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眾人都倒吸了口涼氣,好恐怖的源術,

「這是一種合擊源術,」葉子陵臉色凝重的說,

葉峰聽說過合擊源術,兩種以上源術,兩個以上的人聯手施展,威力疊加,便是合擊源術,

風暴戰王和星辰戰王聯手施展的這種源術,已經足以擊殺生死境武者,非同小可,葉峰等人之中,沒有任何人能擋住星辰風暴,即便是熊爺也不行,

當第一輪星辰風暴攻擊結束后,風暴戰王和星辰戰王又開始醞釀第二次攻擊,

「走,」

眾人本想聯手對付兩大戰王,可是現在顯然已經不現時,所以還是先走為妙,

葉峰看著葉子陵等人,也說道:「我們也走,」

他可不想獨自留下來對付兩大戰王,

當下,葉峰等人也朝著已經變成廢墟的戰王府外飛去,

兩大戰王掃視離開的眾人,最終他們朝著葉峰等人離去方向飛去,他們的目標並不是葉峰,而是熊爺,擊殺了熊爺,煉製人元丹的精血基本上就已經足夠了,


戰族的長老們也跟著他們的戰王追了上去,這些長老個個都是涅槃境武者,聯合起來,已經足以對抗一個半步生死境的武者,

葉峰等人當中,最強的熊爺才是半步生死境武者,面對戰族長老和兩大戰王的追殺,處境非常不妙,

「這些傢伙怎麼不去追別人,」我去也回頭瞧見戰族的人,不禁破口罵了一聲,

熊爺冷哼一聲,對葉峰等人說:「把聖皇圖交給我,我攔住他們,」

葉峰並沒有把聖皇圖交給熊爺,兩大戰王聯手施展合擊源術,恐怕即便熊爺有聖皇圖在手也非常不利,

熊爺咧嘴一笑,「我真正的本事,你還沒見過呢,」

說話間,他的身體突然拔高,身上的每根毛髮都變得如鋼針一般粗大,

葉峰等人都是一驚,此刻的熊爺,光是從氣息上來看,已經完全足以媲美生死境武者,

「快點走,這個秘法維持不了多久,」熊爺說道,


葉峰不再猶豫,把聖皇圖交給熊爺之後,帶著其他人破空飛走,

熊爺祭出聖皇圖攻向了兩大戰王,兩大戰王聯手和熊爺激戰起來,與此同時,其他戰族族人追著葉峰等人遠去,

葉峰冷哼一聲,轉身祭出天源寶葫蘆,寶葫蘆噴出血色劍氣,斬殺向了戰族長老,

我去也和葉子陵等人也紛紛出手,為葉峰分擔了一部分壓力,

依靠天源寶葫蘆,葉峰擋住了兩個戰族長老,

戰族之人,擁有先天風暴戰體和先天星辰戰體,與葉峰交手的兩戰族長老,擁有先天風暴戰體,實力都很強,都已經融合了六次本源,

不過在葉峰的吞噬之氣、毀滅氣場、靈魂道種和大劍道種的攻擊下,他們並沒有佔到便宜,尤其是,葉峰還擁有威力驚人的道兵,天源寶葫蘆,

更何況,葉峰一個就掌握了十幾種本源,戰力極其驚人,

突然,一個戰族長老痛苦的叫了一聲,原來他的手臂整隻都被吞噬之氣給吞掉了,吞掉了手臂后,葉峰感覺到吞噬道種把手臂中蘊含的風之本源反饋給了自己,

擁有先天風暴戰天之人,擁有風之本源,

現在,葉峰體內又多了一種本源,可惜數量還不是太多,

葉峰全力出手,沒多久便擊殺了戰族長老,並用吞噬之氣徹底吞噬掉了戰族長老,

另外一個戰族長老看到這一幕,嚇的面色蒼白,想也沒想就轉身遁走了,

葉峰並沒有去追擊,他飛向沈夢柯,幫助沈夢柯對付另外一個長老,和沈夢柯交手的長老本就無法擊敗沈夢柯,現在又有葉峰插手,他咬了咬牙,只能不甘的離去,

隨著這個長老的離去,其餘三個長老也相繼離去,再戰下去,他們的情況會更加不妙,

逼退了戰族長老后,葉峰等人沒有逗留,朝著遠方飛走,

直到飛出了數十里之外,他們才停下來,等著熊爺,

半個時辰后,身上帶著幾條血痕的熊爺終於朝他們飛了過來,一來到葉峰等人面前,他就罵了一聲:「等老子突破到生死境之後再去找他們算賬,」

葉峰不禁莞爾,

沈夢柯也笑了笑,問道:「熊爺,他們沒有追上來吧,」

「嘿嘿,他們敢嗎,」熊爺笑道:「老子已經把他們其中一個人重傷了,相信短時間內他們不會再來找我們的麻煩,」

「既然他們不會再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們現在就去生死山吧,路上,我們抓緊時間融合本源,到了生死山,說不定我們已經達到涅槃境大圓滿了,」我去也突然說道,

