黃大媽頓時反唇相譏,「就是好看啊,我們就是專門來看某些人自己的閨女丟人的!被男人玩弄到流產,都敢出來丟人現眼,我們又憑什麼不敢看啊?」

「你!!」丁白蓮氣得說不出話來。

但是,丁白蓮作為潑婦中的戰鬥機,臉皮比城牆還厚。

當年能夠讓艾大伯昧著良心,霸佔了二弟家的遺產,又虐待艾濃濃這個孤女,還把自己的老母親給趕出家門,當然是有她的優勢的。

這一刻丁白蓮的氣勢全開,對著走上來準備跟她撕逼的黃大媽,卡了一口痰在喉嚨,「啊呸!」直接就吐在了對方的臉上掛起。

黃大媽雖然也是這一帶出了名的潑婦,誰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卻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人給吐了一口痰掛在臉上。

黃大媽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被這個噁心的東西給定在了原地。

四周的鄰居們被噁心得紛紛後退了好幾米遠,生怕丁白蓮繼續朝他們吐痰。

看到那些鄰居們都跟見了鬼一樣的表情,丁白蓮這才開噴:「啊呸!你們長這麼大談戀愛沒鬧過分手啊?小兩口之間有點磕磕碰碰的,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嗎?我們家小雪好好的一個姑娘,被你們作踐成了這樣,我們找誰說理去!再敢在我們面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一人一口濃痰噴到你們的臉上去!」

等到丁白蓮都已經噴完了,黃大媽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然後尖叫著就跑向了自家的衛生間去了。

實在是太噁心了,噁心到黃大媽這種戰鬥力爆棚的潑婦都沒辦法和丁白蓮撕逼了。

從此之後,丁白蓮成為了這一帶的潑婦之王!

好長一段時間,鄰居們看到她都下意識地捂住臉,生怕這潑婦朝著自己的臉上吐痰。

正所謂,人不要臉則天下無敵啊!

圍觀的鄰居們紛紛四下散開。

我靠!這戰鬥力太恐怖了!

丁白蓮輕蔑地對著四周的鄰居們冷笑了一聲,然後攙扶著艾小雪霸氣地說:「走!媽媽陪你去找那姓鄧的!」

……

話說鄧文林最近也不整天打遊戲了,天天在家裡裝孝順兒子。

陪鄧媽媽看電視,逛街。

鄧爸爸一回家,馬上幫鄧爸爸泡茶。

兩口子對於兒子的轉變都很高興,還說就算高考沒考好也不怕。 反正他們家有錢,可以送兒子去繼續讀大學,或者是出國留學。

鄧文林表示,他的成績估計考個大學還是沒問題的,他還是願意繼續在國內讀書,不想離父母太遠,想要常常看到父母。

對此,鄧爸爸和鄧媽媽都很高興,鄧爸爸還大方的同意給兒子換一部新車,鄧媽媽給兒子漲了零花錢。

鄧文林見機會難得,就在父母面前上足了眼藥水。

說他們學校的女生喜歡他都喜歡瘋了,還做出一些過激的事情。

他其實根本都不喜歡那些女生,奈何她們還一直纏著他。

鄧媽媽想起之前見過的艾濃濃和艾小雪,心裡就是一肚子的火。

一個第一次去他們家,就問她借錢。

另一個純粹是個lowb,上不得檯面。

頓時就在鄧爸爸面前幫著鄧文林說話,鄧爸爸聽自己老婆都這麼說了,自然是自家兒子說什麼就信什麼的。

讓他別搭理學校那些貧民女孩,等兒子上了大學,就會幫他安排一門門當戶對的親事,必須要配得上他們鄧家二流豪門的身份才行!

這天,鄧爸爸、鄧媽媽和鄧文林一家三口,剛剛從外面吃了飯回來,走到了自家的別墅外面。

突然艾小雪就像是一條瘋狗一樣的突然沖了出來,二話不說就撲進了鄧文林的懷裡,哭著喊著道:「文林,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不回我微信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說好了要娶我的,你怎麼可以騙我!」

緊跟著,丁白蓮就帶著一群記者沖了出來,對著鄧家人就是一頓猛拍。

「鄧董事長,聽說你兒子搞大了女同學的肚子是真的嗎?」

「鄧董事長,請問你是不是忙於事業,沒時間教育自己的兒子,所以才放任你兒子對女同學始亂棄終的?」

「鄧董事長,請你說兩句吧!」

這突如其來的情況,讓鄧家人都有些懵逼。

鄧文林看到自家父母的臉色都沉了下來,立刻像是見了鬼一般的把艾小雪給推開,「你在說什麼?我壓根就不認識你!」

艾小雪傻傻地愣在了那裡,一臉被雷劈了的表情,「你說什麼?你不認識我?」

鄧文林裝模作樣地盯著她看了半天,這才恍然大悟一般說道:「哦,我想起來了,你是我們班的同學吧?我說看著怎麼有點眼熟呢!」

艾小雪簡直快要瘋了,「文林,你在說什麼啊?你怎麼會不認識我?我是小雪,是你的女朋友啊!」

鄧文林的表情比她還要驚訝,「這位同學,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我什麼時候和你談過戀愛了?我連你是誰都記不清楚,只記得你好像是我們班上的同學,你怎麼能夠說你是我的女朋友呢?」

艾小雪這時候才明白過來,林文林這是不想認賬了,頓時也豁出去了,厲聲道:「鄧文林,你現在是想翻臉不認人了嗎?我可是有了你的孩子,你還想賴賬不成?」

鄧爸爸的臉色非常難看,瞪著鄧文林說道:「這是真的嗎?」

鄧媽媽其實在艾小雪衝出來的時候就把她給認出來了,畢竟上一次她們見過一面。

可鄧媽媽對艾小雪的印象非常的糟糕,因為上一次艾小雪就是得罪了餐廳的經理,害得她也被人家給趕了出來。

那個時候,鄧媽媽就嚴禁鄧文林再和艾小雪來往,現在怎麼又和艾小雪搞在一起了,還有孩子又是怎麼回事?

感受到自家父母凌厲的目光,鄧文林覺得有些頭皮發麻,但是也只能強裝鎮定,一臉「我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

艾小雪今天顯然是豁出去了,既然鄧文林都敢裝作不認識她,那她也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大不了魚死網破!

就算要她死,她也要拉著鄧文林墊背!

這大概就是因愛生恨吧!

艾小雪看著鄧爸爸和鄧媽媽,大聲地說道:「我懷了鄧文林的孩子!他答應過我要和我訂婚,等到孩子生下來,他就和我結婚,這是他親口答應我的!鄧媽媽,上次我還和你一起吃過飯,你該不會也是想賴賬,裝作不認識我吧?」

鄧爸爸的目光嚴厲地看向了鄧媽媽。

鄧媽媽冷笑一聲,「呵呵,你這個女孩子還真是不要臉!沒錯,上次你是和我一起吃過飯,可那個時候我就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過你,你和我兒子不合適,我不同意你們在一起。

你怎麼這麼沒皮沒臉的,還敢找上門來,還有臉說你是我兒子的女朋友。我兒子承認了嗎?我承認了嗎?就你自己空口白牙這在那說,還說懷了我兒子的孩子,你要不要臉?」

鄧文林見自己媽媽的戰鬥力這麼強悍,跟著底氣十足地說道:「艾小雪同學,你可不要在這裡胡說八道,我和你之間清清白白的,我什麼時候和你有過親密關係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的,你怎麼能這麼誣賴我?」

看到姓鄧的翻臉不認帳,丁白蓮可忍不下去了,站出來說道:「你少在這裡裝瘋賣傻!我們家小雪懷了你孩子的事情千真萬確!我們家小雪可是清清白白的黃花大閨女,如今被你玷污了身子,還有了身孕,你以為我們能這麼輕易的就算了嗎?」

鄧文林冷哼了一聲,也不跟丁白蓮吵,直接胸有成竹地看向了鄧爸爸,說道:「爸,我都跟你說了我們學校的女生很瘋狂,這些貧民女孩為了嫁入豪門,可謂是用盡了手段,早就在打我的主意了。

可我一門心思只想好好學習,將來回家繼承家業,根本沒心思談戀愛。所以上一次她再三糾纏我,我只好請母親出面,對她進行了一番思想教育。沒想到這個艾小雪居然賊心不死,今天還跑來這麼污衊我!爸,你可千萬別相信她的鬼話!」

鄧爸爸自然更多的是相信自家兒子的,他看向丁白蓮,沉著臉說道:「我是鄧文林的爸爸,我並不知道你女兒和我兒子談戀愛的事情,我兒子在家也從來沒有提起過你的女兒。」 「如果你非要說我兒子弄大了你女兒的肚子,那請你拿出證據來。我要看8你女兒的懷孕報告,以及刺穿羊水DNA的鑒定報告。如果你女兒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我們鄧家的種,我鄧某人行得正,做得端,絕對不會賴賬的。可你們要是想誣陷我兒子……」

「呵呵!」鄧爸爸冷笑了一聲:「我鄧某人怎麼說也是在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

「鄧家在豪門圈子裡也是有頭有臉的存在。如果你執意誣陷我兒子的清白,就是在打我鄧家的臉,那我絕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