「生死山,」葉峰等人疑惑的看著我去也,顯然他們並不知道生死山是什麼地方,

我去也更奇怪,「你們不知道生死山嗎,」

葉子陵等人都搖了搖頭,

我去也笑著搖了搖頭,解釋道:「生死秘境有生死山,涅槃境大圓滿去了哪兒,有機會突破到生死境,」

葉峰等人聞言都是一驚,生死秘境裡面居然還有這種寶地,

「在生死山上,有生死台,據說得到生死台的人,都有機會突破到生死境,」我去也又道, 第二百一十三章 救人

時光飛逝,轉眼間,古戰虛任務開啓已經過了兩個月。

致命魅惑:總裁,你好壞 ,競爭加劇,使得落單的幻獸越來越少,就算仙級的幻獸實力很強,但架不住人類的獵殺。有的小隊用陷進,有的靠人多。

人類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無論環境如何惡劣,人類都能想出生存的辦法,獵殺幻獸自然不在話下,漸漸的落單的幻獸被獵殺得一乾二淨,剩下都是抱團的幻獸,或者古戰虛內部纔有仙級幻獸。

當然古戰虛之中還有其他低級的幻獸,低級幻獸通過互相的吞食以及獵殺人類,同樣也獲得晉級的機會。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大自然依照着這萬古不變的定律悄然前進。

沙漠,烈日暴曬下的砂石如黃金般撲滿大地,遠遠看去,就像一片黃金麥田一樣美麗,但置身其中,卻如地獄般恐怖,不僅要尋找水源,抵擋烈日,而且還要小心幻獸的撲殺。

廣大沙漠中無時無刻都在上演這種大自然最普遍的現象。

“啊,是蜈蚣幻獸,快撤,別管我,你快走。”一個人級強者被一隻巨大的蜈蚣拉入沙堆裏,沙漠迅速的淹沒人身,那人痛苦掙扎之餘,還不忘提醒隊友逃跑。

這是一隻流浪小隊,爲了獵殺幻獸,只能深入顯有人跡的大荒漠,進來時數十人,現在只剩下兩個,再加上剛剛被拉入沙漠之人,剩下唯一的生存者。

他叫王雙,是一個流浪小隊的隊員,兩個月前被大股荒獸圍在古戰虛外圍,被逼無奈才進入古戰虛,不過,就算沒有荒獸把他們逼進來,在巨大的機遇面前,有誰能抵擋得住呢?

隊友一個個深陷沙堆,被幻獸吞噬,這已經不能再給他任何新鮮感,因爲他經歷了太多太多這樣的事情。如果可以,王雙情願死的是自己。有時候就這樣死去,可能是一種幸福,他絕望了,不過想起隊友們臨死跟自己說過的話,王雙忍住了淚水,掙扎着向前走去。

深一腳淺一步的走着,在沙漠上留下一行腳印,就如淚水一般,最終被風沙掩蓋。

“噗。”就在王雙走去不遠時,那隻蜈蚣幻獸探出半個身子,巨大的雙螯間還勾着些人類碎肉,它往王雙離去的方向望去,隨即再次沉入沙漠。

王雙猶如行屍走肉,全憑一股生存的意志前進,雙眼近似乎無神,絕望,他不知走了多少天,該死的沙漠宛如無窮無盡,無論他多努力,都無法走出去。

王雙砸了砸乾裂的嘴巴,已經三天沒有喝水了,嘴脣爆裂發白,突然間,他感覺到有點涼氣。

下意識,王雙眼眸中似乎有些起色,“水,是水。”

王雙眼前出現一片大湖泊,碧水藍天,周圍還有大片蔥蔥郁郁的大樹,王雙頓時大喜,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奔跑起來,近了,近了,最後他猛然一跳,就要跳進這個美麗的生命湖泊。

“噗。”

王雙身體落地,沒有水,依舊是無盡單調的沙漠。 都市最強兵魂 ,眼前根本沒有湖泊,是啊,沙漠又怎麼會有水呢?更別說那種蔥鬱的植物,不可能在沙漠裏生長。

“吼。”