說著,鄧爸爸大大方方地看向了記者們的鏡頭,「正好各位記者朋友們也在場,我鄧某就請各位記者朋友們幫我做個見證,如果她們證據確鑿,我馬上賠禮道歉,把賠償金雙手奉上!可她們要是胡說八道,我也會報警處理!」

記者們最喜歡這種有反轉劇情的八卦了,頓時紛紛表示願意作證。

比起貧民的丁白蓮母女,他們當然更願意站在豪門鄧家這一邊了。

聞言,丁白蓮和艾小雪都同時變了臉色,心裡對那個失去的孩子更是懊悔不已。

如果艾小雪的肚子里還揣著孩子,那什麼都好說。

有了鄧爸爸這句話,就不信鄧文林敢不負責。

可惜的是現在孩子已經沒有了,她們還能拿得出什麼證據?

而且人家剛才鄧爸爸說的是懷孕了,會給賠償金,可並沒有說懷孕了就讓鄧文林娶艾小雪。

果然是商場混的老狐狸,沒那麼容易鬆口!

丁白蓮今天為了找鄧文林算賬,連記者們都找來了,可不能因為鄧爸爸的氣勢,就反而讓記者們都站到了他那邊去。

丁白蓮大吼一聲:「好啊,那就請醫生當面檢查好了!小雪的孩子流產了,只要一檢查就能檢查得出來!」

記者們抱著攝像機的手都抖了抖,搞什麼?

不是說有孩子嗎?怎麼現在又說孩子已經流產了?

讓八卦飛一會兒,果然還有反轉啊!

鄧文林冷笑一聲,看著丁白蓮說:「真是笑話!既然孩子已經流產了,那憑什麼說是我的孩子?誰知道是不是艾小雪跟哪個野男人生的,卻想賴到我的頭上來!既能給肚子里的孩子找一個便宜后爹,又能讓艾小雪嫁進豪門,你們可真是一箭雙鵰,打得一手好算盤啊!」

丁白蓮和艾小雪就算是再沒有腦子,此刻看到鄧文林這一副吃干抹凈不認賬的嘴臉,心裡也明白了,艾小雪肚子里的孩子之所以會流產,恐怕和鄧文林脫不了關係。

明明是那天鄧文林來看了艾小雪之後,他剛走不到半小時,艾小雪就流產了,一定是他當時做了什麼。

對了,雞湯!

鄧文林親手餵了艾小雪喝下那碗雞湯,一定是他趁機在雞湯裡面放了什麼葯!

怪她們眼瞎,沒有看出鄧文林心狠手辣的真面目,讓他出其不意的弄死了艾小雪肚子里的孩子。

等到一確定艾小雪肚子里的孩子已經流掉了,鄧文林立馬翻不認賬了。

之前對艾小雪的噓寒問暖和甜言蜜語也全都沒有了。

現在不僅不認賬,還反過來誣陷艾小雪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種。

這對沒腦子的母女,今天找上鄧家,還專門找了八卦記者來。

這哪是打鄧家的臉啊,分明就是把她們自己的臉都給打腫了!

艾小雪剛剛流產,身體虛弱得要命,鬧了這麼一通之後,情緒受到了極大的刺激,身體完全吃不消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得聲嘶力竭。

「鄧文林你這個王八蛋!鄧文林你不是人! 婚婚欲醉:惡魔哥哥輕點愛 我分明就是黃花大閨女跟你的,我跟你可是第一次,還是個處,我只跟你一個人睡過,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嗚嗚!」

鄧文林輕蔑地說道:「這可很難說啊!我反正沒跟你睡過,至於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麼來的,我又怎麼知道?我鄧文林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才會跟你當同學!

你不就是看著我們家有錢,死乞白賴來的想要當我女朋友嗎?今天還帶著這麼多的記者在我爸媽面前敗壞我的名聲。呵呵!艾小雪,你可真不要臉啊!」

鄧媽媽見他們家處於上風,早就打了電話報了警。

此刻警察來了,推開了人群說道:「是誰報的警?」

鄧媽媽眼睛一亮,頓時走了上去,「警察同志,是我報的警。這個女人誣陷我兒子的清白,卻又拿不出證據來,我們要告她們母女誹謗。這裡的記者們已經錄下了所有的經過,可以為我們作證。」

剛才鄧媽媽已經暗搓搓的給記者們發了紅包。

那些記者們本來也就不是什麼正經的記者,都是小報記者,沒有什麼節操,此刻也就全部站在了鄧家的這一邊。

「沒錯警察同志,我們都給錄下了視頻,可以給你們拿回去作為證據。」

警察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就跟我們去警察局走一趟吧!」

艾小雪被嚇得一哆嗦,連忙說道:「不是啊,警察叔叔你聽我說,是鄧文林強迫我的,我第一次是被他給強了的,我也是害怕說了之後會毀了我的名聲。鄧文林又向我保證會娶我,我才一直隱忍著。可現在他卻翻臉不認賬了,我懷疑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弄沒的。我要告他強女干罪!」

鄧文林直接呵呵臉,「你有什麼證據說我強了你,麻煩你拿出證據來,否則我告你的誹謗罪又要多一條了。」

息桐 艾小雪立馬扯著警察的衣服道:「警察叔叔,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警察很嫌棄地掙脫開她的手,「我今年才23歲,你就別喊我叔叔了吧?你如果要告他強了你,那就你跟我們回一趟警局,我們會有專門的女警為你檢查處女膜撕裂的情況,以及衣物上是否沾有對方的金夜(音)。」

「哪有什麼證據呀?」 重生后我靠系統圖鑑續命 艾小雪智障一樣地說道:「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我的衣服也早就換洗了,哪還有那些東西!」

鄧文林在旁邊冷笑,他才不怕! 那都是一個多月前的事情了,艾小雪怎麼可能還有證據?

而且那天晚上分明就是艾小雪主動勾引他的,他可沒強她!

鄧文林事不關己的沖著自己的爸媽說道:「爸媽,你們看到了,分明就是艾小雪一心想攀高枝,想嫁進豪門才誣陷我的。我絕對沒有和她有過親密關係,這種女人我除非是瞎了眼才會看得上呢!」

鄧文林的臉上掛著勝利的微笑,就艾小雪母女這種不入流的手段,也想算計他?

他從小在豪門裡長大,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他看得多了去了!

她們這種lowb的手段,他還看不上呢!

這時候,記者們紛紛把鏡頭對向了艾小雪。

「艾小雪同學,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誰的,你能透露一下嗎?」

「艾小雪同學,你年紀小小是從哪裡學來這些手段的?是看宮斗劇學的嗎?」

「你的演技這麼好,以後有沒有打算往娛樂圈發展?」

艾小雪只覺得渾身冒冷汗,受不了這麼大的打擊,兩眼一翻,直接昏死了過去。

「小雪!」丁白蓮急了,頓時又是一陣人仰馬翻。

回去之後,艾小雪的身體變得無比虛弱。

丁白蓮為了給艾小雪養身體,不得不花了大價錢買各種藥物和營養品。

之前丁白蓮他們霸佔了艾濃濃家的房子,偷偷賣掉賺了200萬,可是這些年下來,他們一家人的花銷也不少。

再加上艾小雪愛慕虛弱,在學校喜歡攀比,導致花錢更多。

她這一場病下來,那200萬也就所剩無幾了。

艾大伯一家又變成了窮鬼。

丁白蓮也是發愁,她是真沒想到,她那麼完美的計劃設計,居然到了最後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不僅什麼都沒有得到,最後還被抓去了警察局,被足足審問了一個小時!

還在警察局裡關了一晚上,第二天才被放出來。

這讓丁白蓮對姓鄧的一家有了忌憚,可是讓她就這麼放棄了,她又覺得非常的不甘心!

現在只有先把艾小雪的身體給養回來,才能做下一步的打算。

只是艾小雪這回吃了這麼大的一個虧,不僅丟了清白,懷過孩子了不說,還在網上把名聲給搞臭了。

足足一個星期,丁白蓮和艾小雪都不敢出家門。

眼看著家裡沒錢了,丁白蓮就開始沖著艾大伯發火,指著艾大伯的鼻子破口大罵:「你這個沒本事的男人,你女兒都病成這樣了,你倒是搞點錢出來啊!」

艾大伯吧嗒吧嗒地抽著煙,「這不都是你異想天開,咎由自取的嗎? 冷情媽咪酷酷爹 本來我們有那200萬,可以過上小康家庭的生活的,可現在比以前還不如了,都是你教的好女兒!」

「女兒是我一個人的嗎?我做了這麼多,還不是為了這個家! 豪門隱婚 你要是有本事,我還需要操這個窮嗎?我早就當上闊太太了,還不需要跟著你吃苦!」

「你要是嫌棄我窮,那這日子就別過了,離婚好了!」

「哎呀,你這個沒良心的,你現在是嫌棄我和女兒了是吧?你想拋棄我們母女,你自己去過好日子是吧?」

「是你天天在那裡嫌棄我的,我可沒這麼說!」

聽到外面傳來的爭吵聲,房間里的艾小雪拉過被子蒙住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