就在王雙倒下的時候,似乎驚動了什麼,從沙堆連冒了出來。

是蜈蚣幻獸,是殺死自己最後一個隊友的蜈蚣幻獸,王雙絕望了,他閉上眼睛,靜靜等待死亡的到來。

蜈蚣幻獸大喜,對方竟然完全不反抗,不枉自己跟隨多時,這隻蜈蚣幻獸很狡猾,同時也很小心,一般過於強大的生物,它都不會去招惹。

它開心的大叫起來,張開大嘴,呼嘯而下。

“碰。”就在臨近之時,一個金色拳頭轟然而至,解救了王雙。

蜈蚣幻獸被突如起來的攻擊嚇了一跳,正想兇性大發,直起身子,朝前方看去,只見對方一共有八個人。

正是強大的三獄小隊,出手的是霍宇,金色拳頭就是他的攻擊,正好在蜈蚣幻獸要吞噬王雙之時趕到,救了他一命。

蜈蚣幻獸似乎很有智慧,見到對方人多,馬上抽身逃跑,巨大透露猛然向下,幾千只小腳划動砂石,迅速沉入沙漠。

“哼,想跑?林楓,留住它。”霍宇見狀,微微一笑,喝道。

林楓會意,旋即飛身半空,“靈魂束縛。”無數道靈魂細線飛出,纏繞住蜈蚣的巨大身軀。

“奧達,給我抓上來。”霍宇接着發佈號令。

“好。”奧達點頭,身後黑色披風迅速包裹全身,“轟。”一隻巨大的黑***陡然出現,六隻節足與蜈蚣幻獸一樣划動沙子。

沒幾下功夫便一同沉入沙漠。奧達所修煉之道,正好適合在沙漠之中戰鬥,也因爲這個原因,三獄狩獵小隊纔敢深入沙漠。

“轟。”兩隻怪物同時竄出沙堆,巨大的身軀幾乎頂在頭頂,遮住炎熱的太陽,頓時一陣陰影籠罩而下。

“喀嚓。”奧達所幻化的黑***,尾部閃爍着寒光的尾針刺如蜈蚣身體,一股毒液注入。

“吼吼。”蠍子的毒可非同一般,蜈蚣幻獸身體開始劇烈顫抖,隨着兩隻怪獸下墜,奧達恢復人身,迅速退開,林楓同時收回靈魂束縛。

“退。”蜈蚣幻獸龐大的身軀在沙漠上劇烈打滾,掀起滿天沙塵暴。可是蜈蚣幻獸似乎忘記了逃跑,只是在沙地上拼命輾轉翻身,留下一道又一道的輾痕。

蠍子毒雖然厲害,但不足以殺死蜈蚣幻獸,畢竟那是仙級的幻獸,要擊殺還是要靠蘇秦和吳御。

“疾。”吳御運氣飛刀,十幾柄銀色飛刀迅速匯聚成一股,往蜈蚣射去。

“噗。”飛刀洪流一下子破開堅硬的甲殼,斬出一道缺口,隨後纔是致命的一擊。

蘇秦高高躍起,高舉金色大刀,悶喝一聲,劈砍而下。

“轟。”蜈蚣被劈成兩截。雖然砍斷,但百足之蟲,雖死不僵,兩段身軀居然成爲新的個體一樣,開始分開逃跑起來。

這樣的情況,他們已經遇到過很多次,奧達熟悉沙漠類幻獸的習性,同時也經過幾次試驗,他們需要的是有幽晶的那半截。

“那邊。”奧達微微辨認之後,道出幽晶所在。

“絕對零度。”拉瑟揚起法杖,將那半截有幽晶的蜈蚣身軀凍住。

最後在蘇秦和吳御的聯手之下,殺死這隻蜈蚣幻獸,並且取到幽晶,至於另外一頭,大家都不在意,誰去管他的死活。

“哈哈,又一顆,第五十七顆,真爽。”蘇秦撿回幽晶,大笑的向衆人走來。

“是啊,沙漠類幻獸真好殺,實力比起之前的綠刀螂還要低一半。”霍宇接過幽晶,開心的笑道。

沙漠類幻獸,奧達很熟悉其習性,也知道其弱點何在,殺起來當然得心應手了。進入沙漠是他們的最好選擇,也屬無奈,因爲外圍的仙級幻獸已經被殺得差不多了。

“咦。那裏有個人呢?”利亞在沙墩殺看見半隻人腳,沙漠流動很快,流沙本來對於人類強者並不算太危險,但王雙此時喪失了行動力,躺在地上不到半分鐘就被流沙所吞噬,一旦掩埋,就真的有可能長眠於此。

利亞一把抓住那隻露出在地面上的腳,發力拉出一個人。

劇烈的身體晃動,讓王雙甦醒了,他虛弱的叫道:“水,水。”

“還沒死呢,拉瑟,弄點水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